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的归途。

楼主:对玖单歌 时间:2018-08-16 18:16:52 点击:628 回复:4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仲夏夜,白水湖杨家烤鱼店前,我跟刚子坐着店里撸烤串边喝着冰啤,扯着些家长里短的闲话。
  突然烤鱼店外一阵噼里啪啦的吵闹声,店里面的几桌客人也纷纷跑出去看热闹。“快打电话报警,MMP。这个星期第二次了,该死的黄疯子又来闹事!”
  刚子起来拉着咋咋呼呼冲进店门的老板娘问情况,打听怎么回事。
  外面惹事的是“黄疯子”,他本名叫黄一山。30来岁,一米七六左右的个头,长的一表人材。如果不是因为精神病,想必很多女人愿意投怀送抱。可惜从小就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直到现在也无法正常工作,讨媳妇就更别提了。现在黄疯子靠着父母的退休工资养着,整天到处打流闲逛。



  我和刚子把筷子放下,准备看看那个有点颜值的黄疯子长啥样,于是一起走到了烤鱼店门口。
  看到杨老板脸上带伤,身上衬衣被扯得袖子都脱线了一支,跟几个食客在门口围观。
  “艾,老杨,疯子人呢?在哪呢?”
  “那不是啊。也是真见鬼了,又不能打他又怕被他打,还好刚才老子跑的快,马了个X的!”
  我定晴一看,在烤鱼店外边放食材的冰柜边上。一个瘦削男子正握着菜刀对着冰柜砍个不停,碎玻璃掉了一地。周围桌椅横倒,食材撒了一地。
  黄疯子见人越聚越多,好像情绪更加兴奋起来,竟提着菜刀往我们人群中就迎了过来,吓的我们众多看客赶紧四散而开。
  “小心,用钢叉。”正在紧急关头,一向总来迟一步的警察竟然及时拍马赶到。正面两个戴着大檐帽的警察手持着两米来长的叉子将黄疯子裆住。另外一个警察从后面小心翼翼接近黄疯子,差不多够距离了,只见他拿着伸缩警棍一甩开。对着黄疯子持菜刀的右手碗就是狠狠一击。菜刀‘哐当’掉在地上。前面的大檐帽扔掉钢叉,扑上去按住黄疯子双手,掏出约束带,把他牢牢的绑在一个桌子腿上。
  黄疯子瞪着眼睛,面目狰狞,张开嘴‘啊啊’地叫。挣扎了好一会儿,没力气了才放弃抵抗低着头蹲在地上。
  那三个警察见状才松出一口气,明显放松了不少。从背后偷袭的那警察见到我和刚子,挥手跟我们打招呼:“哟,吃烤鱼不叫上我啊。这可不够兄弟了啊!”
  刚子和我笑道:“猴子,你这话说的。前两天是你自己说的这段时间晚上都要值勤的。再打你电话叫你不是浪费电话费么。”
  这时一直站在门口的杨老板看黄疯子被控制了,才大胆走过来。顺手拾起一个酒杯,就想砸黄疯子。
  猴子一看赶紧拦住,“老杨,你可别犯二动手打人啊!”
  “你看看,这把我和店里搞的!”老杨怒气冲天。
  “行了行了,别给自己找麻烦,他是精神病,他打人不犯法。你打他就倒霉了,还要赔他钱。”猴子拍拍老杨肩膀,好言安慰着。
  老杨明显气的直跺脚“他有么斯(什么)精神病,我看,就是故意装疯卖傻。就是故意蓄意报复,这次必须要老黄赔钱!”
  杨老板的烤鱼店边上,原有一台‘抓烟机’(类似娃娃机)。
  据说,好几天前,黄疯子连投十个硬币都没有抓出一包烟。当场就犯了病,他捡起石头把抓烟机砸了个稀烂,老杨气不过推了他一把,结果被他拿石头砸了背一下。现在,过了这么多天,一千块钱的财产损失和医药费还没给,今天黄疯子又发疯把烤鱼店给砸了。


  等了一刻钟左右,接到电话的黄疯子父亲骑着小电驴赶到烤鱼店。
  此时,黄疯子已经带倒椅子横在地上,歪着头舔自己吐在地上的口水玩,看到父亲来了,他双脚乱蹬,又兴奋地‘啊啊’叫起来。
  老黄瞟了儿子一眼,扭头问:“老杨,这次又是多少钱?”语气漠然又无奈。
  “两次加在一起三千块,少一分都不行!”杨老板怒气冲冲朝老黄吼着。
  “先别说这个,老黄,你儿子现在怎么办?一直就这么放养啊,也不怕再伤到人?”猴子走过去打断他们。
  “我还能怎么办,你们把他枪毙得了。我是管不了了!”

打赏

16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对玖单歌 时间:2018-08-16 18:18:10
  猴子让那两个同事先把黄疯子带回所里,找我和刚子要烟抽,还从我钱包里面掏出五块钱买瓶冰可乐。滋溜着一瓶可乐就全部灌了下去,吐出一口气后。见我们真发急了,才笑笑告诉我们这事的来龙去脉。
  这些年来,黄疯子一直是猴子他们派出所的常客,几乎每个民警都处理过和他有关的案情。
  有时是他砸破了烟酒店的玻璃,有时是他划了小区里的私家车,有时是他追打路人。最严重的一次,他把一个路过的小姑娘衣服扯了,别人反抗还被他打成了轻伤。那次事件发生后,黄疯子被送到附近的白水湖精神病院强制医疗了三个月。虽然打人时他处于发病期,不用负刑事责任,但是民事赔偿还是要出的。
  那次三万元的赔款几乎彻底压倒了老黄,那段时光,经常有人看到老黄在火车站汽车站乞讨。
  自从儿子犯病以来,老黄的生活就是在“去派出所,赔礼道歉,赔偿损失,骂儿子,送精神病医院”的圈子里面兜兜转转。
  现在,他实在是管不住儿子了,只能出了事再弥补。出事后频繁地去派出所领人,再低三下气的给受害人道歉。至于精神病院,没钱,也就很久没送过去了。
  遇到脾气好的、损失小的,看老黄可怜也就算了。要是遇到不好说话或损失太大,老黄还是免不了到处借钱赔给别人。


  “你们警察把他枪毙了吧,我是真的管不了了。”老黄说得到,却做不到。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调角。杨老板骂骂咧咧的收拾店了,手里拿着1000元的赔偿金,这是当时老黄能筹到的全部钱。。
  处理完赔偿,我们陪猴子和老黄去派出所,黄疯子正在派出所一间房子的水管上绑着,疯劲看样子已经过去了。老黄跟猴子商量:“他现在好点了,能不能让我带回家。”
  猴子劝他赶紧送进白水湖精神病院,老黄无奈摇头。“等等吧,明天他姐就回来了,我们再商量商量,这会儿家里面是真的没钱了。”
  猴子摇摇头,给黄疯子松绑送他们出去。老黄又问:“警察同志,现在还有精神病人强制送医的政策吗?”
  “有是有,但那是出大事儿以后,你可别盼这个。真出了事就完了。”
  “哎,算了。”老黄嘴里嘀咕着,带着儿子走了。他们的背影在暗夜的灯光下,拉得老长。。
我要评论
楼主对玖单歌 时间:2018-08-16 18:18:36
  老黄已经快70岁了,每月只有不到2000块的退休工资,他妻子身体也不好,需要常年吃药。好在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在南昌上班,隔几个月能拿些钱回来贴补家用。
  黄疯子不发病时,也会像正常人一样,见了人会打招呼,也会帮家里面做些家务活。有时时间,连着半年没有发病,老黄托人给他谋了一个看仓库的差事,还准备给他找个婆娘结婚。
  可后来,黄疯子发病打了同事,被送到精神病治疗,虽然事后老黄一再保证‘已经治好了’还提着烟酒过去求人。但仓库领导死活不肯再雇用他了,每个月那一千块钱的收入也没了。
  精神病人管控是社区民警的一项职责,需要每月按时调查情况,做好记录。猴子接管社区工作时,就去了好多次老黄家。他家住在一座旧的厂区宿舍家属楼上,两室一厅,还是90年代的风格。

  家访的内容无非是“目前病人情况怎样”、“是否按时吃药”、“有什么需要民警帮助的”之类的话。了解的差不多了,猴子就准备告辞,送他出门时老黄不停地说:“小黄现在没有工作单位,每次去精神病医院都是自费,本地医院不接收他这种有暴力倾向的,南昌精神卫生中心一个疗程(两个月)要一万多,外地的更贵,确实是送不起了。警官你看,派出所有什么办法没?”
  猴子感到头大。
  市场经济时代,公安机关既无权免去他的医药费,也没法帮忙与医院讨价还价。后来,他也曾试图帮黄疯子办理社会医保,但由于种种原因,也一直没能成功。
  于是黄疯子只能继续待在社区里,做一颗“定时炸弹”。
楼主对玖单歌 时间:2018-08-16 18:22:09
  过了没几个月,市里召开重要会议,上级要求做好社会面管控,务必不能发生重大治安问题。然而怕什么就来什么,当天就有群众报警称,辖区内有人打架。
  猴子和同事赶到现场,看到黄疯子正把一名收废品的外地人按在地上殴打,周围有不少群众围观,却没人敢上去拉。
  猴子赶紧上前,想把黄疯子拽开,不料这时老黄从旁边突然冒了出来,他手里拎着一根钢管,举起来就要往黄疯子头上招呼。猴子见势不妙,急忙上去阻拦,钢管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身上。这一下的力道不轻,猴子当场就疼得说不出话来。老黄这下吓坏了,顾不得儿子,不住给猴子鞠躬道歉。
  一众人等被带回了派出所,在办公室里,猴子怒斥老黄,问他想干嘛,老黄低着头半天囔出一句话,“刚才,我真想一棍子打死这王八蛋。”
  “杀人偿命呢。”猴子冷冷地说。
  “我70了,偿命就偿命吧,都解脱了。”
  最后,老黄出了500元的赔偿金,收废品的外地人骂咧咧地离开了。这次,猴子再也不听老黄的了,坚持一定要将黄疯子送往五医院,老黄原本还想把他带回家,但可能是觉得自己误伤了民警,有愧,最终默许了。
  去精神病院治疗,费用问题依旧逃不过去,老黄在所里给女儿打了电话,那边不知说了些什么,老黄的脸色很不好看。猴子问他怎么了,老黄没说话,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找猴子讨了根烟点上狠吸。
  半小时后,黄疯子的姐姐、姐夫来到派出所,虽然经过一番争吵,他们很不情愿,但最终只能答应把黄疯子送到精神病院。
  姐夫说:“我要开车,一会小黄反抗,我怕老婆和丈老头在路上控制不住他,希望警察同志你能陪我们一起去。”
  在去往精神病院的路上,猴子用约束带把黄疯子绑的结结实实,老黄又拿给他吃了一些药物,黄疯子于是昏沉沉地睡了一路。
  车内寂静无声,只是黄疯子的姐姐不时从倒车镜里看一眼弟弟。眼神复杂。
楼主对玖单歌 时间:2018-08-16 18:23:20
  返回之后,老黄单独问猴子:“警察同志,我儿子这种情况除了送精神病医院外,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医生都说了出院后只要按时吃药,一般可以控制住病情。”
  老黄摇摇头,“哎,你不知道,那些药物根本就不能根治他的病,而且副作用好大的。”
  精神类药物中的镇定剂成分会让人整日嗜睡、无精打采。一些成分也会伤害人的肝脏和肾脏,很多精神病人晚年会面临着严重的肝病和肾病。老黄又担心儿子的身体,于是经常自作主张减少药量,结果导致黄疯子频繁发病。
  “前几年,我有个朋友也得了疯病,家里被折腾的没办法,就把他送到新疆种树去了,一家人也就安生了,现在还有类似的路子吗?”老黄不死心又问。
  “把亲生儿子送到新疆去种树,你真舍得啊。”猴子笑。“一辈子不再见啊?”
  “年轻的时候真舍不得,他小时候,我当时还有个远亲在西藏厮混,劝我把儿子交给他,自己再生一个。我知道他的意思,但总想着‘生养生养’,既然生了他就得养,得了病,就得给他治,但现在看来,唉……可能真的是错了”
  猴子以为老黄是为了钱发愁,便劝他,“现在精神病人的治疗费用报销比例在提高,经济上的压力会越来越小的。”
  老黄摇摇头,“这不只是钱的问题,我今年70了,身体也不好,万一哪天不在了,他该怎么办呢?”
  猴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安慰他,“好在小黄不还有个姐姐,可以帮忙照应。”
  谁知老黄听到这话,眼泪就掉了下来:“这些年,我已经太对不住女儿了。她从小就因为有个精神病弟弟被人欺负,结了婚还要负担弟弟的医药费,我女婿虽然不明说,但我也能看出他的不满。之前,我曾打算把女儿变更为监护人,想着我百年之后,小黄还有个依靠,但女婿说如果那样做,他就马上离婚。我真的不想因为儿子,毁了女儿的一生。”
楼主对玖单歌 时间:2018-08-16 18:23:51
  两个月后,黄疯子从精神病院出来了,尽管猴子一再嘱咐老黄一定要按时按量给儿子吃药,但一切还是沿着“发病、打人砸物、报警、赔偿送医”的老路循环着。
  后来,猴子要调任刑警支队,最后一次进行精神病人家访时,他问老黄:“有什么需要民警帮忙的?”
  老黄说:“我打算下个月带小黄去重庆一趟,给你报个备。”
  “干啥去?”
  “有人说那边有个神医专治这种病,我带儿子去瞧瞧。”
  谈话间,老黄的眼神有些闪烁,猴子不禁有些担心,“你可问清楚了,千万别被骗了,小黄这种情况出门很危险,我建议最好别去,但如果你坚持要去,那也一定要把药带足。”
  老黄点点头。
楼主对玖单歌 时间:2018-08-16 18:24:04
  治不起精神病,只能去死
楼主对玖单歌 时间:2018-08-16 18:24:27
  1月底,黄家父子出发。

  2月,原派出所同事突然电话给猴子,让他赶回派出所,说要了解黄疯子的情况。猴子一阵诧异,赶回派出所后,发现所里有两名重庆警察。

  重庆警察告诉我,黄家父子死了。猴子大吃一惊,连忙问是怎么死的,他们说是车祸,随即又补充道:“确切的说,是老黄制造了这起车祸。”

  他们递来的材料里,详细地记述了那场车祸的过程。

  2月7月下午,老黄骑着一辆踏板摩托车载着儿子在某水库旁徘徊,三点多,老黄突然加速,与儿子一起,连人带车冲进了水库。水库旁的监控,记录了整个过程。

  重庆同行说,原本是要按交通肇事立案的,但老黄的行为有明显的故意杀人嫌疑,现在虽然他已经死了,但还是需要来居住地了解情况,看是否是受人唆使。

  猴子终于明白了老黄跟他报备时,那个眼神的含义——治得好就治,治不好就带着儿子一同赴死。

  猴子赶紧带湖南同行前往黄家查看,他们的亲人们早在屋里哭作一团。看我们到了,黄家女儿拿出一封信,是2月6日由长沙寄出的。信中的内容,至今猴子他还依稀记得:

  玉凤、金花:(黄疯子的母亲和姐姐)

  我带小黄走了。原谅我这样做,我也是没有办法了。

  这次来重庆本想最后试一次,结果那个神医也没有办法。其实来之前我也没抱什么希望,毕竟这么多年了,我也知道他的病没办法好……

  玉凤,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孩子是我们生的,孽是我们做下的,就让我来还吧。我们老了,照顾不了儿子了,我不能让他再毁了金花的人生……以前听人说,家里有个精神病人,这个家就完了,我一直不肯相信,但现在我终于信了。我带儿子走,我们一家都解脱了,有我陪着,到了那边他也有人照顾着。

  金花,原谅爸爸,好好过日子,孝顺你妈妈。爸爸没有能力给你留下什么积蓄……

  猴子把信交给了重庆同行,他们默默看完,拍照取证,随后就离开了黄家。

  单位同事之后问猴子:“之前,你真的没发现过什么苗头?”

  猴子说没有,同事说:“那是你的工作责任没有尽到。”

  “你有什么好办法呢?”猴子问。

  “没有。”
作者:罗之客 时间:2018-08-16 18:48:09
  好,顶顶
我要评论
作者:一品龙茶 时间:2018-08-16 19:03:28
  好文章,继续写,被你吸引了!
作者:一品龙茶 时间:2018-08-16 19:05:07
剩余 1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杭州绝世法牛犬舍 时间:2018-08-16 21:09:23
  已经点赞。请回赞。谢谢。。
我要评论
作者:凉开水3 时间:2018-08-16 21:32:40
  悲局。一般而论,都是父母没有教会人际交往技巧,生活受挫而致病。
作者:蜀海天使 时间:2018-08-16 21:37:16
  楼主有才
作者:sndnnx 时间:2018-08-17 09:10:36
作者:sndnnx 时间:2018-08-17 17:30:52
作者:sndnnx 时间:2018-08-17 17:31:56
  唉……
楼主对玖单歌 时间:2018-08-17 17:43:08
  如果每个人都能理解你,那你得普通成什么样子
作者:一抹阳光斐然 时间:2018-08-17 18:05:37
  杂文麽
楼主对玖单歌 时间:2018-08-17 18:07:04
  @一抹阳光斐然 2018-08-17 18:05:37
  杂文麽
  -----------------------------
  小小说。到这就结束了。
我要评论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8-09-12 22:02:58
  原来你真的在写故事?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