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市延寿县小官巨贪崔永才被查处   来源:本站 录入者:赵娜 (转载)

楼主:山中老猪 时间:2018-06-08 19:19:25 点击:198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哈尔滨市延寿县小官巨贪崔永才被查处
  来源:本站 录入者:赵娜 发布日期:2018-6-3
  【字号 大 中 小】  【关闭】


  人民新闻通讯社讯:(洪泰 王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延寿县中和镇中和村党支部书记崔永才把持操纵村组织,垄断农村资源,贪污国家扶贫资金,侵占集体资产,利用家族、宗族势力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欺压鱼肉百姓、残害村民,是远近闻名的小官巨贪,现以被查处。

  延寿县中和镇中和村位于中和镇政府所在地,村中现有常住人口3600人,土地面积14000亩,果树2000亩,辖4个自然屯,村中有中心学校一所,卫生所两个。种植业以水稻、玉米、大豆为主,养殖业以黄牛、羊、猪、鸡为主。崔永才任中和村党支部书记30余年里,曾经被评为延寿县人大代表,哈尔滨市人大代表。而光环满身、叱咤风云的崔永才却被广大村民联名各级上访举报长达十年之久,期间曾被延寿县纪委连续五年给予五次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延寿县检察院也曾成立专案组多次立案调查。但是,崔永才却依然我自岿然不动,屹立不倒,因此,被延寿县老百姓授予延寿县“催霸天”“不倒翁”称号。

  随着中共中央反腐倡廉“打老虎拍苍蝇”力度的加大,村民的上访举报引起了中共中央纪委的高度重视。经黑龙江省纪委,哈尔滨市纪委,延寿县纪委的不懈努力,终将号称“不倒翁”,人送外号 “催霸天”的小官巨贪崔永才依法查处。哈尔滨市延寿县纪委监察委通报显示,中和镇中和村党支部书记崔永才等人违反群众纪律,严重侵害群众和集体利益问题。中和镇中和村将1999年集资用于维修中学校舍余款 4282元、2003年收取修养路段砂石费余款1.5321万元用于其他支出,未返还给村民。中和村合作基金会1988年-2008年基金会利息收入共计99.804678万元,未按合作基金会管理制度规定给股东分发红利、未向股东代表大会公开账目、汇报经营情况。中和村1995年、1997年、1998年违规收取养老金共计1.5832万元,未返还给中和村村民。2018年3月延寿县纪委监察委给予中和镇中和村党支部书记、中和村合作基金会时任理事长崔永才开除党籍处分,取消一切退休待遇,关于涉嫌违法犯罪线索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至此,哈尔滨市延寿县长期盘踞在基层农村、操纵村组织大权,垄断农村资源、称霸一方鱼肉百姓的党支部书记崔永才(催霸天)利益团伙终于覆灭,等待他的必将是人民与法律的正义审判。

  从近期中国的状况来看,乡匪村霸对基层民众造成的伤害及社会的影响非常之大,击垮了地方党组织,颠覆了地方政权,严重制约了我国经济社会的和谐稳定与发展。而在乡匪村霸眼里,他们自己就是“王法”,老虎屁股摸不得,致使民主与法制遭到严重的践踏,人民百姓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及美好的家园。乡匪村霸如此目无国法胆大妄为的背后是源自行政及司法大小老虎的保护,因乡匪村霸可通过给大小老虎们输送美女、金钱等利益,逐渐形成了一个盘根错节、庞大的利益链条关系网,这便是基层乡匪村霸色胆包天、为所欲为,鱼肉残害百姓的根本保证。因此,严打乡匪村霸保护伞,势在必行。

  延寿县中和镇中和村民代表李世泽老泪纵横对记者说,我们中和村原来是远近闻名的小康村,固定资产1000多万元、流动资金152万元、客货汽车128台、中心学校一所,卫生所两个,价值600万元的商场大楼一栋;而现在的中和村则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垄,钱无一分的三光村,百姓生活于水深火热之中。为了广大村民能安居乐业,我历经了十年上访举报,承受了“九九八十一难”,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屈辱与煎熬,耗尽了毕生的精力与心血,终于迎来百姓安居乐业美好的生活环境,笼罩在延寿县中和镇中和村的乌云密布终见彩虹,天亮了!



























  责任编辑赵娜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山中老猪 时间:2018-06-08 19:59:37
  拍手称快!
楼主山中老猪 时间:2018-06-09 05:22:05
  贪官不除,举报不知!
楼主山中老猪 时间:2018-06-09 07:48:46
  活该!
楼主山中老猪 时间:2018-06-10 18:07:17
  继续查处!
楼主山中老猪 时间:2018-06-13 19:24:20
  对村霸崔永财罪行的举报
  崔永才私藏军火,2004年拿着3颗子弹到中和派出所报案。当年所长叫许天剑,不知道当年栽赃、陷害那位被害人,说是别人恐吓他给送的,延寿县公安局动用刑警队费了人力、财力,至今没有结果。由于李世泽从2017年7月举报村霸崔永财违法偷卖村民集资建的商服大楼、霸占村集体房产、贪污村村集体资金渤海村民、祸害村民、霸占村民承包地等罪行。崔永财为达到报复举报人、打击举报人的目的,又依这三颗子弹来栽赃、陷害举报人李世泽。达到打击报复的目的。可到延寿县人民法院刑庭调查。其实,这三颗子弹就是崔永才私藏的。一、因崔永财的儿子崔延明在公安局的工作,是崔永财花钱通过关系给其儿子安排的。当年太和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的主要领导都是铁哥们,所以他有条件接触这些军火。二、崔永财家在20多年前当院就安装了监控,在他门口大道走的人他都能看到,往他大门上挂东西他瞎吗?看不到吗?老百姓在哪里能得到这些国家的违禁品呢?所以这三颗子弹就是村霸崔永财私藏的。又拿来栽赃陷害无辜村民的。请详细调查、严肃处理!


  举报人:延寿县中和镇中和村村民
  李世泽
  身份证号:23213119470912141x
  L联系电话:13351617725
楼主山中老猪 时间:2018-06-19 17:07:12
  大庆市建安集团倒卖工程拖欠血汗钱无人管
  来源:本站 录入者:admin 发布日期:2018-6-18
  【字号 大 中 小】  【关闭】
  人民新闻通讯社讯:(于晓辉 王维)黑龙江省大庆市建筑安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建安集团)利益熏心,目无党纪国法,公然非法转包倒卖工程,恶意克扣拖欠农民工血汗钱不还,受害人四处上访无人管,严重影响了农民工的正常生产生活。不但损害了农民工的切身利益,还可引发群体性暴力恶性事件,严重制约了经济社会的和谐稳定发展,在社会上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农民工代表

  受害人黑龙江省大庆市农民工代表魏丽娟、王焕昌、王增祥、顾长华说:“我们是2014年带领多名农民工在大庆市政府财政投资的工程项目——特教中心、经三街、富强小学等工地干活,项目负责人马梨耕以政府没有拨款为由,拒绝支付我们的血汗钱。我们几年里多次找到马梨耕要钱,他说建安集团没给钱,我们找到建安集团,建安集团说政府没拨款,你们再等等吧。去年我们听说大庆市政府已给建安集团拨款,我们就找到大庆市政府大项目办,得到的答复是不归他们管,让我们去找大庆市建设局,当我们找到大庆市建设局时,同样的答复不归他们管。我们万般无奈,只好去大庆市劳动局、信访局上访,一纸“不予受理”将我们拒之门外。我们为了养家糊口,起早爬半夜的给他们干活却以政府没有拨款为由,让我们今天等明天等,等待几年时间过去了,现在又找谁都不管,简直太无人性了,老百姓还有活路吗?”

  受害人魏丽娟、王焕昌、王增祥、顾长华等人所称特教中心、经三街、富强学校均系大庆市政府财政投资建设发包的工程项目,承包单位大庆华瑞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简称华瑞公司)借用建安集团资质而为。但华瑞公司并未实际施工,再次将该工程原地打包转手又倒卖给无任何资质的吉林市昌邑区自然人马梨耕建设施工,收取工程总造价5%的管理费及招投标费用60万元。华瑞公司为了掩人耳目,对“特教中心工程”做了伪装,与虚拟的讷河市万达建筑工程劳务分包有限公司(已注销)签订一份施工分包协议书,且未向任何部门交纳农民工保障金及工程质量保证金。该工程由自然人马梨耕于2011年组织开工建设,2014年经建设主管部门竣工验收。受害人魏丽娟、王焕昌、王增祥、顾长华等农民工受雇于该工程项目负责人马梨耕,每人手持的欠条上分别注明:“欠款100万元,球型钢架、玻璃幕墙、围栏安装、镀塑围栏等项目人工工时费,时间2016年4月7日;欠款33万元,特教中心所有现场吊车及基础拆除人工费,时间2014年7月9日;欠款22.9万元,特教中心采暖管线、二级管网,时间2014年7月14日;欠款17.8万元,特教中心屋面卧瓦人工费(2号、3号楼)顾长华等11人,时间2014年6月9日。以上四份欠据上均有该工程项目的核算员王龙之及负责人马梨耕二人亲笔签字。

  工程负责人马梨耕说:“我们拖欠受害人魏丽娟、王焕昌、王增祥、顾长华等人农民工工资是属实的,欠据是我本人与核算员王龙之为其出具的。该工程是大庆市政府财政投资发包的工程,建安集团总承包,华瑞公司按图纸原地打包转给我个人实际施工,我给他们交管理费,与讷河市万达建筑工程劳务分包有限公司没有任何关系,每次拨款都是转至我个人账户上,发包方大庆市政府项目办及建设局都知道。因为受害人他们干的都是工程收尾活,干完活后政府就未拨款,需两次审计后方可给华瑞公司拨款,华瑞公司才能给我拨款。现在两次审计已结束,该工程总价款为1.9亿元,华瑞公司只给我拨款1.5亿元。现在政府将工程款已拨付完了,但华瑞公司并未给我支付剩余工程款,且拒绝与我结算。我为此工程已垫付大量资金,现已债台高筑,所以我没有办法解决,如果华瑞公司给我拨款,我可以给受害人解决”。

  建安集团康主任说:“该工程是我公司总承包,我公司的二级单位华瑞公司与马梨耕他们实际施工,他们两家之间工程款是否结算我们并不清楚;关于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你们还得与华瑞公司齐总经理联系解决”。而华瑞公司齐总经理说:“我公司的工程确实转包给了马梨耕,但是我们双方工程款已结算清楚,我们现在不但不欠他的工程款,且已超额支付了他工程款。关于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与我公司无关,应由马梨耕个人负责,因为打酒应管提瓶子的人要钱,谁雇佣的人谁出具的欠据就应该谁负责”。

  该工程的发包方、承包方、非法转包方、实际施工人(黑包工头)等,有人尽享荣光,也有的人发了大财。而受害人起早贪黑、摸爬滚打一年活干完了却被当皮球踢来踢去,不但血汗钱拿不回来,且几年里在大庆市政府有关部门四处上访均被拒之门外,贫病交迫、食不果腹。在大庆市建筑市场众所周知:政府财政投资的工程均由建安集团垄断,而后重复多次转包倒卖,并克扣拖欠实际施工人及农民工血汗钱不还。大庆市龙凤区青龙山初级中学一、二期政府财政投资工程项目,总建筑面积2.83万平方米,建安集团取得该项目承包经营权后转手倒卖给大庆金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无土建资质);大庆金百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经过扒皮后又非法转包给大庆市自然人刘德有;而刘德有既无资金、无机械设备、无人员、又不懂技术,再次将该工程扒皮转包给江苏籍农民周一连实际施工。该工程按合同总价款为74853672.26元,实际结算价款为78690110.67元,而经过屡次非法转包倒卖层层扒皮,实际施工人周一连工程价款总额仅为2402.44万元,大量工程款被层层扒掉。施工期间,建安集团及刘德有共支付周一连人工费822.8万元,周转材料费240万元,合计人民币1062.8万元,尚欠周一连人工费(210名农民工工资)814.81万元,周转材料费、机械费524.82万元,合计人民币1339.63万元,被恶意克扣拖欠至今拒不给付,施工人周一连及农民工四处上访无人管。

  关于受害人魏丽娟、王焕昌、王增祥、顾长华、周一连等人的上访曾引起中共中央纪委驻黑龙江省第六巡视组的高度重视,并做出批示;人民新闻通讯社于2018年3月7日对此事件以“黑龙江省大庆市建筑市场令人堪忧”为题亦公开报道。但是,大庆市政府相关部门对此相互推诿不作为,以各种借口拒绝处理解决,且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大庆市劳动监察局吕局长还气急败坏的高谈阔论:“此事件2017年已给你们做出了不予受理决定,无论中纪委巡视六组还是八组跟我没关系,我不认识,我们的结果不能改变,我们没时间去调查处理等。”而劳动保障局信访科刘科长却说出了风凉心里话:“给你们报道事件的媒体是个小媒体,是个境外组织,是小报记者,如果是中央大媒体大记者,别说我们了,就是市政府领导也扛不住呀!”

  从此事件不难看出,大庆市建筑市场的管理混乱令人堪扰。工程发包方利用职权之便暗箱操作,徇私舞弊,违法违规发包;而承包方公然出卖企业资质,屡次非法转包倒卖工程,并纵容其黑心包工头赚取黑心钱,严重扰乱了建筑市场的正常秩序,制约了经济社会的和谐稳定发展。不但严重影响了农民工的正常生产生活,损害了农民工的切身利益,更严重的是给工程埋下了重大安全隐患,时刻危害着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是一种情妇经济,官商勾结经济。建安集团、华瑞公司及马梨耕乃何方神灵,在大庆市如此呼风唤雨,胆大妄为,垄断政府投资工程,公然出卖资质,非法屡次转包层层扒皮,恶意克扣拖欠农民工血汗钱不还。大庆市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弄虚作假、相互推诿不作为,放任群魔乱舞,其幕后根本原因何在?农民工的合法权益谁来保护?财政拨付的巨额资金哪里去了?党纪政纪法律的尊严何在?
  目前,我国针对恶意欠薪已相继出台法律法规,对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规定的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情形的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件,应及时向公安机关移送。对无故拖欠农民工工资数额大、时间长、性质恶劣的用人单位,在依法进行处理的同时,还要按规定向社会公布。同时,加大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用人单位的处罚力度,对出卖资质、恶意拖欠、情节严重的,可依法责令停业整顿、降低或取消建筑施工企业资质,直至吊销营业执照。因工程总承包企业或者建设单位违反规定发包、分包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或个人,按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由工程总承包企业或者建设单位承担清偿被拖欠的农民工工资责任。

  据此,本社恳请有关部门贵领导为了维护党纪国法的尊严,惩治腐败,促进经济社会和谐发展,对此重大恶性民生事件给予高度重视,加大对黑龙江省大庆市建筑市场的整治力度,严厉打击情妇经济,官商勾结经济,以平民怨、安民心,还可怜的受害人公平与正义!

  (注:以上内容属实,如有不实之处,受害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受害人联系电话:13504596640 18245716225)









  责任编辑禹延伟


楼主山中老猪 时间:2018-06-29 18:29:10
  继续发帖
楼主山中老猪 时间:2018-06-30 11:29:55
  衙门口冲南开有理无钱别进来 (从一份民事判决书看延寿县人民法院法官的腐败)
  黑龙江省委第六巡视组:
  我们是延寿县中和镇中和村民。我们村民集资建的价值700多万元的商服大楼,在2008年5月13日,被村支书崔永财偷偷的置换了。同一栋价值30多万的私人小娄置换了,只让对方王立军找价50多万元。。村长徐和遵及全体村民全不知情。2015年5月25日,村民在中和镇政府才知道这个事情,纷纷反对村支书崔永财这种霸权违法行为,329名集资建楼的村民(股东)联名签字反对,并表示坚决依法要回大楼。举报到县纪检委 2015年12月3日,延寿县纪检委通过详细调查下发文件:延纪发(2015)109号文件,对崔永财2008年5月13日和王立军签订的“房屋置换协议”没召开村民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的相关规定,给崔永财“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决定。 由于王立军无法过户,2017年2月20日,王立军把中和村民委员会起诉到延寿法院,要求认定2008年5月13日和其签订的“房屋置换协议”有效。
  2017年5月23日,延寿县人民法院在王立军没有提供任何有效的证据证明下(原告提供的证据都是无效的或已过期的证据,有的还是伪造的假证据,1047人的签字就是伪造的)却认定此协议有效。看(2017)黑0129民初557号“民事判决书”
  王立军系我村村民,2008年王立军未经村民大会及村民代表大会同意,通过不正当手段与村支书勾结,用自有的位于镇政府对面的偏避小楼(437平方米)置换中和村民集资建的的位于中和镇黄金地段的办公商服楼947平方米,仅找价50万元整。事情败露后,村民意见极大,纷纷到上级及县里上访,县纪检委介入调查,致使被上诉人置换房产的闹剧暂时停止。2015年5月25日村委会主任及村民才知情,村办公楼置换一事,引起了全村轩然大波,全村哗然,县纪检委经过调查,认定此置换协议在没有召开全体村民大会,在村法人及全体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签订属违法,给村支书崔永财党内严警告处分(见延纪发〔2015〕109号文件。2016年12月王利军又提起诉讼,请求支持置换协议,而一审不顾本案事实及村民的强烈反对,竟然支持了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故村委会代表村民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的错误判决,理由如下:
  1、一审法院歪曲本案事实,一审认为2008年5月13日的置换协议加盖了村委会的公章及中和村支部的公章,而中和村的公章是私自盖上去的,村法人毫不知情,是村支书一手操纵。
  2、一是,一审认为2009年5月召开第三次支部会议征求意见,参会的7人除村主任外,其余6人同意置换。该会议不应是村支部会议,该会议应由村委会召集,村支部无权召集。延寿县人民法院自始至终规避《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重大是事项必须经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通过的法律规定。置换协议是2008年5月13日以违法签订,2009年5月4日开这个会还有效吗?
  二是,964人的签字和按手印虚假。是原告利用电脑pk的(我们有原稿)这964人中80%都不是原中和镇中和村本村村民,签字时只是跟他们讲同不同意修路,没说同不同意换楼,属于欺骗百姓。另外,964人中绝大多数都是村支书崔永财找村支部代签的,并不是村民的真实签字,故此无效。964人签字是村支部发起的,不是村委会发起的,越权无效。
  三是,共有329人签字按手印不同意置换的问题,是2015年村民知情后表示反对的,并不是2008年一开始就知道的,一审认定事实错误。
  四是,2011年5月3日经管站的《村固定资产变卖审核表》,县经管站无权变卖村集体资产,村民及村法人都不知情,同样是村支书个人所为。签字的是村支书崔永财,并不是村法人徐和遵。
  五是,一审认为置换协议履行近10年,实际这10年间村民始终上访不断,村民始终不同意置换。
  六是,一审认为“违法的一方从自己的违法行为中受益”。村委会的行为并未违法,而是有人操纵村委会和违背村民意愿,违法乱纪,村法人和村委会无违法行为。
  七。王立军提供的证据:村委两位成员签字摁压的委托书(委托崔永财为王立军办理房屋过户手续)是无效的:1。这六个人是吴长友、马金江、马金芳、王殿金、宋延臣、李思城(没有村法人徐和遵)。2。委托书的日期时2008年5月12日,而和王立军的协议是2008年5月13日签订的。
  八。这栋大楼是原中和村民1994年集资建造的(延寿纪检委可证明建造大楼村“合作基金会”拨款76.7万元)中和村民已向法庭提供原中和村民(股东)的签字,可是法庭质采信了王立军的口供并没有证据。应视为无效。
  本案争议的焦点就是,王立军用自己小面积的位于偏避地方的小二楼置换位于黄金地段大面积的办公楼,村民反应强烈,村民始终不同意置换。而村支书却违背村民意愿,强行置换的纠纷。因为此问题村支书五次被党内严重警告,到目前也未召开正式村民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研究置换协议村民是否同意。如果全村村民表决同意,那么村委会是同意置换的,问题是经大多数村民不同意置换,所以才出现所谓的964人同意置换的意见,哪有用签名的方式表达开会真实意见的,况且村支部欺骗这964名群众是修路签字,而不是置换村办公楼签字。因为村支部操纵村委会,所以才出现此纠纷。
  一审还认为“如果认定该协议无效,中和村可能因此需要支付大额赔偿,明显不利于村集体利益,与立法目的相违背,”这一认定是错误的,双方置换协议根本就是无效的。无效是村支书造成的,应追究个人责任,该责任不应由村委会承担,违背村民意愿,违反国家法律、政策规定的村民自治原则,怎么可能会与立法目的相违背。法律是无情的,法院不是民政局。
  依法保护全体村民的合法利益和财产安全也是人民法院的职责,决不能因谁给送钱就为谁服务就判谁胜诉就失去法律的公正性,玷污了法律赋予人民法院名声,如果这样人民法院真正就变成“衙门口冲南开,有礼无钱别进来”旧社会的衙门口了!

  上访人:李世泽、姚延明、索振东
  联系电话:13351617725

  2017年8月10日
  打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