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大地震:官路遥遥之基层公务员的巅峰人生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06:00 点击:494302 回复:655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33 下页  到页 
  在乡里的中学的瓦房宿舍里已经住了好几天,叶画钟现在只能是摇头,自己的到来不是时候,就在自己报到的第二天,乡领导到县里面去办事,回来的路上发生了车祸,一车子的领导全都死了。

  乡里没有住房,暂时安排在这学校宿舍里面住着。

  穿着球鞋,上身是夹克装的叶画钟朝着乡政府大院走去。

  虽是大院,其实就是一幢两层的楼房,几间低矮的平房围在院内。

  一路上扑鼻而来的是乡村特有的那种牛马粪的味道,扛着锄头的村民不时微笑看向叶画钟,表现出的都是那种亲切的意味。

  走进党政办公室,里面是明显破旧的办公桌椅,叶画钟走了进去。

  从窗外透入阳光,叶画钟眯了一下眼睛,房间里面已经能够看得非常清楚。
  这次全县招收的公务员较多,省大毕业的叶画钟回到县里考了这个公务员,最终以第一名的成绩成为了永安乡的公务员。

楼主发言:1453次 发图:5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07:45
  没办法,谁叫自己没后台,要不是县里需要自己这样的第一名作为挡箭牌,搞不好根本就考不上公务员。

  已经不错了,没背景的人,能够走上红道之路,这已是烧了高香!

  拎水、烧水、扫地、抹桌子……

  搞完了这些时,办公室也开始热闹起来。

  “小叶,我的茶都泡好了,谢谢啊!”办公室唯一的美女方虹梅朝着叶画钟笑道。

  “小叶,年轻就是好啊!”党政办主任牛胜利笑眯眯走了进来。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09:15
  “哈哈,起晚了!”办事员尹国平嘴中说着这话,并没有把迟到当一回事,端起茶杯道:“好烫!”

  看到大家都到齐了,牛胜利脸色一整道:“都到齐了,说点事吧!”

  叶画钟急忙把笔记本和笔拿出,打开笔记本摆出记录的样子。

  目光在三个手下的身上看了一眼,唯有叶画钟在记录的样子,牛胜利看向叶画钟的目光中有着一种满意的神情。

  “这次我乡发生了前所未有的重大交通事故,乡里的主要领导都去了,这是全乡的巨大损失啊!县委政府对于永安乡的工作非常重视,在这关键的时候,我希望大家都必须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谁他娘的弄出了事情,乡里决不答应!”
  • 山间铃响2015: 举报  2017-10-04 18:52:12  评论

    “ 叶画钟急忙把笔记本和笔拿出,打开笔记本摆出记录的样子”。这种举动让我连想到了朝鲜:金正恩讲话时,随从高官们无一不是左手拿笔记本,右手握笔,全神贯注的望着金正恩作指示(讲话),并认真的做作笔记。但在民主国家,就没有这种现象——这可是专专的景象。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10:05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11:17
  叶画钟在笔记本上记录着,写下了一句“谁他娘的弄出了事情”,在那“弄”字上划了一个圈,心里面却在想着这次乡上的事情,发生了车祸之后,乡里的领导班子还没有定下来,一动就是一批人,牛胜利很有希望得到提拨,他比谁都上心这事。

  牛胜利说了许多的事情,不外就是谁出了问题就会处理谁,开了短会之后,牛胜利就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这里牛胜利刚刚离开,尹国平就很是夸张在伸了一个懒腰道:“牛同志终于离开了!”

  端起茶杯猛猛地喝了一口,看向坐在办公室里的两人道:“老牛同志现在很着急啊,乡里死了那么几个领导,他应该到县里活动去了,你们也别坐在这里了,想到什么地方玩就去什么地方玩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12:32
  “尹国平,主任在的时候你怕得要死,他一走就想逃班,小心我告你去!”方虹梅笑着说道。

  哈哈一笑,尹国平道:“行了,行了,谁不知道谁啊,你是有后台的人,迟早得调回县里,我是没希望了,就这样混吧,走了!”

  说完这话,尹国平已经走了出去。

  办公室里面一下子静了下来,方虹梅对着叶画钟道:“别听他的,他现在正在活动得欢,牛主任如果上去了,尹国平就想当主任,你要小心他一些,这人不老实!”

  叶画钟微微一笑,并没有答话,拿着手上的这些有关永安乡的资料认真看着。

  “你这人真是的,那尹国平对你嫉妒得很,如果他当了主任,有你好看的!”方虹梅娇嗔道。
  • 亡灵佐手吭: 举报  2017-04-12 16:37:37  评论

    我之前也和老公经常吵架,还差点闹离婚,本来他就早泄他自己也不自信,现在想想我应该让着他,不过现在早泄也好了。我们感情也还可以,对了,他是在一个叫周珍生那儿治好的,口抠【10424一加加一5258】,如果有需要的人可以去找他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13:59
  “哈哈,我刚到乡里来工作,谁当官都与我没关系!”叶画钟心里明镜似的,这方虹梅也不是省油的灯,她的心里面同样在想着当主任的事情,看她三天两头给县里打电话的情况就知道,她的活动也来得厉害。现在是想拉拢自己罢了。

  看到叶画钟并没有答理自己,方虹梅摇了摇了,对叶画钟道:“管你的了,我也出去串串门!”

  办公室中更加静寂,叶画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身子一伸,靠在椅子上沉思起来。

  永安乡很穷啊!
我要评论
作者:爱不是传说2013 时间:2016-04-09 18:14:51
  记号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15:39
  这几天中,叶画钟已经把永安乡的所有资料都找来看过,更是做了大量的笔记,对于整个乡的情况已经有了全面的认识,越是了解,就越发感到这个深处于大山当中的永安乡非常贫困。

  叹息一声,叶画钟在笔记本上再次写了起来。

  正在叶画钟陷于沉思当中时,就听到敲门的声音。

  抬头看去时,看到的是一个身着中山装,穿着球鞋的中年人站在门口微笑着看向他。

  叶画钟急忙站了起来,很是客气道:“同志,你找谁?”

  “乡里今天不上班?”来人问道。
我要评论
作者:爱不是传说2013 时间:2016-04-09 18:16:48
  养肥再看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17:53
  叶画钟微笑道:“可能大家都有事出去了,您有什么事情?”

  “我记得乡里有一个叫黑木林的地方,那里有我家的祖坟,找了一阵也没找到,想来问一下!”

  叶画钟微笑道:“你说的那名字在解放前是叫那名字,现在黑木林已经不叫黑木林了,叫井坝,我带你去吧,一般人还真是找不到!”

  听到叶画钟竟然知道,中年人的眼睛一亮,奇怪道:“我问了许多人都不知道,看你的情况应该不是本乡的人,怎么会知道那地方?”

  叶画钟微笑道:“我正好研究过这乡里的许多事情!”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19:02
  说话间,叶画钟已经走了过去。

  中年人掏出香烟发了一支给叶画钟道:“你贵姓,真是麻烦你了!”

  “我叫叶画钟,没什么麻烦的!”

  两人并肩向外走去,经过了几个办公室的门时,叶画钟发现所有的门都大开着,里面却根本没有一个人。

  “呵呵,我进来就只见到你一个人在里面,真是有缘啊!”中年人哈哈笑着说道。

  叶画钟并没有说同事们的坏话,表现得很是沉稳。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20:16
  @爱不是传说2013 2016-04-09 18:16:48
  养肥再看
  -----------------------------
  谢谢支持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21:15
  中年人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叶画钟,无话找话道:“听说你们乡里出了一些事情?”

  “一点小事,没什么大事!”叶画钟微笑着说道。

  看到叶画钟并不想谈乡上的领导之事,中年人微笑道:“听说解放前这里就很穷,没想到那么多年了,还是没太大的变化!”

  说到这里时,中年人摇了摇头。

  出了乡政府,一个三十来岁的壮汉走了过来。

  叶画钟看了他一眼时,那中年人微笑道:“我坐他的车子过来的。”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22:20
  叶画钟也没有多想,朝那人点了一下头,领着中年人向着乡政府外走去。

  通过介绍,他也知道了这中年人姓郑,是从省城到来的人。

  姓郑的中年人对于乡里的事情很感兴趣,不时问着乡里的情况。

  谈到乡里的情况,叶画钟点头道:“乡里面的确需要有一个改变才行,其实,乡里还是有着很多可供发展的地方,遍山的竹子就是一个资源,山里面的果子也非常不错,风景就更加优美,大量的山货也是一个经济的来源……”
作者:ribendadan 时间:2016-04-09 18:22:55
  mark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23:48
  一谈起乡里的发展问题,叶画钟把自己这几天中研究的许多内容就讲了一遍。

  “没想到你对乡里的情况那么了解,看来下了不少功夫!”姓郑的中年人微笑着说道。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那个黑木林的地方。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24:54
  叶画钟指着山上道:“这就是黑木林了!”

  一路听着叶画钟谈论着永安乡的发展办法,中年人看向叶画钟的目光中就透着赞许,心中暗想,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小伙子想了那么多的事情!

  叶画钟其实也是憋得慌,分到这里之后根本就没有一个可以倾述的对象,看到这个中年人很有气势的样子,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来到了黑木林,看着这个改名叫井坝的地方,中年人的脸上现出了激动之色,快步向着上面走去。

  到了这里之后,中年人仿佛一下子就找到了路似的,顺着山就爬了上去,一边走一边道:“不错,就是这里!”

  很快,三个人就来到了半山的一座陷于荒草中的孤坟前。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26:11
  中年人爬下身子扒开了野草,只见那坟前有着一块字迹都已很难看出的石牌。

  认真看了一阵,中年人一下子就跪了下去,悲声道:“后辈来看你了!父亲来不了,让我给你叩头了!”

  看到中年人悲伤的样子,叶画钟想了一下道:“我去借点工具来清理一下吧!”

  说完这话,叶画钟快步向着山那边的一户农家跑去。

  虽然来的时间不长,这里的人对叶画钟都非常熟悉,他很快就借了一把锄头和铲子过来。

  这时的中年人已经从悲伤中清醒过来,跪在那里不知讲着什么事情。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27:04
  @ribendadan 2016-04-09 18:22:55
  mark
  -----------------------------
  谢谢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28:21
  看到叶画钟找来了工具,中年人的脸上现出一种感激之情,站起身来就想接过锄头。

  叶画钟微笑道:“反正我也没事,帮你搞一下吧。”

  他是看出了中年人有些胖,估计要清理这野草有一定的难度,便主动帮忙起来。

  那三十来岁的人不爱说话,接过了锄头就开始进行着清理,叶画钟也用铲子铲了一些土忝上坟头。

  毕竟是许多年没有清理的野坟,叶画钟和那年轻一些的人花了很长时间才算把这坟清理完成,又给这坟头忝了一些土。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29:08
  看着面目一新的这座孤坟,叶画钟道:“时间长了,应该重新修一下才是!”

  中年人的目光在这坟上看了一阵,看向叶画钟道:“你看我的事情也很多,不知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下,找点人把这坟围一下,重新立一块牌?”

  这事求得就不太地道,叶画钟的心中也是一愣,帮了半天忙,对方还提出了帮着修坟!

  不过,叶画钟这人也属于那种热心之人,想到这坟埋在这里那么多年都没人来看,对方又事情多时,微笑着点头道:“行,这事很好办,请一些当地的人就能办成!”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30:26
  中年人听到叶画钟满口答应,双手紧紧握住叶画钟的手道:“感谢小兄弟了!”

  叶画钟微笑道:“没多大点事!”

  送回了工具,叶画钟陪着中年人下了山之后才发现有一辆越野车停在那里,姓郑的中年人坐进了车子,那年轻一些的人启动了车子。

  要了一个叶画钟的手机号码,又说了一个手机号码让叶画钟记一下,做完这些,那车子已是快速离去。

  挥了挥手,叶画钟一愣,钱都还没有给自己,搞了半天还得自己垫钱啊!

  搔了一下头,叶画钟苦笑一声,这事搞得!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31:56
  回到中学,正好碰上学生打饭吃,叶画钟拎着一个大碗去打了一碗饭,也就没有什么好选的了,就只有唯一的一个炒土豆。

  “小叶,到家里来吃。”中学校长的老婆是一个长得很胖的女人,热情道。

  “哈哈,正想沾点光!”叶画钟也没客气,到了校长家挟了一些炒豆腐,抬着碗蹲在校长家的门前吃了起来。

  乡中学也就只能办初中,学生有着好几百人,算是规模不错的一个乡中学了,虽然是这样,整个的中学却只有几间低矮的土房子做教室,学生们全都住在土基房里面。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33:19
  一些学生已经在有不少小坑的场地上三三两两蹲着吃饭。

  连一个像样的操场都没有!

  吃完饭,几个年轻老师聚在了一起,正在说笑中,叶画钟也凑了过去。

  看到叶画钟到来,早就熟悉的几个年轻老师笑道:“小叶,你们党政办不是有一台影碟机吗?”

  叶画钟一愣道:“怎么些?”

  几名老师的脸上现出一种怪异的表情,一个比较活跃的老师小声道:“小周从城里租了一个碟子回来!”说到这里,做出一幅你应该懂的表情。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35:04
  一个姓顾的年轻老师小声道:“老李家的电视机我已借了,晚上抬来!”

  叶画钟这才明白过来,哈哈大笑道:“行,我抬来。”

  “够哥们!”几个老师哈哈大笑了起来。

  对于他们这些长期在深山里面的老师来说,还真是难得接触那东西。

  吃完饭,叶画钟把党政办的影碟机果然抬到了小周的宿舍。

  都是老师,还是担心影响的问题,虽然万事齐备,谁也不敢在学生没有睡下之前去看。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37:03
  叶画钟这几天一到晚上就没事干,有一天那小顾去县城,叶画钟自告奋勇,代他上了一晚上的自习课,没想到上了一晚上就成了学生们最欢迎的对像。

  当时叶画钟在学生们做完了做业之后就讲了一段《西游记》。

  这些乡下的孩子根本就没有听到过这样的故事,叶画钟的口才又非常好,一下子就把学生们的心抓住了,每天晚上孩子们早早就把作业做完,就等着叶画钟去讲故事。

  教室是土基房,中间用的是木板隔着,在其中一间教室里面讲课,其它的教室里面都能够很清楚的听到。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38:01
  教室里面一片昏暗,每一个孩子的桌子上都点头一盏小小的煤油灯,这种煤油灯是用空墨水瓶做成,在盖子上钻一个眼,用牙膏皮卷一个小管子,里面装上棉线插在瓶子里,瓶子里面装上煤油,一点燃就能使用很长时间。

  屋子里满是呛人的煤油味,看着孩子们渴望的眼神,叶画钟讲得很是上心,洪亮的声音在这一间间教室里面回荡。

  每一间教室都很静,孩子们的脸上现出的是一幅梦幻般的表情,每当看到孩子们的这种表情,叶画钟都有一种想哭的感觉,这里太落后了!

  那挂在树上的铁块敲击的声音响起,叶画钟也停下了所讲的故事,看着孩子们兴奋地议论中离去,慢步走出了教室。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39:34
  摇摇头,叶画钟回到宿舍洗了一下脸脚,刚想上床时,突然想起了晚上还有一件事情要做,想到小周从县城租来了黄色碟子时,叶画钟年轻的心也有些激动。

  重新穿上鞋子来到了小周的宿舍,进来才发现,差不多整个学校的年轻男老师都已到来,五个人就挤在了小周的床上。

  叶画钟发了一转香烟,笑道:“今天人还来得真是齐啊!”

  众人顿时笑了起来。

  小周看了一眼斜对面的学生宿,小声道:“还得等一阵!”

  大家又是一笑。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40:31
  小顾这时看着火炉子上的一锅热水道:“先下点面来吃!”

  几个人把面条下了之后,一人抬着一大碗面条吃着。

  虽然每一碗面条都没有什么作料,可是,叶画钟与大家一起吃着,却也很是享受。

  几个老师忙着批改着作业,每一个人都很是用心。

  看了一眼电视机,叶画钟叹了一口气,这里根本就无法接收到电视信号,有电视机也等于没有,很无聊啊!叶画钟只能找了一本课本在那里看着。

  时间慢慢过去,整个的校园里面全都是一片静寂。

  伸了一个懒腰,小顾伸头看了一眼外面,把门一关,伸了一下手,有些兴奋道:“行了!”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41:31
  仿佛得到了号令,正在批改作者的老师们迅速停下了手中的工作。

  小周把门关了起来,早已连接好的电视快速打开。

  小胡老师把灯也关掉道:“把窗帘拉上,别让人发现!”

  都是年轻人,大家的眼睛就看着叶画钟在那里忙活,这事还只有叶画钟才能搞得明白。

  碟子放进了机器,叶画钟仿佛感到了大家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五个老师全都是农村出身,他们还真是很少接触到这样的东西。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42:53
  时间慢慢过去,叶画钟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看向小周道:“你租的真是那样的带子?”

  小周道:“老板说了的,刚从外地进来的新货!”

  时间又过去了很长时间,那电视机里面放出的全都是一片雪花,不要说是黄色的内容,就连内容都完全没有。

  几个年轻人抓耳挠腮的满心不舒服,对着叶画钟道:“小叶,是不是机器有问题?”

  “怎么可能,昨天才放了一次党员教育的内容,机器没问题!”叶画钟肯定道。

  说完这话,那个教物理的小林走上前去细细的察看了一阵,点头道:“连接是没有问题的!”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44:54
  @爱不是传说2013 2016-04-09 18:14:51
  记号
  -----------------------------
  谢谢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45:50
  “肯定是机器的问题!”小周看向叶画钟道。

  叶画钟也急了,说道:“我宿舍正好有一盘党员知识教育内容的碟子,我拿来试一下。”

  快速冲回自己的宿舍,叶画钟把那盘党员知识的碟子拿到了小周的宿舍,把碟子放进去之后,那电视中已经出现了画面。

  看到碟子正常放了出来,几个年轻人的脸上全都就成了苦瓜样。

  小周气愤道:“狗日的,敢骗我!”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46:37
  叶画钟笑道:“正好,乡里有一个党员知识的培训任务,我还正无从着手,今天就算是一次培训吧!”

  再次试了多次,那租来的碟子根本就无法放出内容,大家也彻底死心了,在叶画钟的要求下,大家抱着看什么不是看的想法,也都闲聊着看了起来。

  把大家逼着坐在那里一直把碟子看完,叶画钟的心中暗笑不已。

  看着叶画钟在那里收拾机器,小顾叹息一声道:“我靠,整个一晚上,竟然成了党的知识培训课了!”

  小林揉了揉太阳穴道:“快四点了,我明早第一节课,整死人了!”

  正说着,大家就听到外面传来钉钉铛铛的敲击声,听到这声响,大家全都闭上了嘴,小心地看着外面。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48:26
  过了一阵,随着这敲击的声音消失,小周摇头道:“老牛!”

  小顾道:“这计划生育看来是把老牛害苦了!”

  叶画钟道:“我正想问你们这事,牛校长是怎么了,经常半夜起来东敲西敲的?”

  众人就是一笑,小林道:“还不是结扎搞出来的事情,上次乡里要老牛家那女人去结扎,老牛媳妇打死都不去,老牛这人不错啊,毕竟是党员,又是校长,瞒着老婆偷偷就跑到县里去结扎了,谁知识是碰到了哪根筋了,回来没几天就变成这样了!唉!”

  叶画钟一阵愕然,还真是没有听过结扎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50:25
  出了门,外面已是细雨连绵的情况,虽是秋天,永安乡已经非常阴冷,叶画钟的身上打了一个冷劲,看了一眼那破败、低矮的学生宿舍,就走了过去。

  山风不断吹着,耳中传来的是那幢破败的学生宿舍的吱吱响声。

  听到这声音,叶画钟的心中就提了起来。

  又走了过去,那吱吱的响声就变得更加厉害。

  风越来越大,叶画钟感到今晚肯定要发生一点什么事情。

  冲回自己的宿舍,拿着手电筒就冲到了那幢房子面前,用电筒照去时,就看到屋子仿佛有些摇动。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51:42
  123456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52:45
  看到这情况,叶画钟就更惊了,朝着牛校长家跑去。

  用力敲击着牛校长家的门时,就看到牛校长披着衣服开门出来。

  也没多说,叶画钟拉着牛校长就跑,一边跑着一边大声道:“学生宿舍要被风吹倒了,快去看看!”

  到了学生宿舍面前,那也吱吱的声音更响,牛校长也吃也一惊道:“怎么会这样!”

  “快把学生搬出来,先搬到教室里再说!”

  看到房屋有着摇晃的情况,牛校长急忙把一些老师叫了起来,大家把学生们叫了起来,全力帮着学生们搬离。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53:59
  风吹得更大,学生们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跟着老师们搬着被盖。

  这幢房子里面挤满了七八十个学生,大家花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就把被盖搬出。

  吱吱的声音已经变得更大,风吹得更猛。

  一阵大风刮过,大家的耳中传来的就是一声巨响。

  只见那一幢学生宿舍轰然中倒了下去。

  看着那倒下的房子,牛校长的嘴唇都在抖动,一把抓住叶画钟的手,想说点什么却无法说出。

  叶画钟同样是一阵后怕,大声道:“看看学生是不是全部出来了!”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56:16
  清点了一阵人数后,牛校长激动道:“都活着!都活着!”

  乡中学房倒的事情在永安乡引起了轰动,天还没亮,乡里面的领导们全都跑了过来,看着那倒下的学生宿舍,乡里的领导们同样吓得不轻。

  暂时主持乡里工作的乡党委副书记畅宏伟的头上也在冒汗,自己很有可能成为乡里的一把手,正在这个关键的时候要是死了孩子,这责任可就太大了!

  还没有到达,老远的地方畅宏伟就骂开了。

  “牛重忠,你狗日的,怎么搞的!”

  听到是叶画钟发现了情况之后,说服了牛校长撤出了孩子时,畅宏伟看向叶画钟的眼神中充满了一种特别的意味。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8:57:13
  先吃饭了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13:28
  来了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16:25
  吃的太饱了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17:17
  继续
作者:悠然阿叔 时间:2016-04-09 19:18:23
  @shuainanxiashu 中国国家公务员的录取,升迁制度。是畸形的!只要的制度的必然后果就是腐败的滋生!所谓的反腐是治标不治本!
我要评论
作者:爱不是传说2013 时间:2016-04-09 19:20:06
  加油加油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22:26
  走过去握住叶画钟的手,畅宏伟摇了摇道:“小叶同志啊,你做得很好!”

  忙了一晚上,叶画钟也感到很是疲倦,忙说道:“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大量的工作还得乡里来做!”

  “很好!很好!”

  畅宏伟对叶画钟更加满意了。

  事情很大,这样的事情也瞒不了,很快,县里就组成了由主管教育的副县长率领的一队领导来到了永安乡。

  看着那一片乱瓦、埋在下面的破床的情况,主管教育的副县长管勇贵也是心惊,朝着乡里的领导们就是一顿大骂,大有立即把人撤职的意思。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23:30
  骂过之后,坐在乡政府里面听取着当时的情况汇报。

  这事无论是牛校长还是畅宏伟都对叶画钟感激莫名,在汇报中也难免提到了叶画钟的名字。

  听完了汇报,管勇贵让人把叶画钟找了过来,看着一身混浆还没有换衣服的叶画钟,管勇贵主动走上前去,紧紧握住叶画钟的手道:“小叶啊,我代表县里感谢你做出的工作!”

  叶画钟微笑道:“好在没有出什么事情!”说话时,叶画钟表现出了一种不好意思的样子。

  又表扬了一阵叶画钟,管勇贵只是一个没进常委的副县长,也不太好表态,匆匆赶回了县里。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24:44
  领导们看了一阵就离去了,看着这破败的学校,叶画钟对牛校长道:“牛校长,孩子们现在的情况很不好,担惊受怕了一晚上,我看还是把那些床清理一下,能用的尽量用吧,找点人来修一下那些压坏的床!”

  “好!好!”牛校长到了现在也还没有从那宿舍倒下的惊惧中清醒。

  握住叶画钟的手,牛校长道:“积德啊!积了大德了啊!”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27:16
  叶画钟也不知道他到底是说的谁,看了一眼这些人,叹了一口气,乡里的领导们都在应对着上级的震怒,这里的事情全都交给了牛校长,自己也只能尽尽心了!

  暂时也没有很好的办法,只能是把学生安排进了每一间教室,教室的前面是课桌,后面就全部放置了床。

  看着学生们就这样睡在这教室里面,叶画钟感到自己的心中有一口气堵得慌。

  第二天,许多孩子在这学校读书的村民就三三两两来到了学校。

  看着那倒下的宿舍,听着一些了解内情的村民们的介绍,大家就知道了叶画钟这个年轻人,对于村民们来说,什么事情都没有救了他们孩子一命的这个恩情大。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30:46
  自从村民们知道了叶画钟的行为之后,叶画钟就发现村民们看他的眼神有了很大的变化,再也不是以前的那种陌生情况,更有一些村民找到了叶画钟这里,也没有说什么话,就是握着他的手不断递烟。

  看着这些纯朴的村民,叶画钟感到自己如果不为孩子们做点事情就对不起自己的工作似的。

  忙了一天才把学校的事情忙完,叶画钟走进了党政办时,这里的情况却很是让他不舒服。

  “哈哈,我们的英雄回来了!”尹国平皮笑肉不笑地对着进门的叶画钟说道。

  “小叶,辛苦了,坐下休息一下!”主任牛胜利难得地主动站起身来握了握叶画钟的手。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32:31
  @悠然阿叔 2016-04-09 19:18:23
  @shuainanxiashu 中国国家公务员的录取,升迁制度。是畸形的!只要的制度的必然后果就是腐败的滋生!所谓的反腐是治标不治本!
  -----------------------------
  国家的发展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是正常的,但我相信以后国家公务员的录取会越来越科学的,想想现在的录取方式和三十年前比就科学多了
我要评论
作者:爱不是传说2013 时间:2016-04-09 19:38:17
  继续加油
  
作者:爱不是传说2013 时间:2016-04-09 19:40:18
  非常好看,继续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42:11
  “主任,我得向你检讨,没有向你请假就去帮了一天学校的事情!”来的时候叶画钟突然想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自己竟然忘记了向牛胜利请假了。

  “哈哈,有了管副县长的表扬,有了畅书记的表扬,大家都知道你在学校的!”尹国平哈哈大笑着说道。

  偷眼一看,叶画钟就发现牛胜利的眼睛里面透出了一种冷光。

  狗日的尹国平,这是在明整自己啊!

  叶画钟明镜似的,虽然心里明白,却还是恭敬地对牛胜利道:“主任,不管怎么说,这是我做得不对,作为一个党员,没有严格要求自己,这是一种无组织无纪律的表现,请你批评我吧!”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43:58
  听到叶画钟这话,坐在那里看戏的方虹梅眼睛里面透着一种赞许之情,心中暗想,没看出来,叶画钟这小子还真是厉害,轻轻松松就把尹国平的暗箭挡了。

  牛胜利这时微微一笑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小叶啊,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严格的要求自己,毕竟我们是党员,角度不同麻!”

  叶画钟看到牛胜利的杯里面没有了水,忙拿起壶来帮牛胜利忝了热水。

  对于叶画钟的这个做派,牛胜利还是感到满意的,摸了一下头发道:“乡里刚出了大事,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真他娘的倒霉透顶了,在这关键的时候我还是老话,谁也不得出问题!”

  聊了一阵,接了一个电话之后,牛胜利叫着尹国平匆匆离去。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44:55
  看到两人离去,方虹梅这才微笑着对叶画钟道:“小叶啊,这次风头出得很足啊,全乡的人估计叫不出领导的名字,你的名字算是记住了!”

  苦笑一声,叶画钟听得出来,这方虹梅已经暗点自己的名声太过了。

  在官场中混,出名并不是一件好事,可是,这次就算是自己不想出名也不行。

  看到叶画钟没答话,方虹梅小声道:“我听到消息了,尹国平的一个亲戚是县财政局的副局长,通过那关系,他已经活动了,很有可能当上党政办主任!”

  叶画钟抬头看了一眼方虹梅,今天的方虹梅穿着的是一套在县里都显得时尚的服装,整个人显得青春靓亮得很。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46:05
  “你看来活动得也不错!”叶画钟微微一笑。

  自己刚刚来参加工作,叶画钟虽然知道这次乡里肯定有大变动,却也没有去想自己能够得到什么好处,毕竟自己刚刚参加工作不久。

  脸上带着笑容,方虹梅感受到了叶画钟的目光,挺了一下本就很挺的胸部。

  叶画钟当然不会认为方虹梅就会把自己看成是谈恋爱的对像,这样的女人看重的肯定是权势,最近叶画钟也听到了一些传言,据说这方虹梅在县里面活动得非常厉害。

  看看方虹梅那鼓鼓的胸部,叶画钟心中就在想,搞不好已经有人在她的身上活动过了!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47:00
  很快把头脑中那些不健康的东西抛开,叶画钟拿出乡里的资料再次研究了起来。

  中学的事情自己该做的已经做了,根本就不可能插得上手,再说了,也轮不到自己去管,到了这里工作,就得好好的研究一下这乡里的事情再说。

  乡里的领导班子情况叶画钟也进行了一些研究,永安乡有着九个乡党委委员,这次翻车死掉的有书记、乡长和组织委员,人大主席岁数大了,应该不会有任何的发展,可以不论,人武部长也是一般不会来争夺一二把手的宝座,这样一看,主持工作的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畅宏伟就很有可能接任书记,下面的那些人谁不想更进一步,争斗是难免的,到底谁会在这次的班子中谋到一席之地呢?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48:29
  看了一眼牛胜利的位子,作为一名跟帮任书记很近的党政办主任,既是机会,又是危机,如果升了上去,当然一切都好,但是,如果来了一个不喜欢他的人任书记,他的日子可能并不好过。

  轻声一笑,方虹梅道:“在想什么?”

  同一办公室里面,相对来说,方虹梅与叶画钟相处得更好一些。

  “想你啊!”叶画钟为了转移对方的注意,开了一句玩笑。

  白了叶画钟一眼,方虹梅笑道:“你老实告诉我,在大学里面有没有谈恋爱?”

  一谈到这事,叶画钟的眼睛里面就是一暗,很快就笑道:“你猜呢?”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49:31
  方虹梅笑道:“你那么帅气,应该有不少人喜欢你吧?”

  “帅气到是谈不上,全身充满了力量到是真的!”有意做了一个扩胸的动作。

  这动作顿时引得方虹梅娇笑起来。

  还别说,本就动人的胸部在她的大笑中跳动得很是厉害。

  笑谈了一阵,方虹梅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已是匆匆离去。

  看到办公室里面再次只剩下自己,叶画钟笑了一下,这段时间大家都很忙啊!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50:19
  没有了其他的人,叶画钟就想到了刚刚分手了的那个大学的女同学,想了一阵,想到对方就因为自己的家庭是县里的一般工人家庭,认为自己不会有前途,在家中的反对下提出了分手。

  想到了自己的家庭,叶画钟知道自己的确没有任何关系,只能是靠着自己去打拼,母亲到是退了休,父亲属企业内退,全家的收入很低,大姐也是下岗,姐夫在外打工,小弟还在高中读书,到是学习不错。

  想到家里的困难,叶画钟就想到了这个月工资发了之后应该可以寄一些回去的事情,想到自己终于能够帮到父母时,叶画钟的心情好了许多。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51:13
  晚自习时,叶画钟一走进教室就看到孩子们正静静坐在座位上写着字,整个的教室里面除了那种煤油的浓浓气味之外,充满着的是一种学习的气份。

  宿舍的倒塌仿佛并没有对学生们造成太大的影响。

  叶画钟走到教室背后,目光就看向了那一块块木板上面,看到的是上面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了一些硬纸板铺在了上面,一些很破旧的床单铺着,更多的是一样也没有。

  再看看那些被盖时,见到的是从那倒塌的宿舍里面抢出来的一些很簿的被盖,一边的墙角堆着的是被雨水打湿了的被盖。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52:05
  “你们晚上怎么睡?”叶画钟小心向着一个男孩子问道。

  “叶老师,我们挤一下,学校已经请人代话给家长了,明天就会送来。”

  “这怎么行!”感受到现在的天气已经冷下来,加上外面还在下着小雨,叶画钟的心中很是难过,从教室里就快步走了出去。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53:11
  叶画钟在牛重忠校长的家里找到了牛校长。

  看到牛重忠正在那里埋头抽着香烟时,叶画钟大声道:“牛校长,孩子们今天晚上这样挤着睡,会冷病的!”

  抬头看了一眼叶画钟,牛重忠叹了一口气道:“小叶,我已经请人代话回去了,明天一早应该学生们的家长就能够带被盖过来!我现在担心的是有几个学生的家庭,他们的家里很困难,估计也不可能有人弄得来被盖!”

  “很困难?”叶画钟问道。

  牛重忠点了点头道:“很困难!”

  从他们这种见惯了贫困家庭的人嘴里说出这话,叶画钟就相信那种困难并不是一般的困难。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55:06
  牛重忠又说道:“一家人仅只能盖一床被子,出门都需要换着穿衣服!”

  叶画钟真的是震惊了,有些不相信道:“这事我从报纸上看到过,真的有这样的事情?”

  “杨玉仙、催月兰、何勇飞的家庭最差,她们两家都是住在高山上,要不是学校一直帮着她们,估计她们上学都成问题!学校里面最困难的学生有着一二十个……”

  牛重忠对于学生们的情况非常熟悉,一个个的点头名讲给叶画钟听。

  叶画钟一下子就想起了那两个长得很是文静秀气的初二女生,那何勇飞的学习虽然一般,却也长得孔武有力的样子,叶画钟对他们三人的印象都很深,牛重忠讲到的那些孩子们,叶画钟也都非常熟悉,一个个的面孔出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 三尺剑之父: 举报  2017-09-26 19:13:39  评论

    “学校里面最困难的学生有着一二十个……”这句话语法不通啊
  • wdz567: 举报  2017-12-05 22:13:42  评论

    改成非常困难应该比较合适。直接理解为校长口误即可,没必要深究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56:51
  牛重忠摇了摇头道:“这次房子倒了,他们几人的被盖等物是全部都埋在了水中,混了泥巴,就算是有太阳晒了也可能不行了!”

  叶画钟听得出来,牛重忠担心着他们的未来。

  “派人通知了他们的家长吗?”

  “已经通知了,我担心的就是他们的家长来看到这后会让他们回家!”

  叶画钟也知道老牛校长也很难,那么多的学生,照顾不过来。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58:23
  摇了摇头,知道靠着这牛校长肯定不行,想了一下,叶画钟来到了乡供销社。

  敲了半天的门,这才见到那供销社的负责人李老七披着衣服走了出来。

  看到上叶画钟,李老七微笑道:“是小叶啊,有什么事?”

  “有被盖之类的东西没有?”叶画钟问道。

  点了点头李老七不解道:“你要买?”

  “你也知道,这次学校的学生宿舍倒了,不少人的家庭太困难了,我也没有太大的力量,想帮助几个最困难的学生忝置一些被盖。”叶画钟说道。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19:59:30
  “刚好进了一批,有十六床!”

  李老七的脸上顿时显出动情的表情,把叶画钟让了进去。

  供销社里面果然有着一些棉絮之类的被盖放在那里。

  拍了拍那塑料包裹着的一床棉絮,李老七道:“这是二十元一斤的,共有两斤半,如果加上被套的话……”

  李老七正想讲时,叶画钟摆了一下手道:“我全买了,每一个人你按一百元吧,不过,除了被套装上之外,床单和脸盆之类的东西都给我配上。你也知道,我还没有发工资,发了工资再来付吧!”

  叶画钟是乡里的公务员,李老七不担心他懒账,满口答应着。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00:55
  叶画钟又让配置了一些文具之类的东西。

  李老七苦着脸看了看叶画钟道:“行,看在你也是为孩子们的情况下,就以成本价给你吧!”

  李老七在这里装备着,叶画钟重新来到了教室。

  走进了教室,叶画钟自己都有一种不好意思的感觉,自己现在的收入仿佛也只能是帮助十多个人了!

  “同学们,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就叫做《卖火柴的小女孩》!”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02:27
  叶画钟的声音在这些教室里面回荡。

  当叶画钟讲到了最后时,教室里面那些煤油灯把每一个孩子的脸都映得很红。

  过了一阵,叶画钟才说道:“叶老师没有太大的能耐,今天购置了十六套被子,就想送给最需要的人!”

  “下面,请我点到名的同学与我一道去领你们的被子!”

  叶画钟从牛校长那里早已得到了十六个最贫困学生的名字,一个班一个班的去叫出了那些同学。

  带着那十六名困难学生来到了供销社时,李老七这时已经召集了几个人在那里装着被子。

  “叶老师……”杨玉仙一下子扑到叶画钟的怀里就哭了起来。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03:39
  “叶老师……”

  不少女同学都已是泪流满面。

  男生们的脸上现出激动之情,大家的拳头紧紧捏着,看向叶画钟的目光中透着一种依恋之情。

  这些都是家庭极度贫困的学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想到叶老师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伸出了援助之手时,对于叶画钟真的是从心底里面充满了一种感激。

  在杨玉仙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叶画钟看向这十六个学生道:“别感激我,我只需要你们记住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别人最需要的时候,你们也能够伸出援助之手!”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05:02
  叶画钟的话讲得很朴实,他知道大家的心情,就是希望把那种人间的温情融入到他们的心间。

  又看了看大家,叶画钟继续说道:“你们的家长把你们送来学习,目的就是希望你们能够改变你们的家庭现状,学到了知识,你们才能够报效家庭,不要嫌你们的家庭贫困,如果你们有志气,就要勇于面对,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说完这些话,叶画钟招了招手,带着大家过去分发着东西。

  看着学生们兴高采烈的拿着自己的棉被离去,叶画钟的心情却是极度的复杂,永安乡那么的落后,如果不能够尽快的改变现状,这里还将继续落后下去。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06:25
  李老七这时走了过来,重重在叶画钟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道:“小叶,你是好人!”

  几个李老七叫来的人也都对叶画钟赞语不断。

  叹了一口气,叶画钟看向李老七道:“谢谢你了,钱我发了工资一定还!”

  话是这样在说,叶画钟也在担心工资不够的问题。

  不够的话只能找人借点了!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08:15
  回到学校,叶画钟没敢去看学生们的情况,这十六个人是最困难的一批,其实,还有不少学生也困难,自己也只能帮那么一点忙了!

  刚坐了一阵,校长牛重忠就走了进来。

  看到叶画钟坐在那里,牛校长叹了一口气道:“不是老师们不想帮大家,这个学校的老师们都是农家子弟,他们的钱差不多都寄回去了!”

  叶画钟当然知道情况,点了点头道:“是不是我的做法让大家难堪了?”

  牛重忠拍了拍叶画钟的肩膀道:“这个到是没有,大家理解你的心情,学校的重建才是一个大事!”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09:51
  看着这个农村学校的校长,叶画钟第一次发现从这牛校长的身上充满了一种责任感。

  这是一个好校长!

  这是叶画钟对牛重忠的认识。

  “我还担心今晚有不少的孩子会受凉,有了你的那十六床被子,今晚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看到牛重忠脸上露出了一种轻松的样子,叶画钟不解地看着牛重忠。

  牛重忠也没有说什么话,再次拍了拍叶画钟的肩膀,这才走了出去。

  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风也刮得大了起来。

  耳着听着那呜呜直响的风声,向外看去时,那教室里面已经一片静寂。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11:04
  叶画钟的心中仍然无法放心下来,拿了一把雨伞,又把那长筒的手电筒拿着走了出去。

  踏着那泥宁的道路,叶画钟来到了一间男生住的教室,轻轻把门推开走了进去。

  手电筒的光芒向着那些床上照去,眼前的情况很是让他震动,一张床上挤着三四个学生,他们的身上盖着的仅只有一床被子。

  看到这些学生睡得很是香甜的样子,叶画钟的热泪已是忍不住流了出来。

  感觉到自己的嗓子很干,叶画钟平息了一阵心情,这才走过去帮着学生们把被子盖好。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11:50
  11111111111111111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13:04
  走了出来,一名女老师正好从一间住着女生的教室出来,看到叶画钟,那女老师小声道:“多亏你的那些被子了!”

  叶画钟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多言,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奉新县的县委书记高黎山坐在越野车上,感受着这一路的颠箥,心情并不太好,想到副县长管勇贵的汇报,心里面就腻味得很,这永安乡到底是什么了,刚搞出了一车人死去的事情,现在又差点发生了几十名学生被宿舍压死的事情,要真是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的这个县委书记也就当到头了!

  县长去外县开会,自己只能先去永安乡看看。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14:19
  揉了一下太阳穴,想到县里的事情,感到永安乡的班子的确得好好的调整一下了。

  到底让谁来挑这个书记的挑子呢?

  再看看吧!

  车里的组织部长庞耀辉是高黎山的人,坐在高黎山的身边,偷偷观察着高黎山的表情,明白这次永安乡的班子应该进行调整了。

  车子快要进入乡里时,正在看着远处的高黎山突然坐直了身体,眼睛就看向了刚刚超过了自己车子的一辆越野车。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15:30
  在这奉新县里面还有人敢超书记的车?

  看到了高黎山的表情,同车的人们全都神情一凝。

  超车的事情高黎山到是没有太大的想法,关键的是他看到了那辆车子的牌照。

  经常跑省市,高黎山对于车牌也很敏感。

  车子开得很快,已经进入到了乡里面,高黎山的心中却有些不安了,省政府的车牌啊!

  到了高黎山这个位置上的人,对于任何事情都有着极高的敏感性,虽然这车子很可能是路过,但是,谁又能够明白的说出这车子就不是要到自己的县里来做点什么事情。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16:49
  想到那车子的车牌,对于省政府的车牌有着一定了解的高黎山就满是疑惑起来,省政府的车子怎么跑到了永安乡了,这永安乡难道已被省政府关注了?

  看到车子已转了一个弯过去,高黎山又重新靠在了椅子上。

  车子朝着乡政府开去,高黎山那种不安的心情更加激烈。

  永安乡应该没有什么国道之类的,车子必然就是进入永安乡了,到底去做什么呢?

  这时的叶画钟已接到了上次清理野坟时陪同姓郑的中年人到来的三十来岁壮汉的电话,他已迎了出来。

  叶画钟也是一个好朋友的人,既然答应了姓郑的帮他修坟,对方来了,自己自然就得好好的接待。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18:36
  走到乡政府门口的路边,就看到那辆上次开来的越野车停在了路边。

  壮汉早已站在了车边,看到叶画钟过来,脸上难得的露出了笑容道:“郑老板走得匆忙,忘了把钱拿给你,还有碑上的刻写内容,老板叫我专门送来,你收一下!”说着就递了一个包皮包给叶画钟。

  听到是送钱来的,叶画钟微笑道:“花不了几个钱,找几个村民帮忙一下就行了!”

  虽然说着这话,还是接了过来。

  “里面有一万元钱,郑老板还专门写了一份石碑上的内容,还请你用心一些,老极让我代他感谢了!”

  这话仿佛就是命令似的,听着也多少有些不快,叶画钟还是脸上带笑点了点头。
我要评论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19:39
  @爱不是传说2013 2016-04-09 19:40:18
  非常好看,继续
  -----------------------------
  谢谢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20:32
  把包夹在腋下,叶画钟微笑道:“请郑老板放心,我会尽量搞好的,这钱麻,到时我会记清楚账目,多退少补!”

  “我叫宁国军,里面有我的联络号码!”这人朝着叶画钟笑了笑,坐上车子已是快速离去。

  看着对方没有停留就快速离去,叶画钟夹着那小小的包包摇了摇头。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那高黎山的车子已经开了过来,远远的,坐在车上的高黎山就看到那宁国军递了一个黑包给叶画钟,随之,高黎山的目光更是看向了叶画钟。

  这次高黎山的到来并没有通知乡里面,因此,他的到来这乡里面的领导们并不知道。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22:21
  车子越来越近,宁国军已经启动了车子。

  把叶画钟的样子记下,高黎山的目光送着那宁国军的车子离去。

  越野车里面的组织部长庞耀辉这次同样看到了宁国军递包给叶画钟的情况,也算是看清楚了宁国军越野车的情况,看到了那牌照,他的心中同样震惊,永安乡竟然有着省政府的车子出入,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了!

  看了一眼一直目送着越野车离去的高黎山,庞耀辉感到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的了解才是。

  庞耀辉也同样把叶画钟的样子记了下来。

  叶画钟这时也抬头看到了县里的这辆越车,刚从学校出来的叶画钟根本就分不清楚省政府或是省里面的车牌情况,只是看到刚刚得到消息的副书记畅宏伟跑着迎了出来。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23:49
  一看畅宏伟都跑着迎了出来,叶画钟也吓了一跳,匆忙中也夹着黑皮包跑了过去。

  县委书记不告而至,这可是把永安乡的领导们吓个不轻,很快,从乡里各处就冒出了大大小小的领导们。

  “书记,您来了!”畅宏伟双手紧握住高黎山的手。

  脸上很是严肃,高黎山道:“学校的情况怎么样了?”

  “我正在组织重建工作!”虽然并没有去学校做事,畅宏伟还是理直气壮地说道。

  也没有进乡政府,高黎山点了一下头道:“我们直接到中学去看看!”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26:37
  大家都下了车子,在畅正清的带领下,一行人前呼后拥中向着中学走去。

  走过了叶画钟身边时,高黎山看了叶画钟一眼,那庞耀辉也看了叶画钟一眼。

  一直都暗中观察着高黎山表情的畅宏伟急忙说道:“这是乡里刚来的大学生,叫叶画钟!”

  一愣之下,高黎山伸手就握向了叶画钟道:“就是那个察觉到了宿舍危险以后通知学校把学生搬离的叶画钟?”

  畅宏伟忙笑着道:“就是他了,要不是他的话,这次可能会出大事了!”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28:33
  22222222222222222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30:31
  发生的这事搞得乡里面的人们神情复杂起来,看着叶画钟的眼神中就充满了各种的表情。

  “这狗日的叶画钟竟然入了县委书记的法眼了!”

  看到叶画钟接过了那黑包拎在手中,高黎山微笑道:“小叶,一道去学校看看吧!”

  庞耀辉也主动过来,用手轻轻拍了拍叶画钟的肩膀道:“小叶不错!”

  置身在领导们的包围中,叶画钟心中苦笑,他知道这事肯定会引起乡里的领导们的想法。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32:08
  真是没有想到啊,本想与老师们一道看一部黄色电影,结果却变成了这样!

  叶画钟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这时的县委组织部长庞耀辉却在心中嘀咕,刚才捡起黑包之后,他是暗中摸了一下黑包里面的内容,手感中竟然感觉到那黑包里面是一叠钱,感觉是一万元上下。

  黑包里面装了上万元钱!

  真是奇怪了!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34:17
  庞耀辉相信自己的手感,应该真是钱装在里面。

  目光在叶画钟的身上看了一阵,庞耀辉心想,专门开着省政府的车子来给这小子送钱,难道是这小子的家里面的人怕他缺钱用,专门送来?

  如果真是专门送钱过来,这事可就决不一般了!

  真是没有想到啊,这县里面还藏着一尊大神!

  再想到对方做事很秘密的样子,庞耀辉也不敢轻易去询问。

  叶画钟哪里知道这些事情,这次他是手拎着黑包陪着这些领导们向着学校走去。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35:12
  “小叶的家是哪里的?”高黎山一边走着,一边看向叶画钟问道。

  这时党政办的主任牛胜利感觉自己与县委书记直接对话的机会来了,急忙在一旁说道:“高书记,叶画钟同志是我们县里面的人,大学生,党员,他的家是……”

  还别说,牛胜利对叶画钟的家庭情况非常熟悉,很快就把叶画钟的各方面情况介绍了一遍。

  “哦,不错,不错,难怪能够第一时间冲到第一线,党员的角度就是不同,小叶不错啊!”

  听完牛胜利的介绍,本来对叶画钟有着怀疑的高黎山和庞耀辉的心中就更加疑惑了。

  怎么回事,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况!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36:54
  无论是高黎山还是庞耀辉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情况。

  看了一眼已经恢复了平静,脸上带着微笑,风轻云淡样子的叶画钟,高黎山忍不住摇了摇头,心中暗想,决不会那么简单。

  庞耀辉就更加不相信叶画钟仅只是这样的一种背景,如果仅只是这样的背景,叶画钟又怎么可能与那省政府拉上关系。

  这小子不可小视啊!

  不得不说官员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把许多的事情复杂化。

  高黎山想得就更多了,如果叶画钟真的有着省里的强大背景的话,通过他也许还能够给自己拉上一条关系线,宁可信其有!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38:15
  来渡金的?

  还是暗中来渡金的!

  高黎山已经有了这个定论。

  看了一眼庞耀辉时,早已对高黎山的表情有着研究的庞耀辉微微点了一下头。

  一行人很快来到了中学里面。

  看到那倒塌的宿舍,高黎山的脸上表现出了一种沉重,阴沉着脸看了一眼,然后走进了教室看望了那些搬入教室的学生,用手摸着一个学生的头道:“孩子们是我们的希望,一定要千方百计把倒塌的校舍恢复过来,县里会拨出一笔资金用力学校的恢复重建,同志们啊,一定要重视教育,一定要把孩子们的生活搞好……”高黎山讲得很是动情。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39:12
  3333333333333333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40:41
  讲了一阵,高黎山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叶画钟,大声道:“这次小叶同志面对危险挺身而出,挽救了几十个孩子的生命,其情感人啊,宣传部门要对这件事情进行宣传,我们的党就是需要大量这样优秀的党员,我们一定要大力培养这样的优秀同志!”

  叶画钟有些发愣地看着高黎山,他还真是没有想到高黎山对自己的评价有那么高。

  不要说是叶画钟没有想到,乡里的领导们谁又会想到这事,全都把复杂的目光看向了叶画钟。

  ···········



  送走了县委书记一行,中学的事情并没有人去管,全都交给了牛重忠去负责,今天的乡里各村都来了不少的家长,学校显得非常热闹。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41:40
  对于乡里的那些领导们来说,现在已是进入到了关键的时候了,县委书记都亲自来看了一下,相信要不了多长时间,乡里班子的盘子就将定下。

  暂时主持工作的副书记畅宏伟话都没有交待一句就匆匆赶向了县城。

  人大主席方贵财大有一种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味道,一直都在县城女儿那里住着,时不时才来一趟,人武部长苏中全到是到县里去开会去了,乡里面现在已是无头的状况。

  副乡长们就更加乱了,机会就在这时,也都离开了乡里。

  就在高黎山一行离开不久,乡里面大大小小的领导们都找了不同的借口向着县城而去。
楼主shuainanxiashu 时间:2016-04-09 20:43:53
  看着空空的乡政府,叶画钟掏出香烟点燃,心中就在想,现在的官员到底有几人是把心用来为老百姓服务上的!

  牛胜利这个主任也稳不住了,也不知道他跑到了什么地方。

  同一办公室里面,这时只剩下了叶画钟和方虹梅。

  看到就连那尹国平都找了一个借口往县上跑去了,这方虹梅却没有动静,叶画钟多少也感到有些奇怪,当然,他并没有主动去询问。

  “画钟,在想什么?”叶画钟没有询问,反而是这方虹梅主动问了起来。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3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