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品药监局,你知道鸿茅药酒的“狠”劲吗?

楼主:清哲木 时间:2018-04-15 18:39:32 点击:606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食品药监局,你知道鸿茅药酒的“狠”劲吗?

  文|清哲木

  广州医生谭秦东在网上发帖称“鸿茅药酒是来自天堂的毒药”,遭鸿茅药酒公司所在地的——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跨省抓捕。事件引爆了舆论的强力反弹和网友关注。

  去年12月,拥有麻醉医学硕士学位的医生谭秦东在“美篇”发表了《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文章从心肌的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想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表述本身是有一定科学依据的,但是标题却使用了情绪化的“毒药”一词。今年1月,内蒙古凉城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抓捕了谭秦东医生。

  拜凉城县警方所赐,鸿茅药酒成功地向全国人民秀了一次肌肉,哲木观察相信,在没有凉城县警方跨省抓捕发帖人之前,很多人可能并不知道鸿茅药酒是何方神圣,也并不知道它是否毒不毒,但,一名医生的科普文章,竟然为自己招来牢狱之灾,可见鸿茅药酒的狠劲足以让依法治国的当下百姓震惊。是什么促使内蒙古凉城警方如此“严格”执法?不惜跨省为地方企业维权?

  谭秦东发帖称鸿茅药酒是“来自天堂的毒药”,用词虽然夸张,但文章却也并非随意抹黑产品。事实上,鸿茅药酒存在虚假宣传,并不是谭秦东无中生有的事情。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报道,不完全统计的结果显示,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这其中,不少是因为厂家存在夸张宣传、夸大疗效等行为。违法次数达2630次的企业,却依然在市场中有恃无恐的经营,何不见凉城警方以“损害消费者权益”罪,把鸿茅药酒经营者绳之以法?一家屡屡违法宣传、欺骗消费者的厂家,竟然在内蒙古凉城过得如此滋润,如此胆大妄为,结合跨省拘捕来看,这样一家不断违规的企业为什么能越做越大,2630次的违规竟然若无其事,请问食品药监局你们在那里?

  鸿茅药酒作为非处方药,既是药又是酒,说是药又到处宣传“所有人都能喝”,几乎是包治百病,这样的“神药”,究竟怎么批出来的?内蒙古食品药监局能给我们一个解疑释惑的机会吗?鸿茅药酒中的附子、何首乌等成分,本身就被医学界认定为具有致癌性。从鸿茅药酒官网信息上显示;药酒成分中所含的豹骨为珍稀动物制品。豹为国家明令禁止的捕杀动物,鸿茅药酒竟然能搞到国家禁止的豹骨做酒,可见能力不是一般的狠,这也是不难理解为什么人家能够动用公权力千里跨省抓人。

  鸿茅药酒的虚假宣传地方不去认真处理,地方不认真执法,反而对提出质疑的网友跨省拘捕,直接动用国家机器跨省抓捕一名医生,是否妥当?这几年,净化网络环境效果显著,,但也不用说风就是雨,应该区分情绪化表达与名誉侵权的性质区别,一般性言论失实与刑事犯罪的边界。如果对所有失实的言论(甚至并不是失实,只是做了情绪化的表达)不问主观动机,不问客观危害后果,都要跨省抓捕,既违背了传播规律,也可能造成寒蝉效应,搞得人人自危,大家怎么去正常表达?

  这几年,屡屡出现的一些现象表明,有些警方为当地企业和领导个人跨省抓捕吐槽者的案例不少,当然不能一概斥之为“滥用警权”“警察家丁化”,但对于这些本应该作为民事纠纷处理的案件,动辄使用公权力实属不妥。一个鸿茅药酒广告违法2630次,却安然无恙;无人严于法纪,谭医生一篇2000多点击的小文章,却被千里跨省抓捕。这是法律的公平吗?这是公众期待的风清气正的舆论环境吗?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魔羯的射手 时间:2018-04-15 19:14:35
  我只想擦他嘛
作者:东吴2014 时间:2018-04-15 20:07:02
  食品药监局也怕被跨省,怕整个局都被带走。
我要评论
作者:蜀海天使 时间:2018-04-15 21:14:44
  关注
作者:蜀海天使 时间:2018-04-15 21:32:02
  吐槽药酒遭跨省抓捕:警惕民事纠纷刑事化
  2018-04-15 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这两天,“医生吐槽鸿茅药酒是‘毒药’被跨省追捕”事件在舆论场不断发酵,并引发了医学圈、学界、媒体、公众的热议。
  事情原委是,去年12月,拥有麻醉医学硕士学位的广东医生谭秦东,发了个题为《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网帖,从心肌变化、血管老化、动脉粥样硬化等方面,想说明鸿茅药酒对老年人会造成伤害。可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在涉事企业以他恶意抹黑造成自身140万元经济损失为由报警后,今年1月,内蒙古凉城警方以“损害商品声誉罪”将他抓捕。
  文章发布在仅5个粉丝的账号上,阅读量只有2241次,内容主要是医学分析和健康科普,材料多来自公开报道和处罚通告,除了“毒药”二字有些情绪化外,找不出专业错误……可就是这么个帖子,为他招致了跨省带走和刑事拘留之祸。此事甫一曝光就引起强烈的舆论反弹,自然也就在情理之中。而在被推上风口浪尖后,鸿茅药酒方面14日对媒体表示,“这个事情是警方去做的,我们没办法回应”。
  在这起事件中,谭秦东医生究竟哪里“捏造并散布了虚伪事实”?怎么证明该帖跟企业方诉称的因退货造成的80万元经济损失有关?这些都需要当地警方给出确切解释。就目前看,专业人士更倾向于认定,此事连普通名誉侵权都未必成立,只能算是“普通名誉侵权纠纷”。
  其次,此事还引发了媒体和公众对鸿茅药酒“反弹性揭底”:据不完全统计,鸿茅药酒曾被江苏、辽宁、浙江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自2011年起,鸿茅药酒已于近7年间取得1167个“蒙”字开头的药品广告批准文号。鸿茅药酒广告被诟病最多的,就是它明明是OTC药(非处方药)却偏扮成“保健品”的样子。“是药三分毒”,它却能突破《广告法》《医疗广告管理办法》《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等法规,避而不谈“药性”而大谈其保健功效,这难免造成误导。
  在此情境下,比起急着给陈述其副作用的网帖贴上“恶意抹黑”标签,涉事企业或许更该反思,“违法成瘾”式自黑对自身商誉的损害。而“广告违法2630次,安然无恙;点击量仅2000多的帖子,却因帖获罪”式对比,也容易引来诸多遐想。
  执法办案失公,自然也将矛头引向了当地警方。在此事并不具备犯罪须具备的“严重的社会危害性”的前提下,动用刑事手段,而不是让涉事企业自己到法院提起诉讼维权,显然不应该。
  本质上,这里面反映的“民事纠纷刑事化”办案倾向,不可不警惕。刑法是解决社会矛盾的最终手段,可现实中,有些纠纷本来是普通的民事纠纷,完全可以靠民事诉讼之类的方式解决,却出现了以刑代民的情况,在一方报警后,个别警方不当地插手,混淆了民事纠纷与刑事案件的界限。这类现象不少见,而且被“刑事化”的民事纠纷范围也不局限于企业之间的纠纷,其“版图”还延伸到了因个人批评、投诉、控告引发的纠纷上。“民事纠纷刑事化”严重伤害了法律严肃性,损害办案者的公信力,也会导致个人权利被侵害。正因如此,这也引发了围绕该问题的反思。
  知名法学家江平针对“民事纠纷刑事化”现象就表示:“我认为,解决民事纠纷的很重要的一个原则就是,能够用民事办法来解决的尽量用民事办法来解决。”“一个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应该从最根本来看它对社会是否构成了危害。如果这个行为对社会没有构成危害,或者危害不大的话,可以用民事办法来解决,何必用刑事办法来解决?”
  说到底,医生吐槽药酒遭跨省抓捕,有太多疑点需要被正视和解答,以解公众之惑。而对于个中可能存在的“民事纠纷刑事化”问题,更要重视,毕竟,“民事纠纷刑事化”的另一面就是不严格按照法律办事,这也跟权力谦抑的原则相悖,也会伤害法治本身。对此倾向,必须严防,而不可容其蔓延和抬头。。。
  编辑: 刘海奎
作者:荣盛外贸服装 时间:2018-04-16 09:28:14
  厉害了鸿毛药酒。
作者:u_112064330 时间:2018-04-16 12:47:41
  县级就这么牛啊
作者:苦瓜大师123 时间:2018-04-17 03:01:35
  内蒙古凉城县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