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圍屋-漢代塢堡的活化石

楼主:醍醐的花見 时间:2019-03-04 17:05:52 点击:79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客家圍屋是漢代塢堡的活化石,有方形、圓形、八角形和橢圓形等形狀的土樓共有8000餘座,規模之大,造型之美,既科學實用,又有特色。

  塢堡,最初是一種民間防衛性建築,大約形成王莽天鳳年間,當時北方大饑,社會動盪不安,士家大族為求自保,紛紛構築塢堡營壁。

  從漢墓出土的陶屋模型可見在秦磚漢瓦,宮闕萬間都作了土的今天,仍能得以一窺塢堡的真容。

  客家土樓的夯土版築技術,更是中華縱貫古今建城造牆積累下來的結晶,

  在技​​術和功能上臻於完善,在造型上具有高度審美價值,而圓形的土樓,可以包圍著最大的公共庭院,瞭望視野比方樓寬闊,因此也被客家人採用,並蘊藏儒家思想大家族共同生活的理想內涵。

  

  客家人離鄉背井,流離他鄉,經歷了千辛萬苦,深切的體會到不論是長途跋涉的路程中,還是新到一處人生地不熟的居地,許多困難都得依靠團結互助,同心協力去解決,共度難關,因此,每到一處,本姓人總要聚居在一起。

  

  東漢學者許慎的《說文解字》「隖,小障也,一曰庳城也」

  北宋政治家,史學家司馬光的《資治通鑑》「永嘉四年七月條,胡三省註釋塢壁道:城之小者曰塢,天下兵爭,聚眾築塢以自守,未有朝命,故自為塢主」

  近代史學家陳寅恪在《桃花源記旁證》一文中認為「西晉末年戎狄盜賊並起,當時中原避難之人民......其不能遠離本土遷至他鄉者,則大抵糾合宗族鄉黨,屯聚堡塢,據險自守,以避戎狄寇盜之難」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天马腾冲行空 时间:2019-05-15 20:40:27
  文博旅游——看汉代人怎么撸串

  

  夏季到来,夜晚吹着凉风吃烧烤喝啤酒是不少人最爱的消夏活动。烧烤可以说是人类历史上最悠久的烹饪方式了,自从人类学会了钻木取火,这项饮食就诞生了。后续的发展过程无非是佐料之类的增加和改进,本质上依然是万变不离其宗。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西汉上林方炉

  这个方炉为铁质,通高16厘米,长47厘米,宽24厘米,重9.1公斤。1969年在西安市延兴门村出土。这件方炉分上、下两层,上层是长槽形炉身,其底部有数条条形镂孔,是盛炭火的部分,下层为一铜方盘,承接上层镂孔漏下的炉灰。整个形制看上去和今天的烤炉差不多。
  铭文记述,此炉造于甘露二年(公元前52年),原在弘农宫,初元三年(公元前46年)被征调至上林荣宫使用。
  上林宫与弘农宫均为西汉首都长安城内的宫殿。这个烤炉说明,汉代皇家从汉高祖刘邦“常以烧烤鹿肝生肚下酒”开始,爱吃烧烤的饮食习惯一直没怎么变过。
  不止皇家,汉代民间对烧烤也是充满了热爱。活着时候要吃,死了也想要有烤肉陪着。这种热爱一是体现在墓室装饰,如山东临沂五里堡东汉墓画像石和河南密县打虎亭汉墓壁画中就描绘了烤肉活动;一是体现在随葬器物上——中国人自古“事死如事生”的观念使人们相信,现实生活中拥有的一切在死后都仍要继续拥有和使用,因此不少随葬品都是主人生前必需的器物,陕西历史博物馆里的东汉绿釉陶烤炉就是一例。

  五里堡东汉墓画像石图(局部)

  

  陕西历史博物馆藏东汉绿釉陶烤炉

  这个长方形的烤炉是一件明器(即冥器,随葬器物),外施绿釉,底部有纵横各两道空隙,四角有足。炉上架着两根串有东西的钎子,仔细辨认,可以发现钎子上穿的是蝉,似乎是还未孵化的若虫(有些地方叫“知了猴”),经历了千年岁月侵蚀,蝉眼清晰可见。从长沙马王堆一号汉墓的竹简记录的资料来看,汉代人的烤肉材料很广,猪、牛、狗、鹿、鸡,所以烧烤用知了,也在情理之中。
  这两个烤炉都收藏在陕西历史博物馆,陕西历史博物馆里的基本陈列(陕西古代文明)是以中国古代历史进程为主线安排的,游客如果想通过馆藏的某一类文物了解其发展历史,往往要到处跑。陕西历史博物馆联合专家学者推出的《中国历史密码》一书,解决了这个问题。例如绿釉陶烤炉相关内容后附上的二维码,向读者讲解了更多烧烤的历史和汉代丧葬思想的内容,读者通过手机扫码后,直接可以看到相关资料,不仅对馆藏文物可以有一个更深入的了解,而且也能对文物背后的相关历史文化发展过程有一个直观、系统地了解。
  所以,带上《中国历史密码》,去陕西历史博物馆里,看看你昨晚见到的烤肉炉子有没有西汉皇家的烧烤炉大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