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屑一顾,还是另有隐情?

楼主:zwf168168 时间:2017-10-13 13:14:59 点击:91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题记:一位四级高级检察官,为给当事人讨回公道,于2017年5月中旬,通过合法途径分别向国家、省、市三级检察院检察长寄出《公开信》,至今已四、五个月,信函如泥牛入海渺无音讯。笔者不禁要问:“是不屑一顾,还是另有隐情”?

  您好!此信一为申诉人呼吁,二是避免家人受牵连。故请求您百忙之中阅处。

  1979年9月至2011年2月退休,我一直在县检察院反渎职侵权部门(其间1992年9月至1996年3月下乡兼职,任乡党委副书记专抓综合治理),2001年8月晋升为四级高级检察官。承办案件上百起,件件经得起历史检验。曾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文明检察官和市县检察系统优秀调研员。以院为家,同事们是我的家人。

  我曾经无意间让家人受了牵连。他任职副检察长,他不该包庇聘用的司机。他想冷处理,大事化小。我不知道凶手是谁,更不知道与家人有交集,只是把看到的情况写篇报道,在无冕之王的支持下,发表在《河北工人报》头版,省委书记白克明签字限期侦破。市逃逸大队直接查办,案件很快告破。结果,肇事者和这位家人被处以刑罚。

  眼下,家人又有受牵连的危险。

  我下乡时所包的原七里店乡油粉滩村(现属于大名镇),曾是全乡的“老大难”村,各项工作滞后。通过优化班子加强综合治理等措施,由后进转化为先进。由此,我结识了时任村会计李养臣等人。

  申诉人李养臣等5人被错误的批捕、判刑一案,使办案单位的信誉在人们心目中大打折扣。与办案人的客观归罪主观定罪不同,一些干警以不同形式同情申诉人,就连最高法院的法官亦曾亲自为申诉人写诉状鸣冤。

  案件的梗概为:

  2011年9月,开发商要租用地理位置优越的油粉滩村搞土地开发,每亩地可置换一套房子,不要房的给24万元,二者可任意选择。被征地村民对此补偿办法表示同意,遂签定了协议。之后,村干部将要现金的各家户主身份证收走,说是办银行卡,三天以后把款打在上面。停有几天,村干部把身份证送了回来,说是又不搞开发了,地不占了。

  2012年10月,镇、村干部称该宗地块要被重新征用,是县里要建设第二水厂。这次征地每亩补偿4.3万元,与上次补偿每亩相差近20万元。村民不同意低价征地,多次请求县里照顾村民合理诉求未果。与此同时,时任征地指挥长、县政协主席赵志峰利用村委会的喇叭讲话,说是现在征地是政府行为,一亩地四万三,谁卖高价都犯法,以后就没有人卖高价了,如果有人卖高价了,我给你们补齐!
  赵主席如此承诺,申诉人和部分村民只好不情愿地按捺手印。但事隔只有十多天,村里又一宗耕地需要征用,每亩补偿价格却为八、九万元。村民根据赵主席的承诺,遂找他要求补齐征地款,公平地解决诉求。在县政协办公室,赵主席明确表态:“我向县委、政府反映你们提出的问题,尽快给老百姓解决。如果有人强行动工,你们就推倒他的围墙。”时有李章海、李会灵、李养臣、成书婷、邢喜荣、沈秋峰、程洪岭、刘玉芹、赵永霞、张金焕、张贵廷、成月芳、叶军强、李强、谷爱真、王保爱等30余人在场,并有公安干警录音录像。

  申诉人和部分村民多次请求县里兑现当初“补齐”的承诺。岂料,未能等来县里明确答复。而边飞的生意伙伴、开发商张某,却违反《土地管理法》第十六条“在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争议解决前,任何一方不得改变土地利用现状。”的规定,抢先在明知有争议的耕地上圈占垒砌围墙。

  2013年元月6日上午和下午,申诉人和部分村民依据国家有关法律规定,尤其是赵主席的明确表态,自发来到施工现场,将张某用黄泥、红砖垒砌的临时性“圈套儿”围墙推倒。当时有大名镇派出所张所长等八、九名干警在场,有的照相录像,有的对村民说:“推吧,别砸着脚就行。”申诉人做梦也没有想到,在时任县委书记边飞的授意下,他们先后被拘留、逮捕、判刑。

  申诉人李养臣等村民推倒非法圈占的院墙,是经过赵主席同意的。这有申诉人和其他证人证明,有公安干警录音录像。如果对申诉人信不过,应该询问赵志峰主席,调取公安干警的录音录像予以印证。如果申诉人构成犯罪,赵主席应负首责。

  判决书对申诉人的犯罪动机、目的、前因只字未提。不具备刑法规定的主观要件和客观要件,构不成故意犯罪。

  第二水厂项目纯属虚构,实为水利局豪华办公大楼。李养臣等申诉人是时任县水利局长李保山(由省检察院决定逮捕)与边飞鱼肉百姓的受害者。围墙属于非法圈建,不应评估作价。实用的围墙是任凭多少人也推不倒的。

  申诉人李养臣、李章海、程洪岭被与死刑犯、重刑犯关押在一起。他们饱受牢头狱霸的欺凌、毒打,夜夜睡不好觉,天天吃不好饭,肉体和心灵遭受残酷折磨,数次产生轻生念头。李养臣患上重度肝炎,被送到邯郸地区中心医院抢救,造成严重经济损失。申诉人不愿意在牢狱多待一分钟,故主审法官刑庭刘庭长去看守所向他们核实是否上诉时,他们异口同音“不上诉”。申诉人在看守所遭受非人道待遇的场景,有看守所的摄像为证。

  在宣布判决之前,刘庭长继续追问他们是否上诉,当得知他们不上诉后,才宣布判决书。当时,有申诉人要上诉,刘栋江说“:上诉判实刑,不上诉判缓刑,上诉你也出不来,还得在里边待着,还得连累其他人。”申诉人惧怕夺命的牢狱待遇,只好任其摆布。

  判决认定申诉人毁坏价值三、四万元之多的的财物,并未判令申诉人赔偿分文。判决书说申诉人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连申诉人自己也不知道认罪态度好在那里,悔罪表现更无从谈起。申诉人知道的是,办案人叫说什么,申诉人才说什么;不叫说什么,申诉人就不敢再说什么。申诉人述说事件前后经过,他们剪头去尾,只是记录推墙那一节,不记录申诉人多次找县里要求兑现承诺的经过,不记录是赵志峰主席同意申诉人推倒围墙的事实,硬是瞪着眼睛说胡话,说什么“赵志峰说什么与你们推墙无关”。咋能把申诉人整成犯罪就咋记。申诉人一旦提出异议,或拒绝按捺指纹,就会被扣上认罪态度不好的帽子,受到训斥。试问一下,如果赵主席不承诺,申诉人敢去推围墙吗!

  在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操纵下,申诉人的冤案迟迟得不到平反纠正。省高级法院不收申诉材料,让他们到省检察院申诉。

  在查处此案中,一些办案人高压之下违心的办了错事,申诉人完全理解他们身不由己的处境,请求在检察长的关注下,冤案能得以平反,不追究任何一位办案人的责任。

  俗话说:“纸里包不住火”、“雪窝里埋死孩——早晚得露尸首”。聂树斌案更是发人深省。错案,晚纠不如早纠,早纠能挽救一批人,避免家人受牵连。

  检察长,如果您认为案情复杂不便签处,请将此信批转法律政策研究部门予以研究并答复申诉人。

  愿检察事业蒸蒸日上!恭祝检察长身体健康!

  2017年5月15日

  案情素材提供:

  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大名镇油粉滩村

  申诉人:李养臣:电话15831815753

  申诉人:李章海:电话15503004863

  申诉人:程洪岭:电话15830400190

  申诉人:邢喜荣:电话15373466782

  申诉人:赵永霞:电话13633205945

  (案情提供如有不实,申诉人愿负法律责任)

  撰稿:张文芳(大名县检察院退休干部)

  电话15830774488;

  此件用挂号信分别寄往:1、邯郸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尚震同志;2、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童建明同志;3、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同志。

  2017年5月16日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