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4S店老板打成了法医鉴定不出的“轻伤”

楼主:只有党指挥枪 时间:2019-06-13 20:23:56 点击:39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本人张永刚,江西鹰潭人,事情的原委要追溯到2017年。
  1月11日,应销售顾问周翔在易车网上的邀请,我前往南昌市宝泽宝马汽车销售中心试驾。试驾过程中,因周翔未提前指示行车路线,在实线内指示本人变道,致使我与前方等红灯的“大众CC”轿车发生刮擦。事后周翔主动提出试驾车已经上牌且交了车险,愿意以我为客户的名义走理赔,双方车辆维修费由保险公司担负,但是需要我帮忙去交警大队做交通事故认定证书。在我来回跑了三天终于拿到事故认定书后,周翔却又提出要赔付试驾车折旧费3000,我当即表示折旧费不合理,即使是对方车主全责对方也不可能陪折旧费,周翔无言以对,立即说折旧费由他承担,有录音可以证明属实。
  而1月19日,周翔微信通知我垫付1685元作为大众CC汽车维修费,并威胁若我不垫付大众CC便无法提出,同时承诺在4S店收到保险公司赔付后立即返还于我,由于担心车无法提出,我便通过微信转账垫付了这笔钱。垫付后周翔却失去了音信,月余未曾联系。随后三个月间我多次联系周翔还款事宜都被借故推脱,不得已,4月10号,我来到4S店寻找经理黄伟路。我询问黄经理应当如何赔付,黄经理未给出准确答复,让我继续与周翔谈,周翔出尔反尔谈到,没有任何依据的折旧费,最后周翔让我想好再去公司谈。
  随后事情急转直下,4月17日,我与表弟徐冬冬再次来到南昌宝泽宝马汽车销售中心协商此事。我们表示对于试驾车辆出险所导致的来年投保优惠幅度减少愿意承担一部分费用。意想不到的是黄伟路经理对员工所作承诺一概不认,口出恶言,并叫来十多人对我兄弟二人进行殴打。打斗过程中,我被从椅子上一把拖下,一路由办公室拖至走廊,黄伟路重掐颈部,甚至造成生命威胁。经省人民医院诊断为“外伤性颈椎病”,影响工作生活,已达到刑法规定的轻伤标准。根据《刑法》234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而施暴人至今仍逍遥法外!
  殴打事件发生当日,南昌市下罗派出所民警刘鹏程及另一位未知姓名的民警到现场处置,民警当场接受对方提供的可能影响公正执法的茶水服务,本人多次向民警反应对方动了手,民警却置若罔闻!虽见于民警明显偏袒对方,我仍坚持向民警提出要对黄伟路做出处理,民警不去讯问施暴者,反而在未了解情况下,直接对我口出狂言:“不可能。”我说:“不可能?”民警随即公然对我进行恐吓:“你想怎么样,你又能怎么样?”民警如此公然包庇对方,我感到心寒,却只得忍气吞声,不敢当场再提出其他诉求。在民警多次要求下,我与表弟只得离开4S店。
  因伤害案件应于24小时内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我于4月18号下午4点到下罗派出所要求进行伤情鉴定,然而受案室的民警未咨询相关部门便直接说医生下班了,极为无理、敷衍。20号再去进行鉴定民警又以时间过长无法鉴定为由进行推脱,最终才同意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法医进行鉴定,却说未带病例无法鉴定,事后我得知未带病例可以验伤。28号再次询问,法医也以时间过长为由进行推脱,随身带去的病例与拍摄的光片法医也拒绝查看,并试图掩盖我曾前来过的事实。七个多月后,鉴定报告未出,十一个月后,派出所才对案件进行笔录,并且未曾完整记录陈述,这究竟是警方效率问题,还是警方心理问题?徇私舞弊,偏私枉法,真的是这个法治社会乐于看到的吗?
  最后警方得出结论,“没有我被打的法律证据”“不予批准对我的伤情重新鉴定或者补充鉴定”。对此,我报以深切疑问与谴责!
  现存证据:现场录音、伤情照片、医院诊断证明以及证人证言。人证物证俱全。
  本人手机号:151-8057-0270

  希望有关部门及广大网友能够对这个案件报以足够的重视,或许这不仅仅是我的个人遭遇,还有千万人遭受着与我相同的不公正待遇,我为自己发声,更为所有为权、为钱而遭到不公正待遇的人们发声!唯愿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真正笼罩祖国的每个角落!我为此而奋斗!纵容罔顾法律者逍遥法外,“黑”与“恶”只会离你我越来越近!

  本人张永刚,江西鹰潭人,事情的原委要追溯到2017年。
  1月11日,应销售顾问周翔在易车网上的邀请,我前往南昌市宝泽宝马汽车销售中心试驾。试驾过程中,因周翔未提前指示行车路线,在实线内指示本人变道,致使我与前方等红灯的“大众CC”轿车发生刮擦。事后周翔主动提出试驾车已经上牌且交了车险,愿意以我为客户的名义走理赔,双方车辆维修费由保险公司担负,但是需要我帮忙去交警大队做交通事故认定证书。在我来回跑了三天终于拿到事故认定书后,周翔却又提出要赔付试驾车折旧费3000,我当即表示折旧费不合理,即使是对方车主全责对方也不可能陪折旧费,周翔无言以对,立即说折旧费由他承担,有录音可以证明属实。
  而1月19日,周翔微信通知我垫付1685元作为大众CC汽车维修费,并威胁若我不垫付大众CC便无法提出,同时承诺在4S店收到保险公司赔付后立即返还于我,由于担心车无法提出,我便通过微信转账垫付了这笔钱。垫付后周翔却失去了音信,月余未曾联系。随后三个月间我多次联系周翔还款事宜都被借故推脱,不得已,4月10号,我来到4S店寻找经理黄伟路。我询问黄经理应当如何赔付,黄经理未给出准确答复,让我继续与周翔谈,周翔出尔反尔谈到,没有任何依据的折旧费,最后周翔让我想好再去公司谈。
  随后事情急转直下,4月17日,我与表弟徐冬冬再次来到南昌宝泽宝马汽车销售中心协商此事。我们表示对于试驾车辆出险所导致的来年投保优惠幅度减少愿意承担一部分费用。意想不到的是黄伟路经理对员工所作承诺一概不认,口出恶言,并叫来十多人对我兄弟二人进行殴打。打斗过程中,我被从椅子上一把拖下,一路由办公室拖至走廊,黄伟路重掐颈部,甚至造成生命威胁。经省人民医院诊断为“外伤性颈椎病”,影响工作生活,已达到刑法规定的轻伤标准。根据《刑法》234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而施暴人至今仍逍遥法外!
  殴打事件发生当日,南昌市下罗派出所民警刘鹏程及另一位未知姓名的民警到现场处置,民警当场接受对方提供的可能影响公正执法的茶水服务,本人多次向民警反应对方动了手,民警却置若罔闻!虽见于民警明显偏袒对方,我仍坚持向民警提出要对黄伟路做出处理,民警不去讯问施暴者,反而在未了解情况下,直接对我口出狂言:“不可能。”我说:“不可能?”民警随即公然对我进行恐吓:“你想怎么样,你又能怎么样?”民警如此公然包庇对方,我感到心寒,却只得忍气吞声,不敢当场再提出其他诉求。在民警多次要求下,我与表弟只得离开4S店。
  因伤害案件应于24小时内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我于4月18号下午4点到下罗派出所要求进行伤情鉴定,然而受案室的民警未咨询相关部门便直接说医生下班了,极为无理、敷衍。20号再去进行鉴定民警又以时间过长无法鉴定为由进行推脱,最终才同意开具伤情鉴定委托书。法医进行鉴定,却说未带病例无法鉴定,事后我得知未带病例可以验伤。28号再次询问,法医也以时间过长为由进行推脱,随身带去的病例与拍摄的光片法医也拒绝查看,并试图掩盖我曾前来过的事实。七个多月后,鉴定报告未出,十一个月后,派出所才对案件进行笔录,并且未曾完整记录陈述,这究竟是警方效率问题,还是警方心理问题?徇私舞弊,偏私枉法,真的是这个法治社会乐于看到的吗?
  最后警方得出结论,“没有我被打的法律证据”“不予批准对我的伤情重新鉴定或者补充鉴定”。对此,我报以深切疑问与谴责!
  现存证据:现场录音、伤情照片、医院诊断证明以及证人证言。人证物证俱全。
  本人手机号:151-8057-0270

  希望有关部门及广大网友能够对这个案件报以足够的重视,或许这不仅仅是我的个人遭遇,还有千万人遭受着与我相同的不公正待遇,我为自己发声,更为所有为权、为钱而遭到不公正待遇的人们发声!唯愿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真正笼罩祖国的每个角落!我为此而奋斗!纵容罔顾法律者逍遥法外,“黑”与“恶”只会离你我越来越近!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