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村长李明灿的犯罪证明材料

楼主:和谐的聚鑫 时间:2018-05-17 10:34:42 点击:12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举报信
  首先,衷心祝愿各级领导在事业上有成,身体健康。我在此书面形式举报以下犯罪事情。
  我是吉林省安图县石门镇大城村的村民李东灿。
  我今天提笔向有关部门举报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村长兼书记李明灿的乱伐盗伐、侵占他人财产、贪污、乱用的犯罪事实,特别是对自2004年他当村长兼书记工作时犯的诈骗罪,举报如下。
  我在此举报原安图县石门镇林业所所长高发刚勾结与李明灿编造合同书,把村民们的耕地变更为林地,以不正当的非法手段编造资料的犯罪事实。
  一 ,石门镇大成村的村民委员会主任兼书记李明灿于2004年编造假合同书,给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员金文元(爱人姜月顺)编造证件假证件上签字,卖给她原大成村的集体林地。
  1. 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李明灿于2004年给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金文元(爱人姜月顺)卖了原大成村集体林123林班一部分和124林班一部分,即(大天宝山和人参场谷)(蘑菇膜谷),其过程中2004年4月6日扩大面积,翻改了小班。2004年4月6日的合同书的林班面积、小班位置(小班号码)都是虚假。
  2. 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村民委员会和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的妻子姜月顺的合同书(买卖时的)上的签名人共13名,但都是同一个人签字的。
  3.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村民委员会的村集体林(大天宝山,蘑菇膜谷)的销售价为人民币15万元,但2006年8月原延边军分区的副司令金文元的妻子姜月顺支付给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村民委员会的金额是8万元。
  4.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村长李明灿和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金文元共谋编造大成村集体林的销售价7万元的假资料。
  例如;销售了安图县大成村村民委员会大成村的集体林地,不是销售了草原。为什么2004年承包大成村的草原、经营蛤蟆养殖场的王*给7万元呢?是不是王**应该向石门镇大成村村民委员会交付草原承包费?给王**的人民币7万元事实是骗局。
  5.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村民委员会转让村民委员会的集体财产时,应该得到本村村民的60%的签名,但该资料上只是13名签名,造假编造资料,这能谈上得到60%以上的村民的同意吗?这也是骗局。
  6.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村长李明灿于2004年销售本村集体林地的当时,本村村民李东灿自1984年开始30年即,2014年为止承包经营了该林地。但,村长李明灿歪曲事实,烧毁证明资料、编造假资料,于2004年卖给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员金文元(妻子姜月顺)时称,(大天宝山、蘑菇膜谷)人工林落叶松、黑松是李东灿的所有,便卖给了他们。此事情为我李东灿于2011年1月从韩国回来后与村长李明灿一起在石门镇林业所长高发刚那里确认的事实。证明了2004年买卖时人工林和黑松都没包含。
  7.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村集体林124、123林班的一部分(即,蘑菇膜谷、大天宝山)谷的面积为约120公顷,其中安图县石门镇达成村的李东灿自1984年开始经营造林的面积为大天宝山(124立方),黑松树面积为约7公顷、人工林约5公顷。卖给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员金文元的妻子姜月顺卖的面积为约90公顷左右。其中除了村民的造林地约0.7公顷外,面积减少很多。但是他编造资料,卖给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员金文元的(妻子姜月顺)的大成集体林为160公顷地。这完全是骗局、虚假。
  ●以下事情是我与安图县石门镇经营管理所所长韩元哲的谈话中认清的问题。
  二 ,关于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村民委员会和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金文元的妻子姜月顺于2011年对集体林地买卖合同处理过程中的诈骗问题。
  1.对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集体林地,与原延边群分区副司令金文元的妻子姜月顺于2011年重新合同的面积为206公顷,为什么从166公顷地扩大为206公顷面积,这都是造假的。
  2.于2011年安图县大成村村长李明灿和原石门镇林业作业所所长高发刚合作,没经村民的同意和协议,无任何代价非法手段给金文元的妻子姜月顺办了原大成村的耕地20公顷和安图县石门镇茶造村的村民耕地4公顷的林业所有证和合同书。原安图县石门镇林业作业所所长高发刚称,当时安图县县长两次下方给他压力,他没办法给金文元的妻子(姜月顺)颁发林业所有证。
  3.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村长李明灿和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金文元相互勾结,于2008年,把李东灿于1986年造林的红松、落叶松人工林,与本人没有协议的条件下,村长李明灿8万元卖给金文元。已承认从金文元那里领取的。侵犯他人的财产,并做了买卖。本村村民造林地面积(兔子谷)约19。
  4勾结安图县石门镇大城村村长李明灿和延边军分区副司令员金文元违法强占原大城村村民李东灿的造林地(黑松、落叶松地)约10公顷,2011年在金文元林业站的证明里扩大了其面积。位置在原大城村果园旁边。
  5.2011年,给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金文元的妻子姜月顺扩大了村民耕地20公顷、茶条村村民耕地4公顷、大城村村民李东灿的人工林约30公顷,但均无任何协商、补偿等材料。均为安图县石门镇大城村村长伪造事实,编造材料,指使原林业站站长高发刚开具材料,行的。
  三.安图县石门镇大城村转让给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员金文元30年土地时,也转让了村民的耕地(原果园2公顷)。在每公顷土地里每年可收入7,000-8;000元,但石门镇大城村村长李明灿给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无偿转让了30年。既没有本村民的同意,也没有任何补偿。在2公顷的土地上30年可收入40万元。但是欺骗村民给村民们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这都是李明灿策划伪造的。
  四.签订销售安图县石门镇大城村8公顷水田地的合同的事实。
  1.于2011年,安图县石门镇大城村村民委员会主任李明灿和安图县石门镇党委书记姜恩哲策划在大城村村民的8公顷耕作地里设置高铁指挥部,但不能确认设置指挥过程中转让的其金额。
  2.安图县石门镇大城村的村长转让给生产企业的转让费到底多少?
  也不知其具体数值。
  3.据说,2014年石门镇大城村的耕地8公顷是2011年村长李明灿以6万元价格直接销售,村民们做过证明的,但是2014年签了销售合4.为什么到了受让企业已建完建筑物,设备安装也基本上结束的2014年才签订合同呢?
  5.为什么安图县石门镇和受让企业之间在没有签订8公顷水田地押金合同的情况下,2013年已竣工该建筑物呢?为什么如此签订了该合同书呢?
  6.在销售属安图县石门镇大城村村民耕地的8公顷水田地时,难道百分之几的村民们画押签字(17名左右)了呢?但其水田地均为村民们的耕地,是唯一有土地所有证的村民的耕地。那么当销售有土地所有证的该土地时,难道不是具有土地所有证的人应首先画押签字吗?
  或者是买卖具有土地所有证的土地或因国家需要向国家上交土地时,难道不是向具有土地证的人赔偿补偿金吗?难道在没有经过60%以上具有土地使用证的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可以签订合同、进行买卖交易吗?都是不合理的。
  7.安图县石门镇大城村的村民耕地从60万元变成了30万元,那么这些款如何使用的呢?安图县大城村的村民耕地8公顷在做交易时,其合同书是怎样签订的呢?显然建筑物已建成,工程结束后签订合同的,是不合法的欺诈行为。
  五.2004年安图县石门镇大城村村长李明灿把本村的耕地卖给了住在安图县明月镇的养猪业商人。
  1.于2004年销售了耕地5公顷,为什么?其土地销售额为多少?签订合同是如何进行的?不知真相。
  2.自2004年起至今把5公顷的村民耕地转让给养猪业商人,那么其转让金到底是多少?转让的款到底流到何处?为什么不向村民们做其解释,明确的答复呢?
  3.若我们村民们失去耕地,那么我们普通村民们每年被抢夺几万元的收入也没有去哭诉的地方。
  上述签订的五项合同均为不合法,均为欺诈。原安图县明月镇李明灿已形成了以权力为主的欺诈集团。另外、还存在大城村菜市场位于大板村的林地合同、占领加工产土地问题等很多问题。
  安图县石门镇大城村的村民李东灿以恭敬真诚的心情表达本人的如下意愿:
  1.请信任像我这样无权无势的百姓们,给予支持;坚持原则,让我们这些百姓们过着人人平等的生活!
  2.从2004年起,近2年半800多天的期间,为维护自己的人权,找回自己丢失的财产,解决问题,处罚犯罪分子,挽救成为植物人的儿子,我含泪做了哭诉。但至今还未得到公正的解决。
  3.将近达2年半的期间,我数次访问了公安部门、纪律检查委员会(特别是安图县纪律检查委员),并提交了相关材料。2016年12月安图县纪律检查委员会通知本人告知调查结果。其结果是冤枉、失望、让人伤心的。为什么有权有势、有金钱的人不受法律制裁呢?为什么做出如此冤枉、片面性的调查结果呢?
  4.2015年9月8日,李明灿指使其儿子对我的儿子做了强暴,我的儿子近15个月过着植物人生活。但是,还未能找到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犯罪分子的行踪。为什么不能抓捕这样的特大犯罪分子呢?心理很难受!可是作为犯罪分子的父亲李明灿,到至今连一次也未慰问过被害人,也不支付治疗费。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
  请理解我上述难受、伤心的心情。我李东灿将会在坚守原则,维护法制的前提下,依法和犯下特大滥伐盗伐、侵犯财产、贪污滥用、暴行罪的李明灿斗争到底。我相信法律,相信组织,深信我们社会的法律是平等公正的。
  到此落笔;如有不足点或需要证据,不论何时,我会上门提交的恳请各级领导同志们请理解一个村民难受、伤心的心情,请挽救30代年轻人的生命吧!请帮助我早日找回自己丢失的财产,援助我挽救成为植物人的儿子的生命。
  恳请依法严惩像安图县石门镇大城村的特大犯罪分子李明灿。恳求解决一个平民百姓伤心的冤案


  李东灿

































  一.反映李东灿出国期间他的房屋被拆问题。李东灿在镜城村有二所房屋和5座烤烟房,其房屋面积分别为90平方米和120平方米,于2011年被村民李明灿拆除,李东灿回国后把此事向县公安局举报,但公安局以县物价局无法评估为由,未予立案,县公安局不作为。
  我李东灿在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里有过面积各80平方、90平方、120平方的房屋和烤烟房(黄烟叶)5座、木制品机械设备和日用品等。其中90平方和120平方的房屋有房照,80余平方的房屋是1984年购买的村里的牛棚,85年4,000元购入,未在房产局办理房照。但是,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村长李明灿把此80平方的房屋以8,000元的价格卖给本大成村的村民金昌基,并且给他办理房照。如此,侵占了我李东灿的财产。其经济损失约50万元,房屋80平方、90平方、120平方的合计30万元,木制品机械设备约10万元左右,烤烟房5座(每座约为2万)约为10万,日用品等10万元左右。可是安图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黄福男尚未进行彻底调查,未按法律原则处理此事。对此问题,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村民们都能做证人。
  二.反映县检察院对大成村的金文元、李明灿的毁林一案已做调查,并查明了真实情况,但一直未起拆,已过两年还不执行法律制裁的问题。
  李明灿和金文元的乱伐盜伐问题。
  1,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金文元和原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
  村长兼支部书记李明灿,乱伐盗伐600多立方米的林木,已承认此事,但安图县公安局于2015年6月11日判为取保候审。
  2,安图县人民检察院自2015年6月开始至今尚未立案,包庇金文元和李明灿这两特大乱伐盗伐犯罪分子,歪曲事实,不按法律原则处理。
  3,因此我李东灿数十次访问安图县检察院,但检察院的金*和姚**、杨**找借口,特别是金*称“你继续来检察院举报也不能那么顺利,估计不能解决此事”。姚**称“你愿意拿你弟弟整事吗”,检察院的领导说“此事情证据不明确、时间太长、也没有准确证据”。那么,2013年金文元乱伐盗伐的事实也时间太长吗?找这种借口对没钱、没权、没势力的一个老百姓不按法律原则解释,就利用权力守护他们。为什么不让犯罪分子金文元和李明灿承认事实,为什么不立案拖延时间呢?自2015年开始2018年3月份为止对此重大犯罪事实没有正确的回答,为什么呢?安图县人民检察院应该正确回答该事情。
  三.李明灿是原大成村的村书记,存在重大贪污问题。当时的镇党委书记姜银哲有包庇行为,县纪检委已进行调查,调查结果李明灿没有贪污情况。为什么对明明白白的事情,调查这么久反而说没有贪污现象?这充分反映纪检部门不作为。
  原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村长李明灿的贪污乱用问题。
  1, (1)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村长兼支部书记李明灿自1999年开始到2015年担任村长一职,卖掉本村村民的耕地约3,5垧,无偿给外地商人。
  (2)2011年建设高铁时,勾结与原安图县石门镇党委书记姜仁哲转让本村村民的耕地8垧,其转让金多少?怎么使用的?
  2, 2013年高铁建设结束撤退后称,2011年说卖60万的水田地2014年说卖了30万,这是什么原因?该款怎么60万元变成30万元呢。
  3,高铁建设时,占了本村中学的水田地4垧。其土地补偿费多少?怎么使用的?
  其外,卖了中学的水田地、茶条村第7组的耕地、大成村石场岩的旱田2垧、大成村旱田1垧地里的土是多少?用在哪里?
  (该土地里的土全部卖给高铁建设施工队)
  4, 2013年高铁建设时,占的大成村后山的山村出口的土地补偿金为6万,李明灿勾结与镜城村的刘*,给了刘**2万4千元,剩下的钱李明灿贪污。
  5, 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于2008年,把大成村的2垧水田转让给石门镇茶条村的文正国,该块土地上文正国种了很多药材,但是李明灿不交土地补偿金为由回收了该土地,这块土地高铁建设时,被占领。那么这2垧土地的补偿金是多少?该土地上种的药材补偿金多少?用在哪里?
  6, 2004年村长李明灿给安图县明月镇的元**卖了本村的水田地2垧。但,2009年只交于1万元。卖2垧水田地的价格是多少?剩余的钱呢?2垧水田只值1万元?
  7,2013年高铁建设时,村庄前的大成村的耕地3垧哪里消失?
  收了多少钱?废耕的土地上盖的房屋归谁?转让时的转让费多少?钱的用处?
  8,自20004年开始安图县石门镇经营管理所里汇入的大成村钱是多少?怎么支出的?用途的真实情况?还有大成村会计账本里没有的款项哪里消失?怎么用的?
  9,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李明灿开始做村养牛事业时,当时买的每头牛的价格?(牛的年龄和大小)卖牛时缺4头牛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村长李明灿给原安图县石门镇党委书记姜仁哲4万元人民币?什么原因?
  10,自1999年开始大成村的水旱田耕地75垧的每年的土地补偿费是怎么落实的?该款的用途?怎么落实村民的土地补偿费?
  1999年开始2014年国家补助的金额是多少?怎么使用的?
  11,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村长李明灿把本村村民的耕地20垧给了原延边军分区副司令金文元,其土地费收了多少?用在何处?
  12,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于2004年卖给金文元集体林时,原协商价格为15万元,但村里缴纳的只是8万元,那么剩下的7万元归了谁?为什么没记村里账本里?
  13,原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石场卖给了原安图县明月镇的李延洙,近10多年归他所有,关于石场前面的村民的耕地1.5垧,10年期间村里缴纳的多少?
  四、李东灿于1998年在石门镇信用社贷款19万元,以本人61公顷林地作为抵押(抵押用的林权证面积为175公顷),当时镇信用社主任金长善找李东灿谈偿还贷款一事,李东灿无力偿还,镇信用社对其林地进行了拍卖,石门镇大成村8家农民联合购买了该林地,把林权证押给信用社,但是剩余林地权证114公顷林地中约90公顷被金文元占有。
  1,2014年8月份,我和方某某去找了安图县石门镇林业管理所所长高发刚。我们问了为什么给金文元发了林权证?他说县政府的副县长2次下来给压力,没有办法发证.
  2,2014年8月我李东灿想找我失去的财产而访问了石门镇的各部门,要求资料想证实,但姜仁哲阻止该单位提供我资料。
  3,原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村长李明灿胡言乱语“安图县来 也不好使,来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话不知道可不可以。”。这说明他在安图县有个包庇人。
  自2014年开始至今我在安图县举报、咨询,但至今尚未解决任何事情。
  原因是县委书记姜仁哲,因为有他,公安局确认李明灿的犯罪后,歪曲事实、隐蔽事实。
  无法彻底调查李明灿的犯罪事实的理由是,权力者正在活动,他知道李明灿的犯罪事实被立案后火花往哪里喷。
  没法调查好原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村长李明灿的贪污、乱用、乱伐盗伐、侵占他人财产、动员自己儿子强暴他人的犯罪事实的原因是权力者正在行驶权利、维护李明灿。
  关于信用社的贷款问题,我自1984年开始承包本村的大约350垧的林地栽树,1986年开始利用安图县石门镇信用社的贷款。1998年我的贷款总额为19万元(人民币)。为此,我不能采伐造林时间短的林木。因此,我商量于信用社金昌善主任,信用社又协商与与林业部门,1995年的林权证中给了信用社我栽于1985年~1986年的树木61垧。1998年信用社与林业部门评价为该61垧林地的价格为47万元。1999年村长李明灿找我商量,暂时贷款转移给本村的8户村民。说我回来后重新转移给我。因此,我把我李东灿名义下的林权证寄放在信用社。但是李明灿取回我的林权证,不知用在哪里。为什么信用社把林权证不给本人给他人呢?
  听说大成村村长拿我的林权证借款。请信用社负责人尽快为我解决此事。
  五、反映高发刚(原石门镇林管站站长)违规给金文元办理林权证,把李东灿林地约90公顷,大成村耕地24公顷(金文元个人栽树)违规办理林权证。
  安图县石门镇林业管理所所长高发刚的问题。
  1.承包有效期结束之前办理了大成村村民林地(承包本村林地)
  160垧卖给金文元的协议书和使用权手续。
  2,给金文元发1996年造林的红松大约20垧的的林权证,办理果园前面的林地大约15垧归金文元所有的手续。
  3,村民李东灿1999年购入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集体林蘑菇山谷大约70多垧,当时价格为5万元,但是高发刚没有调查,也没有商量给金文元办理林权证。因此,金文元侵犯我李东灿的林地面积为130多垧。
  4,把具有土地使用权的大成村村民的耕地,无偿无协商地变更为金文元名义的林地。其面积约为24垧,随便把村民的耕地变更为林地吗?这里肯定有县政府领导的压力。
  5,石门镇林业管理所所长高发刚操纵未彻底调查、根据不足,助力于金文元侵占他人财产。
  6,2004年4月26日金文元购买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的集体林时,大成村村民李东灿购买了大成村集体林地天宝山谷的124林班,并从同村村民朴阳云花2,500元购买32/35/37小班和荒地,4,500元购买村民金龙浩的山林和木耳树,2,000元购买村民韩龙吉的山林和人工林。均购买于1986年。经安图县石门镇大成村村民委员会签合同,合同书的合同期限为1984年至2014年。
  2004年大成村给金文元卖的茶造村人参场原为村民便利不予承包,村里经营的。但1993年通过村民的同意和讨论,把123/124林班和41/36/3944林班村民李东灿缴纳2万元人民币和人工林5垧购买。
  六、反映大成村原村书记李明灿勾结与原安图县石门镇的书记姜仁哲把大成村的水田8垧卖给外地养猪人,当时签订价格为60万元,但是实际上交镇经营站的金额是30万元,2014年重新签合同时且变更为30万元。其中存在问题。
  七、2004年大成村村长李明灿把村里的5垧水田卖给一外地人,2009年才上交村里1万元,买卖价格太低,存在贪污问题。
  八、2014年~2015年期间安图县法院无任何法律程序、无法院通知书、无法院判决书侵犯我的人权,称我是信用不良者,更严重的是在安图县电视台将近播放4个月。世上哪有这种法律?这肯定是李明灿勾结与法院有权者办成的。清解释此问题。赔偿我的人权损失费。
  世上哪有这种事?一个老百姓的财产被夺走、儿子被害成植物人即将死去。我为了救儿子、找回被夺走的财产将近3年访问安图县政府、检察院、公安局、纪检委,但至今毫无音讯。为什么不珍惜生命呢?有权者的势力下一个可怜的生命即将毁灭。请各位领导同志们彻底调查该事实,按照法律原则采取强有力的措施。
  我现在相信党的好政策和好法律,相信各位领导,我只指望你们。请让一个老百姓在法律原则下公正、平等地生活下去吧。请救要死去的30多岁孩子。给我力量,支持我救孩子
  我不怕死,我将在公正的法律原则下继续斗争下去。
  尽快给特大犯罪分子强有力的法律制裁,给悲伤的老百姓力量吧。各位领导虽然很艰苦,但请求你们帮助我支持我吧。



  李东灿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