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北京的医生我也来说说科里的那些医生同事和病人(图文并茂)!!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0:03:21 点击:58130 回复:20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8 下页  到页 
  

  这两天,难产孕妇跳楼身亡的新闻被刷屏了,作为女人,生孩子不仅能让你看清丈夫的真面目,更能让你看清婆家人是拿你当家人,还是拿你当生育工具。
  作为一名北京的医生我也来说说科里的那些医生同事和病人,图文直播。
  原来还有200字的限制????????
  原来还有200字的限制????????
  原来还有200字的限制????????
  原来还有200字的限制????????
楼主发言:494次 发图:23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0:59:48
  这年初夏的某天,我受人之托从数百里外的怀柔乡下回到北京给某人送药。

  可刚到北京还没找到那人所在的大厦,就被倾盆大雨逼得在某座大厦立柱内侧约有一米来宽的狭小过道里避雨。

  倒霉的事接二连三,我自以为躲在过道里很安全,哪知道被一辆疾驰而过的宝马溅了一身泥水。我大怒,追上去找宝马司机理论。

  这辆宝马的司机是个年轻人,脾气不是很好。我跟他理论了两句,一言不合,他就跳下床,看样子是要动手。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01:57
  俗话说,不蒸馒头争口气。我没女人也就算了,要是连个架都不敢打,那就真不是男人了。我一点不惧,期待着把这一身发泄不出去的火泄到这小子身上。

  可我俩还没开始放对,车里就下来一个年轻女人,嘴里道:“小锐,好好说话,干吗呀这是?”

  我凝目望向这女人,立时就呆住了。

  这说话的女人有二十六七岁的年纪,一头波浪卷发,面容娇艳之极,穿着一袭黑色纱质短裙,露出修长笔直的双tui。
我要评论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05:23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07:00
  她就俏生生的站在我跟前不远处,一动不动,可身上无一处不在散发着浓郁的成熟~女人味。我确信我从来没见过如此绝色的美人,哪怕电影里也没见过。

  女人带笑看向我,柔声道:“朋友,到底怎么回事?”

  瞅瞅,瞅瞅,什么是素质,什么是修养?这就是素质,这就是修养。

  相比较那个酷似黑社会分子的司机,这位长得既美,说话又带三分笑,话语还透着和气,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即便是在雨中,我也感觉心里热乎乎的。
我要评论
作者:爱不是传说2013 时间:2017-09-10 11:07:40
  记号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10:21
  我甚至感觉到自己有点小题大做,以至于唐突佳人,抱歉的笑笑,道:“其实也没什么,是你们车开得太快,溅我一身水。”

  这女人听罢,从我脸上打量到脚底,蹙眉说道:“小锐,我刚才就说你开太快了,你不听。”埋怨完那司机,对我赔笑道:“真是对不起,他开车太冲,我怎么说他他也不听。你看你这……怎么弄?”

  司机那小子本来就被我激怒,又被女人说了两句,脸上挂不住,瞪着我骂道:“看你那穷三儿德行,不就是溅上水了吗?唧唧歪歪的跟他妈女人一样。”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12:20
  一边骂着,一边从裤兜里摸出一打票子,随手抽出一张甩给我:“不是给你弄湿了吗,我给你钱,让你再去买一条新的。切,这种破料的裤子,一百块可以买十斤了。钱给你了,滚滚滚。”

  我气得几乎要喷 火,一言不发,随手打在他甩过来的百元大钞上。钞票以一种诡异的弧线往斜上方向飞去,可巧不巧打在那小子脸上。

  这小子给我的票子崭新得很,硬硬的,打在他自己脸上应该会疼。就算不疼,这下也会扫了他的脸面。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14:33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shuainanxiashu 时间:2017-09-10 11:15:39
  mark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17:31
  果不其然,这直接把两人战争的导火索引燃了。

  这小子一下子就怒了,叫骂道:“操,给脸不要脸,你他妈找死啊。”伸手就推过来。

  他身子比我高一点,但身形就比我胖太多,足足可以把我装下,跟我小tui一般粗的胳膊推过来,要是推到我身上,可以很轻松将我推倒在地。

  地上都是水,我倒地一定会彻底湿身。

  伴随着他出手,刚才那美女也说话了:“哎,小锐……别动手啊。有话好好说,别打人。”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19:35
  这小子正在气头上,哪会听那女人的话,如若不闻。

  我只等他手离我心口不到半尺的时候,右tui后退一步,右手抓住他右手手腕的同时猛力一扯,同时左tui别在他小tui前。“啊”,这家伙怪叫一声,身子一个趔趄,直砸在地上。

  我就感觉身周地面都震了几震,暗暗感叹他的体重,脸上却带着幸灾乐祸的笑意,瞪眼看着倒在地上的他。

  女人已经快步走过来,嘴里叫着“别动手”,可当看到地上躺着的是所谓的“小锐”,而非是我的时候,脸色变了变,随即不可置信的重新打量起我来。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21:31
  我当然知道她为何惊讶,不只是她,这地方要是还有别的看客,也多半会把胜者的头衔放在我这位对手身上。

  因为人家人高马大,胖乎乎的跟狗熊一样,随便伸伸手就能把我干翻的。我这个相对文弱些的,能把他放翻,自然不可思议得很。可惜有时候,决定胜负的不一定就是身体条件。

  那小子从地上爬起来,已经变得很狼狈,但他已成狂怒之势,冲着我就扑过来,双手弄成一个一百二十度的角度,似乎要掐死我。

  女人站在我身旁,喝道:“小锐,别打啦!”
作者:ribendadan 时间:2017-09-10 11:22:51
  做个记号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24:10

  
剩余 1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26:50
  可那小子哪里肯听,满面狰狞的扑过来。

  我冷笑道:“让他别打,只有一个办法。”女人讶异的瞧着我问:“什么办法?”我笑道:“让他打不了人。”女人怔了怔,又问:“怎么让他打不了人?”我转过脸去,冷冰冰的道:“就这样!”

  说着话,那小子已经扑近了身,好像要活活掐死我似的,双手冲着我脖子掐过来。我冷冷一笑,右手电闪而出,抓住他右手四指往上一掰,同时又用了往下压的力道。

  又是“哎哟”一声惨叫,这家伙停止了前冲的势头,身子开始往下蹲。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29:29
  我一脚狠狠的踹在他肚子上,同时松开右手,心底暗骂:“我让你狂,还敢跟我伸量,以为我个头比你小就好欺负?”这一脚我用的力气不小,因此自己也被反作用力弄得倒退了两步。

  这一脚将这小子踹得仰天向后退去。他双臂徒劳的在空中摇摆,双手抓弄,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来稳住身形。可巧不巧,那女人就站在我身旁不远处。那小子手臂又粗又长,不知道怎么的一抓,竟然薅住了那女人裙子的下摆。

  随着“刺啦”一声响,先是那小子后退两步最后重重倒在雨地上,抱着肚子再起不来,然后就是一道白光划过我的眼。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32:09
  我下意识望过去,瞬间就睁大双眼,就此愣住。怎么回事?

  原来那小子倒地的时候,抓住了那女人的裙子下摆,而且抓得死死。

  随着他往后倒去,裙摆受力,可能是本身质量不好,又或许是抓的力气过大,总而言之,裙子竟然从她双tui中间开裂,并且绕着左侧大tui从腰间开始脱落大半,露出了整条白皙修长的左边大tui。

  这女人本来就肤色极白,几乎晃瞎了我的眼。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32:46

  
我要评论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34:51
  当是时,这女人的黑色连衣裙从身体正中开裂,并从腰间脱落,正好绕了一个半圈,将整条左tui全部裸露出来。

  女人吃惊非小,低下头看了看,惊呼一声,反应很快的伸手捂住双tui中间的要害部位,然后摆出了一个玛丽莲梦露的经典动作,侧身撅tun,想要减少在我眼中的春光范围。

  可那又有什么用?该看到的我已经都看到了。

  看得我心跳瞬间加速。这一刻,我当然不是君子,可我本来也不想做君子。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37:05
  裂裙事件发生得很快,女主角也很快表现出了该有的防范措施。该看的我也看到了,总不能一直盯着看吧。我不想做君子,可也不想做色狼。

  我想了想,没办法,还是耍一次绅士风度吧,于是飞快的解下衬衣,走过去给她围在腰间,然后把两个袖子递给她,柔声道:“用这个围着点吧。”

  女人面色通红的看我一眼,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像要说话一样。她嘴巴动了动,最后低声道:“谢谢你了。”说着话,把袖子系到一起,将我衬衣紧紧系在腰间。至此,泄露的春光全部掩盖住。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39:37
  “可是你怎么办?”女人很快注意到我已经光了膀子,露着稍微强健的体魄。

  我爽朗一笑,道:“反正衬衣已经湿了,穿着也是湿,脱了不过还是湿。”女人又感激又羞愧的看着我道:“真是的……我们给你添了麻烦,你却……”

  我不再理她,转脸看向那小子。

  我这一脚踹得不轻,那孙子仰面倒在地上,半响才哼哼唧唧的爬起来,此时他早已鼻青脸肿,身上都是雨水,狼狈的好像刚刚从下水道里爬出来。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40:27

  
我要评论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41:49
  我见他死死瞪着我,挑衅道:“怎么着?不服?还来啊?你不是有钱吗?我瞧瞧有钱就这么横?”

  估计是被我打怕了,这小子抽抽眼眉,没敢动换。

  女人见这个小锐只是狼狈了些,但没受伤,也松了口气,转身对我很客气的道:“对不起啊,这位朋友。这事要说起来,其实就赖我们……”

  我插口道:“不是你们,是他。”女人见我把她撇开,很承我情似的对我嫣然一笑,道:“我是他姐,我管教不严,我也有错。您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行不?”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44:06
  这女人本来就生得太娇艳,这么一笑,更是如同雨中盛开的山茶,艳丽无匹,只是腰间围着我的衬衣有点古怪。

  我竟然看呆了,半响才发现,她正笑吟吟望着我,赶忙客气道:“其实也不算什么事,他要是跟我说个对不起,也就算了。

  谁知道他……”女人赔笑道:“是啊,是他不好,我替他给您道歉了。您看您这身衣服怎么办?要不我帮您洗一下?”

  人也揍了,对方美女又在这殷勤致歉,我要是再不依不饶,显得我小心眼了。我冲美女笑笑,摇头道:“不用了,我随身带了衣服,谢谢。”美女还要再说什么,我很潇洒的甩给她一个背影,走向过道去拿包。
作者:爱不是传说2013 时间:2017-09-10 11:45:57
  还可以吧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46:59
  等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件T恤衫换好后直起身,我才愕然发现,大楼在这边开了个西门,而西门遮雨棚上竖着四个大字:光华大厦。

  我刚才一直找的就是这座大厦,没想到就在脚下。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又惊又喜,迈开步子进了大楼。进楼之前我回头望了那美女所在一眼,发现她正直勾勾望着我。

  见我望她,她伸手指指腰间的衬衣,叫道:“你衣服怎么办?”我对她笑着摇摇头,表示不算什么,迈步进了大楼。

  进入大楼后,我先找到一层的男洗手间,然后把湿裤子湿内 裤都换下来,湿衣服就装进个塑料袋团进背包里,等有空再洗。再之后,我洗了洗脸,出来找到电梯,上了八层。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50:55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52:04
  走出电梯,来到带有“直美家具集团”铭牌的前台,我跟其中一个女前台说明要找直美公司的赵总,给她送药。

  女孩先问我有预约没,我说没有。女孩又谨慎的求证我话语真实,这才拨起电话,然后就是一番低声私语,好半响挂断电话,对我说:“请你稍坐一会儿,赵总正在开会。她开完会就会见你。”我问:“那要等多久?”女孩摇头苦笑,表示不知。

  我也没赵瑞华的手机号,联系不上她,只能先坐在迎宾沙发上等着。不知过了多久,我闷着头都快睡着的时候,就听有人问道:“谁找我?”接着是那个女前台柔柔的声音:“赵总,是他,坐着的那个就是。”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54:02
  我霍地一下就扬起头,却与两道目光对视到一起。等看到那人的面目,我惊喜交加,竟然是她。

  谁啊?就是之前楼下打架时候劝架的美女。虽然她换了衣服,不是刚才那身黑色纱裙,而是上身米黄色衬衣下身七分西裤,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没办法,那副绝色姿容不是随便换换衣服就能遮掩住的。

  我仔细打量她,发现她除去宽松的裙子,身材越发显得魔鬼,白皙的脚上是一双~ru白色皮凉鞋,却让人分辨不出,是她脚白还是鞋子更白。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56:05
  她由休闲打扮变为女白领装扮,给人感觉不仅人显得肃静利落许多,还多了几分职场女人的性感,当然,更多的是气质上的改变,似乎多了某股气场。

  乍一看是我,她也微微一呆,打量下我身上穿着,很快笑道:“我正发愁怎么找你呢!”我大奇,就问她:“找我干啥?”美女笑眯眯的道:“还你衬衣啊。”

  我笑笑,道:“没事,一件破衬衣而已。”说这话的时候,脑袋里却莫名其妙想起刚才楼下所见的春光。

  美女笑道:“破衬衣也是衬衣,不还怎么行?不过我刚刚洗了,你得等一阵子了。”说完露出不解的神色,又问:“你是来找我的?”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57:13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1:58:45
  我先点头又摇头,道:“我是来给赵瑞华送药的,可你是……”美女笑嘻嘻的道:“我不就是咯。”

  我有点发傻,道:“竟然是你?”美女笑道:“不像吗?快请进。”说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我古里古怪的道:“像,像……”可又一想,像什么啊像,我之前又没见过她或赵瑞华任一个,这回答的可有点搞笑。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01:17
  赵瑞华刷卡领我进门,之后带着我在办公区拐起了弯。我一直老老实实跟在她的pi股后面,开始还四下里看看,后来就直直盯着前面的美女。

  她穿着高跟鞋身高最少也有一米七,身段非常苗条,脖颈修长,削肩瘦腰。

  可或许我看得太入迷了,赵瑞华突然停下我都不知道,竟然直直的撞了上去。我是在眼里全是她黑中带棕的卷发时,才陡然惊觉,这时候距她不足三寸。

  我下意识伸手出去,想要推在她身上以阻止自己撞上她,也就是出手后的刹那,我感觉到了超强的弹力。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02:49
  我傻傻的道:“我……我没看路,对……对不起。”赵瑞华对我一笑,竟然没说什么。天哪,我是该夸她脾气好,还是说她神经够粗?

  我呆呆的瞧着她,她很快侧身,对靠近走廊一个坐着的女孩道:“打电话联系你们设计部总监麦克。他要是持续旷工不请假,那就不用来了。”

  冷冰冰的说完这话,她回头对我说:“走吧。”口气还算温和。

  我心惊胆战的跟在她后面,再不敢胡思乱想。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03:36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05:50
  她似乎把我带到了她的办公室。

  “快坐吧。”赵瑞华把我领到沙发前,含笑说道。

  我老实坐下,目光四下望了望。办公室面积多宽多广就不说了,只说办公桌后面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就得有六七米长。从窗户望出去,几乎将这一方向的景致尽收眼底。

  赵瑞华噙着笑意,双臂抱怀的站在沙发前看着我,可很快想起什么似的,快步到饮水机前,给我泡了一杯茶端过来,道:“快喝吧,刚才被冷水溅了,喝点热茶不感冒。”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07:15
  我被她的热切感动了一小下,起身接茶表示尊重,然后再度坐下。

  赵瑞华就好奇的问:“你是不是会武术啊?刚才我见你两三下就把小锐放倒两次。他可一百六十多斤的人哪。”

  听她谈起我的得意之作,我很有点骄傲,笑道:“是,学过一点,三脚猫的功夫而已。”

  “啧啧……”赵瑞华表示感叹,“怪不得呢,你今儿算是把小锐给收拾服了。”

  我呵呵一笑,道:“那他现在?”赵瑞华笑道:“谁知道哪。”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09:57
  聊了两句做开场白,我开始把来意说明,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个不大的药坛子递过去。

  赵瑞华脸上泛起柔情,抚摸着药坛道:“干爹总想着我,我这当女儿的,却不孝顺得很,好久没去瞧他了。”

  我很是吃惊,叫道:“老爷子竟然是你干爹?”赵瑞华笑道:“是啊,你不会才知道吧?你来的时候他没说。”我愕然摇头。

  赵瑞华笑道:“干爹是个话少的人,只说那些有用的,或许觉得这个不要紧,就没跟你说起。”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10:42

  
我要评论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12:43
  我点点头,心里很是纳闷。一边是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一边是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其间却有干爹干女儿的关系,我少不得有点邪恶的胡思乱想。

  这其实也不能怪我,社会风气如此。从民国甚至远在清朝,就流行过收干女儿,到现代社会更甚。只不过现代的干女儿,如果干爹是富豪或者权贵,干女儿年轻漂亮,那其中关键就在“干”字上。

  “干爹还跟你说什么没有?”赵瑞华问我。

  我想了想,道:“对啦,你不提我差点忘了,干爹……啊,错,是老爷子,让我每周给你做一次针灸,以活络经脉,促进药力生效。”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14:08
  “好啊,那敢情好极了,不过就是要麻烦你了。”赵瑞华很客气的跟我说。

  我道:“其实也不算啥,你干爹算是我师傅……”赵瑞华听到这笑道:“那我就是你师姐?”

  我笑笑,道:“你要是学艺在身,算是入门,就是我师姐。可如果你只是那层父女关系……”赵瑞华笑着截口道:“那也是你师姐。”我看她铁了心要占我便宜,但人家是大美女,我乐不得的多这么一个比花娇艳的师姐,就笑笑,道:“行吧。”

  两人正说笑呢,门外有人敲门。这门本来就是开着的,敲门只是表示应有的尊重。
作者:昂再见已是过去 时间:2017-09-10 12:14:43
  火火火火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16:14
  来人是个娇小可爱的女孩,看打扮是个文员,声音很细的说道:“赵总,香河那边几个木器厂的老总又来了,说要请您吃饭。”

  赵瑞华冷笑道:“请我吃饭?他们倒是精明,请我吃顿饭,最多几千块;可要是从我这拿走了订单,赚的就不是几千块了。”

  说到这,似乎想起什么,转脸看看我,脸上又多了笑容,道:“也好,我正发愁怎么谢你,就有人来请吃饭了。这样吧,小师弟,我带你一起,吃饭局去。”

  我从沙发上起身,连连摆手,道:“那多不好,你们是谈生意,我算……”赵瑞华笑道:“没事,酒场上的生意呗。到时候他们算计他们的,咱们吃咱们的,走吧。改天我再好好单独谢你。”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18:36
  我看她执意相请,话语里透着热切,而且之前师弟叫得也挺甜,心里也挺开心,就点头应了。

  半小时后,距光华大厦不远处的一家潮汕酒店某包间内,我与赵瑞华同这几个木器厂老板见面了。

  同来的还有那个被我揍过的小锐。赵瑞华来的路上告诉我,这小锐是她的表弟,从小娇生惯养,长大了也不念书,到处鬼混。是她舅妈央求她,让他在这帮忙做点杂事,也算提携提携这个不上进的小子。

  我看得出来,我跟赵瑞华笑呵呵说话的时候,尤其她一口一个师弟,这小锐很吃醋。不过他没办法,因为他惹不起我,只能忍气吞声,一边乖乖的装老实。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19:22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20:56
  再说那几个木器厂的老板,见到赵瑞华出现的一刹那,很快热情的打起了招呼。看他们殷勤的样子,都恨不得叫赵瑞华亲姥姥了。

  赵瑞华拉着我坐在里面,笑呵呵的对这几个老板道:“我也不跟你们几个废话,这是我师弟,头一回上我这儿来,我得让他吃好喝好。这么着,今儿你们替我招待他,谁招待得最好,我就把新款产品的订单给他。”

  突然听赵瑞华说出这番话,把大众焦点转到我身上,我又是惊讶,又是犹疑。不知道她这是转移视线,还是真心招待我。我有点受宠若惊:“美女啊,你不要对我那么好,不然感动了我以身相许怎么办?”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22:32
  四位老板一听这话,立时跟我套起了近乎,先是敬烟。我说不吸,他们又让我点酒菜。我说不喝酒,他们立时不答应了,闹着要给我点白酒。

  我哪喝的了啊,只能委曲求全,要了啤酒。他们则给赵瑞华点了红酒。至于那个小锐,跟透明人一样,被人当做不存在。

  接着是点菜,这几位大哥又殷勤的让我。我没办法,只能胡乱点了一气。

  等酒菜的工夫,这几人又抽空跟赵瑞华说起了好听的。赵瑞华只是带笑听着,很少发表意见。酒菜上来,这几人开始了对我的狂轰滥炸,其实也不外乎两种:敬酒和敬菜。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24:36
  从这之后的一个多小时内,我基本做起了土皇帝。饭来张口,酒来伸手,惬意之极。感觉到幸福的同时,我也深深震惊于赵瑞华的实力。

  喝到后来,我都感觉到自己已经醉了,身体不听使唤,上厕所走路时都一脚深一脚浅的。

  赵瑞华很有师姐的风范,好心低声劝我:“不能喝就少喝点,酒不是什么好东西。”

  可我倒是不想喝,但周围有四个混迹酒场久已的老板在虎视眈眈,我不喝,利马上来最少两个人劝,实在是欲罢不能。其实不光是我,赵瑞华和小锐也被劝着喝了许多。赵瑞华似乎是能喝酒的,酒到杯干,那一瓶红酒几乎被她一人喝光。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25:26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26:42
  走出包间的时候,我走路都费劲,朦胧中听到赵瑞华说:“小锐,扶着他点。”

  然后我就被一个厚实的家伙扶住了,不用想就知道是那个小锐。

  我似乎说了声谢谢,那小锐只是哼了一声。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身旁的小锐说:“姐,扶哪去啊?”有个女人声音道:“就扶我屋里吧。”小锐为难说道:“啊?”那女人道:“啊什么啊?这可是我亲师弟!”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28:30
  迷迷糊糊的,我被人放到一个充满香味的大床上。很快的,我鞋子被人踢掉,双tui被人随意一甩,放在了床上。在这之后,很久没有声音。

  又过了一阵,我被尿憋得急,撑着从床上起来,踉踉跄跄的走在木地板上,寻找卫生间。嘿,你还别说,这间屋子装修得还不错,竟然还有一个室内卫生间。

  我进去就开始放水,过了很久才把膀胱里的全部清除,出了卫生间,我几步回到床边,脑袋一歪就扑了上去。“啊!”耳边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我勉强睁开眼睛,四下里望望,想知道是哪发出的声音,没想到却跟身下的两道目光对个正着。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29:47
  这……这女人怎么那么面熟?

  “小……小师弟,怎么是你?”这女人又说话了,听清她声音,我才恍悟,这是赵瑞华。只不过不知道,她怎么跑到了我身下。

  刚才不觉得,现在发现她在我身子底下,立时就觉得下面柔软了许多,还泛着温度。我张着嘴巴,想要说我是被人扶进来的,结果只说出:“我……不……知道。”

  身下的赵瑞华忽然又叫道:“啊,我想起了,是我让小锐扶你进来睡的。我……我也有点晕,竟然给忘了。你……你起来吧,至少先让我起来。”
作者:longmin888 时间:2017-09-10 12:29:57
  顶
作者:老鼠和猫ABC 时间:2017-09-10 12:30:13
  这个小说写的还煞有其事
作者:nj21ct 时间:2017-09-10 12:30:58
  楼主经常加夜班吗?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31:26
  下面的躯体开始扭动,我身子一歪,好悬没从床上摔下去。我很怕被摔下床,所以紧紧抓住身边一切可以抓牢的东西,两手开始乱抓。

  “啊你……你摸哪呢?你……你不是借醉装疯吧……”

  我晕得不行,哪知道摸在哪了,反正是紧紧抓住不放。

  “哎呀讨厌,这是我xiong衣……你说你,不能喝还喝那么多。呃……其实也赖我,我要是不转移目标就好了。可不转移你,被灌的就是我了。呵呵,呵呵呵。”赵瑞华嘿嘿的笑了一阵,很快又动起来,嘴里叫着:“师弟,好师弟,先让我起来吧,或者你起来。这床那么大,咱俩一人一半都足够睡的。”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32:25

  
作者:一发不可抵挡 时间:2017-09-10 12:33:02
  本来好好的一个小说,开始淫荡起来了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35:07
  我迷糊的点头,上半身努力撑起,想要从赵瑞华身上下去,可这时候她想快速抽身,结果带动我平衡不稳,我一下子又倒下去。正巧,把我的脸跟她的脸对到了一处。

  她也喝多了,一脸酡红,双眸充水似的,桃花汪汪,真是陡添十二分的妩媚。

  我不是一个君子,更不是圣人,只是一个单纯的男人。是男人就会有欲望,何况是憋了二十多年、一直没女朋友的我。(此处删减349字)积压了二十多年的欲望,似乎在这一刻完全爆发。 我是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醒的,醒过来后脑仁疼得要命,双眼也有点不得劲,勉强看清来电者是谁。

  来电者是宋建达。宋建达是我来北京后第一家公司的同事,也是我在北京仅有的一个朋友,东北人,身高与我相差无几,比我富态。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37:07
  虽然我俩做同事的时间只有仅仅一年不到,但足够我们建立起非常深厚的战斗友情。当然,所谓战斗友情,不外乎一起出工程,一起吃饭,一起玩游戏,或者一起看那种岛国产的爱情动作片。

  我早上从怀柔出发的时候就给这小子发了短信,打算晚上跟他聚聚。他一直没回,现在打来电话,估计是刚刚看到我的短信。

  我揉着太阳穴接听。

  这小子果然是刚刚看到短信,不知道昨晚搞什么来,现在才睡醒。听说我回了北京,立即仗义的开口请我吃饭。我自然答应,两人约好了北辰见面就挂了。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39:38
  从中关村这里到北辰附近也就二十多分钟的车程,等我下车的时候,宋建达已经在站台上等我了。这时候将近晚上七点。老友见面自然是好一番寒暄,看看彼此没什么变化,就聊着奔饭店去了。随便挑了个四川菜馆,点了几个凉菜,加一个水煮鱼,然后是啤酒烧烤,这就吃喝聊起来。 这里有的内容怕被和谐不敢发,想看完整版的朋友请进入我在有机菜网的空间看。百度搜索 在北京我和轻熟女总裁的缠绵往事有机蔬菜 ,即可找到,然后用手机或电脑都能免费阅读的。我在这里每天都会更新的,大家多支持.提到各自的工作,我听宋建达说的是,他目前在做房屋中介的买卖,做的是私活,有的时候几个月没进项,可一旦做成一笔,有时候也能拿好几万。我少不得对他表示恭维。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41:23
  慢慢几瓶酒下去,话就更多了,话题开始涉及女人。宋建达告诉我,他找了一个大学生的女朋友,我更是艳羡不已。宋建达则问起我的女朋友。我表示单身。宋建达则是不信。

  就这个话题,两人又干了几杯酒。当得知我真没女朋友的时候,这小子竟然说带着我去开 苞。我微微吃惊,问他去哪。这小子笑而不答,只是起身结账。

  这家伙果然有钱,我虽然有点醉意,但还是清晰看到他钱包鼓鼓囊囊的,都是百元大钞,心里的嫉妒就别提了。
  当初我先到公司,工资一个月一千二,这小子后到,月薪才九百。没想到山不转水转,几年下来,人家已经腰缠万贯,我还是一文不名。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42:10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43:37
  直到宋建达把我这个傻小子带到靠近民族村附近一个大型酒吧街的时候,我才明白过来,他这可能是带我来酒吧寻找一夜 1情了。

  我为了确定就问他:“来这干嘛?”宋建达贼忒兮兮的笑着,还跟我故弄玄虚:“等会你就知道了。”

  他开始带着我乱逛,大多数时间是隔着落地窗望向酒吧里面,有时候唉声叹气的,也不知道在表达什么。不过没多久,他忽然啊的一声欢叫,拽着我乐滋滋的说:“有货!跟我来。”

  我不知道他凭什么判定有货没货,是有适合一夜1 情的角色呢,还是只是有女人,跟着他往里进,来到一张沙发里坐好,看着他点完两瓶青啤,不知道他会怎么开始。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46:43
  “看那边!”宋建达低声说道,然后给我使了个眼色。

  我抬头望去,就在我斜对面的一张桌子旁,坐着两个女孩,打扮的都很新潮,穿的都很简约,一人一杯酒正聊着什么。正斜对我的女孩注意到我看她,就转过脸来大胆的看着我。

  我不敢跟她对视,讪讪的收回目光。

  宋建达看到我的窘相嘿嘿直笑,道:“等会儿看哥的。”
  一会儿服务生过来,宋建达叫住,并低声道:“给那边那两位女孩桌上加一瓶甜葡萄酒,就说我请的。”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48:32
  服务生点头应了,匆匆离去,不一会就又回来,然后给那两个女孩上了一瓶新酒。

  我偷偷瞧着这一幕,就见女孩问起,服务生伸手指过来,两个女孩也望过来。

  我假作无辜的收回目光,心头却是狂跳。不紧张那是假的,这毕竟是自己第一次亲身实践一夜 1情。

  可紧张中还是带着点兴奋,不知道能不能成。

  宋建达则一脸正经,举杯问起我最近有没有什么大片可看。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49:47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51:34
  我看他刚才还一脸猥琐的给二女送酒,可这么快就正经的讨论大片,真是哭笑不得。这次回京之前,我在山里憋了三年,可谓与世隔绝,哪知道有什么大片?

  也就这时候,刚才看我那女孩忽然起身,直朝着我这桌子走过来,先看看我,又看看宋建达,笑嘻嘻的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是想泡我俩谁啊?”

  这女孩身量高挑,T恤衫外加短裤,露着一双长长的大tui,长的中等姿色。她对面那女孩则是要娇小一些,面容妩媚,显得更漂亮一点,不过脸上有几许雀斑。

  听她如此直白,我感觉到脸上发烧,一定是脸红,当然,我体质特殊,喝点啤酒就脸红。所以这时候谁也看不出我是羞臊的脸红。饶是如此,我也挺别扭的。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2:52:22
  还没有吃饭,出去吃个饭再回来继续
作者:爱不是传说2013 时间:2017-09-10 12:59:41
  支持一下
作者:抹不掉的时状 时间:2017-09-10 13:02:42
  这些图都是韩国的一个护士,健身圈里的,盗图。(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作者:抹不掉的时状 时间:2017-09-10 13:03:12
  这些图都是韩国的一个护士,健身圈里的,盗图。
作者:cud2017 时间:2017-09-10 13:28:24
  你好
作者:ty_128640816 时间:2017-09-10 13:50:07
  骗子
作者:爱不是传说2013 时间:2017-09-10 13:53:14
  加油加油
作者:ribendadan 时间:2017-09-10 14:09:21
  好看好看
作者:ribendadan 时间:2017-09-10 14:10:39
  还有嘛
作者:shuainanxiashu 时间:2017-09-10 14:13:12
  支持一下哦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23:27
  回来了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24:31
  继续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25:50
  倒是宋建达大方,笑哈哈的道:“美女这话说的,只是我们这桌男男,你们那桌女女,喝起来挺没劲的,不如认识认识,一起喝酒聊聊呢。”

  “成啊!”这女孩倒也同样爽快,挥手把那娇小女孩叫了过来。

  宋建达大大方方往里一坐,对高个女孩道:“请坐。”

  高个女孩笑嘻嘻的道:“我还是坐这吧,我看你不像好人。”说着话,竟然要坐在我旁边。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28:00
  我赶忙往里挪了挪pi股,高个女孩笑着坐下,瞧着我问:“你比他老实多了,你叫什么啊?”

  这时候娇小女孩也坐在宋建达旁边了,四人这就又聊又喝起来。

  聊天中得知,高个女孩叫李爽,娇小女孩叫姚乐。

  李爽活泼话多,总是问我这问我那,嘴巴不闲着;

  姚乐不怎么爱说话,但一说话就笑,我就见宋建达一直逗得她脸上带笑。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28:42
  @cud2017 2017-09-10 13:28:24
  你好
  -----------------------------
  你好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31:10
  我刚才跟宋建达吃饭已经喝了两三瓶啤酒,来这的时候酒意上涌,已经晕呼呼的。跟两女坐下后又喝了好几杯,渐渐就醉了。

  期间上了几次厕所,越发觉得头晕。

  两女也没好多少,到后来,姚乐已经被宋建达挽到了怀里,李爽则是靠着我的肩膀呼哧呼哧喘气。

  眼看到时候了,宋建达叫来服务生结了帐,让我扶着李爽,他自己托抱着姚乐,四人先后走出酒吧。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31:51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34:16
  望着身旁直打摆子的李爽,我有点不知所措,问宋建达道:“这……这怎么办?”

  宋建达喝了这么多酒,跟没事人一样,搂紧了怀里的姚乐,笑骂我:“还能怎么办?凉拌!出租车……”

  宋建达叫来一辆出租车,然后把醉醺醺的我们三个弄上去,叫师傅开往亚运村小营附近。也就是十分钟就到了,下车后,面前是一家如家快捷酒店。

  宋建达怎么开的房我也不清楚了,就知道他把我一推,我就拥着李爽进了屋,然后晃晃悠悠坐在床上。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36:47
  李爽好像比我还醉得厉害,坐在床上后,上半身摇晃几下,最终摔倒在床。提供我扭头看她,她醉眼朦胧的觑着我。

  我冲她尴尬的笑笑,只觉得全身火热,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只想着发泄发泄。看来晚上喝酒喝的不如中午多,中午喝醉后我神经已经不受控制了,现在还能动,而且欲望更强。

  “看来……你……你也不……不老实啊。”李爽嘴里嘀咕着。

  我心里没鬼,但因为是宋建达的同伙,也有点做贼心虚,含糊的解释道:“其实我……都是他……他的意思。”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37:25
  @longmin888 2017-09-10 12:29:57
  顶
  -----------------------------
  thank you
作者:shuainanxiashu 时间:2017-09-10 15:38:18
  坐等更新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39:13
  李爽哼道:“管谁的意思呢?反正……你……你开房了,还……还要上我。”

  我听到这话,浑身打个激灵,但是那种感觉特别特别爽。

  我火热的望着李爽,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

  李爽伸手拉住我的手臂,轻轻一拽,我好像沙子堆砌的假人,一下子瘫倒在她身上。

  两人肌肤突然间接触,我就觉得她浑身似火炭,烤得我有点脱水的感觉。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43:01
  李爽眼珠转了转,娇滴滴的道:“斯洛奇今年夏天推出一款最新清爽型手表,我喜欢的要死,你给我买了吧?”

  我留意到,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期盼之色,而且说话也不结巴了,只是嘴里喷出浓浓的酒味,令人闻了感觉不好。

  我问:“多少钱?”李爽看我的意思是想出钱,笑嘻嘻的先亲了我一口,之后道:“也不贵,才一千二百多。”

  我觉着脸上被她亲过的地方湿湿的,很不舒服,心头却在震惊她报出的数字。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44:24

  
楼主flowers2013 时间:2017-09-10 15:45:54
  李爽见我不说话了,收敛笑容问:“怎么?你不会这点钱都没有吧?”

  我苦笑道:“有倒是有,不过我工资卡……在公司财务科存着呢,手里现金不够啊。”

  李爽又问:“那你现金有多少?”我想了想,道:“一百多吧。”

  “啊?”李爽高高的叫出一声,表情变得极其不忿,看向我的目光也变得鄙夷起来,伸手将我一把推开,从床上站起来,恶狠狠的骂道:“操,你玩我啊?就他妈这么点钱,还学人家上酒吧泡妞,你要脸吗你?你是人吗你?傻叉,白痴……”说着话,她忍不住气的狠狠给我鞋子一脚,之后拔tui就走。
  • 朗朗乾坤昭昭明: 举报  2017-10-02 06:59:50  评论

    医疗病了,多年的沉疴宿疾,积重难返,病入膏肓!不能再讳疾忌医,该是祛邪扶正、刮骨疗毒的时候了! 其实,这个社会不也是这样!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8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