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小镇——大空头

楼主:旋木____ 时间:2018-09-15 02:49:11 点击:271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4.00A.M.
  绝望机场的清晨薄雾朦胧,一架私人飞机从迷雾中现身,降落在停机坪上。一辆大众辉腾驶向前,去迎接从舷梯上下来的那个身穿风衣裹着围巾的五十岁中年男人。
  “哎呦,林总,您可真是宝刀未老!短短的几天就能制造出这般波澜壮阔的行情,而且还是一边环游世界一边运筹帷幄,晚生真是佩服,佩服!”迎接的男人伸出手去。
  中年男人从舷梯上下来,摘下墨镜,乐呵呵地伸出手,说:“哪里哪里,都是大家的功劳。你们邵总呢?”
  “邵总在北山,按您的吩咐,这次来京不通知任何人,轻装简从,委屈您老了,请。”
  两人先后上了车,车子驶离机场,向北山驶去。机场的迷雾愈发浓重了,渐有散往整个望京的趋势。
  6.00A.M.北山别墅。邵浩然从工作台上醒来,烟灰缸里猩红明灭,又是一宿未眠,像眼前屏幕上永远不眠的K线,被无名的业力支撑着,跳动着,杀戮着。邵浩然点了一支烟,凝视着显示器上离岸绝望币的价格,现在地球另一边的市场已经休息,东边岛国的市场也还有两个小时才开。于是永远不眠的金钱也因这两个小时的业力得福,得以享受短暂的两个小时休息。可他没有这般幸运,马上他要迎接一位尊贵的客人,按照时间,客人应该已经到了。
  望京郊区,一处正在打地基的工程现场正在黎明中沉睡,林熊扶着拐棍凝视着远山的薄雾若有所思,保镖通知他邵浩然来了。
  “小邵呀,你看看,又没睡好不是?”
  “是,林叔。昨天市场波动剧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本来是想到北山你那里去的,可没想到今天望京的空气这么好,真是难得呀,于是想着干脆把你叫出来,省得你老闷在屋子里,身子都闷坏了。”林熊沿着小路往前边走边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呐,就是不知道注意身体。等到我这个年纪,悔之晚矣呀!”
  “没事林叔,我熬夜惯了。再加上市场这几天处于关键时刻…”
  林熊打断他:“市场自有它的规律,更不需要你劳神去盯着它,你越盯,它越像一起烈马,像一艘失控的船。什么时候你学会忘掉市场的波动,才算入了门。”
  “我记下了,林叔。”
  “好。”林熊用拐棍指着工地问,“小邵,你看我买下的这片地怎么样?”
  “地是非常不错,只是我非常不明白,您为什么一定坚持只租不售呢?您难道就不担心,万一房价崩盘了?”
  “我告诉过你,眼光要放长远。就拿‘自在公寓’来说,这个项目我做了八年,人人都说我垄断了租房市场,一定挣了大钱。其实我一直在亏,你知道为什么我还一直在做吗?”
  “我不明白。”
  “不明白就多想想,多想对你有好处。”林熊看着逐渐亮起来的天色,重复了一句,“多想想对你有好处。”


  ******


  “欢迎光临JUEWANG——DISCO,我是DJ-SHIT-X.今天晚上有没有压抑了很久的朋友,让我们一起来发泄一下,尖叫声!这里是今晚第一场疯狂摇头时间,有你们最熟悉的DJ,有你们熟悉的节奏,尽情投身于我们的摇摆电波,跟着我的音乐,疯狂的摇起来!”
  浑重的低音震痛耳膜,迷幻耀眼的灯光炽热迷离,舞池里的男男女女疯狂摇动自己的身姿。邵浩然找了一个不那么吵闹的地方坐下,拨下莫林的电话。
  半个小时之后莫林才摇摇晃晃着出现,不停地和怀里搂着的美女亲热腻歪,你侬我侬了好久才依依不舍地告别,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朝邵浩然大喊:“老兄!说了让你到舞池找我!这个环境你打电话谁听得见!你傻吗!”
  “既然连铃声都听不见,你为什么选择这里当做交流的地方?”邵浩然也提高了音量朝他喊。
  “哈哈哈哈!这要看你说的话想不想让别人听了。”莫林开了两瓶酒,“你要是想让所有人都听见我们在说什么,不妨去广场,我给你弄一个喇叭。”
  邵浩然笑了,说:“你和我想象的不一样。”
  “更帅吗?”
  “认识你这么久,从平时聊天和你在网上的帖子来看,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很睿智很稳重的人。或者说,不像一个年轻人。”
  “原来你一直把我当老头子呐!哈哈,怪不得昨天晚上我力不从心,原来都是你咒的!哈哈哈哈。”莫林倒了满满一大杯酒,和邵浩然干杯。
  “你平时都是这样生活的吗?”
  “是呀!怎么了,犯法吗?”
  “我是觉得做金融的,操盘大笔的资金,应该是一个高度自律的人。”
  “你错了!我压力很大,需要激情,这里有我需要的激情,可以释放压力!我平均一晚上在这里花十万块,就是证明金钱能给我带来快感,要不然像你个苦行僧一样,做这一行干嘛?”
  “能透露一下你做的哪方面吗?说个大概就行。”
  “我呀,是猎人。就是挖个坑,等兔子往里面跳。哈哈!”
  “唉,大同小异吧。来,敬你一杯。”
  “好喽,干!说吧,今天找我来,又遇到什么槛了?”
  “确实有一件棘手的事,实在无路可走。还是跟以前一样,请你帮我算算吧。”
  “好嘞!”莫林从怀里拿出一副扑克,洗了洗交给邵浩然说,“抽一张,不要看。”
  邵浩然抽出一张,交给莫林。莫林拿过牌,问:“交易上的事儿?”
  “对。”
  莫林看着牌,说:“方块K,凯撒大帝,独裁者。你在交易上有一个与你意见相左的上司,你说服不了他。”
  邵浩然惊讶地说:“厉害,确实是这样,不过我并没有试图说服他,任何人都说服不了他。既然你能算出来这个,能算出来我该怎么办吗?”
  莫林递过牌,说:“再抽一张。”
  邵浩然伸出手,莫林却把牌抽了回去。哈哈大笑:“你还真信呐!这都是假的。”
  邵浩然叹了口气说:“我也知道是假的,可还是觉得你能帮助我。毕竟你猜出了我的困境。”
  “其实这再简单不过,你这么年轻就掌握这么大的资金,肯定会有上司,或者压根就是出资人。你这么自信,或者说自傲甚至自负,除了这种事还有什么会让你低头呢?”
  “你分析得很对,那么帮我分析一下,我该怎么做呢?”
  “如果可以的话,请详述你的困境。”
  “我只能告诉你,他通知我做空。”
  莫林沉默了一会,问:“人才市场?”
  “对,个人资产。我已经下了20000手自然人空单,情况不是很理想。”
  “好大的手笔!不过我从不做P股,对个人资产市场不太了解。但如果你征求我的意见,我的建议是空。”
  “为什么?指数一直在涨,而且从这两天的试盘来看,买盘非常强劲。”
  莫林吸了一口酒说:“最后的疯狂罢了,据我所知天地人集团现在已经吃掉市场上大部分的货,接下来就是拉高出货的戏码了。”
  “陈总辛辛苦苦地游说、投资,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和代价,才梦寐以求地见到个人资产证券化的推出。如今个人资产交易所成立不到八年,他就急着出货,是不是太短视了?”
  “你以为陈才道是什么眼光长远之人?从他这个人的经历来看,不过是个运气好一些的投机分子,他推行个人资产证券化的那些忙活,怕不是都为别人做了嫁衣。”
  “为谁?”
  “大空头,邵浩然。”
  “你认识邵浩然?”邵浩然问。
  “不认识,但干这一行多少听到些所谓内幕,从这些只言片语来看,陈才道远不是邵浩然的对手,比如这次人指的上涨,很难说都是陈干的,陈此时沾沾自喜,殊不知别人正在给他挖坑呢。”
  “你是说这一波上涨邵浩然在推波助澜?如果是这样,情况就太复杂了。”
  “嘿嘿,要我说你就是想的太多,这些东西都是陈才道邵浩然这个级别需要考虑的。我们这种小资金就在后面看戏,等泥沙俱下的时候浑水摸鱼就对了。”
  “你说得对,谢谢你。时候不早了,要不今天就此别过?”
  “谢什么呀,我都没帮成你。其实你的困境难与不难,要看他到底是你什么人,上司与出资人是不一样的。要是你亲爹就更不一样了。”
  “伯乐。”邵浩然说完就走了。
  墨苗摘下墨镜,发现自己出了一身汗,伍香走过来崇拜地说:“行啊,警长!真有你的,说的一套一套的!把我都唬愣住了。”
  “他娘的,比我拿枪逮犯人还紧张,就怕毁了同志们几个月的工作。我昨天还看了一夜这小子的帖子还有和同志们的聊天记录,没想到一点也没用上,亏大了!”
  “警长,我们下一步做什么?”
  “保护陈才道,林熊已经行动了。”


  ******


  望京新区,个人资产交易所。
  “各位观众,随着隆隆的礼炮声,个交所迎来了她的第八个生日。这八年是风云激荡的八年,是锐意进取的八年,是大气磅礴的八年。无论用怎样的言语,也难以形容个人资产证券化在这八年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变化;无论用怎样的诗篇,也难以歌颂新资本新市场新结构给我们一个个个体注入的希望和力量。在这八年来,我们见证了个人资产证券化的从无到有,从陌生到常态;见证了无数有才华有潜力有梦想的年轻人通过这个平台筹集到发展急需的资金,实现了人生的价值,完成了人生的飞跃;同时也见证了整个小镇在人人努力拼搏、勇创佳绩的大环境下欣欣向荣、蒸蒸日上!而这一切,都离不开个交所的奠基人、小镇第一个提出并大力推进个人资产证券化的先行者、天地人集团董事会主席——陈才道先生!今天,陈主席也来到了庆祝典礼,让我们掌声欢迎!”
  一阵热烈的掌声,陈才道走向舞台,开始演讲:“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刚才主持人给了我相当高的评价,包括什么奠基人、个人资产交易之父,实在是谬赞,陈某愧不敢当。眼前的成果是大家协力奋斗而来,陈某不过多出了几分力而已。不过刚才主持人说到个人资产证券化带来的一些变化,确实值得大书特书一番,这一点陈某倒觉得有些词穷了。回想八年以前,一个有才华有能力的人缺钱,他有什么法子?去找亲友借钱?去银行贷款?他能获得的微乎其微,因为银行并不看中这个人未来的发展,只看他眼前能抵押什么,可以说这种落后的估值模式阻碍了许多人才的出现。我们所熟知的刘云刘总,在八年前曾为了一万三千块钱去借小贷,拆东墙补西墙,甚至被暴力催债人员逼得几次想要自杀。而当他在个人资本市场募集到第一笔十万元的启动资金之后,短短六年,就创造了祈云集团这样的商业奇迹。这说明什么?说明许多人并不是缺少能力,而且缺少一个公平的估值方式。值此个人资产交易所成立八周年之日,我再次呼吁怀才不遇的年轻人到个交所来,虽然目前这里仍有许多的不完善之处,但在阶级壁垒越来越森严的今天,可能资本市场是最公平的地方了,没有之一。”
  一阵热烈的掌声加欢呼声,一个记者冲破保安人员,大声问:“请问陈主席,关于刘总的婚礼,有什么能透露的吗?”
  陈才道笑了笑,说:“既然在这个喜庆的日子大家问起,我也就不扫大家的兴,说出来喜上加喜。是的,经过刘云董事会成员集体商讨,董事会认为刘云已经具备了结婚的条件,批准了他和江囡囡女士的婚礼。同时两人将进行资产重组,这也是小镇个人资产交易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资产重组,我相信,这场重组将给市场增加更多的活力。”
  说完陈才道拿出手机翻了翻,把手机屏幕对准记者的摄像机,笑着说:“看,个人资本市场的力量已经不容忽视,我刚说完不到一分钟,刘云和江囡囡就双双涨停了。”
  记者拍下了陈才道咧嘴笑着向他展示行情的照片,明天这将成为所有证券报的头版,但很快他发现高兴的早了,因为他听见一声枪响,陈才道从舞台上掉落下来。



  ******



  北山会苑。传说这里曾经是皇帝秋狩时的行营,现在被林熊改成菜园子,林熊在国内所有的娱乐,都围绕这个菜园子进行,每天浇水施肥,乐此不疲。邵浩然到来时,他正对着一本书,仔细分辨手中的种子。
  “杀手是你派去的?”邵浩然倚着亭子的柱子问。
  “我看新闻上说是你。”林熊头也不抬地回答。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是说种菜?”林熊说,“种菜的好处有很多,最好的一点就是菜地是平的,这样我这一条瘸腿也能派上用场。”
  林熊把水瓢放下,一瘸一拐把走到亭子里坐下,把坏腿放在石凳上,凝视着远方高耸入云的群山说:“如果我的这条腿是好的,此时我应当在山上。我年轻的时候非常热爱爬山,曾经一天翻越七座大山,那是多么让人怀念的年代!”
  “现在依然可以爬。”邵浩然说,“你知道的,钱可以解决一切。”
  “不,我现在找到了比爬山更有激情的运动,就是投机。你有没有觉得这两者很像?”
  “不像,爬山从不需要杀死别人。”
  “你错了,投机也从不需要杀死别人,却随时可能被市场杀死,就像爬山一样,在孤独的山路上,在稀薄的空气中,随时可能被山杀死。如今到了这个年纪,只有交易能带给我当年在山顶感受到的恐惧,那是对死亡的恐惧,还有对生的渴望。这两种东西给予我勇气,让我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那么你现在,觉察到恐惧了吗?”
  “没有,我只觉得无聊。一种爬到山顶,看不到对手的孤独。”
  “醒醒吧!陈才道没有死,枪响的时候他被警察扑了下去。他现在已经放出话来,不惜一切逼空我们。我们的空单马上就要爆仓了。”
  “我们现在有多少头寸?”
  “300万手。”
  “300万也叫头寸?”林熊不屑地说,“加到3000万。”
  “你这是在赌博。而且是必输的赌博。”
  “哦?为什么?”
  “因为所有筹码都在对方手里。”
  “你错了,其实所有的筹码都在我手里。”
  “为什么?”邵浩然疑惑地问,“你暗中吸筹了?”
  “我前些日子告诉你要多想,现在依然告诉你这句话,要多想。好了,回去加空单吧,不要再劝我。年轻时我为了投机都可以失去一条腿,年老了就更没有什么可失去了。”


  ******


  北山别墅。平日这里是邵浩然自住,战役发起时这里就是战场。大厅里一床床被子铺开,一列列显示器传出万马奔腾的厮杀声。无数个夜里,邵浩然冷不丁从睡梦中醒来,都能听到这种声音,循声望去却又什么都没有。邵浩然从二楼盯着架在大厅的大屏幕,人指期货的分时图势如破竹,突破一个个重兵把守的关隘,屡创历史新高。而他们部署的卖盘,像是一层薄薄的纸。自从陈才道被刺以来,他们便成了众矢之的,只有陈才道的做多大军才是正义之师,必将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邵浩然呆呆地看着不断拉升的图线,想起林熊的话。自己一路走来顺风顺水,几乎没有过大的亏损。只有在今天,分时图每向上走一个点,他的损失数以十亿计时,他才感受到林熊所说的恐惧。这是一种对生命的消耗,再多的福报也无法弥补。
  “邵总,交易所来电话了。”助理吞吞吐吐地说,“要求我们追加保证金。”
  邵浩然苦笑着说:“你觉得我们要加吗?”
  助理和交易员们面面相觑,一言不发。
  邵浩然大声说:“加!然后把账上的钱打完,一分都不留。”
  指令下达,下单员的手指飞速跳跃着,很快,邵浩然持有的空头头寸共计6700万手,再也没有钱开一张空单,剩下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死。
  几乎在下完空单的同一刻,多方也活跃起来,像是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拥而上,很快他们的头寸又到了强平线。
  助理跑上楼,面无表情地指了指手中的电话,邵浩然对她摇了摇头,向着楼下已经停下动作的交易员说:“朋友们,到此为止。”
  是的,一切都该结束了。
  突然,随着某个交易员的一声惊呼,大屏幕上的分时图像一只中枪的斑鸠一样笔直坠落下来,砸到跌停板,不再动弹。一瞬间所有的多单都消失掉,像是从未出现过。而他们的背后,空单不断涌现数以亿计,仿佛他们摇身一变,成了正义之师。
  邵浩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飞速跑到电脑前,看着满屏跌停的自然人,第一时间想到地震了?又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突然,林熊对他说的一句话仿佛晴天霹雳在他脑边炸响。
  你错了,其实所有的筹码都在我手里。
  你错了,其实所有的筹码都在我手里。
  你错了,其实所有的筹码都在我手里!
  他一屁股跌在椅子上,命令助理去查一查。此时所有的下属们都沉浸在账面上巨额利润带来的喜悦中,相互拥吻欢呼着,没有听到他的命令。邵浩然站起来,用力一砸桌子,朝楼下欢呼的人群吼道:“都给我静下来!”
  然后盯着像停止跳动的心电图一样的分时线,有气无力地下命令:“你们,快去查一查。”



  ******



  天台。高层的风出奇的寒冷,让邵浩然忍不住想回去拿一件外套。可是他没有,他这一生都在爬楼梯,实在是太累了。
  这是个不夜城,即使到了午夜时分,也没有一颗灯火逃走,大街上忙碌的人和车依然如水如龙。他们是幸福的吗?也许是吧,也许不是,但比起自己,他们都在脚踏实地。
  他们中的许多人,蹬着自行车在光怪陆离的城市间穿行着,偶尔抬抬头,想象着住在高楼里的人的生活,又转身走了。又有一小部分人,算是其中的幸运儿,偶然间闯入一个楼梯间,得以爬到二楼,三楼,过一回楼里人的瘾。还有一种人,就像自己,到了二楼想三楼什么样子,到了三楼想四楼,永远没有停下来的那一天。直到有一天,疲倦地爬了不知多少层台阶,终于到了顶楼,发现这里是一片空旷的天台,再也见不到人影,也没有更高的楼层可以上,于是只能跳了下去。
  呵呵,邵浩然笑了起来,投机失败跳楼的人数不胜数,像他这样大获全胜却选择从天台上跳下去的,可能还是第一个。人生呀!也罢!人生嘛。
  这时,莫林拎着一提啤酒坐在他身边。
  “来,喝一罐?”
  “凉。”
  “你连死都不怕,还怕凉?”
  “说的也是。”邵浩然接过啤酒,拉开拉环,咕嘟咕嘟一整罐灌了下去,冰凉的液体顺着食道流进胃里,像吞了一整个北冰洋。
  “真凉,真冷。”邵浩然喝完了说。
  “其实你大可不必,犯罪的不是你。”
  “你好像什么都知道,能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吗?”
  “真实身份墨苗,职业警察。”
  “所以你骗了我几个月?”
  “嗨,我哪有那个能耐。”墨苗说,“那都是专案组的专家们,他们一直在研究你。”
  “替我谢谢他们,至少他们给我创造了一个朋友。我的朋友很少。”
  “说真的,下去吧,重头来过。”
  “死在自在公寓的两百万租客怎么重头来过?”
  “这不是你的错,你不需要承担这个难以承受之重。”
  “你们抓到他了吗?”
  “没有,他昨天下午就逃到境外去了。我们与那个小镇没有引渡条约。目前政府正在和对方政府交涉。”
  “像这种反人类的罪犯还有小镇愿意接收他吗?难道不是人人得而诛之?”
  墨苗把空啤酒罐捏作一团,说:“放心吧,他活不长的,这种人法不得诛,天诛之!”
  邵浩然突然把头埋在膝盖间,痛哭流涕,一边哭一边说:“他暗示过我的,还说让我多想想,想长远些,我早该想到的。他说自在公寓做了八年一直在亏钱,八年前正好是个人资产证券化推出的时间。”
  “是的,从自在公寓成立的第一天,每间公寓的天花板里就都安放了遥控甲醛炸弹。就是为了今天的这场做空。十五分钟,两百万人,一千三百亿利润。在资本家眼里,这些都只是数字。”
  “好了!我该走了,作为一个大空头,我要做空我自己了。可惜无法目睹自己躺在跌停板上的样子,真是遗憾。”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7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旋木____ 时间:2018-09-15 11:14:52
  最后一节有个地方写错了,不是交易所来电话。应该是期货公司来电话了。
楼主旋木____ 时间:2018-09-15 11:22:53
  @wojunyunnan ,新更新了一篇π_π
我要评论
作者:wojunyunnan 时间:2018-09-15 13:57:07
  666
楼主旋木____ 时间:2018-09-16 10:06:02
  顶顶
作者:萧元峰 时间:2018-09-16 10:45:43
  前排强势插入,要火的节奏。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旋木____ 时间:2018-09-16 22:23:06
  顶顶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