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映信|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韩城法官贾福德、宁振全

楼主:小眼睛双眼皮2019 时间:2019-06-23 19:24:29 点击:1140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叫温蕾,1988年生,韩城人,系韩城市人民法院原工作人员温勤学之女。我现向贵单位实名反映韩城市人民法院院长贾福德(正县处级);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法官宁振全(正科级)等人的假公济私、滥用职权、渎职、失职等问题。
  事情经过:
  2017年6月26日,我父亲温勤学因意外事故,突然去世。父亲一生为人和善、与世无争。噩耗传来,全家人顷刻间陷入了巨大的悲痛之中。按照国家规定,我父亲一次性抚恤金及丧葬费应由韩城市人民法院及时依法发放。但宁振全等人(具体负责办理人员)在发放问题上,枉顾事实、多方刁难,非法剥夺了我和我哥作为我父亲抚恤金、丧葬费权利人的一切合法权利。
  我父亲温勤学1956年出生,生前一直在韩城市人民法院工作。按照国家及陕西省相关政策规定:一、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丧葬费应发给丧主(死者的长子即丧事的主持人)二、抚恤金应均等发 给父母、配偶、子女。(民发【2001】317号、民函【2004】334号等政策文件)
  1986年正月初四,在村组干部见证下,我父亲已过继(收养)给其伯父温红恩(老革命,一生无妻无儿无女),做为唯一的养子。现其伯父温红恩已过世。(有过继祠单)
  2005年,我父亲与我母亲孙淑萍离异后未再婚。
  综上所述,我父亲在去世前,法律上的近亲属情况为:父亲(温红恩)已过世、无母、无配偶、仅有一儿一女。所以,抚恤金依规定应发给我和我哥二人。我父亲丧事是韩城市人民法院政治处通知我哥温波全权主持安葬的,一切费用均已由我哥给付。所以,丧葬费应发给我哥。
  但宁振全等人在明知上述事实的情况下,面对我们多次找其,要求依法发放我父亲抚恤金和丧葬费之事,其借机为其同事的亲属讨要不确定债务三万元,要求从我父亲抚恤金中扣除。我们表示,1、我父亲债权债务问题,韩城法院已发出(2017)陕0581民初2105号民事裁定书——准许原告撤诉,此事已结束。2、国家规定,丧葬费是用于死者的丧葬活动,抚恤金是给逝者家属的精神补偿,不参与债权债务分配,我们不同意非法扣除。
  其表示:不给钱,丧葬费、抚恤金一分钱你们也别想得到。在其连逼带拖下,我和我哥万般无奈,东借西凑了一万元现金付给其。因未达到其讨要三万元非法债务之目的,宁振全继续虚伪拖延,百般刁难,不予发放。
  2018年1月底,我在父亲去世已达半年之久、法院仍未给我们发放的情况下,我向韩城市监察委员会实名提交了举报信——要求纪律监察部门介入调查宁振全等人借发放抚恤金的公权力帮人“讨债”,插手我父亲民事经济纠纷之事,追究宁振全的党纪、政纪责任和法律责任,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经韩城市监察委员会调查认为,韩城法院发放程序错误,未认真做好调查工作(1、其生母是否是权利人?2、非法剥夺了其他两名权利人的合法权利),将丧葬费、抚恤金全部发放给其生母一人,涉嫌违规处置专款资金,导致信访当事人合法权利受损。
  2018年7月23日,韩城市监察委员会认定宁振全等人违法违纪事实——在丧葬费发放方面,负全部错误责任;在抚恤金发放方面,负有一定责任。结论:暂缓处理一个月,并向韩城市人民法院发出了监察建议书——建议:一、韩城市人民法院依法正确发放抚恤金、丧葬费;二、积极与举报当事人联系,化解给其造成的各类矛盾;三、加强内部教育学习,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四、限期30日,将工作结果函复我委。
  现离韩城市监察委监察建议书发出已达11个月之久。韩城市人民法院院长(贾福德)至今仍拖字当头、不思悔过、包屁相关责任人、纵容下属到处造谣诽谤、毫无解决问题之诚意。
  综上所述,现离我父亲不幸去世已快两年了。在全国上下在热烈践行依法治国新思想、新理念的今天,在全省干部作风问题排查整改专项活动期间,贾福德、宁振全作为一名党员及法官,无视人民利益、无视法律尊严,仍然认识不到自己不作为问题的严重性,继续在违法违纪的道路上,一意孤行。毫无整改之意,与新时代党的决策与法律规定背道而驰。
  我强烈要求组织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等法律法规中,对照有关人员违法违纪和有关单位拒不履行监察建议的相关条款从严从快追究相关责任人和单位领导的相关责任,维护中国的法治尊严,维护我的合法权益。
  反映人:
  温蕾联系电话:18192679087 身份证号码:61058119880305034x
  2019年6月17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