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才能活的更明白!

楼主:king先生5K 时间:2018-07-12 14:11:31 点击:268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大飞,卖瓷砖的,高端瓷砖。

  骑友。

  有天,我咨询了他一个业务,就是本地有没有别墅使用你们家的瓷砖?每平成本多少钱?能否去参观一下?

  他说,有,还不少。

  我的想法是啥?

  把墙涂一涂,铺上地砖,做上门,当个美术馆,着重把院子收拾一下,院子700多平,原来种了一些果树,都有胳膊那么粗了,我想砍了,没意思。

  大飞对我格外的重视。

  次日就带我去参观了一家,是联排别墅,面积也不小,上下四层,光瓷砖花了15万。

  靠,这么贵?!

  恰到中午,大飞执意请客,还让小伙计送了两瓶梦之蓝过来,我成他的准客户了,既然成了准客户,那自然是VIP待遇,事成不成再说,酒是要喝的,一口一个弟弟喊着。

  提议,饭毕要过去帮我量量房子,出个设计方案,注意,是免费的。

  我觉得酒太贵了,我们俩喝了太浪费,何况中午喝酒影响下午健身,还是别喝酒了,聊聊天吧。

  饭刚开始吃,暴雨,哗哗的,从12点下到了2点,雨停了,我们出发,他开辆奥迪A6,我开自己的车。

  到了,打开房门。

  地面上全是水,下面还有一层地下室,更是快灌满了,我爬楼梯上去看看,楼梯都快成瀑布了,上面两层也是积水严重。

  突然对这套房子没有好感了。

  咋这样?

  我上到顶层,发现是阳台出了问题,阳台的出水口堵了,阳台门没关,水都倒流进屋子里,上家从买了房子可能就没来过几次,也没管过这些,外墙皮也部分脱落了。

  之前,我是晴天来过。

  大飞问,这房子多少钱买的?

  我说,550万。

  他问,首付多少?

  我说,一把付的。

  他说,有钱!

  我问,这房子装修好,大约需要多少钱?

  他说,再怎么简装也少不了100万吧,至于说精装那就无底洞了。

  我问,瓷砖大约需要多少钱?

  他说,中高档的,少不了20万。(他提议把整个阳台连墙面在内全换成瓷砖的)

  量完了房子,我们俩站路边闲聊,我从外面看这套房子,要是真的准备收拾,栅栏也需要换,外墙涂料也需要换,门窗都要换,除了这么一个墙体结构外,都要换,真是个无底洞。

  大飞走到我车旁:看看你的豪车。

  我说,试试吧。

  他要上副驾驶……

  我急忙替他敞开:我先收拾一下,乱七八糟的。(副驾驶上放着球包)

  他坐上,感叹了半天。

  下来,又换到驾驶座,这个车有个毛病,就是开了锁只进副驾驶并且车子有晃动而车子没有点火,就识别为盗窃模式,点不着火了。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只能说设计程序的工程师脑子进水了。

  硬是没点着火。

  好尴尬。

  过了好久,貌似过了保护时间,点着火了,他也没兴趣试了,我们各自回家,说出了设计效果让我过去看看……

  我突然觉得买这套别墅有些冲动了,因为我越研究房价越觉得县城房价到头了,独栋别墅的竞争者不是本地的楼房,而是周边乡镇的自建房,花30万就能建个一样的,无非是离县城远了一点,也不过是一二十公里而已。

  我总觉得自己成了接盘侠。

  我可能天性就是类似性格的人,很容易反复,研究了N年路虎卫士,真买了以后也后悔了半年多,说其它的都是假的,就是疼钱了,这个别墅也是如此,真的收拾起来能住,至少需要700万,我花700万买个这玩意?当年咱在农村不也住HOUSE吗?一点都不输这个。

  我们买卖合同签了,第一次给了她50万,第二次给了200万,后面的过户时再给,我跟她讲过,晚些日子再过户,万一我后悔了呢?还有就是我可能会卖给别人,她也讲的很明确,后悔了也不要紧,会把钱退给我,不会让我成为接盘侠。

  上次张姐说的一番话是很有道理的:整个县城的房价翻了一倍,老百姓幸福了一倍吗?存款翻了一倍吗?都没有,只有一样东西是多了,就是老百姓的负债!但是,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更富有了,动不动就觉得自己的房子值个几十万几百万了。

  可是,你能卖了住大街上吗?!

  所以,房价上涨,看似是全民恩惠,其实是全民负担。

  张姐提供了个信息给我,就是某单位要招个监督员,不是群众监督员,就是服务监督员,提高窗口服务意识的,随机回访群众,调查满意度,是付工资的,年龄放宽到35周岁,意思是让我争取一下,是临时工,工资也不高,1400元,缴社保,算起来3000多。

  我觉得丢人。

  她说,未来肯定会同工同酬,还有就是一不小心就转正了,一切都是命,但是要争取,但是抢名额的人肯定很多,你需要找到处级以上朋友帮着打招呼。

  现在,就是这么要命,临时工都抢,一般人打招呼都不好使。

  最后是五选一,留了我,我笔试第一,面试第二,我觉得考试我还是蛮有优势的,因为这个岗位其实属于特殊群体安置岗,基本就是初高中学历,当时还有一个岗位让我选,就是交通协管员,给我设计的线路就是先当协管员,然后争取机会成为辅警,最终辅警退休,但是这里面还存在机遇,就是有一条规定是,可以从优秀辅警里选拔转正,但是我一想当协管员需要上路值勤,我就头疼,还是干办公室吧,简单一些,这些岗位有个共性,就是全是类似兼职,各个学校的保安基本上都是类似的安置岗位,我球友搭档就是,一周只上两天班,周五周六的早上与晚上……

  上班是比较自由的,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不去,当然咱刚去肯定是要规规矩矩的,按时上下班,办公室里三个女的,要么漂亮,要么气质,我每天上班比她们还积极,去的早,走的晚。

  帮我打招呼的是外地人,还是非业内人士,是个类似韩美林级别的画家,我找他帮忙,他还调侃我,意思是越活越倒退,咋去上班了?

  我说,不是为了有个头衔嘛,泡妞方便。

  事成了,我要感谢感谢他,给他5万元现金,他拒绝了,拒绝的理由就是:我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你已经考上了。

  意思是他没帮忙。

  没帮忙,我也感谢你。

  不要。

  我还是专程跑过去了一趟,因为我有些疑惑,遇到疑惑我更愿意问这些画家、作家,因为他们都是非线性思考的人,思想更加的独立,建议更加的准确。

  我问了几个消息层面的事。

  例如我们本地房价为什么突然翻倍?是因为传言要划市,另外就是高铁设站……

  他给的答案全是NO。

  炒房跟炒股一样,都是一犬吠形,百犬吠声。

  那这别墅?

  他的建议是不要持有,因为你镇不住,人若是拥有超出自己德以外的物,最终会反过来害了自己,这就是为什么要厚德载物。

  这就跟黑社会老大一样。

  最初出道,要戴手表,大金牙,铮亮的皮鞋。

  真到了老大的位置呢?

  要使劲的收敛,见了谁都很客气,大马褂,小布鞋,貌似弱不禁风。

  越大的流氓越文雅,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应该学会收敛,不是怕锋芒毕露,而是怕德不配位,不管你的用途是什么,是用来开美术馆还是当餐厅还是自住,都不合适,衬托不起来。

  那我就懂了。

  我卖房子是比较有天赋的,因为我会写,会描述,能抓住买家的心,在网上卖了没有两周,就遇到了买家,此人是在青岛求学的本地人,后来在青岛创业,搞什么IT的,反正挺有钱的,喜欢收藏烟斗、打火机、雪茄,想在本地开这么一家博物馆,这个想法奇葩不?

  看来,奇葩不止我一个。

  他是被院子吸引到了,哇,这么大一个院子。

  踢足球都行。

  我给他的价格是600万,他自己承担交易费。

  很爽快的家伙,他自己也说,以后不会再有独栋了,不可再生资源,这使我想起了阿俊姐的一句话,房产广告里都是骗人的,例如海景房,不可再生,你知道中国有多长的海岸线吗?!

  中间,他一度不买了,可能也是资金紧张,他是要先把崂山一套房子卖掉,再来买这套房子,他卖房子也是一波三折。

  好事多磨,我主动给降了10万,另外他那边房子也卖了。

  我跟大小姐也表达的很清楚,到时你协助一下过户,我从中再拿出10万给你,她说不要了,不要了,已经够多了。

  前前后后半个月左右,交易完毕。

  我赚了40万,但是这也是上天欠我的,因为我上半年亏了那么多……

  有一点我是基本坚信了,就是县城房子是没有潜力了,不该进入了,牛哥很早就提醒过我,他是从刚需方面分析的。

  我问了画家一个问题,就是国内做美术馆有没有赢利比较好的?

  他说,基本上都是玩票,亏是主流,你即便能卖的很好,也不具有可持续性,因为别人是买了你的面子,而不是买了你的画子,做美术馆必须两条腿走路,一条是接地气的,稳定赢利的;一条是玩情怀的,长线投入的。

  继续回到办公室。

  我上了几天,我就觉得没意思,主要是太无聊,她们三个都有桌子有电脑,我有桌子没电脑,只能坐在那里听她们聊天。

  潜意识里,她们三个都瞧不上我,临时工嘛,这就是阶层。

  当然,我也不吃亏,因为我也瞧不上她们。

  扯平了。

  主任略严肃,跟我一样大,短发,很干练,一看就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也是二代系列,父母就是这个单位的,还曾经是干部,都已退休。

  之前我写过,准入门槛是相同的,提拔门槛是不同的。

  我想要自由,就必须搞定她。

  球友给我出馊主意,意思是把她睡了。

  我想是想,就怕她不从,关键是她太严肃了,跟高中时的班主任似的,总是以审视犯人的眼光看待众人,我都怀疑这样的女人是没有欲望的,她会跟男人上床吗?会不会跟木头一样僵硬?

  我充满了疑惑。

  我在办公室话不多,甚至基本不讲话,也不玩手机,偶尔有回访任务我也认真打打电话,其实她们三个也明确告诉我了,直接自己编上就行,没人会看。

  我没有钥匙,应该也没有资格拿钥匙,我都是等她们上班,谁开门,我马上就进去扫地、打水,给她们把桌子擦好,这些我都是专业的,过去给领导当司机嘛。

  我喜欢另外一种感觉。

  就是最初被认为是个傻B,结果越接触越觉得这个男人不得了,后来发现原来是金矿,给对方创造惊喜感。

  上班我要么骑小踏板,要么开GOLF。

  后来,得知,主任,离异。

  在里面看世界,又是另外一番感觉,例如水电工能不能爱上正式工?不能,即便爱上也不可能在一起,因为职业的缘故,你们就不能有真爱。

  怪不?

  同样,我能不能爱上主任?

  我可以。

  她不可以爱上我。

  因为特殊位置创造的优越感,她们把自己归为一类人,把普通的社会人归为一类人,就如同拉萨队友说的,一个是官,一个是民。

  我这个岗位就是个闲职,去不去都无所谓,但是我要把主任哄开心,我请她吃饭她肯定是不会出来的,不是说对男人有提防,而是她觉得我收入太低,不该如此破费,会觉得心疼。

  当时,我正好在跟周梅森老师合作,我就让周梅森老师帮着签了本书,注明是送给她的。

  我就悄悄地放到她桌子上了,然后给她发了条微信。

  她看到以后,好惊喜。

  坚持请我吃饭。

  她反复讲,太贵重了,太贵重了。

  恰是周末,她中午有空,孩子去爷爷奶奶家,虽然离异了,但是孩子不知道父母离异了,因为丈夫原本就借调到外地工作了,在外地又重新组建了家庭,孩子习惯了这种由妈妈一个人带的生活,当然爷爷奶奶依然在。

  那天,也是下雨,雨不大。

  她问,你有熟悉的饭店不?你选,我请。

  我说,我就熟悉寺院。

  她说,也好。

  我说,我去接你。

  她说,行。

  我开着皮卡就去了,她一上车,就感叹了半天,咋这么高?

  我问,第一次坐货车吧?

  她说,算是。

  我说,人生在于体验,会有另外一番感觉的。

  下雨,是很有感觉的。

  县城离寺院大约是40分钟的路程,我开的比较慢,走了接近1小时,期间我特意从省道转到了山路上,沿途没有车,特别的浪漫。

  其实,我们没怎么说话,只是听听歌,她有了久违的女人味,脸上带着笑容。

  吃过午饭,返程。

  我又来了老套路了,要不,到我那边看看?我有家书店……

  好呀,好呀!

  到了藏书区,一整面的书墙,全是名家签名的,上面要么是写着我名字的,要么是写着我儿子名字的。

  哇,你有这么多藏书?都读过?

  我说,部分,部分。

  又给她拿了一些书,送她回家,下车时握了一下手,好软。

  这样,我就彻底自由了。

  偶尔,想起来就去趟,也没啥事,不过去了就有事,她们三个都喜欢使唤我,让我干嘛呢?帮她们抄作业,学习笔记之类的,反正,你懂的。

  主任很少使唤我,因为她已经知道我的情况了,甚至我们位置翻过来了,我在她上面了,她开始主动的找我聊天了。

  又过了一些日子,她问我国内哪里有好玩的,她可以休五天假。

  我问,九华山去过没?

  她说,没。

  我说,可以去。

  她问,你去吗?

  我说,听领导安排。

  我们决定先去合肥,参观一家美术馆,然后再去九华山,再去昆山,从沿海高速回家。

  我去家门口接她。

  她穿的特别厚……

  我笑着问,立冬了?

  她说,今早上有点凉,原本想穿裙子的,挑了好几天,结果没穿成。

  我问,穿给我看的吗?

  她笑着说,是的。

  脸红了。

  对于普通上班族而言,我觉得我属于见识多的,身上故事也多,一聊天就很容易迷住一个人,但凡是路过的地方,我基本上都去过,还能讲出故事,走一路吹一路。

  她问,你为什么不去大城市?

  我说,我喜欢县城,有家的感觉,贾平凹老师说过一句话,你生在哪里,你就是哪里人,吃什么饭,说什么话,什么脾气,什么性格,都在骨子里,所以我想回到家里,我到县城已经是妥协了,其实我是喜欢在农村的,妥协也是为了媳妇,为了孩子,我媳妇在农村都快抑郁了,我不能为了我自己的自私毁了他们俩。

  她问,你跟贾平凹熟吗?

  我说,国内,但凡是活着的大作家,都跟我有一腿,你问问他们,都认识我。(反正没人求证)

  她咯咯笑了,女作家吧。

  我说,更是如此。

  她问,你想没想过隐居?

  我说,我是有这样的天性的,就是我可能是野兽派的,喜欢原始的生活,我喜欢土地,喜欢庄园,但是现实生活不允许我喜欢,这几年我一直给自己催眠,反复地告诫自己,不能有这样的想法,这是叛逆的,是违背规律的,我就跟自己讲,最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是北京、上海,否则人们咋都往那里跑?

  她问,在农村生活,你快乐吗?

  我说,快乐,是全身心的快乐,但是我喜欢的农村跟现在的农村还是有点区别,我是喜欢独居,现在农村破事太多了,而且太杂乱了,秩序杂乱,关系杂乱。

  她问,有没有想过成为一名牧羊人?

  我说,2005年,我认识了两位企业家,他们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回到山西老家放羊,但是我不喜欢放羊,我觉得放羊是高风险的,容易得包虫病,我还认识一位老外,在中国教英语的,他也喜欢在山西放羊,他自己的中国名字就叫:唱山羊,刚开始我们一提这个名字就笑的哈哈的,现在越品味越觉得这个名字起的好,起的妙。

  她说,你要是回家种地,写写田园生活,可能会很火。

  我说,肯定火,之前我写过几年,包括你说的牧羊人,有个家伙世代是放羊的,他就写了一本书叫《放牧人生:湖区故事》,曾获得《纽约时报》年度最佳图书,其实就是描述了另外一种生活模式,类似的人很多,为什么他火了?因为他上过学,会写,这哥们是剑桥大学毕业的,毕业后又回家放羊了。我之前评价莫言也是如此,莫言写的事我爹都知道,甚至很多都经历过,我爹比莫言到底少了什么?

  这种生活模式就是反流行。

  大家都朝大城市跑,他偏不,往农村跑。

  类似的图书、纪录片,都会很火的,豆瓣上还有个9.0分的纪录片《人生果实》,一句话剧情:90岁的建筑师津端修一和87岁的妻子英子 ,正过着令人艳羡的“采菊东篱下,星辰常相伴”的生活。

  穷人过上这样的日子,是没办法,他们努力奋斗的目标是早日脱离苦海,进入城市。

  富人过上这样的日子,是高境界,甚至上升到了禅意:所有美好且令人向往的生活,都需要有一个安逸的环境。

  倘若,我是单身,我可能也成为这方面的网红了。

  但是,我现在回不去。

  你看,我有大HOUSE,有院子,有皮卡,有路虎卫士,有狗有猫,有庄园,有树林,有山有水……

  我现在都是反过来劝别人,城市多好,千万别回农村。

  除非,一种情况。

  你和家人,都是高境界,是真正的高境界,俩人都能在安静的世界里有精神生活,我媳妇问的问题很好,在农村除了洗衣做饭我还能干啥?!

  对,能干啥?

  除非,俩人都是搞艺术创作的,之前我写过庙山小院,日照的夫妻俩在一座山上搞了个小院,男的做陶,女的是编剧,前些日子她们俩突然就刷爆了朋友圈,各家媒体也纷纷报道。《品茶制陶,10年庙山生活,让20万粉丝羡慕不已》

  20万粉丝是不是太少?

  说真的,倘若一个人有20万的铁粉,已经是自媒体领域的前100名了!

  我才多少?

  10万左右。

  我觉得他们夫妻俩就属于能在山里待住的人,都是搞创作的,都有自己的精神乐园,这种行,对于普通人而言,无异于坐牢!

  到了合肥,我们俩找了家武侠餐厅,风波庄,很有意思,我觉得广告语写的好:有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风波庄。每张桌子边上都有一个门派: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华山、峨嵋……

  小二拿来菜单,不叫菜单,而叫:武林秘籍。

  小二问:客官,要练什么功?!

  饭毕,把主任安排在了大酒店,我自己去汉庭了,约定了次日出发时间。

  美术馆在郊区,一座独栋别墅,是2002年买下来的,主人潜心经营了16年,是指的花园,里面的每一草每一木都是她亲手栽培的,她也是一位德国海归,在德国时就喜欢HOUSE。

  里面是个私人美术馆,我当时买别墅就是因为在网上看到了她的美术馆,我觉得她做的就是我想的。

  这才是艺术人生,活在诗里,为什么她能做到?

  因为,她不是普通人了。

  即便是在农村给她一块地,她依然能做到这一切,因为她已经不需要外求了,美术馆分线上与线下,生意也不错,每天都发顺丰。

  我觉得去打扰别人不合适,我买了一幅画,一位94岁高龄的画家画的一幅童贞画,就是歪歪扭扭的,价格也不高,4000块钱。

  继续上路,去九华山。

  主任说,这女人,真是活明白了。

  我说,有钱,有知识,有境界,有追求,有情怀,缺一不可,而且性格好,脾气好,如流水一般,没有棱角,怎么都可以,她是不想做生意,是生意追着她跑,咱呢?是追着生意跑。

  她问,若是免费参观,不是有更多的人来,画卖的更多吗?

  我说,那就乱了套,在互联网经济中有一句话:如果一个东西免费,你才是商品,例如小区门口扫二维码送洗衣粉,其实咱就成了商品了,免费的代价就是用户体验不好,其次就是会损失隐私,百度老大说过一句话:中国人不在乎隐私。

  她说,总觉得美的地方应该让更多人知道。

  我说,她只服务少数人,这就足够了,青岛也有一家美术馆,免费的、公益的,嘉木美术馆,原先是德国的一个船舶机械师的房子,已经有百年历史了,是青岛标志性的德式建筑之一,我去参观过,我觉得作为私人美术馆一点格调都没有,反而有些不伦不类,无论美术馆还是图书馆,特别是私人性质的,一旦想拔高就完蛋了,什么公益,什么免费,这些都是违背商业原则的,纯粹以倒贴的形式去恩惠众生,最终会选择关门的,因为不具有可持续性,一句话,降低了门槛就等于拒绝了高端人群,说的更直白一点,去参观的人多数是买不起画的人,买得起画的人又嫌乱,不愿意去。

  这就尴尬了。

  咱去菜市场,多少人都行。

  但是,你去LV店呢?

  里面的顾客不出来,是不会放你进去的,诺大个LV店,里面没有几个顾客,但是门口却排队排了老长老长……

  这才是符合市场规律的。

  你是贵夫人,你去买LV,难道不希望店员一对一服务吗?

  去九华山,又下雨了。

  找了个村民做导游,把车子停他家门口,说好一共给他100块钱,所谓的导游就是挨着逛逛,这是谁的庙,那是谁的殿。

  主任很虔诚地挨着磕头。

  我跟在后面。

  还有送子观音,N多人跪拜,我心想,佛教里压根就没有这么个观音,是后来根据客户需求个性化开发出来的。

  下山。

  我问,求婚姻?

  她说,我也不知道。

  我说,单身多好,好不容易解脱了,非要再进去。

  她说,说的容易。

  我说,我曾经采访过一位单身主义者,她妈妈也支持她单身,她妈妈是这么劝她的,结婚无非有三点:稳定的性、经济支撑、感情维系。若是三点你都有稳定来源,那不结也罢。

  她说,那是大城市的吧,咱小地方,不结婚,都替你着急。

  我说,皇上不急太监急。

  她说,没遇到合适的。

  下山,会车,有车子上的特别急,我刹了一下车,我习惯性的用手拉了一下她,防止她由于惯性往前冲,算是有了肌肤接触,她没有表现出反感。

  下了山,在一处农田位置,没有车,没有人。

  我停下车。

  我伸手,她靠了过来……

  蜻蜓点水,点到为止。

  我现在更加放肆了,偶尔想起来才去单位逛逛,仿佛去旅游一般,当然面上我做的很好,每天我都找人帮我在小黑板上写上去向,要么去联系群众去了,要么回访调查去了。

  那天,球馆了一位老大哥感叹我们这些有“正式工作”的,能上班跑出来打球的,都是领导管不了的刺头,别说,仔细数了数,还真是如此。

  昨天下雨。

  主任给我发了条信息:下雨你也不来上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u_110586508 时间:2018-07-12 15:13:51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