其实,中国很稳定[已扎口]

楼主:lf2006888 时间:2011-07-06 13:54:00 点击:244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前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以“共议社会建设 助力幸福广东”为主题的与网友在线交流会上说:“网络社会是虚拟的,但幸福必须是真实的,各级党委政府要把虚拟社会的建设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让人民群众在虚拟社会享受真实的幸福生活。”“也要着力推动网络信息的公平,为低收入群体创造上访条件。”深圳电视台《法观天下》栏目报道了汪书记与网友互动的这一消息。
  
  “为低收入群体创造上访条件”,与标语“依法打击违法上访”形成鲜明对照,比一味强调“杀开一条血路”之类的丛林法则更为温馨而直抵人性情感的深处。汪书记跨越掩耳盗铃机构的这一认识,不但极大地提升了党和政府的形象,也一定程度的解放了长期沉闷的紧张氛围。不管什么主义,十字路口维而不稳的中国,太需要这样稳定的高度认识了。有网友兴奋评价,汪书记是在“公开向维稳制度叫板”。
  
  这也应该是“解放思想”的新突破,虽然不是制度上的,但却很大程度的缓和了社会的焦灼感。积极信息不断。在新疆,张春贤书记逛夜市与与维汉群众共饮的场面,同样让人印象深刻。没有坏家伙要砍掉他,也没有访民举着旗子缠访他,与大门紧闭的衙门紧张氛围截然不同。
  
  可见中国并不是维稳的那般危险,而是需要一种联系群众的方式缓和矛盾。这都是积极信号,可以让国保单位或维稳干将喘口气,但又让那些不作为、把一切问题往维稳道路上引的某些人心里慌。
  
  为什么要维稳,为什么压力这么大,这是两个互为因果的问题。维稳,与社会需要稳定的诉求一致,也有政权需要的合理性。但维稳却是不作为或乱作为的借口,而单级的强化只能会使另一级严重倾斜,即过分的、甚至无原则的维稳,既无法律依据,也使政权的合法性受到挑战。一个有政府的无政府涣散状态就是这样形成的——到处是政府,而且天天在学法学政策,但百姓又找不着维持社会规矩的政府。一旦诉求集中,站在百姓面前的便是无原则、无底线、无法律依据维稳的强大政府。
  
  某些机构的不作为或乱作为,由此诱发群体性的自我恐慌,便是压力。某些人为乱中取利,过分夸大民生诉求的危险性,将能解决或可以解决的问题推向一个无法解决的死循环后,便自然形成一个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必须维稳的严重态势。不难发现,很多不安定因素,正是这种前无古人甚至后无来者的不作为或乱作为的专业制造。公权与私权在这一过程中混淆,一切就只能以暴力最强者说了算了。
  
  一系列事件演开,这就让“稳定压倒一切”的政治很蛋疼。社会需要维稳,管理社会的体制内也需要维稳。笔者手里就有警察、法官等体制内在职官员维护自己合法权益因维稳而失败的案子。主抓六盘水市公检法工作多年的副市长田万昌,他老婆是国安局官员,他们的女儿被强奸而迟迟得不到解决,便带妻女进京上访。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亲自抓维稳的自己会成为六盘水维稳官员眼中的所谓不稳定因素。
  
  这蛋疼疼就疼在维持社会关系平衡的法律失效,一个邪恶的制度自动运行,不光吞噬了社会稳定,也注定吞噬维稳者自己。作为社会管理机构的政府,一方面要求百姓懂法守法,而另一方面又自己处处违法在先,法律和政策都无法自圆其说,便是相互矛盾的博弈。
  
  这种状态绝不是美国式的民主可以解救的,一个长期血与火的秩序重建代价极大。民生民意是统治资本之一,使政权存在有价值。但一系列事件也清楚的表明,依法并开明的疏导矛盾,是政权巩固和社会和谐的根本办法。也由此可见中国是稳定的,只要以开明的政治态度换取百姓理解和拥护,统治资本也就被优化为积极的国家资本了。反之,维稳压倒一切的“一切”,就是压倒政府自己。
  
  广东开风气之先,新疆也春风普度玉门关。坚持党的领导,扔掉那些一贯正确的废话,不让“沉闷的声音”太响亮,“到群众中去”就能化解矛盾、缓解紧张。高度政治文明的政治认识和人道主义态度,需要一个同样高度的依法行政体系,才能达成社会和谐巩固政权之目的。
  
  汪洋说:“我也看微博!看到很多网民骂我,把我说的一塌糊涂。我觉得是正常的。为什么领导可以发脾气,群众不能发脾气呢?为什么领导可以骂娘,群众不能骂娘?”就当前纠结矛盾和社会积怨的司法而言,必须改变闷声办案、不接受监督的陋习和作风。只有在具体的事务中有汪洋同志的这种政治开明态度,便能建立社会互信、官民互信。全体有活路,便是“家和万事兴”的国家胜利。
  
  (本文不代表《法观天下》栏目观点,欢迎网友广提意见)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