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分裂成不同选票集团”的逻辑?

楼主:riverdh 时间:2014-03-04 17:18:00 点击:317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原创:应学俊)

  【核心提示】当“钟声”先生断言“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无法弥合社会鸿沟”,将“社会分裂成不同的选票集团,整个国家被不同利益阶层切割”,认为这是应当“切断”的“民主失序的链条”时;这已经无异于彻底否定“一人一票”的民主原则了,“一人一票”自然并非民主的全部,可我们无法理解,没有“一人一票”人民如何行使自己的民主权利?否定“一人一票”与否定“民主”有何区别?(已发“博客中国”“凤凰博报”等)
  --------------------------------------------------------------------

  泰国每过几年总要发生军事政变,上次军事政变推翻他信是在2006年。最近泰国局势又乱了,具体情况国人大体已熟知。与此同时,乌克兰又以“街头政治”而变天,现在似乎又成为大国博弈撕扯的“棋盘”。于是,反民主或曰热衷诟病民主的人士再次有了大发议论的资本,想再次论证“民主、多党制、一人一票”不是什么好东西,甚至是“动乱”之根;他们认为,还是一党执政的威权、集权更好,且有“新权威主义”的理论为础石垫着脚。他们直言:发展中国家没资格“玩”民主。这使笔者想起2014年1月15日《人民日报》发表署名“钟声”的文章《如何切断“民主失序”的链条》(以下简称《民主失序》)就给我们再次敲响这样蹩脚嘶哑的“钟声”。而有媒体在转载此文时则直接使用以下标题《人民日报谈泰国局势:社会分裂成不同的选票集团》,似乎泰国之乱就是“选票”惹的祸,颇为耐人寻味。

  一、《民主失序》一文的核心观点

  《民主失序》一文核心论点基本是——根据泰国“乱局”推出:一人一票选出的政府也靠不住,当社会被分裂成不同的“选票集团”,整个国家便被不同利益阶层切割,“选票集团”必然相互撕扯、纷争,最终“民主失序”,导致国家动荡。即使通过多数选票上台的政府也未必能代表更广泛民众利益,只能更多地为某个特定阶层服务。(虽未提及乌克兰,但根据乌现状,它无疑也是本文潜在论据)。《民主失序》为我们描绘了一幅关于“民主”极不靠谱的晦暗恐怖图景。

  看来,《民主失序》认为“一人一票”正是导致“民主失序的链条”!那么,如何切断这“链条”呢?作者似乎自己不便说,于是借来他山之石:“泰国、埃及等国出现的乱局,让更多西方学者开始关注发展中国家的多党制问题。”接着,借“西方”学者加拿大籍贝淡宁教授的嘴巴说出了自己要说的话:“如果多党民主会造就互不妥协的暴力选举集团,那么大多数有思想的人会选择能维护社会稳定的一党执政。”——哦,如此便“切断”了“民主失序”的链条!

  《民主失序》并未点明贝淡宁任教于中国清华大学且早就娶了中国妻子,更未提及贝淡宁在中国大学里任教已18年(香港8年,清华10年),却直接将贝淡宁作为“西方学者”的某种代表,似乎如此便更客观更有说服力。其实,贝淡宁究竟属“西方”还是“东方”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连他的中国夫人也承认,贝淡宁这两年已变得越来越“中国”。老贝和岳母一家住在一起,比很多传统中国家庭相处得还融洽。《民主失序》的作者突出贝淡宁“西方学者”的身份有何意义呢?不论东方西方,立论要有充分必要的事实为依据,更要讲究推理的逻辑性,这才是关键。
  
  一个国家是“一党专制”或曰一党执政、一党独大好,还是多党竞争好?这不是本文要议论的主题。本文只是想议一议《民主失序》核心论点和贝淡宁论点推出的逻辑问题。

  二、《民主失序》一文论断难以成立

  《民主失序》末尾如此作结:“考察一种政治制度的稳定性与持久性,关键要看其能在多大程度上确保公共政策照顾到更广泛阶层的利益,能否持续不断地让更多民众公平分享发展成果,能否凝聚社会各阶层共识。”——此言看似颇为在理,其实给咱们挖了个“坑”——因为在这里,这种政治制度是否“民主”显然已不在作者考量范围了。可我们要反问如下问题:如果没有广大人民真实的监督,我们又如何能保证这种制度的公正、合理、有效?能否“分享发展成果,凝聚社会各阶层共识”——这应当是人民大多数说了算还是统治集团自我标榜就算数?当一个国家GDP猛增而贫富差距基尼系数排名在世界上却一再下跌(与GDP的增长成反比),这是否就体现了“民众公平分享发展成果”?如果这种政治制度已经显失公平和正义,导致腐败猖獗泛滥,人民怎样奈何于它?在《民主失序》的眼里,人民在国家治理中的地位何在?上述表面冠冕堂皇实则暗藏“玄机”的观点如何能成立?

  《民主失序》无视人民的地位和民主权利,从单一角度,以少数国家的动荡推出从根本上否定“一人一票”的论断,明显违反了逻辑归纳法的基本原则。逻辑“归纳法”是指从个别性知识,引出一般性知识的推理,其前提有两个:一是“个别性知识”必须为真,有充分的典型意义,二是要有尽可能多的“个别性知识”为案例,这才能推出较为可靠的结论,否则,极容易陷入以偏概全的荒谬泥潭。

  泰国、乌克兰等国之乱,其根本的主要的原因,是否为民主政治“一人一票”或多党制所导致?这首先就是个问题,它牵涉到这几个所谓“民主个案”是否为“真”的性质问题。《民主失序》的作者必须回答以下问题,才能使自己的论断站得住脚——

  1、《民主失序》作者是否想废除我国《宪法》和《选举法》中的“一人一票”?

  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有实质性民主的“一人一票”的选举存在,必然会出现一部分人支持A,而另一部分人支持B的现象——即所谓“选票集团”或曰“利益集团”。中国以及其它一些国家并非直接“一人一票”选总统和政府,但我国人大代表的选举起码形式上还是“一人一票”的。倘若这样的选举越来越趋于真实民意的表达而不是做样子走秀过场,那么,即便在我国“人大代表”的选举中,难道不也同样会出现“竞选”和“选票集团”现象?那么,《民主失序》的作者是否也想以“社会被分裂成不同的‘选票集团’引发利益纷争”为由,从根本上反对“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制度?——按《民主失序》的逻辑,这种制度是应当趋于更真实、科学地完善它健全它,还是彻底取消它,抑或维持现状而无须改革?——《民主失序》的作者如何回答?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民主失序》又如何立论?

  不管冠以什么“主义”的民主,不管哪个层面的“一人一票”,它无疑是民主的基本原则。没有它,民意如何表达?没有它“人民代表”如何选举产生?如果从根本上否定“一人一票”的意义,这与彻底否定“民主”有何区别?如果“一人一票”是那样“靠不住”,是否某人某集团高高在上“一句顶一万句”就特别靠得住?人民大会堂“一人一票”的表决器是不是也该拆除了?——《民主失序》的作者如何回答?
  
  2、仅以区区几例便得出规律性结论“一人一票选出的政府也靠不住”、“‘选票集团’导致国家动荡”,这符合逻辑吗?

  世界上“一人一票”的民主国家很多,大选时也会有集会游行那样的“选票集团”竞争现象——不说发达的老牌民主国家,不说近邻日本,即便如亚洲发展中国家之印度、韩国、新加坡,甚至台湾地区等,还有上世纪90年代刚刚民主化的欧洲发展中国家,再如俄罗斯普京第二次参加总统大选时,街头就有大批反对者示威游行,但这些国家为何都没有如泰国、乌克兰等国那样出现严重对抗的“失序”和动荡? 《民主失序》无视大多数民主国家的长治久安持续发展,却仅以区区几例便得出“一人一票选出的政府也靠不住”、“‘选票集团’导致国家动荡”的规律性结论,这难道不是以偏概全?这符合逻辑吗?

  3、如何看待中国社会转型曾历经40多年的“动荡”?

  作为老百姓,谁也不希望国家“动荡”,这毫无疑问。但是,任何国家,由于其历史、文化、宗教、族群以及国际地缘政治等诸因素的不同,在社会大转型和发展中出现动荡,有时的确是难免的不幸,那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新生的阵痛,正如中国曾“阵痛”40多年到1949年才安定下来。

  我们判断一个国家的政治状况,是以表面是否“动荡”为标准还是透过这“动荡”判断其实质?如果只要发生“动荡”便应否定其变革,那么,《民主失序》的作者如何看待中国从1911年辛亥革命到1949年中共建政其间长达约40年的“动荡”?如果“动荡”就是判断社会变革发展不良的标准,那么,咱中国是否应当维护大清或蒋介石的大一统专制(那将没有“动荡”)?是否该对中共领导的为“争民主,争自由,反独裁专制蒋政权”的几十年“革命”动荡予以否定?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中共曾高举“争民主、争自由、反独裁专制”的大旗,号召全国人民参加“革命”之“动荡”?《民主失序》的作者如何看待毛泽东1945年曾经的如下宣告——“现在的世界潮流,民主是主流,反民主的反动只是一股逆流……但反动的逆流终究不会变为主流”?

  4、泰国、乌克兰的“动荡”可否视为“民主政治”的典型个案?

  世界上“一人一票”的民主国家很多,但有几个存在如“泰王”这样至高无上且有重要实权的“君主”?有几个民主国家能承认每过几年便发生一次军事政变的合法性?泰国“民主”是否过于具有“泰国特色”而失去了民主的某些要义?其制度设计是否存在明显缺陷?“泰国特色民主”可否成为“民主政治”的典型个案?

  在历史上一直被撕扯、分裂的乌克兰,国内矛盾的存在是历史的客观的,他们的内部纷争和对抗之乱,是“民主”、“一人一票”本身的问题还是历史矛盾的反映?《民主失序》的作者岂能无视乌克兰背后的大国博弈之手?乌克兰之乱能成为“民主政治”缺陷的典型个案吗?为何脱离前苏联的其它国家并非一概都有如乌克兰式的“动荡”呢?

  不回答上述问题,《民主失序》一文如何得以立论?不回答上述问题,《民主失序》的论断难道不是以偏概全的谬论?

  5、《民主失序》的作者是否承认“民主”在两个层面上的不同意义?

  《民主失序》的作者是否承认:“民主”,具有政治价值观念、基本原则和具体制度设计及实践路径两个层面的意义?这两个层面的意义可否混为一谈?民主制度的设计或实践路径出了问题,是否等同“民主”的政治价值和基本原则值得摒弃?

  正如“社会主义”理想的价值观念非常美好,但制度设计和实践路径出了问题,导致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出现全局性“滑铁卢”,《民主失序》作者是否因此也想否定“社会主义”本身的价值追求?是否也认为某些国家不适合“‘玩’社会主义”?同理——“泰国特色民主”以及乌克兰“民主”出了问题、出现波折,我们能否因此否定“民主”的客观政治价值和基本原则?我们是否应当因此而放弃对“民主”的追求?

  中国社科院张树华研究员最近撰文指出:“苏联东欧的政治变化令人深思。不少苏联东欧地区的民族分裂势力或共产党内部的异己分子摇身一变,由‘第一书记’变成‘民选总统’。而一旦夺取了国家大权,这些‘自由民主’斗土们旋即又成了独裁者,武力驱散议会,贪污腐败”,甚至肆意修宪意图扩大权力,欺世盗名——请问,这是“民主”本身的问题,还是实践中“民主”被利用、扭曲而发生异化?

  如果我们把“民主”喻为“一杆枪”,它客观上既可以成为反抗独裁专制、伸张正义的武器,也可能成为独裁者、政治骗子用以欺世盗名的工具,那么,表面上所见“民主”出了问题,其实究竟是民主本身的问题还是“人”的问题?我们是应当批判玩弄“民主”的人,或研究制度设计的科学性问题,还是批判“民主”本身?

  《民主失序》的作者不回答上述问题,该文的核心论点如何站得住脚?

  三、贝淡宁的逻辑值得商榷

  贝淡宁所言比《民主失序》作者的高明之处,是他为“大多数有思想的人会选择能维护社会稳定的一党执政”设置了一个假设性前提——“如果多党民主会造就互不妥协的暴力选举集团”。

  可我们要请问贝淡宁:中国历史上,国共两党曾经是两个“暴力”武装集团,而且中共为“争民主、争自由、反对一党独裁”与国民党打了20多年内战——那么,按贝淡宁的逻辑——“大多数有思想的人会选择维护社会稳定的一党执政”,如果我们“穿越”回上世纪国共相争的年代,我们该如何选择?我们是否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就选择已经在台上的国民党“一党执政”?共产党是否该退出争端而避免“动荡”?中国百姓当初跟着中共革命(动荡)是否都成了“没有思想的人”?依贝淡宁的逻辑,是否只要“维护社会稳定”就是正确的正义的?是否认为只要“社会稳定”,执政的“一党”即便独裁专制、腐败猖獗、社会正义公平缺失,老百姓也都应当默默忍受?

  按贝淡宁似乎“‘社会稳定’高于一切”的逻辑,若在国共相争时,岂不导致维护腐败的蒋政权一党独裁“稳定”下去?,这难道不有点荒谬?可笔者认为,作为政治学者的贝淡宁,下面的问题应当更有研究的价值:民主在何种情况下才会演变成“暴力选票集团”?是否该研究一下:如何对这种现象加以控制而使民主、法治更加科学、完善而有效?

  四、盲人摸象式片面思维和伎俩可以休矣

  以个别代替一般,这是对逻辑的玩弄,这是盲人摸象式思维和伎俩。任何过早结论或预言,最终往往陷于某种尴尬。因为历史发展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世界上凡高度发达、长治久安的国家有几个是一党专制独裁政体?有几个一党专制独裁国家能做到可持续发展而长盛不衰?世界上至今拒绝民主的国家还有几个?都集中在什么区域?其国家状况如何?这难道还需要铺叙论证吗?导致“暴力选票集团”现象的是“民主”本身的必然结果,还是制度设计出了问题或其它因素导致的?这答案难道不也是显而易见的吗?《民主失序》一文以盲人摸象式伎俩片面断言并描绘“一人一票”的晦暗恐怖图景,这是为什么呢?是否想让我们的国家回到百姓匍匐在地求青天大老爷“为民做主”的时代?

  民主政治的制度实践层面还在发展完善之中。民主的丰富内涵和基本原则自然不仅仅是“一人一票”——但谁能说有一种“民主”是可以废弃“一人一票”的呢?即便在我国,如果“一人一票”的选举出了问题,又有多少不是因民主、法治被异化、扭曲而失去公平正义所导致的呢?倘若中国连真实、公正的“一人一票”选人大代表都无法实现,而是人民始终“被代表”着,我国《宪法》又何必写上“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民主失序》的作者“钟声”先生试图在中国“切断”尚未发育的“一人一票”民主“链条”,试图将“一人一票”这一民主的基本原则扼杀于摇篮,笔者认为,此举恐怕为时晚矣!

  托克维尔和毛泽东两位哲人根据人类社会发展大势,先后做出高瞻远瞩的判断——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指出:民主化是一种世界潮流和趋势,民主的开发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部分人个别意志和个别行动的结果,而是一场源远流长的社会运动的产物。……在这场变革中,“神权”走向衰落,王权趋于崩溃,世袭贵族逐步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而民众却走上了政治的前台,成为主导和影响社会发展的不可轻视的力量。因此,民主的发展势所必然。89年后,东方的另一位思想家毛泽东在《愚公移山》中也说了几乎同样的话——这振聋发聩的洪亮“钟声”响彻环宇一百多年,震荡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早已远远盖过《民主失序》作者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蹩脚嘶哑的“钟声”!

  而且,现执政党刚颁布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第二个单词便是“民主”——“一人一票”只能越来越接近于真实、科学而不是政治作秀,这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人民的呼声,《民主失序》的作者想“切断”这样的“链条”难道不是痴人说梦?别忘了中国《宪法》第二条早已规定: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2014年3月3日?

  【参考资料索引】

  1、人民日报/钟声:如何切断“民主失序”链条

  2、媒体转载:人民日报谈泰国局势:社会分裂成不同的选票集团

  3、中国的基尼系数最近几年出现下降迹象,但收入差距状况仍不容乐观(2014.02.报道)

  3、应学俊:“民主”该“降级”到哪个地方去?(对话苏长和·二)
  http://bbs.tianya.cn/post-free-4120329-1.shtml
  4、应学俊:对话苏长和:“民主”与“为民做主”
  http://bbs.tianya.cn/post-no01-483784-1.shtml
  5、应学俊:民主、法治的异化和控制
  http://bbs.tianya.cn/post-free-4141153-1.shtml
楼主发言:4次 发图:4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riverdh 时间:2014-03-04 17:27:35
  
楼主riverdh 时间:2014-03-05 11:33:44
  农村中的“村民自治”、选村官,常常是诟病民主之徒用来作论的把柄,他们说:民主怎么样?农村中不是农民自己选村长吗?不是自治吗?结果如何呢?不是照样有人贪污受贿,照样“贿选”?没有高素质的百姓能“玩”民主吗?——可一切,正如本文所说,民主的政治价值和基本原则与具体制度设计是两个层面的问题。制度设计有问题,民主精神和原则就不能很好体现,出了问题是制度设计的水平、智慧问题,而不是“民主”理念和基本原则本身有问题,更不能因此断论哪些人“不能‘玩’民主”。
  请看“求是理论网”一篇文章对村民自治中存在问题的分析,我们便可窥斑知豹,个中一二三,“你懂的”——
  1、现行制度(村民自治)设计难以实现村民委员会与乡镇政府之间的较好衔接。
  2、现行制度设计中村委会与村党支部之间的职权划分不明 ,使二者的冲突时有发生。
  3、村委会选举制度不完善。《村组法 》村委会选举的规定过于原则和抽象 ,且存在很多法律漏洞 ,即使各省自行制定的实施办法和选举办法也有很多规定不合理、不规范。主要问题是:
  (1) 关于候选人提名的程序不够具体、科学合理。
  (2) 对舞弊及破坏选举行为惩处不力。
  4、有选举无监督 ,即使偶有好官 ,也难免变坏。
  (详见:http://www.qstheory.cn/zz/shzyzzzd/201111/t20111116_124143.htm)
楼主riverdh 时间:2014-03-06 08:55:21
  民主的“村民自治”情况不佳,从存在的问题来看,再次凸显民主价值、基本原则和制度设计是两个层面的问题。“村民自治”效果不是很好,并非民主本身的价值理念有问题,更并非“民主不适合中国农村”。

  如“当代中国研究所”网站转载《新视野》欧阳雪梅文章指出:

  ▲“两委”关系紧张,自治权与领导权之间的冲突加大。这里的“两委”指的是“村民委员会”与村“党支部”。
  由于村委会所行使的权力来源于村民基于社会契约原则的授予,而村党支部的权力来源更多地表现为政府主导性质的自上而下的赋予,于是就产生了一种明显的“权力来源”的冲突,即“自下而上的自治权”与“自上而下的领导(控制)权”的冲突,或者说是社会权力与国家权力的冲突。……
  ▲ 乡镇政府突破指导权限,违法违规,行政权与自治权的冲突加剧。
  乡镇政府通过干预、操纵选举,甚至推翻选举结果,非法干预村委会人事权。乡镇党委政府作为村委会选举的发动者、组织者和指挥者,通过村党支部对村委会的选举施加直接和有效的影响,这在现阶段的农村是必要的、合理的,但作为“村民天然的政策解释者”,也为一些地方基层政府操纵选举和实现自己的意图提供了方便。一方面,乡镇党委和政府利用在选举中的主导权,在村委会候选人的提名、竞选和投票等各个选举环节施加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想办法让自己的人当选。另一方面,乡镇组织或个人甚至还利用自己的权力否定村民选举结果,随意撤换村干部,或者通过其他途径架空或闲置被他们认为不听话的村干部。比如……
  ▲ 乡镇政府控制村委会,使村民自治呈现出“附属行政化”倾向。……

  笔者认为,解决了以上制度设计的逻辑问题,然后才有可能论及村民“素质”提高问题。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