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斋语】必须重聚改革共识,高举改革旗帜

楼主:逆行斋主 时间:2017-07-16 23:01:47 点击:135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必须重聚改革共识,高举改革旗帜
  引言:一部大型政论专题片
  十集大型政论专题片《将改革进行到底》将从7月17日起在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播出,并在融媒体平台同步推出。
  该片是对全面深化改革全景式、权威性的梳理总结,既体现了较强的思想性和理论深度,又讲述了人民群众身边生动的改革故事。全片共分十集,分别为《时代之问》《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人民民主新境界》《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延续中华文脉》《守住绿水青山》《强军之路(上、下)》《党的自我革新》《人民的获得感》。
  在十九大即将召开之际,这部政论专题片的推出,释放出强烈的信号,那就是,坚持改革正确方向,保持改革定力和韧劲,继续解放思想、勇于实践,把全面深化改革事业不断向前推进。
  窃以为,此事意义重大,不可小觑。

  一、中国何去何从?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改革”这个词失去了应有的光彩,感觉有点灰溜溜的,几乎到了“老鼠过街”的地步。如果有人公开说,我支持改革开放,恐怕要被冠以“政府走狗”、“精英帮凶”的帽子。与之相反,歌颂文革,希望以文革方式解决中国目前存在问题的声音却不绝如缕,甚嚣尘上。直接者如张宏良,公开鼓吹;高明者如郎咸平,迂回否定。
  毋庸置疑,发轫于四十年前改革开放已经进入“深水区”,目前正处在攻坚阶段,在资源环境、民生、收入分配差距、城乡二元结构等方面存在较为突出的矛盾和问题,改革并不均衡。一方面,公共治理结构未能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行政权力过分集中,缺乏制衡机制,滋生了部分党政官员的权力“寻租”和腐败行为。另一方面,经济的快速发展并未实现“把饼做大”缓解“分饼不公”的矛盾,收入差距变大成为社会和谐的毒瘤。同时,社会保障体系的滞后成为改革的隐患,如今不仅存在公共品供给不足,而且还叠加“公共品缺少公共性”的体制弊病,所以常闻“今日吃肉骂声喧”。
  这些问题是改革发展过程中的客观反映,但更多的是由改革不到位形成和积累的体制性矛盾和问题。四十年来改革好改的、容易改的差不多都改过了,留下的这些问题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和硬核。
  面对中国在市场化改革进程中出现的贫富悬殊、利益集团的固化、国进民退、道德滑坡等多个问题集体爆发,学术界左右两派思潮再度激烈交锋,左派希望重返过去的革命路线,右派崇尚西方民主与自由的理想主义。有人认为中国不能迷信改革,有人呼喊加快政治改革,但没有人能为改革厘清方向,反而带来更多困惑。
  于是,一个问题不可避免地浮现在人们面前:中国向何处去—是向少数人专制和大众贫困的旧体制复归,还是走向富裕、民主、文明、和谐的现代国家?

  二、两种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
  面对这种形势,目前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
  支持市场化的经济改革和与之相适应的政治改革的人们认为,既然中国社会存在的种种不公是由市场化经济改革没有完全到位和政治改革严重滞后,权力不但顽固地不肯退出市场,反而强化对市场自由交换活动干预压制等寻租活动基础所造成的,根本解决之道就只能是坚持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铲除权贵资本主义存在的经济基础,并使公共权力的行使受到法律的约束和民众的监督。
  然而,也有人提出了完全相反的解决方法,这就是回到1976年以前极“左”路线支配下的旧体制去。一些旧路线和旧体制的支持者诿过于市场化改革,将腐败猖獗、分配不公等消极现象的正当不满,南辕北辙地引向反对改革开放的方向,挑起了新的一轮改革大辨论。
  笔者认为,改革开放前旧体制和旧路线的支持者对中国现状所作的主张,不论就他们的“诊断”,还是就他们的“处方”来说,都是不正确的。

  三、深化改革的动力不足
  四十年前的改革开放,可以说是沿着从上到下和从下到上两个路径进行,庙堂和民间存在高度共识,那是全中国生产力和活力急剧勃发的青春期和蜜月阶段。
  经过十年“文革”,中国当时那种封闭僵化的经济体制,极大地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和社会进步,国民经济已经滑到了崩溃边缘,物资极度匮乏,不少人的基本生活都无法保障,贫困人口高达2亿,吃饱肚子能活下去是普通老百姓的第一要求,这才有了小岗村血写的“土地承包协议”。
  在高层,当时一代领导人,从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历史责任感和放眼全世界的胸怀出发,毅然做出了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从而使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走上了伟大复兴之路。
  四十年过去了,那种朝野齐心推动改革开放的情形,越来越少见了。许多曾经的改革者,在这个过程中形成了自己的特殊利益,由此从改革的推动者变成改革的阻挠者。
  仔细想想,改革都是日子混不下去的时候才改的,矛盾尖锐解决不了了才改的。哪有一个日子好过的时候改?现在中国现在GDP世界第二,经济增长很快,日子很好过,有什么理由来实施改革呢?人们戏称,发改委权力越来越大,它不光要管石油、电信,还要管茅台、月饼、方便面。你让它通过改革把自己的权力及由此带来的好处让出一部分,可能吗?
  可以这样说,自上而下由政府主导的改革日渐式微,动力越来越不足。

  四、利益集团是深化改革的最大阻力
  中国学界已有普遍共识,认为固化的利益集团是目前中国深化改革的最大阻力,而后者往往有巨大的政治能量,令继续改革的步履蹒跚。
  目前中国改革的主要阻力来自于两方面,一是改革的主要既得利益者,权贵或裙带资本主义者(它由两部分人组成,一部分是依附权力、依靠寻租而获得财富的资本家,一部分是拥有权力、依靠寻租而获得财富的官僚阶层),以及执政党中的保守派及其代表——原教旨马列主义者——他们担心再改下去结果一样是丢掉所谓的红色江山。这两个阶层现在有十分明显的合流的趋势:后者为了他们的所谓江山,而前者则是为了他们的财富,却假装也是为了红色江山——至少是恫吓后者,如果再改下去,你们就会丢掉江山。于是后者就被前者捕获了,不幸的是,后者恰恰在执政党内拥有或似乎拥有道德优势,而且他们对工农阶级又有较强的游说能力。
  在这种情况下,一方面,一些从行政垄断和权力寻租活动中得益的人们,为了维护其既得利益,既有可能打着“为民请命”的旗号,阻碍改革进程,也有可能假借“改革”的名义,强化行政权力的控制和腐败寻租的空间。另一方面,一些改革前旧体制的支持者利用公众对腐败、贫富分化等的不满情绪,用民粹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的言说转移目标,把民众的情绪引到反市场化改革的方向上去。

  五、中国现存的四大利益集团
  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后,特别是近几年来,随着社会财富的倍增,日益形成一些利益集团:
  1、垄断国企利益集团。这些垄断行业不仅千方百计地不让其它社会资本进入,就连招工有的也只招他们的子弟。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甚至世袭的、阻碍社会收入分配科学和公平的独特的利益群体,凭借抽象的国家利益等名义维持特权,利用垄断地位获取超额利润,国民难享红利,妨碍共同富裕。
  2、政府部门利益集团。国家手中的财富最终要通过各级政府部门来支配使用,当前一个突出问题是,一些政府部门已演变成为一个与民争利的利益集团,它们依靠手中的权力可以轻易获得超常规利益,使一部分国家财富以各种渠道或公开或秘密地变成了自己的财富。最典型的就是政府采购。
  3、官商勾结利益集团。这是人们见到最多的,也是最普遍存在的利益集团,在工程发包、房地产开放、高速公路建设等领域屡见不鲜。
  4、身份血缘利益集团。身份不平等固化通常会制造一批利益集团,他们因担心权利被稀释,而反对改革。这类人平庸而恶,如城乡二元户籍制度制造的阻挠户籍改革的市民利益集团、左右养老保险改革的公务员利益集团和事业单位利益集团等。

  六、利益集团的出现是改革不全面、不彻底的结果
  为什么伴随着改革开放会出现利益集团?这是每个为改革开放呼吁的人必须要问答的问题。
  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市场经济大潮中,在推进生产要素市场化改革中,在房地产业、矿山资源产业、金融证券业以及能源产业等领域,政商勾兑寻租成为一个相当普遍的现象。进入新世纪,伴随“国进民退”和普通民营企业受到贬抑,部分国有垄断企业,以及不少具有官员背景的强势民营企业,以公权力为靠山和保护伞,肆无忌惮地赚取超额利润,甚至寻求非法资本回报。这就是吴敬琏先生反复强调的要严重注意防止中国走上权贵市场经济即权贵资本主义的道路的原因。
  权力不肯退出微观经济领域,反而强化对市场自由交换的压制和控制。在资源配置和经济活动中,政府的作用越来越强大。相应的,寻租收租的基础在许多领域继续保持甚至扩大。权力的拥有者们希望维持甚至扩大行政权力广泛干预市场和经济体制的“双轨”状态,以便继续利用自己的特殊地位自由自在地弄权寻租,发财致富,而不愿继续前行,去努力建立规范的、平等竞争的市场。
  因此,必要要厘清政府权力的边界和与市场的关系,政府不能取代市场,不能利用公权揽买卖。中国需要一个有限的和有效的政府,政府的功能是为市场的有效运行建立一个好的制度环境和提供市场所无法提供的公共产品,以便提升市场,而不是凭借政府的强制力量去驾驭市场、压抑市场和取代市场?因此,必须坚定地推进经济和政治体制改革,回归市场化、法治化和民主化的正途,只有这样,才能走出恶性循环。
  特别需要警惕的是,现在有一种越来越严重的倾向,就是把群众的不满引导到反改革的方向上去。不排除这是某些旧路线、旧体制的“老禁卫军们”的故意之举。

  七、公民社会建设是深化改革的动力
  自上而下的改革日渐式微的情况下,向哪里寻找进一步推动改革的动力?
  中国政法大学蔡定剑教授认为,过去那场靠观念支撑的改革已经死亡了,已经过去了,我们过去的青年知识分子,学生热衷于改革,但是他们没有利益的支撑,是观念性的改革。新的改革正在萌生,就是市场经济土壤中产生的,来自社会层面的极力要求的政治改革正在萌生。
  蔡定剑认为,社会在发展,在2002年以后中国社会发生了一个根本性的变革,这个变革以公民社会的出现为迹象,基层公民的维权推动着中国的政治改革。农村基层民主的发展,草根NGO的生长,以业主为基础的城市社区自治的要求,各种利益受害者的维权行动,利益团体的游说,公共知识分子的出现,媒体监督者角色突显,律师作为自主的维护法制的社会力量,还有来自地方和基层党政机关的自主进行的创新改革等等,成为新的推动政治改革的动力。
  从改革路径上来说,当今人们对中国社会发展都有一个共识,就是中国只能走渐进改革的路。可见,虽然自上而下的改革动力日益衰落。但是,由于市场经济改革带来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结构的变化,个人财产的增加、个人的自主和自由、利益和权利意识的增长,来自社会基层公众参与的力量日益兴起,产生了一种新的社会政治改革的冲动。人民富裕了,有了一定的经济地位,成为一个独立的人,一个有人格的人,一个有经济利益的人,必定要有一定的保障。也就是说,公民社会的形成和发展,必将推动中国的政治改革走向深入。
  这实际上触及到改革的主导权问题。我们常说公众参与是推动改革的重要力量,但事实上是把公众定义为改革事业的参与者。但毫无疑问,公众不只是可有可无的改革参与者,还是改革持续不断的推动者,乃至于终极意义上的改革主导者。因此,只有把改革的动力始终置于公众意愿之中,始终尊重和保护他们的改革意愿,才不至于使大业置于空挡、改革陷于停滞。

  八、通过制度创新释放生产力
  由利益集团挟持主导的改革必然导致正义缺失,利益集团已经全方位影响经济、社会和政治改革,导致改革举步维艰。深化改革须超越利益集团羁绊,这需要勇敢的自我改革。政治体制改革是自己改自己,政府改政府,官员改官员,所以相对经济体制、社会体制改革而言政治体制改革更困难一点,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要有自我改革的决心和献身精神。
  回望改革开放的过程,就是释放民间活力,发展生产力的过程。其中,国家层面的制度创新是最大的生产力,也是推动中国四十年改革开放的最基本的动力来源,也是最稀缺元素。当然,所遇到的阻力也最大。
  放眼望去,突破口会在哪里?

  九、四个层面与五点共识
  中国下一步的改革应该有四个层面:一个是经济改革,一个是社会改革,一个是行政改革,一个是政治改革。现在做的是经济改革,经济改革的核心是市场经济;社会改革的核心是建立独立、平等的公民社会及其社会结构;行政改革的核心是廉政、高效、法治和按规矩办事的政府;政治改革的核心是民主、自由、宪政。
  总结过去,展望未来,我们还可以达成五点共识:一、现代市场经济制度是发展经济的最佳选择;二、民主法治国家是长治久安的政治制度选择;三、公民社会是社会治理最有活力的社会选择;四、现代科学技术是发展先进生产力的主要选择;五、以人为本、思想自由、多元发展、和谐共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最佳人文精神。
  从时代主题的转换入手,来讨论进一步改革的共识、路径、动力和目标,才可能真正切合当代中国实际。中国过去三十年积累了无与伦比的巨大社会能量,社会能量的积蓄必定会寻找其转换的突破口,时代主题的转换,就是社会能量的转换。

  十、未来30年续写辉煌
  中国是否能够在未来的30年续写辉煌,将取决于我们能否正确应对新一轮的挑战。
  中国当前及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面临的最根本问题是以“利益格局调整”为核心的改革,如何在继续“做大蛋糕”的同时“分好蛋糕”。换句话说,是由改革开放初期的解决“普遍贫穷”问题,变为目前的实现“社会公正”问题,人类社会发展史证明,实现“社会公正”的难度更大,需要更为复杂的政治社会制度安排,“中国改革”正在步入艰巨的、复杂的体制改革攻坚阶段。
  目前,中央正在大力推进“社会管理体制”改革,这是我们在统观中国社会发展战略全局的基础上,寻求重点突破的、关键性的“改革顶层设计”,是从制度和价值层面对“中国发展道路”的深度思考的结果,对未来5至10年的中国社会稳定发展有着决定性的意义。
  制度创新的难度增加本身也是个问题。纵使改革的边际成本在递增,但人类之所以能够收获持久的进步与文明,就在于人类能够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使自己一直处于变革思维的保障之中。反思本身就需要战略勇气和智慧。我们重温这种精神,珍惜这种经验,把赞美留给过去,用反思引导未来。
  如果不是心存偏见的话,从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的历程就可以看出,现存体制,还是在主动或被动地适应时代和民众的要求,还是在不断改良,尽管有时会出现偏差,会左右摇摆,但总的趋势是螺旋式上升。
  特别是本届政府,改革的力度、步伐都明显加大。民众应该有理由相信中枢的改革决心,也应该给他们以时日。
  真正寄希望于中国和平、民主、自由的人们,无论是革命派、改良派,以建设的态度对待中国改革,以最大的诚意合力推动改革。切记,只有革命派、改良派,也包括现实派是真心希望中国继续深化改革的,其他如极左派、五毛派,都恨不得一夜间就把改革开放掐死。

  结束语:中国改革开放的最伟大功绩
  中国目前进行的是改革而不是革命,不是打破一切现存制度,而是现存制度的自我调整和完善,是在寻找一条所谓中国特色的发展的道路,这将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最伟大功绩。中国目前还处于艰苦的探索之中,每一个关心、爱护中国的中国人,都应该积极投身到这个探索之中,为之加油、鼓劲,而不是做的恰恰相反。

  个人微信公众号:政史新视野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逆行斋主 时间:2017-07-16 23:23:56
  有点长
作者:两人嘿咻 时间:2017-07-17 00:08:40
  莎花米有,坐个板凳。
楼主逆行斋主 时间:2017-07-17 05:51:06
  @两人嘿咻 2017-07-17 00:08:40
  莎花米有,坐个板凳。
  -----------------------------
  都有
楼主逆行斋主 时间:2017-07-17 08:25:19
  顶起来
楼主逆行斋主 时间:2017-07-17 11:17:38
  希望更多人看到
作者:黄海制药 时间:2017-07-18 23:59:18
  没有选举权,人民就是名义。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