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行

楼主:江南樵夫 时间:2018-08-10 13:48:59 点击:1303 回复:7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青藏行

  江南樵夫

  


  一、引子

  上礼拜接同学通知:星期六请吃嫁女喜酒。我婉辞说,星期六我可能已在去青藏的路上。今天上午又接一铁哥们儿子下月初娶媳妇的喜帖,我遗憾表示,办喜酒的那天我可能已在青藏高原。赶紧托另一铁哥们带礼祝侄子侄媳新婚大喜。

  接下来,我郑重宣布,我今天下午就出发准备花一个月的时间“入侵”吐蕃国。途经楚、梁、郑、卫、秦、月支、突厥……所谓假图灭虢……虽然不知道究竟该灭楚、灭梁还是灭郑、灭卫……但我随车带了一些学习用具,准备送给沿途贫穷的孩子。我也许和你们一样迷茫于爱国主义宣传的浑浑噩噩,但爱他们却真真切切……果断关机,走人!

  二、出发

  让儿子微信给黄石的姐姐、姐夫,说晚上路过湖北要到他们家打尖。便风风火火的上路。

  百度虽然有一百个作死的理由,但carlife却真心不错。在百度carlife周到细致的指引下,我们以最简捷的路径向黄石进发

  一路风和日丽。

  过省界,刚从一个湖北的隧道出来天空便乌云密布,再钻两个隧道突然暴雨倾盆。

  睡醒的儿子提醒我开双闪。

  我精神高度集中,双闪、大灯、前后雨刮器齐开,携凤带雨而行。约二十分钟,乌云犹在,暴雨已停。

  姐姐花一天的时间准备饭菜招待我们。

  满满的一盆油焖小龙虾是她一个一个用牙刷洗出来的,被儿子吃了个底朝天……这不是姐姐的家,她是两年前专门搬过来照顾瘫痪婆婆的。

  我表示要带姐姐进藏,姐夫也说要弟弟妹妹来照顾老人,让姐姐跟我去放心玩一个月。但姐姐不放心,她说弟弟妹妹和弟媳照顾老人不周到,老人不爱吃他们做的饭,独自一人从床上滚下来都没人扶……终于还是决定留下来……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我替姐姐感到骄傲!第二天一大早我们便出发西进,下午到达西安。

  花两天时间帮儿子安顿好,带儿子和妻的老同学们见面、吃饭,交待儿子无事问候有事请教毕,第三天我和太太便独自上路。



  三、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江南樵夫

  


  从西安出发不远就进入甘肃。

  如果说西安附近还有些许江南痕迹的话,那么甘肃真是一片荒凉。这种荒凉不能像中国东部的污染一样简单归咎于人为环境的破坏。这里的大部分山不是整块岩石的,盐碱土壤,坚硬而贫瘠。远远可以看见山腰间散落的窑洞,巨大的山脉几乎全裸。人们要么把房子建在山窝窝里,要么建在高高的土山上。尽管已开始进入枯水季节,山涧里露出鹅卵石的河床上却仍然顽强地流着水。

  这里的农作物是耐旱的高粱、玉米和小麦。路边偶尔会有白杨和果园,但种植规模都不大。不禁想起出发前参观过的陕西师大生命学院现代建筑旁边稀稀拉拉种植着高粱的试验田,也许只有科学才可以拯救甘肃的农业。

  但沿途乡镇的模样却已经和江南山区略无差别。他们一样夹道而建,但也许是少有出产,路边看不见象江南山区卖灵芝、天麻之类药材和拐枣、琵琶、野糖梨之类山货的人。但每个镇都能看见一两个穿红色僧衣的喇嘛在路边徘徊,象灵魂一样点缀着这些毫无生气的小镇。

  疾行五百公理从凉水西下高速就开始穿越这些乡镇。

  舟曲实在太小,一河两岸。河水在奔腾,但那颜色却无法激起人们对生命的畅想。既非山洪热烈的红,也非山泉凛冽的清,那是一种宣泄着的象工业废水一样令人不安的乳白色……

  两边的土山照例赤裸,因为是城边的原因,远远可以看见山腰星星点点和山色一致的人种植物和赫然建在土台上的矮小建筑。山体倾泻状交错,一看就是常年滑坡形成的地貌。

  这样的地形地貌,泥石流埋屋掩房不足为奇。就和汶川一样,这样地质结构的地方是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向当局提个醒:与其灾后花巨资赈灾,还不如灾前将居民迁出,还生态于自然,这样于天于人皆有好处。

  一路都是这样萧索的山川,我不敢想象就在这萧索山川的那头竟会藏着一个被欧洲人洛克喻为“若上帝先发现这里肯定会把伊甸园建在这里”的世外桃源。而我正是奔它而来。从舟曲一路往西,限速40至60,两百多公里跑了四五个小时,连夜赶到迭部,随便下榻一个酒店,一下车就感到有别于这个季节的刺骨寒意。

  宾馆是几个操着藏腔汉语的藏族姑娘开的,干净便宜。太累,就着在舟曲买的卤鸭喝半瓶二锅头,也不洗漱,倒头就睡。早上醒来,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我不知道一会儿去还是不去美丽的扎尕那!

打赏

1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11张 | 更多 |
楼主江南樵夫 时间:2018-08-10 14:37:07

  
  
楼主江南樵夫 时间:2018-08-10 14:37:54
  纪念两年前的青藏自驾行!
作者:红酒之钧 时间:2018-08-10 14:59:33
  楼主啥时候来个利比亚自由行啊?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江南樵夫 时间:2018-08-10 16:32:51
  天涯国观封我发言权六七年,天涯杂谈封我2912自然人文预测……贴将近一年,所以天涯这个曾经牛逼地不行不行的华人中文论坛才一路崩溃,以至今天疲以奔命、半死不活的地步。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江南樵夫 时间:2018-08-10 16:36:39
  校正:是《2012自然人文大事预测……》哈!
我要评论
楼主江南樵夫 时间:2018-08-10 16:43:17
  @红酒之钧

  怎么样,天涯萧条,几乎无以为继,留守的五毛就你们几个,不多了吧?:)
作者:当归川穹 时间:2018-08-10 17:10:09
  那会开机后第一件事就是上天涯看樵夫的《2012自然人文大事预测……》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江南樵夫 时间:2018-08-10 17:23:09
  青藏行(四):头痛和美景之间



  昨天三个多小时都是在夜色中绕行,所以直到早上驱车进入扎尕那才发现我们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入了“塞外江南”。

  扎尕那——一个还没有开发出来的天然画廊。

  因为还没有栈道甚至石阶都还没有,而且突然发现有一点高山反应,我们只走了一线天和瀑布就下山赶往郎木寺了,但这已经足够震撼的了。

  扎尕那要走完石林、石城、仙女湖……至少要一天

  开发中的扎尕那只收象征性的十块钱门票,但其旅游价值却超过那些门票动辄一百五六十元人民币的景区千倍万倍。

  扎尕那山脚海拔大约两千七百多米,一线天可能有三千多米,而郎木寺是三千五百米,坐在被窝里开始感到头痛。

  太太一个人跑去甘肃郎木寺和四川郎木寺,活动太剧烈,也开始出现强烈高反。

  现在开始静养,明天还要去唐克看黄河去若尔盖大草原骑马。

  别的不说了,赶紧上图片睡觉。



  青藏行(五)天葬台

  天葬台:



  甘南郎木寺有一个天葬台,这是一个民族的人生观,所以我硬着头皮独自走上了天葬台。

  在九寨沟时听藏族导游扎西说过,藏族人死后一般有三种葬法:天葬、水葬和火葬。

  能享受天葬是非常高的殡葬待遇,过去只有喇嘛和有钱有势的人才能享受天葬。

  扎西甚至跟我比划了一下天葬的过程。他说喇嘛或有钱人天葬先要做法事,然后由专人用解刀从两肋下各开一刀,背后沿着脊柱才开两刀,解刀非常锋利,连肋骨一起割断,然后放在天葬台让老鹰吃,肉和内脏被吃完后,再就着木头砧板把骨头剁碎,头骨也敲开,这样老鹰会吃得一干二净,逝者的灵魂便可以解脱了。

  我走上天葬台时,天葬已经结束,几个外地人在经幡前埋着什么。远处天葬台前面的草地上坐着一个喇嘛,雄壮高大,正在念经超度亡魂。

  郎木寺天葬台旁边的山坡上栖息着一群硕大的老鹰,它们时不时悠闲地飞起来在天葬台的上空盘旋盘旋……

  一阵之后,它们一一从高空落下来,站在天葬台周围的山坡上惬意地等待……

  听当地人说,甘南的藏族人基本上都是天葬,不分贵贱,只是花钱不同,仪式不同而已。





  青藏行(六):巴彦喀拉山

  从拉卜楞寺出发直奔西宁。导航把我们领上了一条正在施工的山路,九曲十八弯,突然一道巨大的绵延数十公里的山壁横亘在眼前,当我们翻越了一道海拔三千七百多米的山口时,景色骤然大变。甘南和川北的一切葱茏和华贵瞬间被关在了山口那边,扑面而来的是目瞪口呆的荒芜和壮丽。两道巨大的的山脉裹挟着一条细细的河流滚滚西去。我说的滚滚西去,不是河而是巍峨的山壁。那河太小,河水黄而涓细,尽管也野性十足地奔腾,但总让人担心会突然隐没。可是担心是多余的,几度深入浅出,这野性而细小的河流却在下游汇集成了一个令人惊叹的巨大湖泊。如果甘南和川北可以用温婉来形容的话,那么描写这里的风光就只能用四个字:野性十足!在大脑中紧急运算有关这一带的历史和地理数据,和太太一起研判这突兀的局面。蓦然发现,我们可能已经身处甘肃、四川、青海之间的三角地带,直接说,也就是我们正走在著名的巴彦喀拉山缓缓西去的余脉上。我们停下来,试图寻找上山的道路,因为巴彦喀拉山并不在此行的攻略计划之中,我们对她一无所知。用手机搜索巴彦喀拉山,它就在附近(或者说就在脚下),方圆近百公里,主峰海拔五千多米,海拔四千多米的山峰有三千六百多个,还有一百八十多个海子。巴彦喀拉山是昆仑山的支脉,山高路险,但风光迤逦,植被丰富,令人垂涎。但我们并没有做逆袭巴彦喀拉山的任何准备工作,权衡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踌躇再三,只好放弃。在尖扎县有一个上高速的机会,我们放弃了,虽然主要是因为carlife上还没有这条路,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我们舍不得这一路壮阔的西部风景。

  迤逦而行,且走且停,待山色渐暗,夜幕降临,我们在离西宁约一百一十公里处转入高速,提振精神,长驱直入,直奔塔尔寺……
作者:玉枝临风 时间:2018-08-10 18:40:22
  美
作者:兰栖 时间:2018-08-10 18:58:12
  关注
楼主江南樵夫 时间:2018-08-10 19:32:03

  
  
  
作者:透明的蓝色大海 时间:2018-08-10 20:46:51
  凑个热闹顶帖。
  

  
作者:公常走刀口555 时间:2018-08-10 23:12:38
  不要批判天涯删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天涯杂谈言论尺度全国排第一,人家也是夹缝里求生存,南方周末就是前车之鉴,如果天涯明天也跟南周一个命运,还有哪里能说话?
  个人分析负责删帖的应该不是天涯内部人员,而是另一股力量!

  
作者:秋天的鱼w 时间:2018-08-10 23:36:42
  照片很美 已赞
作者:西楼月01 时间:2018-08-11 00:07:17
  好希望和楼主一样做一次这样的旅行!
作者:皖南山人20161 时间:2018-08-11 11:57:03
  生在中国,不去西藏是一种遗憾!然想去西藏却因无法抗拒之因素望而却步,更是遗憾!如此:楼主幸运也,但祝楼主西藏之行愉悦并吉祥!!!
作者:小调皮王子天 时间:2018-08-12 21:27:52
  老家青藏高原,给楼主点个赞,多发点美图。
作者:_若个书生_ 时间:2018-08-13 02:02:12
  点赞欣赏, 期待诗友品评鄙人拙作《十年小诗》,互赞~
作者:statusim 时间:2018-08-13 04:58:10
  真美,祖国大好河山应该多走走 羡慕楼主
楼主江南樵夫 时间:2018-08-13 06:44:07
  青藏行(七):大隐隐于市的古刹塔尔寺……

  江南樵夫



  和拉卜楞寺一样,塔尔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六大寺院之一,显密融通。不一样的是,拉卜楞寺学术气氛浓厚,而殿宇、僧寮都很简陋,适合隐修。

  塔尔寺是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的老家。宗喀巴有两名赫赫有名的嫡传弟子:达赖和班禅。这两位活佛在此后近千年的历史长河里不断转世,一位驻锡后藏日客则的扎什伦布寺,一位驻锡于前藏拉萨的布达拉宫,成为西藏不可替代的政教领袖。

  三世达赖的灵塔就安放在塔尔寺。他是十三世达赖喇嘛中(十四世达赖五十年代出走国外)唯一两个舍利不在西藏的转世活佛之一。另外一个是文采飞扬、风流倜傥被清朝皇帝废黜了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安能觅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就是他的佳句,布达拉宫至今有他的宫殿,但他后来下落不明。

  塔尔寺离西宁只有十几公里。

  西宁是一个土豪一样的城市,我是晚上九点多钟从高速公路直入西宁的,因为高速公路穿过整个城市,所以对着车窗扑面而来的是令人窒息的一片金色景象,巨大的、无休止的以金色为主的静态灯光景观让人首先得到这一印象。要知道,内地稍微现代一点的城市夜景早已进化为3D动画和彩色喷泉了。

  西宁的土豪风气一直延伸到塔尔寺。和拉卜楞寺不同,塔尔寺车水马龙。售票处宽大雄伟,门票每位八十,地图则专窗另外出售,分十块、二十块、三十块三种。

  几乎毎尊佛像面前都有钞票,有些游客不能触碰的佛、菩萨塑像端起的手里居然也握满钞票。一边走我一边在想,佛、菩萨教人学会放下,所以才是佛、是菩萨,那些把钱放在佛、菩萨手里的喇嘛或游客是要反过来教会佛、菩萨拿起吗?

  在护法殿的佛案上一左一右供奉着两位活佛的照片,左边的是十世班禅,右边的不能确定。我叫住一位年轻让秀(藏密对僧人的称呼)小心地问:师父,那是shisi世达赖喇嘛吗?让秀答非所问:不能用手指。

  看来这位让秀要修成喇嘛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我随手一指那是无心,让秀认真戒我不指便是有心,从有心到无心,从执着到放下是步入佛学智慧的重要心法。某种意义上来说佛法就是心法,王阳明悟此理而创心学,福被俗世。想想当年莲花生大师携十数弟子从巴基斯坦东赴西藏在冈仁波齐峰和苯教斗法,大败苯教诸神,以神通立藏教的藏传佛教创建历史,对这位年轻喇嘛的执着心便当下释然了。佛祖说法无定法,又说广开方便法门,以令所有众生悟入佛道。其中密宗就是一种方便法门,他宣扬神通,使用神通,甚至教人升官发财、娶妻生子的办法,而且屡有灵验。这种教法看起来和禅宗大异其趣。但入门之后的修行人却都会明白,显宗和密宗是殊途同归的,密宗修到最后就是禅宗的境界,所以拉卜楞寺和塔尔寺自古显密融通。

  之所以用神通和利欲来教化众生,是因为古代藏人愚顽强悍,非利欲威势不能令其归入佛道,是为“先以利勾欠,使其归入佛道,然后以正法度之”的方便法门。

  相比之下,禅宗乃上根之人的参修法门,讲究直指人心,见性成佛,所以受众极少,唐宋之后逐渐凋零,而以“念佛往生”普被三根的净土宗却和藏传佛教一样广为传播。这说明,迷顽之人要步入觉悟正道是要走很多曲折的弯路的,但弯路不是歧路,迟早能入正途。

  基于以上原因,藏民几乎人人都是佛教徒,而且象刘德华、李连杰、王菲……这些名人巨贾也纷纷来归。

  我再次微笑着问那位年轻让秀:那是shisi世达赖活佛吗?他把背往身后的柱子上靠一靠没好气的回答道:不知道!我微笑着点点头和太太挽手走出了小金瓦殿。塔尔寺是藏传佛教格鲁教派创始人宗喀巴的故乡,相传宗喀巴大师自幼聪颖,入藏求学六年,母亲思念儿子,托人寄去一缕白发表达想见儿子的思念之情,宗喀巴一心求佛,便回信告诉母亲和姐姐,只要以石垒塔,见塔便如见我。当时宗喀巴已经慧名远播,乡人闻此便帮助宗喀巴的母亲和姐姐一起修起了一座石塔,两百年后由三世达赖扩建为寺。所以塔尔寺是先有塔后有庙的。

  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相比,更注重基于世俗的系统化教育,寺院除了开设佛法课程之外,更有医学、天文、历算、星术、诗歌、艺术、因明和佛教哲学等学科,能在这样的寺院求学并学有所成,实际上是一种非常难得的福报。

  塔尔寺有三绝:唐卡、堆秀和酥油花。唐卡、堆秀耳熟能详,但酥油花我也是第一次见闻,这是一种以酥油和矿物颜料为原料制作的雕塑,精妙绝伦,因为只能保存在摄氏15℃以下的环境里,所以每年都要重塑,拉卜楞寺甚至还有一年一度的酥油花比赛,获胜作品被陈列佛堂。

  酥油花类似于蜡像,但却比蜡像艺术更精美更富想象力,据说已经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

  塔尔寺的佛教成就和他用数千两黄金建造起来的大金瓦殿一样富丽堂皇。正因为这个原因,我在每一个大殿正门毎一尊佛像前没有设蒲团的地板上叩头礼拜,饶每一座佛塔和佛殿虔行三圈,转动每一个看到的经筒……只为向这些为度脱众生苦难而上下求索的先辈们致敬!

  总之,如果拉卜楞寺是一个适合隐修的地方,那么塔尔寺红尘滚滚,智慧的人可以以境炼心。

  我最后在藏经楼的大门前合掌立足良久,不是因为庭院里的假山石上贴满人民币,而是四座空空的大殿中央一位盘腿喇嘛洪亮抑扬的读经声,那声音空旷深沉,象摩尼珠一样洗荡人心一切虚妄念头、颠倒梦想,我低眉垂目饶他缓行三匝,喇嘛心无旁骛,经声不断……这才是塔尔寺的本真光景!

  (去看日出,保存草稿待续)
楼主江南樵夫 时间:2018-08-13 13:42:47

  
  
  
作者:老醋大叔2015 时间:2018-08-13 14:10:16
  别忙,利比亚的事情说清楚了先。。。。。。
  楼主咋不去利比亚旅游呢?
作者:hndzsun 时间:2018-08-14 14:14:01
  天涯的国观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首页一个发帖按钮,不用审查,可以随时发帖。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赚四个积分,买一个贴,——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贴要涨到十分;倘肯多花一分,便可以灌一桶水,如果出到十几分,那就能发一张黄图,但这些顾客,多是屌丝,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戴大V帽的,才踱进论坛的专版里,发图发文,慢慢地发帖。

  ……

  我从此便整天的泡在论坛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大斑竹是一副凶脸孔,游客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江南樵夫到论坛,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江南樵夫是站着发帖而戴大V帽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戴的虽然是大V帽,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皿煮尸油,叫人半懂不懂的。

  江南樵夫一到店,所有发帖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江南樵夫,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斑竹说,“发两个贴,要一张黄图。”便排出九个积分。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被挖坟了!”江南樵夫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被自干五挖了坟,吊着鞭。”江南樵夫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挖坟不能算挖……挖坟!……皿煮尸油的事,能算挖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丛林法则”,什么“美利坚”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江南樵夫原来也当过五毛,但终于没有进学,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发得一手好贴,便替人家发发帖,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喝懒做。发不到几天,便连人和键盘鼠标显示器,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发帖的人也没有了。江南樵夫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偷窃的事。但他在我们论坛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公告栏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公告栏上拭去了江南樵夫的名字。

  江南樵夫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江南樵夫,你当真了解民主么?”江南樵夫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美分也捞不到呢?”江南樵夫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皿煮尸油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斑竹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斑竹见了江南樵夫,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江南樵夫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知道皿煮吗?”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知道皿煮,……我便考你一考。皿煮,怎样写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江南樵夫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斑竹的时候,删帖要用。”我暗想我和斑竹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斑竹也从不将皿煮上账;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江南樵夫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皿煮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江南樵夫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爱国主义是五毛最后的遮羞布!”

  有几回,邻近论坛的游客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江南樵夫。他便给他们一人一个回复。游客们看完回复,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帖子。江南樵夫着了慌,伸开五指将帖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帖子,自己摇头说,“凡是被英美殖民的地方都会皿煮繁荣。”于是这一群游客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江南樵夫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斑竹正在慢慢的删帖,取下公告栏,忽然说,“江南樵夫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积分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被鞭尸了。”斑竹说,“哦!”“他总仍旧是灌水。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发帖说卡扎菲倒台后利比亚会实现皿煮尸油。”“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被挖坟,后来是鞭尸,鞭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斑竹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删他的贴。

  中秋过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游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发一个贴。”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江南樵夫便在论坛外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发一个贴。”斑竹也伸出头去,一面说,“江南樵夫么?你还欠十九个积分呢!”江南樵夫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贴要好。”斑竹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江南樵夫,你又被鞭尸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鞭,怎么会打断腿?”江南樵夫低声说道,“跌断,跌,跌……”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斑竹,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游客,便和斑竹都笑了。我发了贴,放在首页。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个积分,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走来的。不一会,他发完贴,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江南樵夫。到了年关,斑竹取下公告栏说,“江南樵夫还欠十九个积分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江南樵夫还欠十九个积分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江南樵夫的确死了。(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我要评论
作者:hndzsun 时间:2018-08-15 20:30:53
  1938年,曲阜沦陷,孔令煜、孔德成立即宴请日军侵华头目田嵨、久保添、冲田、鲇川、漆谷、奈良等人,以加强“中日友善”。

  此后,孔令煜立即和汪伪政府打得火热。他为汪伪政府站台,在纪念孔子诞生时,居然于电台公开发布《复兴东方文化击灭宿敌英美完成大东亚圣战》,要隆重举行国祭,并大肆鼓吹中日友善,文中说:“友邦日本,……既著先鞭,我国当策后效,以与共存共荣。”“适值参战朝廷之时,定能与友邦联为一体”。

  1942年5月31日,经汪精卫日伪政府批准,恢复了礼孔典礼,大汉奸、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揖唐亲到曲阜祭孔,并称“惟先师德配天地,道冠古今,删定六经,师表万世。兹来阙里,瞻仰宫墙,敬荐馨香。”

  1943年3月,汪伪政权成立三周年,孔令煜马上予以电贺,称汪精卫“遵引国父遗教,收回各租界及治外法权,国际地位从此增高,得与世界列强齐驱并驾,旋转乾坤之功,实为从前所未有。”孔府代理奉祀官电贺汪精卫政府成立三周年

  代电 南京国民政府主席汪钧鉴:窃以本年三月三十日,恭逢钧府还都三周年之期,尤因我主席遵守国父遗教,收回各租界及治外法权,国际地位从此增高,得与世界列强并驱并驾,旋转乾坤之功,实为从前所未有。令煜应期赴京参加典礼,并面聆训诲。惟是时适当圣庙筹备春祭大典,未克离曲,祗得翘望晋祝,用表敬意。谨此电陈,伏惟垂鉴。大成至圣先师奉祀官代表孔令煜谨叩。漾。中华民国三十二年三月 日

  孔府档案《8905》

  孔府宴请日本侵略军头目请柬

  谨订二月八日下午五时洁樽候教:

  田坞长官 谢

  久保添部队长 敬陪

  冲田部队长 同

  鲇川部队长 同

  漆谷部队长 同

  奈良副官 同

  来栖副官 同

  吴会长蕴川 因病敬谢

  尤澎岭先生 孔令煜敬约

  德成

  孔府档案选《8914》(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作者:bliang617 时间:2018-08-15 20:39:47
我要评论
楼主江南樵夫 时间:2018-08-16 09:35:35
  守卫这最后一方净土的高原人

  江南樵夫


  


  (一)青海湖和高原蓝天上的云


  从塔尔寺出来,我们没有停留,驱车直奔倒淌河,倒淌河是青海湖南部的入口。



  很少听去过青海湖的人说起高原的天空。其实高原天空里雄伟变幻的云比青海湖浩淼的湖水还令人震撼。



  一路北行,天空空明澄净,白云蒸腾。这种久违的气象,在儿时江南夏天的江边和老屋中午的屋檐上也曾有过。



  象一幅幅巨大的三D动画,蓝天里壮阔的白云,不停变换着各种神虚梦幻的故事:



  或如龙争虎斗,狼烟千里;



  或如夸父逐日,长空不息……



  有时候,头顶重帷叠帐,隆幢重幡,恰如氤氲飘渺的佛宫;



  有时候,阳光从斗乱的层云里散射下来,金光万道,又仿佛但丁《神曲》里无数天使正在歌唱的壮美天堂……



  随着黄昏的临近,天上的白云开始从洁白略染墨色,画面更加生动。



  “远取诸物,近取诸身”这是中国认知论的精髓,中国画的技巧灵感许即如此吧。



  刚刚还云雕玉砌的白云,在慢慢冷却下去的天空里,瞬间变成了一幅幅流淌着神秘意识的水墨山水。



  快到倒淌河了,两旁的云朵渐渐淡去,天色略青,远处天空中一龙一凤还在逐日嬉戏。



  尤其那凤,是自左边一路伴随而来的。青白的背景前,霞披慢慢又被镀上了落日的余晖,忽然金碧辉煌,美轮美奂起来,翅、爪、喙、冠,惟妙惟肖……



  过了倒淌河就到湖边了,太太兴奋不已。找个合适的位置下到湖边,这就是传说中的青海湖耶……



  太太站到一块写着“青海湖”三个大红字的标牌前要我给她拍照。



  我说,和这三个字合影太俗,但她坚持要拍此留念,我只好勉为其难。



  太太摆出千奇百怪一系列姿势,我摸爬滚打一一记录。拍完后用动画模式一看,不过就是一套失传已久的广播体操。



  然后,抓紧时间赶往二郎剑,据说到那里可以看到青海湖的全景。



  二郎剑是要收门票的。太太说“攻略”里说可以不进二郎剑,只要把汽车开到对面山坡上,在公路上一样可以领略到青海湖的全景,而且更加恢宏壮观。



  我依计一试,果如其言!



  青海湖和范仲淹笔下洞庭湖的烟波浩渺不同,她象一位美丽的西方少女一样赤诚热烈,空明通透中脱却了江南湖泊里所惯有的些许羞涩。



  青海湖是一个盐水湖,所以阳光下的湖色,变幻莫测。



  欣赏青海湖是要摆个茶几,泡上一壶酽茶慢慢品味的。那湖色千层万层,叠香砌翠,无穷无尽……



  可惜,我们不过是千里迢迢赶往西藏的过客,不能久留。



  夜幕开始降临,剩下的残云托起一弯刀月,明锐锋利。



  我正欲感叹大漠孤烟直,关山月如钩的精彩,却猛然发现那如镰的月亮钩处,竟挑起一颗明亮的大星……



  哇!太幸运了!这正是每月一次,在内地殊难一见的“木星伴月”奇观。用肉眼看得如此真切,在灰霾已成常态的内地简直难以想象。



  我们风驰电掣,逐月而行,深怕这一星一月就此坠落下去。



  终于天还是黑了,星月也坠入了地平线,但我们如期赶到了计划落脚的黑马河。



  九月这个季节,是青海湖的旅游淡季,天气开始变冷,本来热闹的黑马河已经开始寂寥,店主们象南归的候鸟一样大都已经离去……



  找个寥落的旅馆住下来,去仅剩的几家餐馆吃顿昂贵的晚餐,然后蒙头大睡,准备明天一早去看青海湖的日出。



  (二)海北州善良的藏族夫妇
作者:hndzsun 时间:2018-08-16 15:31:34
  别忙,利比亚的事情说清楚了先。。。。。。

  楼主咋不去利比亚旅游呢?(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作者:刘月姣 时间:2018-08-16 15:33:27
  顶顶
作者:人生又从零开始 时间:2018-08-16 17:48:52
  @兰栖 2018-08-10 18:58:12
  关注
  -----------------------------
  此段写的不错,值得推荐。照片拍得也很好,学习中
作者:ty_137129982 时间:2018-08-16 19:27:05
  风景不错
作者:hndzsun 时间:2018-08-20 23:10:56
  不知道楼主是否去净化心灵去了?也不发几篇鸡汤文来?你见到的人,在几十年前他们多数是农奴,你能去的那个地方,是共产党解放的,你走的路也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新中国修的!
  • zxyang230: 举报  2018-08-22 00:48:13  评论

    评论 hndzsun:世界上的路多了,这个国家是人民的,也是人民建起来的,修路的人和钱哪一样不是几亿人奉献的?国家有问题不能说吗,现在的体制贪污腐败多严重?教育成什么了?环境成什么样了?经济还能挺多久?有能力的都移民了,当官的子女都哪个不留学?怎么不在党的领导下学 的教育呢啊?
  • hndzsun: 举报  2018-08-24 13:07:58  评论

    世界上称得上人民的不仅仅只有中国人。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我要评论
作者:hndzsun 时间:2018-08-24 13:12:33
  现在的体制贪污腐败多严重?你知道有多严重?举报去!
  教育成什么了?说说成什么了。
  环境成什么样了?谈谈你的可行性办法。
  经济还能挺多久?你可以大胆预测下。
  有能力的都移民了,当官的子女都哪个不留学?留学有什么问题吗?
  • zxyang230: 举报  2018-09-02 23:35:50  评论

    评论 hndzsun:除了无奈还是无奈,你自己孩子上学你想让他们接受什么样的教育呢?环境教育还有什么可说的,懂的都懂。天涯曾经有一个环保局内部人士发帖,说柴静知道的只是皮毛,真正的原因也不好敢说。看看樵夫以前的帖子,言论自由都没有了,还是少说为妙。作为百姓,翘首以盼。
  • hndzsun: 举报  2018-09-02 23:43:31  评论

    评论 zxyang230:难道不是隔壁老王告诉你的?
我要评论
作者:行者0614 时间:2018-09-02 09:51:13
  江南弃楼了?
作者:行者0614 时间:2018-09-02 09:51:24
  坐等更新
作者:Flysnow130 时间:2018-09-11 19:51:30
  江老师你怎么看刘强东玩女人被抓?
作者:嘛啊嘛是 时间:2018-10-08 10:44:42
  @江南樵夫 2018-08-10 14:37:54
  纪念两年前的青藏自驾行!
  -----------------------------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379440-1.shtml 你的楼在呼唤你,你肩负着开启民智的重任,赶紧回楼展示一下你的智商和脑回路
作者:山之城 时间:2018-10-14 15:57:38
  樵夫的微信也停更了,希望安然无恙
作者:hndzsun 时间:2018-10-17 22:49:52
  天涯的国观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都是首页一个发帖按钮,不用审查,可以随时发帖。做工的人,傍午傍晚散了工,每每赚四个积分,买一个贴,——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每贴要涨到十分;倘肯多花一分,便可以灌一桶水,如果出到十几分,那就能发一张黄图,但这些顾客,多是屌丝,大抵没有这样阔绰。只有戴大V帽的,才踱进论坛的专版里,发图发文,慢慢地发帖。

  ……

  我从此便整天的泡在论坛里,专管我的职务。虽然没有什么失职,但总觉得有些单调,有些无聊。大斑竹是一副凶脸孔,游客也没有好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江南樵夫到论坛,才可以笑几声,所以至今还记得。

  江南樵夫是站着发帖而戴大V帽的唯一的人。他身材很高大;青白脸色,皱纹间时常夹些伤痕;一部乱蓬蓬的花白的胡子。戴的虽然是大V帽,可是又脏又破,似乎十多年没有补,也没有洗。他对人说话,总是皿煮尸油,叫人半懂不懂的。

  江南樵夫一到店,所有发帖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道,“江南樵夫,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他不回答,对斑竹说,“发两个贴,要一张黄图。”便排出九个积分。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被挖坟了!”江南樵夫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被自干五挖了坟,吊着鞭。”江南樵夫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挖坟不能算挖……挖坟!……皿煮尸油的事,能算挖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丛林法则”,什么“美利坚”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江南樵夫原来也当过五毛,但终于没有进学,又不会营生;于是愈过愈穷,弄到将要讨饭了。幸而发得一手好贴,便替人家发发帖,换一碗饭吃。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便是好喝懒做。发不到几天,便连人和键盘鼠标显示器,一齐失踪。如是几次,叫他发帖的人也没有了。江南樵夫没有法,便免不了偶然做些偷窃的事。但他在我们论坛里,品行却比别人都好,就是从不拖欠;虽然间或没有现钱,暂时记在公告栏上,但不出一月,定然还清,从公告栏上拭去了江南樵夫的名字。

  江南樵夫喝过半碗酒,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旁人便又问道,“江南樵夫,你当真了解民主么?”江南樵夫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便接着说道,“你怎的连半个美分也捞不到呢?”江南樵夫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嘴里说些话;这回可是全是皿煮尸油之类,一些不懂了。在这时候,众人也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在这些时候,我可以附和着笑,斑竹是决不责备的。而且斑竹见了江南樵夫,也每每这样问他,引人发笑。江南樵夫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便只好向孩子说话。有一回对我说道,“你知道皿煮吗?”我略略点一点头。他说,“知道皿煮,……我便考你一考。皿煮,怎样写的?”我想,讨饭一样的人,也配考我么?便回过脸去,不再理会。江南樵夫等了许久,很恳切的说道,“不能写罢?……我教给你,记着!这些字应该记着。将来做斑竹的时候,删帖要用。”我暗想我和斑竹的等级还很远呢,而且我们斑竹也从不将皿煮上账;又好笑,又不耐烦,懒懒的答他道,“谁要你教!”江南樵夫显出极高兴的样子,将两个指头的长指甲敲着柜台,点头说,“对呀对呀!……皿煮有四样写法,你知道么?”我愈不耐烦了,努着嘴走远。江南樵夫刚用指甲蘸了酒,想在柜上写字,见我毫不热心,便又叹一口气,显出极惋惜的样子。   

  “爱国主义是五毛最后的遮羞布!”

  有几回,邻近论坛的游客听得笑声,也赶热闹,围住了江南樵夫。他便给他们一人一个回复。游客们看完回复,仍然不散,眼睛都望着帖子。江南樵夫着了慌,伸开五指将帖子罩住,弯腰下去说道,“不多了,我已经不多了。”直起身又看一看帖子,自己摇头说,“凡是被英美殖民的地方都会皿煮繁荣。”于是这一群游客都在笑声里走散了。

  江南樵夫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有一天,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斑竹正在慢慢的删帖,取下公告栏,忽然说,“江南樵夫长久没有来了。还欠十九个积分呢!”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一个喝酒的人说道,“他怎么会来?……他被鞭尸了。”斑竹说,“哦!”“他总仍旧是灌水。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发帖说卡扎菲倒台后利比亚会实现皿煮尸油。”“后来怎么样?”“怎么样?先被挖坟,后来是鞭尸,鞭了大半夜,再打折了腿。”“后来呢?”“后来打折了腿了。”“打折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许是死了。”斑竹也不再问,仍然慢慢的删他的贴。

  中秋过后,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看看将近初冬;我整天的靠着火,也须穿上棉袄了。一天的下半天,没有一个游客,我正合了眼坐着。忽然间听得一个声音,“发一个贴。”这声音虽然极低,却很耳熟。看时又全没有人。站起来向外一望,那江南樵夫便在论坛外坐着。他脸上黑而且瘦,已经不成样子;穿一件破夹袄,盘着两腿,下面垫一个蒲包,用草绳在肩上挂住;见了我,又说道,“发一个贴。”斑竹也伸出头去,一面说,“江南樵夫么?你还欠十九个积分呢!”江南樵夫很颓唐的仰面答道,“这……下回还清罢。这一回是现钱,贴要好。”斑竹仍然同平常一样,笑着对他说,“江南樵夫,你又被鞭尸了!”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单说了一句“不要取笑!”“取笑?要是不鞭,怎么会打断腿?”江南樵夫低声说道,“跌断,跌,跌……”他的眼色,很像恳求斑竹,不要再提。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游客,便和斑竹都笑了。我发了贴,放在首页。他从破衣袋里摸出四个积分,放在我手里,见他满手是泥,原来他便用这手走来的。不一会,他发完贴,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坐着用这手慢慢走去了。

  自此以后,又长久没有看见江南樵夫。到了年关,斑竹取下公告栏说,“江南樵夫还欠十九个积分呢!”到第二年的端午,又说“江南樵夫还欠十九个积分呢!”到中秋可是没有说,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

  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大约江南樵夫的确死了。(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