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蜂蜜还能不能吃?别谈情怀,说点无法回避的现实内幕!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8-05-07 15:40:51 点击:17103 回复:5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3-23 14:30:48
  想要脱下蜂蜜行业的高跟鞋,拒绝那些看似美好却实则无益的劣质蜜,再回归本真的天然好蜂蜜。
  这是个系统性问题,和行业内的每个环节都有关系。虽然秦岭一白对大环境持以悲观,但是有这种理念的人越来越多了。
  总归是值得欣慰吧!心向美好,我们更需要本真自然的美好。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1 20:57:38
  再来看一组秦岭山里的照片吧,都是秦岭一白去年实拍的。当然,其中有一张就是我本人~呵呵,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着找找咯。
  
  老黄在这个院子里住了四十多年,如今虽然跟着儿子们搬迁出去了,但每一次过来都要再拾掇整理下。
  泥墙是用秦岭黄土夯的,木头是在秦岭山里砍的(以前政策宽松)、青瓦是从山外拉的,石头是在河底捡的。
  一个遮风避雨的家,就是这样靠人力盖起来的。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1 21:04:30
  
  这是老黄家的三间大库房,左边是放粮食的,中间窑洞是牲口的窝,右边堆放点柴火和杂物。
  那个带坑的石头叫浆窝,是陕西农村很常见的老物件。以前的辣椒面、花生面等等,都是在这窝里捣碎的。
  然而,我找了半天都没看到“棒槌”。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1 21:10:40
  
  山里甚至是农村的人都有一个特点:物尽其用的程度超乎你想象。用不上的破背篓和烂窗框都舍不得扔。
  这是长期生活在物质短缺状态下,演变出来的一种智慧。就像现在住进城的农村老人,还会捡点废纸板和饮料瓶。
  他们不是差那几块钱,而是一辈子“惜物”的习惯很难改。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1 21:15:33
  
  老黄在屋后土崖上掏出十来个小窑洞,放进自己做的蜂箱。没有风吹日晒,不怕雪打雨淋,这就是土蜂最舒服的家。
  敬神的信众凿壁雕佛像,山里的人们凿洞放蜂箱。这都是一种信仰,只是精神和生活上的区别罢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1 21:20:54
  
  这是养土蜂不可或缺的神器。先用招蜂帽在山里的树干上、石缝间招来野蜂,带回来倒入空蜂箱里。
  每年十月底开箱取蜜前,先点燃艾草熏散蜂群,再用招蜂帽引入蜂王,移走蜂群后才能安心割蜜。
  一切都是最自然的方式。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2 21:24:52
  
  这次还是李哥亲自上阵,在一尺多宽的小路上挨个开箱查看。养蜂割蜜,是山里人天生自带的技能。
  方箱子叠放大片完整的巢蜜,白圆桶装稀碎破损的巢蜜,回去直接压榨过滤成液体。
  小红桶收集没用的空脾,熬练蜂蜡。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2 21:27:33
  
  取完收工,十二个蜂箱只取了七十多斤土蜂蜜。两箱土蜂飞逃,三箱蜂群较弱,箱里的蜜勉强够过冬吃。
  他们首先保证蜂群冬天有蜜吃,多余的才会取出来卖。这是一种厚道的智慧,冬天能吃饱的蜂群,来年更容易分群或高产。
  山里人更懂土蜂,他们同样都是靠天吃饭。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2 21:32:48
  
  秦岭一白不得不惊叹他们利用空间的能力,房檐台和墙壁上都摆放土蜂箱。最重的箱子有五十多斤,只能抱着上上下下。
  清苦劳作的山里人,他们在那个年代出生在这个地方,能拼的只有一膀子力气。所幸,生活终归是越来越好了。
  勤劳不一定致富,但能让人活的心里踏实。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2 21:38:20
  
  这种最老式的木桶土蜂快被淘汰了,因为产量太低。如今只有山里人还捎带养,虽然收蜜不多,却是最顺应自然的品质。
  敲棒棒的就是秦岭一白,不是胆子大到敢光着手,而是手套不够用了。
  其实都被蛰习惯了,除了发肿两三天,对身体还有点好处。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2 21:45:23
  
  看看老黄笑的多灿烂!这是一年之中收获的季节,他当然开心。
  我们常常迷失于求不得、爱别离、痴贪嗔的起伏情绪,而他们总能大碗吃饭、高声笑骂、倒头就睡。
  有时候,真羡慕他们易于满足的生活心态。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15 21:00:33
  接着山里拍的照片之前,也就是意蜂蜜行业的高跟鞋问题。秦岭一白再和大家看看土蜂蜜的相关问题。
  如今,但凡从事蜂产品行业的人,动不动就拿《神农本草经》、《本草纲目》等古代医学典籍,来证明蜂蜜的营养价值。

  安五脏诸不足,益气补中,止痛解毒,除百病,和百药,久服强志轻身,不饥不老,延年。
  道家之丸,多用蜂蜜,修仙之人,单食蜂蜜,谓能长生。
  凡觉热,四肢不合,服蜜一碗能止肠澼,除口疮,明耳目,久服不饥。
  灵娥御之以艳颜。
  等等等等......

  但是,很少有人能说得明明白白:这些功效乃专指土蜂蜜,且家养白蜜为上,木蜜次之,岩蜜更次之(食疗本草记载)。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15 21:21:18
  秦岭一白本期说的土蜂蜜,是中华大地古老而独有的蜂蜜品种。
  在采集时代,原始人会在树洞、岩穴中寻取野生蜂巢。捣毁蜂窝之后,用火烧死蜂群掠食蜂蜜、蜂子。
  这就是“既毁我室,又取我子”的最原始掠夺式取蜜方法。

  到商周时代,人们已学会用烟熏散蜂群,取出蜂蜜后用泥草涂抹洞口。懂得了保留土蜂窝,就可以持续取蜜。
  《诗经》:莫予荓蜂,自求辛螫
  《礼记》:子事父母,枣栗饴蜜以甘之
  《楚辞》:瑶浆蜜勺,人君蜜食
  东周时期出现蜜酒,而且会将蜂蜜与稻、黍熬煎成粔籹、蜜饵等食物。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19 22:29:21
  一直到东汉,华夏大地上纷飞了亿万年的土蜂,终于遇到祖师级人物——姜岐。
  “以畜蜂豕为事,教授者满天下,营业者三百人,民从而居之者数千家”——《高士传》。
  他是中国第一位养蜂专家,开启野蜂家养时代。而土蜂的驯化养殖,依旧遵循着“天人合一”的古朴理念。
  姜岐砍下树干上的野蜂窝,悬挂在屋檐下照养观察。并观察记录蜜蜂习性和蜂房结构“不容翰鹄卵”。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19 22:35:41
  许慎的《说文解字》解释蜂为“飞虫整人者”,蜜为“甘饴”。蜂产品也开始应用到医药、印染、制烛。
  《神农本草经》将蜂蜜、蜂子、蜜蜡列为医药上品。
  《西京杂记》记载蜜蜡用于制作蜡烛、印染。(古称“蜡缬”,现称“蜡染”)
  《伤寒论》的蜜煎导方:食蜜七合,一味内铜器中。微火煎之,稍凝似饴状搅之,勿令焦着欲可丸。
  三国时期更是常见,有孙亮“使黄门中藏取蜜渍梅”、袁术“但无蜜,乃呕血而死”等记载。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1 18:45:15
  魏晋南北朝,道家巨子郭璞的《蜜蜂赋》记载蜂群中有总群民、大君、阍卫。“营翠微而结落、应青阳而启户”的生活习性。
  发现蜂蜜是蜜蜂“咀嚼华滋酿制而成”后,随成为贵妇的天然化妆品。《名医别录》“酒渍蜂子敷面,令人悦白”。
  到唐代,家庭养蜂已较为普遍。杜甫写过“柱穿蜂溜蜜,栈缺燕添巢”,李商隐的“红露花房白蜜脾”首次提出“蜜脾”概念。
  药王孙思邈提倡“葡萄、蜜等酒不用麯”的自然发酵法,并开始用蜜酒来治病。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1 18:50:26
  到宋元时期,已经出现专业化的养蜂场。
  《小畜集·蜂记》阐述蜂群特性:蜂王其色青苍、大于常蜂、无毒;失其王则蜂群溃乱、分蜂时或团如罂,或铺如扇,拥王而去...
  此时蜂蜜做的蜜饯(蜜煎)、果脯极为流行,古人已意识到“花色不同蜜色随异”(今人却还以为蜜色不同是造假)。
  元代的人工蜂窝已呈多元化。如“砖垒小屋,两头泥封”的砖砌蜂窝、“编荆囤两头泥封”的荆编蜂窝等。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1 18:55:53
  明清时代,是土蜂养殖的巅峰时期。
  刘伯温的《郁离子》不仅详述蜂群四季管理方法,还发明“刳木以为蜂之宫,不罅不庮”的木桶蜂箱,并且一直沿用至今。
  “分蜂-召收-留蜂-镇蜂-防护-割蜜-藏蜜-炼蜡”技术已成体系。一般农户养十余群蜂,专业养蜂户多达百群。
  李时珍《本草纲目》提出“蜜以密成”和“割蜜如十一取税”。
  宋应星《天工开物》指出“蜜无定色,皆随方土花性而变”。
  徐光启《 农政全书》研究雨水、花木、蜂蜜的关系,靠气候预测蜜量丰歉。
  蒲松龄《蜜蜂》指出“门户清静,来往不繁,经营不勤”是分蜂预兆。
  ......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6 16:34:45
  数千年间朝代更替,但土蜂的养殖和食用从未间断。医家、道家、文豪、王侯等各色人群,对土蜂有着特殊地关注。
  最最重要的是:所有古籍中,从没有土蜂病害的记载,只有对自然天敌的抵御方法。如蜘蛛、山蜂、蚂蚁、雀、鹩鸟、狐狸等。
  但是这一切,从清末时期意蜂传入改变了。本文不再提及意蜂历史问题,有兴趣者可以翻阅以前的文章。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6 16:38:31
  意蜂传入我国后,由于高产量、高收益、易驯养等特点,在中华大地上如星火燎原之势快速发展。
  意蜂和土蜂天生敌对,而且意蜂个头和攻击力较强。如今残活的土蜂十不及一,早已躲入各地山区。
  由于土蜂采集的山花种类丰富,自然酿造时间长,所以营养价值很高(参考上述各种典籍)。
  近些年,随着人们健康养生意识的兴起,古老的土蜂蜜再次火爆起来。
  但是,这个行业非常混乱。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6 16:48:00
  目前市面上有四种常见土蜂蜜(之前已详细说过)
  1.野生蜂蜜:深山里大树、岩壁间的自然蜂群。
  只要寻获的时节、天气合适,营养价值就很高。但是存在安全隐患,比如野外的雷公藤等蜜源,对蜜蜂无毒却对人体致命。
  最关键的是产量太低,可遇而不可求。

  2.木桶土蜂蜜:上文所述的传统的养法,一般多用木箱、泥巢等。
  每年十月前后只取一次蜜。年景好的能取二三十斤,但蜂群飞逃、无蜜可取的情况也很常见。
  营养品质近乎于野生蜂蜜,而且排除有毒蜜源的风险。

  3.活框土蜂蜜:用类似意蜂的活框蜂箱,养殖中华土蜂。
  改变割巢取蜜的老方法,大大提高蜂蜜产量。但是活框方便饲喂、摇蜜,人为操作的办法多,品质就看良心了。
  因为活框的酿蜜周期短,无法解决蜂蜜含水量高的问题。

  4.假土蜂蜜:最常见是用油菜蜜等廉价意蜂蜜勾兑,也有人纯粹造假。
  土蜂采集杂七乱八的小花,更有些药材花酿蜜。不同山头的土蜂蜜品相不同,很难单从形态上鉴别真假。
  秦岭一白写过近60篇的蜂蜜科普文章,有兴趣的可以翻阅了解更多的细节问题。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6 17:11:59
  最后,秦岭一白说说土蜂蜜这种自然食材的天然矛盾性。
  天然食材分布散、周期长、产量低,越是穷困的落后山区,出产的食材品质越高。
  1.产量跟不上:名气大、销量高,几乎不可能是纯天然食材。
  2.名气跟不上:真正的纯天然食材,只能是稀缺型小众供应。
  打个比方:野林子里的天然山参和试验田里种出来的人参,功效、产量、品牌度能一样吗?
  所以再次提醒大家:天然食材不是药,只是一种健康的生活习惯,需要长期坚持。
  市面上那么多蜂蜜,真正“采百花精华、酿自然琼浆”的好蜜并无多少。既然选择要吃,那就吃点好的吧。
作者:马正禄77 时间:2019-04-26 17:46:48
  这么慢感觉现在只要说到国产就不是好的呢
  • 秦岭一白: 举报  2019-04-26 20:52:45  评论

    个人觉得要区分对待吧。技术需要更新迭代,时间差距导致短期内很难达到领先水准。而食材的养生功论,应该没人能超越我们的。虽说互有优劣,但是背后的人心过于功利,这也导致这两方面的口碑都比较差。可作为食物来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还是有好货的,只是比例低些罢了
我要评论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06 21:22:08
  一周多没有更新了,虽然依旧没什么人看,但是秦岭一白还会继续更新下去的。
  今年的新槐花蜜快上市了,不禁想起曾经做蜂蜜出口的老杨。如果是爬楼看到此处的朋友,就知道前面提到过他。
  也借此机会,秦岭一白说说在蜂业公司上班那些年,让你们看看好蜂蜜都去哪儿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06 21:30:32
  6年前,我第一次见到老杨。他是山东人,来宝鸡寻找出口级别的槐花蜜。
  宝鸡三面环山、公交车都能通到秦岭里面。不光是西北最大的蜂产品集散地,更是全国蜂农南下、西去的中转地。
  最重要的是:这座小城是全国蜂产品指导价的形成地,每年流通出去的蜂产品近万吨(2014年数据为9620吨)。
  那时候,秦岭一白还是入行不久的小菜鸟。

  进入4月份以后,上班就像打仗一样。
  收蜜师傅带着我在山沟里跑,在各处蜂农那里放桶子。这都是多年的合作关系,看完蜂蜜品质就谈定价钱。
  原料的价格行情波动很大,再垃圾劣质的蜂蜜的都有人收。只要不是抗生素等红线指数超标,其他的不过是价格问题。
  整体而言,高纯度、高浓度蜂蜜的比例不高。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06 21:42:02
  老师傅教我分辨底塘蜜、造假蜜,而低浓度水蜜根本就不算问题。另外,不认识的蜂农摇好的蜂蜜,一般是不收的。
  谈好相关细节问题,在蜂蜜桶上贴好蜂农的信息标签。然后让厂里派车过来拉蜜,至少都是4米长的轻卡。
  一车拉十吨蜂蜜很正常,回到厂里连夜过秤、卸货、取样化验、财务结款...。最后按品质高低分区堆放在库房。
  那段时间,每天光收蜜就要花掉十几万。

  空空如也的库房,慢慢堆满今年的新蜜。
  我们又开始出差跑业务,我曾在一周内跑遍山西六大药厂。经常由风陵渡出陕西,从山西运城一路北上到大同。
  除了开发新客户,还要顺路将老客户用完的蜂蜜桶拉回去。通常是在当地找辆高栏半挂,一车能装三四千个空桶。
  司机拉着空桶回宝鸡,我又去拜访下一家药厂。做丸药要用蜂蜜裹和,秦岭一白去过的药厂,有些还在中央电视台做广告。
  那段时间,比起收蜜时能稍微轻松些。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08 21:15:05
  原料厂商很少做零售,因为费时、费力、回本慢、难伺候。除过药厂,还会做些调货、团购等出货量比较大的业务。
  那年给银行系统做团购,老板在原料区挑了几大桶高品质的槐花蜜,让过滤干净后直接灌瓶。
  这绝对是最良心的企业福利,我还没见过有几家公司舍得发原蜜。毕竟,加工蜜的成本很低,回扣环节的空间大。

  我们正在灌蜂蜜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走了过来。他看看颜色、尝尝味道,对老板说:这个蜜装点样品。
  这人就是老杨,之前在《蜂蜜出口事件》中说的就是他。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08 21:42:05
  当天中午在食堂吃完饭,我就再没见过他。
  半个月后,我在站台等待回厂的公交车时,看见老杨拎个包盯着公交牌在研究路线。我过去打声招呼,他就跟着我走了。
  一路闲聊,才知道他上次拿了5家的蜂蜜样品。回到山东做完检测品鉴后,这次是专门到厂里订货的。
  我去,打个电话派车接你啊。
  老杨呵呵笑道:事情又不急,看你们都挺忙的,我自己坐车过去还能多看看风景。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08 21:49:45
  老杨住在厂里的招待客房,我住在同楼层的宿舍。
  大多数同事下班就回家了,就我们几个单身汉晚上住厂里。一般吃完饭先在院里转转,然后回办公室玩电脑。
  看见老杨人生地不熟,孤独寂寞地坐在亭子里抽闷烟。我就过去和他聊天,结果给自己聊了个师父。
  这个山东汉豪爽大气话贼多,就是一口一个“师傅”让我有点不爽。好歹咱才二十来岁,不喊帅哥叫声小伙子也行啊。
  “师傅”真的很难听,就和见面就问“吃了吗”一样尴尬。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