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陕西延长石油延安炼油厂厂长王荣斌行政腐败,请陕西省纪检追责

楼主:乔永琴 时间:2017-04-17 08:38:00 点击:463 回复:1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恳请国家追究陕西延长石油有限责任公司炼化公司下属延安炼油厂厂长王荣斌违反了《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的六项纪律》等请求从重追究责任。

  举报人:延安炼油厂女工乔永琴,电话:13772266515,请各大媒体关注并伸出援助之手
  一、王荣斌违反了《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的六项纪律》等请求对王荣斌从重追究责任。
  1. 王荣斌拒不执行宝塔区法院的判决,且多次出具混淆事实的材料,导致工资案胜诉后6年得不到兑现,现本案在继续执行中。
  2. 因工资案件胜诉得罪王荣斌遭受打击报复,王荣斌唆使杜卫平、程红芳借工作之便无辜将我殴打终身致残导致工伤产生。王荣斌拒不履行法定强制申报工伤及救治职责。工伤认定生效后,王荣斌仍在工伤停工留薪期间强迫我请病假,经我三次磕头求饶才承认我的工伤,扔克扣我的工资奖金。王荣斌让我找国家兑现工伤待遇去。在工伤期间,还亲自参与诬陷捏造旷工46天,在明确知道因工作无辜被程红芳殴打事实成立的情况下,授意保卫科做出将殴打淡化为拉扯、旷工46天(住院期间还有旷工)的结论。申请总公司开除我。并且派人到延安人力资源和会保障中心对其给我确定的停工留薪期进行调查。使我肉体及精神备受煎熬。
  3. 于是2016年2月29日我去北京上访。经国家三级人社协调,洛川劳动保障监察局要求延安炼油厂在15个工作日内对陕油发【2014】166号文件第十八条违反了《工伤保险条例》第三十三条的内容改正,并罚款18000元,但王荣斌一直对抗洛川劳动保障监察局的执法拒不改正违法的规章制度,并且至今继续克扣我的工资奖金。导致我的生活陷入困境。2017年1月20日,延安炼油厂厂长告诉洛川劳动保障监察局,因延安炼油厂这两天在开职代会,将对违法的工伤规章制度进行改正,职代会开完就给他们递交改正的规章制度。2017年1月23日,因延安炼油厂厂长王荣斌拒绝依法给洛川劳动保障监察局送纠正的规章制度,洛川劳动保障监察局于2017年1月21不得不履行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前必须进行的催告程序,给延安炼油厂邮寄送达催告文书,实施行政强制,坚持教育与强制相结合,是对怠于履行行政决定规定义务的行政相对人的“最后通牒”。10日之后,经催告,当事人逾期仍不履行行政决定,洛川劳动保障监察局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2017年1月26日,延安炼油厂并未将违法的制度进行纠正,只是将违法的制度进行了改动,以该制度通过职代会的讨论为借口递交给洛川劳动保障监察局,该局认为延安炼油厂并未纠正违法的规章制度。他们将在2017年2月23日就该制度的审核情况到延安炼油厂告知,然后正式将强制执行申请递交给洛川人民法院。
  4.王荣斌对于合谋殴打致残我的下属杜卫平、程红芳不进行任何厂纪厂规的处罚,停工留薪期间解聘我的高级职称,反而聘用程红芳为高级职称,我提供的录音、短信息、伤情、伤残鉴定等可再次证明程红芳单方滋事、违法犯罪的事实,并且现在程红芳、杜卫平涉嫌刑事案件,可证明杜卫平参与陷害、出具伪证的事实。但仍被王荣斌放任、包庇、纵容、保护。
  5.王荣斌行政干涉医院医生正常行医,更为严重的是干涉司法公正。我被程红芳殴打之后,到延安公安交口分局(另一身份为陕西延长石油有限责任公司炼化保卫部)报案,我的鉴定等遭到王荣斌的行政干涉,交口分局拒绝我做伤情鉴定的申请,两次以治安处罚条例违法结案。
  后经过洛川法院委托,经延安市公安局局长出面,要求范建富必须依责出具有无二次损伤的证明等,延安公安分局范建富终于将鉴定机构索要二年多的资料在2016年1月明确给洛川法院开出。我的伤情鉴定在被王荣斌行政干涉两年多后于2016.6月10终于做出,程红芳等涉嫌刑事案件。
  王荣斌为了再次帮助程红芳逃脱应负的刑事责任、再次陷害乔永琴。通知医院要求给延安炼油厂出具不符合事实的证明。然后程红芳拿着该证明原件到延安市卫生局投诉延安炼油厂职工医院、及接诊医生,到延安公安交口分局报案,控告接诊医生伪造病历及诊断证明,纠缠司法鉴定中心,通过延安市市长举报延安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伪造工伤,给陕西第七.,举报延安炼油厂职工医院及接诊医生。然后王荣斌借此理由逼迫职工医院院长,安排下属逼问2013年7月3日的诊断证明及病历是否为出诊医生当日出具的?此事涉及延安炼油厂8个医生,院长杜澄清也涉及其中。
  事实是本案程红芳涉及刑事案件和民事案件且民事案件已立案两年,伤情鉴定和伤残鉴定已做出,病历和诊断证明的真实性洛川法院和延安市交口河公安分局均早已确认。而信访法规定,信访不管涉法涉诉案件。延安炼油厂无任何权利进行调查。王荣斌利用行政权力在干涉司法公正,打击报复乔永琴、袒护、纵容程红芳等可见一斑。
  6.王荣斌利用职权为她的老婆权耐冬谋私利,自从王荣斌上任以来,每天早上9、30以后、每天下午3.30以后回家做饭,延炼厂大门的监控可证明;且2016年7月8日的下午和乔永琴的对话中,王荣斌亲口承认此事是事实,并且说他已经处罚了,随后权耐冬办理了离岗手续。当时保卫科三人在录音、录像,多人在现场。按照厂纪厂规,权耐冬在王荣斌上任这四年时间将被开除90次以上, 要求上级开除权耐冬,并且退还这四年的全部经济收入。
  7.2016年9月9日,乔永琴为了见贺久长被延安炼油厂保卫科刘炎、胡铁明、李建党等二十多人对我们实施推搡、拉扯等方式围攻,控制后限制吃饭、喝水、上厕所非法拘禁。
  8.王荣斌打击报复利用四定将我在停工留薪期间作为富余人员不符合文件。延炼人事科在2016年7月7日直接通知将我作为富裕人员介绍到人事科,从技术员岗位下了岗,确认我不合格。同是工伤职工,别人为什么在停工留薪期间没有参加考试没有当成富裕人员介绍到人事科。我的同科室人员,办理了长期待岗手续,接到单位的考试通知,按照制度恰恰是应该把她的人事关系介绍到人事科,可她的人事关系却还在原单位。在我停工留薪期间,原待遇不变是《工伤保险条例》规定的,其次我未学习任何四定制度,未接到任何考试通知,凭什么王荣斌让我从技术员岗位下岗?凭什么王荣斌确认我不合格。公平和公正体现在哪里了?因此王荣斌对我的打击报复昭然若揭。
  炼化公司李军当面告诉我,延安炼油厂将我从技术质量部作为富裕人员介绍到人事科是错误的。但王荣斌置之不理上级的决定。
  8.王荣斌做贼心虚,权大于法,我再次无辜被延安炼油厂保卫科非法拘禁。且再次被解聘高级职称,克扣工资。
  2017年1月22日,我通过工资卡发现我12月工资、1月份工资大幅度减低,于是,在2017年1月23日早上,我通过人事科杜莉了解到我的岗位工资又被延安炼油厂王荣斌扣除,且再次违法解聘我的高级职称。原本我在工伤停工留薪期间原待遇是不变的,2016年2月1日、2日、3日,经我3次磕头求饶,王荣斌承认了我的工伤,并且答应按照国家工伤保险条例兑现我的工伤待遇,到了2016年2月4日,延安炼油厂厂长王荣斌反悔,但只按照他制定的违法的工伤制度兑现我的工伤待遇,同意恢复我高级职称的聘任,还要求我找国家兑现其它工伤待遇去。
  现在王荣斌却出尔反尔,权大于法,再次将我的岗位工资扣除,解聘我的高级职称,我将此事通过电话及短信告诉了炼化公司何小琴及李军。何小琴让我下午去炼化公司找她,我下楼出门时发现楼道有一个保卫科的人在坐着,我家楼下停着两辆保卫科的车,里面全是保卫科的人,我出二区大门时发现有很多保卫科的人及车辆。出二区大门后,我联系何小琴,说我马上过去找她,但她拒绝,说今天调查我的事情,我退了回来,没想到回到二区楼下,遭到延安炼油厂厂保卫科刘炎及其手下非法拘禁5个多小时,后来才知道是贺久长董事长来了。请依法追究王荣斌的责任。
  9.王荣斌强迫、哄骗扣留延安市人社发给乔永琴的延安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复查鉴定结论书复印件。且违法剥夺我进厂的权利。违法拒绝提供给我工资清单。
  2016.7.8,在延炼人事科办理停工伤假手续时,王荣斌要求我暂时给郝军萍留下延安人社出具的停工留薪原件请假,表示随后会给我返还原件,理由为他们还未接到延安人社发给延安炼油厂的那份原件,如果我不留下该原件,就拒绝给我办理请假手续,我不得不答应。随后,延安人社局告诉我,延安炼油厂来了几人找他们的麻烦,质问为何给我又确定了一年停工留薪期。
  2017年1月23日上午,我联糸人事科郝军萍索要原件,她让我取回,替我保管着呢。今日下午我去延炼,因人事科杜莉不允许我办理新入厂证,我无法从厂大门进入。杜莉刚开始答应将该原件送到厂大门口给我,后来打电话谎称己装订归档,拒绝给我。
  该原件对我很重要,若该原件被王荣斌扣留成功,我这一年被扣的工资、奖金都无法追回。
  2016年7月8日,王荣斌将我的人事关系调入人事科。我一直无法知道自己工资的发放情况。我今日还要求看我这半年的工资发放情况,均遭到王荣斌的拒绝。用人单位必须书面记录支付劳动者工资的数额、时间、领取者的姓名以及签字,并保存两年以上备查。用人单位在支付工资时应向劳动者提供一份其个人的工资清单。王荣斌再次违反了《劳动法》。
  我要求办理新的入厂证,保卫科说人事科不让给我办理。人事科却说保卫科通知不给我办理(保卫科说他们没发这样的通知),我要求人事科杜莉将保卫科发放的通知拿给我,遭到杜莉的拒绝。我是延安炼油厂的正式职工,延安炼油厂王荣斌根本无权利剥夺我办入厂证的权利。我被挡在厂门口一下午。
  二、要求延安炼油厂补发我停工留薪期间的全部经济损失;并承担管理不善、打击报复、被程红芳终身致残等责任,给予赔偿;公开撤销我的旷工,恢复我的名誉。我在延安炼油厂因工作无辜被程红芳打伤,延安炼油厂管理不善没有给我提供安全的工作场所,程红芳、杜卫平、王荣斌的行为不但将我终生致残,更为严重的是延安炼油厂王荣斌到现在为止仍然拒绝救治我,长达十年还在 克扣我的工资。
  炼化公司李军当面告诉我,延安炼油厂理应承担赔偿责任,但王荣斌不但置之不理上级的决定,继续打击报复我。
  三、该事件我多次找过总公司信访部门,并且找陕西过国资委,我在2015年12月找过杨远总经理,他当时安排给炼化公司李军总经理, 2016.7.13李军见了我,后安排给了何小琴及李树发,但未解决问题,我要求按照信访法的规定给我书面答复,但她说请示过李树发他们无法答复。她说王荣斌是总公司任命的,她们没办法追责问责。
  我以走访、网上信访的方式多次给陕西延长石油总公司投诉,陕西省纪检委投诉,均无人管。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曙光音响师 时间:2017-04-17 11:04:56
  关注
楼主乔永琴 时间:2017-04-18 22:15:54
  @曙光音响师 2017-04-17 11:04:56
  关注
  -----------------------------
  谢谢关注
楼主乔永琴 时间:2017-04-20 09:25:18
  谢谢网友顶贴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