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往事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11:08:21 点击:1211 回复:9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994年夏,正是股市跌得稀里哗啦,哀鸿遍野的时候,我接到通知,去太平洋彼岸的加利福尼亚州的洛杉矶。那里有我们的一个中外合资公司,我与另外2个同事,一个是机械高级工程师,另一个是复旦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负责销售,擅长英语,而我主要是负责电气部分。我们3人组成一个机械,电气,翻译齐全的小组,作为合资公司的中方代表。负责南加州地区的电影放映机销售和维修任务。
  其实当时我在上海也混得可以,并不想出国,我在公司是负责彩色扩印机的电气制造和维修,属于车间负责人那种,业余我和另一个同事开了家彩色照片扩印部,包括拍照,出售胶卷,投资了台本厂出产的扩印机,生意出奇的好,每天的收入超过我一个月的工资。
  但不服从公司安排,不去洛杉矶也讲不过去,去了呢这里的生意就得放下,这时我的那个合伙人也被公司派往日本学习,所以商量下来,就把店转给了店里的伙计,他也没钱,我们让他先干后付,赚了钱再还给我们。
  后来这伙计是大发了,扩大经营,买了房子开了影楼,还开了个家具厂。
  到现在老婆还说我不是发财的命,当时辞职把店开下去现在也发了,可当时真要我辞职下海还没那决心,毕竟才30多岁,以后的日子又有谁知道呢?

打赏

9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66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11:10:29
  其实我很相信命运这一说,也许小时候在庙里呆多了,接手我店铺的那伙计原来是一个安徽的知青子女,身无分文,我认识他时才20来岁。
  说来凑巧,我当时还有另一个生意,就是改装机器,把1型的彩扩机改装成2型的,那样功能更先进些,改装方案,图纸零件加工全都是我自己搞定的,还订购了镜头等必须的外购件,改装一套净利润1万左右。改装是上门服务的,大概需要3,4天左右,不包括路上行程,是对全国各地的,到去洛杉矶前,已改装了几十套,而且我配置了100多套的改装配件,随着出国,这些都浪费了,现在想想也感到遗憾。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11:51:57
  当时接到一个上海卢湾区一个照相馆的改装活,那个经理也是个有头脑的人物,是国营单位的小领导,去外地买了台二手的1型机器,开了个彩扩门市部,请我去改装,说好的1万元改装费,他要2000元的回扣,那我就给他开价到1万2的改装费,现金支票支付,我返给他2000元现金。
  改装时,我问他以后的业务量大不大,他说早有准备,已经叫他外甥去上海各个流动摊点收片子了,现在每天也有几千张的业务量,后来介绍我和他外甥见了面,小伙子很精明的样子,父母是安徽的知青,他一个人按政策回了上海,寄住在舅舅家,现在帮舅舅跑彩扩胶卷收片子的业务,按片量分成,每张收2分钱的利润,不拿工资。小伙子叫我叔叔的,我当时就有些喜欢他。
作者:jijiead 时间:2019-02-10 14:32:45
  我是学中文的,很喜欢听平凡世界里平凡人的故事。到老,或许我也想写写自己的过去。

  楼主配点相片吧,图文并茂更好。
  • 张弓长2015: 举报  2019-02-10 17:20:17  评论

    谢谢观贴,只是那时的相机嘿嘿了,我虽然是摄影爱好者,还参加过全国摄影家年会,可当时真没留下多少照片。
我要评论
作者:糊涂的人生1314 时间:2019-02-10 14:34:31
  必须第一个来顶贴!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17:14:02
  当时我的店是挂靠在普陀区一个科技站下面的,租他的门面房,交营业税,一切都是遵纪守法的。和改装的单位也都是公对公的,签好合同就开始了改装工作,这个我已经是轻车熟路的了,没几天就搞定了。钱也到手了,只是我留了个小小的尾巴。
  人道是无商不奸,我也算是半个商人自然也免不了有些奸诈,当时我的店业务量不算大也不算小,最远的西郊公园全部的业务都是我做的,最大的客户是长风公园,还有其他几十个小摊点,最需要一个跑片的,因为那些业务都是要负责接送的当时我的搭档的父亲为了跑片方便,买了辆永久牌助动车,5000多块钱,没几天就给小偷给偷走了,那车我才骑过2,3次,在当时可是新鲜事物。
  我留的尾巴是,那台机器我改装好调试时的数据是只有我自己能扩印出好照片,而其他我培训出来的扩印员是扩不出好照片的,当然也不会是废的照片。
  临走时我对那安徽小伙子说,你以后片子没地方做可以到我店里去做,我每张给你加1分钱回扣,包括我自己还有每天几千张的业务全归你,其实这是一笔很大的买卖,你自己看着办吧。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17:40:43
  从卢湾区改装后我就去了安徽的濉溪和连云港,也是改装的业务,走之前我告诉搭档,那个安徽小伙子来就给他优惠,果然我回来后他就成了我们店的员工,因为卢湾区他舅舅的店打出的照片达不到客户的要求,他无处可去只能来我店里,其实这件事是有违我良心的,职业道德不太好,但为了金钱这也是没法的事,对与错我现在也没法对自己有个说法。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18:32:42
  但这件事却改变了这小伙子的一生,我店里的业务是饱和的,每天一万张的业务,他每张得3分就是每月9000块钱,这在当时可是个天文数字啊,而且后来我把店转给他后,他和我店里的扩印员成为了夫妻,这个女孩也是我从洗脚店里挖来的,18,9岁,长得清纯可爱,很像我喜欢的一个电影演员,当时我招工,她来印照片,结果就招了她,人啊,都是有缘,她干了几天太累不想干了,我硬把她留下了,我说,你在那洗脚店会有什么出息,这扩印员是到哪里都有饭吃的,她后来留下了,也不枉我花了那么多心思教她。
  他们俩原来是死对头,因为她打的照片不好影响他的业务,多少次要我开除了她,可后来他们却好上了,真是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啊。。。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18:43:02
  当时我们店的机器是每天只能做10000张的量,可我们的业务量却有每天30000张,每张能赚0,20元吧,我当时的做法是做不了就把大的门店推了,不做了,一个大的门店的量顶10多个小门店呢,得罪那么多还不如得罪你一个。
  可那小子是个有魄力的,他又来我厂买了3台机器,投资了几十万,所以生意越做越好,又把老丈人一家接到上海,开了个家具厂,所以那小女孩也是跟对了人,那小子是上海第一批用上大哥大的,也是第一批买房买车的,我是望尘不及了啊。。。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19:08:20
  天涯广告何其多,审核的呐。。。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19:18:59
  言归正传吧,说说出国的事。
  去办护照,搞签证都是那高材生办的,我连面试也没去,因为之前去过巴基斯坦的护照还在,签证也没卡住,只是换了一本长期的。
  出发是定在双11,可那时还没那说法,可凑巧那却是我的结婚纪念日,记得那时还有服装费,我买了套对我来说是最贵的西装,1500多元的,我那时的工资是300多元。可那套西装到美国后却一次都没穿过,回来后送给了我弟弟,因为在美国是没什么人穿西装的。
  • jhlyg: 举报  2019-02-13 12:20:21  评论

    工资300,一天能赚300,还不敢辞职?
  • 张弓长2015: 举报  2019-02-13 12:35:53  评论

    评论 jhlyg:我这人较传统的,觉得辞职有愧厂里对我的培养,其实进厂后厂里绝对对我是多方照顾的,我走了对厂里是损失。
我要评论
作者:把三 时间:2019-02-10 19:20:22
  楼主啊,看完了,继续更吧。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19:24:57
  @把三 2019-02-10 19:20:22
  楼主啊,看完了,继续更吧。
  -----------------------------
  谢谢观贴。可以看一下我的随风系列。
  http://bbs.tianya.cn/post-free-5982224-1.shtml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19:53:38
  那时离出发还早得很,我也赶上了那次熊市的底部,7月底那天我还抄到了底,买的是延中实业和飞乐音响,那时可真是遍地黄金啊。325点从此就没见到过。
  记得走的时候我抛光了所有股票,只留下了东方明珠和南京新百的转配股,那是没法抛掉的。
  双11那天去了虹桥机场,那是一班直达洛杉矶的航班,路上飞行12小时,记得是东航的航班。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20:25:01
  那是一架757的宽体客机,3排座的,4个厕所,有吸烟区。其实我是最不愿坐飞机的,可也没办法,偏偏又坐的特别多,飞机轮船我都感觉坐上了,命就不在自己手里,所以我后来自己自费出行从来就不坐那玩意儿。
  到达时还是双11,还早了些,那是时差的关系,入境时可有些麻烦,我英语不是一般的不行,虽然后来上过大学专科,主攻计算机专业,那高等数学和计算机专业英语我都不知是怎么混过来的。
  入关首先是有大狼狗查毒品,后来又排队查有没有带食品,看着可疑我过的是红色通道,比划半天才知道问我行李箱里带没带吃的,还好我出国过,知道那玩意不能带。
作者:yahccun 时间:2019-02-10 20:51:11
  坐等楼主,看着真实
我要评论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20:59:51
  总算安全的入了关,又到了异国他乡的土地,那是个很大很繁忙的机场,排队出发的飞机一大窜,在美国,无论何时抬头看,天上至少有5架飞机,一点也不假。
  来接机的是美方老板,带我们去住的地方,这是一个叫罗兰岗的卫星城市,我们公司和他各出一半钱在那买了一套3000英尺的别墅和一辆丰田的子弹头房车,那里的房很便宜,那套房是二手的,20万美元,那车是新的3万美元,房子有前后花园,可惜没有游泳池。
  我们公司和他共投资了100万美元,各出一半。
  说起这次投资合资公司,是因为同去的机械高级工程师和这个美国老板都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的,一个机械系,一个是导演系的。但后来在一次国际电影展览会上相遇,所以才有了这个合资公司。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21:59:23
  经过高速公路的一路奔驶,到达了住的地方,那里也是美国老板的家,我们姑且称他为T老板吧或踢老板,(打英文麻烦),因为他是美籍华人,也就是套路过去的美国公民,这套路就是,先入境,再和老婆离婚再找个美国公民假结婚转绿卡,入美国籍,再找个美女结婚。本来我也会按照这个套路的,可我在国内混得不错,再就是不想让老婆误会,我们这次出去公司要求我们至少呆满2年,那我也就只想呆2年。
  那踢老板也是一步一步混上来的,假结婚后3年不能离婚,要不然绿卡收回,他3年后离婚又过2年后申请了美国公民,回国找了个北方女孩,是个冰上芭蕾演员,和他女儿一般大,而他和他丈人一般大,我们一直戏说一个美籍华人娶了个华籍美人,因为找华籍美人很好找的,结婚就有绿卡,女孩贴着上。其实国人都这样过去的,越来越多,这也是被人瞧不起的原因,所以我才看不上这套路。
作者:铁楼梯截图ih 时间:2019-02-10 22:00:08
  希望天涯人气早日超过微信
我要评论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0 22:36:34
  那套房子很大,有2层,上面那层是踢老板夫妻住着,下面有3室3厅双卫,厨房,外加个很大的车库,有壁炉,中央空调。铺着厚厚的地毯,人走上去悄无声息的。
  后面有个花园,还有个阳光房,我们去前他老丈人还有一个房客住着,我们去了占了2间房,我和高材生住一间主卧带卫生间的,因为我俩都抽烟,那个高工住一间,房客住一间,而他老丈人只能住车库了,我们也有些过意不去。
  老丈人是跟着女儿过来的,原先是个老中医,50来岁吧。那天为欢迎我们特地做了几个菜,第一次吃苦瓜,原先我是不喜欢吃的,感觉也没那么难吃。
  他们家一般从来不做菜,只是他女儿会每周买只烤鸭给她爸吃,平时吃牛奶面包。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1 08:19:56
  到达的当天,踢老板开着子弹头房车带我们去了西柯维娜的一个超市,买了些床上用品,因为我们不可能带着被子去洛杉矶,那部车好像是7人座的,很宽敞也很豪华。
  然后第二天又带我们去了公司,那是离我们这高速公路2站路的地方,全都是办公楼,那里的房子都不高,全都是2层的小楼,而且全是木制的,就是我们现在说的装配式建筑。
  那公司是租的场地,有很多间房,其实也没几个人办公的,有一个柜台小姐,是标准的美国人,专接电话的,说是18岁,其实我看着挺老的,胖胖的,一口美国英语。另外还有个扬州某家公司的驻美代表,和我们一样性质的合资公司,英语挺好的,30来岁。
  说好了我和高工在家办公,因为不懂英语,在那也没用,而高材生接下来就在那上班,由踢老板发工资。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1 08:44:32
  说说我们住的房子,美国的房子屋里的摆设很简单,我住的屋子除了床和一个小茶几,没有其他东西,屋内有卫生间和一个很大的壁橱,床下有抽屉可放衣物,茶几上就有个台灯,其他要挂的衣物,行李箱,鞋等都可放在壁橱,那壁橱有3,4平方大,其他的房间也差不多,没多余的摆设。
  那个前厅进门处也有壁橱,专门放鞋的也很大,前厅放了几个办公桌就是我们办公的了,还有好多沙发,还显得空荡荡的。后厅比前厅还要大些,有个大壁炉,除了电视机录像机,其他全是沙发。
  另外还有个餐厅,放个餐桌,还有个古色古香的柜子,电话机就在柜上,餐厅旁是厨房,有10来个平方吧,有烤箱和一个大冰箱,那冰箱又高又大,我们到超市买了箱苹果放蔬菜箱里看都看不见。
  厨房通往车库,里面放着一样大小的洗衣机和烘干机,滚筒式的,车库也很大,但他们的车一般都停门外,不放车库。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1 10:22:27
  说说我们的任务,公司办了个合资公司是为了输送人才去国外学习的,买了房和车是想让我们扎根的,工资是按出国待遇的,但要回来后再算,在那里的生活费是要靠自己解决的。
  那里有几家美国公司和我们是有业务往来的,主要是销售流动放映机,墨西哥是个很大的市场,像这样的合资公司在香港,印度尼西亚,俄罗斯我们都有,都有长期代表。
  在踢老板家我们都是分摊水电费的,尤其是电话费是看账单谁打谁付的,因为国际长途很贵的,这个我深有体会。要是现在有微信那就不是问题了。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1 11:05:08
  第二天我们去了离我们最近的那家香港超市,说近其实也要走20来分钟吧,那家超市在福乐吞大街和考林马大道交界处,很大的,在对面还有个更大的澳尔玛超市。
  超市里的东西其实很便宜,很长的切片面包0,99一条,应该能吃2天吧,牛奶4元左右1加仑吧,也可以吃几天,鸡蛋也是0,99一板20个,我们都买了很多,当然我感兴趣的是烟和酒,烟买了万宝路,2元1包,那里555和骆驼,七星都是2元,品种就这些。买了2箱百威易拉罐啤酒,8元一箱24罐的,当然是美元计价的,不过还是感觉不贵。
  买了很多东西我们把超市的车直接推回了家,当时我们都不会开车,虽然我在国内学过开卡车,可那自动档的车不敢开,再说也没美国驾照。
  接下来几天我们也过起了牛奶面包的生活,不做饭的。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1 11:50:25
  接下来的几天去办了几件重要的事。
  首先去移民局办了个安全卡,就类似于身份证,有一个安全号码,证明你是正常入境的。
  再去华美银行开了个账号,办了个可以在超市和ATM机上用的卡,银行还送了支票本,因为申请延时居留的话是要75美金的,一定要支票,他收到后是一定批准的,因为你有支票肯定是正常入境的。在美国用支票是很正常的,我们同事间也用支票付账,这支票扣了钱还会寄还给你。
  接下来就是去考驾驶证的问题了,先去考了个应知,答100道题,要95分以上,会给你张临时的驾驶证,但一定要有会开车的在边上,然后我们在电话黄页上找了个台湾教练,每次2小时25美元,要开够40小时再去考应会就是路考,然后就发正式的驾照。以上这些都是英语的。所以我就学了些最简单的英语,高材生当老师了。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1 12:28:43
  那几天我们自己坐公交车去了很多地方,那里的公交车很方便票价也不贵,只要你往一个方向走,在车上花2毛5买张联票就可以坐下一路车,我们最远跑到市中心那个叫唐倘的地方,都是高楼大厦。
  话说洛杉矶的确是干净的很,没有灰尘,我用白手绢擦地上都没一点灰的,出国时带的鞋油根本就用不上,这好处就是在那里没有痰也没感冒过。路边的凳子我们喜欢先摸一下有没有灰,在那里是很可笑的。其实那里根本没有泥土露在外面,哪里来的灰。所以他们那里都在屋里铺地毯的。
  那里到处像花园一样,奇花异木好多我都没看见过,也没什么电线杆电话线什么的,又没什么高的建筑,所以看上去很开阔,蓝天白云很漂亮。
  那里很多卫星城市,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很大的购物中心,记得踢老板的女儿带我们去了个较远又很有名的购物中心,她也加入了公民,所以把她母亲也接到了洛杉矶,开的是跑车,我们人多,就开了子弹头车带我们去,很客气的请我们喝饮料,我要的是咖啡,上了当,外面一点不烫,用吸管吸的到嘴里烫的吐都来不及,这以后我就很注意了。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1 20:07:18
  在踢老板带领下,我们去拜访了几个销售我们产品的代理商,也去了几家美国公司,也是搞电影设备的,还去了南加州大学,修理了那里的流动机,那里的大学是没有围墙的。
  过了没几天就是感恩节,踢老板夫妻开了2部车,带我们去了长滩,那海边真漂亮,都是私家游艇,还去一个比青岛栈桥还长的一个栈桥去看钓鱼。
  这以后踢老板就回了国,做他的生意去了,他的主要生意是到国内找出国考察团,由他的公司安排出国考察,说是考察,其实是出笔钱来旅游来了,到美国东部,西雅图,拉斯加斯等地旅游一番,每个团10来个人,基本由高材生带队,所以一批批来了不少,靠这也赚不少。
  而我和高工就自己去找活干了,因为公司的放映机业务是不多的,闲着也很无聊,那里人人有车,路上基本没有行人,不找活会闷死,再说我们也要赚生活费啊。
作者:yahccun 时间:2019-02-11 20:41:49
  楼主的言语如放映机播放着画面,跃然纸上呈现到眼前,朴实自然,期待您多更勤更,坐着小板凳到前排看完放映
我要评论
作者:yahccun 时间:2019-02-11 20:43:52
  我若有机会就把楼主的故事拍成电影,名字就叫 洛杉矶往事
我要评论
作者:父爱如山崩地裂 时间:2019-02-11 23:12:26
  前排。
作者:yahccun 时间:2019-02-12 17:18:52
  坐等楼主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17:45:29
  说到打工,在美国真不难,他那里地广人疏,重要的是,他那里饿不死人,有好多人是有活也不干的,在咖啡馆门口随便乞讨几个钱过的也潇洒得很。
  说饿不死也有道理的,他那里物价不高,工作一个月一年也饿不死,再有一个原因是,他们的超市是很人性化的,我第一次去超市看不懂的是,他们的蔬菜水果都是像塑料做的一样,没有一点黄叶之类,大小规格全一样,蔬菜1磅一捆扎好的,根本不用挑选的。
  那些蔬菜水果,面包牛奶在保质期前就会下架,放在超市后门任穷人挑选,到了保质期还没选完的就处理了,这个在国内是做不到的。
  我这样说可不是崇洋媚外的意思,人家好的地方确实该学习的。其实我真的不想说这些,因为我们落后他们的地方实在是太多太多。。。
我要评论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18:26:37
  我们去超市买了中文版世界日报50美分,120版里面一大半是广告,招租,招工,找人的应有尽有,还有招麻将搭子的,说到麻将我还真去打过,赢了50美金。
  按广告我们去过几个地方,如管家,保姆,送货等都不行。主要语言是硬伤,在那里不会英语或广东话就很不方便。我还去过成衣厂,计件制的,因为我会做衣服而且和我们住一起的女房客也在那地方,结果去了要自带什么配件之类的也没干。
  找正规工作没绿卡人家不收,所以只能去餐馆打工了,那里的老板很乐意找我们这样不交税的劳动力。
  然后我们以餐馆为目标,那里的餐馆是基本上你上门去他一定收的,只不过是待遇问题。
  我先后干过好多个餐馆,印象较深的有几个。
作者:csgo特工 时间:2019-02-12 18:27:22
  一天来三次,次次不更新,已经点赞了,楼主有动力了吗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18:38:23
  @csgo特工 2019-02-12 18:27:22
  一天来三次,次次不更新,已经点赞了,楼主有动力了吗
  -----------------------------
  谢谢点赞,不好意思啊,刚才和傻子吵架呢,搞得没空了,那傻子套路很深,我不贴实盘吧,他说你没篮子,你空仓吧他说你没胆子,我今天买了票他说我站岗,你赢了他不说,输了就来喷,其实是他自己输了50万,心态不好到处找存在感,真无语。。。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18:57:58
  第一次去的那家叫可嘉丽,做韩国烧烤的,说好的面试去时老板却不在,只有一个伙计在那里,结果我问面试些什么,他说了下,要洗那些烧烤的锅,要洗干净,平时就干些服务员的活,可以拿小费的,这店人不多,老板老板娘,还有几个伙计吧。
  记得我洗了4个小时,那锅很难洗的,洗的满头大汗终于洗完了。老板也来了,谈了下,巧的是那老板也是上海人还在我家附近的一个餐馆干过,现在正和踢老板一样正在套路中,真正的老板是和他假结婚的老板娘,假结婚还顺带给了他个工作,真是好运气。
  谈待遇时他说每天工作8小时,每小时5,25元,中午休息4小时,其实是给的美国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那地方离我那骑自行车半个多小时,我中午去哪里呢?当时也不怎么想干,后来他叫我回去等电话,说还安排了几个试工的。但把试工的工资给了我21美金,这是
  到美国后赚得第一笔钱。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19:21:20
  回去后感到很沮丧,再说也有些累,心里很委屈,当时老婆刚好也来信了,看着真的有点想哭的样子。想想来这鬼地方干什么?在家里吃香的喝辣的,又不缺钱。
  晚上也不等电话了,继续去了另一家餐馆,叫上林铁板烧,是日式餐馆。谈了下待遇,也差不多时最低工资1000元左右吧,在厨房干抓码,就是配菜的意思,我答应了,想想比洗锅强吧,说好第二天就上班。
  想不到刚回到家,那可嘉丽就来电话了,叫我明天去上班,我说我下午在时,你不是说还有人来试工吗?我以为没希望才又去找了工作,明天去上林铁板烧上班,已经定下了我不能失信啊。
  他说误会了,我刚走那女老板就来了,看我把那些锅全洗完了,还又快又干净,以前来试工的都洗不了几个还洗不干净。骂了他一顿,他说我洗完了放门背后他没看见,那天我好像洗了50个锅,是他们店里差不多全部的锅。
  这地方我后来再没有去过,来过好多个电话,后来听说我在半亩园牛肉面馆干厨师,又要和我合伙开面馆,我也没答应,我说我过2年要回国的,开餐馆不现实。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19:43:19
  那天和我一起的高工也找到工作了,比较远的一个餐馆,那老板天天开车接送他去上班,做厨房工作,工资也是最低的,这个高级工程师和我关系不错的,和我一起去过巴基斯坦,他老婆还是和我呆过一个小组,我还给他老婆和儿子做过衣服。
  第二天就去了上林铁板烧,那个店很大也豪华,主要经营铁板烧和火锅,老板是台湾人,其实在那里是台湾人多,还有就是香港人,广东人,所以只要会广东话也能混了。
  工作是还可以的,我在国内时就会烧整桌的酒席,那是和我在外滩东风饭店当厨师的同学学的。所以厨房工作对我一点没压力,主要是干火锅的配料和舀汤,还有铁板烧的各种配料,当然铁板烧的主料牛排是铁板烧师傅自己弄的,那个比较要技术,而且相当奇怪的是,在剔牛排时为什么全是左撇子,这个我到现在也不懂。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20:05:21
  上林铁板烧上午11点上班到晚上12点下班,管午饭晚饭,中午很轻松,晚上比较忙,主要忙的是火锅,铁板烧价格较贵,吃的人少些,我刚去做的是最差的活,每天洗大肠,剥洋葱是我的任务,在我去之前是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从日本打工回来的人做,他也来没多久,日本是很难拿到绿卡的,他留学期满就靠他妹妹的关系到洛杉矶来了,住得很远,靠妹妹每天接送,他对我说,每天坐的凯迪拉克,却在这拿1000元工资,在日本可比这拿的多多了。
  我每天要洗100斤大肠2大袋洋葱,好在那时年轻手脚也快,洗好后把洋葱切成米粒大小,再切几十斤小葱,然后是剥虾壳,当然这不是我一个人干,还有火锅里刷的各种配料,切羊肉卷牛肉卷,最烦的是那些调料,这些都是每天的功课。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20:23:21
  其实每天做惯了也不感到累,中午还有个任务是做厨师的员工餐,这个是轮着来的,我也轮到每星期一次,材料就拿餐馆里现成的,好像虾和牛排不能拿,我做那个当然没压力,后来他们看我会做菜,就要我做晚上顾客点的蛋炒饭,那里点蛋炒饭的可多了,忙不过来,所以我到现在炒的蛋炒饭也是最棒的。
  中午吃完饭就休息,要到晚上6点才上班,那地方离家骑车要45分钟,我是骑自行车上班的,还在学开车,没驾照,假如有的话那里300到500美元买个二手车比上海的出租车还新的多。我有次看到个甲壳虫才50美元,英语不好买不成,回来找踢老板老婆去却已经卖掉了,第二天看到人家开到香港超市门口停着呢,把我气得够呛。
  那里汽车没人偷,可自行车却有人偷,搞得我整天提心吊胆的,搞了根粗链条把车锁树上。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20:48:46
  那里晚上很忙,尤其是周5周6晚上,我是负责舀汤配菜的,舀汤是要有技术的,那个汤锅上面很厚的辣油可不能全舀进去,要根据菜单上,小辣,中辣,大辣,特辣给他配,我掌握得很好手脚也快,记得圣诞节那天忙得不可开交,我像卓别林一样团团转,切那牛羊肉都来不及切,老板帮我撑住那放切肉机的桌子,要不然桌子快被我推倒了,那老板娘第二天直表扬,其实那时我没干几天就很熟练还手脚特别快,那剥虾,切洋葱他们都没我快。里面2个大厨,一个香港的说我不用一年就是他们里面最熟练的,还要教我做铁板烧厨师。其实这倒也有些打动我的。
  因为在厨房是只有固定工资,而跑堂的服务员和厨师是有小费的,美国是个小费国家,而且是规定的,餐费的15%只多不少,为这事我还闹过笑话,刚来时,有一天去吃早点,大饼油条豆浆,我吃完就走了,那服务员很奇怪的盯着我,我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然,后来知道那也要小费的,碰巧我后来干活的餐馆就在边上,弄得我整天生怕她认出我。所以那些厨师和服务员的工资是很高的。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21:11:03
  所以呢,我是不会在那里干得长的,人总是奔着钱去的,谁会心安理得的拿着最低工资拼命干呢?
  正好那时那个日本打工回来的也快不干了,在那里你不干要提前半月提出来,他们可以登报找人,他半个月后就要走了,嫌工资低,再说他原先日本高工资拿惯了肯定不想干。
  隔天就来了个新人,小伙子是北京人,很老实的样子,其实老实人在那会吃亏,我不算老实还老遭那有个铁板烧厨师的白眼,他比我早去了半年吧,现在车也买了,混得还可以,刚进去时穷得一逼,最看不上欺负同胞的大陆人,这小子真是个奇葩。也许是怕我在那待久了抢了他饭碗。其实这餐馆里大部分是墨西哥人,大陆的就3个。还有是香港台湾的。
  那北京人刚来就接替了我剥洋葱,洗大肠的工作,我可以解放了。想不到那小子手脚不是一般的慢,一筐大肠我1小时搞定,他一直到吃饭也没搞完,饭也不吃了来找我帮忙,结果给大厨给拉住不让帮,我也没办法,结果第二天就被辞退了。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21:28:30
  其实在餐馆的日子过得很悠闲的,我对高材生说,比在我厂里干活轻松,像社会主义,那个餐馆有个很大的大厅还有几个小厅,不停的放着萨克斯乐曲,都是我爱听的,厚厚的地毯,柔和的灯光,让人昏昏欲睡的样子。中午我经常在那里的沙发上睡午觉,有时候也到外面公路旁的草坪上嗮嗮太阳,看看报纸,倒也像神仙样快活。
  更多的是和我刚进去的一个60多的退休台湾老头,他是厨房里干得较长的,因为年纪大了也不想换地方,另外那些女服务员拿了小费也会分点给他,而其他的像走马灯似的不知走了多少,这就是老板有点小抠的原因。
  我和那台湾老头中午老是到对面一个大华超市转悠,累了在那里的椅子上休息,谈谈大陆谈谈台湾。顺便看看那里的2排餐馆,但从不去吃饭,也不是穷,是在铁板烧吃饱了。这样的日子过了不长。。。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21:51:49
  我之所以会写这篇连续的--那随风飘去的日子--序列回忆录,是我遇到过无数的巧事与奇遇,就像命运早已安排妥当,我外公又做过道长,拥有半座庙,所以小时候在庙里长大,对神鬼故事听得很多,有时也不得不信,只是信就有不信就无,我倒是深信不疑。

  那天我吃过午饭,无意逛到对面一家餐馆,想不到遇见了我半个师傅,那个我在随风第二集里说到过的电气高级工程师,他属羊的在这里不妨就叫他羊工吧,他是我刚进厂时第一个带我调试扩音机的师傅,所以我说他是我半个师傅,其实那时部队是不流行带徒弟的,当然金加工的还是有师傅的。
  这个羊工我对他印象不怎么好,比较浮夸,技术也没我好,可他却对我很好,见人就夸我脑子聪明,我很烦他。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22:10:33
  我之所以对他印象差也不是没道理,刚进厂他叫我摸摸那电容器,我不知道就摸了下,结果1000多伏的高压放电把我打得好远,有一次我干活他没事拍我一下,结果手里的电气箱掉下来砸我脚上,到现在大脚跐还骨裂着。
  那次他点名要我做助手去北京电影科研所安装进口设备,结果他卡住了,被我修好后没把故障原因告诉他,他一直耿耿于怀。
  这次他是退休了,因为以前去参加过拉斯维加斯电影展来过美国,所以这次又通过关系来了,其实只要参加类似踢老板这种出国考察团来了就不回去就可以了。至于那些偷渡来美国的都是傻瓜,来了连身份都没有,办不了银行卡,驾驶证在美国这日子可不好过。
  他来美国后来洛杉矶是原想让踢老板收留他,其实这怎么可能,踢老板请他吃了碗面给他50美元就结束了。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22:31:42
  他没办法,睡过马路,也曾在公园流浪,因为他奇了怪了才带了50美元就来到了洛杉矶,真以为来捡钱来了。
  后来就流浪到了这家餐馆,这老板娘是个好心人就收留了他做洗碗工,不过年纪大了只是干半天,还是上午,就给500美元,他租了在我们山顶上的一个很豪华的别墅的一个车库,每月300美元,加上其他开销也就所剩无几了。我笑话他羊工打洋工,受洋罪。
  我把他带到踢老板家,和工程师和那高工碰了面,聊了下,这羊工也买了辆300元的美国车,说好过两天去他住的地方看看,还要请我们吃饭,后来星期三我休息,我们3个去了他那里,他到超市买了一次性的碗筷,搞点罐头就着喝了些酒,他那里游泳池好大,是个有钱人家,有好几个租户,就他那最可怜,住在车库里,床头放着电视机录像机,都是他自己买的,平时爱好是去超市租几本3级片来消磨时光,休息天会跑到很远的市中心唐镗买1元2根的面包。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2 23:31:31
  楼主是炒股的,股市开盘时和大部分时间会看股票,还有个股票贴子和新浪博客要更新,所以有空闲才会更新,望见谅,但我会更新下去,那些随风飘去的日子序列回忆录,还有其他的篇章,是洛杉矶往事的后续部分。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3 01:16:26
  后来我看他凄惨兮兮的样子,就劝他换家店干干,我说我店里走了个人,你去试一下,他同意了,第二天我和老板说老板也同意,结果去了人家嫌他年纪太大不要,然后我说大华超市那也招人的,你去看看,他去了,晚上和我说有家叫香蕉船的收他了,工资1400元。
  我替他高兴,结果悲剧了,他先把原来的活辞职了,然后再去香蕉船人家又不要他了,说找好人了,结果是失业了。
  可我第二天去香蕉船人家却要我去上班,我晚上说给他听他明白了,人家嫌他老了。这以后他从报纸上看到拉斯维加斯中国城一个叫花果山的餐馆招人,包吃住,1300元一月,说明白他只要去一定收,所以他就去了拉斯维加斯,他是开车去的,把自行车还有些啤酒,一个小计算器送给了我,那车他30美元买来的,也没向我要钱,我本来是想把北京中国电影研究院那台机器的故障原因告诉他的,可是临走时又忘了,这也是遗憾。因为此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他,听说十多年前已经上天堂了,希望他过得好,不要怪我在这说他坏话。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3 01:34:18
  羊工走了后我也想换地方了,这里是不错,可工资太低了,去香蕉船我不好意思,到时羊工以为是我顶替了他不好,我看到广告上香蕉船隔壁有家叫半亩园的餐馆在招工,于是就去了那里,他那里招的是厨师,但那里炒菜不多,下牛肉面很多,我面试时叫我下碗面,这个简单,我下完老板就叫我第二天上班,工资1600元,以后可以加到2000元,我说我在你对面上林铁板烧干抓码的,要先辞职了才能来这里,他说那为何不干了,我说一个是工资低,另一个是工作时间长,所以不想干了,他一听也觉得工资太低了。
  结果半个月后我就去了半亩园,那家店不大,60多个座位吧,在国内是算大的了,可在美国可能是最小的了,我前面那个厨师可巧了,和我一个姓,还也是上海人,只不过是南汇的,比我大一点吧,不到40的样子,他不干是没办法的事,因为他和踢老板一样走套路了,和老婆离了找个公民假结婚,那老板给的工资就不够了,老板又不愿加工资。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3 09:02:22
  在美国,税务是很重的,假如老板每月发4500美元工资给你,你真正能花的也许不到1800美元,所以我在那的工资当时其实就是相当于4500美元,那老板当然不会加给他。
  算一下吧,4500元,老板按规定给你交3分之1税,开张支票3000元给你,你到银行转为现金再按规定交3分之1税,就只有2000元了,你去超市买东西,要交8%以上的税,像我要买烟酒那还要加特别消费税18%,你去饭店吃饭还要交15%的服务费。
  那个套路厨师既然拿了绿卡就要正规工作交税的,要不然没养老金,绿卡也保不住,所以就不干了,当然他也不想走的,因为这里工资还算高的,他后来找了个电话局的活,就是查查线路什么的,每月到手才不到1000元。
  所以套路也不是那么好套的啊。。。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3 09:18:38
  到半亩园上班了,工作时间是上午11点到晚上10点,比上林铁板烧少了2个小时,中午休息2个小时,工资半月一发,一年有半个月休假,感觉还行啊。尤其是工资,怎么感觉老在发工资,刚发了没几天又快要发了,这个好,还有我们那女房客干活的地方是天天发工资,这比国内人性化多了,你不发了我就可以不干了嘛,没有拖欠,值得学习。
  其实他们那可学习的东西多了去了,我当初去卡拉奇,发现他们至少比我们落后50年,而我们则至少落后美国50年,那可一点不是瞎说。至于现在是不是赶上了我不知道,那么多年没去了,说不定以后去旅游下,来个故地重游。
  他们那小路上路口的SDOP就很先进,谁先到谁先停车,谁先停车谁先启动先走,不管有没有人一定要完全停住,这比我们这每个路口红灯可合理多了。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3 09:45:52
  还有他那些监控探头和天上的直升机配合得相当好,一有问题飞机就已经到了,对救护和查案很有帮助的,有次踢老板的老婆收到一张50美元罚单,她实在想不起怎么回事就没理他,过几天法院传票来了,才知道有次去几百公里远的市中心闯红灯被拍下来了,而直升机又跟踪到她的家,所以就有了罚单。
  那里车是要让行人的,行人要过马路按一下路口的按钮,那红灯就亮起来了,没红灯的地方有行人车都会停下等行人过了才会走。
  刚去还不习惯,怎么车都不走了,你不走他也不敢走僵在那里很古怪。
  总之那里人很文明,也从来不会八卦,你衣服无论怎么穿都不会有人注意你,再说那里都有枪,谁乱来早就没命啦,反正有监控看得很清楚的。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3 10:36:16
  半亩园是台湾老板开的15年了在美国有好几家分店,在中国也有分店,老板精明能干,对人相当客气。
  那个店有名的是加州牛肉面,有红汤,清炖,牛筋,牛杂,还有什么担担面,炸酱面,酸辣面,麻将拌面等等云吞,红油抄手不下10几种,也有热菜的,更多的是店里自制的各种熟菜,有几十种,还有猪排饭,鸡排饭,蒸饺,抓饼之类,反正品种多得很,这里也说不过来。
  记得头天去那个套路厨师就给我使了个小坏,他提前下班拿了饭店很多菜回去,并告诉我店里的菜可以谁便拿,没关系的,我信以为真下班时也拿了好多想拿回去给同事吃,想不到下班时老板就站在门口,见我拿了好几样菜,把我吓了一跳,不过这老板人不错,并没有说我,其实饭店都是尽吃不能拿的,那就叫偷了,那套路朋友是想第一天就让老板把我开除了,真是同胞欺同胞呀。用心险恶。。。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3 11:09:33
  在那个店里有一个大厨,是负责店里的店长,负责采购管账,老板不常来,因为在西雅图,纽约等地还有好多分店,老板娘15号和30号会准时来发工资。
  我是大厨下面唯一的厨师了,他们叫二厨,大厨3000美金,我2000美金,已经算高的了,还有5个墨西哥人在厨房做其他活,店堂里有3个台湾女人,老阿姨了,40多吧,她们是1000元工资,有小费归她们的,谁服务谁拿,其实比我工资高得多。
  我管8个可以炒菜的小灶,还有2个巨大的面锅,那些面浇头全归我烧,还有那红汤,白汤什么的,刚去也忙得昏头昏脑。
  主要是这店生意太好了,到周末都是排队拿号的,我每天要用掉1,2百斤面条,光面就几百碗,还有其它什么汤,盖浇饭啊,一开始忙不过来,我盐和味精全用手抓的,老板见了也不说,也没什么好说的,我越快他生意越好啊,排队时间也短些不是吗?
作者:图强立志 时间:2019-02-13 15:47:33
  楼主写得很好,点赞。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3 15:54:42
  @图强立志 2019-02-13 15:47:33
  楼主写得很好,点赞。
  -----------------------------
  谢谢图强,你是大傻帖子里那个图强吗,幸会。
我要评论
作者:翠花1988 时间:2019-02-13 16:28:50
  前排。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3 22:05:32
  我每天要烧2,3百斤牛肉,还有牛筋,牛杂,红烧牛肉,咖喱牛肉,清炖牛肉。酸汤白肉,夏天时还要准备凉面,这些都是在下午休息以后完成的,那段时间比较空。
  面上的浇头里雪菜肉丝,榨菜肉丝是很受欢迎的,每次都要在下面条的巨大的铁锅中炒2大锅。这个店里消耗得特别快,以前我也很感诧异,后来才知道,这是个总店,附近几个分店是不烧这些东西的,这个是因为有些食料的配比是保密的,另一个也是为了保持各个店的口味一致,当时国内是没有这种形式的连锁店的,其实我当时有想回国开个这样的连锁店的想法,所以对这餐馆里各种流程和菜的秘方很留意。
  我是周一休息,因为那天最空闲,还有每周3要到另一个分店上班,因为那里的厨师休息,这分店离我们这里大约50多公里,在我没拿到驾照前就搭了那个分店里的一个墨西哥小伙的车前往,每月给他25美元,因为他就住在我们附近的香港超市边上。
  那里的墨西哥人很多,另外就是萨尔瓦多等南美洲人,但长得都差不多,我一直叫他们老墨,往往那些萨尔瓦多的就会纠正说,NO老墨,是萨尔瓦多,莫似萨尔瓦多人比老墨要自豪些,我也不得而知,但还是统一叫他们老墨。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3 22:31:58
  那个店在阿罕布拉,好像离帕萨迪纳不远,比我们这热闹些,因为离市区近些,分店比我们小些,奇怪的是那里的厨师也是上海人,就叫他小鹿吧,我就是去顶替他的。这个人有些故事,和踢老板一样也是套路过去的,现在是公民了,据说他原先是一个什么首长的警卫员,陪首长来美国时就跑掉了没回去,是不是真的我不知道。这个人在这个店里好多年了,有时不干了,过段日子又回来了,因为是老手所以老板总会收留他。
  小鹿在老墨中的口碑相当差,因为他是个赌鬼,一发工资就去赌,2,3天就没钱了,老向老墨门借钱,估计有时会没钱还。那些老墨老问我小鹿有没有向我借钱,其实我和他碰面很少,我去他休息,所以他也没向我借过钱。
  在那里的工作是一样的,就是员工人数少一点,厨房里除我外都是老墨和萨尔瓦多人,店堂里2个台湾女人,老板娘经常在那帮忙,老板娘对我是很满意的,因为我不会浪费材料,经常有顾客会点了面点后临时换品种,但我已经做好了,他要换我就重做,但那前边做好的我会想办法做给下一位顾客吃,往往那时老板娘是较高兴的。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3 22:53:44
  其实我刚去时老板经常会躲在店堂角落里,点些各种餐点,然后看看我做的口味如何,速度快不快,材料是否符合标准,试下来是很满意的,以后就没再试了。
  但服务小姐对我是不太满意的,因为她们是拿小费的,有时客人要求多放浇头,我一般不会多给的,她们就不会多拿小费了,所以不高兴,但这样老板是满意的。
  这店里为何有2口大锅,因为他店里有一种手工做的宽面很受欢迎的,但烧的时间长些,另一口锅就下细面和大小馄饨,夏天还下凉面,最受顾客欢迎的是各半的宽面,其实刚去时真不容易,宽面是在菜单上旁边画个小3角型,细面不画,忙起来单子像雪片似的上来,面都是10多碗一下的,要分清几碗是宽的几碗细的还有大小馄饨确实是手忙脚乱,所以老板找厨师一定要中国人不是没道理的,那些墨西哥人没有一个会用筷子的,他们有时要吃面条也要我下的。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3 23:18:53
  说到各半,其实是一半红烧牛肉一半红烧牛筋,标准是一碗面八块牛肉,上面放些菠菜绿油油的,顾客一般都喜欢多要点菠菜,而这就是跑堂小姐和我不高兴的原因了,也不是我帮老板省钱,其实我每天就准备一大筐,洗干净烫好,给多了就会不够,有时那些服务员吃午饭也会吃掉很多,我就只能再烫些,所以我对她们也很烦。
  那里的人很喜欢吃大蒜,红烧面里每碗都要放的,也是我的活,要过几天把蒜头粉碎后打成蒜水,还有就是酸菜也是消耗很大的,酸菜打成末,是免费供应的。
  其实那个餐馆的东西很好吃的,像我这么嘴很叼的人在那里那么长时间天天吃也没吃厌烦。那里的每样东西我都吃过,除了牛肉类的还有那个熏鸡腿相当好吃,是有秘方的,这个是有那个大厨亲自熏的,我回国后在家试过怎么也熏不好,因为没那个熏的料。
  我每次休息天都会带几个熏鸡腿和牛筋牛肉带回家,给同事们吃,去超市买几大箱酒,很快活。因为第一次拿回家老板看见没说什么,我也就只当他许可的了。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4 11:40:32
  说一下我的2个同事,那高材生英语很好,也年轻不到30,头脑也灵活,要不怎么能考上复旦呢?他基本上在接待出国考察团,带他们一遍遍的旅游也厌烦了,再好风景多看了也厌烦不是吗,他几次提出要我别打工带团去,可我有自知之明,英语不行,自己不把自己带丢就不错了,哪能带人家。他一直是踢老板的得力助手。
  而那个高级工程师原来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打工,老板接送,但工资低,活也累,见我换了工作他也换了个很近的工资高的工作,在香港超市边上,每月1600美元,做的也类似于厨师的工作,也会带些店里的菜回来大家吃。
  这两个同事回国后都做了领导,都担任了付总经理的工作,因为出国都是来镀金的嘛。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4 12:02:58
  说到语言,我也在高材生的辅导下学了些必需的单词,因为我记性很好,倒也是学一个记一个,基本出去购物之类没问题,高材生说在华人多的地方,一般记住500个单词没问题了,那我差不多也就记住了500个吧,因为经常在用,所以虽然后来上过大学正规学过英语,可现在都早已忘记了,只有那500个还一点没忘。
  因为在餐馆打工时间多,和墨西哥人打交道多,所以也学了些西班牙语,在饭店老墨也会跟我学中国话,所以我也跟他们学老墨话,以至于后来我们的交流是3种语言的混合体组成的,英语,汉语,西班牙语。交流起来一点没困难,想想很可笑。
  记得有一次坐老墨车去阿罕布拉分店,路上走过一只猫,我问他,“啊给,墨西哥”他说“丽嘎多”,又问我“强尼斯,啊给”?我说:“喵呜”,他笑了。
  我的那些西班牙语就是这样学来的,可怎么写我可一点不知道,只知道他们的文字像蝌蚪一样的。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4 12:44:45
  那个我搭车的老墨全家在美国,就住香港超市附近,我去过他家,有5,6个孩子,在美国,每个孩子国家补贴500美元一个月,所以他日子很好过。
  墨西哥人来回美国不要绿卡也很方便,餐馆里一个洗碗的老墨一个月回去好多次,都是偷渡的,难怪特不靠谱总统要筑边境墙。不然那穷邻居半个国家都搬来了。
  美国先进的地方是很多,我打工的餐馆厨房设备都极其先进还合理,我在国内餐馆的厨房也没少去,那时在外地出差,去饭店点菜,他们不会做,我亲自去厨房自己做,那厨房哪里可和美国的厨房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作者:苦海桑田2019 时间:2019-02-14 15:42:43
  关注,看到楼主是搞彩扩机的,好亲切,我年少时候做过照相馆,我依稀记得电影制片厂等第三产都有彩扩机品牌,上海有个索菲亚牌子彩扩机,九几年卖13万一台。在乌鲁木齐都有办事处。
我要评论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4 18:32:13
  说一下我打工的半亩园厨房,其实我去过不下10多家餐馆,厨房设备都是一样的,餐馆都有冷库,分冰库和冷藏库,面积20来个平米,餐馆厨房四壁全都是不锈钢板装饰的,有洗碗机,切割机等等,那些好像是标配的,煤气很足,高压水枪水压很大,尤其值得说一下的是美国的电力是用不完的,越用得多越便宜,那里的日光灯管都是96吋双管的,黑夜与白昼是没有区别的,往往外面漆黑一片还下着倾盆大雨,可在里面是毫无感觉的。
  我去过帕萨迪纳那个富人区,那里的市中心一到夜晚一眼望去灯火辉煌,像白昼一样。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4 18:42:31
  我们餐馆隔壁是一家韩国餐馆,那里有一个清扫垃圾的清洁工,人家都叫他小开,我原以为是开玩笑的,那天和他聊一下,原来他是这家餐馆老板的儿子,因为在其他地方找不到工作,所以在父亲的店里打工,待遇和其他人一样,做的是最苦最累的差事,这在中国简直不可想象。
  这家餐馆是连锁的,做得很大很成功,也许就是这种理念才能如此发展壮大,这些难道不值得我们借鉴吗,国内的富二代,官二代,躺在父辈的财富和功劳簿上过得何其潇洒,蛮横。在美国分分钟会被灭了。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4 18:59:56
  洛杉矶往事就说到这里吧,其实还有很多要说的趣事,但说多了也有些崇洋媚外。我基本在那打工,但也不长久,因为时不时要换地方,我有公司业务时就得辞职做正事,然后休息一段时间再去打工。所以会频繁的换地方,但每个地方的经历都是一样一样的,这里也就不多说了,中间的空闲时间会去各处游玩,最喜欢去的是拉斯维加斯,去了就有些不想回来的感觉,我在那去过米高美等许多许多赌场,我一般就赌老虎机,他是有赔率的,有心观察还是能赢钱的,我赌到过3个7,是3000倍的赔率,总的来说在拉斯维加斯我没有输过钱。
  洛杉矶往事就说到这里打住吧,期满后我们3个都回国了,因为那不是我的国家,再好也与我无关,还是家的感觉才是踏踏实实的。。。
我要评论
作者:yahccun 时间:2019-02-14 20:42:57
  楼主欲言又止,为何不想写了,好多人喜欢看
作者:糊涂的人生1314 时间:2019-02-15 00:04:34
  有趣!
楼主张弓长2015 时间:2019-02-17 13:06:17
  请继续收看《你随风飘去的日子--五》(故乡,童年)
  http://bbs.tianya.cn/post-free-6040957-1.shtml
作者:yyh4048 时间:2019-02-23 15:06:02

  很舒服!象看一部老电影!可又是真实的。
作者:yyh4048 时间:2019-02-23 15:06:14

  暖暖的纪录片。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