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僚主义是怎么毁了东北经济的(深度好文)

楼主:个呼呼的醉鬼 时间:2016-09-27 00:12:00 点击:6407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官僚主义是怎么毁了东北经济的(深度好文)


  过去的2015年,东北经济的低迷成了全国最沉重的一个笑话,辽吉黑每个季度经济统计全国均排名倒数。这里面固然有产业结构的原因、外部经济环境的原因、思维观念的原因和中央支持力度、方式的原因,但是人的因素,是一个回避不了的因素。

  而在这其中,东北经济今天陷入如此窘境,东北的官僚主义和吏治之恶劣不能不说,在其中起着重要的作用。笔者就随便闲聊聊东北的官僚主义是怎么一步步毁了东北经济的。这里的官僚主义,泛指体制内的官员、公务人员、企事业工作人员。


  一、假大空糊弄上级,打着民生的旗号搞各种政绩工程。

  东北官员的假大空不是盖的,在全国也数得上号。东北各城市GDP造假几乎是蔚然成风,各委办局统计的数字根本不经过仔细核实,就从各局下属单位和企业报上来,然后局长、主管领导根据“上级领导”风向,人为的对数据“辗转腾挪”,最后得出一个领导喜欢的数据。所以,东北经济表面上看,一直排名全国中上游,可是,新一届中央政府要求统计局“挤水分”并处理了一部分统计作假的负责人后,东北各大城市就开始“裸泳”了,GDP数据直线下滑,这里不全是因为全国经济不景气,而是此前可以负责人的说,东北各大城市的GDP掺水非常严重。

  咱们再说政绩工程,说东北搞政绩工程之风很盛也不为过。东北某副省级城市,还有成千上万的贫困市民和需要就业的大学生,民生凋敝。却仅仅因为奥运会有个足球项目和全运会有一个主体育场,硬是先炸了只有十五年不到的大型体育场,然后在一个新建的道路非常通畅的区,非要投资50个亿建设轻轨,后来飙升到80个亿。这个可怜的轻轨,现在建成已经快四年了,即使是上班的高峰期,上面也常常只有十几个人几十个人乘坐,上面还有至少一半免票的老人,空荡荡的列车几乎是空载运行。
  这种政绩工程无处不在,拍脑门投资几亿十几个亿的项目,炸起来就跟吹泡泡一样轻松。例如在某副省级城市的一个绿岛学校,当时投资几个亿建了个亚洲最大的室内足球场,没到十年时间,又把它炸掉了,原址现在空荡荡一片荒地,几个亿人民的民脂民膏就这么化为乌有。

  上面说的政绩工程的背后,则是利益和腐败的驱动。据新京报调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用“假地”融资数十亿,市长指示国土局造假抵押柳树岛。规划、国土等部门联合造假,为城投贷款提供“假土地证”。这种现象并非孤例,“改造居民区、建工厂、修公园等项目,资金筹集方式通过办理假土地证、再拿去抵押贷款。”柳树岛地块只是其中一例。2011年,国土部、国家审计署对佳木斯用地情况进行调查,从银行贷款开始倒查,查出多个假地贷款的项目。佳木斯市原国土资源局局长宋学英因受贿罪2014年4月被判刑入狱14年。宋学英说,当时为柳树岛作抵押贷款,按照时任佳木斯市长孙喆(现已升任双鸭山市委书记)的批示,佳木斯国土局的任务就是办理虚假的国有土地使用证,以及虚假的土地评估。

  当造假已成为习惯,佳木斯市政府出现的“假警察”也不足为怪了。这些着警服、佩警衔的政府机关保卫人员,竟然大多是“冒牌货”,甚至连这里的派出所也是违规私设的。“穿警服并不合法,但都有领导批示同意。”未经批准备案,领导口头宣布成立“派出所”。
  “中国什么法最大,是领导的看法”,本是民间的调侃,但在这里,却成了真实而荒诞的图景。领导的话就是圣旨,就可以公然置党纪国法于不顾,就可以肆意损害百姓的利益。2009年市某领导一句话就可以让佳木斯唐人中心开发商18个亿的商住综合体项目免交拆迁补偿储备金,市拆迁办在开发商没有任何资金存储的情况下违规发放拆迁许可证。造成400多被拆迁户近8年未回迁安置,至今也未得到过一分钱的安置补偿。佳木斯市政府办公楼前每周一到周五都是喊口号、扯条幅的回迁户:唐人中心、七彩楼盘、锦绣江南、教育小区、旅游大厦、农机大市场、水利三处、罗马庄园......这就是市政府大楼为什么需要假警察守着的原因。假警察守护的不过是当地部分官员的耳根清净,践踏的却是民众对法治和公权的信任。至今,这出荒诞剧还没有叫停,“制片人”只要一声令下随时随地还会有大量的特警到现场控制。打脸的是用这么多警力把守的政府办公楼竟被国家审计署2012年查出,佳木斯市政府综合办公楼属于违规建造的楼堂馆所。

  当造假已成为习惯,双鸭山矿工讨薪事件也就不是偶然了。龙煤集团上报数据造假,省长“两会”上“说假”,最终导致了双鸭山上万龙煤矿工打着“陆昊瞪眼说瞎话”的横幅上街讨薪。


  二、官商勾结,疯狂抓权,各大领域腐败问题层出不穷

  在东北,民营经济想发展起来,难于登天。不仅国有经济成分庞大,而且政府抓权的程度让人无法想象。还是东北某省会城市,该市44个委办局居然有43个有行政处罚权,可见各个政府部门抓权的心思有多重,抓权的目的是什么?还是为了最后抓钱!

  在东北地区,官员腐败问题有多严重,看看近期的落马官员就知道了。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原省人大副主任宋勇、原省政协副主席陈铁新、原省政府副秘书长魏俊星;原黑龙江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省人社厅党组书记林秀山、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农垦总局党委书记隋凤富、原齐齐哈尔市委常委、秘书长邓晓军、佳木斯市政府党组成员张书滨、绥化市政协原副主席王君、省农垦原党委副书记李涛、原副巡视员于胜、省人大城乡建设环境保护委员会原主任委员孙纲、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原院长林春贵、省农垦齐齐哈尔管理局原局长杜增杰,省农委党组成员、省农业机械工程科学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李国军,省政协办公厅副巡视员许兆君(副厅级),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张厚(正厅级),省大兴安岭地区行署专员、大兴安岭林管局局长单增庆;吉林省原副省长田学仁、沈阳市原检察院检查长张东阳、大连市原中法副院长李威、鞍山市原中法副院长宋景春、沈阳铁路运输法院副院长陈长林、沈阳市原副市长杨亚洲、铁岭市原市委副书记林强、鞍山市原市委书记谷春立,这还不算之前早就锒铛入狱的不厚书记和叛逃使馆的军头,东北地区前赴后继的腐败官员层出不穷。

  2011年3月,沈阳满融经济区发布公告进行动迁。民营企业业主史海鹰的企业正在这一地区。为了多得补偿款,他在自己租用的158亩土地上大肆抢建房屋,之后找到自己的表哥——沈阳市检察院原检察长张东阳给予关照。随后,张东阳请求时任沈阳市和平区区长、满融经济区管委会主任林强给予关照,林强答应了,并将此事安排给时任满融经济区管委会副主任马英奎办理。然后,史海鹰获得征收补偿款1.09亿元。为了表达感谢,他先后6次送给张东阳人民币570万元、美元5万元;又送给马英奎人民币132万元、4万美元和10万元购物卡。马英奎的下属高巨峰也以同样手段帮人套取补偿款,从中受贿252万元。

  近几年,东北地区大量的公共城市建设,背后关于腐败的传闻一直层出不穷,从城市大量铺路和路基工程中标单位,再到交通系统,再到绿化和各类市政工程系统,还有各类拆迁改造和土地出让、消防检查等一直是腐败的高发领域,现在看,公检法系统的腐败也层出不穷,“吃完原告吃被告”几乎是许多城市部分胆大妄为法官的真实写照。

  就拿某副省级城市的数万辆出租车座垫清洗和出租车司机工作服,就一直传闻是由交通局某领导亲属垄断的。


  三、懒政惰政,吃拿卡要,腐败之风盛行东三省

  东北三省,每个省市官员性格不同,但是在南方商人眼里“好摆官威、水平差、贪婪、懒政惰政”倒是很多人的评价,个别地方官员“忽悠”商人的本领让南方的一些商人叹为观止。

  已被调查的王珉书记说的“关门打狗”在东北许多招商引资中,是常见现象,政府用各种优惠政策土地税收政策吸引各企业投资,等企业资金到位已经开始工程建设后,原来许诺的承诺就不见了,政府不仅百般拖延推诿,更有甚者利用企业骑虎难下的境地借机吃拿卡要,让企业家苦不堪言,最后不得不伤心离去。

  还有一些税务等实权部门负责人,利用手中权力和企业的一些问题大作文章,变相敲诈企业逼企业给这些领导亲属朋友输送利益,承揽工程。或者安排子女就业等。笔者的朋友在某企业,因为一些票据不合规,被当地税务部门调查,调查了很多天,最后在酒桌上官员说了实话——能不能解决其亲属家孩子进入某垄断国企。对方心领神会,马上安排,税务稽查立马过关。另一家企业,消防整改存在问题,迟迟拿不到批文,消防部门负责人暗示,能不能安排一个其单位要转业的人员,人员安排,消防合格。

  以上这些,还不算依附于各大国有企业的各种民营企业,这些企业依附于各大国有企业,通过联合围标、串标等方式,轮流中标。为了获取订单,每年都要向这些国企实权部门和质监部门行贿,一个小小的质量检验员通过受贿,可以拿到他两年的工资。还有一些油田等国企,更是丧心病狂,崭新的前几年采购的未开封设备,就毁坏报废,再到民营企业采购,从中获取高额回扣。一个小小的油田处长,都可以到沈阳豪车豪宅,美女挥金如土。还有一些油井,尚可以出油,就提前报废,然后再委托给一些私人公司明目张胆的开采油田,赚取暴利。至于更夸张的,可以见周永康的石油帝国在东北的操作思路。

  可见,东北商业环境之恶劣,已经到何种境地,在这样的环境下吗,有可能孕育出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企业吗?


  四、关系之风盛行,官员与民争利,企事业单位“逆淘汰”之风盛行,有才能的人开始远离东北。

  在东北,无论是经商、就业、办事、升学、工作都离不开“托关系”。如果说北上广深的崛起是商业的胜利,至少里面体现着部分凭真才实学的成分。到了东北,到处都是潜规则盛行,办事要托关系,上学要托关系,办婚宴要托关系,晋升要托关系,住院要托关系,几乎生老病死都要托关系。

  托关系的结果是什么?托关系是使用不正常的手段,为自己谋取不正当的利益。这是商业社会公平发展的大忌,但是恰恰在东北就是盛行这一套。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东北各个领域都出现了“逆淘汰”的现象。

  能做的比不上能说的,有能力的比不上会搞关系的,凭本事的比不上送礼的,有资质的比不上有背景的。一位退休的副局级官员和笔者说过,就某副省级城市而言,在他看来,2003年以后政府部门就很少有凭本事干上去的干部,不是靠父母亲戚背景,就是靠战友同学背景,要不就是靠金钱开路。所以,就出现了一些掌握大权的官员子女大学毕业几年,不到三十就当了处长,有的不到三十五就当了副局长,这些超常规的升迁靠的是其父母用手中权力给其他官员输送的利益,最后损害的,是整个吏治的公平和晋升渠道的公平。

  再说公务员,东北地区因为背景不同同样年纪学历的公务员被分成了三六九等,一等一是手握实权官员的子女,进的是最好的处室,干的是最翘的活儿,晋升的前途一片光明;二等是父母认识些官员,通过其他渠道打点照顾的,他们可以干正常的活儿,熬到年头也可以获得晋升;最末一等就是靠自己本事考上去的,干的是最累的活儿,晋升的最慢,在单位最受排挤。

  2005年以后,东北突然盛行起一个奇怪的政策,就是政府官员可以直接到国企任职,拿国企的高薪。一时间,一些晋升高级领导无望的处级、副局级官员,纷纷托人花钱以“调任”或者“挂职锻炼”的名义转入到国有企业,摇身一变,变成国企高管,拿起国企的高管的薪酬。

  这种调任,是一种公权部门赤裸裸对优质资源的掠夺,不仅违背了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而且压制了原来企业原有人员的上升空间和积极性。在某副省级城市一个几十亿资产的国企,其一把手才年仅30岁,原因是其父亲是政府高官,其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手机游戏。另一家也是资产几十亿单位的两位副总,一位是以前某副市长的司机,只有初中学历,另一个以前是餐厅服务员,因为其老公是某领导秘书,所以得以调任到该单位。而该单位大量硕士、博士学历工作多年的干部却无法获得提拔。

  这种用人的不公平蔓延到各个领域,尤其以国企为甚,某副省级城市轨道交通系统,公司仅有2000人时,里面就有800个“推荐”人员。所谓“推荐”人员,就是通过各种关系不经考试直接进入这家国有企业,而两三年后,各类重要岗位大多被这些推荐人员所占据。

  还有一些政府部分和开发区领导和一些国有企业老总,觉得公家钱不花白不花,甚至养起了足球队、篮球队、乒乓球队,甚至参加中甲和各类甲乙级联赛,这些运动员被安排到各委办局或国有企业部门,平时根本不认真上班,唯独训练倒是挺卖力。

  这样的后果就是冗员和公司的急剧亏损,某企业,全国同类城市这类公司只有40个人,东北某副省级城市里员工多达300人,光综合行政人员就干了一百多人,里面有四分之一人平时根本不来上班,有的人十年不来上班,工资福利劳保一分不少.还有某制药企业,近几年领导班子几乎全是政府派来转变身份的,这些领导待的年头一般都不长,根本没有耐心去做投资研发及药品开发,只热衷于政绩工程和招标采购等,导致骨干人员流失,也拿不出像样的产品,结果就是连年亏损。
  与民争利也是东北官员的一个突出特点,东北某市,停车位奇缺,政府不设法多建设停车场,却将许多公共道路的停车位委托给了许多莫名其妙的公司,这些公司未经人大批准,就将许多道路原来可以免费停车的道路圈起来,收取一小时五元三元的停车费用,而且旱涝保收。

  还是某市,因为土地出让和财政资金有限,于是打起了有车族的主意。发动全市数千交警每月一次或几次大干,睁大眼睛专盯各类车辆压线违停违规等,而且生怕交警罚的不够,还给每个交警下达2000元每天的指标,罚不到反而扣发奖金。两名交警因为每天两个多小时就能罚满5000元,而被交警们奉为神明。这种赤裸裸的趋利性执法让百姓怨声载道。这还不算,该市觉得交警大干出动的人力物力太大,于是打起高科技的主意。于是,不到一年时间,该市大街小巷被装上了数以万记的违停拍照系统。这些系统政府一不用花一分钱建设,也不用出一个人维护,全部都是企业投资,企业维护,罚了款政府和企业一家一半。

  如果说这些趋利性执法是小菜,或者开车的并不是全市居民,采暖费一事,就更能看出东北一些政府与民争利的嘴脸。2009年以后,全国的煤炭价格开始逐年下滑,从2009年的高峰1000多元每吨,下降到现在的200元每吨。而东北各大城市冬季取暖费价格却年年居高不下,直到2015年,迫于舆论和民愤,才进行了微不足道的下调,同时期煤炭价格跌了足足五分之四。而这一些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供暖企业,大部分都是有特殊渠道或者特殊关系才得以进入这个行业的,里面不是有政府领导子女经营就是有领导亲属在里面领取顾问费用或其他经济利益。

  这和许多城建、工程、绿化项目一样,这些商人要么是领导子女,要么是领导子女亲戚在里名义任职,花钱养这些人,就是为了获得资质。在工程建设领域领导插手招标财股等的就更多了,东北某市国有企业,才成立三年,就有四任高级领导因为招标等问题锒铛入狱,其中有的是因为受同僚请托,有的是受市领导暗示或指示。

  在这种风气下,每一个政府建设的大型项目,每一个政府出资成立的大型国有企业,都是打着发展本市经济的名义,背地里则是各委办局官员输送利益,安排子女任职就业的渠道,掌握了企业发展和组建、管理的话语权,就等于间接掌握了进人、招标、采购等一系列利益链的权益。毫不客气的说,东北地区政府组建的国企大部分人员都是非正规渠道由某些实权人员安排进来的。

  奇怪的是,东北地区有很多官员因为工程、财政、建设、公款等项目落马,却很少有人因为安排人员而进去,而优质企业里进一个人几乎是明码实价的,例如医院系统,三甲医院进一个医生要30万-40万,护士要20万-30万。大学里的工作人员和优质国企也是这个价格。

  这种明码实价导致进入的人员水平参差不齐,既无法有效管理,也很难开除。除了很少一部分比较注重管理和效益的国企,大部分中小型政府企业就是因为无限制的安排人员,导致亏损和破产。而安排这些人员的人员,接受了巨额贿赂最后却全身而退,只留下了一大堆远远超出编制违规安置的人员和千疮百孔的企业。

  如果查一查因为安排人收取贿赂的情况,估计东北保守又要有几万名官员要身陷囹圄。
  在这样官场、职场歪风邪气的浸淫下,好的工作岗位和职位却被许多能力平平托关系的人,用不正当的手段占据,所以有才能的年轻人纷纷远走他乡到北上广深等这些市场经济和职场相对更为公平一些的地方寻找工作机会。

  不久前笔者的一位朋友感叹在沈阳这样的装备业制造之都都招不到一流的工程师,原因一个是沈阳地区的工资水平只有同行业北上广深的一半都不到。另一个就是这些国有企业培养出来的人才,常年得不到合理科学的晋升,上升空间被堵死,无奈之下不少人选择离开东北。

  而另一位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告诉我,现在东北籍的在北京北大清华毕业的高级人才,不愿意回东北,因为在同学里,回东北没前途,没发展,而且被人笑话没面子。

  试问,如果不是多年的潜规则,逆淘汰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东北地区何至于人才流失这么严重?年轻有才干的人又为何首选北上广深?曾经有一位北漂的人这样说,北京有雾霾,有堵车,有歧视外地,还有生活成本和压力,但是北京就有一条东北不具备的,那就是在北京工作在职场上大部分时候要比东北公平,基本的原则还是看中人的能力而非背景和关系。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个呼呼的醉鬼 时间:2016-09-27 00:15:53
  五、官僚水平低下,却视人民群众利益如草芥,官商勾结,官黑勾结层出不穷

  东北官僚水平之低下,在全国可能也可以排的上前几名,很多城市的官员领导班子和委办局局长,当年是工农兵学员和“战士学员”,学历和能力原本就不高,但是却占据了领导的高位,这和一些发达城市任用科班和海归领导干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格局、眼界、知识面的差距,直接导致工作能力的差距,有了差距,这些干部却很少有耐心进修和学习,刚愎自用,官威浓郁,一言堂,胆子大,没底限是这些50年代末、六十年代初干部的真实写照。

  某市要重组某国有企业,这个企业的主管委办局想借此机会重掌控制权,借以插手这个企业的人事、财政和采购,但是可笑的是,市里让这个政府部门去出重组方案,几百人的单位,还是这个单位的行业主管部门,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写出重组方案,不得不去私下求该下级单位的人员捉刀代笔,然后把电子版文档交给该局办公室,办公室把自己单位章盖上,送到市里。。

  还是这个城市,在上海获得国家自贸区审批前半年,这个城市的多名学者联名上书该市领导,希望该市向国家申报全国首个自贸区。这个城市的领导居然没有人知道自贸区的重要性,反而疑惑的问学者,申请这玩意有什么必要性吗?

  最后,意见根本没有被政府重视,又过了半年,首个自贸区落户上海而没有落户东北,看到其重要的作用和国家的雄厚资金支持和政策支持,该市领导才追悔莫及。但是,能力的低下不会仅仅就出现一次失误的,后来又过两年,国家将创新试点城市落户该市,要求该市提出中央支持的财政、政策和投资方案,该市领导班子研究了一年,到现在都没有拿出一个像样的方案。

  一位大学教授感慨说,官员能力已经低下到中央给你钱,让你找理由你都找不到的地步,这样的东北,有什么希望?
  水平低下不要紧,要命的是视人民群众的利益如草芥,为了自己的政绩可以各种盘剥人民。

  东北某市,其城管执法人员之野蛮,也在全国屡次上头条甚至惊动世界,最后却没有得到有效整治。此前该市因为野蛮拆迁,一名行政执法人员被愤怒的群众打死。才过了没多久,又是该市的行政执法人员野蛮驱赶小商小贩,结果多名执法人员被刺死刺伤。而这些,并没有引起该市领导的足够重视,此后,又发生了一起轰动全国和世界的事件,一位小贩因为被殴打,刺死多名行政执法人员。这件案子轰动全国,也引起了国外媒体的重视,事后,小贩被枪决,几名执法人员却被追认为“烈士”。

  这不是什么笑话,这个城市里大量的行政执法人员都是上学时候或者在社或多或少有一定劣迹的人员。笔者的一个初中同学,上学时热衷于大家斗殴,最后只念到初中毕业,最后在亲戚的帮助下居然进了城管,成了一名执法干将。城管为什么喜欢打人?难道不是跟这些有劣迹的人进了城管有直接关系吗?

  关于房地产、关于拆迁,为了满足自己的土地财政政策,在拆迁上无所不用其极。黑社会,是以前人民和政府最痛恨的组织,是人人喊打的对象。可是,在土地财政、和拆迁的利欲熏心下,许多东北的城市官员却和这些黑社会沆瀣一气。这些黑社会成员注册一个“拆迁公司”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合法组织,在政府的暗中许可下,在拆迁中干起打砸和殴打群众的活,这种政府简直比过去的旧社会官府衙门还黑暗,比反动派的政府还令人发指。

  黑龙江佳木斯市中心的黄金地段被开发商看中,市政府在“市政府十大工程、重点招商引资和省十二五文化纲要重点推进的文化产业项目”的招牌下,积极介入动迁工作,成立拆迁推进组强制要求各单位领导包管本单位职工必须限期搬迁。从2009年夏天开始动迁办、开发商勾结黑社会采用了各种卑劣的手段进行暴力野蛮强拆,打砸抢无所不用,被拆迁人遭打伤多人入院,结果就是居民仅仅住了12年的商品楼房被强拆了,可怜那些没钱没势的百姓没得到一分钱的安置费,至今还在颠沛流离,有的老人已经含恨离世。更可悲的是该开发商资金链断裂,楼盘几度停工,当初与回迁户签订协议是18个月原址回迁多层,但开发商违约根本没建多层,只建了高层还尚未竣工。2015年9月末开发商又单方毁约,作废了拆迁协议,出台了霸王条款,逼迫回迁户三日内交齐房款及各项不合理的费用10—30万,开发商甚至强行收取了每户2万元的与承建商打官司费用,并不给出具任何收据,凡此种种,佳木斯市政府及有关部门对唐人中心开发商这种违规违约违法及肆无忌惮欺榨回迁户的行为不闻不问不干预。此楼盘开发为佳木斯巨丰房地产开发公司,是当地一个小建筑商,对于唐人中心这个18个亿的城市综合体项目本就属于超能力开发。那么问题来了,佳木斯市政府领导在整个项目上如何“干净”?

  东北这样的野蛮掠夺拆迁和房地产政策,最后带来了什么呢?最后带来了08年房价第一次有下滑隐患的时候,政府指示房地产协会联合开发商承诺集体不降价。最后带来了2016年该市房价下滑的时候,政府出台了大学生买房零首付的“啃老政策”,政府的利欲熏心和对国家政策法规的理解能力低下,令人难以想象。

  现在,为了挽救摇摇欲坠的楼市,又开始强令各大学校设立分校,将全市卖不出去的房子全部都划成“学区房”,试图以这种注水的学区房逼老百姓买房。这离下一步不买房就不能上医院看病用医保估计也没多远了。

  多么荒唐的政策!多么贪婪的政府!这些政府眼里哪里还有“人民利益”四个字?一方面想办法榨取着人民的每一块铜板,他们自己的子女不是年纪轻轻就身居政府高位,要不就是利用他们的关系和资源,在各行各业发着大财,或者就是在国外过着富足和挥金如土的生活。

  2016年3月8、9日下午,黑龙江省第八巡视组在佳木斯的两个县反馈巡视情况时都涉及到了“违规处置国有资产,房地产市场开发监管失责”“资产处置和房地产市场监管缺失”问题。“四资一项目”中存在违规违纪问题;违规处置国有资产,少数政府部门与开发商置换办公楼。房地产市场开发问题多发,政府监管失责,存在廉政风险。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痼疾仍然存在,侵害群众利益、干部超编超配问题严重、个别干部“带病提拔”。

楼主个呼呼的醉鬼 时间:2016-09-27 00:16:43

  六、不懂经济装懂经济,蔑视市场的力量,蔑视民营经济的力量,蔑视小微企业的力量

  辽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针对东北的问题,曾经一阵见血地指出:东北经济有三个“不相信”——不相信市场经济的力量,不相信民营经济的力量,不相信小微企业的力量。

  从笔者这么多年的层面看,更多的是蔑视或者说不重视。不重视的或者说蔑视的根本原因,在于掌握资源的官僚自始至终热衷于将无数的资源和财政、政策向国有企业、中央项目还有各类高大上的铁公基项目倾斜,却很少关心小微企业和民营经济的发展。

  在东北地区以辽宁为例,相对发展的比较繁荣的是第三产业,其中主要是商业和餐饮业,而这两个行业恰恰是政府插手最少的几个行业之一。

  东北的问题核心之一,就是政府或者说官僚掌控了过多的资源,这些资源大多集中到一些国有企业和重大项目上。官僚没有耐心,没有兴趣去扶持那些民营经济和小微企业,原因就是扶持这些小微企业官僚得不到好处。首先,安排大项目可以迅速拉动GDP,修几条高架桥,几十公里地铁,搞点城建工程,就可以拉动几百个亿的GDP,而且又都是政绩工程,领导喜欢,中央喜欢,有面子,高大上,扶持民营企业没好处。

  其次,资源渗透和扶持给国企,可以为自己的委办局谋取政绩,通过这种资源和输送和交换,可以在采购、服务、吃请、工程、亲属子女就业上谋取利益。笔者的朋友在某大型国企,里面有无数的冗员都是政府各委办局的子女,有的父母是税务的,有的是纪检的,有的是发改委的,有的是公安局的,有的法院的,有的是人大政协区政府安监局的,总之,都是能管到这些企业的。所以,扶持民营企业没有好处。

  扶持这些企业当然是有回报的,某市一位领导当年在一个工程建设上挪用了一笔钱,后来审计发现问题,但是钱当时已经发给关系企业作为“扶持资金”了。最后,这家国企用自己的钱给这位领导垫上了这笔费用助他过关。事实上,东北的国企就是很多政府领导的小金库。

  之前八项规定查的最严的时候,这些以前吃吃喝喝惯了的东北官员出门出差没钱旅游和吃喝,于是就经常拽上他们主管的国有企业,让这些国有企业安排吃请旅游,毕竟国企的票据通过招待费、营销费用比政府要查的松一些。有的时候这些官员嘴馋了,不敢去外面吃,就到那些有酒店和招待所的国有企业去“考察”、“视察”、“开会”下级企业自然心领神会的买单。
  所以,扶持大型项目和国有企业,东北的官员可以迅速的、立即实现自己的利益,那么谁还有心情和兴趣去扶持那些小微企业呢?

  可是,恰恰最近的二十年,中国经济崛起最快的,都是那些大力扶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城市,例如上海、深圳、广州、杭州、义乌、佛山、东莞、昆山等城市,民营经济和小微企业为这些城市发展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动力。

  而在此期间,尤其是08年四万亿后,我们的东北官员在干什么呢?在盖房子,在发展房地产,在拍脑门的上马大型城建项目和钢铁、水泥、电解铝、煤炭这些产能即将过剩或者已经过剩的项目。

  笔者曾经见过某市一位副市长与别人聊天,这位市长号称有水平,懂经济,他的理由是必须发展该市的发地产项目,建新房,同时加大土地供应量,使房价低于全国绝大多数1.5线城市,“这样就可以吸引全国的优秀人才和年轻人来我市工作,拉动经济增长”。

  这种可笑的观点和对经济基本规律和资源配置要素的无知,让人难以想象这就是一个分管几百名副局级以上干部的副世长说出的话。就是这样的干部,在党组成员里尚属于“能力比较突出”的,那么,其他领导班子的水平,大家可想而知了。

  按照他的观点,鄂尔多斯这些“鬼城”现在应该到处都是北大清华中科院的各种优秀人才,当地经济应该出现深圳或者硅谷一样的奇迹,应该诞生出苹果、甲骨文、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企业。是这样吗?东北的房价贵吗?不贵,那东北的人才都哪去了?

  东北的很多民营企业其实根本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营企业,实际上这些民营企业是依附于大型国有企业的民营企业,他们的订单来源于国有企业和政府项目的油田、军工、机床、加工、劳务代理、中介服务、公路建设、铁路和轨道交通的三包四包、园林绿化、城市信号系统、城建工程、餐饮住宿等。

  不信简单看一看中央八项规定后,东北奢侈品商场受到多大影响,五星级酒店和豪华酒楼营业额下降了多少,就可以窥一斑而见全豹。
  实际情况就是这样一个循环:中央八项规定和反腐——政府官员不敢吃喝受贿——民营企业拿不到项目——拿不到项目不请政府人大吃大喝——不大吃大喝酒店和奢侈商场日子就不好过——改卖农家菜、大众菜和包子等——利润下降。

  具体参见净雅酒店和金镶玉、万豪等,原来的辽展饭店改造后干脆就不敢开业,因为一开业人吃马喂各种税费就只能等着亏损。

  一个缺乏内在动力和政府财税和金融政策扶持的城市,一个根本没有扶持民营经济发展传统的城市,怎么能有像样的民营企业?这样的逆淘汰和拉关系、潜规则横行的东北,怎么能吸引高科技和创业企业在这种乌烟瘴气的城市发展?
  还有那些在这样乌烟瘴气下被政府官员管理下的国有企业又怎么样?龙煤集团、盘锦油田、鞍钢本钢、北方重工、沈阳机床、大连机床、沈鼓集团、东药集团,现状如何?官员们和市民们全都心里有数吧?

  据一些媒体报道,到今天为止,改革开放快四十年了,东北的国有经济比例成分仍然占百分之六十以上。也许这就是一个最好的反面教材,很多人说如果苏联和东欧国家不解体,通过改良和政府扶持干预,融入一些市场经济,是不是就不是最后那样的结局,我看东北经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二十年前,沈阳还是妥妥的中国前五大城市,现在,按经济和财政收入,已经是妥妥的十五名开外了,当然还有难兄难弟的大连——这个一直靠港口巨额吞吐量在GDP上微微领先沈阳的兄弟。
  当然,还有混的更惨的哈尔滨,据说年轻人里十个里有4个都不愿意在哈尔滨呆着,汽车的低迷油价的低迷让黑龙江很受伤,因为可怜的黑龙江就依靠着快枯竭的大庆油田和负债累累龙煤集团。而吉林长春也就靠着一个一汽。

  毛泽东曾经说:“我们必须向一切内行的人们(不管什么人)学经济工作。拜他们做老师,恭恭敬敬地学,老老实实地学。不懂就是不懂,不要装懂。”
  而东北的高级官员,上几天党校,弄个硕士学历,听几个三四流专家的意见,就开始搞起当地的经济和各种政策来了,中间再掺杂点个人利益,再习惯性的忽视群众和市场的力量,东北的许多奇葩政策和拍脑门工程就这么上马了,最后的结果就是亏损、经济下滑,东北的官员落马,东北的奇怪政策和事件一而再再而三的成为全国人民的笑柄。


  “东北是怎么了?”任何一个热爱东北的人都要明白,东北振兴,东北人自己是要负起责任,东北的希望还是要靠东北,要靠东北的人民,同样,东北的吏治,也已经到了必须要下猛药改革的时候了!
作者:長安十爷 时间:2016-09-27 00:56:46
  全国江山一片红
  
作者:走走吧兄弟 时间:2016-09-27 08:27:12
  好戏在后面,越来越难看,要问好难看,还是在后面。
  
作者:orlando1985 时间:2016-09-27 08:52:28
  是的 东北官僚作风严重,无论是政府机关、事业单位还是企业。 领导自认为清高的不得了。
  办任何事都要托关系,找人。

  所以我离开东北两年了,也不愿意回去。
  为什么这么多人在海南吗,很多东北人在三亚,办事都不用托关系,按照正常流程走。

  东北官僚作风不改,只能越来越落后。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