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陈俊宇故意杀人案件致河南省检察院的申诉代理意见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3-16 21:42:05 点击:104 回复:1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陈俊宇故意杀人案件申诉代理意见
  河南省人民检察院:
  河南帅法律师事务所接受申诉人陈传华的委托,指派我作为其为陈俊宇故意杀人案件不服一、二审判决的申诉代理人。通过查阅案卷材料,会见当事人,对相关人员的调查取证,本代理人认为:陈俊宇持刀砍康庆的行为应认定为是排除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之防卫行为(故意伤害),只是其防卫行为超过了必要的限度,造成了康庆的死亡结果。
  一、康庆等人的不法侵害在康庆被砍前的一段时间内是一直持续的。
  根据原一、二审法院认定:2011年4月23日凌晨,在几人共同吃饭时,康庆与王国颂、关健一起殴打陈俊宇,陈俊宇额头被打流血。栾勇帅将陈俊宇拉出饭店去诊所包扎,诊所没有开门就回到住处的中华旅社,在门口陈俊宇又被康庆等人辱骂殴打,陈俊宇就冲上楼到栾勇帅的房间从王国颂的密码箱里拿出长约50厘米的砍刀,下楼时碰到其女朋友宗红英,二人躲到旅社卫生间时,王国颂等人跺门,陈俊宇拿着刀冲到楼下,看到康庆在打电话,就举着刀朝康庆砍去------。
  对上述认定,代理人基本是认同的,但是,一、二审都忽略了以下一些细节:
  1、康庆伙同王国颂与关健在饭店已将陈俊宇打得头破血流,在栾勇帅将陈俊宇拉出饭店去就医的过程中,康庆离开饭店后为什么没有回自己的住处而是在陈俊宇租住的中华旅社门口停留?
  2、康庆在中华旅社门口期间,辱骂陈俊宇的内容是什么?
  3、陈俊宇拿着王国颂的砍刀下楼时碰到宗红英后,二人躲到卫生间了,王国颂等人跺门,这其中“等人”都是谁?他们“等人”除了跺门还干了什么?
  4、陈俊宇拿着刀冲到楼下,楼下那么多人,为什么去砍正在打电话的康庆?
  以上这些细节,根据卷宗证据材料显示是应该存在的,故本代理人又找到了当时的现场目击证人栾勇帅、宗红英、李鹏飞,把以上四个疑问全部解开:
  1、康庆和王国颂、关健三人关系较好,并且康庆在郑州“混”了多年,就没有把刚来郑州的陈俊宇放在眼里,不把陈俊宇收拾了,显示不出他的牛X。打完陈俊宇,离开饭店后不但没有抓紧返回自己住处,反而到陈俊宇住的旅社门口等着陈俊宇回来。据栾勇帅确认,康庆几个人还要打陈俊宇,且手里还拿有砖头(宗红英也证实在旅社门口王国颂拿砖头还要打她)。此时,对陈俊宇来说,其人身危险并没有消除。
  2、在旅社门口,康庆等人不但要继续殴打陈俊宇同时还扬言(辱骂的内容)要“灭了”陈俊宇,这种扬言对陈俊宇来讲可不是没有威慑,陈俊宇知道康庆在郑州“混”了多年,知道王国颂来郑州时的密码箱里还带着两把砍刀。因此,这种辱骂给陈俊宇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这才迫使其抢先上楼去取王国颂密码箱里的砍刀。
  3、虽然陈俊宇拿着刀冲下楼,但是在二楼与三楼楼梯的拐弯处,被其女朋友宗红英劝导进卫生间躲避。可是,就在其躲避在卫生间期间,“王国颂等人跺门”(判决书语言),这就足以说明他们还要加害陈俊宇。据宗红英讲:王国颂是和康庆两人跺开门动手打了陈俊宇。而此时,陈俊宇在其女朋友掩护下,手里有刀也并没有还击。陈俊宇被侵害的事实仍在继续着。
  4、陈俊宇为什么会冲下楼?为什么会去砍康庆?据代理人了解:陈俊宇在二、三楼楼梯之间的卫生间里,透过卫生间的临着马路(旅社大门的上方)的窗户,听到康庆仍然没有离开,并且还在辱骂他,还扬言叫人来“灭了”他,陈俊宇为了消除这种被“灭了”的威胁,带着砍刀冲下楼,看到康庆是真的在打电话叫人呢。所以陈俊宇才上去用砍刀照着打电话的康庆的手砍去。
  上述事实可清楚地展现出当时陈俊宇面临的不法侵害是从饭店,到旅社门口,再到卫生间,最后又到旅社门口的一个完整的持续状态。陈俊宇为了消除侵害危险,只有制服康庆,然而其结果也是这样,制服了康庆,事情就也结束,王国颂和关健也不再有什么侵害行为了。因此,陈俊宇拿刀砍康庆的意识反映,完全是在防止对自己的不法侵害得以继续并扩大的防卫动机。
  二、陈俊宇行为的前提是要消除康庆等人的不法侵害,其行为实施的过程和结果虽超出了必要的限度,造成康庆的死亡结果,但这(只是出于防卫目的的故意伤害)决不是故意杀人。
  一审法院只认定康庆对引发本案具有一定的责任,二审法院则认定康庆的行为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而刑法意义上的过错,其实就是“构成刑事犯罪的不法侵害”的另一种说法而已(只是高级法院不直接说罢了)。
  根据上述第一点中的案件事实,康庆的持续的不法侵害(刑法意义上的过错),虽然是不属于正在进行的“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对这种已构成刑法意义上的不法侵害进行防卫,如果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成立防卫过当。因此,对陈俊宇拿刀砍康庆的行为,应该按照防卫过当(的故意伤害)来处理,而不能按照故意杀人对待。
  三、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针对被害人(康庆)的过错问题上,在(2013)豫法刑一终字第156号裁定第7页第3段认定“康庆等人的行为严重侵害陈俊宇的合法权益,应当认定为有过错。原判虽然认定被害人对引发本案具有一定的责任,但未认定康庆的行为具有刑法意义上的过错不当”,这充分说明省高院是认可康庆等人的不法侵害行为已然构成犯罪的程度。那么,陈俊宇针对犯罪行为行使防卫权,其必要性、合理性是不可质疑的。因此,陈俊宇拿着被害方准备的砍刀行使防卫权,其主观目的决不是故意杀人,其造成被害人康庆的死亡结果,是防卫过当。
  四、判决陈俊宇故意杀人,定性错误,量刑过重。退一步说即使认定为故意杀人,也是情节较轻的具有防卫性质的激愤杀人。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贯彻宽严相济刑事政策若干意见》的实施意见(试行)第8条规定:“故意杀人还是故意伤害难以区分的案件,在认定时,除从作案工具、打击的部位、力度等方面进行判断外,也要注意考虑犯罪的起因等因素。对于民间纠纷激化引发的案件,一般可考虑定故意伤害罪;对于一时激愤而突发起意行凶的案件,原则上应以故意伤害(致死)罪论处。”
  通过对案件的梳理不难看出,本案切实属于上述规定中“一时激愤而突发起意行凶的案件”,本应“以故意伤害(致死)罪论处”。本案却在陈俊宇没有杀人预谋不存在杀人动机、只是抢先拿到对方刀具没有杀人预备并且具有明显防卫性质和激愤性质的情况下,无视案件起因,以康庆在案发17天后的死亡结果客观归罪,强行定罪陈俊宇故意杀人并判以重刑,河南高院为什么不按照自己制定的办案规定办案呢?
  即便认定陈俊宇故意杀人,也是既有防卫性质又有激愤性质的情节较轻的故意杀人,其社会危害性明显小于有预谋的奸杀、仇杀、谋财害命的恶性杀人,法律规定对其量刑也有明显区别。在二审认定康庆构成刑法意义上过错的情况下,即使不考虑陈俊宇行为的防卫性和激愤性,也必须在一审量刑的基础上减轻处罚,更何况具有防卫性和激愤性!因此,二审维持一审重刑判决,明显错误。
  因此,该案一、二审定性错误,量刑过重。
  五、一审、二审对案件重要事实认定错误
  就本案而言,依据现有证据拿二审裁定书【(2013)豫法刑一终字第156号】对照一审判决书【(2011)郑刑一初字第81号和(2012)郑刑一初字第75号】,很容易发现一、二审判决中认定事实错误如下:
  1、一审和二审都没有认定康庆同伙王国颂、关健一起殴打陈俊宇的任何过错;
  (1)郑州中院(2011)郑刑一初字第81号判决第2页第2段,“公诉机关指控”称“康庆与王国颂、关健先后在胜岗村二喜烩面馆和中华旅社内对陈俊宇进行殴打”;该判决第2页最后一段至第3页第1段“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中同样称“康庆与王国颂、关健先后在胜岗村二喜烩面馆和中华旅社内对陈俊宇进行殴打”;康庆、王国颂、关健三人围殴陈俊宇致陈俊宇额头二处创伤血流满面后,又追到陈俊宇住处对陈俊宇持续殴打的行为,虽经检察机关指控被法庭审理查明,而81号判决既没有认定康庆的任何过错更没有认定康庆同伙王国颂和关健一起殴打陈俊宇的任何过错。
  (2)(2012)郑刑一初字第75号判决第2页第2段检察院指控内容同81号判决,(第3页第2段中)法庭虽然“经审理查明”了在饭店“康庆与王国颂、关健一起殴打陈俊宇”,“后陈俊宇就和栾勇帅回到中华旅社,在门口陈俊宇又被康庆等人辱骂殴打”,陈俊宇与女友宗红英“二人躲到旅社卫生间时王国颂等人跺门”等持续殴打陈俊宇的事实,只是认定了康庆“对引发本案具有一定责任,但并不能认为具有刑法意义上的过错”,依然没有认定康庆同伙王国颂、关健打人的任何过错。
  (3)(2013)豫法刑一终字第156号裁定第7页第3段“经查,被害人康庆因琐事伙同他人殴打陈俊宇,并造成陈俊宇身上多处受伤,康庆等人的行为严重侵害陈俊宇的合法权益,应当认定为有过错”,该内容虽然描述了应该认定康庆、王国颂、关健有过错,但只认定了康庆的行为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事实上仍然没有认定王国颂和关健的任何过错。
  2、一审认定“康庆一直骂陈俊宇”是“争斗”,认定“陈俊宇一直未还手”是“厮打”,这一明显混淆是非的错误认定 ,在(2013)豫法刑一终字第156号裁定第7页第2段“经二审开庭审理,本院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相同”的说辞,二审明确认同了一审的错误认定。
  (1)证据确凿并被明确写在75号判决书第4页第1行的“康庆一直骂陈俊宇”的事实,在75号判决第6页第4段第2行却被认定成“争斗”。
  “康庆一直骂陈俊宇”的事实,有多人证言与陈俊宇供述相互印证。
  证据一、2011年4月26日证人栾勇帅在公安机关所作《询问笔录》,公案卷78页第9行至第10行“陈俊宇就去找康庆敬酒但是康庆有点生气就骂了陈俊宇,然后我们就一直在喝酒,康庆还是一直骂陈俊宇...”
  证据二、 2011年4月26日现场目击证人邢艳鸽(康庆帮凶王国颂的女朋友)在公安机关所作《询问笔录》,公案卷52页第14行至第15行“陈俊宇就去给康庆敬酒,康庆不知道为什么骂了陈俊宇,后来康庆一直骂陈俊宇...”
  证据三、2011年4月26日(康庆帮凶之一)王国颂在公安机关所作《询问笔录》,公案卷70页第11行至第12行“陈俊宇就去找康庆敬酒但是康庆有点生气就骂了陈俊宇,后来康庆一直在骂陈俊宇......”。
  证据四、陈俊宇在公安机关前后一致的如实供述:
  2011年4月25日19时48分至20时38分陈俊宇在公安机关所作《讯问笔录》(第一次),公安卷21页第6行--22页第9行;2011年4月25日23时40分至26日0时35分陈俊宇在公安机关所作《讯问笔录》(第二次),公安卷29页第2行--第10行;2011年4月26日19时20分至20时40分陈俊宇在公安机关所作《讯问笔录》(第三次),公安卷36页第3行--第10行;2011年5月11日10时20分至11时30分陈俊宇在公安机关所作《讯问笔录》(第四次),公安卷41页第1行--第9行;陈俊宇均供述了自己被康庆辱骂的事实。
  (2)证人证言与陈俊宇供述相互印证的“陈俊宇一直未还手”的事实,明确写在75号判决书第4页第2行,而在75号判决第6页第4段第2行却被认定成双方互殴的“厮打”,把康庆一方单方面对陈俊宇的不法侵害认定成双方相互侵害,为帮助康庆等人逃脱罪责重判陈俊宇做铺垫。
  陈俊宇一直没有还手的证据:
  证据1:被侵害人陈俊宇在公安机关内容一致的多次供述:
  其一、2011年4月25日23时40分至26日0时35分被侵害人陈俊宇在公安机关所作《讯问笔录》(第二次),公案卷第30页第5行“直到这时,他们打我我一直没有还手。”
  其二、2011年4月26日19时20分至20时40分陈俊宇在公安机关所作《讯问笔录》(第三次),公案卷37页第5行“直到这时,他们打我我一直没有还手。”
  其三、2011年5月11日10时20分至11时30分陈俊宇在公安机关所作《讯问笔录》(第四次),公案卷41页第21、22行“并打电话找人来灭我,直到这时,我一直都没有还手。”
  证据2:现场目击证人栾勇帅证言:
  其一、2011年4月26日09时00分至40分证人栾勇帅所作《询问笔录》,公安卷79页第15、16行“问:康庆、王国颂、关键他们打陈俊宇时陈俊宇是否还手?”“答:陈俊宇拿刀下楼之前一直未还手”。
  其二、本申诉代理人和同所律师苗洁于2016年2月20日10时03分至11时20分,对现场目击证人栾勇帅所作《调查笔录》第2页第8-10行“问:在饭店的包间内都谁动手打陈俊宇了?答:康庆、王国颂、关健他们三个人打的,都是拿啤酒瓶砸陈俊宇,陈俊宇也没有还手。”
  证据3:现场目击证人李鹏飞证言:
  其一、2011年4月26日9时50分至10时20分证人李鹏飞所作《询问笔录》,公安卷87页第7行“不过他一直站在那没有还手”。
  其二、本申诉代理人和同所律师苗洁于2016年2月20日13时10分至13时55分,对现场目击证人李鹏飞所作《调查笔录》第1页15-17行“康庆就先动手拿着啤酒瓶打陈俊宇,王国颂、关健动手帮忙康庆打陈俊宇,陈没有还手。”
  3、一审和二审首先把康庆“打电话叫人来打陈俊宇”这一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错误的认定成不是不法侵害的“康庆正在打电话”,进而把康庆在“打电话叫人来打陈俊宇”的不法侵害正在进行时被砍认定成不是不法侵害的“康庆正在打电话”时被砍。
  郑州中院(2011)郑刑一初字第81号判决在第6页第7行,直接把康庆“打电话叫人来打陈俊宇”时被砍的事实认定成陈俊宇“趁被害人康庆不备之机”砍击康庆的,这样就把康庆正在对陈俊宇进行不法侵害时被砍认定成不是不法侵害的“不备”时无辜被砍;
  因81号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被河南高院【(2012)豫法刑一终字第64号裁定】发回重审后,郑州中院拒不纠正错误,在(2012)郑刑一初字第75号判决第6页第3段第3行,只是把81号判决中错误认定的“趁被害人康庆不备之机”,象征性的修改成“趁被害人康庆打电话之机”,也就是把81号判决认定的康庆“不备”时无辜被砍修改认定成康庆“打电话”时无辜被砍,重审后认定事实依然不清!
  在(2013)豫法刑一终字第156号裁定第7页第4段第3行,康庆“打电话叫人来打陈俊宇”这一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被直接认定成不是不法侵害的“被害人正在打电话”,采用一审手段将康庆对陈俊宇进行不法侵害时被砍认定成康庆在不是不法侵害的“打电话”时无辜被砍;
  一审和二审都采用把康庆正在进行不法侵害的“打电话叫人来打陈俊宇”认定成不是不法侵害的“康庆正在打电话”的手段,袒护康庆对陈俊宇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抹杀陈俊宇依法防卫的适时性、正当性。
  一审既然存在多种认定事实方面的错误,何来的(156号裁定第8页第5段第3行)一审“定罪准确,量刑和民事赔偿适当”之说?
  六、二审篡改证人证言、篡改陈俊宇上诉理由
  1、二审篡改证人栾勇帅证言
  2011年4月26日09时00分至2011年4月26日09时40分公安机关对栾勇帅所作《询问笔录》第2-3页“听到康庆打电话说叫人过来打陈俊宇”的证言,在(2011)郑刑一初字第81号判决第3页第5段8-9行引用了该证言,(2012)郑刑一初字第75号判决第4页7-8行同样引用了该证言,二审则是把该证言篡改成“在康庆打电话时陈俊宇拿刀下楼开始追砍康庆”后,才引用在(2013)豫法刑一终字第156号裁定第5页第4行,篡改后的证言中只保留“康庆打电话”,去掉了康庆打电话是“叫人过来打陈俊宇”的重要内容,由此把栾勇帅证明康庆对陈俊宇正在持续进行不法侵害的证言变成了不是对陈俊宇进行不法侵害的证言;
  2、二审篡改宗红英证言
  2011年4月25日21时10分至2011年4月25日21时50分公安机关对宗红英所作《询问笔录》第2-3页“还打着电话要找人来灭了陈俊宇”的证言,引用在(2011)郑刑一初字第81号判决第4页第8行,(2012)郑刑一初字第75号判决(为了把康庆打电话叫人来打陈俊宇的证据变成孤证)抹去了该证言,二审是把该证言篡改成“并扬言要找人灭了陈俊宇”后才引用在(2013)豫法刑一终字第156号裁定第5页第4段第4行,篡改后的证言中去掉了康庆“打电话找人”这一具体事实的关键内容。
  就是因为二审采用不法手段篡改了栾勇帅、宗红英二人证言,把被康庆不法侵害的受害人陈俊宇变成了不法侵害人,把不法侵害人康庆变成受害人,才有二审维持一审判决帮助不法侵害人康庆、王国颂、关健逃脱罪责,重判陈俊宇的荒唐结果。
  如果不对照一审判决或公安卷,很难发现二审篡改栾勇帅和宗红英二人证言的事实。
  3、二审把陈俊宇关于“康庆有重大过错”的上诉理由歪曲篡改成“应当认定被害人有过错”
  通过对案件进行梳理,不难发现康庆对引发案件具有重大过错,陈俊宇关于康庆有重大过错这一上诉理由也被明确写在一审判决和二审裁定中。
  证据一、(2012)郑刑一初字第75号判决第6页第4段“关于被害人有重大过错的意见,经查,......”;
  证据二、(2012)豫法刑一终字第64号裁定第2页第3-5行“被告人陈俊宇以‘不构成故意杀人罪;具有防卫目的和义愤性质,系投案自首,被害人有重大过错,量刑过重;民事赔偿数额过高’为由提出上诉”;
  证据三、(2013)豫法刑一终字第156号裁定第6页第4段第1-6行“上诉人陈俊宇上诉及其辩护人辩护称:被害人伙同他人多次辱骂殴打陈俊宇,有重大过错并对矛盾激化负有直接的责任......”。
  “康庆有重大过错”的上诉理由被二审篡改的证据:在(2013)豫法刑一终字第156号裁定第8页第5段“本院认为......上诉人陈俊宇及其辩护人关于‘应当认定被害人有过错’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予以采纳......”。
  明明写在(2013)豫法刑一终字第156号裁定第6页康庆“有重大过错”的上诉理由,到了该裁定第8页却被篡改成“应当认定被害人有过错”,之后二审又自说自话的采纳被自己篡改后的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岂不荒唐?
  七、二审适用法律错误
  二审在认定康庆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后,既没有对陈俊宇减轻刑事处罚也没有减轻民事赔偿责任。
  从判决书中,我们不难看出(2011)郑刑一初字第81号判决,在没有认定康庆任何过错的情况下,陈俊宇因有自首情节被判死缓重刑,赔偿康家全部经济损失137246.99元【见该判决第3页第10行、第7页第5行】;
  (2012)郑刑一初字第75号判决,认定康庆“对引发本案具有一定责任”【见该判决第6页第16-17行】,在认定康庆不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的情况下,只是将原死缓判决改判成无期,没有依法减轻民事赔偿责任,仍判决赔偿康家全部经济损失137246.99元【见该判决第3页第19行、第7页第8行】;
  (2013)豫法刑一终字第156号裁定,是在采纳一审的错误认定后,又不惜篡改栾勇帅、宗红英二人证言和陈俊宇上诉理由的错误裁判,虽然认定了康庆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见该裁定第7页第3段】,却裁定维持原判,既没有在一审量刑的基础上对陈俊宇减轻刑事处罚又没有减轻陈俊宇的民事赔偿责任。二审把康庆触犯刑法的犯罪混淆成没有触犯刑法的“一定责任”,明确用对陈俊宇加重处罚的方式帮助构成犯罪的康庆逃脱罪责,选择性执法明显,毫无公正可言!
  二审在认定康庆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后,只有在一审量刑的基础上对陈俊宇减轻刑事处罚并减轻民事赔偿责任,才是依法公正判决,才能有效区分什么是二审认定的触犯刑法的“过错”,什么是一审认定的没有触犯刑法的“一定责任”。
  因此,仅就二审在认定康庆构成“刑法意义上的过错”后维持赔偿康家全部经济损失的裁定来说,就明确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31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条的规定,明显适用法律错误。
  八、该案申诉完全符合重新审判条件
  仅就二审民事赔偿部分适用法律错误,裁定维持赔偿康家全部经济损失这一条,就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三项规定的重新审判条件!何况还存在有认定事实错误、量刑错误等重大问题!
  河南高院在253号驳回申诉通知中,竟然把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的重新审判条件说成“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四十二条规定的重新审判条件”,荒唐至极!
  因此,该案一、二审对陈俊宇量刑过重,民事赔偿数额过高,认定陈俊宇构成故意杀人不妥,应按照防卫过当(的故意伤害)来处理才符合客观事实,河南高院驳回申诉明显违法,希望河南省人民检察院能受理申诉请求,依法向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监督河南高院进入再审后依法改判。


  代理人:河南帅法律师事务所
  张锦宏 律师
  2018 年 3 月 8 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33张 | 更多 |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3-16 21:46:38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3-16 21:47:26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3-16 21:48:27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3-16 21:49:12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3-16 21:49:55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3-16 21:50:46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3-16 21:51:25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3-16 21:52:39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3-16 21:53:32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3-16 21:54:26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3-16 21:55:09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4-17 05:45:05
  尊敬的罗志军组长:您好!
  我是陈俊宇案的申诉人陈传华,是陈俊宇的父亲。
  感谢十九届中央第一巡视组所有成员,巡视河南期间关注民生民怨,批办陈俊宇案申诉关于河南高院枉法裁判、河南省检察院司法不作为的事项。2018年3月20日郑州中院刑一庭田荣新副庭长带队到柘城和我见面了解情况,问明诉求后说,回去研究后给领导汇报。
  21日田庭长(还有郑州中院刑一庭一位非常了解该案的杨姓庭长)向我们的申诉代理律师说非常认同我们申诉书和律师代理意见中的观点,他们向张律师说造成该案错误判决的责任在河南高院,这次由中央巡视组批办下来后,高院又转给郑州中院,郑州中院只是当做一个普通的信访件,走走会见当事人的形式,然后向上级回报,他们没有解决问题的意思。
  4月13日我到郑州中院见了田庭长,证实了张律师的说法,谈话中田庭长多次强调案件在法院的程序走完了、引导我要抓住向检察院申请抗诉的机会,说只有检察院抗诉了,案件才能启动再审,明确表示要把案件推给检察院。
  尊敬的罗组长,我认为巡视组把案件批办给河南高院的宗旨是让法院审查纠错切实解决问题的,而不是让法院把它当球一样踢来踢去推诿扯皮的。
  陈俊宇案是一起经省高院二审裁定的生效案件,再审改判的权力在省高院,由河南高院审查后启动再审程序是最直接高效的,河南高院却转交给没有管辖权的郑州中院,只是写一份报告应付了事,我们一家人呼天唤地倾家荡产奔波多年的合理诉求,在中央巡视组的关注下就这样被他们拒之门外。
  他们压根就把民冤民怨视若无睹,他们哪管百姓死活?!对上级阳奉阴违、欺下瞒上是河南法院腐败官僚的看家本领!死不认错、拒不纠错、上下合力捂盖子是他们对待冤假错案的真实态度!
  河南法院腐败乱象何时能改善?伸冤民众的合理诉求何时能得到真正解决?河南法院何时能真正做到周强院长提出的对冤假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河南法院何时能真正落实 总书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指示精神?
  罗组长,难道这些将永远成为河南民众的梦想吗???
  再次感谢罗组长及巡视组所有成员关注该案!敬请继续关注该案进展!期盼正义早日到来!


  河南省柘城县李原乡大陈村 陈传华
  15136636517
  2018年4月5日

  另附田庭长接待我时,对案件的观点及处理方式。请您明鉴!


楼主张平20162016 时间:2018-04-17 06:35:00
  尊敬的罗志军组长:您好!
  我是陈俊宇案的申诉人陈传华,是陈俊宇的父亲。
  感谢十九届中央第一巡视组所有成员,巡视河南期间关注民生民怨,批办陈俊宇案申诉关于河南高院枉法裁判、河南省检察院司法不作为的事项。2018年3月20日郑州中院刑一庭田荣新副庭长带队到柘城和我见面了解情况,问明诉求后说,回去研究后给领导汇报。
  21日田庭长(还有郑州中院刑一庭一位非常了解该案的杨姓庭长)向我们的申诉代理律师说非常认同我们申诉书和律师代理意见中的观点,他们向张律师说造成该案错误判决的责任在河南高院,这次由中央巡视组批办下来后,高院又转给郑州中院,郑州中院只是当做一个普通的信访件,走走会见当事人的形式,然后向上级回报,他们没有解决问题的意思。
  4月13日我到郑州中院见了田庭长,证实了张律师的说法,谈话中田庭长多次强调案件在法院的程序走完了、引导我要抓住向检察院申请抗诉的机会,说只有检察院抗诉了,案件才能启动再审,明确表示要把案件推给检察院。
  尊敬的罗组长,我认为巡视组把案件批办给河南高院的宗旨是让法院审查纠错切实解决问题的,而不是让法院把它当球一样踢来踢去推诿扯皮的。
  陈俊宇案是一起经省高院二审裁定的生效案件,再审改判的权力在省高院,由河南高院审查后启动再审程序是最直接高效的,河南高院却转交给没有管辖权的郑州中院,只是写一份报告应付了事,我们一家人呼天唤地倾家荡产奔波多年的合理诉求,在中央巡视组的关注下就这样被他们拒之门外。
  他们压根就把民冤民怨视若无睹,他们哪管百姓死活?!对上级阳奉阴违、欺下瞒上是河南法院腐败官僚的看家本领!死不认错、拒不纠错、上下合力捂盖子是他们对待冤假错案的真实态度!
  河南法院腐败乱象何时能改善?伸冤民众的合理诉求何时能得到真正解决?河南法院何时能真正做到周强院长提出的对冤假错案发现一起纠正一起?河南法院何时能真正落实 总书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指示精神?
  罗组长,难道这些将永远成为河南民众的梦想吗???
  再次感谢罗组长及巡视组所有成员关注该案!敬请继续关注该案进展!期盼正义早日到来!


  河南省柘城县李原乡大陈村 陈传华
  15136636517
  2018年4月15日

  另附田庭长接待我时,对案件的观点及处理方式。请您明鉴!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