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报︱周立波在美国胜诉:纵容犯罪,还是追求更高正义

楼主:周筱赟 时间:2018-06-13 01:41:20 点击:8403 回复:7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经济观察报︱周立波在美国胜诉:纵容犯罪,还是追求更高正义

  文/肖文彬、周筱赟

  欢迎咨询(微信:35362110)
  专注中国法治进步,个案推动制度建设
  救人危难、辩白洗冤是天下第一公理!
  以法律为武器,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向公权机关抗争,以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和当事人合法权益,这是法律人的职责!

  周筱赟按:

  美国时间上周一,周立波涉毒持枪案在美国第11次开庭,周立波被判无罪。媒体的报道披露了比此前更多的案件详情。在此前的报道中,周立波的律师发现警方在未经周立波同意情况下搜车,程序违法,因此从车内包中搜出的枪/支和毒/品,不能作为定罪证据。而最新报道指出,警方在车内包中搜出枪/支和毒/品上均未鉴定出周立波的指纹和DNA残留。如果枪和毒品真是周立波的,这是难以得到合理解释的,无法排除被栽赃的合理怀疑。

  

  因此,笔者对原文做了补充,发表于今日出版的《经济观察报》——

  周立波能胜诉在美国,是程序方面与实体方面相结合的结果。程序方面是警方的违法搜查,导致收集的证据无效;实体方面体现在毒/品和枪/支上都没有检验出周立波的指纹、DNA,这自然使陪审团产生了无罪的自由心证。

  

  对于实体方面的问题,即证据链不完整不充分,无法证实当事人实施犯罪,这点大多数人能够理解,但对于程序违法导致定罪证据被排除,很多人可能还无法理解,甚至认为是纵容犯罪。因此,笔者认为,本案最大的启示意义在于,对公权力滥用的警惕,必须用程序正义来制衡。程序正义是实体正义的前提。

  有人说美国这套制度,不过是有钱人能请得起大律师逃避法律制裁。但问题是,如果任由公权力滥用,再有钱的人,在强大的公权力面前,都是弱者。袁宝璟够有钱吧,三兄弟全部死刑。

  有一位网名“梁祺龙”的网友留言说的非常好:

  “每一次警方的失败只会让检察院和警察的办案更加合规和科学,辛普森虽然逃脱了绞刑架但是后半生也是不得志的,欠债吸毒不能风光了。美国警察不是SB,这次失手只会让他们下次的执法更加无懈可击。”

  =============================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过:“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公权力滥用的危害性,远甚于放纵个别犯罪的危害性。个人在面对公权力时,永远是弱势的一方。只有严格限制公权力,才能保障每个普通人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

  

  持续16个月的周立波涉毒持枪案,终于迎来终审判决。6月4日,美国纽约州长岛拿骚县地区法院对该案第11次开庭,最终判决结果是:周立波承认开车使用手机,以交通违章被处罚金150美元,加上其他相关费用共计238美元。检方对周立波的非法持枪、持毒等4项罪名撤诉,周立波被判无罪。周立波表示对结果满意,不会提起上诉。

  律师的专业性让周立波成功胜诉

  本案的起因,是2017年1月19日凌晨,纽约警察在巡视中发现一辆汽车“蛇形行驶”及司机开车时打手机,随即截停,从车中搜出一把子弹上膛的手枪及两袋可卡因。如果罪名成立,周立波将面临3年半至15年的监禁。

  

  周立波聘请的前两任律师,第一位认为可能重判,第二位建议认罪协商,以轻罪认罚。但周立波拒绝认罪,改聘了一位在纽约州从事刑事犯罪辩护50年的顶级律师史蒂芬·斯卡林。律师的专业性此时就显示出作用,斯卡林律师先是在第3次庭审中抓住警方执法存在程序违法,成功启动非法证据排除,导致检方的证据无效;又在第8次庭审中指出实体方面的问题:毒品和枪支上都未检验出周立波的指纹或DNA残留,无法排除被栽赃的可能性。这自然使陪审团产生了无罪的自由心证。

  周立波在宣判无罪后接受采访称,律师费并不昂贵,他认为非常合理,他表示第2轮第3轮的律师费,任何工薪阶层都可以负担。

  周立波能够胜诉在美国,正是程序与实体相结合的结果。笔者认为,本案的启示意义在于,对公权力滥用的警惕,必须用程序正义来制衡。程序正义是实体正义的前提。

  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如没有明显犯罪行为,警察未经当事人许可或获得法院搜查令是不能搜查汽车的。仅因开车时打手机这一行为,可以拦车,但不足以构成搜车的理由。虽然警方称当时不懂英语的周立波在同乘者唐爽翻译下点头同意,但却无法提供其同意搜车的证据,甚至说“警察局没有同意书这一类的东西”。搜查程序违法,从车中搜出的枪支和毒品就不能作为定罪证据。

  刑事案件必须排除一切合理怀疑

  由于刑事案件的判决涉及人身自由,其定案证据的标准远较民事案件更为严格。民事案件的证明标准,通常只需要达到高度盖然性,即虽然不能完全排除其他可能性,但已能得出待证事实十之八九是如此的结论。而刑事案件的定案证据,则应当排除一切合理怀疑,达到结论惟一和排他的程度,即对事实没有其他解释的余地。

  在周立波案中,检方的证据远没有达到唯一性的程度。比如,检方并未指控同车副驾驶唐爽,考虑到警方称周立波同意搜查是经其翻译,最大可能是成为检方的“污点证人”。但庭审却未传唤唐爽作证,两名当事警察只传唤其中一人出庭,大大削弱了检方证词的证明力。

  周立波案不由让人想起1994年震惊世界的辛普森杀妻案。也是由于同样的原因,辛普森案关键证据被排除,导致陪审团裁决辛普森无罪——警方没有获得搜查证,就进入辛普森私人住宅搜查,获得了带血的袜子、手套等物证。而警方搜集的辛普森血样被放在没有封闭的玻璃瓶中达3个小时,其中1.55毫升血样去向不明,被律师质疑存在DNA污染或伪造的可能性。

  上述两案,一定程序上反映了美国警方办案程序的混乱。正所谓“魔鬼存在于细节中”,律师抓住核心细节导致了整个案件的逆转。这对于中国律师,同样也是适用的。

  程序正义不是放纵犯罪,而是遏制公权滥用

  必须指出的是,非法证据并非一定不具有客观真实性,只是在取得证据的手段上违背了程序正义的要求。如果完全排除,确实不利于惩罚犯罪,但如果作为定罪证据,则是对办案人员违法行为的认可。

  此时,立法者就面临选择:到底是牺牲一部分实体正义,维护程序正义?还是牺牲一部分程序正义,容忍一定程度的公权力扩张对个人的侵害?如果是后者,通常做法是给予法官自由裁量权,在证据不符合法定程序时,只有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时,如果办案机关不能补正或无法作出合理解释,才予以排除。

  但是,美国立法者选择了前者。不仅排除所有非法程序直接收集的证据,连以非法证据为线索依法收集到的派生证据,也一概排除(有三种例外)。证据法学将前者比喻为“毒树”,把后者比喻为“毒树之果”。

  排除毒树之果规则,最早由法兰克福特大法官于1939年提出,在1960年由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确立。比如,通过刑讯逼供获得毒犯供认贩毒的口供,是毒树;以该口供为线索,在藏毒地点查获的毒品,就是毒树之果。几乎所有国家均承认毒树有毒,将其排除在合法证据之外(认定标准有异,如将非法证据定为允许补正的瑕疵证据),但对于毒树之果是否有毒,各国看法不一。即便同属于英美法系的英国,不排除毒树之果但限制使用。而美国则采取完全排除毒树之果的模式。

  如果仅因为获取口供程序违法,根据口供线索获取的物证都无法成为定罪证据,更会让很多人无法接受。如此岂不是太容易被钻空子了?美国立法者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证据制度?美国的立法者真的这么愚蠢吗?

  表面看起来,美国的证据制度太容易纵容犯罪了。只要办案机关有任何程序上的瑕疵,获取的证据就会被排除,极可能导致犯罪嫌疑人逍遥法外。其实,美国的立法者并不愚蠢,他们是以牺牲个别个案正义为代价,追求更高层级的正义。

  在美国立法者看来,公权力滥用的危害性,远甚于放纵个别犯罪的危害性。所以,宁可放过个别犯罪者,也不能破坏整体的价值。他们认为,采信毒树之果必然导致权力腐败。个人面对公权力,永远是弱势的一方。只有严格限制公权力,才能保障每个普通人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长远来看,保障普通人不被公权力滥用侵害的正义,远大于牺牲个案正义的损失。这种“宁纵勿枉”的选择,是“两害相权取其轻”,冤枉一个好人,比放纵一个坏人的危害更大。

  美国俄亥俄州前检察总长吉姆·佩特罗《冤案何以发生:导致冤假错案的八大司法迷信》一书中,曾引述一位当事人的感受:“遭受冤错案件的感觉等同于活埋。”可见冤错案件对当事人与社会的伤害之大!

  可能有人会问,难道打击犯罪和保障权利不能兼得吗?鱼和熊掌兼得是一种过于完美的理想状态,在很多情况下,往往是无法实现的,只能在动态平衡之下作出取舍,否则就会陷入庸俗的二元论。对于两者的价值判断,决定了侧重点偏向哪一边。这和各个国家的文化传统、社会心理、道德意识等有关。对于公权力的警惕,让美国立法者制定证据规则时偏向了保障权利这一边。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过:“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如果有人愿意选择“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司法制度,那么他必须做好自己随时可能成为赵作海、聂树斌、呼格吉勒图、张氏叔侄的思想准备。


  肖文彬:诈骗犯罪大要案辩护律师、广强律师事务所诈骗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主任
  周筱赟:广强律师事务所网络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秘书长

  

  法律人周筱赟,欢迎咨询(微信:35362110)
  支持原创,欢迎打赏,金额随意
  专注中国法治进步,个案推动制度建设
  救人危难、辩白洗冤是天下第一公理!
  以法律为武器,通过合理合法的方式向公权机关抗争,以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和当事人合法权益,这是法律人的职责!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6张 | 更多 |
作者:两人嘿咻 时间:2018-06-13 05:05:59
  好一枚莎花
作者:zxwang8776 时间:2018-06-13 20:27:27
  不知道周立波有没有得到中国驻纽约总临时的帮助?
我要评论
作者:余儿的大海 时间:2018-06-13 21:07:37
  如此看来,实质上纵容了真正的罪犯,如果一味地讲究程序正义,无非就是遏制公权力的滥用。
  在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之间,做出选择,还是实体正义第一位。
  任何事件的发生,必须以事实为主体,其他为客体。
  在一切事实明确的情况下,如果仅仅是因为所谓的程序不合规,不正义,而否定事实,这个是一种颠倒逻辑的思维和做派。
  法律,必须建立在事实基础之上,才可以讲程序正义或者程序合规。这种情况,并不能制造冤假错案。
  之所以有冤假错案的发生,就是因为不注重事实的结果。

  ——另外,那些所谓的大律师,究竟是重事实,重法律,还是重抓住一个特定事实的漏洞,而为自己的代理人开脱罪责。任何事物都有漏洞,正是如此,才有律师的代理案件的动力。
  律师,无非就是从法律专业者的角度,为不熟悉法律的当事人做出事实上的法律约束,而得到法律许可范围内的一切行为。
  我们判断,或者评价一件事情,是综合评价的。而不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否定一切。比如:不能说,程序不合格,而否定犯罪的事实,而否定实体的合法,从而为罪犯开脱。
  如此这样,美其名曰是公平正义,其实是真正的不公平,不正义。因为,真正的罪犯,由此明目张胆的逍遥于法外。
  • 我是快刀手ABC: 举报  2018-06-14 07:25:46  评论

    把程序正义与实体正义 对立起来,是荒谬的
  • 猎户座蚂蚁: 举报  2018-06-14 07:55:49  评论

    “程序正义正”正是为了最终的“实体正义”,二者并不矛盾。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阿拉BUSI 时间:2018-06-13 23:22:18
  说的有道理,如果秩序不正义,事实就大打折扣,而且实施秩序正义并不是很难,
作者:盛世乞活军 时间:2018-06-14 01:52:32
  有公信力,怎么都好办
  这边判决出来
  几十万人涌上街头表达不满
  甚至发生局部骚乱
  时间过了照样
  没人怀疑是贪赃枉法、权力作怪
  -----------
  没有公信力,怎么都是里外不是人
作者:东方过客ABC 时间:2018-06-14 03:38:24
  纵容程序的不合法,必会导致公权力的腐败,冤假错案就是这么来的
作者:红叶知秋意a99 时间:2018-06-14 06:20:37
  周筱赞楼主:为什么慷慨激昂的后面要人加微信要人打赏?为什么网络上沸沸扬扬的黄岩民警举报上司的事件不见你“慷慨激昂”?为什么给你500元的“打赏费”不见“慷慨激昂的评论”反而进一步n万所谓律师费?
  给你一句话居心叵测!
我要评论
作者:红叶知秋意a99 时间:2018-06-14 06:22:50
  大家谨加此人微信,千万不要去什么的“打赏”
我要评论
作者:梦幻岁月2050 时间:2018-06-14 07:32:00
  楼主说得非常好!“只有严格限制公权力,才能保障每个普通人都有免于恐惧的自由。”但在中国很难实现,除非体制改革。
作者:梦幻岁月2050 时间:2018-06-14 07:35:27
  在中国敢和公权力叫板的,没有几个人有好下场!最近几年维权律师被失踪,被判刑的例子不少!维稳政法特权不除,民就没有基本人权,更别说公平正义了!
作者:天上飞过人间 时间:2018-06-14 08:18:34
  现在什么都可以是敏感词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6-14 08:26:09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过:“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
  英国有两个哲学家培根,罗吉尔-培根,弗兰西斯-培根。是哪一个?
作者:上杉的直线球2016 时间:2018-06-14 08:30:09
  楼主说的太对了。
  道德与法的问题,我们太缺乏理性。

  如果所谓的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选后者的话,结果就是文.革的再次出现。

  我们真的需要一个合理的制度并且去严格执行。
  各行各业都是如此。

  中国社会太讲人情了。
作者:黄瓜一条 时间:2018-06-14 08:39:16
  保护了嫌疑人,但谁保护受害人的权益?
  • 蒙山大盗: 举报  2018-06-15 15:52:33  评论

    受害人的权益是由公权力维护的!而公权力没有通过合法的途径获得证据,该证据自然该排除。要怪就责怪执法者没有按照程序来执法。程序违法获得的证据如果被承认,以后公权力可以肆意打击异己,最大的受害者是普通人。
我要评论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6-14 09:06:58
  看完了。写的很透彻。
作者:wm198223 时间:2018-06-14 10:05:10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过:“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
  @弹指123 2018-06-14 08:26:09
  英国有两个哲学家培根,罗吉尔-培根,弗兰西斯-培根。是哪一个?
  -----------------------------
  英国是判例法,而且那个时候几乎没有成文法,也就是说——培根大爷说的是——立法。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蜀海天使 时间:2018-06-14 10:22:37
  路过
作者:河南王彦林 时间:2018-06-14 11:33:43
  @周筱赟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陆续子 时间:2018-06-14 12:03:24
  如此看来,实质上纵容了真正的罪犯,如果一味地讲究程序正义,无非就是遏制公权力的滥用。
  在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之间,做出选择,还是实体正义第一位。
  任何事件的发生,必须以事实为主体,其他为客体。
  在一切事实明确的情况下,如果仅仅是因为所谓的程序不合规,不正义,而否定事实,这个是一种颠倒逻辑的思维和做派。
  法律,必须建立在事实基础之上,才可以讲程序正义或者程序合规。这种情况,并不能制造冤假错案。
  之所以有冤假错案的发生,就是因为不注重事实的结果。

  ——另外,那些所谓的大律师,究竟是重事实,重法律,还是重抓住一个特定事实的漏洞,而为自己的代理人开脱罪责。任何事物都有漏洞,正是如此,才有律师的代理案件的动力。
  律师,无非就是从法律专业者的角度,为不熟悉法律的当事人做出事实上的法律约束,而得到法律许可范围内的一切行为。
  我们判断,或者评价一件事情,是综合评价的。而不是,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否定一切。比如:不能说,程序不合格,而否定犯罪的事实,而否定实体的合法,从而为罪犯开脱。
  如此这样,美其名曰是公平正义,其实是真正的不公平,不正义。因为,真正的罪犯,由此明目张胆的逍遥于法外。
  • 天牙无语人: 举报  2018-06-15 10:36:50  评论

    无论实体与程序,只要是法律,那么法庭就不能忽视。这也是法庭和街坊舆论的区别。今天允许公权力程序不合格取得证据,明天怀疑你是嫌疑人时为了不让真正的罪犯逍遥法外就允许在你卧室装一探头。
我要评论
作者:665712321 时间:2018-06-14 13:25:48
  周立波死活
  与穷人无关!
我要评论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6-14 13:39:18
  “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
  2018年4月21日 - 英国哲学家弗朗西斯·培根曾说过“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 从2013年开始到2017年,我国人民法院相继纠正数十起重大刑事冤假错案,...
  baijiahao.baidu.com/s?... - 百度快照
作者:弹指123 时间:2018-06-14 13:39:46
  “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

  半入江风半入云

  百家号04-2120:36
作者:钱塘倦牛2015 时间:2018-06-14 14:36:15
  就确定是否犯罪这一点而论,应该是实体正义较之程序正义更为重要。周立波案之所以能宣布无罪,乃是因在实体证据上存在缺陷。若实体证据过硬,那么即使程序正义有缺陷,周仍不能逃脱其罪责。
  程序正义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此是防止滥用公权力的有效手段。如非法搜查、抄家,刑讯逼供。严重侵犯公民的个体权益,而且极易造成冤案错案。但细考之,真正冤案错案,除了执法者违反程序正义,更主要的还是其取得的所谓实体证据,都经不起检验,不是铁证。
作者:芳草悠悠NN 时间:2018-06-14 14:44:27
  车上被查到的毒品和枪支就是证据,为什么还纵容
我要评论
作者:乡坝坝 时间:2018-06-15 20:01:00
  @余儿的大海 2018-06-13 21:07:37
  如此看来,实质上纵容了真正的罪犯,如果一味地讲究程序正义,无非就是遏制公权力的滥用。
  在程序正义和实体正义之间,做出选择,还是实体正义第一位。
  任何事件的发生,必须以事实为主体,其他为客体。
  在一切事实明确的情况下,如果仅仅是因为所谓的程序不合规,不正义,而否定事实,这个是一种颠倒逻辑的思维和做派。
  法律,必须建立在事实基础之上,才可以讲程序正义或者程序合规。这种情况,并不能制造......
  -----------------------------
  忽视程序正义,所以红小兵可以打死国家主席。没有程序正义,社会会乱套的,谁也不会安全。
作者:chp_zjl 时间:2018-06-16 18:49:58
  这是个两难的命题!美国的“疑罪从无”还是“程序合法”都尊重了人权。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它的作用是让政府把自己从中摘干净了,保持了“强权”公正性。不能说这种方式是不对,只是出发点不同,中国同样往这条路上走。
  由此也产生些疑问。如15楼所说“保护了嫌疑人,但谁保护受害人的权益?”。楼主文中所提:美国俄亥俄州前检察总长吉姆·佩特罗《冤案何以发生:导致冤假错案的八大司法迷信》一书中,曾引述一位当事人的感受:“遭受冤错案件的感觉等同于活埋。”可见错案件对当事人与社会的伤害之大!想问一句,那些真正被活埋的人的权利谁来保护。在美国关于案件新闻中,经常会见到“认罪协商”一词,这算不算是与罪犯的妥协?!在实际的案例中,这种放过罪犯的例子很多,很多罪犯得到无罪或者轻判,这不是民主文明的象征,而是对人权的践踏,对于那些受害者,一句“司法正义”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吗?
  这里说这些,不是为了证明美国法律体系的不正确!而是想让人们多思考一下儿,保护公民的权利与打击罪犯是不是一定要以绝不犯错为优先吗?若说“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不对,那“宁可放过三千不可错杀一个”就是正义的化身吗?
作者:a黑猫警长 时间:2018-06-16 20:24:55
  这帖子 周波波 起码花了 两万块钱! 全是支持的 各种歪理邪说

  这是给回归中国娱乐圈做铺垫呢吧
作者:ty_MuguaMu 时间:2018-06-18 08:49:53
  首先,他不是当地美国人
  其次,他虽然犯罪了,但是没有明显的危害性,最起码没有事实为依据。
  最后,他对美国本国而言没有任何危害性,可以大大的敲他一笔,何乐而不为?

  最后花了几千万,又已经事实看押了一年,最后揭过!!!
作者:淡泊的小狗 时间:2018-06-18 09:56:35
  没钱请顶级律师就不是这个结果,楼主同意吗?
作者:猪多得看不下了 时间:2018-06-18 13:30:34
  总结了一下楼上各位的评论,
  在中国就是纵容犯罪,
  在美国就是追求更高正义,
  更简洁一点就是你们美爹拉的屎都是香的。。。
作者:奔雷八千 时间:2018-06-19 12:20:21
  追求程序正义会导致罪犯漏网,追求结果正义会导致冤假错案,怎么抉择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 ty_Phone1984: 举报  2018-06-25 16:15:25  评论

    程序正义结果正义并非两难,应是相辅相成的,只是对执法者有了更高的专业要求,回想下为何会出现程序的非正义那是因为执法者的不专业导致的,而且是不可逆的
我要评论
作者:林校病人 时间:2018-06-19 12:25:34
  周立皮什么时候死?
作者:975413 时间:2018-07-21 23:52:23
  

  

  

  

  
作者:975413 时间:2018-07-21 23:52:40
  

  

  
作者:975413 时间:2018-07-22 00:37:12
  

  
我要评论
作者:975413 时间:2018-07-24 09:23:09
  

  
作者:975413 时间:2018-07-25 13:33:35
  

  

  

  唐爽与某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