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哉斯言:一个诺贝尔文学奖改变不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垃圾命运(转载)

楼主:谁能横刀立马2012 时间:2012-10-12 13:48:00 点击:575 回复:2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人们的热切期盼中,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终于新鲜出炉,让国人欣喜若狂的是,中国作家莫言终于得奖了!一部分国人的民族自豪感得到了空前的膨胀,网上这种情绪表现的尤其明显,既为莫言获奖也为莫言打败了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而欢欣鼓舞。我一向认为在当今大环境中,中国作家目前还没有真正的实力拿这个奖,如今莫言真的获奖了,除了向他个人表示祝贺(这是他个人的一种成功)之外,还是固执地坚持我的看法,这点在我的那篇博文《中国作家有实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吗》http://blog.ifeng.com/article/20397679.html已经说过了,“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中唯一懂中文的人,只有一个瑞典的汉学家马悦然先生,如果他被全权受命要在中文作家中寻找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如果他一见钟情选中了莫言先生,那我只能无话可说了。只是,那种水平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了又有什么值得自豪的呢?”现在我还要说的是,莫言获了诺贝尔文学奖,一个诺贝尔文学奖根本改变不了中国当代文学生态的荒芜脆弱。
  我又一次想起了几年前一个外国人说的话。2006年,在国际汉学界有着一定知名度的德国汉学家顾彬,接受德国权威媒体“德国之声”访问时,突然以“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中国作家相互看不起;中国作家胆子特别小……”等惊人之语,炮轰中国文学。顾彬的言辞很是激烈。对上世纪末在国内红极一时的“美女作家”,顾彬认为那“不是文学,是垃圾”。他直言不讳地认为:“德国到处都有作家,他们代表德国,代表德国人说话,所以我们有一个德国的声音,但是中国的声音在哪里呢?没有,不存在。中国作家胆子特别小,基本上没有。鲁迅原来很有代表性。现在你给我看看有这么一个中国作家吗?没有。”(《重庆晨报》2006年12月11日)
  真是一石击破水中天!初闻顾彬的这番激切之语,我先是惊愕难过,中国当代文学好歹也发展了几十年,怎么一下子成了垃圾?感情上一时间接受不了。后来仔细一想,不由得拍案叫绝——这个外国佬真是说到了点子上,一语击中了中国当代文学的死穴。在这几十年里,中国作家们写出的文学作品之多,可用汗牛充栋来形容了。但其中的精品有多少呢?如果实事求是地说起来,还真的挑不出几本。以前我们也经常说现在的文学没有好作品,只是抱怨一下而已,绝对不敢像这个外国佬一样坚决果敢,用“垃圾”两字来了个一针见血的概括。这也并不见得老外就有“旁观者清”的高明,我们也并不是“当局者迷”,只是我们不敢说真话罢了。
  其实,只要回顾一下中国当代文学生存的历史环境,就会发现,当代文学的垃圾命运早就注定了。
  上世纪的解放区,早早就把文学创作纳入了政治的管理范畴,文学为政治服务,文学为现实服务,就成了作家创作的一条基本原则。这条原则本来也没什么错,但为现实服务倘若变成对现实一味的歌功颂德,而失去了另一个重要的批判功能,那么这样的文学作品,其价值是要大打折扣的。就这样,文学从此被绑在了政治的战车上,亦步亦趋,小心谨慎,不敢越雷池一步。如果谁胆敢不服从这条规则,轻者以后的日子不好混,重者就的得以生命为代价了。比如王实味,他的文学创作不是好好体现革命的时代主旋律,而硬要暴露革命圣地的阴暗面,尽管最后认了错,但还是没有得到宽恕,最终在革命胜利的前夜被处决了。作家们都不是傻子,谁愿意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开玩笑呢,于是,一个比一个更革命,一个比一个更能为现实“服务”,这样的文学基本变成了“谀学”。杨朔的《荔枝蜜》目中无人民,目中无苦难,粉饰太平到了催人呕吐的地步,我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单说小说《红岩》,由于后来根据这部小说改编出曾经家喻户晓的电影《在烈火中永生》,所以使得《红岩》也声名远播。小说中的主人公许云峰、江姐、刘思扬这些牺牲在解放前夜的共产党人,铁骨铮铮、宁死不屈,是真正的英雄!曾经成为无数中华儿女的偶像。 央视焦点访谈前些年曾报道过“红岩档案解密”,让我们看到历史竟然和我们开了极大的玩笑。小说中出卖许云峰、江姐等一批地下共产党干部的不是叛徒甫志高,造成重大损失的叛变者,竟然是当时重庆市委的正副书记刘国定、冉益智。据资料说,冉益智只不过被特务打了几个嘴巴,就立即将他所知道的62个同志供了出来,造成300多名共产党人被关进集中营。而与之相反的是许多职务很低的一般党员虽然被叛徒出卖身陷牢狱,仍信念坚定不屈不挠。如张长鳌、尚承文,两个人被敌人用电刑打得浑身抽搐,身体都开始缩小了,仍然是咬紧牙关,军统特务恼怒地操起一个十字镐照头劈去,他们就此壮烈牺牲!想不到事实和小说竟有如此大的出入,小说再用文学的艺术手法虚构,再为现实政治服务,也不能撒这样的弥天大谎啊!这样缺乏起码生活真实的作品,在今天看来,不是垃圾是什么呢?
  也许有人说,解放前国统区的进步作家不是写了不少精品吗?那些作品怎么能算是垃圾呢?解放前确实有一些好的作品,但到了建国初期它们就显得不合时宜了,一律遭遇了被删改的悲惨命运。这儿以老舍的《骆驼祥子》为例。《骆驼祥子》问世以来,这部以北平洋车夫生活为题材的长篇小说好评如潮,但也招来了某些评论家的严厉抨击。1948年10月许杰《评<骆驼祥子>》一文,用“典型环境里的典型人物”的理论模式,批判这部小说中的“自然主义”倾向:“在这部作品中,非但看不见个人主义者祥子的出路,也看不见中国社会的一线光明和出路。”文中批评老舍没有正确地写出祥子的命运和社会环境对祥子个性发展的影响;过于强调“性生活”的作用,把虎妞、夏太太对祥子的性诱惑看作是祥子堕落的“决定因素”。还认为书中没有写出“更实际更完美”的“社会主义者”和“革命者”,对书中“社会主义者”曹先生和“革命者”阮明,提出尖锐批评。这些苛刻的评论,对这位新文学巨匠的触动很大,所以在1951年8月开明版《老舍选集》中,对入选的著名长篇小说《骆驼祥子》痛加杀伐。据统计,这本书被删改共有145处。该书原版15.7万字,被删后只剩9万字。老舍用自己的手,“腰斩”了自己心爱的作品。在这次大删改中,老舍淡化了虎妞、夏太太促使祥子“性堕落”的一些自然主义文字;删减了对穷人生活悲惨无望,以及有损于被压迫受剥削的下层人民形象的描写。此外,删掉第24章整章,删掉的不仅只是祥子身上的种种污点,同时也抹掉了革命者阮明的不少“劣迹”。比如阮明与祥子之间,也即“革命者”与群众之间利用与被利用、出卖与被出卖的卑劣行径等等。有关“社会主义者”曹先生,在修改中也做了相应的处理,这样做是为了达到洁化和美化革命者的目的。
  另外,茅盾的《子夜》删改了620处,叶圣陶按要求对自己的长篇小说《倪焕之》动了“截尾”手术。为了颂扬革命主旋律,像这样对新文学名著大动手术的事情可以说是数见不鲜的。革命者倒是高兴了,但经过一番大手术后,这些名著已经被肢解得面目全非,这样的名著还能叫名著吗?只能变成垃圾,而且是不可再回收利用的垃圾!
  到了后来,尽管政治环境相对宽松了,但一直被阉割惯了的侏儒,一下子怎么能爆发出长成巨人的力量呢?尤其是商品经济时代,一切唯金钱之马首是瞻,一味取悦于市场和读者,作品的垃圾命运依然难以摆脱。
  而且,更要命的是,中国当代文学成为垃圾还源于一个特殊的制度——“作家供养制度”。世界上也有国家对作家实行资助制度的,但没有那个国家像中国做的那样细致,用各级作协、文联几乎把作家们层层包养了起来。只要成了名,就要想办法被包养,一旦被包养,那这辈子就算掉进了蜜缸里,工资有保障,衣食不用忧,即使已经江郎才尽,只会写些马屁文章,也照样活得优哉游哉。所以,搞写作的人,谁不想成为一个被包养的作家呢?而且,被包养的级别也成了作家们竟相炫耀的资本。当然,被包养起来是幸福点,但这是有代价的,就像一只鸟儿,如果被豢养在笼中,必然要以失去自由作为代价。想说的不能说,想写的不能写,久而久之,只好写些御用文章聊以度日。这样写出的作品,一旦时过境迁,只能成为一堆垃圾。
  这时,就有人要呼吁改革这种“作家供养制度”,激烈的甚至要求坚决取消这种制度。以为这样一来,中国的文学就能出精品了。这其实是一种天真的想法。正如山西作家李锐所说的那样,“在中国大陆,把作家纳入国家体制的前提是,作家们被剥夺了真正的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不止作家,凡中国大陆的公民都没有这个基本权利,尽管宪法上明文规定每个公民都具有这项法定的权利。在一个健全的法制社会,公民的权利和义务应当是平衡的。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说到底就是写作者的基本生存条件,这就像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如果既剥夺了土地,又要求农民自谋生路,那不叫体制改革,那叫杀人害命。”看看,即便取消了“作家供养制度”,只是使作家们失去了丰裕的生活保障,作家们还是不能我手写我口的,中国文学的垃圾命运还是难以得到根本的改观。
  正因为如此,2006年新任中国作家协会 铁凝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我想在当下的中国,“作家供养制度”恐怕一时是不能取消的。我们这么一个大国,国家是可以拿出一定的钱来,供养一部分优秀作家的。”“我们这样一个大国,如果养不起几个作家,可能就是一种悲哀”。尽管铁作家回避了取消“作家供养制度”的环境因素,但我们可以感受到她话里边的无奈。既然连堂堂中国作家协会 都是无奈的,那中国文学的垃圾命运也只好无奈地延伸下去了。
  老外他如果要说要骂,就由他去吧!反正阅读这些垃圾文学也不是一两代人了,再读它几代人又有何妨呢?至于老外说中国没有作家,那是他不了解中国国情的偏见——我们每年的“鲁迅文学奖”、“茅盾文学奖”,不是选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大作家了吗?何况,现在中国终于有一个作家获了诺贝尔文学奖呢?(文:王贵成)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谁能横刀立马2012 时间:2012-10-12 14:11:28
楼主谁能横刀立马2012 时间:2012-10-12 14:13:36
作者:舍我其谁201210 时间:2012-10-12 14:13:53
  无聊!我想说你们这些人真无聊
  
作者:我是实干闯未来 时间:2012-10-12 14:18:03
  韩寒比他还强呢
  
作者:怪物来了 时间:2012-10-12 14:22:14
  中国文学是垃圾,中国教育也是垃圾,中国官场也是垃圾,全部都是垃圾,看不到未来啊!
  
  • 无上刀锋: 举报  2020-07-30 23:31:07  评论

    评论 怪物来了:牧羊犬们的造谣诋毁还真是卖力哈,可惜中国不会如你们所愿,中华民族日渐强盛,你们有生之年能看到的必然是西方的没落,东方的复兴
我要评论
楼主谁能横刀立马2012 时间:2012-10-12 14:22:22

  对不起,正文的配图搞错了,应该是下面三幅:

  
  
  
作者:wind_929 时间:2012-10-12 14:28:51
  文学还是有的,只是没有批判性的文学
  
我要评论
作者:为爱浸猪笼 时间:2012-10-12 14:31:42


  珍珠.赛
  晓波.刘
  行健.高
  赖
  
楼主谁能横刀立马2012 时间:2012-10-12 14:34:48

  【莫言获奖的四大反思】郎遥远∕文

  一番打赌,一阵喧嚣之后,诺贝尔文学奖瓜熟蒂落,落到中国作家莫言头上。十月,因为莫言,中国人感觉诺贝尔文学奖变得如此亲切,格外温柔。网络上洋溢着满满的笑脸、祝贺,各种版本的戏说和调侃,让网友们奢侈地过了一把文学狂欢节。看过和未看过莫言作品的人,都油然而生一种激动。认识和不认识莫言的人,都开始晒签名和合影。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中国当代文学从没像今天这样令人仰望,引发轰动。庙堂和江湖,第一次对中国人获诺奖,齐竖大拇指。
  出孔子的地方,儒家思想的诞生地,出了第一个中国籍诺贝尔文学奖作家。山东,一山一水一圣人,而今加上一莫言,给“好客山东欢迎你”的口号添上现代人文魅力。莫言的山东高密老家,那长满红高粱的齐鲁小城,前往采访的各路记者,踏破门槛,比街上行人还要多。隐居乡村写作的莫言,得知获奖后的第一反应:狂喜并惶恐。面对央视白岩松的电视采访,却唱起了“无所谓”。在中国,公众人物都习惯了冠冕堂皇的客套话。
  中国白话文写作的头把交椅,不知会否因为莫言获诺奖,而重新排序。之前,鲁迅当了很长时间的旗手;李敖自诩“前五百年后五百年”第一;韩寒从天才文学少年转型到风靡一时的意见领袖。也许,本无所谓头把交椅,自古文无第一。文学是负责记录一个国家民族之心灵历史和现实生活的。任何文学奖项,无论来自国际还是国内,都值得尊重,但也都只是一份带有局限性的评价。对文学家的最高褒奖,最终来自于他所在国家的国民中经年累月积累的口碑。莫言获奖的积极意义很多,而中国当代文学缺少现实主义力作的遗憾,仍客观存在着。诺贝尔文学奖有很强的西方汉学家的趣味和价值:有些趣味是是西方独有的(如喜欢乡土),其他中国作家大可释怀;但有些价值和特质却是文学共有的,如展现深刻与批判及表现苦难和忧思。当代中国文学在这方面似乎还相当缺位。或许,未来中国会有更优秀的作家、更伟大的作品问世。
  莫言获诺奖,不管收获的是鲜花和掌声,还是唾沫和睥睨,都不妨碍莫言成功矗立了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里程碑,象征着中国当代作家、以及中国当代文学成就已经获得了世界的关注。瑞典文学院颁奖词说:莫言将现实和幻想、历史和社会角度结合在一起。他创作中的世界令人联想起福克纳和马尔克斯作品的融合,同时又在中国传统文学和口头文学中寻找到一个出发点。莫言以自己的卓越作品,征服了瑞典文学院和西方读者。获奖的是他的文学作品,而非其他。
我要评论
楼主谁能横刀立马2012 时间:2012-10-12 14:36:28
  其二、莫言获奖是一把尺子,丈量了中西文明的距离。
  中国与西方文明有多远?一言难尽。一个中国,五个影子,分别是经济中国、体育中国、文化中国、军事中国和政治中国。不同影子的中国,与世界距离不一样。
  若论“经济中国”,中国经济总量雄踞世界第二,傲视群雄,成了欧洲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眼里的香饽饽。若论“体育中国”,成功举办了世界赞叹、精彩绝伦的北京奥运会,在举国体制的给力下,中国当之无愧成了奥运金牌大国。若论“军事中国”,中国早进入世界核俱乐部,太空科技和先进常规武器日新月异,军事实力排名世界第三,亮出的肌肉已让世界任何军事强国不敢轻举妄动。
  若论“文化中国”,老祖宗留下的四大文明古国的底子,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在孔子、易经、瓷器、茶叶、中医药以及代表中国传统文化的白酒对国外的输出,就像今天的美国对其他国家经济模式、文化观念的输出一样,中国越来越受到世界的尊重和学习。中国电影、摄影、舞蹈、建筑艺术、民俗文化等屡屡在国际获奖,显示“文化中国”在建设文化强国的号角下,奋发努力,正在焕发光彩。而莫言获奖,再次证明,当代中文写作在世界文坛已经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中国作家走向了世界,中国作家和读者从此不再自卑、猥琐、犯酸。虽然文化自觉、文化自信、文化自强的战略,必须要有文化自由的空间,才能飞得更高、更远,但互联时代的世界一体化,转型时期的中国公民觉醒,将持续催生文化繁荣。
  而论“政治中国”,早跻身联合国五大常,如今已是各国刮目相看的世界大国,在世界事务和地区事务中发挥举足轻重的作用。但是,中国在世界上的老朋友犹如珍稀动物,越来越少。国内政治体制的改革远远滞后于经济发展,由此导致的官民矛盾越来越多,益发尖锐,突发事件此起彼伏。权力在一些地方一些部门,依然常常践踏在法律之上。公民人权依然未能充分保障,权力对思想文化、言论自由的管制,依然不放松。
  中国与西方文明的差距在哪里?公民素养固然亟待提升,但政治文明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短板。莫言获奖,获奖“莫言”。一个维稳有余、自由不足的国度,给莫言获奖留下一个“莫言”的特色注解,令人啼笑皆非。曾有党内学者说:迟迟未政改缘于理论准备不足,不是惧怕民主。请问,莫言获奖是朝野乐见的好事,为什么也惧怕评论,不展现从容大度呢?当今世界,哪个国家对国人获诺奖,如此惊慌失措,把紧风声的?
  莫言获奖,“文化中国”已然站立;获奖“莫言”,“政治中国”仍在匍匐。中国政改的关键,不是执政党的理论准备,而是道义准备,是使命、责任和自我超越的勇气。
我要评论
楼主谁能横刀立马2012 时间:2012-10-12 14:37:12
  其三、莫言获奖是一支曲子,拨弄了中国大众的娱乐。
  互联网改变世界,也改变中国,“阐释年代”结束了,“娱乐时代”翩翩而至。解构中国进入泛娱乐时代,红尘路上没有不吃荤的猫。信息的价值不再取决于社会价值导向,而是取决于是否新奇有趣。新闻、政治、体育、商业、演讲、教学活动,甚至不幸事件……几乎所有的一切都“被娱乐”。长期浸淫于娱乐的环境中,人们学会了感官享受,看过即忘,心不在焉,没必要当真,但也遗忘了思考、理性、责任甚至起码的同情。
  中国当代文学,在大众心中,早已不复有上世纪的神圣光环。莫言摘了诺奖的桃子,大众有同喜同贺的,也有说风凉话和尖刻话的,在网络,网友开始消费莫言获奖的话题,娱乐到底。一些知名知识分子和网络名人,甚至设想了许多富有国情的“魔幻现实主义”剧情,引来数万哄客,纷纷转载。比如,高密市政府会奖励莫言一套300平方大房子;莫言小时候的幼儿园,宣布教会他写第一个汉字;莫言的接生医院,将拍卖莫言的婴儿脚印;罗玉凤会宣布爱上了莫言;韩国会宣布莫言有韩国血统;方舟子会声称找到了莫言的代笔铁证;朱军会约莫言做一期痛哭流涕的《艺术人生》;房地产开发商准备在莫言的故乡高密,打造一个诺贝尔文学城;北师大宣布超过北大,成为中国最牛大学,因为培养了两名诺奖获得者。更有创意的设想是,再生资源公司陈光标将他的概念型产品“好人空气”,在媒体面前一言不发的释放,做一次“莫言”的行为艺术。更有名人戏说“莫言是当代媒体标题党之父”,因为他的《丰乳肥臀》,一点也不丰乳,也不肥臀,和色情风马牛不相及。
  网友对莫言获奖的娱乐解构,比文学思考多得多。我们在感叹当今“什么都可以开涮”、“什么都可以恶搞”、“什么都敢娱乐”、“什么都可以拿来娱乐”的时候,在批评媒体对利润的追求犹如苍蝇逐臭之恶时,在埋怨普通民众的品位如此“不堪”时,可曾意识到知识分子精英群体的失语?某些文化名人,为了吸引眼球、增加粉丝,甚至常常故作话题噱头,拿肉麻当有趣。从古自今,优秀知识分子既承担着传道教化的重任,更有引导社会人文精神趋向真善美的义务,在现代社会,更应有社会正义守望者的担当。一个由优秀知识分子话语主导的舆论场,才能远离媚俗,抱持底线。
  毋庸置疑,娱乐是人权。中国进入‘娱乐时代’,人们抛弃假大空的精神面具,瓦解了不合乎人情的思想桎梏,在各种话题的调笑、戏说、胡侃中,人们压抑的情绪得以转移,精神压力到缓解,开始回归到轻松的自我和本真。娱乐被赋予创造力的源泉、精神独立和重拾人性价值的魔力。的确,对于一个曾经忽视个体的意识形态禁锢的国家来说,娱乐的潮涌对冲破藩篱是有极大进步意义的。但是,娱乐消解了一系列由社会制度和生活压力形成的窘迫,但“娱乐时代”本身对个体的发展乃至存在又何尝不是一种严重的压迫?
  “如果一个民族分心于繁杂琐事,如果文化生活被重新定义为娱乐的周而复始,如果严肃的公众对话变成了幼稚的婴儿语言,总之人们蜕化为被动的受众,而一切公共事务形同杂耍,那么这个民族就会发现自己危在旦夕,文化灭亡的命运就在劫难逃。”美国学者波兹曼在《娱乐至死》的警醒,有些危言耸听,但细想,并不是全无道理。在信息化时代里,我们关注什么?我们传播什么?我们娱乐什么?在娱人娱己的舆论场,我们应该建立起一种什么样的规则,制造一种什么样的氛围,才能让我们的身心真正得到愉悦?
楼主谁能横刀立马2012 时间:2012-10-12 14:46:36
  其四、莫言获奖是一具梯子,抬高了中国崛起的自信。
  在莫言获奖之前,中国作家和读者对诺贝尔文学奖一直有驱不散的焦灼症。这种焦灼症,其实是一种国民自卑心理的折射。何谓自卑?低估自己的能力,觉得自己各方面不如人。
  中国人的大国情怀早在鸦片战争后,就被大打折扣了。20世纪初,以胡适为代表的文化激进派,干脆提出“汉字不废,ZHONGGUO必亡”,建议全盘西化。被誉为“先知”的文化巨擎尚且如此,何况平民?而日本大规模侵华,更把中国人的民族自尊心,打上耻辱的烙印。沉重的自卑心理,在国人心头压了百年,“卑入骨髓”,近乎自贱。
  同样在中国工厂生产的衣裳,贴上外国商标,立马身价百倍。中国品牌非要注册个英文商标,狐假虎威。坐在星巴克喝咖啡,自我感觉顿时良好,投向窗外的眼光,都透出莫名的优越感。老外用的东西就是好、老外用的药就是神效。品牌自卑无处不在。各国旅游城市的奢侈品免税商店,被中国游客挤爆。女士拎国外名包,男士戴国外名表,成为世俗社会的成功标签。
  在文化领域,自卑气息四处弥漫。偶然“获赏”的一个小奖项,便引为“中国人的骄傲”并疯狂炒作,把自卑暴露得更彻底。只有懂洋文化、满口洋名词、偶尔夹杂几句英文的中国人,才算“有品位、有层次、有素质”。文化自闭固然是错,但文化自残更是可怕和悲哀,把老祖宗的文化精华弃之如履,而独崇西方文化,无异于自毁。中国思想文化的创新,仿佛只有经过洋教主的加冕,才发亮。奥运金牌,成了稀释民族自卑的兴奋剂。教育亦是如此,“留学”光环背后,藏著国人深重的自卑心理,一听说“我刚从国外学习回来”时,不管有否真才实学,眼神瞬间发出尊敬、膜拜的光芒。
  中国人的自卑,并不都是因为现实不如意,一方面是因为无法从那一段屈辱的历史记忆中走出来,这种自卑更多是一种集体心理惯性;一方面是在近现代史上,生产力和创造力落后,对本民族的文明不自信;更重要的一方面,是长期以来政治对人权的压抑,造成个体生命空间的逼仄,导致心态的焦虑和人格的畏缩。中国人自卑带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主要体现在,原本正常的事情被赋予了对外证明的色彩。体育明星被绑上爱国主义的大篷车。不喜欢姚明就是不爱国。李娜一会被捧为“民族英雄”,一会被贬为“缺乏教养”。所有荣誉,都能与政治挂钩。中国自卑,喜欢事事不计成本地证明自己,奥运会、世博会无不如此。一直焦虑诺贝尔文学奖,不也这样吗?
  文化自卑让欧美影剧流行,却也逼着文化自觉、文化自强,在世界上渐有了声音,显出了特色;教育自卑让“留学”大军疯狂增加,却也逼着国内教育体制深度改革;经济自卑让“洋品牌”做大,但也逼出了中国制造转型升级。不知中国ZHENGZHI体制的诸多弊端,在国内引发民怨,在世界上广受诟病,能否逼出MINZHUXIANZHENG的一片新天?
  世界本没有墙。也许阻隔我们与世界自由交往的,是心墙。莫言获奖,证明了瑞典文学院客观独立,没有戴有色眼镜,更没有一贯敌视中国,没有“不可告人的ZHENGZHI图谋”。莫言与高行健一样,他们的作品获奖,是因为关注了人本身,而不是把文学弄成国家的颂歌、民族的旗帜、政DANG的喉舌,或阶级与集团的代言。
  ZHENGZHI不能超越人性,这是“以人为本”最本质的解读。中国做到了,做好了,就真正崛起了,从容自信了。
楼主谁能横刀立马2012 时间:2012-10-12 14:52:40

  【莫言获诺奖实现了中国文化复兴梦吗?】

  莫言获奖不算众望所归,但至少是顺理成章。莫言获奖是诺贝尔奖一次重大去魅,其意义远不只中国的本土文学得到世界认可。这是鲁迅、老舍、林语堂、沈从文们努力的延续,中国文化现代化需要这样一个成人礼。

  多少天来的猜测终于尘埃落定,但纠结还将继续。
  北京时间10月11日19时,瑞典诺贝尔委员会宣布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为中国作家莫言,莫言成为中国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本土作家。
  一直以来,中国人该不该得诺贝尔奖,尤其是文学奖,见仁见智,考验着中国人的自信和自我评价能力。今年“噱头”又变成了莫言该不该得奖。引发争议的不是莫言作品的水平和质量,以及社会影响,而是集中在莫言作为体制内作家、国家宣传机器的一部分,如果获奖是否是对体制的肯定和纵容。
  中国人对于诺贝尔奖的心态体现了中国人既害怕西方评价体系的拷问,同时又希望得到西方价值认可的矛盾心理。自大和自卑成了大国崛起话语中中国文化的两极。自大者觉得中国价值观终将拯救世界,自卑者觉得这些年中国离文明世界普世价值越来越远。获得诺奖似乎恰好能同时医好这两个创口。
  围绕莫言能否得奖、该不该得奖的是非都可以烟消云散了。人们需要面对的是莫言得奖意味着什么?
  笔者希望莫言不要被主流意识形态包装成旗手,认为是“中国特色”文艺路线的胜利。应该说诺贝尔奖早已不是上个世纪鼎盛时期为世界最顶尖的大师贴标签的神话,近年的得奖者越来越平庸,甚至充满争议。有记者调查显示,近年来诺奖的招牌越来越不好使,很多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作品被国内引进后却少有人问津。诺贝尔奖不是意味着一个文坛标志的诞生,而应该被看作是一个寂寞中辛勤写作者的收获。毕竟今天已没有为体制文学贴金的土壤。
  同样笔者希望莫言获奖不要被解读为西方对于中国自由知识分子的抛弃。莫言不是反抗者,他是那种小心翼翼戴避孕套的“聪明人”。他走的是建国以来传统中国作家的成长之路——写几篇好作品,被选中,然后包养起来,也包括精神。作为中国上世纪80年代作家群中的重要成员,莫言作品通过对西方技巧的模仿和再造,为中国读者提供了不一样的现实,电影的传播使其作品在海内外影响有目共睹。莫言获奖不算众望所归,但至少是顺理成章。
  诺贝尔奖关乎大国的文化自信。从大的范围,这是一个文字艺术衰落的时代,汉语表达面临的困境更是受多重夹击,主旋律叙事、商业叙事和底层叙事都极大透支艺术家的空间。这不是一个产生伟大作品的时代,不必强求。
  同样这也不是一个需要或能产生伟大精神的时代。中国文化缺乏灵魂,中国文学缺乏灵魂是一个世纪以来文化虚无主义必然结果。幻想有一个遗世独立的艺术天才能横空出世不太现实。即使如此,随着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提升以及文化融合的大趋势,让中国人得奖是中西双方的需要。实际上美国第一个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辛克莱·刘易斯也不算不上是最顶尖的作家。那时正在崛起稚嫩的美国的文学还在欧洲的大师面前诚惶诚恐。
  莫言获奖是诺贝尔奖一次重大去魅,其意义远不只中国的本土文学得到世界认可。这是鲁迅、老舍、林语堂、沈从文们努力的延续,一百多年来的中国文化现代化需要这样一个成人礼。西方并不遥远,政治和语言表达形式再也不能成为东西方隔阂的理由,中国文化正在迎来一个崭新的、开放的未来,中国题材的诺贝尔大戏刚刚开始。(南方暴栗)
楼主谁能横刀立马2012 时间:2012-10-12 14:55:36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要感谢谁?】

  瑞典学院昨晚宣布,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中国作家莫言,成为有史以来“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表示,莫言将现实和幻想、历史和社会角度结合在一起。他创作中的世界令人联想起福克纳和马尔克斯作品的融合,同时又在中国传统文学和口头文学中寻找到一个出发点。法新社的报道称,莫言将他青春的经验和在家乡的经历放置在了作品中。
  诺贝尔奖让中国人趋之若鹜,历年的诺贝尔奖都牵动国人的神经,中国人是否能问鼎这一国际荣誉成了举国关注的事情,并且经常被上纲上线,牵扯到政治范畴,中国人的诺贝尔奖情结是既向往又排斥,若即若离。像当年对高行健的得奖,就曾酸溜溜地说:诺贝尔文学奖实质上已被用于政治目的,失去了权威性。而今莫言获奖,国人又情何以堪?
  莫言迄今发表的作品,少说也有六七百万字,早期有大量的中短篇小说,自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则陆续有十余部长篇小说,还有其他的文论随笔等文字,他的作品早就受到诸多认可和推崇。然而,莫言的获奖是否就预示中国文学和教育受到肯定?显然不是。
  如熊丙奇教授所说的,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查其简历,只有小学毕业。他小学童年时在家乡小学读书,后因文革辍学,在农村劳动多年。此前,8位华人科学家获得诺奖,其中只有一位与新中国教育有半年的关系。而美国自1901年首届诺贝尔奖至今,该奖项约700名得主当中,有将近一半是美国人。仅仅芝加哥大学就培养出了80多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相比之下中国国内的大学培养了多少个诺贝尔奖获得者?
  从那些受承认的华裔诺贝尔奖获得者简历的,都非常清楚两点:第一,他们不是中国国籍;第二,他们在内地没有受到任何教育,或者仅接受过极少的教育,而且在国内所受的教育还是在民国时期而非新中国时期。在明晰了这两个问题后,就应该知道中国人之所以没法获得诺贝尔奖,除了中国的环境,最明显的短板就是中国的教育体制。
  长期以来,对于教育体制上,多年来依旧是换汤不换药、旧衣新穿。从苏联抄袭过来的教育方针及阉割后的西方课程内容,导致了今日的中国教育是“四不像”状态。可以不客气地说,中国的教育是全世界最无聊的教育,它所教育学生的思想、方式和内容完全背离了教育的本质。
  中国经常自诩五千年文化、泱泱大国,但在近代的几次文化冲击下,文化已基本断裂。五四运动猛烈抨击封建主义旧文化,提倡新文化。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运动更加疯狂地消灭了传统文化思想,铲除了许多文化遗产。随着打开国门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西方思潮与国内思潮的猛烈碰击,原有仅存的文化遗产又被逐渐同化甚至吞噬,中国眼下的文化内涵在逐渐丧失。
  中国学生自小没有被训练思维能力,所谓哲学和智慧,几乎从小学到大学都没有被认真重视过,中国的学生在中国矛盾的教育体制下被灌溉着许多子虚乌有的内容,教材里的许多事迹被陆续揭发是捏造出来的,为的是塑造一些人、一些精神,以图教会孩子们盲从“英雄人物”。整个教育系统,没有一种端正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使中国的孩子们越读书越迷茫,没有信仰没有追求。
  相比较之下,民国时期的教育环境和思想会令当代的教育蒙羞。在民国时期教育有两套逻辑思维理念主导: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有一说是包括印度哲学在内的三套哲学教育体系),这使得民国的教育上、学术研究上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辉煌,人才济济。但是,在1949年后东方逻辑思维教育被取缔了,西方哲学教育高不成低不就,等于废掉了。
  因此,莫言要庆幸的不是接受了中国的教育,恰恰是要庆幸接受太少中国填鸭式的教育。(信力建)
楼主谁能横刀立马2012 时间:2012-10-12 15:01:14

  【是莫言获奖还是中国获奖?】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终于花落中国,中国的作家莫言获得此项荣誉,昨晚开始莫言不再“莫言”,各种声音在世界的各个地方鼎沸了,是中国获奖?还是莫言获奖?

  这个问题看起来脑残,其实有着微妙的差别。诺贝尔奖给莫言的颁奖词,是这样的:莫言“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The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2012 was awarded to Mo Yan "whowith hallucinatory realism merges folk tales, history and thecontemporary"。)

  这就有两个方面,一是文学的创作方法而言,莫言走了一条和我们正统教育不一样的道路,我们正通教育传给我们的是现实主义——革命的现实主义,这就和魔幻现实主义有差别,革命的现实主义作家们,还没有人获得诺贝尔奖,尽管前苏联等社会主国家出现了一大批著名文学家,但是这项殊荣没有花落革命现实主义作家头上;其二莫言的内容是民间故事,又标明人家看中的是莫言作品中表现出来的中国的民间问题,似乎和官方无关,那么是什么民间故事呢?

  诺贝尔奖评委之一有这样的评价:法新社援引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 彼得英格伦的评价称,通过讽刺手法的运用,莫言让读者从书中阅读出社会的阴暗面,因为这个原因,他的作品也被认为是粗俗而淫荡的。“莫言书中所写的故事是我听到的最恐怖的故事。”

  尽管莫言的作品很有看点,但是他的看点似乎都集中在中国民间人与人之间的“性”上,就像那位评委所言,他巧妙地避开了一些东西,又巧妙地融合了一些东西,这都和百年来中国发在现实的历史背景契合,这是莫言作为文学家的能耐,文学就是人学,人学离不开性,中国作家中写性的最突出的,可能除了执着的莫言,还有沈从文,可惜沈从文没有赶上莫言的好机遇,陈忠实尽管也写,没有莫言有耐心。

  但是,有人不这样认为,中国作协给莫言的贺词,可以代表中国官方对莫言获奖的态度,是这样的:莫言对祖国怀有真挚情感,与人民大众保持紧密联系,潜心于艺术创新,取得了卓越成就。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莫言一直身处中国文学探索和创造的前沿,作品深深扎根于乡土,从生活中汲取艺术灵感,从中华民族百年来的命运和奋斗中汲取思想力量,以奔放独特的民族风格,

  这个贺词看出了官方的激动,但是溢美之词也是很明显,莫言的作品与人民大众保持联系不假,能说莫言处于中国文学探索和的前沿吗?能说他独特的民族风格吗?前面一个问题莫言自己有了很好的诠释,莫言的创作深受福克纳和马尔克斯作品的影响,而这两人的作品是西方主流文学认可的,因此聪明的莫言根据自己的特点,率先走进了世界,但是不可避免的让世界看到莫言背后中作作风和中国气派的背影,莫言自己的话是写了中国人民的生活,而读者看到的就是中国被禁闭很久而又生机勃勃的性生活。

  至于“有力地拓展了中国文学的想象空间、思想深度和艺术境界”。这句话应该是给中国文学颁奖的颁奖词,可惜决定诺贝尔奖的几个老头子头晕眼花,而且很吝啬,至少目前还没有看到给中国的希望。莫言获奖毕竟是件高兴的事,今夜无眠,大红灯笼高高挂起,谢谢莫言带给我们的兴奋!(肖勇)
作者:dryejun 时间:2012-11-16 19:46:28
  除了在乳房和大腿之间自慰,还有什么可说的呢。莫言,你透视了人民的疾苦,悲哀,不能自主,没有在沉默中爆发,而在沉默中湮灭荒野,仿佛很幸福。作家,你是我的眼,我相信,你看到了,可你不敢说。从古中国文人,有几个,敢于直面人生和不可撼动的权威。
  • 无上刀锋: 举报  2020-07-30 23:45:24  评论

    评论 dryejun:文字功底还可以,但是讲的事情、思想,太普通平凡了,但就因为批评了政府政策就得奖,呵呵,懦奖还是那个懦奖
我要评论
作者:无上刀锋 时间:2020-07-30 23:28:37
  无病呻吟,楼主和懦奖得主们这样的,对于本民族社会进步毫无作用,只有拖累,活生生成了西方破坏本国团结稳定的大间谍
作者:无上刀锋 时间:2020-07-30 23:45:54
  又臭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