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丰子恺杯”全球华人散文大赛贾平凹、麦家造假事件

楼主:王公牛 时间:2016-09-26 20:40:00 点击:10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首届“丰子恺杯”全球华人散文大赛贾平凹、麦家、李敬泽等中国文坛著名作家集体作假乌龙


  昨天晚上我还在思考要不要把这篇文章发布到网络,我甚至担心我的人生安全,甚至想过不用自己的电脑,去网吧写这篇文章。对于标题我也犹豫了很久,我在想用哪一个标题好。最初我是没有考虑用这个标题,本想直接写《首届丰子恺杯全球华人散文大赛中国作家集体作假》,但是这样我觉得不会引起文坛的重视。我并非标题党,也并未故意炒作自己。后来想自己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为什么要发布到网络,目的是什么。这样想以后我就释然了,觉得不这样写不足以引起文坛的重视,不这样写不足以让我们依靠国家财税养活的杂志主编良心得到发现,也许这些话有些重。其实,真正爱好文学的人都知道,文坛其实已经沦陷为娱乐圈。我甚至怀疑国内的一些著名文学奖有多少真实性,如果仅仅靠文章,而不是人脉社会关系。我大概只是能够相信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余华获得意大利文学奖等等这些国外的文学奖没有水分。或许,的确有些以偏慨全。在文章开始,我先向贾平凹老师,麦家老师,李敬泽老师等诸位老师道歉,我不知道这算不算诽谤。如果是,请您们(按照语文是没有您们,只有你们,但是出于尊重和敬仰)原谅我这个轻狂的后生。我也喜欢看贾平凹老师,麦家老师的作品。我没有炒作自己的念头,只是出于对于文学的敬畏,所以这篇文章以匿名的方式写,一方面避免文坛的封杀。毕竟这篇文章涉及的都是中国一流的权威作家,以及一些国家级文学杂志的主编。功过是非,一切盖棺定论。著名作家霍达在《穆斯林的葬礼》中说,《穆斯林的葬礼》就像她的孩子,经过十月怀胎,瓜熟蒂落,然后自己慢慢成长。至于未来孩子走多远她也不清楚,也不想关心。我的这篇文章也是如此,我也不在乎他是否有影响力,是否能引起文坛的关注。或许就在我发出不久就会被文坛封杀了这篇文章。一切无关紧要。我还是我,继续我平淡的生活。也希望网友,媒体不要根据的网络地址收索我,给我一个宁静的生活。谢谢

  说在前面的话《题记》



  今年的诺贝尔奖又要出来了,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也是中国文学的突破。不管今年我们国家入围的十位作家能够再次为国争光,但是莫言得奖无疑填补了中国文坛的遗憾。真正的文学作品我觉得如同《红楼梦》关注人性,探寻人类生存之道。我觉得诺贝尔和评价是最有意义的。不知道诺贝尔奖是否商业化,内部化,中国所谓的文学奖基本都被大佬们垄断。国家级文学刊物基本被京城大佬,以前老作家们垄断,省级作家都难上稿。各省级刊物也基本被作协以及关系户承包。正如《人民日报》副主编宁小龄先生在谈论当今一些文学现象时候说,一些杂志被主编垄断,没有名声,没有关系,想上稿几乎很难,权利掌握在大佬们手里。有大佬说即使再好的文章他不同意也不可能刊发。

  一些大型文学比赛表面上是全国范围内征稿,评论也是不记名,也就是按照编号审稿,文章作者的名字一概抹去,可奇怪的是结果出来确是那些内部大作家获奖,平民最多一个优秀奖作为安慰,也可以自我光荣。比如去年首届丰子恺杯全球华人散文大奖赛。

  丰子恺杯全球华人散文大奖赛是由浙江桐乡市人民政府和西安市我国当代著名作家,矛盾文学奖获得者贾平凹先生主办的《美文》杂志社联合举办。台湾著名作家余光中先生获得了金奖,桐乡市作家协会 也获得了金奖。作为作家协会 我想也参与了这次大赛的组织评委等等。虽然不记名审稿,可余光中老先生的文章中还是透露了身份“大陆叫我乡愁诗人”。但凡初中以上文化的人都知道乡愁诗人是谁。就诗而言,余老先生的诗是很好的。我也经常在自己的作品中引用那首脍炙人口的《乡愁》。但就那篇获奖散文《谈文论剑》我觉得水平一般,没有表述中心,也没有深度,获金奖的确有待商榷。与其说是散文不如说是说明文,讲述西安的历史,在这个土地上王朝的更替,以及出现在这个舞台上的诗人,以及自己与之相关的写作经历罢。《谈文论剑》出于严谨的态度,而非故意找茬,我有多次反复读,觉得类似于介绍历史的讲稿。然后网上查资料,果不其然,在网上我找到了一些信息。

  2014年陕西传媒网8月3日讯“华山论剑;中国精神”陕港澳台顶级学者论坛暨2014年华山论剑,西凤酒品牌文化峰会在曲江国际会议中心隆重举行。余光中、贾平凹等著名学者纵论华山论剑,解读中国精神,陕西省人民政府相关领导,两岸四地文化学者以及各界精英2000余人参加了此次盛会。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从当代文学作品中的文化表现入题,解读了文学意象中的中国精神核心内涵,剖析了文学人物所承载的中国精神,引发了现场观众的强烈共鸣,而台湾诗人余光中老先生则以“谈文论剑”为题,讲述了长安作为中国传统文化之都与自己创作的种种不解之缘。而这次演讲稿正是《谈文论剑》。《人民日报》《文汇报》以及陕西当地报纸媒体进行了全面报道。

  严格讲《谈文论剑》只是属于演讲稿,只是前面没有加“先生们,女士们,很高兴云云”。当然不排除很多优美的散文适合演讲,也很多演讲稿可以当做散文。初读《谈文论剑》便有种怪怪的感觉。演讲稿毕竟归演讲稿,和散文是有很大区别。而且大多数演讲稿也是事后根据录音整理,不符合散文的要求。有人说散文讲究形散而神不散,何必讲究是不是演讲稿。那么试问,我们每天与人说话也是否可以当做散文,如果是这样文学的庄严性何在?而这篇演讲稿发表在2014年当年贾平凹先生,穆涛先生主编的全国著名纯散文杂志《美文》上半月第10期,题目名字叫《谈文论剑--在“华山论剑*中国精神两岸四地顶级学者论坛上的演讲》,而首届丰子恺杯全球华人散文大赛主办方正是浙江省桐乡市人民政府与西安《美文》杂志,而贾平凹先生也是终极评委之一。当然还有国家一级老作家李敬泽先生,《人民文学》杂志社主编施战军先生,中国著名侦探小说作家麦家先生等文坛顶级风云人物。

  其次,演讲稿分为提前写好临场演讲,也分为即兴演讲,也就是没有讲稿现场演讲。从收集的资料来看,余光中先生现场并没有演讲稿。只是有很小的字条可能上面列了演讲大纲,比如演讲主题重心,以及一些相关历史人物等等。而且,整个过程也算不上演讲,中途出现与读者交流,以及著名朗诵家现场朗诵《谈文论剑》中提到的诗歌《寻李白》等环节,所以从严格意义讲《谈文论剑》也不是演讲稿。我目前不敢确定余光中老先生是否提前写了这篇演讲稿,而诗歌朗诵环节只是出于现场需要。但从我网上收集的到资料,以及从《谈文论剑》这篇文章的解读出发,可能余光中老先生没有事先写好演讲稿,也就是说《谈文论剑》的作者并不是余光中老先生。那么背后的作者是谁呢?我想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作假,根据余光中老先生演讲的视频录音后期整理而成。余光中老先生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那么背后的枪手是谁?我想诸位也应该猜得出来。也许我的判断不对,《谈文论剑》本来是真实存在,也是余光中老先生写的。也认为他是一篇演讲稿,或者散文。那么我们接下来再继续下面一个问题。

  对于《美文》杂志发布的“首届丰子恺杯全球华人散文大奖赛”参与作品的要求是没有在任何公开发表过。而《谈文论剑》却正好发表在2014年《美文》杂志上期第十期,前面对于这个问题我已经说过。请问贾平凹先生,穆涛先生,作为《美文》杂志主编,副主编知不知道这回事情,请问《美文》算不算公开发行物?副主编穆涛先生还写文章写了这件事发表在《美文》,其中也提到《谈文论剑》。不知道作为主编,《美文》的创办人贾平凹先生是否知道此事。贾先生与余老共同参加“谈文论剑”,共同坐在 台,我想对于《谈文论剑》大概耳熟能详吧。

  接下来我们再谈首届丰子恺全球华人散文大奖赛征文时间是2014年5月1日至2015年5月31日,投稿方式为邮箱或者邮寄到《美文》杂志。《谈文论剑》我想根本不需要余光中老先生邮寄或者投稿。也就意味着《美文》杂志完全可以作假,而大赛启动三个月后,贾平凹先生便与余光中余老共同在西安“谈文论剑”,不得不让人质疑乌龙事件,乌龙作假,顺手做人情。我甚至怀疑四千多分散文是否完全读完,编辑是否有看。其实,细心的读者完全可以发现,这篇文章百分之七八十不是余光中老先生写的。即使是余光中老先生写的,那么也是不符合大赛要求。大赛要求没有发表过,但是《谈文论剑》已经发表在《美文》。我也坚信作为文坛泰斗,余老也绝对不会用已经发表过的文章参赛。

  余老已经八十七岁高龄,功名利禄我想对于一个老人已经不再是很重要。奖金也不重要,老人如同站场的士兵与将军,以及功成名就。作为每一个中国人,包括很多海外华人同胞都知道老人的名字,都能背诵老人的《乡愁》。我也相信老人并没未有心,也没有想参加这次大赛。老人已经以自己的名义举办了很多届余光中杯文学大赛。作为作家,每个人都想成名。而做到海内外都出名的我想莫过于余老。但文学不能做人情,我也相信老人真正参加这次大赛也一定可以拿金奖,但恕晚生轻狂,《谈文论剑》的确没有资格拿金奖。4000份散文中,我想一定有真正可以拿金奖的作品,不过被枪杀了。

  作为一个真正的文学爱好者少不了阅读世界名著,一些大奖获奖作品。他们不会人云亦云,有自己的“独立之精神,独立之人格”,绝对不会因为某个人出名而阿谀奉承。《谈文论剑》我想真正有水准的文学者都能看出问题,更何况贾平凹先生,穆涛先生,李敬泽先生,施战军先生,麦家先生这样中国文坛的代表人物,大概十万元是由桐乡市人民政府出钱,与他们没有丝毫损失,何不顺水人情。当然也不排除某些人,某些地方借助于余光中先生炒作,提升名气。

  想起多年前参加某省作家协会的内部聚会。会议在餐厅举行,大家相互交换名片,都是董卓进京。讨论的主题不是文学作品,也不是创作,而是如何到外地采访,中秋晚会如何饮酒作对等等,然后以正当名义从政府预支。《上海作家》主编说写作纯文学杂志根本名义销路,如果真正卖杂志,纯文学是要亏本。文学杂志能够生存主要在于政府的财政拨款。年初四川省遂宁市第二届陈子昂杯诗歌大奖赛,10万元的金奖得主被指认抄袭。当然获奖的也是大诗人,据网络传言和主编也是有某种关系。欣慰的是仍有社会最低层的工人获得该奖,我想这大概是不幸中的万幸吧。因为鉴于抄袭风波沸沸扬扬,遂宁便从此取消了“陈子昂杯”诗歌大奖赛。

  丰子恺先生是我国著名作家,画家,也是一位佛门大居士。他的老师便是民国四大高僧之一的弘一大师。我也喜欢丰子恺先生的散文,敬仰先生的人格。但是这样的行为的确让人心寒,我觉得是对于丰子恺先生的不尊重。我想先生泉下有知也不同意以他的名义做这样乌龙事件。如果余光中先生真正要参加此次散文大赛,我想先生也绝对不会以《谈文论剑》作为参赛稿,他也绝对会认为这是对于文学的不尊重,对于丰子恺先生的不尊重。也绝对会另外写一篇散文作为参赛。这次乌龙造假事件也表明贾平凹,麦家等文坛风云人物对于文学的不恭敬,对于丰子恺先生的不尊敬。也可以说是对于丰子恺先生的侮辱。玩弄游戏所有参与此次大赛的作者,强权垄断文坛愚弄全国人民,,

  我喜欢民国的文人,刘文典敢于踢蒋文正公胯下,高官欲求马一浮书法,马一浮敢于严词拒绝不予理会,梁漱溟敢于为了真理同毛 争论耳红面赤,以至于毛 也跟着吃素。朱自清先生宁死不吃美国救济粮。民国文人都有独立之精神,独立之人格。当今文人也应如此。

  也许有人会说,你早不说晚不说非要等到现在都过去快两年了现在才说,明显是马后炮。我想说明的是我并未参加丰子恺杯全球华人散文大赛,也是今年才知道有这回事,也是今年才看到余光中先生的《谈文论剑》。目前第二届丰子恺杯全球华人散文大奖赛征稿也正在启动中,截稿日期至2017年5月31日,颁奖典礼大概也在2017年11月份举行。主办单位仍然是桐乡市人民政府与贾平凹先生主办的《美文》杂志社。也希望桐乡市人民政府慎对国家纳税人的钱,也希望桐乡市作家协会,西安市《美文》杂志社,贾平凹先生,穆涛先生本着求实的态度,真正为文学的态度,公平,公正,真正匿名,不作假,不徇私,认真读完每位参与者的文稿,不将文学做人情。否则与娱乐圈潜规则何区别。目前四川省达州市渠县人民政府同中国诗歌学会联合主办的首届“杨牧”杯诗歌大奖赛也正在如火如荼的举行,金奖也是十万元。也希望能够公平公正。近几年国内的文学奖,包括矛盾文学奖,冰心文学奖,闻一多诗歌奖,朱自清散文奖等文学奖纷纷出现乌龙事件,一些文学大奖不得不迫于置疑和压力停办。贾平凹先生,麦家先生,施战军先生,李敬泽先生等终极评委在中国文学界也是德高望重,也算权威。至少不会因为衣食问题而发愁,希望不要愚弄人民。历史是公正的的。也希望中国文坛不再出现乌龙作假事件

  期待第二届丰子恺杯全球华人散文大赛公平举行,我想千万文学爱好者,亿万国人也都会关注此事。希望贾平凹等终极评委学习民国文人之精神。
  在结束之时,通过在网上媒体以及《美文》杂志官网掌握的信息来看,我的置疑罗列如下:
  一:《谈文论剑》并非余光中先生所写,可以理解为余光中老先生所说,好事者根据现场整理在文字 可以称为余光中语录《谈文论剑》
  二:《谈文论剑》既不属于演讲稿,也不属于散文。只是活动交流整理
  三:《谈文论剑》既然已经发表在《美文》,按照要求没有资格入选,为何获得金奖?

  四:也许贾平凹先生会辩护不知道,但是发表在《美文》不知道?而且当年同先生共坐一席“谈文论剑”,先生作为终极评委难道不知道?
  五:余光中先生并没有参加此次散文大赛,如果参加那么觉得不会以发表的作品,而且是演讲稿参赛,这是对于文学不尊重,对于丰子恺先生不尊重。难道余光中老先生不知道?那么只有一个可能,《美文》杂志,贾平凹先生作假。
  六:我是从文稿入手置疑不能获得金奖,那么麦家,李敬泽,《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先生等几位大文豪难道就看不出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作弊包庇,把政府的钱做顺水人情。
  第七:置疑《美文》杂志并没有完全看完所有来稿者稿件。而且对于获奖名单已经提前确定。
  第八:余光中老先生获得金奖是无心插柳,被投怀送抱,天下掉下来一个金奖。
  恭请主办方《美文》杂志,也恭请贾平凹先生给予政府,给予广大人民一个交代,同时希望第二届丰子恺杯散文大赛圆满举行。
  第九:置疑桐乡市人民政府借助“丰子恺杯”全球华人散文大赛,借助余光中老先生,贾平凹先生进行炒作,以提高文化知名度。

  以此文以慰丰子恺先生九泉之灵。如有得罪,请原谅我这个山中老叟,红尘走卒。是为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