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蜂蜜还能不能吃?别谈情怀,说点无法回避的现实内幕!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8-05-07 15:40:51 点击:18163 回复:58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 6 下页  到页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3-23 14:30:48
  想要脱下蜂蜜行业的高跟鞋,拒绝那些看似美好却实则无益的劣质蜜,再回归本真的天然好蜂蜜。
  这是个系统性问题,和行业内的每个环节都有关系。虽然秦岭一白对大环境持以悲观,但是有这种理念的人越来越多了。
  总归是值得欣慰吧!心向美好,我们更需要本真自然的美好。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1 20:57:38
  再来看一组秦岭山里的照片吧,都是秦岭一白去年实拍的。当然,其中有一张就是我本人~呵呵,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试着找找咯。
  
  老黄在这个院子里住了四十多年,如今虽然跟着儿子们搬迁出去了,但每一次过来都要再拾掇整理下。
  泥墙是用秦岭黄土夯的,木头是在秦岭山里砍的(以前政策宽松)、青瓦是从山外拉的,石头是在河底捡的。
  一个遮风避雨的家,就是这样靠人力盖起来的。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1 21:04:30
  
  这是老黄家的三间大库房,左边是放粮食的,中间窑洞是牲口的窝,右边堆放点柴火和杂物。
  那个带坑的石头叫浆窝,是陕西农村很常见的老物件。以前的辣椒面、花生面等等,都是在这窝里捣碎的。
  然而,我找了半天都没看到“棒槌”。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1 21:10:40
  
  山里甚至是农村的人都有一个特点:物尽其用的程度超乎你想象。用不上的破背篓和烂窗框都舍不得扔。
  这是长期生活在物质短缺状态下,演变出来的一种智慧。就像现在住进城的农村老人,还会捡点废纸板和饮料瓶。
  他们不是差那几块钱,而是一辈子“惜物”的习惯很难改。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1 21:15:33
  
  老黄在屋后土崖上掏出十来个小窑洞,放进自己做的蜂箱。没有风吹日晒,不怕雪打雨淋,这就是土蜂最舒服的家。
  敬神的信众凿壁雕佛像,山里的人们凿洞放蜂箱。这都是一种信仰,只是精神和生活上的区别罢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1 21:20:54
  
  这是养土蜂不可或缺的神器。先用招蜂帽在山里的树干上、石缝间招来野蜂,带回来倒入空蜂箱里。
  每年十月底开箱取蜜前,先点燃艾草熏散蜂群,再用招蜂帽引入蜂王,移走蜂群后才能安心割蜜。
  一切都是最自然的方式。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2 21:24:52
  
  这次还是李哥亲自上阵,在一尺多宽的小路上挨个开箱查看。养蜂割蜜,是山里人天生自带的技能。
  方箱子叠放大片完整的巢蜜,白圆桶装稀碎破损的巢蜜,回去直接压榨过滤成液体。
  小红桶收集没用的空脾,熬练蜂蜡。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2 21:27:33
  
  取完收工,十二个蜂箱只取了七十多斤土蜂蜜。两箱土蜂飞逃,三箱蜂群较弱,箱里的蜜勉强够过冬吃。
  他们首先保证蜂群冬天有蜜吃,多余的才会取出来卖。这是一种厚道的智慧,冬天能吃饱的蜂群,来年更容易分群或高产。
  山里人更懂土蜂,他们同样都是靠天吃饭。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2 21:32:48
  
  秦岭一白不得不惊叹他们利用空间的能力,房檐台和墙壁上都摆放土蜂箱。最重的箱子有五十多斤,只能抱着上上下下。
  清苦劳作的山里人,他们在那个年代出生在这个地方,能拼的只有一膀子力气。所幸,生活终归是越来越好了。
  勤劳不一定致富,但能让人活的心里踏实。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2 21:38:20
  
  这种最老式的木桶土蜂快被淘汰了,因为产量太低。如今只有山里人还捎带养,虽然收蜜不多,却是最顺应自然的品质。
  敲棒棒的就是秦岭一白,不是胆子大到敢光着手,而是手套不够用了。
  其实都被蛰习惯了,除了发肿两三天,对身体还有点好处。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02 21:45:23
  
  看看老黄笑的多灿烂!这是一年之中收获的季节,他当然开心。
  我们常常迷失于求不得、爱别离、痴贪嗔的起伏情绪,而他们总能大碗吃饭、高声笑骂、倒头就睡。
  有时候,真羡慕他们易于满足的生活心态。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15 21:00:33
  接着山里拍的照片之前,也就是意蜂蜜行业的高跟鞋问题。秦岭一白再和大家看看土蜂蜜的相关问题。
  如今,但凡从事蜂产品行业的人,动不动就拿《神农本草经》、《本草纲目》等古代医学典籍,来证明蜂蜜的营养价值。

  安五脏诸不足,益气补中,止痛解毒,除百病,和百药,久服强志轻身,不饥不老,延年。
  道家之丸,多用蜂蜜,修仙之人,单食蜂蜜,谓能长生。
  凡觉热,四肢不合,服蜜一碗能止肠澼,除口疮,明耳目,久服不饥。
  灵娥御之以艳颜。
  等等等等......

  但是,很少有人能说得明明白白:这些功效乃专指土蜂蜜,且家养白蜜为上,木蜜次之,岩蜜更次之(食疗本草记载)。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15 21:21:18
  秦岭一白本期说的土蜂蜜,是中华大地古老而独有的蜂蜜品种。
  在采集时代,原始人会在树洞、岩穴中寻取野生蜂巢。捣毁蜂窝之后,用火烧死蜂群掠食蜂蜜、蜂子。
  这就是“既毁我室,又取我子”的最原始掠夺式取蜜方法。

  到商周时代,人们已学会用烟熏散蜂群,取出蜂蜜后用泥草涂抹洞口。懂得了保留土蜂窝,就可以持续取蜜。
  《诗经》:莫予荓蜂,自求辛螫
  《礼记》:子事父母,枣栗饴蜜以甘之
  《楚辞》:瑶浆蜜勺,人君蜜食
  东周时期出现蜜酒,而且会将蜂蜜与稻、黍熬煎成粔籹、蜜饵等食物。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19 22:29:21
  一直到东汉,华夏大地上纷飞了亿万年的土蜂,终于遇到祖师级人物——姜岐。
  “以畜蜂豕为事,教授者满天下,营业者三百人,民从而居之者数千家”——《高士传》。
  他是中国第一位养蜂专家,开启野蜂家养时代。而土蜂的驯化养殖,依旧遵循着“天人合一”的古朴理念。
  姜岐砍下树干上的野蜂窝,悬挂在屋檐下照养观察。并观察记录蜜蜂习性和蜂房结构“不容翰鹄卵”。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19 22:35:41
  许慎的《说文解字》解释蜂为“飞虫整人者”,蜜为“甘饴”。蜂产品也开始应用到医药、印染、制烛。
  《神农本草经》将蜂蜜、蜂子、蜜蜡列为医药上品。
  《西京杂记》记载蜜蜡用于制作蜡烛、印染。(古称“蜡缬”,现称“蜡染”)
  《伤寒论》的蜜煎导方:食蜜七合,一味内铜器中。微火煎之,稍凝似饴状搅之,勿令焦着欲可丸。
  三国时期更是常见,有孙亮“使黄门中藏取蜜渍梅”、袁术“但无蜜,乃呕血而死”等记载。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1 18:45:15
  魏晋南北朝,道家巨子郭璞的《蜜蜂赋》记载蜂群中有总群民、大君、阍卫。“营翠微而结落、应青阳而启户”的生活习性。
  发现蜂蜜是蜜蜂“咀嚼华滋酿制而成”后,随成为贵妇的天然化妆品。《名医别录》“酒渍蜂子敷面,令人悦白”。
  到唐代,家庭养蜂已较为普遍。杜甫写过“柱穿蜂溜蜜,栈缺燕添巢”,李商隐的“红露花房白蜜脾”首次提出“蜜脾”概念。
  药王孙思邈提倡“葡萄、蜜等酒不用麯”的自然发酵法,并开始用蜜酒来治病。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1 18:50:26
  到宋元时期,已经出现专业化的养蜂场。
  《小畜集·蜂记》阐述蜂群特性:蜂王其色青苍、大于常蜂、无毒;失其王则蜂群溃乱、分蜂时或团如罂,或铺如扇,拥王而去...
  此时蜂蜜做的蜜饯(蜜煎)、果脯极为流行,古人已意识到“花色不同蜜色随异”(今人却还以为蜜色不同是造假)。
  元代的人工蜂窝已呈多元化。如“砖垒小屋,两头泥封”的砖砌蜂窝、“编荆囤两头泥封”的荆编蜂窝等。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1 18:55:53
  明清时代,是土蜂养殖的巅峰时期。
  刘伯温的《郁离子》不仅详述蜂群四季管理方法,还发明“刳木以为蜂之宫,不罅不庮”的木桶蜂箱,并且一直沿用至今。
  “分蜂-召收-留蜂-镇蜂-防护-割蜜-藏蜜-炼蜡”技术已成体系。一般农户养十余群蜂,专业养蜂户多达百群。
  李时珍《本草纲目》提出“蜜以密成”和“割蜜如十一取税”。
  宋应星《天工开物》指出“蜜无定色,皆随方土花性而变”。
  徐光启《 农政全书》研究雨水、花木、蜂蜜的关系,靠气候预测蜜量丰歉。
  蒲松龄《蜜蜂》指出“门户清静,来往不繁,经营不勤”是分蜂预兆。
  ......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6 16:34:45
  数千年间朝代更替,但土蜂的养殖和食用从未间断。医家、道家、文豪、王侯等各色人群,对土蜂有着特殊地关注。
  最最重要的是:所有古籍中,从没有土蜂病害的记载,只有对自然天敌的抵御方法。如蜘蛛、山蜂、蚂蚁、雀、鹩鸟、狐狸等。
  但是这一切,从清末时期意蜂传入改变了。本文不再提及意蜂历史问题,有兴趣者可以翻阅以前的文章。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6 16:38:31
  意蜂传入我国后,由于高产量、高收益、易驯养等特点,在中华大地上如星火燎原之势快速发展。
  意蜂和土蜂天生敌对,而且意蜂个头和攻击力较强。如今残活的土蜂十不及一,早已躲入各地山区。
  由于土蜂采集的山花种类丰富,自然酿造时间长,所以营养价值很高(参考上述各种典籍)。
  近些年,随着人们健康养生意识的兴起,古老的土蜂蜜再次火爆起来。
  但是,这个行业非常混乱。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6 16:48:00
  目前市面上有四种常见土蜂蜜(之前已详细说过)
  1.野生蜂蜜:深山里大树、岩壁间的自然蜂群。
  只要寻获的时节、天气合适,营养价值就很高。但是存在安全隐患,比如野外的雷公藤等蜜源,对蜜蜂无毒却对人体致命。
  最关键的是产量太低,可遇而不可求。

  2.木桶土蜂蜜:上文所述的传统的养法,一般多用木箱、泥巢等。
  每年十月前后只取一次蜜。年景好的能取二三十斤,但蜂群飞逃、无蜜可取的情况也很常见。
  营养品质近乎于野生蜂蜜,而且排除有毒蜜源的风险。

  3.活框土蜂蜜:用类似意蜂的活框蜂箱,养殖中华土蜂。
  改变割巢取蜜的老方法,大大提高蜂蜜产量。但是活框方便饲喂、摇蜜,人为操作的办法多,品质就看良心了。
  因为活框的酿蜜周期短,无法解决蜂蜜含水量高的问题。

  4.假土蜂蜜:最常见是用油菜蜜等廉价意蜂蜜勾兑,也有人纯粹造假。
  土蜂采集杂七乱八的小花,更有些药材花酿蜜。不同山头的土蜂蜜品相不同,很难单从形态上鉴别真假。
  秦岭一白写过近60篇的蜂蜜科普文章,有兴趣的可以翻阅了解更多的细节问题。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4-26 17:11:59
  最后,秦岭一白说说土蜂蜜这种自然食材的天然矛盾性。
  天然食材分布散、周期长、产量低,越是穷困的落后山区,出产的食材品质越高。
  1.产量跟不上:名气大、销量高,几乎不可能是纯天然食材。
  2.名气跟不上:真正的纯天然食材,只能是稀缺型小众供应。
  打个比方:野林子里的天然山参和试验田里种出来的人参,功效、产量、品牌度能一样吗?
  所以再次提醒大家:天然食材不是药,只是一种健康的生活习惯,需要长期坚持。
  市面上那么多蜂蜜,真正“采百花精华、酿自然琼浆”的好蜜并无多少。既然选择要吃,那就吃点好的吧。
作者:马正禄77 时间:2019-04-26 17:46:48
  这么慢感觉现在只要说到国产就不是好的呢
  • 秦岭一白: 举报  2019-04-26 20:52:45  评论

    个人觉得要区分对待吧。技术需要更新迭代,时间差距导致短期内很难达到领先水准。而食材的养生功论,应该没人能超越我们的。虽说互有优劣,但是背后的人心过于功利,这也导致这两方面的口碑都比较差。可作为食物来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还是有好货的,只是比例低些罢了
我要评论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06 21:22:08
  一周多没有更新了,虽然依旧没什么人看,但是秦岭一白还会继续更新下去的。
  今年的新槐花蜜快上市了,不禁想起曾经做蜂蜜出口的老杨。如果是爬楼看到此处的朋友,就知道前面提到过他。
  也借此机会,秦岭一白说说在蜂业公司上班那些年,让你们看看好蜂蜜都去哪儿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06 21:30:32
  6年前,我第一次见到老杨。他是山东人,来宝鸡寻找出口级别的槐花蜜。
  宝鸡三面环山、公交车都能通到秦岭里面。不光是西北最大的蜂产品集散地,更是全国蜂农南下、西去的中转地。
  最重要的是:这座小城是全国蜂产品指导价的形成地,每年流通出去的蜂产品近万吨(2014年数据为9620吨)。
  那时候,秦岭一白还是入行不久的小菜鸟。

  进入4月份以后,上班就像打仗一样。
  收蜜师傅带着我在山沟里跑,在各处蜂农那里放桶子。这都是多年的合作关系,看完蜂蜜品质就谈定价钱。
  原料的价格行情波动很大,再垃圾劣质的蜂蜜的都有人收。只要不是抗生素等红线指数超标,其他的不过是价格问题。
  整体而言,高纯度、高浓度蜂蜜的比例不高。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06 21:42:02
  老师傅教我分辨底塘蜜、造假蜜,而低浓度水蜜根本就不算问题。另外,不认识的蜂农摇好的蜂蜜,一般是不收的。
  谈好相关细节问题,在蜂蜜桶上贴好蜂农的信息标签。然后让厂里派车过来拉蜜,至少都是4米长的轻卡。
  一车拉十吨蜂蜜很正常,回到厂里连夜过秤、卸货、取样化验、财务结款...。最后按品质高低分区堆放在库房。
  那段时间,每天光收蜜就要花掉十几万。

  空空如也的库房,慢慢堆满今年的新蜜。
  我们又开始出差跑业务,我曾在一周内跑遍山西六大药厂。经常由风陵渡出陕西,从山西运城一路北上到大同。
  除了开发新客户,还要顺路将老客户用完的蜂蜜桶拉回去。通常是在当地找辆高栏半挂,一车能装三四千个空桶。
  司机拉着空桶回宝鸡,我又去拜访下一家药厂。做丸药要用蜂蜜裹和,秦岭一白去过的药厂,有些还在中央电视台做广告。
  那段时间,比起收蜜时能稍微轻松些。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08 21:15:05
  原料厂商很少做零售,因为费时、费力、回本慢、难伺候。除过药厂,还会做些调货、团购等出货量比较大的业务。
  那年给银行系统做团购,老板在原料区挑了几大桶高品质的槐花蜜,让过滤干净后直接灌瓶。
  这绝对是最良心的企业福利,我还没见过有几家公司舍得发原蜜。毕竟,加工蜜的成本很低,回扣环节的空间大。

  我们正在灌蜂蜜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走了过来。他看看颜色、尝尝味道,对老板说:这个蜜装点样品。
  这人就是老杨,之前在《蜂蜜出口事件》中说的就是他。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08 21:42:05
  当天中午在食堂吃完饭,我就再没见过他。
  半个月后,我在站台等待回厂的公交车时,看见老杨拎个包盯着公交牌在研究路线。我过去打声招呼,他就跟着我走了。
  一路闲聊,才知道他上次拿了5家的蜂蜜样品。回到山东做完检测品鉴后,这次是专门到厂里订货的。
  我去,打个电话派车接你啊。
  老杨呵呵笑道:事情又不急,看你们都挺忙的,我自己坐车过去还能多看看风景。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08 21:49:45
  老杨住在厂里的招待客房,我住在同楼层的宿舍。
  大多数同事下班就回家了,就我们几个单身汉晚上住厂里。一般吃完饭先在院里转转,然后回办公室玩电脑。
  看见老杨人生地不熟,孤独寂寞地坐在亭子里抽闷烟。我就过去和他聊天,结果给自己聊了个师父。
  这个山东汉豪爽大气话贼多,就是一口一个“师傅”让我有点不爽。好歹咱才二十来岁,不喊帅哥叫声小伙子也行啊。
  “师傅”真的很难听,就和见面就问“吃了吗”一样尴尬。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5-23 21:32:55
  前阵子不知道是何原因,帖子突然不能回复了。趁着现在开放,将之前剩下的部分都发完吧。就算再次关闭,那也没啥了。

  老杨是外贸单位退休的,家里就一个姑娘,外孙都上小学了。他和老同事合伙搞蜂蜜出口快十年了,大小算有个事情做。
  老杨要的槐花蜜是出口日本的,当然不可能要加工蜜。
  老板见我俩聊得挺投机,就安排我全程配合老杨。如果说收蜜师傅教我如何看假蜜,老杨是在教我如何挑好蜜。

  我跟着他在库房里挑蜂蜜,打开每个桶盖就得连看带尝。吃到舌头都麻了,一天要上三四趟大号。
  太特么滑肠了...
  回味不够辣,这桶槐花蜜品质一般
  气味不够纯,这里面应该有桐花蜜
  颜色不正,纯度不行
  蜜沫太多,浓度不够
  .......
  老板任由老杨在他的库房挑挑拣拣,反正最后是按品质定价的。他们都是行家中的行家,懂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

  老杨毕竟是搞出口的,蜂蜜鉴别水平比厂里的师傅们高出一大截。有时候我尝不准后味,他就让我漱漱口继续吃。
  那真是甜蜜的痛苦。
  我说:出口这么高级的玩意,怎么还靠嘴啊。
  老杨:都这样,过关后日本人也靠嘴尝。
  我说:没其他办法吗?
  老杨:没其他办法!
  蜂蜜的成分太复杂,检测化验只是保证合格的底线,品质高低还得靠经验感觉。

  除了槐花蜜,老杨还教我品鉴油菜蜜、枣花蜜、山花蜜、藿香蜜...只能靠自己体味其中的差别,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吃原蜜有点重口味:伸手指进去搅一搅,然后塞进嘴里舔舔味。有些蜂农摇蜜很邋遢,里面还混着蜜蜂尸体、蜂巢块...
  我想起老师傅在蜂场收蜜时,会随手捡块石头敲敲蜜桶。听听声响、看看波纹,老杨对此只是不可置否的一笑。
  我之所以能写下50多篇蜂蜜鉴别文章,很多都是老杨带我入门的。

  一周后,老杨公司的蜂蜜桶到了,全都是绿色的大汽油桶。我们用泵将他指定的蜂蜜抽到桶里,装了整整两天。
  然后老杨押着大货车回山东了,那可是价值将近一百万的蜂蜜。自从这次告别后,我再也没见过老杨。
  第二年,他们公司又来拉槐花蜜,来的人不是老杨。
  第三年,我也离职了,跳槽到蜂业加工厂上班。
  第四年,我又离职了,开始只做秦岭木桶土蜂蜜。
  ......
  原因很简单:我太爱蜂蜜了,但我无法掌控那些业务。高资本运作的原料业务,市场恶化的零售业务。
  这里面所有的问题,我在此前的蜂蜜文章里都有详述。面对意蜂蜜大环境的困顿,还是传统的土蜂蜜更安心些。
  虽然体量很小,但是质量容易保障,而且多少能改善山里人的生活状况。

  回到本文主题,虽然早已不做意蜂蜜了,但衷心希望这个行业能更加健康。毕竟,市面上九成的蜂蜜都是意蜂蜜。
  去年4月份,宝鸡地区遭遇倒春寒,槐花蜜全部绝收而损失惨重。截止到今天(5.23日),宝鸡地区的槐花蜜又近乎绝收,今年就看延安的了吧。
  各位挑选时要擦亮眼睛哦,有兴趣可以翻阅下我去年这时候写的那篇文章《2018年洋槐蜂蜜近乎绝收,为何市场价格却没又变化?》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02 18:27:22
  再来一组秦岭山里的小动物照片,感觉这才叫生活天地间~
  
  有没有感受到这只母鸡严肃的眼神?很多人经常吃鸡腿,却很少能看到小鸡仔。想起小时候,经常有人专门来村里卖小鸡。一个个毛茸茸的,挤在纸盒子里叽叽喳喳的很可爱。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02 18:38:49
  
  这只懒洋洋的小猫,一点都不怕陌生人靠近。虽然山里的生活条件差,但是地方宽敞,这些小动物可以撒着欢的跑。虽然它一辈子都没见过猫粮,但吃的天然食物应该更好。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02 18:40:41
  
  这只猫更霸气,强蹲在人家土蜂的屋顶上。蜂箱是将实木劈成两半,掏空之后合在一起,再用泥巴将缝隙糊起来。就这样的蜂箱,一个人是抱不起来滴。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02 18:42:58
  
  想知道山里人家是否勤快,就去看看他家的柴火堆吧。
  看这面柴火墙漂亮不,长短粗细均匀,码放堆叠整齐。就知道这家的姑娘绝对是个会过日子人,有时候家风和金钱没关系。
  还有这座纯原木的房子,忽然觉得成本挺奢侈的。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02 18:45:10
  
  二师兄来了!
  这种满山胡跑的黑猪可是抢手货。这是喝着纯净的山泉水、吃着天然的山坡草、呼吸着大秦岭清新空气长大的(笑)...你说,这猪肉一斤得卖多少钱?
  还是别惦记了吧,它还没走出村口就被瓜分完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02 18:52:07
  
  旺财压轴出场!
  狗几乎是山里人家的标配,在居住分散的山野农家里,忠实的狗类备受喜爱。无论从脾性还是陪伴的角度来看,都能给留守在山里的老人们带来一些安全感。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02 18:57:56
  
  秦岭深山里的生活普遍贫困,他们虽然有着天然纯净的山货食材,却因为交通闭塞难行很难运出山。
  就算运出来也不一定卖的掉,我们都在力所能及的帮他们打通销路吧。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18 18:56:54
  接下来,在看看老杨家的故事。
  
  老杨在这院窑洞里住了40多年,光看看熏黑的窑顶,就能感受到山里人家的烟火气。屋内通气、走烟、采光全靠这几扇门窗,右下边的窗户正对着睡觉的火炕,挂片塑料布能挡点风。
  新家就在五里之外,但老杨每晚都一个人住窑洞。他说在这睡觉舒服,老伴却说他是不放心那些土蜂箱。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18 18:59:42
  
  趁着老杨换衣服,我先在院子里转了转。
  这间土房是用黄土夯成胡基盖起来的,如今已经成了危房。为防止下雨漏水,屋顶有什么铺什么,细木棍、塑料布、干草,再压几根大木杠子。
  这土房就像杨叔一样,打眼一看就知道老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18 19:01:50
  
  农村出来的孩子,对这几样东西会很熟悉。
  自己做的木梯子、别人做的架子车。从秦岭一白写哲学人生的角度看:梯子扩充三维空间、架子车增加二维效率。
  山里的工具简单是因为条件差,但这也不影响堆出整齐的门头,只是耗费的人力更大些。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18 19:04:50
  
  相比住人的窑洞,杂物间的就好办多了。
  先在土崖里刨个洞,再拿土块堆出门的样子,最后和点泥巴抹平就可以了。听着好像很简单,但那些坚硬的黄土都是一点点挖出来的。
  老杨还在土墙上镶了个蜂窝,好像土蜂能看门似的。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18 19:11:29
  
  放杂物的窑洞内景。
  一边堆着木头棒、玉米芯、麦草,这些是山里人做饭、烧炕离不开的燃料。另一边都是干农活的家具,只要不被风吹雨淋,使用寿命就会长久很多。
  老杨架起来的小二层已经塌了,用不上也就不再修整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18 19:17:48
  
  啥都挡不住的自制柴门。
  这片人家全都搬出去了,就剩老杨一人还来老家住,这破烂木门也就没必要收拾了。照片右边那一抹绿色,是他种的菜园子。
  土房早已垮塌,只剩一片土墙伫立。
作者:栀子花香悠扬 时间:2019-06-18 19:54:47
  做个记号
  • 秦岭一白: 举报  2019-06-19 08:02:18  评论

    谢谢来访,蜂蜜的科普内容基本已经写全面了,后续会陆续发布些山里人家的照片,都是往年进山取蜜时拍的
我要评论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0 21:14:19
  
  陪伴老杨的小土狗。
  山里面最不缺的就是木头,一堆木头上盖点塑料纸就是狗窝。不知道城里的爱狗人士看到后,会不会产生某种冲动。
  山里的狗都这样栓着的,但我毫不怀疑他们和狗的深厚感情。毕竟,他们的生活条件还不没有城里某些狗好...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0 21:15:45
  
  老杨自己钉的蜂箱,总共有30多个。
  用废木料做好箱子,去山间收群野蜂,再用泥巴堵住缝隙。土蜂就和老杨在同一个院子里生活,每天同样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山花都长到蜂箱上了,这样的蜂蜜能不好吃吗?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0 21:18:14
  
  换上蜂衣,割取土蜂蜜的老杨。
  先用镰刀撬开蜂箱门,再点燃艾草火把熏散蜂群,然后取出整片的蜂脾。每年的十月份就只取这一次,最近乎天然品质的土蜂蜜。
  老杨每箱会留下四五片,嘴里还叨叨念:不敢再取了,不然蜂冬天就不够吃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0 21:22:16
  
  现在几乎没人这样养蜂了,费人费事还费力,最关键的是产量太低。但老天是公平的,这种土蜂蜜的营养和口感是离心摇蜜没法比的。
  蜜蜂也是自然生物,顺应其本性酿出来的蜜当然是最好的,打开盖子就能感觉到香甜四溢。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0 21:25:41
  
  半山腰间取蜂蜜,老杨置身于花草丛中
  千百年来,这座大山养育了数十代勤劳的山民,还有无数代的中华土蜂。他们生于此、长于斯、死于斯,几乎从未迈出过大山。
  这才是真正的天人合一,万物循道。虽然他们的生活条件很差,但不得不承认,他们比我们更懂得自然灵性!
作者:4孙献华jn2 时间:2019-06-23 13:35:22
  支持楼主,买过好多次蜂蜜,四十块以上每斤,好多都是水蜜,以前没听说过水蜜,想到去年过年的时候买了一瓶放家里,几天后就发酵了,上层浮着一层白色泡沫,才知道自己买的是水蜜,大坑啊  有一种特别难吃。白色的。喝了立马心里难受,甜的像糖精
  • 秦岭一白: 举报  2019-06-23 21:30:15  评论

    价格倒是不算低了,只是这个行业比较乱,少量多次是比较安全的方法。如果感觉蜂蜜比较稀的话,一定要存放在冰箱里。
我要评论
作者:ri李福海J1 时间:2019-06-26 09:06:22
  淘宝上俄罗斯蜂蜜20元到200元以上的不同价格,请问楼主俄罗斯蜂蜜靠谱吗?选择什么价位的性价比合适?谢谢!  有一次在村里买的那个蜂蜜特别好喝
  • 秦岭一白: 举报  2019-06-26 16:53:42  评论

    16年有人联系过我做俄罗斯蜂蜜,说那边地广人稀所以成本比较低。但是我没有啥兴趣,也就没去深入了解。怎么说呢,对那边的蜜源情况不了解,而且倒手太多后也很难鉴别。好蜂蜜最重要的是丰富蜜源、纯洁环境和酿造时长,如果有山村木桶土蜂蜜资源,就可以放心去吃的,活框的话要留心水蜜的问题
我要评论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6 16:59:54
  再发一组秦岭取蜜的图集吧。
  每次进山都会拍些照片,就是拿着手机随便拍。好在身处群山之中,即便胡乱拍的都感觉很自然。
  
  还是和李哥进秦岭割土蜂蜜,他是土生土长的西山人。前些年,这片人家都被迁到外面去了,他们的新房子盖在一块,变成了类似平原上的村庄。
  他走起山间小路极为熟悉,快40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一样,动不动就要拔点花花草草,真是“手贱”啊。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6 17:03:41
  
  这是他住过20多年的老家,现在已经完全荒废了。土坯房、窑洞、麦草垛、石轱辘......全都快要被野草埋没了。
  村里人都会在老家放点自己做的蜂箱,还有一些做农活的工具。偶尔进山干活时,再来到这里歇歇脚。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6 17:06:24
  
  前阵子下大雨,土院墙被泡塌了,没有人住也就没人收拾了。人们搬离之后,这里就像还给了大自然,又成为绿色植物的天堂。
  土墙上面长出了草,蔬菜和野草交织一起。这些在我看来非常凌乱的事物,李哥都能讲出一大堆趣事。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6 17:09:07
  
  老房子年久失修快塌了,他就用一根长棍子顶住。屋后这片空地上种了树苗,不用浇水施肥就能长势喜人,或许秦岭本身就是树木的家。
  山里人不缺吃的,用的东西永远短缺,他们习惯于把任何东西用到最后一刻。全靠人力做出来的物件,就算没有用处也舍不得扔。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6 17:11:34
  
  哥俩干活之前先过够烟瘾,戴上蜂帽之后就没法抽烟喝水了。山里人大多都抽烟,这能够舒缓繁重的体力劳动。当然,都是最便宜的烟。
  他们是利用地形的高手,在小块平地上盖房、种菜,在犄角旮旯放上土蜂箱。一点都不浪费秦岭腾出来的边角料。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6 17:15:23
  
  秦岭里的人大都会养蜂,这也是祖辈传下来的生活技巧。他们用各种废木料做成土蜂箱,然后招点野蜂安家落脚。
  蜂箱打开后,数千只土蜂飞舞。先将蜂王罩入诱蜂笼,群蜂就会追随蜂王而被带离,接下来就可以专心割土蜂蜜了。
  李哥割蜜的动作很老练,空脾、粉脾全割掉,蜜脾整整齐齐地放入食品箱。这种浑然天成的优质土蜂蜜,都是每年中秋过后才取蜜。
  土蜂们看到口粮被抢,一个劲地围上来拼命吃,直到吃的肚子滚圆都飞不动了。当然,我们挨蛰也是少不了的,两三天就会自然消肿。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6 17:19:19
  
  这窝土蜂飞逃了,只留下一个空箱子。土蜂飞逃是常有的事情,所以现在养木桶土蜂的人也越来越少。
  木桶土蜂一年只取一次蜜,还要给蜂群留够吃的。一箱能取20斤就算运气好到爆,颗粒无收也很正常。这种古老的养法虽然产量低,却是最顺从自然的方式。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6 17:23:09
  
  看着他们忙碌,我有点恍然若失。我们给土蜂安了家,秋末就来割取它们的食物。看起来很像抢劫,或许这就是生存吧。
  就像人们种的这些天然蔬菜,不可避免的要被虫子吃出洞。各行业的人们辛勤劳作,不可避免的要消费交税。
  我们都在跨界打劫,只有大自然始终在默默付出。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6-26 17:30:54
  
  看着眼前纵横起伏的秦岭,还有这条延曲折的山路,人容易生出一种渺小感。巍巍秦岭岿然不动,亿万年来载生载死。
  我们来或不来、在或不在,祂一直静静杵在这里,默默地养育着身躯上世代繁衍的生物。靠山吃山,或许也是一种自然秩序吧。
作者:graceruili 时间:2019-06-27 16:01:36
  最喜欢看这样的帖子了,支持楼主
  • 秦岭一白: 举报  2019-06-27 18:33:10  评论

    谢谢鼓励,争取一直更新下去。关于蜂蜜科普的内容基本写全了,后面偏重多发些山里的生活实景照片。当然,还有另一个板块里的历史人物。再次感谢你的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ri李福海J1 时间:2019-06-27 17:13:01
  感谢楼主,学习了很多蜂蜜知识!!
  • 秦岭一白: 举报  2019-06-27 18:34:13  评论

    不客气的了,从事这个行业好些年了。写点个人积累的经验,希望更多爱蜂蜜的人能更懂得蜂蜜吧。谢谢你的鼓励
我要评论
作者:graceruili 时间:2019-06-28 12:16:48
  在某宝上一看见大众评论好又价格便宜的土蜂蜜等等的心动不已的时候,一来楼主的帖子,一下子冷静下来了,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要理性购物购物,宁真不宁假,,,哎,想买一样真的东西怎么就那么难呢。。。其实就像楼主说的,蜂蜜一点都不复杂,是人为的把这个天然纯净的食品的弄复杂了。。
  • 秦岭一白: 举报  2019-06-30 10:59:52  评论

    那个平台成本已经非常高了,而且运营技术要求也不低,按正常逻辑很难包住成本。如果想要试试,建议往后多翻几页甚至倒着看。想吃好蜂蜜,开始就在鉴别环节是白下功夫的,还是从源头上细心筛选吧。再就是少量多次了,毕竟蜂蜜消耗慢而且快递也方便。
我要评论
作者:ri李福海J1 时间:2019-06-28 15:43:37
  那个难喝的蜂蜜,只有扔,心有余悸  淘宝上俄罗斯蜂蜜20元到200元以上的不同价格,请问楼主俄罗斯蜂蜜靠谱吗?选择什么价位的性价比合适?谢谢!
  • 秦岭一白: 举报  2019-06-30 11:04:22  评论

    蜂蜜如果连淡淡的自然香味都没有了,那还是拿去当调味品做菜什么的吧。我之前回复你的内容好像被系统删了,也不知哪些词语不合适。那说简单点吧,我对俄罗斯蜂蜜不是太了解。
我要评论
作者:26K张嘉楠63 时间:2019-06-29 20:50:32
  顶一个!  点赞
我要评论
作者:graceruili 时间:2019-06-29 21:10:54
  看了阿里巴巴心惊惊,淘宝的货不会有些是从阿里那里拿来的吧。。。。
  • 秦岭一白: 举报  2019-06-30 11:09:35  评论

    从16年开始,这两个平台就打通了。你说的早已不成问题,这么干的人真不算少。最近会写篇网红蜂蜜,里面也提及一下下吧
  • graceruili: 举报  2019-07-01 21:59:28  评论

    坐等网红蜂蜜,这两天在网上发现有个什么蜂蜜粉,那个是个什么东西,难不成加入水后就成了蜂蜜,跟速溶咖啡一个样。。。
我要评论
作者:07老童 时间:2019-06-29 21:25:35
  非常朴实!赞!
  • 秦岭一白: 举报  2019-06-30 11:12:05  评论

    谢谢鼓励,任何消费都是想让生活变得更简单美好一些。但是如今过于商业化的方式,将消费搞成很累的事情。写点行业经验和山里见闻,也希望我们以后能有个更为信任简单的消费环境吧
我要评论
作者:F丁亮7 时间:2019-06-30 23:54:15
  勾兑的多,真品也因人工喂食不再是纯天然了,真的好蜂蜜肯定少而贵,普通消费者鉴别水平有限,分不太清  我喝的蜂蜜是我姨他们自己养的土蜂蜜,产量少,非常畅销,基本都是熟人买,卖别人120一斤,我买100元一斤,还早早的交了钱定着,现在放冰箱都是凝固状态,慢慢喝,至少放心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2 21:56:37
  接下来再一户山里人家。
  老周家是我见过最漂亮的秦岭人家。后倚山、前临河,房子盖得结实而大气。老周是个很精干勤快的人,这座院子耗费了他很多心血。
  可惜,如今也不怎么居住了。
  
  老周家算得上秦岭里的“豪宅”,三间大瓦房颇有老中青三代的气势。黄土、青砖、红砖也见证了他五十多年的风雨人生。
  整齐的篱笆围出院墙,也围出一片天然无公害的菜地。白菜、茄子、豇豆、黄瓜、西红柿...都是些当季节蔬菜。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2 22:00:42
  
  山里很少有如此大气的老房子,我甚至怀疑他家以前是地主啥的。看着这堆柴火,再瞅瞅旁边圈里的土鸡,好香~
  屋檐底下架起隔板,上面放了一溜木桶土蜂箱。空箱大概二三十斤,等酿好蜂蜜就有四五十斤重了。要是烤鸡时刷点蜂蜜,好香~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2 22:03:31
  
  真是太喜欢这房子了,换个角度再看看。光这片房檐台和水泥院,就够我玩好几天的。
  风和日丽时摆个躺椅泡杯茶,吹着徐徐山风欣赏屋后的山花斗艳,中午再来只烤鸡...老周却说这没啥意思,他都过腻味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2 22:08:17
  
  屋内地面也用水泥铺了,这堆刚摘的大白菜、红辣椒正等着被阉,哦不,是腌。山里没人种大棚,冬天也就没有新鲜蔬菜。
  我总觉得山里的食材很干净,就算放地上也就是沾点土,吃的时候洗洗就干净了。不像工业催熟的东西,洗都洗不净。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2 22:10:39
  
  这座偏屋就更“豪华”了,没几家山民盖的起这种房子。光看看这两堆柴火,就知道老周平时有多勤快了。
  山里人做饭取暖全靠木头,柴火堆不光能反映家主的精干程度,也能看出一丝家风。毕竟,很多习惯是会遗传的。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2 22:15:44
  
  近距离欣赏“柴火堆”艺术,先不说要劈的匀称,就连紧密堆积都是个技术活。要是间隙过大太松散,没几天就自然垮塌了。
  右面挂的两块腊肉,是老周在后山打得野味。还给我说冬天下雪天割几片,爆炒出来再喝两口小酒,那滋味简直美翻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3 21:49:26
  
  简约风格的架子车,毫不担心漏油问题。老周说现在不怎么用,家里都没啥人了,只是偶尔进山拉点木头树枝。
  现在条件好多了,新修的盘山公路离他家不到三里。以前那真是遭罪,土路下点雨后泥泞不堪,死命拉车全靠憋着一口气。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3 21:52:14
  
  小石磨拆了也舍不得扔,就这样靠在墙边。这个工具在中国有几千年历史了,大的用牲口,小的靠人力推。
  虽然用起来费劲,但是天道很公正。如果你是个吃货,就能感觉出石磨面粉、辣椒、香油要比机器磨的好吃很多。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3 21:53:45
  
  站在老周院子里拍的,山里人住的都很分散,下面那两间土房已经废弃了。这种居住环境,才是真正的溶于自然。
  但是别小瞧树上的邻居——大马蜂窝。老周说他被蜇过,蜂针扎的眼可以用洞来形容。小腿肿的像大腿,一周都走不了路。
  秦岭里有种野蜂,号称“蜇死牛”。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3 21:59:48
  
  农村的黑板报,再偏僻的山沟沟也要认真领会上级的精神。
  关注秦岭一白的朋友,都见过那份《防范鼠灾通知》:为保护自然环境,严禁使用任何灭鼠毒药,应该多养点猫...
  话说,城里的猫还敢吃老鼠么。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3 22:05:28
  
  紧挨山路的土房子。看看墙缝里塞的砖头、木头,就知道山里建个房子有多难,纯粹靠人力组合大自然给的材料。
  虽然现在有活动板房,但山里人连堆杂物的房子都要自己盖。一是花钱少,二是用砖瓦垒起来的最坚固,可以沿用很多年。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3 22:06:24
  
  可惜时代变了,山里面结实的老房子再住二十年都没问题,但是年轻人早已逃离到城里去了,他们更喜欢繁华热闹的地方。
  老周的三间“豪宅”大多数时候都空着,因为他要在县城帮忙带孙子。老周惆怅的说:你们都往城里跑,到底有几个能当上城里人...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7 09:06:57
  近些年来,随着自媒体平台的兴起,网络直播以及短视频的受众越来越广。所以蜂蜜的零售方式也发生很大变化。
  秦岭一白结合自己的从业经验,大概说说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国产蜂蜜的那些销售套路,一直到现在的网红模式。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受市场经济浪潮的冲击,全国各地供销合作社普遍处于亏损状态。
  几乎和城里的国企下岗潮同步,各县乡级合作社系统也开始改制。很多常年收购农资的公务人员,或调岗上任或离职创业。
  从那时起,蜂产品行业迎来非常粗野的暴涨期。秦岭一白所在地的蜂业大佬,几乎都是当时从体制内出来的。
  毕竟,他们拥有丰厚的供销资源。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7 10:06:47
  到了2000年初期,依然是传统渠道的天下。刚刚创立阿里巴巴的马云,骑着自行车上门推销还经常被当成骗子。
  在那么保守的年代,骗子就开始活跃于农资行业。下面这几条故事,都是这些蜂业大佬给我讲述的。
  有人去收辣椒,谈好价格装完车。吃饭时却被对方灌醉,醒来后连钱带货全没影了,回来还被判了刑。
  有人去收蜂蜜,看完品质后吃饭。对方趁他不注意往蜜桶里掺糖浆,等回厂发现问题时早已找不见人。
  带着现金去野外收农资原本就是高危工作,而且那会通讯还不发达。与行业粗犷相对应的是,蜂产品也透露着低劣的气息。
  老人蜜、儿童蜜、女士蜜等标签随处可见,火爆那个时代的蜂蜜制品,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几乎毫无营养价值。

  由于传统渠道的封闭性,秦岭一白称之于蜂蜜零售1.0时代。
  市场开放带来短期的坑蒙拐骗后,蜂产业链逐渐变的稳固而高效。除过蜂场微量零售以外,绝大部分蜂蜜流入行业大佬手中。
  高品质蜂蜜做出口业务,次点的做药企等大宗原料,剩下的会加工成五花八门的浓缩蜜或者蜂蜜制品。
  在所有销售途径中,瓶装蜜的国标要求是最低的。当然,也有部分厂家会灌装高品质的天然原蜜。
  这个时期的土蜂蜜没有存在感。
  因为产量太低无法形成规模,更不具备大宗货物流通特点。在意蜂的强体力和高收益围剿之下,中华蜂连生存都变得岌岌可危。
  但是在气功热消退、养生热兴起的年代,稍微有点规模的蜂企都很赚钱。那时候普遍供小于求,不管啥品质的蜂蜜都不愁卖。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07 10:07:56
  随着电商平台发展,大量中小卖家的火速崛起,让商品流通渠道更加扁平多元化。秦岭一白称为蜂蜜零售2.0时代。
  开蜂蜜网店的小卖家们,上游不再受大量资金和蜂农货源的门槛限制,下游也不用顾虑商场超市等实体场所约束。
  1.电商卖家从原料商手里进货。相对于去野外成百上千吨收蜜的高压,他们只需少量多次按桶补货(一桶160斤)。
  2.脑子活络的蜂二代学习开网店。相对于原料商大批量收购的价格,网上零售的利润空间要高很多。
  原料厂家对这种市场变化并不敏感,因为老龄传统思维接受互联网比较慢,而且他们依然占行业主导地位。
  但是有些小卖家为提高销量,除了贬低抹黑厂家蜜以外,开始大肆吹嘘蜂蜜的神奇功效。

  如何说不重要,怎么做才最关键。
  蜂蜜是一种古老的天然食材,没有客观通用的鉴别标准。即便再先进的检测仪器,也不过是多化验几项大指标。
  最懂蜂蜜的是原料厂家和养蜂人,多年从业积攒丰富的鉴别经验。
  最会宣传的是各个平台的小卖家,能做出刺激消费者的文案视图。
  但是消费者凌乱了,他们拿着真假难辨的蜂蜜,看着网上自相矛盾的各种爆料。在心有余悸之下,更加不敢吃蜂蜜了。
  于是很多人戒掉吃蜂蜜习惯,经济富裕的开始选择外国蜂蜜。这是整个行业的悲哀,然而这种乱象却愈演愈烈。
  秦岭一白写过50多篇蜂蜜科普文章,就是希望喜欢蜂蜜的人能更懂得辨认蜂蜜。

  近几年,随着全民健康意识的高涨,大量传统滋补类食材火了。
  被遗忘几十年的土蜂蜜,开始成为蜂产品行业的新宠儿。然而相对意蜂蜜的感官品相,土蜂蜜更加难以辨别真假。
  与此同时,成熟红火的电商行业却遭遇瓶颈。因为流量费用变得很昂贵,和传统行业比起来没有太大优势。
  交易环节造假和追求低价走量的基因模式,决定了零售价和成本之间的微小利润。另外还有日渐臃肿的规则技术。
  任何事物都逃不过元亨利贞的客观规律。
  就像当年电商席卷传统行业那般,自媒体带货又将纯电商拍在沙滩上。秦岭一白称之为零售蜂蜜3.0时代。
  这场乱花渐欲迷人眼的神魔大战,最耀眼的莫过于网红。
作者:huanlehw 时间:2019-07-08 17:25:30
  人体日常所需的物质,就是从这千千万万的平凡食品中点滴吸收的,这是一个长期持续的过程。吃一口就能立马就能见效的东西也有,但那叫药!
我要评论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11 19:10:53
  老唐的家位于秦岭凤县一带,如今只剩他一人独居在深山的窑洞中。秦岭一白在山里跑的这些年,见过很多这样的山民。他们虽然生活穷困,却心地质朴易于满足。
  相反,我们的条件比他们好很多,却总显得欲求不满,不懂得惜福......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十来根木头扎成排,这就是老唐家的大门。他从沟里捡回来锈迹斑斑的破铁皮和废弃轮胎,是柴门唯一的装饰品。
  老唐家前后三里都没人住,秦岭深山里还有很多这样的独门独户,这里唯一能自动运转的电器应该只有电表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11 19:15:30
  
  老唐看到我们来了,随手将洋瓷碗放在蜂箱上,拉出几个凳子和我们聊天。他一个人在这间窑洞里住了15年,平时连一个说话的伴都没有。
  老唐的蜂箱是我见过最干净漂亮的,现在很少有人像他这样爱护蜂箱了。这里唯一陪伴他的活物也只有土蜂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11 19:18:34
  
  老唐不光用泥巴糊抹蜂箱,还特意盖了很多瓦片,这对蜜蜂来说几乎属于别墅级的了。下雨不怕进水,夏天不怕高温,就像老唐的窑洞一般舒爽。
  后面这两间窑洞,一个是做饭的厨房,一个是放杂物的地方。由于家里没人了,那两间屋子也不怎么收拾了。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11 19:21:14
  
  这是老唐给自己弄的小菜园子,走十公里山路去街道上买的菜籽,回来撒种、浇水就能长的很茁壮。在秦岭里,自然生发的力量很强大。
  一人一院,一片地一口饭。这把年纪的人大多都有儿孙绕膝,而老唐却是一个孤独的贫困户。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11 19:23:56
  
  狗窝空置快一年了,第三条土狗老死以后,老唐就再没养了。看到他双手搭建的简陋狗窝,我触动很深。
  城里的宠物狗穿着花衣服,吃着高级狗粮。农村的土狗却吃着剩饭,住着半露天的窝还要看家护院。只能说投胎,真是个技术活吧...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11 19:29:00
  
  老唐聊天的时候手也不闲着,他又给自己做扇子。把破纸箱剪成一块块小方片,然后钉在木把手上。我说,纸箱潮湿就软了,这哪能扇风啊。
  老唐憨憨的笑着说:“闲着也是闲着,能用几天算几天,反正又不用花钱”。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11 19:30:38
  
  这是老唐睡觉的屋子,虽然无比简陋却非常整洁,妻子的遗像被他擦的一尘不染。不知每一个漫漫长夜里,老唐会不会经常思念她。
  古话说:少年夫妻老来伴,他们生活穷困更不懂浪漫,但是明晃晃的相片足以证明夫妻情深。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11 19:33:48
  
  老唐在这住了一辈子,也是从这个院子开始养土蜂的,他说已经养了40多年。
  我说8月就有人取土蜂蜜的了,老唐说那些都是瞎搞,必须过了八月中秋才能取蜜,等采完黄离子之后,土蜂蜜才会更醇香更有营养。
楼主秦岭一白 时间:2019-07-11 19:38:43
  
  第三次道别了,依然是在这颗树下。老唐说平时吃完午饭会来这坐坐,也只有树下才有手机信号。 我们走后,老唐家重归寂静。
  他又会一个人在院里转悠,然后一个人在树下坐会。天黑之后,又一个人躺回炕上,等待第二天太阳升起。或许,生活就是这样子吧。
作者:huanlehw 时间:2019-07-12 10:03:47
  请问楼主,蜂花粉有假的吗?
  • 秦岭一白: 举报  2019-07-26 11:46:36  评论

    破壁花粉比较难说,因为已经破坏了原面貌。我还没遇到过原生花粉造假的,毕竟成本和受众都比较低。吃花粉的话建议搞青海油菜的,保存时防止发热烧心。
我要评论
作者:风雨茶园 时间:2019-07-12 13:54:28
  不吃蜂蜜,另外也要少吃糖!
作者:huanlehw 时间:2019-07-26 10:03:58
  坐等更新!
我要评论
作者:社公无罪 时间:2019-07-26 11:56:57
  我们这里的荔枝龙眼花蜜蜂是25到30块钱一斤,冬季的蜜会贵一点。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 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