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年后的再回首:对南大碎尸案的一点分析

楼主:临语解字 时间:2018-07-09 19:27:36 点击:4639 回复:6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前言
  从天涯上了解到这个案子快十年了,自1996年案发到现在也已经22年了,一直都想为“南大案”做点什么,以己绵薄之力告慰亡者在天之灵,但期间数次动笔都不了了之,直到4月27日看到的一则新闻,促使我拿起笔来开始写我对此案的一点浅见。以下摘自新闻报道:“当地时间4月25日即美国加州萨克拉门托4月25日电,一名曾宣誓要保护公众免受罪犯侵害的男子被控过着两面生活,现年72岁的前警员约瑟夫.詹姆斯.迪安查洛在家中被捕。此人涉嫌在从北加州到南加州的10个县制造过至少12起谋杀案和50起强奸案。尽管多年来有成千上万条线索,但该名罪犯的名字在此一周前一直没有进入执法部门的视线。”
  南大案之所以当年没破了,我认为一是受当年的技术局限,没有找到作案现场;二是因为缺乏凶手与死者之间的社会联系。所以导致警方的视野当年受到局限,但我们也欣慰地知道,南京警方从来没放弃过这个案子。
  首先说明,我的分析资料主要来自天涯社区之前各个网友的帖子及讨论,其中茅小喵的文章意义最为重大,《十八年后的再回首——96年“1.19”南大碎尸案的记录、释疑与分析》(下称《十八年后的再回首》),
  http://bbs.tianya.cn/post-free-4072065-1.shtml
  这篇帖子是我这些年来看见细节最为详细、分析最为靠谱的帖子,故而我的分析里借用了大量茅小喵所列举的材料,同时加以进一步的分析,以图将凶手可能的画像展示在大家面前。因为没有去过南京,更没如茅小喵一样在南大生活学习过,所以很多推测难免有不妥,请抛一边。当然,以后有机会去南京的话,我一定会去下南大看看。
  本文不涉及任何不适图片,所引用图来自于茅小喵的图,如有意者请看《十八年后的再回首》一帖。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9次 发图:3张 | 更多
楼主临语解字 时间:2018-07-09 19:33:52
  下面,我先从时间、地点、工具及其他比较重要的线索再重复一次。
  一、时间。
  据《十八年后的再回首》列举资料得知,入学3个月的刁爱青,于1996年1月10日(星期三)晚饭后独自离开学校,9天后即1月19日首次发现其被抛弃的尸块,随后一直到1月31日,13天的时间里,陆陆续续发现尸体的其他部分,按茅小喵的分析,所发现的应该就是相对完整的了。
  回到刁爱青失踪前的前三天,茅小喵整理的线索如下:
  “1996年1月7日,星期日,距离刁爱青失踪还有3天,这天刁参加同在南京上大学的姜堰高中好友的生日聚餐(南周报道时给出的化名是潘秀丽,与刁爱青是94年高中同学,同年高考考入南航,当时是大二上学期)。按照潘的回忆,当晚,刁并未回校,而是与潘同住,次日返校。
  1996年1月8日,星期一,距离刁爱青失踪还有2天,本喵未搜集到当天刁的情况。
  1996年1月9日,星期二,距离刁爱青失踪还有1天,根据天涯网友“韦光鹏”这些年走访刁生前好友得出的消息,当日,刁当天并未上课,而是出去玩了一整天,很晚才回来,据刁称是和家里来的老乡玩。”
  1996年1月10日,星期三,关于刁爱青上午的情况不清楚,中午,刁回到了宿舍,下午室友去上课时刁“因身体不舒服”,并未去上课,随后无信息显示刁的动向,至傍晚,根据统一的描述是,刁吃完晚饭即离开宿舍,最后在学校附近的青岛路消失。”
  其中,1月9日这天的行踪我以为要注意,如果没有任何资料提供“老乡”的身份,那么这一天就特别重要。
  二、地点。
  按上面引用的文字我们可以知道刁失踪地点是在学校附近的青岛路;发现的抛尸地点按《十八年后的再回首》一文所总结,一共有九处:
  1、上海路大锏银巷13号垃圾堆(A区);2、华侨路工地(A区);3、南大天津路校门附近(栏杆上?)(B区);4、小粉桥附近小区垃圾堆(B区);5、南大汉口路校医院附近(某处小门?)(B区);6、南大体育场(树洞?)(B区);7、水佐岗附近某小区垃圾堆(C区);8、水佐岗附近某处小水道阴沟盖(C区);9、其他零散弃尸地点。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地点,那就是作案的地点,一个相对封闭的室内。当然这地点我们目前并不知道。
  三、工具。
  从《十八年后的再回首》一文中我们得知,抛尸的工具有:印有桂林山水图案旅行包1只,印有“上海”字样旅行包1只,双肩背包1只,床单1床,外套1件,黑色塑料垃圾袋6或8只。
  当然还有作案工具,我认为应该有2把或2把以上的刀具,一辆自行车。
  四、其他比较重要的线索。
  1、在2008年—2011年间,一名前南京联防队员徐嘉(家)亮,曾向警方提供过一条线索,称在刁爱青失踪期间,他曾在南京古林公园(后发现的一处抛尸地附近)发现两个“可疑的姜堰人士”,携带有类似装尸块的拎包。
  2、死者被分尸体所呈情况。
  “A.头和四肢被较为锋利的刀很顺利的斩下,骨架在关节处被下刀斩断,然后骨肉分离,骨头和肉被分开包装丢弃。B.内脏(包括子宫等)完整没有遗失,头颅与部分内脏有与烫水有过接触的痕迹,呈现被煮过的状态。C.从骨头上取下的肉,被细致的切割成零碎的块状(不是片状)大约2000多块左右。D.肉块与骨头有规律的被放置在包里,肠体组织有规律呈直线型排列在包的底部,有颗粒状排泄物溢出。E.2008年在肉内检测到木屑和猪肉成份。”——引自《十八年后的再回首》一文。
我要评论
楼主临语解字 时间:2018-07-09 19:40:09
  抛尸分布图,选个茅小喵的《十八年后的再回首》——

  


我要评论
楼主临语解字 时间:2018-07-09 19:43:30
  抛尸分布点及尸块重量表,引自茅小喵的《十八年后的再回首》——

  
作者:九土先生 时间:2018-07-09 19:46:37
  又有人在谈这个话题看,搬个板凳看。
作者:变天2018 时间:2018-07-09 19:51:42
  从社会成本上来说这个案子没有意义了,
  • 临语解字: 举报  2018-07-09 21:53:06  评论

    一条无辜生命的意义,法律的意义——如果只谈成本,那么很多事都没有意义!
  • 九土先生: 举报  2018-07-09 22:00:06  评论

    赞同楼主的说法。哪怕是迟到的正义,它的社会意义也重大,不能单用社会成本来考虑。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临语解字 时间:2018-07-09 21:50:50
  下面是我个人的分析:
  一、死者可能的死亡时间。
  1月10日晚上,死者并没有再回到宿舍,这时的她,应该处于一个安全时期;有网友通过警方公布的肠体组织表现出来的状态指出,死者应该是在16日前后被害,但由于尸块有被煮(开水烫)过的痕迹以及可能存在的冷冻设备,使得警方在做出死亡时间判定上并不是那么精确。
  那么是不是无法得出死者的死亡时间呢?我认为是可以的,这样一些线索可以指导我们去做一个推测。
  注意:2008年警方再次做尸检时,在尸块中发现有猪肉成分。
  以下引自一名叫“bvbvbv1232012”的网友,可能是南京警方当年参与过办案人员的话:“2000多块。。。。。。肉是一般的肉,普通的刀切的,但切的很零碎,就是四肢切割过程中是一次成型,08年监测中发现了含有木屑成分,吊诡就吊诡在里面竟然含有猪肉,子宫什么都找到,分开装而已”。
  由于受刑侦技术限制的原因,在96年命案发生后,警方当时并没有从尸检上得到更多更有用的信息。从该名网友提供的信息可以知道一点,即尸块中的木屑成分为肉眼不可见,普通放大、显微器材及其他仪器并没有检测出这点以及猪肉成分。所以我姑且认为这个猪肉成分极为细小:猪肉沫、猪脂肪颗粒或猪瘦肉颗粒。
  那么,猪肉成分是怎样混入尸块里的呢?
  案板,或者说用于分尸的菜板。相比于水果、蔬菜之物,被处理的肉类在案板上的残留时间要长得多,除非每次用完之后反复清洗、打扫,才尽可能地去除残留成分。那么,新鲜的猪肉在被处理后会在案板上残留多长时间呢?本人不具备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只能按生活中发现的现象来做个分析:案板上存在的微量肉类成分,在室内,如果没有进行刻意深度的清洗以及其他温度湿度条件影响的话,会在3到5天左右才自然降解。在这里取个最大值,5天。那么新问题来了,这个5天是在1月10日之前还是在1月18日之前呢?
  在这里,从1月7日到17日都有可能,但凶手的一个动作让我们可以得出TA的一个习惯,即前面引用过的死者被分尸体所呈情况——凶手有一定程度上的强迫症,这样一个人在生活细节上也是非常专注的,TA家的案板在日常一定是很干净的,不大会出现清洁不到位以至于在几天后还有残留物存在的情况。同时,我们知道南京警方在案发后以南大为中心大规模排查了大概方圆三公里内的区域,并没有发现疑似的凶案现场,说明凶手此人在事后打扫得相当彻底(当然也有可能当年警方排查范围没覆盖到凶案现场)。那么,我们做个大胆地假设,刁爱青在1月10日晚上失踪到1月19日清晨被发现弃尸(块),这个期间,她很大程度上和凶手和平共处一室,并且有做饭等日常行为,凶手与死者极有可能一起食用过猪肉。
  综上所述,之前网友推论的死者是在16日前后被害是比较可信的。
  如果警方在08年的复检中分析出猪肉成分的降解度就可以很好推出死者的死亡时间了。另,如果警方当年在排查时有同时收集所有案板(菜板)表层物质或者案板(菜板)的成分,那么这个案子也有可能早就破了。
  二、抛尸时间、地点及凶手的行为。
  从1月19日清晨在新华街首次发现黑色塑料垃圾袋装的尸块(茅小喵所绘抛尸图A区),到发现外套包裹尸块的可能时间1月21日—1月31日(抛尸图C区),警方前后用了13天时间搜寻了几乎可能的抛尸点。我们再回头来看茅小喵所制作的抛尸图B区,这里是南大校区附近(含校区),是公认的最后抛尸地点。同时也可以认为C区是最早的抛尸点,只是后发现而已。为什么这么说?
  从B区抛尸地点及行为来看,我们可以看得出除了小粉桥垃圾堆不大引人注意外,其他三处:天津路校门、汉口路校医院及体育场均是很容易引人注意的,相比于A、C两区,此区域这三处抛尸显得更加匆忙。那么,小粉桥垃圾堆所发现的两个黑色塑料垃圾袋及两个老式旅行拎包有没可能是与A区那两处的抛尸时间是同一个阶段呢?我认为是可能的。从所抛尸块重量来看,小粉桥这里发现的有“桂林山水”旅行包装6.2KG尸块,“上海”旅行包装5KG尸块,两只黑色垃圾袋各装0.6KG尸块,共计12.7KG尸块,而A区两处抛尸点发现的尸块分别是0.7KG和0.8KG共计1.5KG尸块。如果凶手在18日夜里到19日凌晨开始抛尸的话,在大锏银巷到小粉桥这一公里左右的地段不可能只扔了1.5KG的尸块,TA也不可能把这样一个黄金时间不利用。在这里,我认为应该将小粉桥和大锏银巷及华侨路工地三处并为一个时间段的抛尸行为。
  回头来看天津路校门、汉口路校医院小门以及体育场树洞这三处明显很匆忙的抛尸点,既不隐蔽也不利于尸块的被其他人转移(垃圾的收运),那么,凶手为什么这样匆忙抛尸呢?最大的可能就是凶手在这三处抛尸时警方已经在进行布控、盘查了,由于当时资讯不发达的原因,TA并不知道警方已经在开始大规模排查南大附近区域了,TA依然按原计划出门去抛尸,但街面上的搜索/排查队伍已经在大范围行动了,所以TA必须得处理随身携带的包裹。另外,请特别注意,校医院小门、天津路校门及体育场这三点的关系,从抛尸图上看,这三点几乎构成一个等腰三角形,不同于大锏银巷、华侨路工地到小粉桥垃圾堆这三处和水佐岗两处的线性抛尸点,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抛尸点这样的变化呢?
  首先,包有尸块的黑色塑料袋是在19号清晨被一环卫工人发现并报案的,在警方初步判定是一起杀人碎尸抛尸案后,马上进行布控,对附近区域可能存在的其他抛尸点进行搜索。
  而这个事凶手当时并不知道,等其再次背着双肩包提着两只黑色垃圾袋出门抛尸,TA听说了已经有人发现了装尸块的垃圾袋并报案,再镇定的TA走在光天化日之下,也是比较慌张的。也许TA原计划从天津路一路向北去进行抛尸行动,但街边的传言及有可能存在的警方人员让TA不敢去冒险,于是TA开始寻找不引人注意的地方,TA骑着车,从小粉桥往天津路(也有可能从汉口路转到天津路),发现汉口路的校医院小门一个位置比较隐蔽,于是在这里仍了一袋。天津路校门肯定不是TA预想或临时想抛尸的地方,从地图上看看,继续北行就是北京路,是主干道,在主干道上当时一定有不利于凶手继续前行的因素在,除了可能已有的搜索队伍要在鼓楼一带反复搜索外,还有可能警察在十字路口进行了封路盘查。在这个时候,凶手不敢冒险,而且背着的双肩包里是人体骸骨,这个得首先解决,于是TA装着歇气的样子,在天津路校门停下车,进而将双肩包扔在这里。由于不知道警方当时发现包裹的具体地点,我们可以推测这两个地方肯定有一定的视野死角。
  这个时候的凶手已经慌了,而手上(自行车后架上)还有一袋尸块还没处理,案发现场也必须回去清理,在休息了两分钟后,TA上车转身骑向南大体育场,体育场周边并没有什么好的抛尸地点,比如已经被运走了的垃圾堆,或者相对隐蔽的地方,这个时候TA以前可能知道或是临时看见的一个树洞就成了TA最后的抛尸点,然后TA极有可能从平仓巷离开,经过刁爱青最后出现的青岛路返回了作案现场。
  现在来继续说C区。尽管网上有人说C区是最后的抛尸地点,但我是绝不同意的。19日清晨发现尸块,警方接到报案直到31号找到死者外套,整个期间警方的搜索力度是相当大的。而除了前面我推测B区那样抛尸外,凶手是绝不可能带着头颅、部分尸块以及死者血衣裤跑那么远去的,残骸的特征明显且比较重,而且外包物主要为床单以及死者外套,那样无疑加大了TA被发现的机会,无论白天夜晚。
  为什么是最早的抛尸地点,即18日深夜在C区抛尸,不可能是在18日白天或更早去抛尸。据当年报道,由于南京17日雨转雪,18日暴雪,18日白天南京上万军民共同扫雪,相信凶手所有的抛尸地点在18日白天都被打扫或被关注过,但并没有信息指出来18日当天有发现任何抛尸线索。所以,凶手的抛尸行为只能是在18日夜间或19日凌晨。前面有说过, C区的尸块及其他证物太具有辨认度(头颅、带血衣裤、红色外套、带血床单),如果要说在19日之后跑这么远去抛弃不符合常理,更不符合凶手当时的心理活动,B区三处抛尸点说明TA已经知道社会上在开始流传有人被杀分尸且警方已经介入的信息了,所以要说C区是最后的抛尸点是不对的。
  同时,从水佐岗某小区附近一下水阴沟盖下发现死者的红色外套,我们可以推断,凶案现场附近下水道——这点我认为很重要,或者说就TA的力气在没有工具的帮助下不能揭开一个铸铁井盖。因为那样的话,绝大部分尸块都可以从下水道被城市污水给带走了。
  另,18日的大雪打乱了凶手的计划,同时也让这起凶杀案更早地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如果不是这场大雪,凶手有可能继续在C区或更远的地区抛尸。

  

  请特别注意茅小喵引用的广州警官学院教授耿连海提出的“远抛近埋”、“头远身近”、“小近大远”、“多点抛尸”四个特点。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临语解字 时间:2018-07-09 22:07:26
  三、工具。
  好好细说一下本案中出现的工具,对于分析凶手的家庭环境有很重要的意义。
  1、抛(包)尸工具:2只旅行包,1只双肩包,1床床单,1件死者的外套,6或8只黑色塑料垃圾袋。
  从茅小喵制作的一张表格看(《十八年后再回首》文中图七——本楼的3楼),两只旅游包装有尸块及可能的内脏;双肩包装的骨骼;被一分为二的床单一是包的头颅,二是包的死者的血衣裤;外套包有尸块;黑色塑料垃圾袋几乎是装的尸块(其中一袋有三根指头)。
  看到这些包装物,结合前面我所分析的,大家是否可以看出什么来呢?即不引人注意的垃圾袋,装得又不多(分量不重,均不到1KG),出现在什么区域?辨识度高的东西,床单、外套出现在什么区域?第二辨识度高的内脏(分量较重5、6KG)是用什么包装并出现在什么区域?最重的骨骼(7.5KG)是用什么包装并出现在什么区域?这又从另一方面证明了耿连海教授提出的抛尸四个特点。
  下面说说这几样工具:
  那种印有“上海”字样、“桂林山水”图案的手提旅行包出现在60年代,据60年代的老人回忆说包还比较贵,应该为5、6元一只。直到90年代才逐渐退出市场。但在凶手家里是属于长久不用可以抛弃且不引人注意的东西。
  双肩包这个东西在当年是流行玩意,且年轻人用的居多,从侧面说明该家庭里可能有一个年轻人。
  床单,据说是一床旧床单,但并不能说明该家庭的情况。因为那个时候的东西都比较耐用,用它来包装尸块有两种情况:一、凶案污染物,即死者极有可能是在床上被杀死,不得不抛弃;二、家里找不到其他合适的包装物了——要么太具有辨识度,要么家庭困难。我个人倾向于家里其他物品太具有辨识度(事后警方搜索时也没发现哪家的床没有铺床单),所以床单被一分为二,较大一块用以包裹头颅及可能的其他的肉块,有血手印;较小的一块用以包裹有血迹的衣裤。
  死者的红色外套,同样被用以包裹了部分肉块,有血迹。
  黑色塑料垃圾袋,说明这个家庭是经常做饭或打扫的,至少说明常有人类生活痕迹。
  2、抛尸工具上的外来物质痕迹
  有血手印、血迹、黑火药残留成分、管状物痕迹。
  血手印很大可能是凶手本人的,有网友提出,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根据血手印找到人,是不是死去或出国了?我认为,这个血手印应该痕迹不明显,警方当年无法作出成像并加以鉴定。但凶手知不知道这点呢?极有可能知道,因为太模糊,加上棉针织物的粗糙性,使得TA并不担心会被查出手印。但二十二年后的今天呢?随着刑侦技术的进步,会不会作出成像并加以鉴定呢?
  血手印的血及其他存在的血迹上的血都应该是死者的。
  对旅行包里出现的黑火药残留成分及管状物痕迹,之前网友分析说是装了短管猎枪所留下的痕迹,但如果警方当时的痕迹鉴定没有枪托一类的痕迹出现,我认为,这个包很大可能是装过烟花,残留的黑火药成分应为烟花引线残留物。整枪短于60CM的火药枪非常少见。
  3、作案工具。
  我认为,至少有2把或2把以上的刀具参与了此案。一般凶手不会备有专业的工具(如手术刀,斧头等特定工具),只能借用家里现有的刀具进行犯罪及分尸。
  为什么说有2把或2把以上的刀具?我认为用以切割的尸块的刀具和分离骨骼及头颅的刀具不大可能只有一把,即使前面有引用说“骨架在关节处被下刀斩断”,除非凶手对人体极为熟悉,有相当丰富的专业知识,可以用一把刀就可以肢解整个尸体。
  另,从整个抛尸行为来看,我认为凶手当时有一辆自行车作为交通工具。从茅小喵的抛尸图我们可以知道,A区到C区直线距离为3公里,如果凶手有功率更大的机动摩托或者装载更多的三轮车,那么C区发现的就不会只有头颅、血迹衣裤及外套和其他可能的尸块了。那么,有没可能凶手是步行到直线距离3公里之外去抛尸的,我认为是不大可能的,即使是在夜间,一共三个包裹,床单分成的两部分做的简易包裹及外套做的简易包裹,包有头颅、有血迹的衣物及有可能的肉块这样很重要、有明显指向性的东西,凶手不大可能很淡定地用手提着走几公里去抛尸,加上18日降雪的情况,就更不可能是步行了。
  从抛尸工具及作案工具来看,凶手当时的家庭情况较为普通,也有可能是过得比较节俭。
我要评论
作者:ty_帕加尼风之子 时间:2018-07-09 23:25:11
  这个案子早就破了,知道的自然懂,洗洗睡吧
我要评论
作者:百脉 时间:2018-07-10 09:57:03
  如果还保留当时的物证,譬如床单,应该可以通过分子生物学技术(譬如PCR的基因分析等)来找出行凶者的DNA特征。然后就是类似白银案的破获······
我要评论
作者:qq群112998495 时间:2018-07-10 11:00:35

  如果跳出马列科学唯物的局限,有很多方法可以快速破获此案。
  例如问出马仙,过阴人。事实上历史上很多案件,就是通过这种破获的,例如著名的包拯。










作者:百姓如水 时间:2018-07-10 11:02:03
  分析的技术贴非常多,我就不班门弄斧了,大家都是从观察角度来分析,没有看见有把自己当作凶手来分析的,我建议大家新开思路,把自己当凶手来分析,首先问问自己,拎着几包人肉,人头,内脏,后期还是在已经全城大检查的时候,拎着人肉到处跑,你们都发表一些意见。实事求是的说你有没有勇气出门,出了门你能跑多远?你是想马上扔掉?还是拎着人肉闲逛?大家都说说!!!
  • 临语解字: 举报  2018-07-10 12:27:19  评论

    评论 百姓如水:如水兄说得好。凶手在校医院小门—天津路校门—南大体育场这个三角形区域就反应了TA当时的心理活动。
我要评论
作者:qq群112998495 时间:2018-07-10 11:03:06


  江浙一代,好像叫做“观亡”。用这种方式必有结果。
  其实“zhangning”的儿子被害死,就是靠这个破获的。

我要评论
作者:yatian001001 时间:2018-07-10 12:47:36
  这个要支持,希望能破案
作者:丶太阳 时间:2018-07-10 14:15:22
  这么多年了 可能凶手都死了
作者:于若智 时间:2018-07-10 15:46:44
  好贴,支持楼主找出真凶,为死者和家人积德行善。
作者:jackjonesky 时间:2018-07-10 17:52:21
  没更新了?
我要评论
楼主临语解字 时间:2018-07-10 18:30:45
  四、尸块里的外来物质痕迹。
  根据茅小喵文章及其他网友提供的线索,我们知道在尸块里混有棕毛、猫毛、木屑及猪肉成份。
  棕绷床垫当时在全国具有很大的普及性,相信凶手家里也有这样一张床垫,在凶手用床单包裹尸块时不小心混入了棕毛。一般来说,铺床时,在棕绷床垫或棕垫之上,应该还有一床棉被,估计因为该棉被有被套的原因,尸块成分中没检测出有棉花纤维。
  木屑及猪肉成分,这两样东西应该是同时混入尸块的,即凶手在案板上分尸时产生的物质交换。前面说了,特别是猪肉成分,是一个很大程度上能反应死者遇害前一个所处状况的佐证。
  猫毛极有可能是流浪猫在翻垃圾堆时留下的,如果在体育场树洞及校医院小门、天津路校门等地也发现的尸块里混有猫毛的话,极有可能凶手家里当时养了一只毛,是一个辨识度很高的证据。但我还是认为,是流浪猫所致。
  五、其他线索
  此处着重说线索第四点的第一点,即:在2008年—2011年间,一名前南京联防队员徐嘉(家)亮,曾向警方提供过一条线索,称在刁爱青失踪期间,他曾在南京古林公园(后发现的一处抛尸地附近)发现两个“可疑的姜堰人士”,携带有类似装尸块的拎包。
  如果确实存在这么一个徐姓联防队员,那么他所提供的这条线索极为可疑!他记得是“两名姜堰籍男子”,指出拎包的特点,偏偏记不起姓氏,太不合乎常理了!
  极有可能他在吹牛,大概和现在某些人蹭热点一样的心理,加上本身当年是联防队员的原因,提出这样一个说法增加自己的谈资。但,他作为一名联防队员,提出这样的说法既低级又不专业。普通人在看过陌生人及身份证后首先记住的是姓氏,籍贯以及外貌,但他只记得籍贯和所提拎包,不由得不怀疑他是在干扰警方的视线,这种可能性有没呢?有,他极有可能与凶手有关联,但是他提出这种说法对于他自己又过于冒险,所以我认为他是在吹牛。
  他又继续在网上发言,然而自己的说辞又前后不一,说最早打开包,里面什么都没,于是放两个人离开;后又说检查包的时候发现有肉和床单;再后来又去质疑死者的姐姐的公公。尽管他在网上的发言并不利于他自己,但他依然那么做了。一是上面所说的,他在吹牛,蹭热度,这个可能性极大;二就是他与凶手有关联,这个可能性有,极小。
我要评论
作者:九土先生 时间:2018-07-10 18:52:20
  另,楼主在哪听说的有检测到有男性DNA的存在?如为真,那么这个案子被破就指日可待了。即使凶手已死,只要TA有直系血亲在世,到时都可以从大数据库里甄别出来。
作者:轮回叶009 时间:2018-07-10 19:46:48
  听说肉被切的很整齐?我本人是厨师…我知道肉如果想要切整齐只有在冰冻之后再拿出来化一段时间切是最省力的…而且也能切的很整齐…除了头颅为什么骨头没有找到呢?
作者:何世君再来 时间:2018-07-10 20:42:00
  记号,
楼主临语解字 时间:2018-07-11 07:53:53
  @轮回叶009
  2018-07-10 19:46
  19楼
  听说肉被切的很整齐?我本人是厨师…我知道肉如果想要切整齐只有在冰冻之后再拿出来化一段时间切是最省力的…而且也能切的很整齐…除了头颅为什么骨头没有找到呢?
  ————————————
  骨头是被发现了的,估计你没认真看。
  不过你提这点很有意义,凡有过烹饪经验的人都会知道,煮过的肉和冻过的肉都比较好切。那么,我们是否可以做这样一种设想:警方发现有部分尸块有烫(煮)过的痕迹,是不是凶手原意准备按此方法处理后再分尸,而非掩盖死亡原因?
  可能刚刚放进开水里猛然想起,这样太费时,对TA自己很冒险,不如将分割下来的大块肉都冻一下后切割?
作者:轮回叶009 时间:2018-07-11 12:37:52
  我觉得要分解一具尸体肯定要具备很多条件…比如独处…一个人住、废品回收站、菜地或者果园里的小房子之类的地方…这样才有充分的空间和时间来做这件事…以避免有人来打扰…当时是很冷的冬天…如果把一具尸体放在外面两三天的时间应该也可以冻住而不会腐烂…还有一点:从10号失踪到19号才发现残尸…将近十天的时间…如果从一开始凶手就想要杀人的话根本不敢拖这么长的时间…因为他也怕有人查失踪人口。也就是说凶手很有可能是在将近19号的时间段内才和死者接触的…从尸体码放的很整齐来看第一要么凶手心理素质非常高…要么就是环境上允许他这么做…从容不迫……因为人在想其它事情的时候往往都会把事情茫然的做到最好…
我要评论
作者:renloveli 时间:2018-07-11 13:55:44
  Mark
楼主临语解字 时间:2018-07-11 20:55:17
  死者失踪时间到尸块被发现时间(蓝色),引自茅小喵的《十八年后的再回首》——
  
作者:ty_136761490 时间:2018-07-12 12:42:29
  快更
作者:ty_月未圆119 时间:2018-07-12 17:52:05
  感觉上应该上单人作案,做案人应该正当状年(年青人很难有如此好的心理素质)。这人对对切割应该有经验,不然尸体不会切割得如此整齐。心里素质极好,人很冷静。一般人还真做不到他那样,把人切了煮,很多人只要想一想这些事都会受不了。这人作案时应该三十到四十岁之间。没有意外这人应该还活着。
我要评论
作者:九土先生 时间:2018-07-12 23:33:04
  楼主今天怎么没更新了?难道也被问话了?
作者:骑共享单车好累 时间:2018-07-13 12:49:35
  多年前的一个案子,也不过死一个人而已,这么多年还议论,真是操透了那些人的心。

  中国每年都有大把的命案,光交通事故死的恐怕就有N万,也没人追究,这个刁爱青何德何能,让某些人如此关注。

  查一下此女的来历,大家都懂了,哦,女大学生,国家珍稀保护生物,死了足够某些人胆战心惊,当然,其他人就是蝼蚁了。
作者:南阳山人y 时间:2018-07-14 15:40:30
  请楼主继续
作者:九土先生 时间:2018-07-14 20:31:06
  不好意思!一是因为个人事情没更;二是因为对之前下的结论还有争议,所以没抽空把已经写好的帖上来。
我要评论
作者:ty_117550135 时间:2018-07-14 22:20:12
  60年代出生的牛人,怪人,神人太多了,可以说是几百年一遇
  什么乔丹一代的球员,四大天王一代娱乐明星,马云一类的科技人员
  连白银那个也是60年代出生
  凶手60-69年出生
  我个人推测,还在世
  应该还在国内
作者:九土先生 时间:2018-07-15 18:28:50
  昨天模拟楼主的语气回了段话,是不想这个帖子沉下去,顺便催促一下楼主,被误认是楼主。当然,这点我无法自证,只有等楼主出来了。
  话说,楼主到底干什么去了?扔个半截在这里就不见人了,大家可以来讨论下:一种情况是被问话了。二是家里有事。三是懒病犯了。四是其他。
  有一起讨论的么?
楼主临语解字 时间:2018-07-15 20:02:13
  六、死者与凶手的关系。
  1、熟人作案。
  按照现有的分尸案例来看,绝大多数分尸案都是熟人作案。
  为什么一个刚入大学三个月的女生会在一个相对私密的空间里被杀害并被分尸?会不会是死者因为口角或其他意外被凶手带到凶案现场?从茅小喵所写的文章以及其他网友所汇总的线索来看,死者是一个外貌一般:身高165CM左右,体重不超过50KG,单眼皮,短发;性格内向、文静、孤僻;喜欢独处;喜欢看书的女生——这一点几乎是共识。从公布的死者生前一张照片看:她双手揣在上衣兜里,右脚支撑,左脚向前一步、微曲,身体斜对着镜头。从这个肢体语言上看,更说明了她是一个性格内向、孤僻、比较谨慎,有一定防备心的人。这样一个女生几乎是不会主动跟着陌生人去一个不熟悉的地方的。

  

  另根据线索推论可能的一个信息,即死者当天很大可能处于生理期:下午没上课,一直到晚上7点,都在宿舍睡觉(室友去上课时死者因身体不舒服在床上呆着)。即使因为生理期原因,长年形成的性格也不会让死者有在大街上与人发生突出并被带走的可能。所以,最大的可能是死者遇到一个熟人,经过摆谈之后,由于某种我们不知道的原因进而去了熟人住处。当然,同样以死者这种性格,她不会在没遇到熟人之前主动去熟人家里的。
  那么,死者与凶手到底是什么关系?恋人,谈得来的朋友,老乡,或是其他熟人?
  • ty_月未圆119: 举报  2018-07-16 10:20:53  评论

    嗯,应该是熟悉的人,可能是偶遇,正是因为存在偶然性才那么难查
  • 一介小辈: 举报  2018-07-17 13:33:33  评论

    评论 ty_月未圆119 :有没有可能是制造出来的偶遇,而且根据资料怀疑凶手为壮年(也有可能此人心理超人)并且死者孤僻,那么凶手可能与死者有亲属关系,最少也是认识(关系应该可以),楼主怀疑凶手家庭条件普通那么杀人动机就有可能是心理因素,凶手与死者有一定的恩怨,其他(仅为自己想法)
我要评论
作者:jackjonesky 时间:2018-07-16 12:49:51
  又没了
作者:一介小辈 时间:2018-07-17 13:36:38
  凶手现在不死也差不多了,如果没死,那么会不会因为愧疚或其他在将死之时坦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