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低价药:救命药屡遭“降价死”,国家频发文件,但仍需时间

楼主:快医网 时间:2018-06-11 19:08:30 点击:22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快医君发现,最近低价药“降价死”的话题又成了热点话题,其实每年都会出现类似的话题,围绕这一话题展开的讨论也层出不穷、深浅不一;之前快医君并没有对此问题做过解读,故决定对“降价死”这一话题做一个稍微有深度的解答。低价药“降价死”真的是个非常表象的结果,其背后牵扯的问题包括了经济、政策、体制等诸多因素,想来完全介绍清楚需要的篇幅太过冗长;因此快医君每一点都写一部分,希望各位看官不要苛责。


  首先,总结一下近些年来“中枪”的低价药:

  2011年,心脏手术用药“鱼精蛋白”出现全国性紧缺;
  2012年,治疗心脏衰竭的抢救用药“西地兰注射液”短缺;
  2013年,治疗甲亢的“他巴唑”断货;
  2015年,心外科用药“地高辛片”、“放线菌素D”全国断供
  正因为都是救命药,而且患者使用群庞大,所以每次消失的低价药都会引起患者的一片哗然甚至恐慌。根据这个问题,很多观众都会联想到的问题是:低价药为什么能低到绝迹?低价药为何不涨价?既然患者有需要,那么供需关系就成立,那为何不能通过市场调节解决问题,而是要绝迹?

  根据以上三问的逻辑,快医君对应提出解决以上问题的几个思路并由此导向真正的问题:

  低价药(也可称为廉价药)绝迹后,替代药品价格如何?
  药品的市场调节机制是怎样的,为何每年都会有刚需药品消失?
  药厂经历了什么才停止一款药品的生产?
  天价替代药

  不要被快医君列出的替代药价格惊到,已经不能称其为“暴利”,价格令人发指!

  “放线菌素D”:肿瘤化疗药物,用于治疗儿童的肾母细胞瘤、妇科的滋养细胞肿瘤——价格:一疗程10余支,价格10多元一支——替代药物:名称不详,6000元一支;
  “鱼精蛋白”:心脏手术用——价格:10元——黑市:价格过万;
  促皮质素(ACTH):治疗婴儿痉挛症——价格:7.8元——稀缺药品;
  以上三种药物,一种一“药”难求,一种是国外高价替代药物,另一种是黑市高价出售;以上,基本可以代表“低价”药绝迹后,是如何满足患者需求的。另外,通过以上的例子还可以发现,低价药不仅局限于小范围患病人群,很多使用率高的低价药也会消失。


  低价药的死路与旁门左道

  “低价药”,顾名思义,售价极其低廉的药品,这意味着,医药市场上游药商的利润就被压缩到很低,因此药品的下游中的药店、药方首先就不愿意接收这类药品,所以比较重要的渠道就被堵死了,更不用说代理商渠道。

  其实,关于药品销售,主要有直销、调拨(分销)、快批、代理等多种模式,上段所述的药店便是属于直销的范畴中;其余三种方式,均有其他商业企业参与其中,但由于低价药实在是“蝇头小利”,所以更是举步维艰。

  值得一提的是,还有一种名为第三方物流的业务模式,即药品生产商把原本属于自己处理的药品物流行为,外包给第三方物流企业,并通过信息系统和物流企业保持数据反馈关系,以降低物流成本,可形成规模化运行;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互联网产品从“三医”板块——医药作为切入点的原因,这实在是一条艰难的“正道”。

  那旁门左道是什么?我国曾出现过这样一种现象:一年批了1万多种“新药”,而实际只是换个名字,于是换个价格再次进入市场——真正的“换汤不换药”有木有;不过这是曾经,现在这种换包装、改剂型、变规格、造新名后重新报价的现象在现在越来越少。



  所有问题的交汇点(一):审批、监管和制度

  待快医君一一道来,上文那些想方设法的提高药价、被低价格扰乱的市场秩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这里还要从历史扯一扯。

  首先,定价机制缺乏灵活性。2000年12月25日,国家出台了一项《药品政府定价办法》(下称《办法》)第二章规定,政府定价遵循的原则之一是生产经营者能够弥补合理生产成本并获得合理利润。而问题在于市场需要不断依供求关系调整价格,而《办法》的定价缺乏弹性的现行定价机制,使药品价格不能与成本挂钩;而药厂本身也是需要盈利和生存的,因此迫于过低的利润,自然逐渐放弃生产或采用以上的“旁门左道”。

  不仅政府对药品的降价策略有悖市场规律,而且在新药审批上还存在漏洞,不然也不会出现上文换汤不换药的现象出现。

  一直延续到了2015年6月。《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

  取消了绝大部分药品的政府定价;
  完善了药品的采购机制;
  发挥医保控费作用;
  药品实际交易价格主要由市场竞争形成。
  这里着重介绍采购机制。



  所有问题的交汇点(二):越俎代庖的采购机制

  政府有一套药品集中采购机制,即招标机构集中全省公立医院用药量,来博取相对较低的价格,使药价降下来;看似非常合理的机制,却出现了问题——由于招标机构既不属于药品生产者,也不是使用者,于是信息相对闭塞,对于市场也不甚了解,所以造成了中标价格有失偏颇,过低或过高现象非常普遍。

  这种集中招标变成了招标机构垄断了药品链条的上下游,从中截流,阻断了双方的议价权,导致了低价药现象频发,也导致了高价药品高的吓人,这里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了解2013年“漳州医疗腐败案”。

  对应的,国家在2015年2月发布《关于完善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工作的指导意见》,将集中采购所速断的议价渠道交还给制药商和医院等用药机构,即同样还原市场化。其实这个《指导意见》早有原型,便是“重庆药品交易所”;据悉,2010年重庆药品交易所成立后,一年后平均药价降低了28%。


  关于医保控费的改革也值得一说,但受篇幅所限,到此为止。快医君写这么多文字,无非是希望更多患者清晰化曾经出现的“低价药”不断消失的问题,并让大家看到我们正在改革的脚步。国家提出的“三医联动”,始终在发挥在医疗改革的进程中持续发挥着作用,药品“降价死”的现象也在越来越少。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