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候鸟人之乡怎么了?

楼主:星羽x 时间:2019-09-10 13:55:20 点击:319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中国候鸟人之乡怎么了?

  最近一段时间,很多候鸟人,甚至读者与普通人纷纷联系我,问巴马到底怎么回事情,说出来有的事情甚至十分离奇,一个电话一打半个小时,还讲不清楚,我觉得虽然谣言止于智者,但很多人不知道啊,而且,虽然这事沸沸扬扬,但经过候鸟人与县里的沟通,已经看到了圆满解决的希望,也看到了政府的大智慧,这几天,县委县政府干部亲自来到坡月与候鸟人沟通,昨天,王军书记也亲临现场解答了候鸟人关心的问题,所以,写一篇相关的文章,将整个事的来龙去脉详细介绍一下,拨乱反正网上与民间流传的不实之词,也便于大家了解真实情况,有利于社会的安定。。
  由于候鸟人是一个庞大而松散的群体,资料搜索困难,所以,很多时候我引用了本人的亲身经历,并对本文的真实性与公正性负法律责任(个别细节由于年代久远可能有偏差),本人电话17777935612,QQ30748522,巴马国际候鸟人协会副会长,目前常住广西巴马坡月村。

  相关资料: 通告:各位候鸟人,为维护全体候鸟人的利益及财产安全,候鸟协会派代表多次将我们侯鸟人的诉求与政府进行深度洽谈,已得到县委、县政府领导的热情接待。由于近期各种言论给县委、县政府带来很大压力。县委书记王军同志以明确表态,近几天有政务出差,回来后第一时间来坡月村召开村民与候鸟人见面会,将保留候鸟人的建议,对坡月片区重新规划,维持符合标准的建筑,对部分占道、乱建的行为进行整改,搞好基础设施。因此,在非常时期,我们要团结一致,不要造成社会安全隐患,辱骂政府。特别提示,请大家要冷静对待,不要出现过激行为,文明用语,搞好安定团结,不要过早下结论。群内某些人讲话是不负责任的,但有可能会出乱子。希望广大候鸟人及各位能人异士积极配合,政府会对候鸟人有一个圆满的妥善安置,保持利益不受损。

  候鸟人协会

  钟尚枢
  注: 钟尚枢目前为巴马国际候鸟人协会会长

  下面是正文:
  一,筑巢引凤,候鸟曾是座上宾;借鸡生蛋,先进经验扬美名
  巴马坡月村,当地在册户口两千余人,是个风景秀丽的小山村,巴马著名景点百魔洞就位于该村。该村也是笔者《巴马候鸟人养生居住宝典》(燕山出版社出版)的重点介绍所在。
  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有候鸟人来到巴马坡月村与巴盘屯,居住养生,发现这里对居住养生有着独天得厚的条件(过去巴马人民医院没有肿瘤科与心脑血管科),进入二十一世纪后,随着一些病例在民间与网上悄悄流传,来巴马的人越来越多。
  到了2006年后,随着巴马旅游的起步腾飞(该年巴马旅游人数六万,十年翻了八十倍),候鸟人也越来越多,村民的房子就渐渐不够住了,村民开始造房子,但是,因为巴马是贫困县,坡月村的老百姓都十分穷困,所以,心有余而力不足。
  这时,就有一些有眼光有实力的候鸟人看到了商机,与农民商量,由候鸟人出资在农民宅基地上建房,盖好后,一层归农户使用,其余归投资人,到一定期限后整幢房子归农民,最早的期限是五十年,后来改为三十年。
  农民不用出钱就能盖新房出租赚钱,而且三十年后,房子全部归自己,双赢的事情,当然干罗,双方一拍即合,所以,经过一两年的酝酿,2007年开始,合作建房就蓬蓬勃勃开展起来了,最早的房子,应该是我后来长租的,在坡月河边,2008年建成,四层小楼。
  然而,随着候鸟人每年翻番的大举涌入,这些几层楼的小房子已经远远不能满足需要,于是,2010年前后,又有更大有实力的老板介入,开始盖大楼,然后引来更多的老板争相介入,到2012年左右,小小的坡月村已经有数十幢十几层的高楼拔地而起,百魔屯并已经被称之为小香港。
  问题也就来了,当时,并没有对农村建房的详尽针对性法律(不一定正确),因为赶时间,所以这些楼宇都是按照惯例,边批边建,政府批文尚未下来,那边大楼已经结顶。
  又因为农民都是在宅基地上盖房,宅基地怎么样,楼就建成怎么样,没有规划,所以,就显得有点杂乱无章,但是,大路两侧、河边等,还是蛮整齐的,主要是村里面有的房子紧挨着,因为这里不像沿海地区,有采光权。后来网上诟病的,主要也在于此。
  但此事你说要怪政府吧,还真怪不着,因为,本世纪初,一个贫困县政府,哪里见过这个,下面的一个小山村,一个不注意,呼啦啦崛起一座新城!
  事先没想到也不可能想到,自然不可能有规划了,更没有相关条文,所以,此事责备政府,政府还真是冤枉。
  老人家曾经说过,对不了解的新生事物,可以摸着石头过河,这一摸,就摸出了贫困县巴马的一颗耀眼明珠!
  合作建房的村民,直接从贫困越过温饱到了小康,并直奔富裕而去!
  而且,政府也不是没有采取行动,见势不妙,在2012年前后,就一下子封掉了数十幢正在建设的大楼(当时已经竣工的大楼可能就一二十幢)。
  行动采取了,但时间晚了点,这些大楼,大部分接近结顶,总起来价值数亿,怎么办?当地巴马县很穷,就算强拆,县里都拿不出这笔费用。
  再者,农民好容易看到了致富的希望,投资者花了这么大代价,又怎么可以中途而废?
  规划大还是农民脱贫致富大?
  一个贫困地区,如果谁以没有规划而要求已经富裕起来的人民倒退回贫困,这个人不是脑子有病就是根本不是人民的官!

  而且,要说巴马政府不作为也是冤枉,那几年,政府工作人员没少往村里跑,但又能怎么样呢?紧赶慢赶迟了一步,这么多大楼建起来了,价值数亿,难道真的要将其推平?让农民返贫?要知道当时上面对巴马支持力度还没有这么大,此事想都不敢想。
  双方博弈的结果,2014年5月9日巴马瑶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以巴政发【2014】13号《关于印发巴马瑶族自治县违法占地违法建设中高层以上建筑处理暂行办法的通知》的文件,给此事画上了句号,只要村民愿意缴纳一定费用并处一定罚款后,可以保留建筑物,于是,这些大楼又开始复工并陆续建成投入使用,这给后几年的候鸟人入住浪潮的解决提供了直接的物质基础。
  所以,目前坡月村的房子,可以说是政府允许批准下完工的,已经备案了,不能完全说是违章建筑。再说,一事二罚也不符合中国特色。
  要说利弊,利在于农民脱贫,解决了失地后的生计与就业问题(可以在自家大楼里上班),解决了十万候鸟人来到坡月的居住难题,以此拉动了当地经济,你要说弊,除了缺少规划外,还真没有,广西的大多数集镇都是这样的,也没听说给社会造成什么危害。
  我认为,政府当时对此事的处理,还是比较实际,合理,尊重历史事实,有担当的。
  而把这些政府允许继续施工的房子说成违章建筑,也有待于商榷。
  中国的潜规则,处理过的事情就是合法的,比如走私车,交过罚款后就是合法的,不能再用走私这个名义二次处理,但此事怎么看,还有待于法律界人士作出解释,甚至有待于国家政策层面作出裁决。(笔者个人意见,违法的已经处理过了,剩下的就是不违法的,一家之言)
  而这些建房的老板,后来称开发商,建了大楼后,也不可能全部自己住,除少数用来做旅馆外,主要还是以长租的形式,租给了候鸟人,大部分期限都与房子的期限相当,三十年,也有十年二十年等的。
  暂时没能长租出去的,则以短租的形式过渡,为了吸引人入住,所以配套设施十分齐全,包括类似于宾馆标准间,外加独立厨卫,网络,以及相关的床上用品与厨具等,让候鸟人一到就可以拎包入住,然后关起门像家里一样过日子,价格也相当低廉,步梯房,一个月四五百五六百,电梯房,一千多点,深受候鸟人欢迎,农民出租房,基本上也是按照这个来建造配置,这种模式,我将其命名为居家式养生旅游,坡月之所以能发展起来,与这种模式直接相关,现在全国很多地方,都在大力发展旅居,号称是中国最宜居城市,但是没有这套模式,根本发展不起来,人都没有,谈何宜居?

  因为候鸟人来此,不用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惯,自由自在,所以居家式养生旅游模式深受欢迎,也方便候鸟人拉自己的亲朋好友来此,一传十十传百,坡月的候鸟人人数也就滚雪球一般越来愈大,加上农民的自建房,到2015年前后,每年入住坡月村的候鸟人已经达十万人次之多,这些候鸟人与居家式养生旅游模式又渐渐扩散到海南、北海、版纳、宜春等地,因为他们大多是秋冬从北方而来,春夏回去,类似于候鸟,所以被称为候鸟人,当时的媒体报道所称的候鸟人,就是特指巴马坡月村,后来才慢慢扩展到全国各地。
  所以,广西巴马坡月村,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中国候鸟人之乡,也是居家式养生旅游模式的发源地,被各种媒体争相报道。
  候鸟人大增必然带来的结果就是,坡月村的村民迅速致富,光靠出租房子,每年都有几万几十万收入,更不用提,三十年后还有一幢大楼在等着自己与子孙后代,直接从贫穷跨入了小康甚至富裕,而这个过程,政府不用花一分钱!(不算公交与医疗急救站)。
  而与此同时,随着巴马名气越来越大,不断建设不断发展,坡月村的村民也逐渐失去了所有耕地(一千五百多亩已经征用一千五百多亩,只剩下几十亩边角地)。
  但是,这些失地农民并没有因此失去生存基础,陷入困境,反而轻轻松松脱贫迈入了小康!
  可以想见,如果没有利用宅基地,与候鸟人合作建房,坡月村民如今连糊口都成问题。
  光是这一点,候鸟人就为巴马发展立下了大功!

  虽然我国的旅游地不少,但一个地方,人家来了后,看上这里住下来不走了,或者回去了又再度回来安居乐业,这样的地方还真的不多,整个中国,也就海南、版纳、北海、宜春等地,但没有一个地方像巴马一样,令人梦牵魂萦。可以说,坡月是候鸟回头客回头率最高的地方,没有之一!
  大批候鸟人来到坡月后,就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家,对这个第二故乡的热爱程度,甚至超出了第一故乡,这也是举世无双的,他们安居乐业,然后在一些有志之士的带头下,有意识的为这个第二故乡做点事,积极参与巴马社会发展进程,包括并不限于募捐、助学、访贫问苦,替困难老乡种地,组建中国首家候鸟人义务服务站,为候鸟人服务,去周边村屯宣传发展居家式养生旅游,在老乡脱贫致富的同时,也缓解了住房危机,我搞的一次宣传发展居家式养生旅游的宣传活动,参与者三百多人,还上过巴马电视台。与此同时,我们开展各种免费户外活动,让候鸟人在此玩的开心,也间接支持了巴马建设,我们巴马国际候鸟人协会公益运动分会,也是目前巴马最大的常年户外活动团体,参加者上万人次。
  由于对巴马这个第二故乡高度认同,有一部分激进者,甚至已经称呼自己为新巴马人。
  (我很赞同新巴马人这个概念,但是,我们候鸟人协会名字不会改,因为,新巴马人毕竟是少数,更多的人都是来来走走,还有更多的潜在候鸟人——可达数亿——需要我们的服务)

  与此同时,候鸟人们还用口头与书面文章,向社会各界积极宣传巴马,仅我近十年来发表的宣传巴马的文章即达数百万字,还投资捌万元,在燕山出版社出版了工具书《巴马候鸟人养生居住宝典》,为新来与未来巴马的人民提供信息服务。
  我还积极为发展巴马献计献策,数年来向县政府提供建议五六十条,巴马西山乡深山里面莫上屯县里就是听了我与其它候鸟人的建议,给他们修了一条路,改变了他们的生活。
  还有很多候鸟人默默参与扶贫助学,公益活动,多如过江之鲫。
  去年候鸟人协会用于扶贫费用达十几万之多,都是由有爱心的候鸟人(主要是候鸟人老板)捐助的,而我们组织的上深山瑶寨募捐的活动,每次参加者都十分踊跃,并慷慨解囊,一次有一位候鸟人因为身上带的钱不多,第二天还特地再跑了一趟,捐了数千元,还有一次,一位候鸟人一下捐了四百块钱,我问她名字,她还警惕的说:“你想干什么”(注:我们候鸟人协会去瑶寨募捐不收钱,都是带他们去,看了困苦瑶民的生活后,你想捐助谁捐助谁,想给多少给多少,避免从中渔利)。
  还有的人自己要离开巴马或者已经离开巴马,听到我们的活动,还特地让我们代捐……
  这些都充分说明,候鸟人确实是将巴马当成了自己的家,比自己家乡还亲的第二故乡(很多人包括我,在自己家乡都没有捐过款,做过公益),因为养生先养心,得到巴马的恩惠,就要有所回报,这才符合天理、心理,伦理。
  所以,对数以十万计的候鸟人来说,在巴马安居乐业,安度晚年,就是他们的中国梦!
  另一方面,当时县领导对候鸟人的到来,也是持极力欢迎支持态度,专门为坡月村开通了一条到县城的公交线路(也是迄今为止巴马唯一的一条公交线路),并开设了医疗急救站等。
  为了保护环境,县里又在我们这些老候鸟人的呼吁下,耗费巨资,将百魔屯以及以下一直到坡纳下面数十公里的所有村庄的污水都纳入了处理系统,每个村、屯都有污水处理站,其中,坡月村的污水处理厂于2016年一月投入运行。(此为我数年一直高度关注持续跟踪并徒步实地调查十几个村所得的第一手材料)。
  所以,网上有关候鸟人涌入,巴马水被污染的报道早已经过时失实。但由于巴马政府没有利用这一点宣传,导致很多人不知道这一点,还在想当然的津津乐道,八卦传奇,人云亦云,以至于我们每年都要耗费大量精力去解释宣传这一点,收效甚微。
  当然,由于极少数房屋后来建设,部分村民没有及时将污水及时纳入污水管道,以及污水处理站管理不到位,导致污水偶尔泄露有是有的,但是,严格来说,坡月以下各村落的污水整体处理系统已经基本完成,至少你现在站在坡月桥头,原先两岸哗哗流淌的污水已经看不到了。
  言归正传,2016年以前,巴马县政府对候鸟人那是捧在手里怕摔着,含在手里怕化了。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里,必定有一大段有关候鸟人的内容,县长书记还亲自传唱《候鸟人之歌》飞呀飞飞呀飞飞呀飞呀飞……所有党政干部都要学,此歌还在某次市级(好像是百色市)大赛上得了奖。
  县里还在2016年一月,召开了第一届也是唯一的一届巴马优秀候鸟人表彰大会,笔者有幸发了言,而且次年也作为嘉宾出席了巴马瑶族自治区六十周年大庆,这些充分说明了,当时政府对候鸟人参与巴马经济政治社会发展进程的认可。
  另外,政府还直接参与了合资建房,在弄追屯建设了出租房,好像叫做山水居,此事因为我刚来巴马不熟悉所以不是太清楚,但后来2015年县住建局在六零屯帮助农民装修了五十多套房子用来出租我是清楚的,因为广告是我打的,几十套房子几天功夫就被一抢而空。所以,巴马政府在2016年前,是支持合资建房,并将其作为先进经验来介绍的。
  在候鸟经济蓬勃发展的同时,巴马旅游也一飞冲天,游客从2006年的六万变成了2015年的三百多万!
  这里面,固然有巴马县政府对巴马的得力宣传,巴马人民的努力,但也包含着广大候鸟人的功劳,他们认同巴马是自己的第二故乡,他们利用一切机会,在列车上,酒席上、网络上,聚会上、电话中甚至医院里向全国人民不遗余力的推广巴马,赞美巴马,可以说,这一代候鸟人是最热爱巴马的人群,在古今中外任何一个时代,一个地方,都找不到如此一个热爱第二故乡的人群!是的,以后也不会再有。
  一个候鸟人能影响数十数百甚至数以千计数以万计的人群,数十万人次的候鸟人,又影响多少?而且,游客来到巴马,一看到这里生活着这么多候鸟人安居乐业,这么热闹,很新奇,肯定是对旅游印象的加分项,又通过与候鸟人的交流,更加熟悉巴马,回到家也会情不自禁地介绍自己的见闻,反之,如果游客来到巴马,什么也没有,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洞,他们的印象会怎样?
  候鸟人来到经济不发达的中西部地区,不仅带动了当地的经济,还带来了先进的理念,让贫困村民走上脱贫致富的康庄大道,由于当地的恶劣环境,西部大开发往往变成大破坏,但是,发展居家式养生旅游,不但不破坏生态,还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生态!是最合适西部的开发模式,所以,如果说旅游是无烟工业值得大发展的话,这个无烟工业在贫困地区扎根开花意义更加重大!
  同时,由于沿海发达地区环境的恶化,人口对环境的压力日益加重,带来的社会问题也日益严重,在这个大背景下,如果能将一些业已退出生产、服务领域的老年人口转移到地广人稀的中西部地区,对社会的进步、资源的优化、治安管理等等无疑是正面的!对沿海地区的房价养老压力减轻也是有好处的(很多老人卖掉了东北、北京、上海的房子,来巴马长租养生,病病殃殃的七八十岁老人来到巴马后不少人跋山涉水,健步如飞!)
  而且,人口从沿海发达地区往地广人稀的中西部欠发达地区转移,符合国家发展的战略大方向!
  所以我们认为,坡月农民与候鸟人的合作建房、长租房、居家式养生旅游模式与当年的小岗村一样,具有突破性的时代意义!
  当年小岗村给中国农村带来巨大变化,今天坡月村的模式无疑为国家中西部开发、贫困人口脱贫找到一条新的道路,而且,这个模式,除了不发达地区的深山里面多出几幢大楼外,对环境没有任何影响(污水要和巴马一样处理),国家也不用多花一分钱,也不用再投入巨资去这些地区扶贫。
  这是扶贫的最高模式。
  而且,这个过程,首先是候鸟人受益(健康了身体,从高消费的沿海、大中城市来到低消费地区,减少了生活开支,人际关系变得简单,减轻压力),国家受益(医疗费用降低百分之三十到九十,很多候鸟人来到巴马后数年没有看过病。),贫困村民受益,直接奔了小康,而且接受了很多先进理念,路变得更加宽广,当地商业物流系统受益大发展(仅坡月一个小小的村,便有快递数十家),政府其实也是受益者,下面会详细讲到,谁受损呢?没有,除了深山里多出那几幢大楼。
  我这里说的得益受损,是指整体意义上的,比如说,因为大量人口的涌入,会拉高物价,一部分拿工资的人受损,但是,候鸟的主要消费品除了房子外就是蔬菜等食品,而卖蔬菜的都是本地人,肉烂在锅里,整体本地人还是收益的。
  而这十年来,巴马的热度也是一再突破高点,可惜网上对巴马的宣传,尤其是2015年前,都是将候鸟人现象作为猎奇模式,很少从更深意义上去挖掘,但即便这样,人们对候鸟人现象的关注,远远超过了巴马长寿现象,这个也是不少媒体津津乐道之处,即便是说到长寿现象,也必定有候鸟人镜头,所以,候鸟人的到来与存在,直接对巴马的宣传推广,深入人心、旅游腾飞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未完待续
  以下部分预告:
  二,七年之痒,离心磨合待时日,重心转变,价值体系重评估,
  三,秦岭坡月不可比,一刀拆迁民返贫
  四,顺应民意迷知返,明日更美谱新章
  图片说明:巴马瑶族自治县县委书记王军,九月九日亲临坡月村,与候鸟人热烈交流并解答了相关问题。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星羽x 时间:2019-09-10 15:02:02
  各位,看看吧,有好处。
作者:快乐大叔2016 时间:2019-09-10 15:36:30
  不是说在宅基地上建的房子吗?怎么又成了失地农民?地是怎么“失”的呢?
楼主星羽x 时间:2019-09-10 17:29:12
  @快乐大叔2016 2019-09-10 15:36:30
  不是说在宅基地上建的房子吗?怎么又成了失地农民?地是怎么“失”的呢?
  -----------------------------
  你没有看清楚,文中已经说了,随着巴马经济的发展,坡月村民逐渐失去了几乎所有的耕地,所以,利用宅基地建房出租,是维持生计脱贫奔小康的关键。
楼主星羽x 时间:2019-09-10 17:35:50
  他们的土地,是两大块,坡月村往民山方向去的耕地被上海世纪花园拍得,百魔屯那一片则建造了一个五星级酒店还是什么,听说是供人疗养的,也许是核工业工作者。
  所以,坡月村民已经没有土地了。
楼主星羽x 时间:2019-09-10 19:45:03
  各位好:由于目前巴马相关事情还未最后落幕,不合适公开情况,所以本文暂时停止发表。
楼主星羽x 时间:2019-09-12 13:21:05
  重要更正:坡月弄追屯山水居的房子不是政府造的,是山水集团建的,我刚到的时候不太清楚情况,而转述者也没搞清。但六零屯的那五十多套房子,是2016年县住建局掏钱装修,让农民长租或者短租给候鸟人的,所以说明政府对长租房居家式养生旅游模式不但知情,也是支持鼓励发展的。此事我直接参与。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