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不虚:发生在桂林的一个现世速报的故事 (写给那些不相信因果的人)(转载)

楼主:二壶浊酒 时间:2014-12-24 20:58:00 点击:2020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开通黄钻

  因果不虚:发生在桂林的一个现世速报的故事



  作者:佚名
  广西省会桂林,原是广西绥靖公署的所在地。当时是李宗仁先生当主任,在台的白崇禧将军任副主任,已故叶琪上将担任总参谋长。在市区近郊的一幢平民住宅里,住着一位苏太太和她两个聪明的小孩——大娃和二娃。苏太太一向和睦邻里,乐善好施。她的先生苏小武,在绥署当了一名传令兵,是一个履劝不听的酒肉之徒。一个星期日下午,苏太太在寝室里缝衣,大娃在堂屋里温习功课,二娃在屋里玩皮球,苏小武放假回家,闲着无事,在家里踱来踱去,忽然停住脚步,转身对太太说:我上街逛逛,顺便买一付猪脑回来,晚饭时下酒。太太说:晚饭有现成的青菜豆腐,猪脑我和孩子都不敢吃,还是不要去买了。苏小武说:我的好太太,请你不要这么固执好吗?再说,大娃已经读书,二娃也快要上学了,吃点猪脑,补补脑筋,不是更聪明吗?他不顾太太的劝告,便出门了。
  来到市区,在大街小巷逛了一阵。经过酒店,不自觉的走了进去叫了两瓶老酒,一盘红烧猪肉,大吃一顿,意犹未足,再买两瓶高粱酒,提着走向菜市场,准备买一付猪脑,以便晚饭时在家里喝个痛快。不料刚刚走到菜市场,酒性涌上来!身上火辣辣的发热,解开军服钮扣,把军帽向后一推,戴在后脑上,红涨着脸,踉踉跄跄地走向肉摊。对屠夫说:喂!老板,我买一付猪脑。屠夫名叫戴火狗,嗅到酒气,心里起着恶心!但一看是个兵大爷,不好发作,勉强装出笑容:官爷,对不起!今天的猪脑别人已经连整个猪头都买去了,不过还没有来拿。你要买猪脑,明天再来吧。
  苏小武一听这么扫兴,两眼一瞪,右手拿起屠刀,一连几砍,把猪头砍开。一面说:老子今天非买不可!你能怎样?戴火狗再也忍耐不住,气冲冲的同他争吵起。忽见一匹骏马,由远处跑来,在马上跳下一位将军,他是谁?他正是绥署总参谋长叶琪上将,原来他因事经过此地,看见一个士兵歪戴军帽,不扣钮扣,左手提着酒,右手拿着刀,气势汹汹的同老百姓争吵,所以跳下马来问个明白。
  这位长官,苏小武哪有不认识之理,马上想到自己的这副模样,一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这一惊,酒也醒了,面色由红变白,连忙把酒和刀放在屠案上,戴正军帽,扭好钮扣,呆在原地,听候命运的安排。叶琪下马后,左手拿着马鞭,右手勒住马缰,冷电般的目光,从苏小武的头上缓缓的看到脚下,再看看番号,知道是本部的传令兵。好半天,才把目光移向戴火狗,用一种低沉的声音问道:什么事?
  戴火狗看着这位将军,把经过一五一十的报告。叶琪想,慈不掌兵,义不掌财。这正是整治军纪的时机,接着厉声向戴火狗:我是绥署参谋长!你敢不敢杀他?你杀了他由我来负责。戴火狗顺手拿起砍猪的刀来,苏小武吓得本能的抓住戴火狗持刀的手臂,双膝跪下向叶琪求饶:请总参谋长饶了我!可怜我的女人孩子,他们正等着我回去吃饭。说罢声泪俱下,两手不停的颤抖,刀也随着不停地在头上摆动。叶琪说:你怕死?像你这样的人打起仗来还不是向敌人下跪,投降!苏小武不但没有取得叶琪的同情,相反地使他更加恼怒!接着用一种凌厉的声音:杀!戴火狗想:他*的,你这小子!罢才的威风到那里去了?待老子宰了你!持刀的手臂猛地一抬,拉开苏小武的手臂,劈头一刀,砍在苏小武的头上,鲜血和脑浆四溅。叶琪的坐骑突然一阵惊叫和蹦跳起来,好不容易才把它勒住,然后从容跳上马鞍回到绥署,派人前来收尸。戴火狗也擦干了刀上的血迹,继续卖肉。
  黄昏前,苏太太早已经做好了晚饭,只等着苏小武回来。忽然,门外人声鼎沸,两个士兵抬着一扇门板,上面躺着苏小武的尸体。一个副官提着苏小武买的两瓶高粱酒,跟在后面,由邻居引导,抬到苏家的院子里,临时找了两条板凳,把门板搁上。顿时,门里门外挤满了左邻右里!大娃二娃哇的一声哭出来!副官把两瓶酒放在桌子上,向苏太太说明了原委,并且把一大包钱交给她:这是绥署发给的埋葬费和抚恤费,请你自己办理丧事,剩下的钱,留给你和孩子做生活费吧!接着带着两个士兵回绥署了。
  苏太太接着钱,既没有说话,也没有悲伤哭泣,只是呆若木鸡地站着不动,邻居们都来劝慰,她好像都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见。好半天,她才把钱交给隔壁的王先生:这些钱,请你全权处理吧!说完向后一仰,昏了过去。大家七手八脚把她抬进屋里,慢慢才苏醒过来。王先生目睹这个悲惨情况,义不容辞,邻居也自动的帮忙,买棺木的,买寿衣的,买冥纸的,人手众多,当晚一切准备完毕,只等明天安葬便好。就寝前,王太太特别把大娃拉到一边,小声对他说:你今晚睡觉,要特别注意!当心你妈妈寻短见!如果发现有什么情形,马上喊我同王伯伯!晓得吗?大娃点了点头,和二娃回房睡觉去了。拂晓前,大娃和二娃忽然大哭喊妈!隔壁的王先生和王太太马上惊觉起床,一推苏家的大门,是虚掩的,再推房门,也是一样。两个孩子在床上哭做一团,不见苏太太的人影。左邻右里都纷纷起,一直闹到天亮,附近的水井,池塘都搜寻了好几遍,始终找不到苏太太的踪迹。王先生只好一面安葬苏小武,一面收养大娃和二娃。
  转眼,好几个月过去了。某日的清晨,戴火狗在自己的门口,照例把猪肉和屠刀等装上推车,准备送到市场自己的肉摊上出卖。远处传来一阵木鱼声,接着一个女尼走过来向载火狗合十:施主,结结缘!戴火狗给她钱,女尼摇摇头,给她米,又摆摆手。戴问:那么你化什么缘呢?女尼说:化施主的屠刀!戴说:出家人又不吃肉,你要屠刀做什么?女尼说:请施主放下屠刀,改作其他生意,永不杀生!戴说:肉在眼前,佛在西边,你要我全家人都饿死?女尼说:阿弥佗佛!肉在眼前,佛在心田!又一声佛号,女尼敲着木鱼向远处走了。女尼走后,旁边的人告诉戴火狗:刚才那个女尼,正是你杀死那个兵大爷的太太。戴说:难怪她要我的刀,原来是想给她丈夫报仇的,幸好我没有给她,否则还不同她丈夫一样!戴火狗摸摸头,接着赶到市场,把猪肉和屠刀等放在屠案上,继续营业。
  中午,一个顾客来买猪脚。戴火狗举起屠刀,用力猛砍。忽地一声尖锐的战马长嘶,令人毛骨悚然。抬头一看,一匹骏马,人立而起,由马上掀下一位将军!他穿着马靴,右脚靴上的马刺,套在踏蹬里面拉不出来,接着头下脚上的被马拉着狂奔,他是谁?他就是叶琪!原来叶琪骑着原马,经过原地,那匹马上次受到惊吓,余悸犹存,这次看见戴火狗在砍猪脚,又以为在杀人,所以一声惊叫,把他掀下马来。戴火狗一看,知道自己闯下大祸,把屠刀向案上一放,上前来抢救,不料急忙中被屠案绊了一脚,屠案也被绊的前后摆动,那把砍猪脚,猪头,人头的刀,滑下来正好砍在戴火狗的头上!砍断了动脉,像杀猪般的流血!流尽最后一滴血而死。叶琪的头部,也被马拖的血肉模糊,脑震荡过剧而亡。
  不久,广西绥靖公署发布了一项命令:已故上将总参谋长叶琪遗缺,由李仙洲继任。

  -------------------------------------------------------------------------------------------------------------------------------------------------------------------------------------、图片
  

  叶琪(1882~1935),上将,字翠微,广西容县人。1909年入广西陆军小学第2期,与李宗仁、白崇禧、黄绍竑是先后期同学。1911年升入武昌陆军中学,10月10日参加辛亥革命武昌起义。1914年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2期骑兵科学习。1916年6月毕业后分派回广西,因不受陆荣廷广西当局所用,后投往湖南督军赵恒惕,经同学何键介绍进入湘军第2师第3旅当见习官,期满后历任排长、连长、营长。1923年由于部队扩编升任第2师第3旅第5团团长。不久升任旅长。
  1924年6月12日,奉赵恒惕之命,率旅入桂完成武力调解陆荣廷与沈鸿英的争端事宜。1925年冬任国民革命军第8军第1师师长。1926年1月叶琪代表湖南参加汪精卫、谭延闿、甘乃光、李宗仁、黄绍竑等在梧州召开有滇、黔代表参加的重要军事会议,准备北伐。1926年6月,任国民革命军第8军第5师师长,曾率部参加攻占武汉。1926年10月,唐生智将第8军扩编为3个军,叶琪升任第35军副军长兼第1师师长。后还兼任湖北省政府委员、省军事厅厅长。1927年2月2日,国民政府任命叶琪为第36军副军长。后叶又任第5军军长。1927年9月,唐生智发动反蒋,10月,南京国民政府密令组织“西征军”讨伐唐生智,结果唐生智兵败,于11月11日通电下野。1928年初,所部收编为三个军,李品仙是第8军军长,廖磊是第36军军长,叶琪所部改为第4集团军第12军,叶任军长。1928年5月16日叶琪等任武汉政治分会军事委员会委员。5月23日任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6日5日率部参加第2次北伐。8月20日,叶琪参加白崇禧在北平召开的军事会议。9月9日叶琪第12军攻克唐山。10月12日,白崇禧派叶琪赴奉。10月29日,叶琪偕张学良代表米春霖由沈阳抵北平。12月6日叶琪任第4集团军缩编后的第9师师长。1929年2月19日,胡宗铎、陶钧,背着李宗仁以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武汉政治分会名义下令免去湖南省政府 鲁涤平职,由何键继任,并密令叶琪、夏威两师率部从武汉南下,由蒲圻、岳阳进取长沙,驻防粤汉线北段,叶兼任湖南省政府委员、省清乡委员会会办。同年引发蒋桂战争,桂系失败。8月24日,蒋介石下令电告,对叶琪撤职查办。叶得何键掩护,从长沙绕道邵阳回广西,不久去香港。
  1930年春,阎锡山、冯玉祥反蒋,引发中原大战。重掌广西军政大权的李、黄、白与第4军张发奎合作组织“护党救国军”,特派叶琪、胡宗铎到北平参加汪精卫主持的“国民党扩大会议”,叶被选为额外委员。1930年夏,黄绍竑离开广西后,叶琪返回广西出任第4集团军总参谋长(加上将衔)。1931年曾任广州“非常会议”国民政府军事委员地兼第1方面军军长。1932年1月任军事委员会西南分会(驻广州)委员。3月,李宗仁常驻广州,叶琪协助白崇禧处理广西军政事务,推行“广西建设纲领”。因广西地瘠民贫,叶提出厉行精兵简政,大办民团,普及国民基础教育。白崇禧恃才独断,办事常有逾越之外,叶总是居间缓和李、白之间的矛盾,维护团结,使李宗仁安心在广州与各省军政要人商议党国大事,省内事放手让白崇禧等人去干。1934年10月参加“追剿”中国工农红军,时任第4集团军总参谋长。
  1935年6月前,“南天王”陈济棠密谋反蒋,他召集主要干部商讨出兵问题。当时白崇禧警觉到蒋介石必定加罪于西南各省,问题严重。为了应付这一事件发生,预谋对付,暗地结成联合战线。因此,密派叶琪与湖南何键、四川刘湘、贵州王家烈等联系,观察、试探、游说,以补事功。叶琪风尘仆仆联络川、滇、黔、湘、粤五省,历时一个多月,于1935年7月5日从省外回到南宁。由于旅途劳顿,体力稍减,8日上午8时,他从家乘军马往第4集团军总部办公。经桃源路走入南门口时,军马突然受惊急驰,他一时控制不住,将到总部门口时,他本想用缰勒马进入总部,但马不听控制,反而失蹄向北门方向狂奔,在离总部约100米处不幸将他摔倒在坚硬的马路上。他当即神志昏迷,不能言语,由军警急忙把他送到附近军医处。白崇禧、黄旭初亦闻讯赶来。不到半小时,血从鼻中溢出,叶琪呼吸停止。据医生说:“因震碎后脑膜,无法抢救”,不治身亡,时年39岁。尸停广西省党部。入殓时白崇禧、黄旭初等文武官员均亲临向遗体告别,驻广州的总司令李宗仁也赶回来祭奠。
  讣告传到南京,在南宁开追悼会时,蒋介石派侍从室主任晏道刚为代表来南宁吊唁,送来挽联:
  北伐中原 屡以神奇成伟绩
  西临蜀会 那堪驰骋失元良
  当时蒋桂对峙尚有如此礼遇,可见对叶之器重。叶琪时值壮有为,不幸遭此意外,使李、白如失一臂,亦为广西当时的重大损失。
  叶琪虽为上将,但生活朴素廉洁。其生前十分关心家乡青少年成长。曾于1931年提捐银3000两,在今容厢镇田心村建翠薇小学一所,让附近儿童免费入学。还出钱送一批容县青年到上海大学就读。其中我国著名的话剧演员、中国戏剧协会书记处书记封凤子就是其中的一个。
  叶琪原配夫人杜氏,容县家乡人;二夫人湖南人;三夫人项瑞情,江苏人。二夫人生一子三女,长男肇益,二女肇盔,三女肇盈,四女肇盅。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二壶浊酒 时间:2014-12-24 21:00:51
  举头三尺有神明,因果报应如影随形。所有的生命都值得尊重。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