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现元代禅宗大师古林清茂两墨宝

楼主:国风斋杂谈 时间:2014-10-06 02:15:00 点击:512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凌晨回家,我无意发现潘兄的微信上,宋末元初潘阳永福寺方丈古林清茂之《春岸贴》,昨天下午在香港保利拍卖落槌,具体拍卖价不知多少?其拍卖讯息写:元?古林清茂(1262-1329) 行书五言诗,尺寸29.5x32.5cm,估价:HK$ 1,000,000-1,500,000;US$ 129,000-193,500。潘兄而上饶人士,酷爱收藏当地先贤存品。叹香港保利拍卖如此之高,有些惋惜,其留言:力所不及,留此存照,待他日编入《上饶历代书画徽录》中。
  其实,潘兄有所不知,古林清茂是元代乐清籍禅宗大师。出生于乐清一林氏家族中,名讳清茂,字古林,号金刚幢,晚年又自称休居叟。延佑二年(1315),应请到饶州(今江西鄱阳县)担任永福寺主持。圆寂后,他的弟子元浩和了庵清欲分别编集了《古林清茂禅师语录》,此外,还有侍者承宣编集的《重拈雪窦举古一百则》,法语编集的《小参普说》,以及真赞与偈颂约150首。冯子振作序,时间大约在元朝泰定三年冬(1326)。古林清茂而古林晚年在保宁禅寺的语录来不及编集,抄本被日本僧人带回多种。后来,竺仙梵仙的侍者海寿刊刻了《古林清茂禅师拾遗偈颂》,日本高僧、京都建仁寺住持雪村友梅特为刊刻此书作《募缘疏》,称“古林和尚平生语要,奚翅充栋汗牛,而世得传者如海一滴耳。其残膏剩馥,人得味之,如甘露之灌肠沃胃,不知厌也”,可见日本人对古林清茂禅机、文采的喜爱和崇敬。
  同时,我也上百度搜索古林清茂的拍卖记录,发现有拍卖讯息,但不知书法的真伪,姑且作为一种对先人留念而记之吧。《永好留真(二)?东瀛集散—中华墨彩英华》2014年秋季拍卖会,拍卖时间:2014-09-02,拍卖公司:关西美术竞卖株式会社。古林清茂书法,尺寸:28.5×79.5cm,估价:RMB48,000-62,400,款识:《送海东昙侍者入浙》,金陵凤台休居叟清茂;钤?印:休居、清茂;说明释文:家住海门东,扶桑日先照;万里复南来,此心俱了了;杖头水石烟云,眼底风帆沙鸟;索取一颗明珠,等闲倾出栲栳;落落神机转不难,茫茫手面谁能晓;炜炜煌煌兮可贵可尊,寂寂寥寥兮非大非小;更探骊龙颔下看,归来说与休居老。
  下附乐清日报黄崇森刊登的文章:

  元代乐清籍禅宗大师古林清茂
  2014-06-18 16:59:27
  在中国禅宗史上,永嘉玄觉的《证道歌》很有名,前不久温州举行永嘉大师圆寂1300周年纪念大典和塑像揭幕仪式,同时还认定永嘉大师是温州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文化名人。在乐清历史上,有名气的高僧也相当不少,其中尤以元代的禅宗大师古林清茂为最,但由于他留下的资料常人难以看到,历代乐清的方志即使提及,也大多语焉不详。近年来,一些罕见资料被整理和发现,国内外学者也出版了一些专著,有关古林清茂的生平、著述和影响才慢慢地清晰起来——

  早慧少年晚盛名

  古林清茂出生于公元1262年乐清一林氏家族中,其时为南宋景定三年,再过17年这个偏安江南的王朝便灭亡了。他名讳清茂,字古林,号金刚幢,晚年又自称休居叟。
  根据弟子为他写的传记,古林清茂的父亲、祖父都是儒生,他的母亲薛氏事佛很虔诚。传说他十岁时,听人诵《法华经》中的《妙庄严王本事品》,突然感悟,并感动地流下了眼泪。于是,请求父母让他出家。父母不同意。他便绝食抗议。
  古林清茂有一位舅舅是出家人,第二年来到他家中,他抓住机会跪求父母,最后如愿以偿。过了一年,12岁时,他入天台的国清寺,次年便剃度为僧。
  南宋德佑二年(公元1276年),谢太后领宋恭帝在临安向元朝大军投降后,元军分兵侵入浙东诸地。古林清茂被抓,元兵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脸不变色,最后得以免死(后来雁荡山能仁禅寺的高僧无学祖元也有类似经历)。
  此后,古林清茂相继参谒雪窦寺的简翁居敬和净慈寺的石林行巩。元朝至元十七年(公元1280年),石林行巩去世,他又来到平江(今苏州)承天禅寺参谒觉庵梦真,很受赏识,被人称为“小达摩”,这年他才19岁。
  在这期间,他听说家乡雁荡山能仁禅寺的主持横川如珙退位,居住在寺边的放牧寮。横川是当时很有名的临济宗高僧,古林清茂便南下进谒。等了三天,才见到横川,但横川不怎么理他,似乎很冷淡。为了展示自己在禅学上的修为,古林清茂拿出自己平时写的参悟诗文一大册,请横川点评。不料,横川老禅师火了,大骂:“佛祖之道,岂才辩之事,要须不落情识,直穴根元,绝后再苏,方堪锻炼,异日把人杓柄,庶不错误人家男女,不然非吾辈种草。”
  古林清茂顿时被骂得面热汗下,呆若木鸡,心如死灰。
  横川如珙的禅风非常猛烈,此后两人经常高声辩论,不但争得脸红耳赤,有时甚至差点动了老拳。但也正是在横川的刺激下,古林清茂才豁然大悟,禅学的造诣日益精湛。
  第二年,古林清茂回到天台国清寺。至元二十年(公元1283年),横川奉旨住持四明(今宁波西南)育王广利禅寺,召古林至座下。在这里,古林清茂呆了6年,成为当时最能领悟横川禅机的高徒。之后,古林再往平江,分别在灵岩禅寺和承天禅寺挂锡(禅林用语,意为僧人入某寺获得许可在此居住和修行)。
  元朝大德二年(公元1298年),古林清茂受请主持天平白云禅寺,成为能够独当一面的禅门大德,其时他才37岁。9年后,又主持开元禅寺,据说却因为“才高”被人攻击和诽谤,在至大二年(公元1309年)的冬天辞去。皇庆元年(1312年),奉旨再主持开元禅寺。次年,身兼帝师、掌管全国佛教事宜和藏族军政的宣政院使杨俺普以其名上奏,仁宗皇帝赐号“扶宗普觉佛性禅师”。延祐二年(公元1315年),应请到饶州(今江西鄱阳县)担任永福寺主持。此后,他门下弟子云集,可以说,在当时的禅林声望已经很高了。
  至元元年(公元1321年),古林清茂60岁,当时的浙江行省和江南御史台特别邀请他主持建康(今南京)的保宁禅寺,他应命前往,在这里度过了一生的最后几年。
  至元二年(公元1322年)冬天,他应邀到著名的“五山十刹”之一平江万寿寺登坛说法。三年,英宗皇帝诏命赴京面见。他说自己身体不好,不能前往。不过,这一年4月,他还是出席了朝廷在镇江金山寺举行的盛大法会,此法会邀请浙右僧众三宗(禅、教、律)高僧出席说法,古林清茂虽不在浙右,但也被官府召请代表禅宗参加。
  天历二年(公元1329年)底,文宗皇帝特派使者来建康慰问古林清茂,但这时他已先于11月22日圆寂了,享年68岁。据史载,文宗当太子时,曾居住建康,多次来到保宁禅寺,向古林清茂问道论禅。
  在《古林和尚行实》中,这样写道:二十二日疾病,寺众祷于观音大士殿。师闻而斥之曰:“生可恋乎,死可避乎,吾素恶诸方道眼不明,临终之际,祈禳卜问,错乱颠倒,甚于无知,俗子汝等,置我于是辈耶。”
  是日晚圆寂前,他说了最后一句话:“时亦至矣。”即挺身敛手,瞑目而化。

  元代禅僧之翘楚

  在古林清茂的晚年,他的声名远播,翰林学士袁桷寄诗问迅吴中禅宗五名德,其中之一即是他。并且喻之为“玉几峰头第一枝”,评价不可谓不高。而其他的元代文人,在提到古林清茂时,也把他与中峰明本、虎岩净伏等禅宗大师并举,称他们“各据高座,展化一方”。
  有点惊奇的是,当时古林清茂在日本禅界的名头好像更高,其门下被尊称为“金刚幢下”,日本禅僧入元求法,“多以能入其门为荣”。
  客观地说,古林清茂在元代的巨大影响力,与朝廷、皇帝对他的礼遇不无关系。但是究其根本,还是他的文学才华和禅学的识见、修为和辩才征服了当时的僧俗两界。
  古林清茂在19岁时便以诗文闻名,中间虽经过横川老禅师的不断“敲打”。20岁时重回天台国清寺,写出了“拟寒山诗三百首”,说明他在参究禅机的同时,并没有放弃对诗文的耽爱。
  皇庆元年,他再次主持开元禅寺时,应侍者承宣之请作《重拈雪窦举古一百则》,在为此禅学著作刊布所写的跋中,他说:“昔庵尝谓:拈颂之作,始于汾阳,暨雪窦宏其音,显其旨,汪洋乎不可涯。后之作者,驰骋雪窦,不顾道德之奚若,务以文采焕烂,相鲜为美,使后学不见古人浑淳大全之旨云云。然,道德悬远,弗逃先圣之讥,文采相鲜,决非愚事。惟径截省要处,揭示直指之传,恐无愧于抑扬云尔。”
  在这里,他表达了对文采与道德关系的看法,不拘泥于禅宗“不立文字”的教条,而主张文采得当可以彰显道德。这种看法以及他本人的文采焕烂,对他的门徒和元代禅林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在育王广利禅寺横川如珙门下6年,古林清茂的禅学日益精进,前往苏州途经钱塘时,前辈高僧径山的云峰妙高,请他到那里避暑,于是与那一带的高僧交往问答。在禅僧之间的聊天和辩论中,他的反应非常敏捷,“随扣随应,座客愕然”。可见此时,他的辩才就已初露锋芒。后来主持开元禅寺,听众越来越多,至退居虎丘云岩禅寺时,来听他谈禅论道的人,据说已经应接不暇了。
  元代的著名禅僧实庵松隐,曾求法于江西云居寺的南涧泉禅师,而泉禅师对他说:“此间寻常设施,不足发子大机大用,古林清茂禅师乃横川嫡嗣,见道最真,今住饶之永福,子当往依之。”
  实庵松隐果真前往永福,后来得到古林清茂的器重,一直跟随到建康的保宁禅寺,成就了道业。时人评价松隐:“其应机接物,皆刊落支流,直造根源……识者谓得古林正印。”
  从这件事中,也可以看出古林清茂在当时禅林中的地位。
  在主持永福寺期间,古林清茂着手整理禅宗史上的名僧事迹和语录。北宋建溪宗永禅师所编的《宗门统要》截止于宋哲宗元符年间,古林又搜集编纂成《宗门统要续集》,把北宋后期和南宋部分增补出来。此书后来收入《大藏经》中的《永乐北藏》。
  此书在当时便获得很高的评价,高僧西白希陵赞其以“透古今眼,具通变机……续前代《统要》玄旨,执金牌而刮众膜,握宝剑而断群疑”。集贤待制(元代官名)冯子振更称赞之“价重岩泉,名喧宇宙”,“补禅宗余二百年罅谱”,“示衲子坦途,开人天正眼”。还说自己从饶州赴任建康途中,所经过的各个地方,“求法语者,迅笔示之,无虑千百余纸”。
  冯子振是古林清茂的好友,为朋友捧场,有可能下笔夸张,但从当时古林的影响看,这些描述显然也不是空穴来风。

  门下弟子近千人

  建康是当时江南行御史台的所在地,也是南方重要的经济和文化中心,聚集了很多社会名流,古林清茂晚年在这里的保宁禅寺任主持,投入他门下的弟子众多。社科院研究员杨曾文先生在《宋元禅宗史》提到,古林一生中收的弟子共有近千人之多。
  国内比较有名的弟子有竺仙梵仙,还有苏州灵岩禅寺的了庵清欲禅师、苏州定慧禅寺的大方因禅师、明州瑞云山清凉禅寺的实庵松隐茂禅师、温州仙岩禅寺的仲谋猷禅师、越州龙华禅寺的会翁海禅师等等。
  其中以竺仙梵仙最著名,竺仙是庆元府象山县(今宁波象山县)人,10岁出家,先后参谒过净慈晦机、灵隐元叟、天目中峰等著名禅僧。在天目山时,遇到一位僧人从建康来,说古林清茂“钳槌妙天下”,于是连夜赶往参谒,凑巧碰到古林升座说法,一听下去,心地豁然,遂投入古林门下。后来,竺仙应日本僧人的邀请前往日本,受到幕府将军足利尊氏、足利直义,以及花园上皇等皇室人士的尊崇。他与日本弟子、朋友,以及受教于古林清茂的日本名僧一起,形成了一个在日本上层社会很受推崇的高层文化圈,对日本镰仓末期和室町初期的文化产生很大的影响。
  古林清茂门下的日本弟子众多,有记载就有32名,比较知名的有古先印元、石室善玫、月林道皎等16人。
  其中石室善玫、月林道皎在古林座下最久,为嗣法弟子。古林清茂所作的偈颂中有很多是赠送给日本僧人的,如《送柏藏主》,首句“道人扶桑来”。据考证,这日本僧人是西陵柏,应该也参访过古林。
  当代日本学者玉树竹二所著的《临济宗史》一书中,从第十四章到十七章,说得都是“金刚幢下”的弟子,可见古林清茂在日本的影响之大。
  在日本,有所谓的“五山文学”的说法,指的是室町时期由五山禅僧所创作和鉴赏的汉文体文学(五山是中国南宋的官寺制度,即有朝廷任命住持的五所最高的禅寺。镰仓幕府时代日本模仿南宋制度设立了镰仓五山:建长寺、圆觉寺、寿福寺、净智寺、净妙寺;京都五寺:天龙寺、相国寺、建仁寺、东福寺、万寿寺以及五山之上的京都南禅寺,共十一座禅寺,合称五山十刹)。其中号称五山文学“双璧”之一的义堂周信,就是古林清茂日本弟子龙山德见的再传弟子。此外,五山文学中的代表人物中岩圆月等人也曾参谒过古林清茂。
  为此,古林清茂的著述在日本一直受到关注和重视。

  语录偈颂等诗文

  古林清茂圆寂后,他的弟子元浩和了庵清欲分别编集了《古林清茂禅师语录》,此外,还有侍者承宣编集的《重拈雪窦举古一百则》,法语编集的《小参普说》,以及真赞与偈颂约150首。冯子振作序,时间大约在元朝泰定三年冬(公元1326年)。而古林晚年在保宁禅寺的语录来不及编集,抄本被日本僧人带回多种。
  后来,竺仙梵仙的侍者海寿刊刻了《古林清茂禅师拾遗偈颂》,日本高僧、京都建仁寺住持雪村友梅特为刊刻此书作《募缘疏》,称“古林和尚平生语要,奚翅充栋汗牛,而世得传者如海一滴耳。其残膏剩馥,人得味之,如甘露之灌肠沃胃,不知厌也”,可见日本人对古林清茂禅机、文采的喜爱和崇敬。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陈得芝认为,古林语录和偈颂的刊行,加以曾在其座下受学的日本禅僧和应邀赴日的竺仙梵仙大力弘扬师学,在日本禅林及知识界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并得到室町幕府(足利将军家)的护持,可以说对该时期日本文化的发展和五山文学的兴盛起了重要的作用。
  古林留下的著述,按现代的观点来看,大致可以归入“禅文学”的范畴,语录是哲理小品,偈颂是哲理诗,其他的诗文也大多以哲理和禅趣取胜。
  语录如:“上堂,举船子和尚云:千尺丝轮直下垂,一波才动万波随;夜静水寒鱼不食,满船空载月明归。师云:好大众,如今商量尽道,古人劳而无功,殊不知烟波万顷,意在鲲鲸,片甲纤鳞,徒劳上钓,白云与么告报,是汝诸人还知落处么,举古举今,阿谁不会,动弦别曲,罕遇知音。击拂子下座。”
  颂古如:“我手何似佛手,拈起粪箕苕帚;扫开碧落烟云,撞倒南辰北斗。”“我脚何似驴脚,万仞峰前失却;羚羊挂角无踪,猎犬寻他不着。”“人人尽有生缘,休论者边那边;达磨不来东土,二祖不往西天。”
  偈颂如《示禅人》:“言凡即全凡,举圣即全圣;顶门眼未开,何处分邪正;西天老比丘,或定或不定。”
  其中很多偈颂与一般诗人之作无异,如《寄断江西堂》:“何时独上千峰阁,几日重游十里湖;南宕近来知识好,西丘终见话行无;乾坤老我三间屋,明旧疏他半幅书;昨夜北风连地起,一堆黄叶拥寒炉。”《题一色轩》:“万里晴空浸玉壶,不知何处是平芜;飞来白鸟明边没,望去青天尽处无;眼底乾坤如许大,人间今古未分初;迢迢生佛已前事,一曲渔歌落淀湖。”极富自然之趣和风雅的情怀。
  虽说出家人要了无牵挂,但一个人离家乡日久,难免有思乡之情,在古林清茂的偈颂诗文中就有很多与永嘉、雁荡相关的内容,如《送尧禅人之永嘉》、《送禅之台雁》、《送僧归雁宕》、《送琏维那游台雁》、《送瑰藏主归游天台雁荡》等,有数十首之多。
  禅师的诗文好用俚语、俗语和禅宗的典故,如这首《送坚知客之永嘉》:“保福有愿不撒沙,赵州见僧惟吃茶;德山之棒临济喝,云门俱字犹堪夸;尘尘自己光明藏,眼正便可分龙蛇;凉风西来入我牖,江月夜照禅人家;还乡曲子调自别,问佛莫答三斤麻。”虽然读起来饶有趣味,但如果不懂其中很多的禅宗公案,还真是难以说出其中的一二三。
  古林清茂的诗文虽说遗留下来的是“大海一滴”,但还是比较丰富,对于乐清的历史文化来说,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下左图为香港保利示图,下右图为关西美术竞卖株式会社示图)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