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贝志城关于朱令事件的声明[已扎口]

楼主:花沐兰 时间:2005-12-31 09:58:00 点击:22212 回复:22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我不太认为此事应当在网上解决,但是既然有当事人作了声明,我也有必要说几句,请朋友转贴到这里
  我在这里只指出孙维原贴明显不对的地方
  1、孙维声称公安部门仅在1997年调查过她,这肯定不是事实。事实上朱令1995年4月底被诊断出是铊中毒,公安部门就已经开始调查。而且包括我在当年7月份也接受过公安的询问,在当年底之前我就知道怀疑是孙维,并且公安部门已经在询问。
  2、关于她爷爷托话、高层干预,这个事情朱令的父母和我都从公安部门的不同渠道得知过,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或者有意造谣。而且朱令父母今年上访希望重查此案,公安部门私下给的答复也是上层当年有过批示,不可能重查。孙维关于此事的描述肯定有问题。
  3、关于她们宿舍关系很好云云更是有问题,首先我要承认95年底传出孙维被怀疑,她的同学基本不相信,因为孙维是跟朱令关系比较好的同学,而关系不好的女生另有人在。但是要说宿舍同学关系好那就是胡说了,我还清晰地记得1995年4月下旬,朱令的病诊断出来前几天;因为各国医生们已经极度怀疑是铊中毒了,而协和声称没有设备检查。我和我北大的同学在加紧翻译国外来的关于如何检查铊中毒的邮件,当时我们去了朱令所在的宿舍楼求助,有人告诉我们几个女还是朱令的同学,我还记得当时我们提出求助的请求后,这几个女生居然回答说:“我们五一都安排好旅游了,实在没时间帮助你们”。要知道她们是朱令的同学,而我北大的同学跟朱令素昧平生,在这件事情上却经常通宵熬夜处理邮件。所以,我对朱令的女同学们和清华有很深的成见既来自于此。
  这一点,在多年之后,朱令的一位男同学给我的邮件里更加证实了,我只摘抄几句
  “物化2在大学5年中拿了不少荣誉,至于是否名副其实,仁智共见。班里的矛盾从一开始就是很大的。甚至到了毕业,可能还有一些矛盾没有解开。男生之间,女生之间,干部之间,种种矛盾只是被掩盖在荣誉虚幻的光环下。而至于为何“大家”维护着这一个“荣誉集体”,我的一个同学说其实是因为这是那些干部的荣誉。我的观点是物化2与其说是一个大学生的班集体还不如说是一个高中生的班集体。”
  “物化2的通讯录到现在也不完整,对于一个“优秀班集体”实在是非常奇怪的。我以为实际上反映了荣誉光环背后的种种矛盾。
  物化2很多人不愿提朱令这件事,我想原因可能很多。有些人不了解情况,有些人因为在漩涡中心,感情上不愿提,或者担心自己卷入此事太深,也未可知。
  ”
  4、朱令和朱令家人都深信孙维是凶手,记得多年前我去朱令家看望朱令时,朱令曾经喃喃自语说:我还把孙维当好朋友......难怪她在我休息(至第一次中毒后回清华)的时候老给我送咖啡喝。
  5、我个人了解的情况让我深信孙维是凶手,但有些东西我不能公布因为很容易从内容里看出是公安部门的什么人和孙维的什么同学透露的。但我站在客观的角度也要承认,如果我是法官,我知道的事情并不足以让我100%的肯定孙维是凶手。
  这个案子我担心恐怕是悬案了,我希望重提此案如果能够让大家有心促进中国的进步,避免政治干预案件的重演,那样下一个朱令案件可能就能尽早抓到凶手,同样如果孙维是无辜的,也能尽早洗清她的冤枉。而不是留下一个疑点重重的案子给我们。
  这件事情我可以确定无误谴责的是清华和协和。尤其是协和当年的ICU主任,是他拒绝进行进一步的重金属中毒检查,甚至在发现协和误诊之后,毫无内疚之感,居然在医院会议上说:“这件事是西方反华势力企图利用此事搞臭中国医疗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梨花盛开的地方 时间:2005-12-31 10:09:43
  “这件事是西方反华势力企图利用此事搞臭中国医疗界”
  
  
  “这件事是西方反华势力企图利用此事搞臭中国医疗界”
  
  “这件事是西方反华势力企图利用此事搞臭中国医疗界”
  
  “这件事是西方反华势力企图利用此事搞臭中国医疗界”
  
  “这件事是西方反华势力企图利用此事搞臭中国医疗界”
  
  呵呵:)BH的回答!
作者:双重背叛 时间:2005-12-31 10:12:01
  各执一词,局外人无所适从,恐怕只能从感情上同情受害比较大的一方。
作者:梵小妙 时间:2005-12-31 10:18:31
  哎~~
作者:合法-流氓 时间:2005-12-31 10:20:12
  2005年最后一顶的风情。
楼主花沐兰 时间:2005-12-31 10:24:25
  再转贝志城的一段话:
  我刚看见孙维的贴子里的一段话,应该说我非常愤怒,如果说原本我还多少怀疑你不是凶手,你的撒谎已经打消了我的怀疑了
  大家来看一看:“朱令94年底生病,一直不能确诊,一度病危,95年4月底北大的一名同学来到我们宿舍告诉我们说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他们收到太多的电邮回信,希望我们帮忙翻译。我和另外两名同班同学马上去报告了系领导,并和其他几个女生一起连夜翻译。”
  请问你们何时翻译过?我和我的同学一个字都没看见过,我们到清华遇到的情况就是我前面写的内容,朱令的女同学拒绝帮助我们。最后我的同学再次去是朱令的一个男同学非常勉强的收下了部分邮件打印稿,而且再也没有后文。什么连夜翻译完全是胡说八道。
  孙维,如果你是冤枉的,替自己辩解就好了,胡说八道还给自己脸上贴金这是干什么?
  
作者:独孤九绳 时间:2005-12-31 10:34:41
  这下还真的是有戏可看了--对不起,这次我要做个看客了,任凭你们骂劣根性去吧。
  
  以下内容只会令客观的网友觉得是莫须有的:
  
  》》我个人了解的情况让我深信孙维是凶手,但有些东西我不能公布因为很容易从内容里看出是公安部门的什么人和孙维的什么同学透露的。
作者:上林轻雨 时间:2005-12-31 10:44:27
  “这件事是西方反华势力企图利用此事搞臭中国医疗界”
  ------------
  这话和那位为了反恐而让员工家属免费坐地铁的老总有异曲同工之妙哦。
作者:顽石kevin 时间:2005-12-31 10:47:34
  这个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牵涉之人之部门极广,内幕重重啊
  若真相公布之日,清华,协和,公安,前国家领导都难脱干系
作者:nutrigen 时间:2005-12-31 10:48:08
  既然贝说"朱令宿舍的女同学拒绝为她翻译英文信件"
  那么说明和朱关系不好的女生有不少,
  嫌疑人就不应该仅仅是孙一个人乐
  
  
作者:天鹅海 时间:2005-12-31 10:49:06
  “这件事是西方反华势力企图利用此事搞臭中国医疗界”
  -------------------
  与地铁家属反恐有得一拼
作者:狗肉茅台 时间:2005-12-31 10:49:31
  从贝志诚的声明,可以看出孙维的无辜。
作者:人生如梦谁先醒 时间:2005-12-31 10:50:12
  基本上,除了你“不能公布”的东西以外,就只剩下捕风捉影了,还是给自己的母校留些脸面吧。
作者:双重背叛 时间:2005-12-31 11:01:20
  "我个人了解的情况让我深信孙维是凶手,但有些东西我不能公布因为很容易从内容里看出是公安部门的什么人和孙维的什么同学透露的。"
  这种说法很眼熟的说。。。
  
作者:爱普APPLE 时间:2005-12-31 11:09:54
  基本上,除了你“不能公布”的东西以外,就只剩下捕风捉影了
  ------------------------------------------------------------
  严重同意,什么事情都要讲证据的。不怀疑你对朱令的帮助和关心,可但是如果因为这样伤害到无辜的人,你做的有什么意义?钻进牛角尖的人是不容易走出来的,也许朱令的家人如此
作者:厄瓜多尔 时间:2005-12-31 11:11:01
  顶
作者:ni_co 时间:2005-12-31 11:19:45
  支持贝同学
  我们需要那些把事实说出来的人
  我在之前刚看了孙同学的申明,总感觉怪怪的,为什么怪?因为感觉到字里行间,写的太美好了,太无辜了,太另人同情了.
  在维护自身的同时,把所有的别人都丑化了,还要客气的说我说的只是事实.
  我不是法官,我不能判断谁是真凶,但也同样由于我不是法官,我不需要证据这种东西来判断.我相信很多人也会有同我一样的感觉.
  
  最后我想说,我并不肯定谁是凶手,但凶手必定会受到惩罚,但这惩罚绝对不是被天涯的网友用唾沫掩死,我不相信凶手你在信誓旦旦写着混淆是非的声明,在意正言辞跟别人辩论真相时,你不会想到受害者,你不会做噩梦,不会担心自己死后的去处
作者:sundays1977 时间:2005-12-31 11:32:58
  3
作者:xuegang 时间:2005-12-31 11:37:00
  首先对贝的声明回一短贴。
  自始至终,我都认为贝的很多观点是很片面的。首先我想回顾一下翻译电邮的经过。当时我是物化二的班支书。贝的同学先到女生宿舍,然后联系到了我。我和另外一名同学当天傍晚就到了北大宿舍取回了存有电邮的磁盘。随后班里的很多同学一起连夜帮助翻译了电邮,包括孙维。我还记得当时电脑资源非常有限,好在我的导师非常支持,允许我使用实验室的电脑把所有电邮打印出来然后分发给班里的同学。第二天,我们就整理完毕把所有建议分析全数由系领导转交了协合。所谓“我们五一都安排好旅游了,实在没时间帮助你们”的话语不知出自何处。虽然我不记得和我接触的北大同学姓名,但当事人应该记得在北大宿舍楼下的会面吧。
作者:方一如 时间:2005-12-31 11:39:26
  贝同学就凭和朱同学初中同学的关系就自己在北大读书判了清华的案?
作者:厄瓜多尔 时间:2005-12-31 11:47:31
  我感到困惑的是为何朱的大学同学都那么冷漠,连翻译文章的事都那么拖拉?朱的人缘那么差?
  
  另外朱令的砣中毒有多厉害?要多大剂量才能达到她中毒的程度?
作者:牡丹不香 时间:2005-12-31 11:51:35
  "朱令宿舍的女同学拒绝为她翻译英文信件"----------说明朱的人缘不是很好,究竟得罪了多少人,讲不清的事。
  
  
  我个人了解的情况让我深信孙维是凶手,但有些东西我不能公布因为很容易从内容里看出是公安部门的什么人和孙维的什么同学透露的。但我站在客观的角度也要承认,如果我是法官,我知道的事情并不足以让我100%的肯定孙维是凶手。----------贝这不是打自己耳光嘛。既然不是100%肯定,为什么又深信不疑?既然和朱的关系这么好,为什么又不公布证据??
作者:国际追辑令 时间:2005-12-31 11:58:00
  4、朱令和朱令家人都深信孙维是凶手,记得多年前我去朱令家看望朱令时,朱令曾经喃喃自语说:我还把孙维当好朋友......难怪她在我休息(至第一次中毒后回清华)的时候老给我送咖啡喝。
  ======================================================
    
    老子有300大元的钢蹦,用钢蹦敲他的脑袋,让他瞧瞧有钱人的厉害
    
    
    
  
  
作者:牡丹不香 时间:2005-12-31 11:58:55
  朱是很令人同情的,但是不能因此把孙逼疯,让朱的亲朋好友觉得心理平衡。
  抓贼抓脏,抓奸抓双。凡事要有真凭实据。
  古往今来,莫须有的悲剧还少嘛?
  孙为此受了11年的置疑,一个女孩子的大好青春都为此葬送了,难道就不值得同情??
  
作者:国际追辑令 时间:2005-12-31 12:01:08
  协和当年的ICU主任,是他拒绝进行进一步的重金属中毒检查,甚至在发现协和误诊之后,毫无内疚之感,居然在医院会议上说:“这件事是西方反华势力企图利用此事搞臭中国医疗界”
  ===============================================
  
  
  
  老子有300大元的钢蹦,用钢蹦敲他的脑袋,让他瞧瞧有钱人的厉害
      
  
作者:大海航行靠剁手 时间:2005-12-31 12:03:58
  SB一样的LZ 说SW是凶手 可又拿不出证据 那还说个P啊!白痴一样~~~~~~啥叫捕风捉影!!!!
作者:大海航行靠剁手 时间:2005-12-31 12:06:25
  哈哈 抓到贝同学一个小辫子 在公安机关没有破案时候 你一个劲的说孙同学就是凶手 如果孙同学现在起诉你诬蔑 嘿嘿……
作者:甬江闲钓 时间:2005-12-31 12:10:19
  根据贝志诚的种种据说,我们是不是可以推测他是凶手呢
作者:窄袖轻罗 时间:2005-12-31 12:11:23
  贝先生,请直接回答,你到底是不是ZL的男朋友?
  贝先生,请直接回答,你到底是不是ZL的男朋友?
  贝先生,请直接回答,你到底是不是ZL的男朋友?
  
  请不要再有所顾忌,快把相关证据列出来吧!
  请不要再有所顾忌,快把相关证据列出来吧!
  请不要再有所顾忌,快把相关证据列出来吧!
  
作者:静听风吟 时间:2005-12-31 12:21:10
  这个案子我担心恐怕是悬案了,我希望重提此案如果能够让大家有心促进中国的进步,避免政治干预案件的重演,那样下一个朱令案件可能就能尽早抓到凶手,同样如果孙维是无辜的,也能尽早洗清她的冤枉。而不是留下一个疑点重重的案子给我们。
    ===================UP
作者:yeboy 时间:2005-12-31 12:32:32
  我个人了解的情况让我深信孙维是凶手,但有些东西我不能公布因为很容易从内容里看出是公安部门的什么人和孙维的什么同学透露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天啊,还有什么比搞清事实真相比惩罚凶手更重要,还有什么不能透露的?还要顾忌什么隐私?真是的,请还广大关注此事件的人们一个真实!
  
  
作者:象沉重一样轻 时间:2005-12-31 12:36:19
  孙女士那篇声明态度是坦率的,没有回避敏感问题,语气中也透着背了10年黑锅的无奈。
  
  贝先生的勇气是值得我们敬佩的,他在避免使用会被认为是违法污蔑言辞的前提下,尽可能透露了更多有力的细节,并坚持着自己的判断。这样做对他个人来说,是有风险的,除了法律上风险,更直接的是深深得罪了孙女士一家。这是一个对同学古道热肠、对人间不平敢于斗争的人!我们相信他坚持己见,必有强有力的原因。
作者:象沉重一样轻 时间:2005-12-31 12:43:13
  高度鄙视清华为了所谓“名誉”,不敢承担相应责任还干扰办案的卑劣行为!
  
  极度鄙视协和医院!!!一个狗屎不如的庸医犯下这么大的过错,至今不赔偿受害者!
  
  那个医生叫什么?还“这件事是西方反华势力企图利用此事搞臭中国医疗界”?大家查出这个杂碎来,在凶手不明的情况下,先用唾沫淹死这个狗娘养的无耻医生!朱令之所以这么惨,此人罪不可恕!!
作者:牡丹不香 时间:2005-12-31 12:55:47
  贝先生,我觉得你是当局者迷。
  由于你和朱的关系非同一般,你在急切想为朱申冤的同时失去了客观冷静的判断力。
  你对孙的看法有先入为主的错误。智子疑邻的故事想必你也知道。
  你横竖看孙不顺眼。就算孙现在为了清白死在你面前,你也会说她是畏罪自杀。
  贝先生,你要想一想,要是孙家的势力真的有你所说的那么大,孙何必要投毒杀人以换取演出机会?真是难以自圆其说啊。
作者:刺猬111 时间:2005-12-31 13:05:14
  看的我更晕了!又看了小贝!感觉有点虚头吧脑的,大有给人指点迷经的感觉.说现有一家百人的公司(狂)!狂人说狂话一点谱都没有,给北大丢脸!在案件没有侦破之前每一个人都可以是怀疑对象,小贝在中学期间似乎就追求过朱令,上大学后依然有较多的往来.在朱令中毒事件发生后,小贝的表现似乎过于兴奋.(给人一种上窜下跳的感觉)让人不理解的是小贝为什么说谎?谎言之中必有隐情!狄大官人说的好,杀人者可粗分五个字:财,权,情,色,仇.小贝占(情)字否?
作者:象沉重一样轻 时间:2005-12-31 13:05:59
  作者:牡丹不香 回复日期:2005-12-31 12:55:47 
    贝先生,我觉得你是当局者迷。
    由于你和朱的关系非同一般,你在急切想为朱申冤的同时失去了客观冷静的判断力。
    你对孙的看法有先入为主的错误。智子疑邻的故事想必你也知道。
    你横竖看孙不顺眼。就算孙现在为了清白死在你面前,你也会说她是畏罪自杀。
    贝先生,你要想一想,要是孙家的势力真的有你所说的那么大,孙何必要投毒杀人以换取演出机会?真是难以自圆其说啊。
  ----------------------------------------
  
  这个案件似乎很复杂,大家都不敢明确说什么。只有贝先生态度如此明朗,他肯定知道足以支持他观点的东西,但无法公开说出来。
作者:象沉重一样轻 时间:2005-12-31 13:08:10
  作者:刺猬111 回复日期:2005-12-31 13:05:14 
    看的我更晕了!又看了小贝!感觉有点虚头吧脑的,大有给人指点迷经的感觉.说现有一家百人的公司(狂)!狂人说狂话一点谱都没有,给北大丢脸!在案件没有侦破之前每一个人都可以是怀疑对象,小贝在中学期间似乎就追求过朱令,上大学后依然有较多的往来.在朱令中毒事件发生后,小贝的表现似乎过于兴奋.(给人一种上窜下跳的感觉)让人不理解的是小贝为什么说谎?谎言之中必有隐情!狄大官人说的好,杀人者可粗分五个字:财,权,情,色,仇.小贝占(情)字否?
  -----------------------------------------
  
  你这个心理阴暗的家伙!我想吐!
  
作者:党屠 时间:2005-12-31 13:25:20
  记号
作者:象沉重一样轻 时间:2005-12-31 13:44:21
  提上去
作者:由子依 时间:2005-12-31 13:44:09
  贝先生是个值得钦佩的人!!强烈要求公安系统重新审理此案!!!究出凶手,给朱令及新朋以告慰!!!
作者:孤独的小鱼鱼 时间:2005-12-31 14:04:16
  来过,关注
作者:eczj 时间:2005-12-31 14:36:21
  ding
作者:流星散落 时间:2005-12-31 15:02:54
  大家请不要对贝先生的话和过于刻薄。
  大家可以想一想,
  1、如果不是SW下的毒那还有谁比她更可疑?
  2、如果是你被别人诬陷,你愿意一直背着这个黑锅而不为自己平反,却到处逃窜?并且还要继续背着?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不能不为自己祖父的清誉着想吧?你们会吗?反正我知道我不会。平反的目的是为自己洗清冤屈,如果觉得怕给ZL家造成伤害,那完全可以放弃民事赔偿;相反地,能为自己平反,也是帮助了ZL,至少让他们去找真正的凶手,而不会这么白花时间去冤枉一个人。
  3、大学里的人际关系经常是很淡的,特别是女生,女人天生妒忌心理比较强,追风心理也比较厉害,经常会出现结帮派(无形中的)的现象,且不说ZL的优秀招来很多人的妒忌;对于SW一个有背景的人,(因为平时的小恩小惠等)估计追随的人也会不少。那你说如果出了事情,大家是会维护自己的“好朋友”还是去揭穿她?估计最多人采用的可能是中间的方法——沉默!
  4、贝先生说的很明白,他是有一定证据或者说有可靠的知情人才说出自己的猜测的,并不是只靠无端由来。但他的顾虑是因为,就算他愿意为ZL尽到同学之谊,但其他人并不一定能做到,他也要考虑别人的处境,别人的家庭。如果站出来做个证就可以解决这个案子的话,也不需要花这些年还没让事实浮出水面了,背后什么力量,多大的力量在阻挠,大家各自去想吧,毕竟不能左右别人的思想。
  
作者:zplxm2005 时间:2005-12-31 15:14:03
  3
作者:双月叶 时间:2005-12-31 15:36:06
  
   ^^
  
作者:帕潘斯高原 时间:2005-12-31 15:50:20
  支持贝先生。
  
  直觉。孙维与此案脱不了关系。
  
作者:大过天 时间:2005-12-31 15:52:51
  
  绝对有问题
  先把她抓起来
  要求把她引渡回来,和赖昌星一起。
作者:梧桐一个 时间:2005-12-31 16:02:00
  我相信贝先生,这件事从头到尾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他是极力维护为一个同学伸张正义,试问,现在的社会中,有谁还能为自己的同学付出那么多???并且坚持这么多年,我很敬佩他!!!
作者:双重背叛 时间:2005-12-31 16:01:42
  推理来,推理去,唯一缺的就是:证据
  
  非常无聊。。。
  
  不过符合天涯网友的传统: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
作者:双重背叛 时间:2005-12-31 16:09:36
  目前看到的即使属实,也都是环境证据,环境证据是最危险的一种证据,慎用为上。
作者:醉虫觅楚春 时间:2005-12-31 16:18:20
  作者:梧桐一个 回复日期:2005-12-31 16:02:00 
    我相信贝先生,这件事从头到尾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他是极力维护为一个同学伸张正义,试问,现在的社会中,有谁还能为自己的同学付出那么多???并且坚持这么多年,我很敬佩他!!!
  ------------------------------------------------------
  
  的确是值得佩服,但并不表明他的所有推论都是正确的。
  同样,今天孙的帖子,有她的很多同学支持,其实证明了孙是罪犯,对同样脱不了嫌疑的她的同学们,也是有好处的。
作者:cenderila 时间:2005-12-31 16:28:44
  是的,我觉得楼主说得不错。
作者:天黑不回家 时间:2005-12-31 16:32:18
  
  请各位同学先出示身份证
  
作者:hughhy 时间:2005-12-31 16:44:54
  1、当局者迷,这从贝先生的帖子可以看得明确。你和zl的关系应该更明确的告诉大家,这样让我们对你的话的真实性有更清醒地认识。
  2、sw的回答确实逻辑严密而且没有回避问题,而贝先生也列出一些细节。你二人应该就相应的细节作更清楚地对质,同时请当时的一些立场较中立的当事人讲述他们所知道的事实和各种细节。
  3、无论是为zl求一个公道还是为sw找一个清白的心情我想每个人都理解,但是不能因为一个人无辜而导致另一个无辜的人受到不公正待遇。
  4、希望有更多的人提供细节,最终找到真正的证据,借楼事实的真相!
作者:梁梦红 时间:2005-12-31 16:52:53
  我也觉得贝同学很可疑,突然这么觉得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觉得他这次做的有点太过了,给人一种贼喊捉贼的印象...
  
  我大胆猜一下。首先声明,这只是猜测,禁止大家到处传播!也不许交头接耳...
  
  1,贝就是凶手
  2,或者贝只是利用这不幸的事件来表现自己
  
  猜测根据:
  关于1,贝认识朱。贝知道朱生病的原因,至少他知道怎么找出朱生病的原因,而全中国都没有第二个人知道。贝断言孙是凶手,感觉那架势就跟灭口差不多吧,或说急于找替身。
  关于2. 贝的表现很愤青,他觉得全国人民都该和他一样急公安人员和朱令家人之所急,他觉得清华同学也该同仇敌忾,朱的同学也该日以继夜的投身到邮件的收发和翻译工作中而废寝忘食的。但他错了,这么严肃的事件,作为正常思维的同学,作为当事人身边的人绝对应该是惟恐避之不及,谁也不会表现的过分热情,如果我是朱的同学,我也不管,这不是冷漠,是怕惹火烧身。贝好象是北大的,应该不是弱智,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太好表现自己了,搁现在就是炒做...
  
  ------------
  以上纯属个人瞬间杂念,也许一会我就会改变看法,所以我不对上述言论负责,也禁止大家传播。
作者:荣昌杂皮 时间:2005-12-31 16:55:55
  天涯就象一个大秀场
  完了,彻底完了
  
作者:microsmile_129 时间:2005-12-31 17:08:41
  请问哪有SW女士关于ZL事件的申明?
  
  谢谢
作者:风声水影 时间:2005-12-31 17:49:42
  用放大镜看了半天,还是一个实际一点的"事实"都没有,却藏着深深的暗示,这样做是不是太那个了...
作者:格格66 时间:2005-12-31 17:57:45
  贝志诚,你是好样的,我支持你!我觉得是孙维心虚了,大家坚持啊!这个社会需要公道啊!
作者:梁梦红 时间:2005-12-31 18:21:39
  趁我现在还没该主意,我问一下所有正反两个方面的同学,和所有不正不反的同学,以及贝同学的同学,当然还有贝同学本人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为什么全中国只有贝同学一个人知道朱同学得病的原因?别跟我说是胡联网告诉他的,这个解释我早就知道了,而且一样对贝同学不利!
作者:glue001 时间:2005-12-31 18:30:34
  有人一直质问贝先生是不是追过朱令,是不是她的男朋友。我们作为局外人,不知道。可是,就算是,又有什么不对?凭什么要被质问被指责?他是费尽全力去救助朱令,而不是费全力去害她。人家是在全力地帮助自己的同学,无论出于友情还是爱情,都是值得尊重的。而他努力的结果,就是救下了朱令的命。
  
  朱令的同学那么多,为什么贝先生抓住孙维不放,而不是张维李维赵维?抓了十年不放,要付出多大的精力?有人拿贝先生是“高干子弟”说事儿。可是,高干子弟也是人,有人干好事,救人一命;也有人干过坏事。
  
  我仔细看了几遍相关帖子,我想站在客观的角度说几句。如果言语重了,请贝先生原谅,请相信我不是出于恶意,就事论事而已。我在读大学期间,曾经遇到过两个,跟朱令有很多相同之处的室友。聪明漂亮,多才多艺,社交活动广,经常不在宿舍里出现,跟我们接触比较少。说实话,这一类室友不是太好相处的。住在同一个宿舍里,有矛盾是难免的。我想很多住过集体宿舍的同学都有切身体会吧。所以我在帖子中看到××说,朱令跟宿舍同学关系还不错之类的话,我觉得可信性大打折扣。跟同宿舍和同班同学,关系不紧张就不错了,怎么可能还“挺好”?
  
  
作者:billychenhx2008 时间:2005-12-31 18:32:21
   我觉得有些事应不会是空穴来风.
作者:大猩猩是我 时间:2005-12-31 18:36:35
  我觉的孙维有可能是凶手,可是就是没有证据
作者:永久 时间:2005-12-31 18:38:28
  贝志诚,你是好样的,我支持你
  
  我觉得说是真实的。
  
  
  
  
作者:billychenhx2008 时间:2005-12-31 18:38:48
   非常同情朱令,诺大个现代中国,竟然出不来一个包青天,想不到此案一悬十年,可恶的司法!
作者:billychenhx2008 时间:2005-12-31 18:41:15
   顶上去,别让这个案子不了了之!全球华人都不会同意!
作者:象沉重一样轻 时间:2005-12-31 18:49:09
  据说中学时贝曾对朱有意,后来没成。
  
  当年心仪的女孩被害成这样,贝先生多年以后依然为其竭尽全力,越来越觉得贝先生是条汉子!
  
作者:豆浆油条大烧饼 时间:2005-12-31 18:50:12
  贝先生,你的心理我们都很理解,你的行为也只的人尊敬~~
  
  但是,你不懂法律!
作者:huodingding01 时间:2005-12-31 18:56:27
  孙维小姐的文章里面没有看见洗杯子的问题
    如果孙维小姐帮朱令洗了杯子,无论主观上是故意还是好意,在客观上都帮助了凶手,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孙维小姐的责任是无法推卸的,我可以相信她不是凶手,但在事实上她无论如何都是有责任的。
    
    还有一点就是国家权力机构是在她爷爷死之前传唤她还是在她死之后传唤她,我不知道,网友们自己查吧,根据事实和她说的时间来对证。
    
    这是我以孙维小姐不是凶手为前提所作的论断,因为我得追求程序的公正性。
    
    但就我个人认为,只要是孙小姐洗了杯子,她责任是很重大的,哪怕是无意的。朱令母亲恨之入骨情有可原。
  
  
  孙维小姐的文章里面没有看见洗杯子的问题
    如果孙维小姐帮朱令洗了杯子,无论主观上是故意还是好意,在客观上都帮助了凶手,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孙维小姐的责任是无法推卸的,我可以相信她不是凶手,但在事实上她无论如何都是有责任的。
    
    还有一点就是国家权力机构是在她爷爷死之前传唤她还是在她死之后传唤她,我不知道,网友们自己查吧,根据事实和她说的时间来对证。
    
    这是我以孙维小姐不是凶手为前提所作的论断,因为我得追求程序的公正性。
    
    但就我个人认为,只要是孙小姐洗了杯子,她责任是很重大的,哪怕是无意的。朱令母亲恨之入骨情有可原。
  
  
  孙维小姐的文章里面没有看见洗杯子的问题
    如果孙维小姐帮朱令洗了杯子,无论主观上是故意还是好意,在客观上都帮助了凶手,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孙维小姐的责任是无法推卸的,我可以相信她不是凶手,但在事实上她无论如何都是有责任的。
    
    还有一点就是国家权力机构是在她爷爷死之前传唤她还是在她死之后传唤她,我不知道,网友们自己查吧,根据事实和她说的时间来对证。
    
    这是我以孙维小姐不是凶手为前提所作的论断,因为我得追求程序的公正性。
    
    但就我个人认为,只要是孙小姐洗了杯子,她责任是很重大的,哪怕是无意的。朱令母亲恨之入骨情有可原。
  
作者:王葆葆 时间:2005-12-31 19:02:34
  绝对支持贝先生揭露当年真相,这是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应该付起的责任,不能让做出如此血腥罪恶的人逍遥法外。
  全球华人都支持你。
作者:与爱情有染 时间:2005-12-31 19:09:21
  当年对这个事件CCTV的东方时空做了大量的追踪报道
  但是都是从“互联网”这个角度出发的
  
作者:crazymiceking 时间:2005-12-31 19:29:17
  作者:孙维声明 提交日期:2005-12-30 22:18:00
    
    1994年我的同学朱令铊中毒,且因治疗不当导致终身致残,震惊中外。我非常同情朱令和他的家人,也和千百万善良的人们一样,希望帮助朱令,并期望早日找出中毒的原因。当时我也曾和其他同学一起参加了一些挽救朱令生命的活动。两年后我被卷入此案,公安机关经过了一年多调查最终解除了对我的怀疑。
      
      对这件事这些年来网上时有传播。许多人一直在想方设法帮助朱令,同时也愤怒地要求缉拿和惩罚凶手,其中关于我的流言很多,但多年来我一直保持沉默。因为我相信清者自清,对于那些先入为主的人,我就是再解释,恐怕也是“疑人偷斧”。去年网上甚至指名道姓地说我是凶手,我当时很想站出来解释,但又考虑毕竟案子没破,朱令如何中毒仍然是个迷。想象的空间是无限的,如果有人认定我是凶手,任何解释都会激发出新的怀疑,引来更激烈的讨论和更多的谣言,这是被冤屈者的共同悲哀!于是我决定继续沉默。一些了解情况的朋友气愤地想帮我反驳时,我和家人都劝阻了。
      
      但是最近网络上关于我的谣言愈演愈烈,甚至沉默本身也成为了疑点。不断有身边的朋友、熟人向我询问。我不可能一一解释,而且事情这么复杂,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口口相传、断章取义又不知道会演绎出什么版本,特别是出现了心怀叵测的谎言,使我不得已决定针对看到过的流言作一些必要的声明。
      
      我是清白无辜的。我也是朱令案件的受害人。
      
      事情十分复杂,涉及的人和部门很多,为了避免给别人带来麻烦或尴尬,我隐去案件中除我和朱令之外其他人的姓名。但对牵涉到的单位和部门,我不可能完全规避,实属无奈。
      
      今后我不打算参与网上网下的讨论、辩论和答疑,只希望过平静而普通的生活,不被打扰。当然我保留维护自己正当权益的权利。
      
      我对文中提及事实的真实性负法律责任。
      
      另外,我发现天涯上有两个ID,分别为“孙维”和“sunwei”,似乎注册后从未使用过,在此声明与我无关。
      
      
      一 我被无辜卷入朱令中毒案件
      
      朱令94年底生病,一直不能确诊,一度病危,95年4月底北大的一名同学来到我们宿舍告诉我们说朱令被确诊为铊中毒,他们收到太多的电邮回信,希望我们帮忙翻译。我和另外两名同班同学马上去报告了系领导,并和其他几个女生一起连夜翻译。随后学校保卫处和派出所开始了解情况,我和同宿舍、班里、系里以及文艺社团的很多人都被问询过,都是一些了解基本情况的问题,之后两年公安再没找过我。
      
      想不到97年4月2日,在即将毕业的前夕我突然被公安局14处以“简单了解情况,只是换个地方”为由从实验室带走讯问,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要求我在印有“犯罪嫌疑人”字样的纸上签名。在经过了8小时的连续突审后,他们通知家人接我回家。我以为公安还会再找我询问一些问题,但是他们从此再没找过我。反而是我和我家人上百次地催促公安机关尽快依法办案,查明真相,还我清白。
      
      更奇怪的是,在公安机关询问我之后,他们于4、5月间找我的舍友们了解情况。我的舍友们非常了解我的人品和性格,坚信我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并提出让公安广泛调查我的人品,没想到公安的同志很为难,不肯做笔录,说:“这个要求谁提?你提,还是我提?”这明显是带着有色眼镜进行调查。对此事的不满我们以书面形式呈交了公安机关。之后我们咨询过法律专家,他们说尽管我国97年1月开始执行的新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实行 “无罪推定”的基本原则,但在实践中很多办案人员还是习惯性的延用以往的“有罪推定”。8年后的今天随着中国法制建设的进步和多起陈年冤案的曝光,“无罪推定”已深入人心,但是1997年的情况完全不是这样的。对此我深有体会。
      
      98年8月,公安14处宣布解除对我的嫌疑,他们承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和朱令中毒有关。
      
      
      二 所谓我是“学校唯一能接触铊的学生”
      
      朱令案件至今未破,她具体是什么时间中的毒,在哪儿中的毒,怎么中的毒至今无法查清,而导致她中毒的铊的来源也不清楚。尽管有多种可能,但有些人却只把焦点集中在化学系实验室和宿舍。其它场合的问题我不好说,但化学系实验室的情况我清楚,有必要在这里说明一下。宿舍的情况见四“关于我们宿舍”。
      
      我4月2日被讯问时第一次从公安那里了解到的情况竟然是:我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的学生,而且实验室的“管理非常严格”。但这完全是谎言!
      
      我绝不相信自己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的学生,因为我帮老师做实验使用的铊溶液是别人已经配好了放在桌上的。为此我查阅了文献,事实上化学系在实验中使用铊试剂有很长历史了。仅我查到的论文就有若干篇,收稿日期分别为1991年10月16日(那时我还没入学),1994年12月20日,1995年8月16日,1995年10月2日,1995年11月8日和1996年2月16日。直到97年公安开始调查,化学系才禁止使用铊。
      
      此外,系领导后来也说除了化学系,其他系实验室也有铊。
      
      最重要的是学校对于有毒试剂没有严格管理,铊溶液和其他有毒试剂在桌上一放就是好几年,实验室有时也不锁门。很多同学课余时间下实验室帮老师作实验,实验室也对外系学生开放。做实验的时候,同学们互借仪器药品也是常有的事。这种情况多年来一直如此,即使在朱令中毒确诊后也没有太大改善。
      
      为了证实真相,97年4月,我哥哥独自一人(从未在清华工作、学习过,更没去过实验楼)借了一部家用摄像机在白天工作时间到化学系实验楼,先后进了几个实验室,并从其中一个实验室的实验台上拿了一大瓶有骷髅标记的有毒试剂,举在镜头前,把它带出实验楼,然后又送回原处,整个过程全部拍摄下来。在随后的日子里又重复了几次,每次都无人过问。
      
      出于对学校的感情,我没有把录像带直接递交公安。但这个事实又对我非常重要,我不能替学校背这么大的黑锅,于是我在97年5月5日下午4点多找到校党办,把录像放给他们看,表示: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由学校自己向公安反映真实情况,说明我真的不是唯一能够接触到铊的学生,这比较有利于维护学校的形象。
      
      没想到,第二天(5月6日)一大早,学校实验室突然大整改,要求师生停下工作,把所有药品严格分类管理,有毒试剂上锁,并由保卫处进行了拍摄。当时有不少人目睹,很容易证实。
      
      我担心学校掩盖实验室管理不严的事实,不得已只好于1997年7月18日把录像带和我查到的文献交给公安。
      
      1997年7月28日国家教委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学校实验室化学危险品管理工作的通知”(教备厅[1997]13号),指出:“1995年5月,1997年5月,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先后发生了两起学生铊盐中毒案件。除涉嫌人为作案外,铊盐未按剧毒品管理是其重要原因。”
      
      
      三 学校曾扣发我的毕业证书的经过
      
      1997年6月30日毕业典礼之前,系领导通知我,由于我被公安调查不能发我毕业证书,并让我家人来校谈话,说学校通过官方渠道接到公安通知缓发我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当时接待我们的一位校党委领导还说“在朱令中毒的案件中,清华经过多次反思,认为校方没有任何责任。”
      
      我父母当即去了公安14处了解情况,没想到公安说根本没听说过孙维学籍的事,表示:“警方只管破案,学籍管理是学校自己的事儿,和公安没关系,公安局从来没有,也不可能向学校发这样通知的,如果真打过电话,一定会有记录的,但是我们没查到任何记录。”
      
      其间,我和家人曾给校党委领导写信,要求学校将缓发毕业证书的决定尽快以书面形式通知我们并加盖公章。经多次交涉,学校坚持不给书面通知。
      
      在我们的一再要求下,8月下旬,校党委、校办及系领导等再次在校招待所(丙所)接待我们。我们表示学校扣发我的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是没有任何依据的。校党委领导竟然说:“现在有两条路让你选择:要么要学校承认错误,要么解决你的问题。”又说,“你想让清华认错,是绝对不可能的!”谈话不欢而散。
      
      之后,我们又给党委领导打了两次电话,坚持要求:学校如不发证书就应该给我们一份不发证书的书面通知。9月29日,系领导打电话通知第二天去学校领取证书。
      
      
      四 关于我们宿舍
      
      朱令中毒后曾经有记者来采访,在她笔下我们的宿舍关系冷漠而敌视。真实情况是,我们的宿舍生活非常快乐。我们几个舍友五年来别说吵架,脸都没红过,至今仍是好朋友,了解我们宿舍的人都可以作证。虽然大多数记者有良好的职业道德,但经历这次采访后,我和舍友都对媒体颇有顾虑。
      
      我和朱令没有任何过节,但确实和另外的舍友们更亲密,主要是因为朱令交游广泛,社会活动非常多,又是校文艺社团的积极分子,在社团的时间多,在宿舍的时间少,即使是在朱令第一次生病后返校期间也仍然每天去文艺社团的宿舍楼煎药。
      
      在调查朱令中毒案时,一些人(甚至有我尊重的师长)为了回避自己的责任就不惜提供不实的情况,但是我的舍友们在公安调查我的性格、人品、和朱令的关系等问题的时候,她们都非常客观。我至今仍非常感动!
      
      朱令94年生病以后很长时间不能确诊,因为我母亲是医生,我还把朱令当时的症状(脱发、皮肤疼、腿疼)告诉我母亲,让她帮着分析和打听,我母亲当时还说可别是红斑狼疮。这些情况我的舍友们都知道。
    五 关于所谓“动机”
      
      投毒总得有动机吧?!如此恶毒的想要致人于死地,没有深仇大恨是不可能的。给我编造的动机竟然是竞争演出机会,这纯属莫须有。
      
      此消息的作者原话如下:“我听说的一个情况很有意思,据说朱令和孙某因为都是北京考来的,关系不错,朱令介绍孙某也参加了民乐团,而且练习的也是古筝,由于朱令的水平高,孙某几乎不可能有演出的机会。考虑到朱令第一次中毒是在一二九清华民乐队在北京音乐厅演出前夕这样一个日子里,这个情况就很有意思了。”
      
      事实上,朱令弹的是古琴独奏(而不是古筝),同时也参加中阮伴奏。古琴我根本没学,进民乐队后才开始学习中阮.更重要的是中阮只是伴奏乐器,民乐合奏的时候几个中阮是一起上台的,不分主次,更谈不上争上台机会。我记得有一次清华民乐队代表学校参加一个比赛,朱令和我们另外的中阮是一起上的台,这些都有民乐队演出的照片和录像为证。
      
      而且我在大三就因为觉得功课紧张主动退出民乐队了,自然没有参加94年底民乐队一二九的排练和演出。民乐队应该有我参加活动和退队的纪录,很容易被核实。这些情况在我被调查时,已经向公安机关如实说明过。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性格非常直爽,心直口快,爱开玩笑,嘴有点“损”,有可能得罪过一些人。我从不小肚鸡肠,更谈不上好嫉妒。
      
      
      六 关于所谓我的爷爷向高层领导求情
      
      网上盛传我爷爷去世前最高领导去探望,爷爷“拉着最高领导的手”请求“放了我的孙女”。而“公安局长大发雷霆,说放他妈什么放,打死了装麻袋里放出来”,云云。如此绘声绘色,好象作者就在现场。如此恶毒而居心叵测的编造令人发指。事实是公安机关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讯问我是在1997年4月2日。而我爷爷1995年12月9日已经去世,如果这位“作家”所说属实,岂不是阴阳两界真能对话了?!而且我一天也没有被关过,根本谈不上“放出来”。
      
      97年4月2日那天,公安问到我的家庭成员,我只说了父、母、哥哥,再问其他人时,我只说爷爷奶奶已经去世,连名字都没提。
      
      爷爷是我最敬爱的人,他一生爱国、敬业、正直、廉洁,最痛恨腐败。生前多次留下遗言:遗体做医学解剖,捐献有用的组织和器官,其余作肥料,绿化祖国,丧事简办,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捐献。他的骨灰撒在树下,没做任何标记,积蓄全部捐献给家乡的学校。
      
      对于这样一位已经去世的老人,在他身上编造这样的虚假故事是十分可耻的!
      
      
      七 关于所谓领导人和公安包庇我
      
      网上盛传领导人和公安对我的包庇,读者无不义愤填膺。事实是公安从来没有对我进行过任何包庇。
      
      朱令94年底中毒,由于医院误诊耽误半年,95年4月确诊铊中毒,至97年毕业前夕一直没有破案,应该说是错过了破案的最好时机。事后由于朱令家人一直广泛地向大家讲述,我们也就听到一些以前不了解的事情:97年3月,朱令家人致信北京市公安局长,指出学生即将毕业离校,其中很多人将出国留学,此案急需抓紧侦破,不能放走凶手;不久又上书国家领导人。
      
      可以想象公安当时一定面临巨大的破案压力,他们希望尽快抓到凶手,对上级领导和朱令家人能有个交代。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朱令中毒两年多公安机关一直没什么动静却突然在1997年4月2日对我进行突击讯问。
      
      由于对我的调查迟迟不给结论,我和家人都非常着急。我还年轻,总不能长期背着“犯罪嫌疑人”的黑锅过日子吧。于是我们不断要求公安对我进行进一步调查,并与有关人员当面对证,对我提供的各种信息进行核实,希望还有什么疑问就尽快提出来,我好解释澄清,但是公安机关从1997年4月2日以后再也没找过我讯问任何问题。
      
      我和家人一直想在基层解决问题,第一个电话是97年4月4日、第一封信是97年4月5日,都是给清华派出所的。之后给系办、系领导、校办、校保卫处、校派出所、公安14处等反复打电话、写信或面谈,后来也曾向几乎所有相关部门反映,但事情仍无进展。由于知道朱令家人早在97年上半年就上书国家领导人,不得已我们才于98年1月也给高层领导写信反映情况,说明:我们只是恳请有关单位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尽快依法办案,决不是要求法外施恩。
      
      在对我调查结束4年后的2002年,无意中在我家里发现了两个窃听器!
      
      那天我家亲戚来做客,因茶杯里的茶凉了,他把杯子放到微波炉里加热,突然听到爆炸声,大家吓了一跳,发现杯底有个夹层,夹层被炸开了,里面竟然装有窃听器,立刻查看另一个相同的杯子,发现同样装了窃听器。这两个杯子是专门烧制加工的,有夹层,杯底凹进去很深(见照片)。那位亲戚恰巧是搞机电的,又爱好无线电,一看就知道是窃听器。经回忆,杯子大约是98年春随咖啡礼盒送给我母亲的。
      
      既然安装了窃听器,我家附近还应该有窃听接收点,这么复杂的事看来大概只能是公安所为,估计我家的电话也被监听了。这个意外发现并没有让我们生气,反而觉得是件好事,因为我问心无愧,把我的真实情况让公安清楚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这些也足以证明公安机关和高层领导不但不象网上传说的包庇我,恰恰相反,公安机关是在严格侦查之后才解除了对我的怀疑的。
      
      
      八 我曾多次要求公安机关对我测谎
      
      从1997年4月起我和我的家人反复要求对我再次讯问、安排对证和测谎,但始终没能实现。
      
      97年4月29日晚,因收到恐吓信我和家人去学校派出所报案,同时向接待我们的两位办案同志提出对我测谎的要求,他们没有答复。之后我们请教了一位法律界人士,他们说国内还没有成熟的技术和应用。所以我们就没有接着再提了。
      
      1998年7月29日北京晚报登出我国测谎仪研制有突破的报道,报道中说:80年代北京市公安局就曾试用过国外引进的一台测谎仪,准确率90%左右。1991年研究机构和北京公安局合作研制并鉴定过此种仪器,还办了培训班,后来又不断改进,经过8年努力,终于可以大胆亮相了。但通篇没有提国产设备准确率,所以需要确切、全面的了解。后来终于咨询到有关人士,他们说:准确率相当高,但准确与否还和测试的出题人水平有关,所以是有风险的。尽管如此,在案件没有侦破的情况下测谎是能还我清白的最好方法。我实在不愿意不清不白地生活,因此尽管公安机关从未提出过,但我仍然主动要求对我进行测谎,却未被接受。
      
      1998年8月26日公安机关宣布解除对我的嫌疑,在14处领导和主要办案人员都在场的情况下,我再次提出要求对我进行测谎,被立即拒绝,说“没有必要了”。直到后来家里发现了窃听器,我才明白公安早已使用了更有力的侦查手段,事情清楚了,当然不必再给我测谎。
      
      
      九 朱令家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认定我是“凶手”并曾对我进行恐吓
      
      我97年4月2日被卷入案件,4月11日朱令的舅舅给我父亲打电话要求“私下谈谈”,并声称:“我手里有不利于你女儿的证据”。我父亲说:“有证据应该立即交公安机关,这样有助于破案”,“我绝不是怕与你谈,但一定要有公安人员在场做证才行”。他马上改口:“不能算证据,只能叫线索”。我父亲说:“线索也应交公安人员,同样有助于破案”。我父亲还表示:我们两家有两点是完全相同的,第一都是受害者,第二都希望早日破案。
      
      详细的通话记录我们以文字形式递交了公安机关。
      
      4月26日,我收到朱令舅舅寄到我宿舍的恐吓信,说我已经“无可救药”“世人皆曰可杀”“纵然是天涯海角,终不能逃脱惩罚”,说“对朱令所做的事情,如果法律无法给予惩罚,是否可以效仿”,并“发誓不惜用一切为朱令复仇,为国家除害”,信中还提到“黑社会”。
      
      相似的信件也发给了班里其他一些同学,要求同学们配合朱家提供有关我是凶手的“证据”。
      
      我们请教了一位律师,她说:这是明显的恐吓,你们可以起诉他,另外一定要注意人身安全,现在甚至花几百元就可以雇凶杀人,而且还可以伪造成意外事故不留痕迹。家人十分担心我的人身安全,要求我离校回家。
      
      5月5日下午,我迫于毕业压力返校。5月9日中午,我收到朱令舅舅寄到我们宿舍的第二封恐吓信。内容与第一封信基本相同。
      
      尽管我也是这个案件的受害人,但朱令和她家人的情况更惨,我不想给她的家庭雪上加霜,因此没有追究。
      
      两个优秀的女儿相继不明不白地一死一残,放在谁家都是毁灭性的打击。我理解朱令家人渴望挽救自己孩子和抓住凶手的心愿,也非常同情他们的遭遇。但是朱令家人自己都承认没有证据,却认定我是“凶手”,并广泛散布我是“凶手”的舆论,对此我十分不解。
      
      我曾找过朱令的一个好朋友,表示希望能和朱令的母亲沟通。他说:如果真的不是你干的,你于心无愧就行了,朱令家人坚信了这么久的想法,日思夜想,是不可能改变的。
      
      97年7月30日,我和哥哥去14处催问案件调查的进展,正好在远处看到公安人员接待朱令的母亲。我们提出是否可以在公安在场的情况下和朱令的母亲谈一谈,把有些事情说清楚,公安人员连忙制止,说现在不合适,并马上把我们拉走,生怕朱令母亲看到我们。
      
      98年8月26日,公安14处宣布解除对我的怀疑后,我再次提出希望能和朱令家人沟通,消除误解,公安说:“朱令家人误会很深,认死了这个理儿这么多年了,即使你们和她家人见面,恐怕也很难改变他们的想法。我们也做过他们的工作,非常困难,没什么效果,你们千万不要和他们接触,很可能会有危险,要是出了事儿就更麻烦了。”
      
      
      十 我对网上传言的看法
      
      我一直认为,也一直对我的朋友们说,其实这些在网上伤害我的人大多都是善良的,他们并不是存心要伤害我,只是出于义愤希望惩治凶手而被各种真假难辨的流言所误导。
      
      当然也不难看出其中有很少数人一直在挑起和引导舆论的发展,只要有人持比较客观的观点或者质疑这些所谓“证据”,就立刻会被揪出来甚至遭到谩骂,或者被说成是我的“发言人”。对于这些引导舆论发展的人,我希望他们的出发点是善良的,是为了帮助朱令,但如此不负责任地蓄意造谣中伤动机令人不解。
      
      对于网上那些客观理智的网友,我很感谢他们,因为他们能够客观地思考和评论,所谓“谣言止于智者”,另一方面我也觉得很抱歉,让这些不相识的朋友为我挨骂。
      
      不加思索的轻信与盲从,在文革期间达到顶峰,造成了多大的民族灾难!在网络上虽然每个人只是一个虚拟的ID,仍然应该理智客观,为自己的言行负责。
      
      
      十一 关于我的私人情况
      
      网上流传着各种版本。我一如既往地不希望我和家人的生活被打扰,而且我的私人情况与案件无关,我没有必要作任何解释和说明。
      
      
      十二 我的愿望
      
      1. 公安机关尽早破案!让凶手受到应有的惩罚!
      2. 愿朱令早日康复。
      3. 希望大家客观理智地对待网上的各种传言。
      4. 我和家人希望过上平静而普通的生活,不被打扰。
      
      除了朱令家人,没有人比我更希望早日破案了!
      
      既然大家都和我一样真心希望早日破案,请你真名实姓,把任何证据或者线索,尽早提交公安机关以便调查核实。在网上以讹传讹只会误导别人,伤害无辜,拖延破案的时间,并让真正的凶手继续逍遥法外。在对我此起彼伏的叫骂声中也许真正的凶手正在偷笑吧。朱令家人多年来一直发动大家收集“证据”,因此生成了一些哭笑不得的说辞,不值一驳。
      
      怀疑和推测绝不等于事实。前不久的佘祥林“杀妻”案就是一个例子。由于“死者”家属揪住不放,上访要求严惩凶手,之后又找到了一具女尸,而且被死者家属指认了,结果却是一起冤案。
      
      案子没有破,每个人都可以怀疑,我也有自己的怀疑,但我从未为了洗脱自己不负责任地到处散布。在《天妒红颜》这篇“经典著作”中,除了多处杜撰和全篇“据说”外,skyoneline还说到“多少有些知情的同学,明确认定孙维就是投毒者”。人命关天的案件难道仅凭“多少知情”就能“明确认定”吗?!更何况我们班上一些了解情况的同学多年来一直替我不平,这次知道我决心发表声明,都很支持。
      
      Skyoneline的说法如果不是不负责任,就只能是别有用心了。
      
  
作者:piaoxu5566 时间:2005-12-31 19:35:48
  支持贝先生我觉得贝先生是条好汉很难得
作者:七宝438 时间:2005-12-31 19:42:22
  没有实质性证据,仅仅凭网络上的传言就定了孙的死罪,是不是太假了点???
作者:刺猬111 时间:2005-12-31 19:48:06
  在整个朱令中毒的灰色事件中,她周围几乎所有人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伤害,包括她的母校,老师,协和医院及医生.但是在灰色事件中生出了一颗闪耀的明星那就是贝先生.(可见当时的报纸)在事件发生后近十年的事件里贝先生一直象骑士一样捍卫着受伤的朱令,主导舆论把矛头指向朱令的同学孙维.给人一种英雄护美人的感觉.本来我很同情朱令,也想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她,但是做为朱令的护卫骑士你不够诚实,你的言论有一定的煽动性和攻击性,所以我对你的目的抱有怀疑.
作者:七宝438 时间:2005-12-31 19:53:56
  从《天妒红眼》开始,就觉得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操纵着整件事情,目的就是要搞臭孙维~~~~
作者:小树彤 时间:2005-12-31 20:23:09
  大家请不要对贝先生的话和过于刻薄。
    大家可以想一想,
    1、如果不是SW下的毒那还有谁比她更可疑?
    2、如果是你被别人诬陷,你愿意一直背着这个黑锅而不为自己平反,却到处逃窜?并且还要继续背着?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不能不为自己祖父的清誉着想吧?你们会吗?反正我知道我不会。平反的目的是为自己洗清冤屈,如果觉得怕给ZL家造成伤害,那完全可以放弃民事赔偿;相反地,能为自己平反,也是帮助了ZL,至少让他们去找真正的凶手,而不会这么白花时间去冤枉一个人。
    3、大学里的人际关系经常是很淡的,特别是女生,女人天生妒忌心理比较强,追风心理也比较厉害,经常会出现结帮派(无形中的)的现象,且不说ZL的优秀招来很多人的妒忌;对于SW一个有背景的人,(因为平时的小恩小惠等)估计追随的人也会不少。那你说如果出了事情,大家是会维护自己的“好朋友”还是去揭穿她?估计最多人采用的可能是中间的方法——沉默!
    4、贝先生说的很明白,他是有一定证据或者说有可靠的知情人才说出自己的猜测的,并不是只靠无端由来。但他的顾虑是因为,就算他愿意为ZL尽到同学之谊,但其他人并不一定能做到,他也要考虑别人的处境,别人的家庭。如果站出来做个证就可以解决这个案子的话,也不需要花这些年还没让事实浮出水面了,背后什么力量,多大的力量在阻挠,大家各自去想吧,毕竟不能左右别人的思想。
  
  -----------------
  很有道理
    
  
作者:crazymiceking 时间:2005-12-31 20:47:32
  作者:花沐兰 回复日期:2005-12-31 14:44:40 
      作者:太阳正暖 回复日期:2005-12-31 14:31:08 
        杯子的事,我可以负责的说,贝说是从公安朋友那里听来的的话是不可信的。没有过从孙维的箱子里找出过朱令杯子这件事!后面杯子被彻底清洗,孙维说云云更是杜撰。我可不像贝那样,从这里听来,从那里听来。这就是我说的。
      ============================================================
      贝走了,我接力,请问你怎么负责任的说?你是孙维的同学所以公安的每个调查结果都要告诉你?公安搜查邀请你们在边上看?
      贝好歹是说明了听别人说,你这个完全没有理由能够负责任说的人跑出来负责任说,可信度更低了。只会让人更怀疑。
      
    ---------------------------------
    不错,派出所来取走朱令的东西的时候,我就在旁边看着,还“帮忙”来着--告诉他们那些是朱令的东西,而且在场的还有别的同学。当时没告诉我们是"搜查”,也没有出示搜查证,所以我不知道这叫不叫“搜查”。在整个期间根本没有“从孙维的箱子里找到朱令的咖啡杯”这回事,我的确记不清楚咖啡杯在哪里,但除了朱令的东西,派出所的人没有“搜查”其他人的东西,开箱子的事从何说起?说“因为发现杯子被清洗过,问孙维,孙维说怕落了灰...”,更全属杜撰。这些我都可以和派出所的同志对质,相信他们有记录!
    
    这不是推断,是我对当时情况的叙述,我想也是众网友希望看到的发言类型。
  
作者:huodingding01 时间:2005-12-31 20:58:36
  孙维小姐的文章里面没有看见洗杯子的问题
      如果孙维小姐帮朱令洗了杯子,无论主观上是故意还是好意,在客观上都帮助了凶手,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孙维小姐的责任是无法推卸的,我可以相信她不是凶手,但在事实上她无论如何都是有责任的。
      
      还有一点就是国家权力机构是在她爷爷死之前传唤她还是在她死之后传唤她,我不知道,网友们自己查吧,根据事实和她说的时间来对证。
      
      这是我以孙维小姐不是凶手为前提所作的论断,因为我得追求程序的公正性。
      
      但就我个人认为,只要是孙小姐洗了杯子,她责任是很重大的,哪怕是无意的。朱令母亲恨之入骨情有可原。
    
    
    孙维小姐的文章里面没有看见洗杯子的问题
      如果孙维小姐帮朱令洗了杯子,无论主观上是故意还是好意,在客观上都帮助了凶手,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孙维小姐的责任是无法推卸的,我可以相信她不是凶手,但在事实上她无论如何都是有责任的。
      
      还有一点就是国家权力机构是在她爷爷死之前传唤她还是在她死之后传唤她,我不知道,网友们自己查吧,根据事实和她说的时间来对证。
      
      这是我以孙维小姐不是凶手为前提所作的论断,因为我得追求程序的公正性。
      
      但就我个人认为,只要是孙小姐洗了杯子,她责任是很重大的,哪怕是无意的。朱令母亲恨之入骨情有可原。
    
    
    孙维小姐的文章里面没有看见洗杯子的问题
      如果孙维小姐帮朱令洗了杯子,无论主观上是故意还是好意,在客观上都帮助了凶手,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孙维小姐的责任是无法推卸的,我可以相信她不是凶手,但在事实上她无论如何都是有责任的。
      
      还有一点就是国家权力机构是在她爷爷死之前传唤她还是在她死之后传唤她,我不知道,网友们自己查吧,根据事实和她说的时间来对证。
      
      这是我以孙维小姐不是凶手为前提所作的论断,因为我得追求程序的公正性。
      
      但就我个人认为,只要是孙小姐洗了杯子,她责任是很重大的,哪怕是无意的。朱令母亲恨之入骨情有可原。
  
作者:骷髅天使和死神 时间:2005-12-31 20:59:27
  作者:双重背叛 回复日期:2005-12-31 11:01:20 
    "我个人了解的情况让我深信孙维是凶手,但有些东西我不能公布因为很容易从内容里看出是公安部门的什么人和孙维的什么同学透露的。"
    这种说法很眼熟的说。。。
    
  
  不就是莫须有么?哈哈哈
作者:象沉重一样轻 时间:2005-12-31 21:41:22
  顶起来
作者:skygrow 时间:2005-12-31 21:58:20
  顶起来
作者:worldheart 时间:2005-12-31 22:09:04
  2、关于她爷爷托话、高层干预,这个事情朱令的父母和我都从公安部门的不同渠道得知过,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或者有意造谣。而且朱令父母今年上访希望重查此案,公安部门私下给的答复也是上层当年有过批示,不可能重查。孙维关于此事的描述肯定有问题。
  =========================================================
  这里可以看到确实不寻常,
  恋上层都有批示了。
作者:u_pin2002 时间:2005-12-31 22:16:00
  宿舍的人一起幹的
  孙维代表拿咖啡給朱令
作者:射鸡英雄 时间:2005-12-31 22:17:22
  这个贝不象个男人,倒象个女人
作者:PIAOXU567 时间:2005-12-31 22:17:33
  顶
作者:glue001 时间:2005-12-31 22:35:25
  Ding!
作者:正义的狼 时间:2005-12-31 22:51:40
  顶!
作者:worldheart 时间:2005-12-31 22:58:28
    贝志诚的声明提到:
    
     2、关于她爷爷托话、高层干预,这个事情朱令的父母和我都从公安部门的不同渠道得知过,绝对不是空穴来风或者有意造谣。而且朱令父母今年上访希望重查此案,公安部门私下给的答复也是上层当年有过批示,不可能重查。孙维关于此事的描述肯定有问题。
    
    这次轰动的事件与一夜情与周公子之争有的一拼,所以是否有国内主流媒体甚至公安机关回应这次讨论时间,就是检验的标准。
作者:象沉重一样轻 时间:2005-12-31 23:13:54
  帮顶
作者:夭么 时间:2005-12-31 23:14:12
  3
作者:inthefield 时间:2005-12-31 23:25:37
  支持贝先生,愿你的推动能把这个案子查下去,找出真正的凶手。如果孙是清白的话,那也可以还他清白。
  在案件查明之前,我愿意相信贝先生的话。
作者:贝壳少爷 时间:2005-12-31 23:57:58
  少林和武当要开架了!
  
  新年来了.朱令平安!
作者:猪蹄儿 时间:2006-01-01 01:28:57
  贝指责孙维在一些重要问题上说谎。如果确实,孙维就有问题;如果不是如此,则贝不可信。
作者:马六甲的马甲 时间:2006-01-01 02:06:00
  这位贝先生说话.
  和八大神有异曲同工之妙.
  洋洋洒洒讲半天,恁是没看出那一点所谓的真相~
  
  这位贝先生说话.
  和八大神有异曲同工之妙.
  洋洋洒洒讲半天,恁是没看出那一点所谓的真相~
  
作者:饺子77 时间:2006-01-01 02:07:17
  如果陈述属实,我同意贝先生关于清华协和的论断,从最近协和见死不救的事例来看,那里的确存在很多xx。
  
  如果贝先生能够推动案件查下去,那对朱令是好事。
  只不过我不认为贝先生一口咬定孙维有嫌疑然后就上网造舆论是值得称赞的好方法,尤其是看到贝先生自己说的“但我站在客观的角度也要承认,如果我是法官,我知道的事情并不足以让我100%的肯定孙维是凶手。”,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对一个人做出如此严重的指控,实在不是负责任的做法。
  
  也许接下来贝先生更应该做的是去搜集证据推动调查,并就调查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如果愿意的话可以向网友咨询求助,或许能够有人有帮助,如果还只是怀疑,没有确凿的证据就上网不停的发贴子对他人口诛笔伐——这样的行为不值得尊敬...
作者:njjy 时间:2006-01-01 02:13:24
  zl一案为什么不查下去,谁能给我一个解释?
  先回答了这个问题,再来谈其他的!
作者:苏军教导员 时间:2006-01-01 03:07:32
  为什么当时全中国只有贝一个人提出重金属中毒?他本人身上的疑点是否已经被公安排除?
作者:夫丑妻美 时间:2006-01-01 03:21:01
  作者:双重背叛 回复日期:2005-12-31 11:01:20 
    "我个人了解的情况让我深信孙维是凶手,但有些东西我不能公布因为很容易从内容里看出是公安部门的什么人和孙维的什么同学透露的。"
    这种说法很眼熟的说。。。
作者:oncebaby 时间:2006-01-01 05:59:22
  作者:骷髅天使和死神 回复日期:2005-12-31 20:59:27 
    作者:双重背叛 回复日期:2005-12-31 11:01:20 
      "我个人了解的情况让我深信孙维是凶手,但有些东西我不能公布因为很容易从内容里看出是公安部门的什么人和孙维的什么同学透露的。"
      这种说法很眼熟的说。。。
      
    
    不就是莫须有么?哈哈哈
  
  HEIHEIHEI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