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泥桥墩中发现被封了五年的尸体,警察怀疑是“打生桩”[已扎口]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18:49 点击:42789 回复:18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法医刘晓辉(笔名:不了),从业15年,检验了超过800具尸体,他相信,人是会说谎的,但尸体不会。看病救人的医生很多,替死人说话的没有几个。他用手中的手术刀,剖开了事实真相,还死者公道。

打赏

4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98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喝水会发财 时间:2019-01-12 10:23:44
  前排留名
作者:要你快乐要你型 时间:2019-01-12 10:25:00
  这个很吓人呀,听一些老人说,可能有这回事。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25:38
  炎热的夏天,大家都喜欢呆在办公室里,吹着空调,喝着茶。但警情就是命令,下午三点钟,我正在办公室里打盹,局里突然接到一起报警电话。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25:34
  案发现场位于玄武桥,是新区的一座跨河大桥,近期正在重新修建,施工队在拆桥墩时发现了一些头发和衣服碎片。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25:48
  我和王猛,还有李筝三个人全副武装赶往现场,勘查车的空调效果不好,坐在里面像是被闷在铁皮罐头里一样,话痨王猛也消停了,紧握方向盘,脸上还淌着汗。
作者:要你快乐要你型 时间:2019-01-12 10:26:46
  有些事情科学上无法解释,有的桥墩无论怎么填都填不满。
作者:花鸟鸣 时间:2019-01-12 10:27:05
  我是工地施工的,听同事在湖北襄阳施工时发生过一件意外,夜里做混凝土浇筑,工程监理在一旁监看,不慎掉进水泥里,由于施工过程比较吵工人可能心别的事情,生生的把监理埋在下面,由于后面一直找不到监理,公司报警查找,其他地方都找不到最后把目标放在浇筑的水泥桩上,用了探测器找出水泥的密度异常处,最后找到了尸体
我要评论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27:25
  半个小时后,我们抵达目的地,现场已经被保护起来,警戒带外面挤满了围观群众和工人。在派出所民警带领下,我们挤过人群,沿着河边小路来到桥墩跟前。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27:42
  桥面已经拆得差不多了,剩下几根桥墩矗立在河面中,四周全部都是碎石块,布满灰尘,行走十分不便。派出所民警指着一根两米多高的桥墩,“那就是出事的桥墩。”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27:35
  民警们已经提前和施工队沟通好,让吊车放下来一个铁框,我们仨挤在里面,被吊到桥墩上,近距离观察桥墩顶部的情况。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28:14
  桥墩横截面为长方形,顶部已经拆得七零八落,我们小心翼翼地站在上面,我忍不住向河面往了一眼,感觉有点晕,赶紧收回了目光。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28:29
  将精神聚焦在桥墩横截面,发现有一撮黑灰色的毛发从混凝土里露出来,大约有三四厘米长,微微打着卷,随着微风摆动;还有块蓝灰色的破布,上面沾满了灰尘。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28:54
  王猛戴着手套,拨开了几块散落的混凝土,然后扯了扯那块破布,摇摇头,“太结实了!”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29:19
  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我心里一阵发毛,侧身一瞧,李筝正指着我的右脚外侧。我赶紧往左挪了一小步,左脚已经到了桥墩的边缘,转过身屈膝半蹲,一片弧形的物体吸引了我的目光。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29:56
  “指甲?”李筝抬起头问我,我点了点头。这片指甲被污垢包裹着,不细看和水泥没啥区别。毛发、破布、指甲,看来这桥墩真的很有问题。当务之急就是打开桥墩一探究竟。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0:52
  我们立刻商量了起来,最后得出结论,凭我们自己是打不开桥墩的,锋利的手术刀拿这块硬邦邦的东西没辙。术业有专攻,这事儿得找消防队。

作者:猫的眼2018 时间:2019-01-12 10:30:39
  楼主写的是小说还是真事?
我要评论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2:46
  从桥墩上下来,趁着消防队赶来的空隙,我们准备进行现场访问,向发现这件事的施工队了解情况。报警的是施工队工头,姓李,一个黑红脸膛的瘦高个。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3:27
  李工头微弯着腰凑过来,笑着给我们发烟,“领导,俺们啥时候能开工?”派出所民警甩甩手,瞪了他一眼,“胡闹!这事儿查不明白能开工?”

作者:小虾米2036 时间:2019-01-12 10:33:22
  顶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3:37
  李工头咧了咧嘴,讪笑着把拿烟的手收了回去。我接过话题,“你们把发现……那些东西的详细经过说一下吧。”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4:04
  李工头喊了声“亮子”,一个脏兮兮的青年从他身后钻了出来。亮子说话有些结巴,不过事情倒也简单,三言两语就讲完了,就是在拆桥时偶然发现的。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4:55
  接着,王猛又找了几名现场目击者做笔录,他们大多不善言辞。其中一名年龄大些的工人感慨道:“邪门啊……邪门,估计有点名堂。”王猛追问他,到底什么邪门,这个工人也不在多说,立刻扭头钻进人群里离开了。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5:36
  这时,不少工人凑过来看热闹,但都有些拘谨,谁也不愿意排在最前边,仿佛不愿沾惹是非,这些群众的心理我们都明白。消防队很快赶到,中队长打了个敬礼,表示一定配合我们完成任务。

我要评论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6:20
  我大致向他介绍了情况,说桥墩里很可能有一具尸体,需要打开钢筋和混凝土把尸体取出来,而且尸体还不能被损坏。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7:05
  中队长的眉心拧成了一个川,表示如果不用爆破的话难度相当大。我不同意直接爆破,因为不确定爆破会不会对里面的尸体产生冲击波损伤,从而影响下一步尸检,所以建议采取切割的办法。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7:24
  我们最后商议出一个方案:消防队员用劈裂机把桥墩从底部截断,然后借用工地的吊车把桥墩挪到旁边的空地上,再用切割机逐层切割。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8:07
  为保存第一手资料,王猛负责全程录像和拍照;为确保不损伤里面的“东西”,我和李筝全程指导消防队员具体操作。这是一个相对稳妥的方案,但缺点也很明显——非常耗时耗力。

作者:盐真的很闲 时间:2019-01-12 10:39:07
  盖楼支持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9:36
  不多时,消防队的小伙子们便开始忙碌起来,炎热的夏天本就使人烦躁,再加上机器的轰鸣声和刺耳的切割声,更是让人心烦意乱。消防队效率很高,半个多小时后,桥墩离断,被吊车吊起,放到了河边的空地上,不过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39:56
  几名消防队员围在横倒的桥墩周围,刺耳的切割声响起,现场尘屑纷飞,火花四溅,钢筋和混凝土被逐层切开。由于不清楚混凝土内部情况,我和王猛、李筝时刻关注着切割进程,叮嘱消防队员如果感觉硬度忽然变低或者看到有可疑迹象就立刻停手。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40:26
  事情比我想象得更困难,但消防队员的表现十分出色,他们在烈日下聚精会神忙碌了一下午,就像在雕琢一件艺术品,消防服被汗水浸得透透的。反看我们,倒像是看热闹的闲人。李筝这姑娘还是急急燥燥,恨不得亲自上手去帮忙。我拦住她,说术业有专攻,你上去添什么乱。王猛呢,索性找了个阴凉地去偷懒了,我也没管他。剩余的石墩越来越小,我却紧张起来,死死盯着消防队员的切割机,生怕割坏了里面的东西。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41:03
  切割机在切割桥墩一端凸起的部分时,我忽然看到里面闪过黄白色。“停停停!”李筝急得大喊起来,她的反应比我快半拍。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从地上捡起那块混凝土块,里面有一些横截面为圆形的小骨质,是指骨。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0:41:43
  好在我们发现及时,我立刻让王猛进行了拍照固定,然后把那块有指骨的混凝土块放进了物证袋。切割工作继续进行,但是消防队员的速度明显更慢了。

作者:猜心圣手9 时间:2019-01-12 10:43:24
  我在工地上做了十多年了,有听说过浇灌混凝土的时候直接把人浇灌在桥庄下的,但是我没有听听说过 有执法者为冤魂讨回公道这样的事情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花玲瓏 时间:2019-01-12 10:43:37
  前排占楼
作者:喝水会发财 时间:2019-01-12 10:43:15
  支持楼主。继续更新
作者:花鸟鸣 时间:2019-01-12 10:44:24
  有的事情不能用科学去解释
作者:花玲瓏 时间:2019-01-12 10:45:30
  楼主是写的小说吗
作者:立法委员杨立华 时间:2019-01-12 10:48:48
  小说?
作者:魏革里 时间:2019-01-12 10:50:36
  这么吓人!楼主快更,这个周末就靠你消遣了。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0:47
  桥墩此刻是一个类圆柱体,长约2米,直径不到1米,比原来的桥墩瘦了很多,看起来只比一个人的身形大些。眼看天色渐渐暗了,围观群众却越来越多,估计是被这里的动静吸引来的,现场变得异常嘈杂。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1:07
  我找来中队长商量,希望他们把包裹着尸体的混凝土块运到解剖室继续切割,中队长点头答应。剩下的混凝土块已经很薄了,有些地方甚至露出了衣物,可依旧非常重,幸亏消防车载重量大。这说明当时桥墩建筑质量很好,密度大,硬度高。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1:24
  晚上七点多,将尸体运回解剖室后,我们马不停蹄,立刻开始工作。解剖室大门紧闭,里面灯火通明,空调和排气扇火力全开,地面上摆放着混凝土块。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1:20
  消防队员又在解剖室里忙活了俩小时,动用了切割机、液压钳等各种工具,剥开最后一层混凝土“盔甲”,一具穿着衣服的骷髅呈现在我们面前,尸骨上还沾着一些混凝土碎屑。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2:20
  小战士长舒了一口气,擦着汗感慨道:“这比救个活人还费事。”
  我们都挺过意不去的,王猛提出要请战士们吃个饭,中队长连连摆手,“一家人客气啥,你们先忙,我们撤了!”消防队带着工具撤离,看着尘土飞扬、地板砖被压碎一大片的解剖室,我意识到自己可能闯祸了,一顿熊是免不了的。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2:43
  “晓辉哥,没事儿,咱也是为了工作嘛。”李筝看出我神情沮丧,“回头我找个熟手的师傅来修整一下。”王猛突发感慨,“我怎么有些怀念刺耳的开颅锯呢,和刚才的声音一比,还是很美妙的!”李筝白了他一眼。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2:37
  当务之急是检验面前这具造型奇特的尸骨。清理掉尸骨表面的碎屑和尘土后,我们对尸骨进行检验,这是一具完全白骨化的尸骨,消防队员此前切掉的那块是右手的部分指骨。
作者:天王盖地虎王1 时间:2019-01-12 11:03:13
  太恐怖了,惨忍至极。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2:59
  白骨化是一种晚期尸体现象,尸体软组织发生腐败逐渐软化、液化,直至完全溶解消失,毛发和指(趾)甲脱落,最后仅剩下骨骼,称为白骨化。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3:36
  这副骨骼表面较干燥,虽然被称作“白骨化”,可它通体呈黄色,是那种看起来不太干净的黄色。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3:59
  失去了混凝土的支撑后,尸骨躺在地面上,由于没有组织和肌腱,骨骼变得十分松散。我们根据照片还原了这副骨骼的原始姿势。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4:48
  头颅高高仰起,空洞的眼眶仿佛在看向前上方;颈椎歪向一侧,双手高举着,一只腿蜷曲,另一腿伸直,貌似攀爬状。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5:28
  工人们发现的毛发正是他脱落的头发,而破布是他的上衣。他上身穿一件灰色帆布外套,内穿一件蓝色圆领秋衣,秋衣并不完整,轻轻一扯就破裂了,有些腐蚀风化。下身穿黑裤子、灰秋裤,腰间系着一根红布条,双手戴着一副线手套,脚穿黄布胶鞋,没有袜子。“这是干体力活的打扮。”王猛凑过来拍照,“有可能是个民工。”我们把死者的衣服脱下来,当然,这对一具骷髅来说轻而易举,何况有些衣物已经烂掉了。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6:26
  死者颈椎上挂着一根细绳,李筝顺着细绳从肋骨间隙里拉出一串钥匙,钥匙经过肋间隙时叮铃作响,我头皮一阵紧。而王猛眼里却闪着光,无比兴奋,好像这把钥匙能打开神秘的宝藏。我明白,钥匙和衣服一样,能说明很多问题。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7:01
  衣着往往可以用来进行身份识别,但这具尸骨身上的衣服全是些没听说过的杂牌子。我们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他为何会出现在桥墩里,可就算只剩下一副骨架,我们依然可以让他说话。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7:51
  其实对未知名尸体的检验流程大致相同,首先是确定死者身份,然后再确定死因和死亡方式。我们法医手中掌握着各种尸检方法,所以心里并不慌乱,而这个时候,《法医人类学》该派上用场了。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8:42
  法医必修课目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09:03
  李筝主动要求施展拳脚,她根据死者颅骨、牙齿和耻骨联合面的特征,分析死者是一名男性,身高在173cm左右,年龄17岁左右。得出这个结论,李筝自己也愣了,青少年!我们心情莫名凝重起来。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10:12
  “死亡时间呢?”我随口问道。李筝沉吟片刻,有模有样地说:“死者已经完全白骨化,骨髓腔呈蜂窝状。衣物有轻度腐蚀,死亡时间至少有3到5年的样子,不过也要根据周围环境综合分析。”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10:51
  李筝很聪明,没把死亡时间说得太死,我指着死者的外套说道:“而且当时是春天或秋天。”李筝点了点头,忽然指着死者那根弯曲的左腿,“晓辉哥你看!”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11:23
  我蹲下身子,看到了死者右小腿胫骨上的一处很明显的骨痂,骨痂是骨折愈合后的表现,说明死者胫骨曾有过骨折,而且从骨痂形态分析,骨折时间不算短了。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11:23
  这个骨痂比其他部位明显要粗很多,而且胫骨有些弯曲,通过测量了,左腿长度比右腿整整短了5cm,这说明骨折治疗不当,导致了畸形愈合。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12:42
  骨痂是骨折愈合后形成的

  
我要评论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13:20
  跛足是个比较重要的特征,可以用作身份识别,这让我们信心大增,死者的身份仿佛触手可及。除此之外,全身骨质未见明显骨折。我们提取了靠近胃部的几块骨骼,准备送去市局,进行常规毒物排查。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15:47
  检验完毕,李筝好像有些意犹未尽,“晓辉哥,我总觉着不太稳,咱还有什么能做的吗?”“有!”我叹了口气,“目前死因还没查清,死者骨质没有明显损伤,而且被封在桥墩里,按常理分析很可能是窒息死亡,但我们需要寻找依据。”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16:07
  “对,要判断生前被封进桥墩还是死后被封进去的。”李筝若有所思,“可怎么判断呢?”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16:40
  “别急,一整具尸骨摆在我们面前呢!”我故作神秘地笑了笑,心里已经想到了一个可以判断死因的方法。我打量了一眼堆积在角落的那些混凝土块,很快心里便有了注意,或许这次我们还可以用一个非常规检验方法来进行个体识别。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1:16:35
  “小时候玩过石膏塑像吗?”我问李筝。
作者:猜心圣手9 时间:2019-01-12 11:25:14
  @猜心圣手9 2019-01-12 10:43:24
  我在工地上做了十多年了,有听说过浇灌混凝土的时候直接把人浇灌在桥庄下的,但是我没有听听说过 有执法者为冤魂讨回公道这样的事情
  -----------------------------
  没有协议的,我十几年了,都是农民工,反正我听他们老一些的说:只要是建大桥必须要死几个人的
作者:一个态度 时间:2019-01-12 13:14:05
  图片呢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0:24
  看李筝一头雾水的样子,我把目光聚焦在地上的水泥块。李筝这才恍然大悟:“我明白了,还是晓辉哥厉害!”没错,我就是想利用这些水泥块,拼凑出一个模型,还原尸骸的具体形态。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1:26
  说干就干,我们三人合力把刚才被消防队员切割下的混凝土“盔甲”重新拼凑起来,并用透明胶带缠好,只在头顶留了个洞。做完这一切,我和李筝静静地看着王猛。王猛踱了几步后,似乎下定了决心,“不管了,为了破案,就算被师傅骂死也值了!”王猛陆续背来两个大袋子,“这是全部库存了。”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1:46
  我俩合力将那些原本用来固定脚印的石膏粉,一股脑倒进了混凝土外壳里,然后缓缓注进了水。
作者:chiche002 时间:2019-01-12 13:31:54
  好恐怖啊!!!!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1:44
  趁着等待石膏凝固的时间,我找来一个用来盛放器官模型的空瓶,瓶子很大,把死者的颅骨和牙齿放了进去。我从药剂柜里取出几瓶无水乙醇,然后往大瓶里加入无水乙醇,解剖室里顿时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酒味,王猛吸了一大口气,一脸享受的样子。看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2:13
  颅骨和牙齿完全浸入无水乙醇内,半小时后,出现了一种神奇的变化,当然,这变化在我预料之中。有多枚牙齿牙根变成了橘红色,这是“玫瑰齿”现象,说明死者生前存在窒息。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3:26
  所谓的玫瑰齿,是指死者在窒息过程中缺氧所致的牙龈黏膜毛细血管出血而浸染牙齿,牙颈表面可出现玫瑰色或淡棕红色。玫瑰齿经过酒精浸泡后色泽更加鲜艳,提示有缺氧窒息过程。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3:42
  颅骨表面没有发生改变,另一种神奇变化——骨荫并未出现。未出现骨荫改变,这说明颅骨没有遭受暴力打击。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4:19
  骨荫也是专业名词,是骨膜血管或骨质血管破裂出血,血液浸入骨组织的一种现象,一般是遭受外力打击导致。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4:19
  “又学了一招!”李筝有些兴奋,“原来无水乙醇还有这么神奇的用途。”
  我笑笑说:“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5:05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我们三人蹲在地上,小心翼翼地取掉那层混凝土外壳,一个洁白无瑕、栩栩如生的石膏像出现在我们面前。石膏像保持了死者的原始姿势,举着双手仰着头,左腿伸直,右腿抬起,这比骨骼的样子更直观。

  • 寒鸦2008: 举报  2019-01-12 22:43:53  评论

    我就没搞明白,再大的桩,里面可都是横七竖八的拉结筋啊,很密的,人怎么会掉下去的呢?
我要评论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5:07
  虽然我们推测死者的体表组织会在混凝土的压力下有些变形,不过基本可以反映出死者的外貌和体型特征。这是目前我们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死者圆脸偏胖,体重不好估算,但身高和李筝的计算基本一致。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5:51
  王猛对着死者的面部拍了很多照片,说回头请吴师傅给画个像。吴师傅是省厅画像专家,颇有些名气。检验完毕,我们先去市局把检材送下,然后简单吃了个宵夜,再回到局里就凌晨1点多了。借着咖啡驱散倦意,我们把检验情况进行了梳理。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8:35
  首先对死者进行刻画:偏胖,圆脸,跛足,青少年男性,体力劳动者,本地人可能性大,因为我们还在水泥块里发现了一枚钥匙。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8:48
  然后对死因和死亡方式进行分析:死者骨骼及衣物相对完整,没有明显的机械性损伤痕迹。死者有玫瑰齿现象,颅骨无骨荫,基本可以确定窒息死亡,排除颅脑损伤。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8:44
  死者并没有舌骨骨折等颈部受力征象,说明窒息机理并非暴力扼颈导致的机械性窒息,更像是单纯缺氧导致窒息。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9:23
  死者的特殊姿势其实也反映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死者当时并没死,被水泥掩埋时还具备一定活动能力,而且很可能有挣扎呼救的过程。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39:14
  于是,我们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死者是被活埋的!不过,最终结果还需要等毒化检验结果排除中毒才行。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40:13
  “被活埋……活埋?难道是打生桩?”王猛突然瞪着眼喃喃自语:“怪不得在现场时有人说邪门呢。”
楼主德如阳 时间:2019-01-12 13:40:07
  打生桩这个词让我瞬间有些毛骨悚然,尽管我对那个词并不陌生。我想了想,的确有可能是打生桩,毕竟死者所处的位置有些特殊。
  • 没关系你不用惭愧: 举报  2019-01-12 16:08:35  评论

    天涯很久以前有这样的贴子,说建大桥要往桥墩里埋人,类似于祭桥,不死人桥建不好,说死一两个人很正常,好惊悚。
我要评论
作者:绝望的五保户013 时间:2019-01-12 13:45:08
  放屁,混凝土浇筑里面绑扎的钢筋能钻进去人吗?
  最烦你这种反智反科学的愚昧傻逼,
  • 大双鱼儿: 举报  2019-01-12 15:15:21  评论

    桥桩可以的,钢筋笼是圆筒状中间没有钢筋是空的,浇筑混凝土的时候从钢筋笼中间下导管输送混凝土
  • 寒鸦2008: 举报  2019-01-12 22:52:19  评论

    评论 大双鱼儿:拉结筋也没有?又不是基础的灌注桩,灌注桩就是个笼子,就是说一圈有竖筋外面有箍筋,没有拉结筋,就是镜像的竖筋不使用拉结筋,那么就是一个圆筒状的了。像桥墩、柱等就不一样了,中间一定有拉结筋的而且很密,人是不可能掉进去的。
我要评论
作者:你要让我更美丽 时间:2019-01-12 14:11:17
  快更
作者:ty_118331169 时间:2019-01-12 15:06:39
  这是公众号“苍衣社”的最新原创文章~
作者:没关系你不用惭愧 时间:2019-01-12 15:10:46
  加油楼主,
作者:星夜兼程2012 时间:2019-01-12 16:13:51
  这有点看头,看得人心中怕怕的。快点更新吧。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