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狗的债,好尔超能十二

楼主:肥肥妞2014 时间:2015-01-06 09:27:00 点击:2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大关东的冬天来得特别早,来得也特别厉害,尤其是大山里。八月节刚过,鹅毛大雪便铺天盖地呼啸而至,一下就是几天几宿,天地间只剩下了白茫茫的一片。窝在大青岭山脚下的小岩村也被北风冻得瑟瑟发抖,那稀稀拉拉十几户人家的小房都缩在雪地里,怎么看怎么像一座座坟。

  靠山吃山,这是老祖宗几千年来不变的规矩,小岩村几乎与外界隔绝,人们所能依靠的也只有眼前的这片大山。采蘑菇,摘山菜,挖棒槌,这是小岩村孩子记事起就知道的事情。打猎,才是小岩村人生活的根本。在小岩村,枪和猎手,是人们最尊敬的物和人。

  刘恩茂的老爹刘福棠是小岩村最有名的猎手,他曾经接连追了七天七宿,翻过七道山梁,趟过七条大河,终于把那只据说有好几百年道行的白银狐猎到手上,小岩村的人都尊称他为刘炮。刘福棠进山打猎从未空手回来过,可自打老婆去世以后,他空手而归的次数却越来越多,因为他放心不下独自留在家里的儿子恩茂。

  十八九岁的刘恩茂长得颇为健壮,整天呆在家里憋得难受,总嚷嚷着要和刘福棠一起进山打猎。虽然刘恩茂的枪法得了老爹的真传,几乎是弹不虚发,可他咋说也还是个孩子。再加上山高林密,野兽出没,危机四伏,稍有疏忽便可能有去无回,刘福棠说什么也没有让儿子跟自己进山。每次打猎,他都把刘恩茂一个人留在家中。可渐渐地,一丝忧虑和不安又缠在了刘福棠的心头。

  作为一个出名的猎手,刘福棠知道,山里最让人担心的野兽不是熊,也不是老虎,更不是被人们传为有道行会法术的狐狸,而是最普通也最常见的狼。狼是最狡猾最凶狠的野兽。它们知道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回报,它们在每次攻击前都会了解对手,而不会轻视对手,所以它们的攻击很少失误。它们不会为了所谓的尊严在自己弱小的时候攻击比自己强大的动物,如果不得不面对比自己强大的东西,它们必然群起而攻之。同时狼也是最团结最具报复心的动物。它们虽然常常独自行动,可当同伴受伤时,它们绝不会独自逃走。一旦它们和对手结下了仇,它们会跟随对手的气味一路追杀,甚至上千里。

  刘福棠打猎以来杀过恶狼无数,他很担心,哪天狼会抄后路偷袭自己的家。恩茂一个人在家,家里唯一的一根猎枪又带在自己的身边,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孩子恐怕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刘福棠想了几个晚上,终于想出了对付狼的办法,那就是用狗。狗很聪明,也很勇敢,又特别忠诚于主人,为了主人,它们可以不顾自己的生命。还有一条,它们似乎与狼有说不清的仇恨,遇到狼,猎狗极少有退缩不前的。把狗留在家里,不但可以和孩子做个伴儿,关键的时候还可以起到丢卒保车的作用,。最起码狗的狂咬乱叫还能给同村的人报信,万一发生什么意外,大伙儿解救也来得及。

  欠狗的债(2)

  打定主意,从不养狗的刘福棠便抱回了三只狗崽,分别取名大郎、二郎、三郎,整天和儿子一起训练它们。三条狗长得很快,进步也很快,一年多就可以进山围猎了。

  这天,刘福棠把三郎留在家,仔细叮嘱了刘恩茂一番,带着大郎、二郎进山打猎去了。

  三天后的傍晚,刘恩茂做好饭,刚把食给三郎端过去。三郎的耳朵突然竖了起来,猛地跃起,冲开房门箭一般冲了出去。刘恩茂一愣,一把抓过墙上的匕首,紧跟着冲到屋外。

  屋外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刘恩茂仔细搜看了半天,这才拍了拍三郎的脑袋:“听错了吧?走,回屋吃饭。”

  三郎猛地摆了摆头,向着村外箭一般跑去。

  刘恩茂急忙追了过去,还没跑出五步,低沉的天幕下,一条浑身是血的猎狗摇摇晃晃地跑了过来。

  “二郎!”刘恩茂的脑袋“轰”的一声炸了,他几步蹿过去,“二郎,出什么事儿了?我爹呢?”

  二郎不顾三郎的吼叫,一口叼住刘恩茂的裤角,向着自己来的方向拼命扯着小主人。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