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天津市人民政府黄兴国市长公开信——河东建委五个丑(31)

楼主:鲁山道倔老头 时间:2015-12-26 22:29:00 点击:139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致天津市人民政府黄兴国市长公开信
  ——河东建委五个丑
  (三十一)
  黄兴国市长:
  您好。这封信写的是河东建委五个不法小丑。头一个姓刘,女士,胖子。
  那天,2012年12月7号,我去河东建委铁门信访接待室信访。简言之,我等了十分钟,才从里边出来个胖女子,她问我:“你有嘛事?”
  我掏出《万力园项目简介》和《鲁山道小二楼地块拆迁补偿安置办法》,随之将拆迁指挥部当初向我承诺,现在又如何违约的事情,从头到尾述说了一遍。她听完之后,不以为然,冷冷地说:“你以为先搬家,先选房,就按这么多房子选,不可能啊!”
  我反驳她,说:“既然不可能,当初动员我搬家时还承诺?你们言而无信,欺骗我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啊?”
  经我这么一驳,她自知理亏,改口说:“你问的这件事,我这不管,你找旁边信访室,她们那边管。”
  我随她指引,走出铁门信访室,进了路边门脸房。这间信访室挺大,接待我的是一位姓陆的女子。我从头至尾又把拆迁指挥部违约选房的经过说了一遍。陆姐听我把话说完,吃惊地问:“这件事归她们管,你怎么到我们这边来了?”
  此一言,道破天机,在河东建委信访部门,居然还有如此接待“人才”。
  第二个也姓刘,男士,剃光头。
  2012年12月9日,我又来到河东建委门脸信访室,要求见陆姐,请求解释一个拆迁政策问题。可是陆姐不出来,拒绝了我的请求,于是,我就冲剃光头的信访负责人说:“刘师傅,你给评评理,前天我来信访,那边推这边,这边推那边。现在倒好,连面儿都不见了。您说,这样搞信访接待工作,符合国务院《信访条例》规定吗?要是这样的话,我只得上告,向市政府反映情况了。”
  哪知,刘姓光头听罢,恼羞成怒,说:“去去去,爱上哪去上哪去!”
  此一言,恶毒之极。放眼当今世界,无论哪个国家,也不会像光头那样藐视人权。于是,我高呼口号:“共产党宣言万岁!人权宣言万岁!”以示抗议。
  第三个姓吴,女性,人称吴头儿。据她说,她是拆迁指挥部负责人,直接属于建委领导。2013年1月15号那天,吴头儿闲着没事,坐在办公桌前和4个女拆迁人员闲聊。她们所聊都是一些吃食。什么羊肉多少钱一斤,什么牛肉又涨价啦,如此等等等等。
  当时,我见她们聊闲白儿,津津乐道,说拆迁躲躲闪闪,不务正业,心里来了气。便拿着天津市河东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2008年4月9号发布的《至广大市民朋友们一封信》凑近问她:“吴姐,我有个问题不明白,请你帮我解释。河东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2008年4月9号在《致广大市民朋友一封信》中说:“违章违法建筑将面临被拆除和得不到任何经济补偿。”可是,你们鲁山道小二楼拆迁指挥部,依据国家法律的哪一条,对违章违法建筑给予经济补偿?”
  经我这一问,吴头儿红了脸,马上反讥我,说:“你学问大,我们没学问,你提的问题我们回答不上来。我们回答不上来你还问我,你脑子有病啊?!”
  此一言,令人啼笑皆非,让这种人领导拆迁,河东建委就糟了。
  第四个姓名不详,男性,也剃光头。2013年1月15号那一天,这个剃光头的趁我与吴头她们争吵之机,猛然抡胳膊打了我胸口两拳,边打边骂:“你个老王八蛋,我打死你!”此时,我动弹不得,双臂被她们拉住。
  在此之前,我常听说河东建委搞拆迁,动手打人、骂人的事情,我当时只是听其言,未见其实。如今,挨打挨骂落在我头上,失去了人权保障,还说建设法治天津,讲笑话了。
  第五个是最后一个,男性,二十八、九岁,身材肥胖,姓名不详。时间也是2013年1月15日那一天。当时,剃光头的打了我两拳之后,吴头怕惹出麻烦,连忙挤鼻弄眼示意剃光头的溜走,剃光头心领神会,往身后到了几步,但嘴还是骂,没闲着。恰在这般时间,胖子突然向我冲了过来,冷不防从我手中抢走天津市河东区城市管理综合执法局发布的《至广大市民朋友一封信》告示,一边撕,一边咬牙切齿地说:“叫你告!叫你告!”其实,我拿的信访证据全是复印件,自打信访那天起,我就提防河东建委的笨拙的手段;再其实,鲁山道小二楼拆迁指挥部干了这么多违法之事,豈是以毁灭证据所逃脱得了的。
  上面写的这五个小丑,我只是以写信的方式跟您说说,至于建设法治天津、搞民心工程应该怎么做,那是您的事了。
  我还是那句实在话,别光说漂亮话,不做漂亮事,您说呢?……
  顺颂
  冬祺
  刘兴华
  2015年12月26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