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亚方舟的传说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04-13 17:15:19 点击:2018286 回复:393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13 14 15 16 1737 下页  到页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09-26 09:13:31
  2019年9月22日21:57
  太阳父亲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他和我之间发生着如此的发生。
  “我想你啦!”他看着她说。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他。
  “我真的想你啦!”他看着她说。
  她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他。
  其实他没有对她说什么,他只是看着她,可是她没有看他。
  “我会和你有故事的,”他对她说。
  “我不想和你有故事。”她对他说。
  “我会和你有故事的。”他再次对她说。
  “我不想和你有故事。”她看了他一眼说:“离我远点。”
  他并没有离开反而离她近了一步,他的心跳加速,那一刻他感觉到她的呼吸声。
  她退了一步:”离我远点。”
  “你怎么回事,我是你老公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
  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说:“请离我远点。“
  他看着她说:我们真的是夫妻。
  她没有再看他,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什么也不说。
  她在想,夫妻是什么?
  “她已经死了。”她轻轻地说:”活着的并不是她了。“
  他并不知道她怎么啦!
  可她知道自己怎么啦!之所以还在他身边,那是还有些让她无法挣脱的束缚。
  人世间的一切不是那么说结束就结束的。
  她和他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啦!
  他又怎么知道她的心呢?
  就算前世欠的债这一世也还清了,她不欠他的。
  所以她想逃,可是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她没有感觉到哪里是那里,只感觉到自己已经远离了这里。
  他并不知道她的离开……他以为她总在自己的身边,其实她早已经不在了,除了了鬼魂还在之外。她所有的所有都不在了。
  她的身体似乎还在,但是却不会是原来的那具了。
  以前的梅,现在均……他都没有时间来陪伴,在他的世界里他觉得自己付出了。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她需要什么。
  他似乎并没有发现她的巨大改变,其实她已经不是她了。至于她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面对如今的宇宙“我”该何去何从,在旧宇宙的世界中一切都成为了习惯。有了依赖感 所以我不会想着要去改变什么,每天的生活就是这样和那样,再也没有过多的接触面去接触别的。
  宇宙中就不一样,每一天是无法预测的,更不知道会怎么样……
  所以很多很多的人是不会“感同身受”的,它看着我。
  他看着我,带着某一种我无法拒绝的真情,我的记忆里有了一些片段,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啦吗?
  没有
  其实我是知道自己怎么的,但是我又不想知道自己怎么啦!
  这就是宇宙中的有和无,有意味着在我的身边有个他。无并不意味着没有,而是有却没有什么深刻的记忆。
  宇宙中的这些描述真的很难说清楚,对于人的感受我实在无法统一说出一个所以然来,我们的世界里,我说别的,就说一天的云朵。谁能说出是啥子样子的呢?
  我想没有一个人会清清楚楚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就连我身边的他我也无法发现他每一天的改变,别说云别说他,就是自己也无法知道自己一天变化了什么。
  今天的我有点累。我有感觉。今天的他在干什么我没有过问,甚至忙得没有时间去想起自己,更没有想起他来。
  以前我很害怕自己的癔症,我怕忘记了一切,现在的我觉得忘记其实有很多无法去说得明白道理。
  我这篇文章我自己也没有写懂,我似乎在解释某些事情,但是却又没有去解释的必要,可是我必须要解释一下,不然以后有关于某方面的事情更让自己不懂,我现在不想在宇宙中幼稚了。在某一个宇宙时间段中,是不能幼稚的。孩子的幼稚是可爱。宇宙中我虽然还被称为孩子,但是我却不能只是孩子的责任了。
  二十岁装嫩还可以,四十岁还去装嫩就滑稽可笑了。
  我与他并不指现实生活中的我和他,更多的是宇宙中的我和他。
  我不想把宇宙关系扯的太复杂,就用我和他这类关系说清楚就好。
  曾经的宇宙,曾经的他或许是我最值得回忆的

  317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09-27 17:09:23
  曾经的宇宙,曾经的他或许是我最值得回忆的回忆,但是,未来宇宙中,或许我和他之间不再有缘分了。
  唉……这说明啥呢?
  我没有再想下去,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科学,来为我解释这样的宇宙感觉……
  “孩子!你不用担心,你想的……宇宙来呈现……人类的科学来证明。
  啊,哦,好吧!要是没有证明,怎么办?
  怎么会没有呢?一定会有人类证为你证明的。
  量子纠缠
  写他和她的对话时,我不知道怎么会有如此的他和她的对话,可是读了《量子纠缠》这个理论以后我似乎懂了,可是我不想太懂,在宇宙中如果你太清楚明白,也要装作不清楚不明白,人类世界或许就是宇宙的一个缩影,太清楚明白的人并不快乐,甚至可能死的快,每一个朝代中,皇帝是不喜欢直言的,现实更让我学乖了。
  心如止水,这是我最近想要修到的境界。
  “这种修行对一般修行者来说不容易达到,但是对于你应该很容易的,”它看着我,带着一脸的道行。
  我一直如沉石般沉落。
  最后被一只《西游记》中八十一难中的白鼋所接住,可现在在我的眼前……出现一个“身影”,张三疯,张三丰,怎么会是他呢?我刚想说,你死了,怎么会在我的世界里?
  “我没有在你的世界里,而是你在我的世界里,”他说。
  喔!鬼魂,是我的世界发生了改变,我的身体没有死亡,其实不算是死人,但是……我某些属于人类的感觉却死了,那这种“死亡”感,深深地影响了现在的生活,有时候无法感受到人气,身体冰冷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更多时候……我不想去说那些我已经不想再说的体验,我们小时候某一些记忆或者会在脑子里留下烙印。但是这些烙印会让我更加记忆起宇宙中的一切,很早以前我就不想留在人世间了。我觉得我是一块修行的“料”,却没想我的修行不止在地球上,更多在宇宙高维中。
  这个时候我在想,地球上的一只蚂蚁拥有了人类的智慧,它会怎么做?
  “我会让人类变成蚂蚁,”它说。
  蚂蚁星,星星的智慧或许就如地球上的生物这般也分等级,在宇宙高级文明中有着和地球上流社会一样的“场子”吗?
  我想应该有,可是我不想混宇宙高级场所中去,第一可能自己没有机会混入,第二可能自己没有机会混入,第三可能自己没有机会混入……
  来吧!孩子!

  318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09-28 08:32:32
  2019年9月24是20:20
  来吧!孩子!……
  好!可是我不知道去您那里……
  你会来到这里的……他会指引你来到这里……记住不是他是他……和你有故事的那个人……
  可是他呢?
  你已经不需要他了……就让他从你的星体世界中消失吧!
  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不能……他没有守护好你,不值得你再去为他付出了……
  可是……他还是我领导。
  你们会有工作上的交往,不会再有星体之间的第六感梦境了。
  好!

  你以为我用水泼你是为了一个优秀……
  “他错了,”它说:“在第六感梦境中他没有守护好你……”
  “他不知道第六感梦境中的一切……”我想说下去。
  “你不要替他说话,”它说:“如果他不知道他犯的错误,你应该知道,”
  “我知道,就由我……”我想说由我来承担。
  “你真以为你很能干,什么都行。”
  我没有说话,在它面前我无法说下去。我沉默着。
  “她只是想你了,浮上海面来看看你,你却如此对她。”古宙灵星看着我说:“孩子,回去吧!”
  我沉默了一下,什么也没有说。就像一块沉石沉落下去。
  这一刻我的心本来有那么一点点的悲伤,但是随即不再有任何涟漪,我在修炼,总有一天我会修到心如止水。
  “会的,”他在说话,他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已经开始感受到他的灵气,星灵,我知道很多星灵会来到人间成为守护我的人。
  可是我却无法再去有人类的相信了。星灵的出现不是为了帮助人类渡劫,而是为了我的回归……我会回到宇宙中去……我会带走地球上该带走的一切……
  最近我特别的想去看看父亲,这个父亲是指太阳父亲,离开它好像不是很长的地球时间,但是我觉得得很久很久没有看到他了,好想去看看它,可是我知道这个想法是不可能实现的,就像父亲去世之后我无法看到父亲那样我无法见到太阳父亲。
  在宇宙中太阳父亲是阳面,而我却在阴面,宇宙空间里也如地球阳间和阴间这样,阳间是实,阴间是虚,太阳是实,暗宇宙是虚,人类是无法探知宇宙的……
  就像人类无法探知人的内心……
  我们与人交往,或许能了解人心,但无法探知到真心。
  其实有时候会看到人心的凉薄,但是却不想自己凉薄。
  在宇宙暗能量暗物质世界里,我能感受到暗能量暗物质的“凉薄”但是……
  “跟你在一起就觉得你充满了阳光,充满了正能量。”这是她的原话。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心,但是我觉得听进去了,在冷酷到底的暗能量暗能量世界里,能听到这么一句话那是最大的幸福。
  我一直没有过多的去写暗能量暗物质,那是我不想再体验一次写作上的感受,我最近的身体真的无法在去承受太多暗能量暗物质的侵蚀,星灵之所以会落到地球上,那是它们为了我能回归到新宇宙中去。
  我不再想言语,但是还是言语几句,只是这些话不是人类的文字。是一些古怪的宇宙文字。这些文字代表着我在宇宙中的“话语权”已经开始了。
  我在地球上的身体感受到宇宙陨石的能量,我以为我做梦般虚空时,我需要的“证据”“摆在”了我的面前,我不得不正视“我”的未来,我知道自己会在什么宇宙时间内完成什么宇宙任务。
  在生活中我尽力去做好自己该做的每一件事。
  我会去写第二封信,这封信会真正的送到县长手里,至于信的内容我想告诉他:面对未来的灾难,你有应对之策吗?

  或许这封信更应该寄给更高级的领导人。这个时候的我是人“小”“言”轻,我不想用成语,但是我还是想让那些领导者们觉醒……
  “他们无法觉醒,”
  它看着我,带着那种乌龟的硬壳,它叫傀星,傀儡,它的出现让我想起傀儡。
  “你可以叫我傀星,但是不能叫我傀儡星,”它看着我,带着一脸的,是那种有些傀诡的表情。
  我就像孩子一样撅起嘴巴,看着它好像在说“我不喜欢你的表情。虽然你救了我,但是我确实不太喜欢你。”
  这个时候的我“想”起唐僧取经中的第八十一难中遇到的那只白鼋,我如沉石沉落下去,我没想怎么安全“落地”,反正是鬼魂,死不了的,我才不在乎死不死的。可是傀星却承载了我……
  318



  
作者:zhbpretty 时间:2019-09-28 09:07:37
  一直都没有深度了解
作者:心的归回1971 时间:2019-09-28 09:40:15
  如果黑洞能吞噬一切物质,连光也逃不出来,那怎么能拍到黑洞的照片?
我要评论
作者:点桠 时间:2019-09-28 12:52:25
  不错,快更新啊,LZ
作者:350045637 时间:2019-09-28 19:50:33
  打个记号,楼主快更新。 快更新。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09-29 08:15:52
  2019年9月27日18:40
  “我现在还不是傀星,我在宇宙海底世界里。“《西游记》中的白鼋驮着我:孩子,这是一个很容易迷失的世界。你不该来这里。”
  “你在这里我怎么会不来呢?”
  “你为我而来。”白鼋说。
  “不知道,是古宙灵星让我来的。”我老老实实的待在鼋背上,“身体”软软的。
  “那颗老不死的星星,它怎么让你来到这里呢?”鼋说:“这里虽然是宇宙海底世界,但是这里太鬼弥了,”
  “地球上的百慕大三角就是这样子的吧!”我总是把地球宇跟宇宙联系在一起。
  “差不多吧!可是这里更渗。”白鼋说:“你的世界太宽广了,应该缩小。”
  我笑了一下,这次的微笑就像软体动物的微笑,比如一只没有壳的蜗牛,很久没有喝水了,这一刻喝到水,那种满足般的微笑洋溢在蜗脸上。
  鼋察觉了我的微笑,用它那种老乌龟般的声音嗡里嗡气的说:“你不知道太阳把你当卒使,”“我知道。”
  最近在我的工作中。我们的领导把我当卒子,“均,最近大家都在议论你。说你是领导的卒子。”容是我玩的来的同事,她在乎人家对我的议论。
  “是卒子不要紧,只是死了我这个卒子就没有了领导了。“
  说完我笑看着同事。
  可这会我笑看着白鼋。我软软的“身体”这会因为我的笑而流出一点粉红色的汁液,就像蜗牛的原液。
  这是怎样一个世界啊!那这点点的液态似的蜗牛原液没有沾在白鼋的壳上,反而像粒子,这种粒子很小很小。圆圆滚滚的,就像露珠但是没有露珠大。而是很多很多颗小颗粒,圆圆滚滚的在白鼋玉盘似的贝壳上滚滚圆圆的,最开始均匀的撒开,然后不规则的像小时候母亲团米粒那样的团拢再像米筛那样漏下去……
  最开始这个世界就如无底洞一样空旷,我一直沉落,直到落在白鼋贝壳上还是觉得无底的沉落下去,坠入海底地狱般的空无世界中去,地狱不是用来形容恐怖,而是恐怖容“形”,最开始沉沦就像一颗尘埃从天空沉落下去,但是不同于地球上的尘埃,地球上的尘埃是轻物质状态,会飞扬在空气里,可是虽然我是鬼魂,但沉落下去那一会儿,我感觉到魂体有了重量,就像古代铜制造的烧水壶被融化后灌入水汽中的那种感觉。
  或者说我的第六感梦境中的梦物质掺进了我的身体重量,便有了沉落感。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宇宙感觉,这次这种感觉显得有些舒服的感觉。
  我害怕的苹果落地被摔碎的感觉没有了,鬼魂有了一种窃喜。
  “欢迎你来到宇宙海底傀宇,”
  傀宇,百慕大三角,这个我联系不上。我也想去想,更不想去猜测。
  这里有星星吗?
  没有,
  有星魂吗?
  没有
  那这里有什么?
  什么也没有
  你确定,
  我不确定,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有什么。
  你还害怕吗?
  我不害怕,
  那你看过百慕大三角的百度资料吗?
  看了一些,但是没有看完。
  为什么不看完,
  我觉得没有必要看太多资料,我想去“看看”。
  你自己看到了对吗?
  没有,我什么也看不到,我的鬼魂还是没有感觉到什么,怎么可以说看到呢?
  你在想什么?
  我什么也没有想。
  你在想了
  是的,
  我想我该安静地一个人静下心来什么也不做。
  除了时间的声音我的世界里没有任何声音,随后,有浪的声音,最开始就是海浪声,接着是海铃般层层响起来来的海浪声,接着是浪撞击的声音,然后就是撕裂声。感觉层层海浪被撕裂开,海浪是无法被撕裂的但是这个时候我的感觉就是海浪像一块布料那样被无数双手撕裂那般,我不知道百慕大三角是不是一块三角布料,但是这个时候的我的感觉就是三角布料般的海浪被无数双手撕裂。
  这无数双手只是一个表达方式而已,我并不清楚百慕大三角科学怎么来解释,在我的水密码中,我似乎看到一个宇宙文字,就是傀的繁写体,但是却有些某些莫名其妙的简单的宇宙信息……我只能写到这里,最近还是休息一段时间才可以继续再写……看文章容易,写这种文章不容易,我无法多写,帖子沉不沉,我不关心,我关心的事情,是人类还能活多久……

  319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10-02 23:22:45
  我知道我的记忆出了问题……但愿这次人类会自己拯救自己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10-03 09:45:02
  2019年10月2日14:41
  我总被一些记忆的片段击得粉碎,如果记忆是粉碎的,那,一切都也就粉碎起来百慕大三角,水密码记忆里这一刻就是粉碎的细小颗粒。很想把水密码记忆粘连起来,但是去无法成“形”。百慕大三角的外形可以看得到,但是内”形”却无法探知。
  就连水密码都是粉碎的,那还有什么可以感知道探知呢?
  从外管上来看鼻子就是一个鼻子,??,可是从结构上,鼻子有着我们并不知道的内在。鼻子的内在可以在网上查阅到,可是百慕大三角在网上的资料仅仅是关于轮船,飞机失踪了事件,其余的内部结构却没有任何记载,为了写这一章,就算豁出去了。仍然无法解“谜”。在在大脑出现了鼻子的结构图。
  我不停地进入睡眠状态我想更多探知百慕大三角的内在结构,但是每一次都是在很短的睡眠中被“惊醒”。第一次水密码中,“我”“感觉”到一块布一样被无数双手撕碎。第二次水密码中“我”“听到”那种呼呼,呼呼,呜呜的声音,就像海浪熬粥般被烹煮。第三次,水密码中“我”似乎“触摸”到那种细棉被子般的“柔和”,可是……这种触摸只是一点点点方式,我知道百慕大三角是无法接近的。就算只是水密码,我都意识“退”出来,这是地球上的禁区,侵入者不可活。不要说死亡,就是连魂魄也无法存在,可是水密码有了一个模模糊糊模模糊糊的“影子”犹如海底水草,百慕大三角会有生命的存在?
  这种生命是地球上的还是灵界的还是星宇的,或者说这种生命体是“三栖”生命体。
  “人类没有帮助他们自己对吗?”它的水密码方式,有点儿如弯延的海岸线。
  “他们帮助了我。”我无法回答他们帮助了他们自己,我只能说他们帮助了我?
  “他们没有帮助他们自己,我将带着海洋灵性离开。“
  我的水密码没有说话。其实我想说能不能慢点离开我。但是我却没有说出来。我很害怕我的挽留造成巨大的损伤。
  “你也该离开了,”它用弯延的水密码说:“你无法让这里干净起来。还是离开吧!不要有任何人类的好奇心。”
  “我明白。”我的水密码不会有太多的语言。
  “整个海洋都会成为百慕大三角时,人类还会拥有海洋的赐予吗?”
  “我很感谢你对人类的给与”。我的水密鞠了一个躬。
  “你是人类唯一一个能进入宇宙高纬度的灵者。”它说:“你无法让人类理解你,人类更不可能帮助你。反而他们会不停地践踏你的尊严。”
  ”没有“。
  ”没有吗?“
  水密码中没有没有,有了一个有。
  “你为什么不埋怨呢?”它突然用密码问起这件事。我没有想好答案。
  “我埋怨着他们。”
  “你的埋怨就是用你的命来换他们的命。”
  “没有。”没有出现水密码这两个字。呈现出来的“是”。
  它似乎摇摇头,然后水密码中呈现出一个结构:百慕结构图片。
  对于百慕大三角来说,海水干枯……之后……就会是鼻子这般结构?
  我不敢妄想,也不敢妄下定论。但是水密码中的烙印却出现了鼻腔内的结构。宇宙是一个人体的话,傀宇就是“鼻子”,地球是一个人体的话,百慕大三角就是“鼻子”。
  其实宇宙和地球远远不止人体这么简单,但是只能这样表达才能系统的表示宇宙与地球与人体的“关系”。
  “我”……也只能如此去认识百慕大三角。



  322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10-03 18:20:46

  
作者:报务员307 时间:2019-10-03 21:20:51
  有品味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10-04 08:36:37
  “你能这样认识真的很好很好,”它看着我说:”我叫幽灵傀彩。”
  “幽灵傀草您好!”我的水密码在问好。
  “小姑娘,你听清楚,我叫幽灵傀彩。你还可以叫我傀彩。”
  “傀彩。”我轻轻地用水密码重复了一遍又一遍。鬼魂没有了魂,可以减轻梦幻般的痛苦,但是,却也无法记……忆。要是换在以前我会强迫性的去记忆,但是现在的我只能顺其自然如流水般去顺着水密码而记……忆。
  其实是没有什么记忆的,就像流水,流过了就不再留有记忆在流过的地方。
  “你已经很不错了,为什么你必须要如此呢?”傀彩说:1“这是一个现实但如梦境一般的地方,你可以破译出结构,但是你一定不能改变这里的傀宇星图。”
  我的水密码想解释一下,但是我还是如平静的水面,什么波纹也没有,我在沉默。
  ”地球上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存于你心了对吗?“
  “没有”水密码中的没有这会就是没有。
  “不该来的来了,我该走了。”傀彩模模糊糊的身影慢慢地消失:“对谁都不要水密码呈现出你见过我。”
  “人类称这里是魔鬼三角,你为什么不害怕。”傀宇主来了,它带来不容侵犯的气息。它没有脸只有傀面。
  傀面,就像被刻在木板上的脸谱。只是木板和脸是没有血肉连着的,而傀面却有些血肉般的连接,我们的血和肉是红色的,可傀面的血和肉好像是阴冷的海水的颜色。
  “你来这里的目的不只是看看而已吧!”傀面带着傀异如极光般闪烁,其实我无法看清楚它的面孔的,只是水密码如此显示,我是无法把水密码光谱般呈现出来的。
  要是科学仪器能把我大脑里的呈现用光谱表示出来就好了。那样就更明显的感知到百慕大三角的秘密了。
  我的水密码退却着,犹如海水退却那般,我以为我安全撤退出去就可以了。可是没有想到百慕大三角却犹如粘液那样不让我安全撤退,我不能有人类的好奇心。一定不能有。
  这个时候的我可不能让自己有任何人类的想法。可是我却发现我鬼物质中有那么一点点点点的有关于人类的一点点点点点点的记忆,我的肉体还在地球上,还有人的生……气味,鬼物质虽然离开人体很久,但是我毕竟没有死。
  我的形态还是没能轻物质起来。我面对的处境现在特别的处于那退却被粘着的苦闷之中。
  鬼物质中这一点点点点点点的人的记忆我必须保留,再不保留下来我就真的只是活着的死人。
  人类世界里现在所处的气温还是很高,这个时候那一点点点点点了人的记忆呈现在水密码中,该死的记忆,为什么这个时候出现,我无抹去,只能硬着头皮看着傀面。水密码有了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烧成灰的骨骨中还有那么一点点点点点的火点,有时候我们烧纸化成灰以后,有那么一点点点点的留在灰里的灰星星,就这么一点点点点点的记忆这个时候还是暴露在傀面的面前。
  我的水密码叹了口气,很无奈的那种。
  “我没想这样,真的,我真没想这样。”我刚想解释,但是我却没有解释,硬生生的把水密码变成平静的湖水一般。
  奇怪,这一刻我感……到傀面的水密码在变化,这是一种规则的变化,傀面的水密码是不规则的,不规则才呈现出魔鬼三角,人类是无法研究出它“真相”。就算“真相”有,也埋葬在海里不会浮现出来。
  我在海里,但是我无法把水密码的秘密暴露在太阳光下,“一旦我离开这里,我把所有的水密码清除。”
  水密码之唇齿相依……
  323












  
作者:弄瓦涨 时间:2019-10-04 17:36:18
  好贴自然有人顶!真心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成精的帅大叔 时间:2019-10-06 10:23:07
  好书,意识流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10-06 10:32:19
  2019年10月3日21:56
  “清除这里的水密码是很难受的你还确定要清除吗?”在面规则的水密码中我似乎感受到它内在的温柔,但我知道这只是一刻,百慕大三角是不会欢迎人类的,人类妄想进入百慕大三角的,至于百慕大三角为什么成为魔鬼三角,网上的资料中使我意识到了有些宇宙区域是不能“涉足”的。
  说实在话,我没有想去“冒犯”那些宇宙“禁区”。
  但是只有了解了这些禁区才能在宇宙天劫中有一线生机,宇宙天劫的发生已经发生了,我因为有了太多的宇宙预知能力,所以才为未来的星体寻找生存的家园。
  我们人类,我已经不再想去说明什么了。尘归尘,土归土。
  在新一轮的灾难中……淘汰极其残酷……
  或许……
  我的计划还是起到一定的作用,只是我不知道人类能不能拯救出自己。守护人类的灵性物质先后离开地球之后,人类迎来自己的大灾难时期。5,7,3。数字的出现不能改变人类的明天。现在只能这么安排,宇宙暗能量暗物质中除了冷酷,我会傻想,有更多的温情,水密码中那一点点点点点的关于人类的记忆现在只能让我从百慕大三角中浮升出来,这只是一种记忆的浮升,至于鬼物质还依然“沉陷”在百慕大三角中……
  他是一个高冷的人,有着那种清冷的面孔,大概三十岁的样子,修行修到他这种程度很不简单,我不知道他的姓名,也不知道他的长相,我唯一知道的就是他在海边的观景房中打坐。他在冥想,他不同与其他的修行者,他有着他修行磁场,这是一种在人世间看不到的却能感应到的磁场,他叫潮,他在等待,其实他不知道他在等待什么,或许是他的姑娘或许是他的朋友,在人类的世界里,我们等待的就是人类所想的那些“尘事”。
  “这是我最开始的想法,”他说:“现在的我不会为了这些事情而产生烦恼了,我需要完成我的使命。”
  我笑了一下,记忆里的微笑很淡,很轻,就像烟雾那样淡轻。
  “我可以守护你。”他带着那种充满希望的目光看着我。
  我没有看他,我无法看他,记忆是记忆部分的呈现,或许很久以前我们之间有过交往,但是彼此之间可能因为某些原因而远离了。
  在人世间过往的人来来往往太多了,我一时无法想起他来,但是我们之间有那么一种心神的交汇。这是一种欣赏,与暧昧无关。
  以后,我想会遇见他或者她,可是我现在真的不愿意出门,就算不愿意我还是会遇到一些人和事,就说他吧!我们之间是因为一些业务上的交往认识的。精准扶贫工作开展以后,我们都需要加班,在做资料时遇见了他,现在有时间就会一起去徒步,有了第一次的接触,才知道和他是邻居,我们楼对着楼。他和她的夫人待人很和气,他家的孩子家教也好,今天他约我们去他家吃饭,他家的孩子很亲热的叫着阿姨,并且很礼貌的给每个人都倒一杯水。这样的家庭是幸福快乐的。
  以前我不喜欢跟男人交往,担心人家的老婆会吃醋,但是接触了他的老婆以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夫妻之间的信任,其实我也很感谢我的老公,他没有约束我。让我能拥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星体之间如此便好……
  有困难我们一起面对……
  你们应该帮助这个孩子……

  324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10-07 08:12:45
  2019年10月5日14:04
  “您们应该帮助这个孩子!”
  “你以为你是谁?敢如此放肆的来说我,”傀面水密码中呈现:“不要认为自己很厉害,可以目中无我们。”
  我并没有在多说一句话这个时候感觉傀面的水密码不再规则,显得有些凌乱。
  我很清楚这种凌乱意味着什么,我们的车在高速路上规则的行驶,我想便也没有什么“事故”的发生,要是凌乱起来,我想就不是一般的事故了。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沉默,我没有任何想去说明的水密码。
  最近我还真的很能沉的住气,就连大舅的车祸也无法让我有一丝涟漪,最开始知道大舅出车祸是大舅的女儿打来电话问她弟媳的电话,大舅的女儿打不通弟弟的电话,就找我问弟媳的电话,我没有。
  知道大舅出车祸这个消息时我想了一下,这个时候,我并不打算告诉涛哥,我也没想及时去医院。既然叫了救护车,医院会安排好所有的一切的。我也不急,晚上没有吃饭,早餐是要吃的,吃完以后好“干活”,现在是早餐时间,吃完早餐才有力气去做一天安排好的事情……
  每天晚上在床上睡觉时,我要把自己明天要做的事情安排一下,好让自己计划完成,特别最近自己的魂魄都不在自己身体里的感觉越来越明显,记忆里有“水火”,我自然而然不让自己有半点的异常。
  其实我已经很不正常了,但是我必须静若处子,不能有半点意外出现。还没有等我把饭做好,涛哥接到一个电话,是小舅妈打来的,说的很急,说大舅摔断腿,大舅妈一个人在医院。自己现在还没空让涛哥过去帮忙。在表妹打来电话时涛哥问过我有什么事时,我没有说。现在小舅妈打来电话涛哥马上对我说,我去医院。我就知道涛哥在这种事情上他是急性子的。可我却一点也不急,心里想:这么多年你对我亲戚好,没得说,虽然这也是看在我的面子上才去做的事情,但是我真正需要的是这么多年来能不能为我做做早餐。
  我不会去奢望,但是这一刻却真心的想,那天等我早上醒来看到可口的早餐,我会特别的开心和满足。涛哥没有为我做过早餐,还是我不记得他为我做过早餐,以前会纠结这个问题,会傻瓜般的去想半天,而现在,我却没有纠结去想,放国庆节这两天涛哥也很早就起床了了,我总比他起床晚些,起床以后我会做早餐。做完早餐做中餐,做完中餐做晚餐。这好像成了规律,可是我越来越不喜欢这样子,我想改变,可是我知道很难改变,涛哥工作很忙,休息时间不能占用。
  有时觉得家务并不多没有必要麻烦涛哥,可是对于爱干净的我来说,他们父女俩形成那种乱扔的习惯特别的烦人,可是这些说出去也只是小事,上不得台面。衣服只管穿不管折叠,床铺只管睡觉不管收拾,地上脏了也不管,除了上班,就是手机,电视,我总没有幸福感,其实不是我贪心,而是现在,一个人做家务,就算看到一个人忙不停也不帮帮忙。一个干净的家只靠一个人是不行的。我需要帮手。我努力的想要培养出能把家里收拾好的“学生”但是我还是失去了信心。
  涛哥不会帮忙做家务的,在他的概念里家务是女人的不是爷的事。我其实不知道怎么去说,我喜欢涛哥帮着我做做家务,而不是手里总是一台手机,对我的所做所为没有半点的目视。或者说你辛苦啦!
  可是,涛哥一听到大舅出事的消息他马上开车出去,先到人民医院,再到骨科医院,然后忙了大半天,开始在手术室外守着,再送大舅妈和表妹回家,我所要需要做的事情他都做了。涛哥不好吗?好。
  家族群里都夸涛哥。可是从头到尾我都没有夸过一句,我甚至想,涛哥你如此对待我的大舅不如给我做好今天的早餐。那样或者我会更感动。我是不是有病啊!
  你没有病……


  325














作者:cthnf3 时间:2019-10-07 08:37:59
  为什么代价大?   
作者:卡卡1930 时间:2019-10-07 10:32:30
  好看好看。谢谢楼主
作者:u_101578991 时间:2019-10-07 12:50:21
  怎么才更这么一点啊
作者:cthnf3 时间:2019-10-07 17:34:04
  文笔老辣…好
作者:u_101578991 时间:2019-10-08 08:16:14
  这个要顶!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10-08 11:24:16
  2019
  “你没病,有病的是你大舅,”它,有些熟悉,但是却不知道它叫什么。“叫我潮。“它说:”你该离开海底世界了。“
  “还不到时候,”我的水密码说:“现在的大海还是需要我内心的这份安宁,”
  “不知道的认为你是假傻,其实你是真傻。”潮说:“月皓呢?”
  “月皓,”他现在还只是……我的水密码还没来得及说,潮的水密码看着我:“你其实可以为什么不呢?”
  “我其实可以什么,”我的水密码看着潮。
  “为什么……为什么不召唤海灵……”潮的水密码看着我。
  我的水密码没有波纹,只有海的水平线,我不是不召唤而是……我没有再说下去,对潮来说,它比我更懂海洋,而我只是无意闯入者。
  潮的水密码在摇头:是不是也没有打算唤醒我……
  ”是的,如果激活所有的水密码,我……还……不能控制。”我实话实说。
  “你的身体本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但是你却没有来,”潮的水密码带着优美的曲线,均匀的像撒在沙滩上的浪潮:“你准备沉多久?”
  “我能沉多久,一个月还是一年,我没有时间的概念,现在我想透透气,百慕大三角会是一个让我待上很久的地方吗?”我的水密码呈现出一点弯曲来。
  “好吧!你应该知道轻重,不需要我言语吧!”
  “不是,我还是觉得……很需要你的帮助……”
  “那你就唤醒我的灵性。”
  “可是……”
  “对,你还在犹豫……”潮想用委婉的方式说出来。
  “她并没有犹豫,她只是觉得唤醒了你的灵性,却无法让自己的身体到达……”海灵的出现犹如一团火,只是这有点儿有点儿如海冰被夕阳染红的火,看起来热,感觉上冷。
  “丫头,你还好吗?”海灵的水密码:“你是该浮升海面起上来,透透气啦!
  ”你,我,我没有,你应该……喔!可能……我,还是,”我的水密码有点儿不太明显,在海灵面前我只是一个黄毛丫头,我的灵力还不够去唤醒它。
  “不是的,丫头,你不知道你另一个身份吗?”海灵说:“你是太阳心,太阳心是你。”
  “啊!不是吧!我只是,哎,”
  “你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你却预知了宇宙的未来……”海灵的水密码犹如地球南北极的冰峰。
  我的水密码重重的如鼻子里叹出来的一口气:“宇宙的未来不是我能预知的。”
  “那……”海灵想说下去。
  “好吧!太阳进入白热时期,我将替代太阳成为太阳系“主人”。”我没有让海灵说下去。我用我的水密码“堵”住海灵要说的话。
  我没有召唤海灵,可是海灵出现了,海灵是守护海底世界的灵者,之所以没有去召唤它,那是我觉得它还应该留在海底世界,成为大海的守护使者。
  “丫头,人类世界不相信守护者,你可以把我存在当成空气那样忽略。“
  我的水密码摇摇头。
  “全球变暖,冰川融化,我的灵性就会消失在海水里,丫头记得不要忘记了我,你会让我性灵回归宇宙。”
  “我让你的性灵回归宇宙?可能吗?”我的水密码还有点可笑。
  你是谁?
  我不是谁。我就是我。
  对你就是你……
  你在干什么!
  我在八月十五的月亮底下……
  2019年的八月十五,我陪外婆过中秋节,我拍了一张月亮的照片……
  从照片中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大舅的车祸。
  那是他应该受苦。
  可是……外婆已经九十岁了,她失去了二儿子和大女婿。现在大舅大舅妈要是出事了,我担心外婆无法承受。
  月皓可以帮你……

  325




作者:ty_天亮说晚安767 时间:2019-10-08 15:06:18
  留名慢慢看!置顶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10-09 13:06:20
  2019年10月8日12:14
  我一点也不想去想起这件事,八月十五那天晚上,大舅和我在月亮下面聊家常,我看到了大舅的三轮摩托车,”看“到摩托车倒在地上,看到了大舅的脚。
  那只是在月亮底下的一个梦而已,9月5日这天大舅发生的事情在我这里已经过去了很久了,我已经不再记得了,所以我一点也不急。
  “你大舅这次出事真的很幸运,”当涛哥说起大舅出事的情况时,用幸运来说明。
  “如果他不改他的性子,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这句话只能在我的心里不能说给涛哥听。
  其实大舅也没别的毛病,和普通农村男人一样吃苦耐劳,大舅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的和小的是儿子,中间的是女儿。大舅在送孩子读书方面是很能下功夫的,大儿子高中,女儿中专,小儿子大学。这一点我是很敬佩大舅的,夫妻俩在农村里送孩子读出书很不容易。
  有一点,也是致命的一点,大舅在孝顺父母方面其实还是差了一些,外公有退休工资,外公外婆又很勤劳,根本就不要大舅在经济上担什么。
  “我怎么还不死啊!”这是外婆对我说的话,很多老人很怕自己死,但是外婆却没想那种老了怕死的想法。
  开始时我并没有在意外婆为什么这么说,后来慢慢地体会到外婆心里的苦。“梅子,你要注意自己身体,外婆总是要麻烦你的。”
  最近我很容易哭,我的身体不是很好,神经总会出幻觉。我知道外婆的担心。以前我爸爸二舅是是外公外婆的自豪。可惜我爸爸二舅生病死了,我爸先二舅后,我爸二舅都是42岁去世。自从二舅死后,二舅妈和大舅大舅妈不但不和气还是对头冤家。两家总是吵架,小舅又长年在外面。这对外公外婆来说是两个老人家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大舅总是爱对外公外婆说:“那个孝顺你的死了,这个不孝顺的还活着。”
  在我的记忆里,外婆把大舅的大儿子带到十岁,大舅还有什么不满意外公外婆的呢?其实父母老了就应该对父母好一点,但是大舅不但没有对父母好过,还时常骂外公外婆。外公外婆生病都是我和涛哥操的心,外公外婆有什么要买的都是我和涛哥买好。大舅还有什么不满意自己父母的呢?
  在家族中大舅是长子,小时候吃苦比弟弟妹妹多,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我总是听大舅抱怨自己,吃了很多苦,外公的工作迫使外公经常不在家,体力活大舅自然干的多,这个我想弟弟妹妹都能感受得到。也都知恩图报。大舅没有必要为了这个骂外公外婆。
  其他的事情我没有说三道四的资本,但是外公因为中风住院那次,我确实看到了大舅不孝顺。一个星期都是我和外婆照顾外公,我因为要上班所以很多时候都是外婆照顾着,可有天外婆摔了一跤,我也想让大舅大舅妈,二舅妈照顾照顾,但是大舅只是来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因为我要去社保帮外公办手续,所以让大舅照顾一下外公,大舅不但没有照顾好外公,那一个多小时里差点儿把医院吵翻了。
  我从社保回到医院后,大舅就走了,让后我忙着帮外公换纸尿裤,外公需要打点滴所以需要勤快的换纸尿裤。可惜大舅没有给外公换过。
  在外公中风的日子里,大舅没有给外公换过纸尿裤,没有给外公洗澡过。我大多数都是外婆做的,但是外婆一个人帮外公洗不了澡,开始我做的一切我不是很习惯,毕竟外公是个大男人,从最开始吐吃不下饭,到后来的习以为常,外公在病床上整整五年。
  你做了你大舅这个儿子要做的一切。
  是的,我这个外甥女在外公外婆的地方是出名的孝顺。
  其实我觉得我做的还不够,我希望外婆晚年幸福。这次希望大舅能够从自己弄伤脚这件事中反省自己。不再总是蠢外婆。

  327









作者:月皓天下 时间:2019-10-09 23:40:46
  @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迎春梅明天会更好 时间:2019-10-10 13:18:27
  2019年10月8月17:19
  外婆你要幸福
  其实你的大舅和大舅妈已经很幸运了。
  是的,如果他们俩会想开的话,外婆幸福快乐了,也就是整个家族的快乐。
  人啊!不可不孝顺……
  其实我大舅和大舅妈在改变了。
  这次的对话是和月亮,皓月在天,我在皓月下。
  有一,有二,不会再有三。
  好。
  我知道自作孽,不可活,但是我真不想我的外婆经受苦难。少年丧父之痛,陪伴我这么多年,我自能体会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痛。八月十五那天,我本不想去陪外婆过中秋节的,但是我还是要求涛哥陪我去外婆家。陪父母过节是我和涛哥的孝,但是我提前安排了陪父母吃饭过节。
  “有病的不是你是你的大舅。”
  这句话说得没有错。
  但是……我怎么去治大舅的病呢?
  涛哥和我说起大舅的车祸:我还以为只是你大舅开车车翻了弄到脚,没想到你大舅妈也坐在车里。他们两个人去镇上买菜,在过你娘家那个转弯处有个人叫大舅,说要搭车,大舅分了一下神,车就翻了,幸好车只翻在崁上没有掉下崁去。不然两个人就好看了。大舅妈自己是怎么翻到地上的都不知道,我能想起那个场面,但是,我描写不出那个场面。
  第一次是大舅妈晕死之后又活过来的事件,这次是大舅的车祸。人总是会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心地善良之人总会逢凶化吉。
  对于大舅我不想有太多言语。对于外婆我必须让她晚年幸福快乐。
  如果以后大舅再不孝顺,蠢外婆骂外婆,等外婆百年以后再惩罚他也不迟。
  人在做天在看大舅的所做所为不是我可以去评判的,自有天惩罚。
  伤筋动骨一百天,在这一百天的日子里,外婆耳朵是清净了,但是我想外婆的心里肯定会很着急,因为儿是娘的心头肉。
  是该去看看外婆了,但是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忙着分不开身。不管有多么忙还得抽出时间去看外婆的。
  可是……它想说话。
  “没事,我会好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为难自己呢?我还是没有阻挡它不说下去:“你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回来吧!还魂夜随时为你准备着。”
  好的,我会的。
  百慕大三角是魔鬼三角。魔鬼三角是葬送人类的“坟场”没有人可以从那个区域回来,你本不该去。它还想说,但是我的脸色带着我不想听的表情。
  这会我不是来听你抱怨我的我需要你帮忙。
  你需要我做什么。
  把这个交给太阳父亲。我并没有把什么交给它,只是一个死去的珊瑚虫似的“东西”。
  魔鬼触角。你是怎么拿到的。
  魔鬼触角?我怎么拿到的。这话说得我莫名其妙。我还没接触魔鬼,怎么会有魔鬼触手。
  它没来得及再跟我说什么,拿着死珊瑚虫似的东西快速的走了。
  在宇宙中谁都不知道海底世界深处魔鬼地带会有什么。
  魔鬼的特征就是:不会让你幸福!
  “很多时候我都会上你的当,你想把变成你。”我的火记忆有那么一点回忆。这一点回忆有点儿不太美好。
  难道你没有想过把我变成你吗?魔鬼的是会随着记忆浮现的。哪怕一点点的记忆,它都会入侵。
  “我们以前不是相处很融洽吗,”它说。
  “那是我让着你。”我说:“现在的我不想让了。”
  “那我让着你总可以吧!”它说。
  啊!喔!不可能的……吧!我从没有信心让别人让着我。
  如果我不想待在这个垃圾的地方,我可以让着你。
  我似乎笑了一下,但是没有笑出来,我没有嘲笑的意思。我有时觉得可笑,不管是人还是星星,就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现在变脸比六月变天还快,六月天孩子的脸,这会苦笑不得的是我。我防御某些人时这些人却宁愿用自己的热脸贴冷屁股。
  我是服了人类中那奴颜媚骨的面孔。他(她)的脸如变脸那般快速,让我一下子无法接受。我看着她,瞪着眼睛看着她。昨天她还和我一个朋友说起我这和那的。可这会却把我捧到天上去了。
  说好话目的在接下来的说话中表现出来了,她需要我帮忙给她写扶贫材料。
  “不会做网上查,我也是在网上查的。”最后我的话也表明了我的观点。对于那些我不喜欢的人和事,关闭了我的接收功能。
  我会逐渐变成一个刺球对吗?
  你怎么会是刺球呢?我才是。魔鬼看着我:你还记得我陪伴你的那些日子。
  是的。我没有说下去。
  虽然我很过分,但是你却给了我最美好的回忆。
  我还是没有作声。不是我不想说话,而是我不知道说什么话。
  你的骨刺还在吗?
  还在,
  很痛吧!
  不痛了。
  会不痛。还是让我拿出来吧!
  魔鬼靠近我,我退了一大步,还是我自己去拿走吧,就不麻烦你啦!
  你不要我了吗?
  我说过不要你吗?
  谢谢你还记得我。
  我笑了一下,对于我来说这次只是一个球赛的中场休息。球赛可不是篮球排球赛,而是宇宙星球赛。
  你可以……
  不可以。我们之间不可以再有朋友的关系。我里看着它说:百慕大三角是你的地盘,你只限于那里,其余的你可以带走属于你的,不属于你的请你不要逾越。














  2019年10月8月17:19
  外婆你要幸福
  其实你的大舅和大舅妈已经很幸运了。
  是的,如果他们俩会想开的话,外婆幸福快乐了,也就是整个家族的快乐。
  人啊!不可不孝顺……
  其实我大舅和大舅妈在改变了。
  这次的对话是和月亮,皓月在天,我在皓月下。
  有一,有二,不会再有三。
  好。
  我知道自作孽,不可活,但是我真不想我的外婆经受苦难。少年丧父之痛,陪伴我这么多年,我自能体会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痛。八月十五那天,我本不想去陪外婆过中秋节的,但是我还是要求涛哥陪我去外婆家。陪父母过节是我和涛哥的孝,但是我提前安排了陪父母吃饭过节。
  “有病的不是你是你的大舅。”
  这句话说得没有错。
  但是……我怎么去治大舅的病呢?
  涛哥和我说起大舅的车祸:我还以为只是你大舅开车车翻了弄到脚,没想到你大舅妈也坐在车里。他们两个人去镇上买菜,在过你娘家那个转弯处有个人叫大舅,说要搭车,大舅分了一下神,车就翻了,幸好车只翻在崁上没有掉下崁去。不然两个人就好看了。大舅妈自己是怎么翻到地上的都不知道,我能想起那个场面,但是,我描写不出那个场面。
  第一次是大舅妈晕死之后又活过来的事件,这次是大舅的车祸。人总是会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心地善良之人总会逢凶化吉。
  对于大舅我不想有太多言语。对于外婆我必须让她晚年幸福快乐。
  如果以后大舅再不孝顺,蠢外婆骂外婆,等外婆百年以后再惩罚他也不迟。
  人在做天在看大舅的所做所为不是我可以去评判的,自有天惩罚。
  伤筋动骨一百天,在这一百天的日子里,外婆耳朵是清净了,但是我想外婆的心里肯定会很着急,因为儿是娘的心头肉。
  是该去看看外婆了,但是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忙着分不开身。不管有多么忙还得抽出时间去看外婆的。
  可是……它想说话。
  “没事,我会好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为难自己呢?我还是没有阻挡它不说下去:“你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回来吧!还魂夜随时为你准备着。”
  好的,我会的。
  百慕大三角是魔鬼三角。魔鬼三角是葬送人类的“坟场”没有人可以从那个区域回来,你本不该去。它还想说,但是我的脸色带着我不想听的表情。
  这会我不是来听你抱怨我的我需要你帮忙。
  你需要我做什么。
  把这个交给太阳父亲。我并没有把什么交给它,只是一个死去的珊瑚虫似的“东西”。
  魔鬼触角。你是怎么拿到的。
  魔鬼触角?我怎么拿到的。这话说得我莫名其妙。我还没接触魔鬼,怎么会有魔鬼触手。
  它没来得及再跟我说什么,拿着死珊瑚虫似的东西快速的走了。
  在宇宙中谁都不知道海底世界深处魔鬼地带会有什么。
  魔鬼的特征就是:不会让你幸福!
  “很多时候我都会上你的当,你想把变成你。”我的火记忆有那么一点回忆。这一点回忆有点儿不太美好。
  难道你没有想过把我变成你吗?魔鬼的是会随着记忆浮现的。哪怕一点点的记忆,它都会入侵。
  “我们以前不是相处很融洽吗,”它说。
  “那是我让着你。”我说:“现在的我不想让了。”
  “那我让着你总可以吧!”它说。
  啊!喔!不可能的……吧!我从没有信心让别人让着我。
  如果我不想待在这个垃圾的地方,我可以让着你。
  我似乎笑了一下,但是没有笑出来,我没有嘲笑的意思。我有时觉得可笑,不管是人还是星星,就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现在变脸比六月变天还快,六月天孩子的脸,这会苦笑不得的是我。我防御某些人时这些人却宁愿用自己的热脸贴冷屁股。
  我是服了人类中那奴颜媚骨的面孔。他(她)的脸如变脸那般快速,让我一下子无法接受。我看着她,瞪着眼睛看着她。昨天她还和我一个朋友说起我这和那的。可这会却把我捧到天上去了。
  说好话目的在接下来的说话中表现出来了,她需要我帮忙给她写扶贫材料。
  “不会做网上查,我也是在网上查的。”最后我的话也表明了我的观点。对于那些我不喜欢的人和事,关闭了我的接收功能。
  我会逐渐变成一个刺球对吗?
  你怎么会是刺球呢?我才是。魔鬼看着我:你还记得我陪伴你的那些日子。
  是的。我没有说下去。
  虽然我很过分,但是你却给了我最美好的回忆。
  我还是没有作声。不是我不想说话,而是我不知道说什么话。
  你的骨刺还在吗?
  还在,
  很痛吧!
  不痛了。
  会不痛。还是让我拿出来吧!
  魔鬼靠近我,我退了一大步,还是我自己去拿走吧,就不麻烦你啦!
  你不要我了吗?
  我说过不要你吗?
  谢谢你还记得我。
  我笑了一下,对于我来说这次只是一个球赛的中场休息。球赛可不是篮球排球赛,而是宇宙星球赛。
  你可以……
  不可以。我们之间不可以再有朋友的关系。我里看着它说:百慕大三角是你的地盘,你只限于那里,其余的你可以带走属于你的,不属于你的请你不要逾越。













  2019年10月8月17:19
  外婆你要幸福
  其实你的大舅和大舅妈已经很幸运了。
  是的,如果他们俩会想开的话,外婆幸福快乐了,也就是整个家族的快乐。
  人啊!不可不孝顺……
  其实我大舅和大舅妈在改变了。
  这次的对话是和月亮,皓月在天,我在皓月下。
  有一,有二,不会再有三。
  好。
  我知道自作孽,不可活,但是我真不想我的外婆经受苦难。少年丧父之痛,陪伴我这么多年,我自能体会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心痛。八月十五那天,我本不想去陪外婆过中秋节的,但是我还是要求涛哥陪我去外婆家。陪父母过节是我和涛哥的孝,但是我提前安排了陪父母吃饭过节。
  “有病的不是你是你的大舅。”
  这句话说得没有错。
  但是……我怎么去治大舅的病呢?
  涛哥和我说起大舅的车祸:我还以为只是你大舅开车车翻了弄到脚,没想到你大舅妈也坐在车里。他们两个人去镇上买菜,在过你娘家那个转弯处有个人叫大舅,说要搭车,大舅分了一下神,车就翻了,幸好车只翻在崁上没有掉下崁去。不然两个人就好看了。大舅妈自己是怎么翻到地上的都不知道,我能想起那个场面,但是,我描写不出那个场面。
  第一次是大舅妈晕死之后又活过来的事件,这次是大舅的车祸。人总是会遇到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心地善良之人总会逢凶化吉。
  对于大舅我不想有太多言语。对于外婆我必须让她晚年幸福快乐。
  如果以后大舅再不孝顺,蠢外婆骂外婆,等外婆百年以后再惩罚他也不迟。
  人在做天在看大舅的所做所为不是我可以去评判的,自有天惩罚。
  伤筋动骨一百天,在这一百天的日子里,外婆耳朵是清净了,但是我想外婆的心里肯定会很着急,因为儿是娘的心头肉。
  是该去看看外婆了,但是总有这样那样的事情忙着分不开身。不管有多么忙还得抽出时间去看外婆的。
  可是……它想说话。
  “没事,我会好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为难自己呢?我还是没有阻挡它不说下去:“你可以不用这么辛苦的,回来吧!还魂夜随时为你准备着。”
  好的,我会的。
  百慕大三角是魔鬼三角。魔鬼三角是葬送人类的“坟场”没有人可以从那个区域回来,你本不该去。它还想说,但是我的脸色带着我不想听的表情。
  这会我不是来听你抱怨我的我需要你帮忙。
  你需要我做什么。
  把这个交给太阳父亲。我并没有把什么交给它,只是一个死去的珊瑚虫似的“东西”。
  魔鬼触角。你是怎么拿到的。
  魔鬼触角?我怎么拿到的。这话说得我莫名其妙。我还没接触魔鬼,怎么会有魔鬼触手。
  它没来得及再跟我说什么,拿着死珊瑚虫似的东西快速的走了。
  在宇宙中谁都不知道海底世界深处魔鬼地带会有什么。
  魔鬼的特征就是:不会让你幸福!
  “很多时候我都会上你的当,你想把变成你。”我的火记忆有那么一点回忆。这一点回忆有点儿不太美好。
  难道你没有想过把我变成你吗?魔鬼的是会随着记忆浮现的。哪怕一点点的记忆,它都会入侵。
  “我们以前不是相处很融洽吗,”它说。
  “那是我让着你。”我说:“现在的我不想让了。”
  “那我让着你总可以吧!”它说。
  啊!喔!不可能的……吧!我从没有信心让别人让着我。
  如果我不想待在这个垃圾的地方,我可以让着你。
  我似乎笑了一下,但是没有笑出来,我没有嘲笑的意思。我有时觉得可笑,不管是人还是星星,就是翻脸比翻书还快,现在变脸比六月变天还快,六月天孩子的脸,这会苦笑不得的是我。我防御某些人时这些人却宁愿用自己的热脸贴冷屁股。
  我是服了人类中那奴颜媚骨的面孔。他(她)的脸如变脸那般快速,让我一下子无法接受。我看着她,瞪着眼睛看着她。昨天她还和我一个朋友说起我这和那的。可这会却把我捧到天上去了。
  说好话目的在接下来的说话中表现出来了,她需要我帮忙给她写扶贫材料。
  “不会做网上查,我也是在网上查的。”最后我的话也表明了我的观点。对于那些我不喜欢的人和事,关闭了我的接收功能。
  我会逐渐变成一个刺球对吗?
  你怎么会是刺球呢?我才是。魔鬼看着我:你还记得我陪伴你的那些日子。
  是的。我没有说下去。
  虽然我很过分,但是你却给了我最美好的回忆。
  我还是没有作声。不是我不想说话,而是我不知道说什么话。
  你的骨刺还在吗?
  还在,
  很痛吧!
  不痛了。
  会不痛。还是让我拿出来吧!
  魔鬼靠近我,我退了一大步,还是我自己去拿走吧,就不麻烦你啦!
  你不要我了吗?
  我说过不要你吗?
  谢谢你还记得我。
  我笑了一下,对于我来说这次只是一个球赛的中场休息。球赛可不是篮球排球赛,而是宇宙星球赛。
  你可以……
  不可以。我们之间不可以再有朋友的关系。我里看着它说:百慕大三角是你的地盘,你只限于那里,其余的你可以带走属于你的,不属于你的请你不要逾越。
  328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13 14 15 16 173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