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强拆,何以为家

楼主:H6x 时间:2017-12-07 22:14:22 点击:167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叫刘芳,是柳州市柳南区太阳村镇山头村排子屯村民。2017年12月4日白天柳南区执法部门于趁我家中无人,强行撬门进入我家、强行将我家中物品清空、当天晚上强行对本人仅有的唯一住房进行强拆,导致本人现在无家可归。事情发生后我向各个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然而相关部门却互相推诿,始终得不到一个正面的回复。在心灰意冷的情况下,我才迫于无奈寻求社会帮助,希望社会给予关注,恳请相关部门领导给个公平说法。  
  以下是本人陈述的事实与理由: 
  2013年,我在本村民小组集体宅基地上自建房屋,于2014年6月建成。占地160平米,建筑面积750平米,部分楼层精装修。
  2016年,政府征收我村土地,其中也包括我自建房屋的土地。我们全家积极配合政府征收土地,土地被征后,我唯一的归宿和希望都寄托在这栋唯一的自建房。 
  2016年5月,我向拆迁部门说明这栋房屋是我的唯一住房后,拆迁部门经过评估测量,认定符合唯一住房赔偿条件为每平米700元,其余部分为每平米400元。拆迁部门经评估给予总计补偿60万元及一块80平米的回建地,由于拆迁部门给予的赔偿标准远远低于周边房价,而且跟国家颁布的拆迁补偿标准相差甚远,所以我并未同意签字。
  2017年10月,在此期间多次所谓的”拆迁公司”来找我谈判,负责拆迁的唯一政府工作人员谭其双来找我谈判过一次。当时我拿出相邻的柳江县(现今柳江区)新城区拆迁补偿标准给他过目后,他给我的回复是一个城区有一个城区的价。按理说柳南区的物价远比柳江县高,为何柳江县的最低补偿标准却有每平米3900元。而征收我房屋的补偿标准却连柳江县都不如?当我再次拒绝签字之后,柳南区行政执法部门开始对我家张贴文书公告。然而并没有当面告知和解释任何一项我本该享有的拆迁补偿权利,对于一个没有什么文化,小学没毕业的农民来说,那就等于是在看天书。我前夫是现柳江区药监局稽查大队的一名公务员,由于此事不堪压力和我离婚,只剩下我和相依为命的4岁幼子,孤儿寡母,步履维艰。
  2017年12月4日,柳南区执法部门在没有通知当事人的情况下,白天趁我家中无人对我房屋进行强行撬门,清空家中物品之后进行强拆,负责强拆的是执法中队长余民,行政执法证号为:201601288。在朋友的建议下,我拨打了12345政府热线和110报警电话,政府热线给我的回复是转办,民警来现场巡视完就走了。强拆房屋同时,拆迁公司在拆迁现场再次跟我谈判威胁让我签字,如果当时我不签字他们将取消所有的拆迁补偿。即使现在签字补偿条件也从原来60万元降至54万元及一份80平米回建地的合同。对于他们这种暴力强拆和逼迫行为,无奈之下我再次选择了拒绝签字,当时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执法人员用机器对我家进行强拆。我不敢相信我生活在一个法制社会,而眼前的”执法行为”到底出自于哪部法律?这就是所谓的依法治国?还是由于我没文化无法正确理解?
  如今家散了,房子没有了,我们母子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现在我们母子俩无家可归,在没有经济来源的情况下还要租房子住,犹如雪上加霜。再次恳请政府给我主持公道,恳请社会给我一个公平的说法,给我一个公平合理的拆迁补偿方案。
楼主发言:4次 发图:1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paasaa 时间:2017-12-07 22:44:36
  问题的焦点在于你前夫是迫于拆迁压力和你离婚的,意思就是说你建房时还没离婚,你小孩4岁,说明你年纪应该不大,750方的建筑面积的建造成本要多少?里面有没有你那药监局前夫的费用,为什么他离婚时没说家产他要分一半,还是急忙撇清关系,哈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醉人晚宜峰 时间:2017-12-12 10:23:29
  楼主不用和那群喷子理会,。

  强拆没有经过你同意就是涉嫌犯罪,故意毁坏财罪犯罪,希望楼主提出控告,并要求醉酒幕后人的责任。


  
  
  希望对你有帮助。
我要评论
楼主H6x 时间:2017-12-14 19:05:59

  
  给大家看我们家那边一块地块拍出来的价钱。怎么说呢,这边政府十几年前就不批准自建房了,但是房价你们懂的,我们这一代都是泥房平房里长大的,农村嘛,所以有点钱就自己盖房子了,也不想在泥房平房里挤吧,而且大家都这么做。政府一直采取不鼓励不反对的态度,所以百分百的家庭都有手续不全的自建房。现在城市扩张到我们这里,政府先是拿每家的私建房拿说辞,让村里人9-12万一亩地卖了土地,明里暗里威胁不卖地就拆房子。现在又出低价拆我们的房子。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以前看到强拆的新闻我们是看客,现在轮到我们你们做看客。还有看笑话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世态本该如此,看新闻最精彩的永远是评论。以后我闭嘴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