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刀斩(转载)

楼主:加菲欧迪乔恩 时间:2014-07-30 08:21:00 点击:87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高靖海脚长腿粗,而鬼子要想保持阵形,就得放慢速度。结果被高靖海几步就甩出了老远。听到鬼子军官在骂。高靖海不是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人。在玩游戏的时候,从来就只有他能占便宜,决不肯吃亏的主。待拉开了距离,高靖海回头骂道:“以众敌寡,你们是属狗的啊?有种来单挑!”

  高靖海恐怖的战半力,倚川上尉已经看到了。哪敢单挑?将指挥刀往高靖海一挥,又怪叫了一声:“杀格格!”鬼子继续保持着冲锋阵形,向着高靖海压了过来。

  高靖海见鬼子阵形整齐,没有破绽,不敢正面硬拼,只得绕着空地兜圈。鬼子害怕落单,被高靖海个个击破,也不敢放开了追。这样一来,高靖海和鬼子,好像是在玩“群狗追虎”的游戏。

  兜了一圈,高靖海猛的想起一人,暗道,我怎么将他给忘了?朝着王铁拳的藏身之处,喊道:

  “喂,上面的那个兄弟,你是发什么呆啊,为什么不开枪?”

  王铁拳光顾着看了,忘了自己腰间还别着一把盒子炮的。高靖海一提醒,顿觉得脸红,忙着将盒子炮拿出来,朝鬼子群中急射。

  叭叭叭……,一连数响,撂倒了三个鬼子。

  这下鬼子可就惨了,阵形无法再保持。一下子就乱了。高靖海返身,大吼一声“冲锋”,就以一种十分怪异的步伐,冲进了鬼子群中。如虎入羊群。鬼子一方面要应付,高靖海的杀人大铡刀,另一方面还得担心被狙击。左右支拙,凝聚的血勇,一下子就散了,四溃而逃。有的为了跑得快点,连枪都扔掉了。

  这些鬼子,终究是炮兵,不是精于格斗的步兵。平常看不出来问题,一到关键时候就蔫了。

  高靖海一个顺势劈,接着一个顺势劈,转眼间,就砍倒了三个。

  三个之后再要砍时,鬼子都跑光了。

  高靖海没有分身术,只能追击其中一个。当然会盯上那个价值最大的倚川上尉。高靖海边追边喊:

  “喂,你的不要逃,逃的不是好汉!哈哈哈……”

  高靖海速度快,倚川上尉见跑不掉,越跑反而被追得越近。他不想背后中刀,可耻的死去,遂,怪叫一声,双手执刀,转过身来。

  倚川对自己的搏杀技术,还是有一定信心的。再加上手中的指挥刀,并不是军队的制式,而是家传的宝刀,很锋利,可以削铁如泥。而高靖海手中的那把铡刀,虽然沾满了血,看上去很恐怖。但材质很差。仗着武器上的优势,也许能够板回一点劣势。

  正所谓,一人拼命,万夫难挡,倚川将生死置之度外,其刀术也就能够超水平的发挥。

  高靖海顺势劈,自右上而左下,势大力沉,猛砍下来,无坚不摧。倚川抱着拼命的想法,干脆不去格挡,挥刀直取高靖海的胸前。

  高靖海见倚川拼命,他可不想和这个鬼子同归于尽,不得不中途变招,用刀格挡。

  “锵——”铡刀与指挥刀交错在一起。溅起一片金星。高靖海只觉得右手一震,便收刀而去。倚川觉得两臂发麻,几乎握不住。

  再看两人的武器。武士刀上,依然如故,没有任何的损伤,而高靖海的铡刀上,崩出了一个大口子。要不是铡刀刀面宽,这一斫,只怕是要断了。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一击,交战双方都有了对对方实力的基本认识。

  倚川长在技巧,高靖海长在力量。

  有了有了基本的认识,倚川心中也就没那么害怕了。他可以走灵活路线,与高靖海周旋。而高靖海则收起了轻视之心,小心应付。

  倚川双手持刀,两眼死盯着高靖海,不放过高靖海任何细微的动作。高靖海则单手持刀,横刀右上,随时准备发动“顺势劈”。

  倚川用忍者的小碎步,慢慢的绕着高靖海走,高靖海则转动着身体,将面对着倚川。

  周旋一圈,倚川没能找到高靖海的破绽,不敢轻易发动进攻。

  实际上高靖海全身都是破绽,只不过,他那恐怖的力量,弥补了他技巧上的不足。倚川计算着,无论自己如何的进攻,都将面对高靖海的一击。无法保证在击中敌人的同时,自己还能活下来。刚才倚川势同拼命,那是因为形势所逼,如果真的有活的希望,倚川也不会轻易的为天皇尽忠。就算要尽忠吧,也要留个全尸。像高靖海这样,不是断头,就是分尸,太恐怖了。

  “啪——”王铁拳已经换好了弹夹,朝倚川打去。由于担心误伤到高靖海,所以子弹打偏了些,落在倚川身侧二步。他这一枪的目的,不是为了击毙倚川,而是希望能分倚川的心。

  “支那人的,卑鄙!打黑枪!”倚川骂了起来。

  高靖海回骂道:“卑鄙也是跟你们学的。”

  日军自甲午战争以来,哪次不是偷袭,打黑枪?他们不仅将战术上如此,在战略上也希望依靠偷袭改变战略上的不利局面。如今天的918,今后的珍珠港。

  在今晚的短兵相接中,鬼子是打黑枪在前——刚才要不是高靖海发现得早,这会儿的王铁拳已被那个鬼子暗哨狙杀了。

  不料,高靖海这一句回骂,其实是中了倚川的计了。人在说话的时候,精神就会放松,动作就不会那么的灵敏。倚川见高靖海愤怒的样子,手中高举的刀也垂了下去。露出了空门。大喜过望,怪叫一声,冲向高靖海。同时,指挥刀平放,对着高靖海的腹部。

  日本武士刀是月牙状的弯形,利于削劈。由于其顶端是尖的,必要时也可以当刺刀使。倚川就是利用的这一点。直刺过去,等于是手臂加长了,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透过高靖海的防御。

  “顺势劈”,是自右往左,自从而下劈砍。需要将刀右举,现在刀放下了,也就无法发动。如果重新将刀举起,又来不及了。高靖海心一惊。大脑中猛的闪出一招——大刀斩。然后身体就条件反射似的动了起来。

  右手摧动着铡刀,自下而上,用刀背,磕开了武士刀。巨大的力量让倚川无法把持住,武士刀往上弹去。倚川门户大开。接着,高靖海顺势将铡刀从背后绕一周至右上方,最后冲着倚川的左肩,斜劈了下来。

  “大刀斩!”

  铡刀从倚川的左肩进,右下肋出。

  刀入肉,嘶啦一声。倚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胸前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血痕。自左肩,一直到右肋下。血冒了出来,汩汩作响。

  血痕裂开,变成血沟。整个右半片身体,头、脖子、右胸、右手,向下滑去。当右半边身体落下一半时,心脏强大的压力,将血从右边主动脉断口,泵了出来,血喷了十几米高。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狂狼2017 时间:2017-08-14 01:31:29

  
  
  
  
  
  
  
  看看人家的工艺,无论自古当今传承不变,那为什么龙泉当年起水的时候要跑到上海,大连,台湾学习?而台湾又为什么要赶去日本。这就是不争的事实。无论锻造水平,烧刃的把控,材料的选择,制作的严谨都是我们当下没办法比的。所以我们要虚心学习,谦卑受教。这点日本人对全世界的人早已告诉世人怎么做了。具体可以看看日本的整体素质就知道了。就拿当今国内的上海货,大连或,龙泉货跟日本真剑不说工艺就凭肉眼都能分出来谁的品相好,品质高。那这是为什么呢?是因为我们还学的不够,更不能满足,绝不能抬高自己,贬低他人。日本有人间国宝,中国有所谓的制刀大师,但是,仔细比较,所谓的制刀大师有人间国宝做事严谨么?有真正为推动刀剑产业做贡献的么?有像日本人间国宝传承有序的么?人家师出好几代弟子,反观国内制刀大师,有什么?有的只是想尽办法搞宣传,打广告,吹牛逼,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吹。为刀友考虑过么?没有。为他自己的制刀前途考虑过么?考虑不过来,为什么?因为他要赶紧大把的收钱!!!这是不争的现象,这也就是国内与国外无论日本还是欧美的差距。差距在哪?我们要深思。。。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