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云在西湖月在天》(1)

楼主:潇怡2017 时间:2017-08-12 23:58:32 点击:88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8岁的柳如月坐在父亲的膝上头靠着父亲肩膀啜泣着,因为父亲说要和母亲离婚,以后不会经常来看她了。父亲心里也不好受,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然而10分钟后还是拎着箱子离开了。

  如月永远忘不了那个阴冷的下午,院门口满地的落叶,和门旁捂着脸痛哭的母亲,还有手足无措的自己。

  之前如月一直以为自己是公主,在那个三线小城市里,父亲做石材生意是最早富起来的那一批人,母亲也是当地有名的美女,两人经人介绍后两个月就结婚了,一年后有了如月。

  当别的小孩子还在院子里光着屁股玩的时候,如月一出生就有保姆伺候,她的周岁照是父亲拿着理光相机拍摄的,照片中如月坐在一堆昂贵的玩具中间,白白胖胖笑容满面,手里拿着一个会眨眼的洋娃娃,要知道,在80年代的北方,很多孩子连皮球都买不起。

  三四岁的时候父母经常吵架。母亲责怪父亲乱花钱不会过日子,父亲嫌弃母亲守财奴毫无情调。后来,父亲经常去广州出差,甚至专门跑去香港听四大天王的演唱会。再后来,父亲喜欢上了一个小他10岁的阿姨,要和母亲离婚。母亲坚决不同意,坚持了两年,看实在无法挽回于是在离婚书上签了字,如月归母亲,父亲给生活费。一个月后父亲再婚了,娶了那个阿姨。

  父母离婚后,如月的生活标准从大小姐变成了普通人,甚至还不如普通人,因为会有很多人对她指指点点,说她是单亲家庭的孩子,说她爸爸不正经,甚至说她妈妈没本事,连丈夫都看不住。但是如月不敢把这些告诉妈妈,因为妈妈比她更难受,经常一个人发呆、流泪,如月只能抱住妈妈,陪着她一起流泪。

  小学三年级的暑假,多年不见的爷爷奶奶从哈尔滨过来看望如月,奶奶一见如月一把把如月搂在怀里眼泪就下来了。奶奶说如月又黄又瘦营养不良,本想责怪如月妈妈没照顾好孩子,但想到是自己儿子不对在先,这句话忍了忍没说。

  如月妈妈招呼前公婆吃饭,爷爷奶奶说明了来意,黑河毕竟是个三线小城市,教育质量很差,为了如月的将来着想,他们想把如月接到哈尔滨读书,每年寒暑假再让如月回来。如月妈妈起先不肯,但经不住爷爷奶奶苦口婆心地劝说,再想到如月灵气逼人确实是学习的料,如果在黑河最多能上师范当小学老师,考大学没指望了。但如果去了哈尔滨,考大学就有希望,于是松动了。爷爷奶奶又说,如月总在身边如月妈妈自己的个人问题也没办法解决,还不如让如月跟他们去哈尔滨,一举两得。

  如月妈妈考虑再三,狠了狠心,决心把如月放在爷爷奶奶身边,于是三个大人开始做如月的工作。如月心里很害怕,从小到大自己只见过爷爷奶奶三次,一次是出生,一次是3岁,一次是现在,可以说是毫无感情。本身单亲家庭的孩子就缺乏安全感,如月觉得自己彻底陷入了无依无靠的境地,哭着求妈妈不要把她送走。妈妈陪她一起哭,但态度很坚决,因为是为了她好,还许诺说可以每天写信打电话。如月哭了一个晚上看事情无可改变,只得收拾行李和爷爷奶奶去了哈尔滨。

  从小到大如月没离开过黑河,哈尔滨的高楼大厦还有宽阔的马路让如月充满了好奇。爷爷奶奶以前是工程师,住在三室一厅的楼房里,朝北的房间收拾出来给了如月。像很多东北男人一样,爷爷不苟言笑经常板着脸,奶奶话多一些,但如月对他们仍是陌生的,心里很不安。

  奶奶对如月很和善,但告诉如月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于是如月学会了自己洗碗,叠被子,洗衣服,洗床单,而之前这些都是妈妈帮她做的。如月的堂弟如星来的时候却不用做这些,还搂着奶奶的脖子要汽水要跳跳糖,奶奶满脸宠溺地搂着他,然后下楼去给他买汽水买糖。如月记得之前自己提了句想喝汽水,奶奶严肃地说汽水对牙齿不好不能喝,于是如月再也没提起过。后来如星和奶奶回来也给如月带了一瓶汽水,如月脸上笑着,但是心里难过得要命,又不敢哭出来,于是晚上偷偷给妈妈写信,说想回家。妈妈回信安慰她说因为如星不经常回来,所以奶奶对他好一些,但心里对待如月和如星是一样的。如月知道回黑河是不可能的了,于是小心翼翼地看着爷爷奶奶的脸色生活,尽量不惹他们生气。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潇怡2017 时间:2017-08-13 00:02:05
  (2)
  四年级开学,如月被爷爷奶奶送到了家附近的小学读书,当老师介绍如月时,同学们窃窃私语,一个男生大声说“土包子”,全班哄笑。如月看看自己身上半旧的衣服和书包,再看看同学们崭新的书包文具还有新衣服,脸刷地一下红了。好在班主任何老师喝止了那个男生,随后安排如月坐在第四排。

  一整天如月都很忐忑,老师讲课她不能完全听懂,不懂的地方也不好意思问,心里害怕周边同学嘲笑她又土又笨。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正准备回家,一声雷过突然下起了大雨,雨大的几乎无法走路,同学们只能等在教室里,希望尽快雨停。然而过了半个小时,雨似乎没有停的意思越下越大,很多同学的爸爸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雨披雨伞过来接孩子了,如月心里期待爷爷奶奶也能过来接自己,然而一直等到班里只剩下两三个同学,爷爷奶奶还是没有来。如月想爸爸想妈妈想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在陌生的学校,心里难过得无以复加。

  就在这时,一个梳着荷叶头漂亮得炫目的女孩子走过来对如月说:“我爸来接我了,咱们一起走吧。”

  如月知道她叫周芸芸,是班花,正想着如何应对,周芸芸一把拉起如月就往外走,边走边对门外喊:“爸,先把我同学柳如月送回家。”

  就这样,周芸芸爸爸骑着一辆二八自行车,周芸芸穿着雨披坐在前面的横杠上,柳如月坐在后座上躲在周芸芸爸爸的雨披里回了家。

  到家后如月发现自己的裤子还是被雨淋湿了,奶奶责怪如月为什么不等雨停了再回来,还怪如月没听话忘了带雨伞。如月默默听着没说话,努力忍住眼泪,换好衣服就帮着奶奶端碗盛饭,一直到吃完晚饭写完作业,才躲在被窝里大哭了一场。

  第二天柳如月在下课时找到周芸芸,感谢她昨天把自己送回家,周芸芸丝毫没把这事放在心上,一笑了之。周芸芸是班花,人美成绩好,家里条件也好,在其他同学眼里有点小骄傲,并不算合群。如月新来乍到并不知道这些,只觉得周芸芸自然大方,两人经常在一起玩,很快就成了好朋友。有了周芸芸这个好朋友,如月每天上学都有了盼头,除了单亲家庭这一点,如月和周芸芸几乎无话不谈。两人都是高颜值的漂亮女孩,在一起也格外引人注目。

  转眼快到期中考试了,如月知道自己底子差,每天认真听讲做作业,有不会的就去问周芸芸,但还是担心考不好会被爷爷奶奶说。但反观周芸芸,上课听讲也不认真,不是画画就是看小说,但即使这样,成绩还是数一数二,是老师们的心头宝,各种奥数作文竞赛都靠她拿名次,连音乐老师体育老师都偏爱她,各种舞蹈班歌唱班武术班都拉着周芸芸参加,甚至发生过两个兴趣班老师为了争夺周芸芸闹不愉快的事,但周芸芸自己始终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期中考试班里50人如月考了第20名,比刚进来时摸底考试成绩提升了不少,何老师很高兴,本来一直担心如月跟不上,于是摸着如月的头夸奖如月有进步,让她继续努力。周芸芸毫无意外又得了第一名,而且分数比第二名多了10分,老师们各种表扬各种喜爱,说周芸芸如果再上点心,区竞赛进入前三名肯定没问题。如月很羡慕周芸芸,羡慕她成绩好,羡慕老师们对她好,心里默默地想一定要努力学习,将来也要像周芸芸一样。

  放学的时候如月迫不及待地跑回家,想告诉爷爷奶奶考试成绩。一推门,发现姑姑和如星已经在了,奶奶搂着如星笑得合不拢嘴,原来如星在班里考了第三名,而且得了全市作文竞赛二等奖,奶奶夸如星继承了柳家的学习基因,是个学习的材料。如月的热情瞬间被浇灭,姑姑问如月的成绩,听说如月考了20名,全家人都不甚在意,安慰鼓励了几句就匆匆开饭了。

  饭后如月和如星在房间写作业,爷爷下楼散步,奶奶和姑姑在另一个房间说私房话。如星说口渴,如月去给他倒水,路过奶奶的房间,姑姑和奶奶的对话飘了出来。

  姑姑问:“如月这个成绩,将来怎么考重点初中?”

  奶奶叹口气说:“当初接她来,是看她可怜,她妈不是个利索人,教育不出好孩子。”

  姑姑说:“咱们老柳家的人都是上过大学的,如月就是脸好,智商赶不上如星,都是她那个妈拖累的。如月现在这个成绩将来最多读个大专或者师范,你不怕丢人我还怕呢。等我找时间和如月唠唠,让她自己多努力。”

  奶奶只是叹气没说话,接下来娘俩开始家长里短地说些亲戚的事。

  如月在门外听得手足冰冷,心里更是翻江倒海不是滋味,勉强挨到姑姑和如星走了,才边流泪边写日记然后给妈妈写信。
作者:两人嘿咻 时间:2017-08-13 01:25:28
  莎花
楼主潇怡2017 时间:2017-08-13 18:01:40
  @两人嘿咻 2017-08-13 01:25:28
  莎花
  -----------------------------
  感谢关注,看到了:)
楼主潇怡2017 时间:2017-08-13 18:05:02
  (3)
  如月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接到妈妈的信和电话,但是接电话时爷爷奶奶在边上,说话不方便,妈妈也只能在电话里问问如月的学习情况,嘱咐如月努力学习按时吃饭睡觉。信件是母女俩的私密空间,如月会在给妈妈的信里把自己心里的想法毫无保留地说出来,除了不提爷爷奶奶姑姑说妈妈的坏话。妈妈的回信和电话相似,告诉如月学习第一,要听爷爷奶奶的话,其他不要想太多。如月不知道妈妈是否能理解自己,但如月清楚妈妈无法改变这种情况。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如月很想像如星一样搂着奶奶的脖子要糖果和零食,但是如月不敢,生怕奶奶说她不懂事。如月也很想跟奶奶说她喜欢吃肉丸子和酱猪手,但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不喜欢吃肉也不能吃硬东西,于是如月只能每天跟着爷爷奶奶喝汤吃豆腐白菜。

  每个周末如星来的时候情况会稍微好一些,姑姑会下厨做如月如星喜欢吃的排骨、肉丸子还有酱猪手,但如月不敢多吃,至少不敢吃得比如星多,否则奶奶和姑姑的脸色都不好看。饭后爷爷奶奶拉着如星的手问长问短,如月乖巧地帮姑姑收拾碗筷打下手,有时候姑姑不舒服如月就一个人在厨房刷锅洗碗。

  在爷爷奶奶家时间长了,如月有了同龄孩子很少有的技能——察言观色。每当如月想提要求的时候,会找爷爷奶奶高兴的时候提,也会揣摩他们爱听什么话不爱听什么话,并且尽量笑着说。

  这项技能很快就让如月在学校如鱼得水,老师们都越来越喜欢这个乖巧懂事的小姑娘,因为她总是能说出他们想听的话,常常是未语先笑,仿佛是一朵盛开的白莲花瞬间光芒四射。同学们和如月的关系也越来越好,很多同学都喜欢找如月玩。渐渐地如月的话越来越多,笑容也越来越多。

  有一次如月和周芸芸一起吃午饭,如月笑嘻嘻地给周芸芸讲笑话,周芸芸看了她一眼,说:“别装了,想哭就哭吧。”

  如月很诧异,因为自己昨天被奶奶批评了满心不高兴,她习惯了越是不高兴越是要装作兴高采烈的样子,只有周芸芸看出来了。如月问她:“你怎么知道……”

  “你的眼睛会说话啊。”周芸芸仍旧漫不经心地说。

  如月在周芸芸的眼睛里看到了理解,同时也猜测周芸芸的家庭一定有故事,虽然她在人前永远都是一副事不关己对什么都毫不在意的样子,也许只是一种伪装,就和自己一样。如月再次确认了她们是同类,是特殊经历造就的心有灵犀的同类。区别只是表现形式不同,周芸芸因为成绩好无需刻意讨好谁,都是别人主动接近她。如云成绩中上又是新生,特别希望融入集体,于是表现得更加主动热情。
楼主潇怡2017 时间:2017-08-14 18:36:36
  (4)
  在学习上如月默默努力,心里憋着一股劲,希望期末考试拿到好名次,让爷爷奶奶姑姑妈妈都高兴,证明自己也是学习的料。私心里,如月希望自己能考进区重点初中,这样才能和周芸芸在一起,而且区重点初中可以住校,就不用每天面对爷爷奶奶了。每天如月学习到晚上10点直到奶奶催促才睡觉,早上比其他同学都早半小时到学校复习功课。其他同学还在抄如月作业的时候,如月早就开始预习当天的新课了。

  周芸芸恰恰相反,仍旧是一副懒懒的样子,每次如月问她问题的时候才稍微严肃点,嘴里的泡泡糖,手里的画笔,课桌里的小说从没停过,但即使这样,应对老师的提问和各种考试都绰绰有余。最厉害的是她的作文,上个月又拿了全市一等奖,校长激动得脸都红了,让周芸芸在周一的升旗仪式上发言,为同学们传授经验。周芸芸站在国旗下拿着麦克风戴着红领巾发言,远远望去好像课本图片上的刘胡兰,虽然发言内容一本正经,但如月还是从她的口气里听出了嘲讽。事后周芸芸对如月说:“作文成绩好能靠语文课吗?当然是博览群书才能成绩好。”如月深以为然,甚至怀疑语文老师看的书都没周芸芸多。

  期末考试成绩下来,周芸芸毫无疑问是第一名,如月一下上升到了第五名。如月还没从喜悦中回过神来,何老师向全班宣布,周芸芸在区奥数竞赛中得了第三名,要不是她马虎大意漏做了一道题,肯定能拿第一名。校长和何老师一副恨铁不成钢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周芸芸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如月心想如果自己是月亮,周芸芸就是太阳,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似乎赶不上太阳。

  爷爷奶奶姑姑对如月的成绩很满意,如星又考了第三名,当天晚上大家一起去附近的饭店吃饭庆祝。虽然大家的注意力还是在如星身上,但如月已经没那么介意了,她的注意力都在自己好久都没吃过的“锅包肉”“雪衣豆沙”“四喜丸子”和“橘子汽水”上。正吃得开心,奶奶说丁阿姨怀孕了,要一起去看看她。丁阿姨是如月的后妈,如月从来没见过,也不想见。奶奶问如月去不去,如月心里想见爸爸,虽然爸爸已经很久没联系过她了,于是如月点头。

  爸爸的新家在哈尔滨的另一边,爷爷奶奶拎着两只老母鸡带着如月坐了40分钟的公交车来到了如月爸爸家。开门的丁阿姨小巧白净声音甜美,也就20出头的样子,嘴巴里亲热地喊着爸妈,还不停地招呼如月吃水果吃糖。如月爸爸坐在沙发上和爷爷奶奶说话,丁阿姨一个人忙前忙后。

  如月边听大人们说话边四处打量,100平的房子打扫得纤尘不染,窗明几净。和大多数东北男人一样,如月爸爸从不沾手家务,可见都是丁阿姨一个人的功劳,何况她还怀孕了。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丁阿姨做了8个菜,又拿出了汽水和啤酒招呼大家吃饭,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如月却注意到她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

  晚饭后大人们继续聊天,丁阿姨洗好碗就给如月弹钢琴,陪如月说话。妈妈曾无数次地告诫如月不要原谅爸爸和丁阿姨,都是因为他们如月才没有了完整的家。可是面对丁阿姨,如月恨不起来,虽然丁阿姨没有妈妈美,但是她热情利落擅长家务,又做得一手好菜,如月不厚道地想,如果自己是爸爸,大概也会选择丁阿姨吧。如月被自己的想法震惊了,赶紧收起这个念头。

  临走时,丁阿姨偷偷塞给如月50元钱,让她自己买文具买吃的,还让她别告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如月记得妈妈一个月的工资才100元钱,而且来哈尔滨半年从来没有人给过她零花钱,包括妈妈。无论丁阿姨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如月都觉得在这一刻她感受到了丁阿姨带给她的温暖。
楼主潇怡2017 时间:2017-08-18 16:17:10
  (5)
  伴随着哈尔滨的第一场大雪,如月盼望了很久的寒假终于来了。爷爷奶奶把如月送上了火车,虽然第一次一个人坐火车,但兴奋战胜了恐惧,一想到再过5个小时就要见到半年没见的妈妈,如月满心欢喜,盘算着晚上要和妈妈睡一个被窝说上半宿的悄悄话。

  火车到黑河时已经是晚上10点了,如月在旁边叔叔阿姨的帮助下大包小裹地下了车,看到了路灯下脸早已冻得通红的妈妈,如月放下包裹朝妈妈跑去一下子扑到了妈妈的怀里,母女俩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许久才分开。

  这时候一个高高大大的40多岁的中年男人走到妈妈身边,笑着问如月:“你是如月吧?”

  如月疑惑地看着妈妈,妈妈略显羞涩对对如月说:“这是你姜叔叔,快叫叔叔。”

  如月瞬间明白了这个人和妈妈的关系,心里像是添了一堵墙透不过气,但又不能说什么,只得强迫说了声“叔叔好。”

  姜叔叔看起来很高兴,拍了拍如月的头说“好孩子”,然后两手拎起行李带着如月母女俩出了火车站,上了一辆吉普车。

  半个小时的路程长得似乎没有尽头,从妈妈和姜叔叔的对话里如月知道了姜叔叔是以前是军人,现在是社保局的处长,他们坐的吉普车就是他从社保局借来的。姜叔叔和妈妈似乎已经很熟了,如月从妈妈的脸上看到了久违的发自内心的笑容,有时候和姜叔叔对视的时候,妈妈还会脸红。

  姜叔叔似乎很在意如月,总是和如月搭话,但如月满心难过,大脑一片空白,觉得姜叔叔是来抢妈妈的,如果妈妈和姜叔叔在一起,她就没有家了。爸爸的家不是家,爷爷奶奶的家也不是家,现在连妈妈的家也马上不属于自己了。

  到了家姜叔叔帮忙搬好行李就告辞了,妈妈送走姜叔叔关好院门就开始收拾行李,安排如月睡觉。如月坐在床上看着妈妈忙前忙后眼泪突然就流了下来,问:“你要和他结婚吗?”

  妈妈一愣,连忙摇了摇头,随即坐在如月身边拉着如月的手解释说姜叔叔是别人介绍的,他们刚刚认识一个月。姜叔叔的原配去年得脑溢血去世了,身边有一个17岁的女儿。姜叔叔从前是军人,人很正派,也很热心,这次接如月也是姜叔叔怕母女俩半夜路上不安全才亲自安排了车接送。

  如月看着妈妈,仍旧边流泪边问:“你要和他结婚吗?”

  妈妈被如月吓到了,也暗自后悔不应该今晚就让如月和老姜见面,如月的这个反应是自己完全没想到的。于是如月妈妈把如月搂在怀里,郑重地说:“我们才刚刚认识,不会结婚。”

  如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边哭边说:“你们要是结婚了,我就没有家了,我就去死!”

  如月妈妈心如刀绞,苦涩难言,只能一遍遍重复着“不结婚不结婚……”
楼主潇怡2017 时间:2017-08-18 16:18:00
  (6)
  不在黑河的时候如月很想念黑河,想念小院子地窖里黑色的冻梨,想念姨妈舅舅家一起长大的表哥表姐,想念结冰的凌河河面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溜冰场……

  真正回到了黑河呆了几天之后,如月反而开始想念哈尔滨了。不知道周芸芸在忙什么,不知道窗台上的蒜苗奶奶是否记得浇水,不知道青年广场的冰灯展开了没有,也不知道奶奶家门口卖豆腐串的老爷爷在不在……

  妈妈每天都忙前忙后给如月准备好吃的,也会带如月逛街给如月买衣服和文具,如月在妈妈面前感到了久违的放松。如月觉得妈妈比半年前笑容多了,人也更年轻漂亮了。妈妈年轻时就是黑河县城有名的美女,如果单论外表,不知道甩丁阿姨几条街。如月敏感地意识到,妈妈的这些变化是姜叔叔带来的,尽管寒假已经过去了一个月,姜叔叔再也没出现过。

  如月心里越来越害怕,担心妈妈结婚了就会像爸爸一样不要自己了。如月想来想去决定不去哈尔滨了,就在黑河守着妈妈,这样妈妈就不会结婚了,自己也不会没有家了。

  一天晚饭后,如月妈妈正要去洗碗,如月笑着对妈妈说:“妈,今天我洗碗吧。”

  如月妈妈微微诧异,随后眼里涌起了怜惜,试探着问如月:“你在爷爷奶奶那边经常洗碗吗?”

  如月强迫自己挤出了一个笑容:“不是啊,每周也就一两次。”

  如月妈妈心里不好受,自己当宝贝宠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却要在爷爷奶奶家洗碗,转念一想,又问:“除了洗碗,还干别的吗?”

  如月本来想说还有洗衣服,洗床单,收拾房间,但是担心妈妈不高兴,于是边留意妈妈的脸色边说:“还有每周洗自己的背心短裤,其他没了。”

  如月妈妈松了一口气,但刚刚如月小心翼翼的神色没逃过她的眼睛,再想想如月小小年纪就不在父母身边平时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眼圈一下子就红了。

  如月强迫自己装作没看见,说:“妈你去看电视吧,今天我洗碗。”说完转身进了厨房。

  如月妈妈站在厨房门口边看着如月洗碗,边和她聊天。如月动作麻利,很快就洗好了碗,还顺便把灶台擦了,这才和妈妈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如月嘴里啃着苹果,妈妈织着毛衣,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如月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试探着说:“妈,以后我不回哈尔滨了,就在黑河好不好?”

  “为什么?”如月妈妈很意外。

  如月放下苹果说:“不为什么,我就是想你。”

  “爷爷奶奶和姑姑对你不好吗?”

  “不是,他们对我挺好的。但是,他们更喜欢如星。”如月低下头小声说。

  如星是男孩,而且从小就在老人身边长大,如月姑姑又是最小的女儿,老人更喜欢如星也是情理之中的,但如月委屈的神色还是让如月妈妈的心疼了一下。

  如月看妈妈神色动容,接着说:“妈,以后我还在黑河念书,咱们还是像以前一样,这个家里就咱们两个人。”

  如月妈妈心里一动,立刻明白了如月话里的意思,也明白了如月不想回哈尔滨的原因是因为姜处长。如月妈妈明白到了该做选择题的时候了,一个女人一旦做了母亲,心里的天秤始终都会偏向孩子,如月妈妈几乎是瞬间就做出了决定,对如月说:“孩子,妈妈也舍不得你,但你在黑河考不上大学,为了你的前程,你还是回哈尔滨吧。”

  如月刚想说话,如月妈妈有些艰难但仍坚定地说:“你放心吧,无论你在不在黑河,这个家里永远都只有我们两个人。”
楼主潇怡2017 时间:2017-08-20 22:30:06
  (7)
  小年那天,如月妈妈一个人在防疫站值班,姜处长打来了电话,说:“玉琴,我给你和孩子准备了点儿年货,待会儿送到你家里吧。”

  如月妈妈忙推辞说:“不用不用,家里不缺什么。”

  姜处长说:“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你就别客气了。”

  如月妈妈刚想推辞,姜处长问:“今天你们值班的人多吗?”

  “就我一个人。”如月妈妈说。

  “那我开车去接你下班吧。”姜处长不由分说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如月妈妈一时间心乱如麻,一个人站在窗边望着窗台上盛开的橘色君子兰发呆。20岁时自己正当盛年,追求者数不胜数,但那时的自己眼高于顶,一个都看不上,直到如月爸爸出现。如月爸爸是那个年代少有的大学生,又高大帅气多才多艺,尤其喜欢音乐和哲学,两人一见钟情,诠释了什么是郎才女貌。然而,两人价值观的差异在婚后越来越不可调和,特别是如月爸爸辞去工职下海经商后,两人聚少离多,外加如月爸爸风流多情,这才不得已离了婚。离婚的这些年不断有人给自己物色对象,然而如月妈妈心如死灰,一个都不愿意见,只想守着如月了此残生。

  姜处长是如月大姨夫的战友,他的原配病重去世后,如月姨妈和姨夫立刻想到了如月妈妈,觉得两人很般配,何况一个是朋友,一个是妹妹,人品都是信得过的,于是积极安排二人见面。如月妈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自己姐姐家里和姜处长有了一次“非正式相亲”,如月妈妈本来对姐姐姐夫的安排有些恼怒,但碍于面子不方便直接走人。席间,姐姐姐夫借故离开,姜处长也有些尴尬,但还是主动和如月妈妈攀谈,二人从高尔基聊到红楼梦,直到如月姨妈姨夫回来还意犹未尽,于是开始了交往。

  和一般的东北男人不同,姜处长并不热衷于抽烟喝酒侃大山,而是喜欢文学也爱做饭,很有生活情调,如月妈妈和他在一起觉得很受照顾,仿佛又回到了少女时代。姜处长还带如月妈妈见了自己十七岁的女儿姜润,本来如月妈妈很忐忑,但姜润对如月妈妈很亲热,一口一个阿姨,还跟如月妈妈分享少女的小秘密,如月妈妈很意外也很开心。

  但如月妈妈没想到如月的反抗会这么激烈,为了不失去如月,只能硬起心肠回绝姜处长了。

  5点钟,姜处长的车到了门外,如月妈妈正在锁门,和往常一样,姜处长已经下车迎了过来,顺手接过如月妈妈手里的包,打开副驾驶室的车门看如月妈妈坐好后才关上车门坐进驾驶室。

  “我给如月准备了一个红包,你看怎么给她合适?”姜处长笑着问。

  如月妈妈之前已经和姜处长透露过如月对他的态度,所以姜处长有此一问,但姜处长并不知道如月母女之间最近的一次对话。

  如月妈妈不敢正视他,垂下眼睑说:“这么大的孩子不用给了。”

  姜处长忙说:“这怎么行?如月才多大?再说了,这是我的心意,多少就是个意思。”说着把红包塞给如月妈妈就启动了汽车。

  姜处长见到如月妈妈很高兴,一路上话匣子没停过,如月妈妈茫然地听着,思索着如何开口。车到了离如月家很近的一个路口停了下来,姜处长正要下车搬东西,如月妈妈轻轻按住了他,说:“先等等,我有话和你说。”

  姜处长有点疑惑,问:“什么事?”

  “咱们……不太合适……”如月妈妈艰难地说:“你人好,工作也好,会找到更好的……”

  姜处长听了半天没说话,后来轻声问:“是因为如月吗?”

  如月妈妈顿时泪如雨下,哽咽着说:“这孩子从小没有爸爸,心思重,如果我们在一起,我担心她会憋出毛病……”

  姜处长也红了眼圈,说:“玉琴,你知道我的为人,我早就答应过你,会把如月当成亲生女儿一样,就当姜润多了个妹妹。”

  如月妈妈边哭边点头,说:“我知道,我都知道,我也信得过你,可是孩子不能接受,我是当妈的,不能不顾着孩子……”

  姜处长心一把把如月妈妈揽在怀里,边流泪边说:“孩子接受都有个过程,咱们给如月点时间,不着急。”

  如月妈妈泣不成声,说:“没时间了,我答应过如月这辈子都不再嫁了,你……你找个合适的人过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