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19-09-12 13:34:14 点击:199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6岁的时候有没有收到过情书?<br>  那种毫无预料、却以一种魔幻的形式发生的故事……<br>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19-12-25 15:41:38
  高中和初中是同一个学校,只是原来的同学有一些考了中专,一些没考上本校重点高中去了其余普高,还有就是初中的老同学们,被混班重新形成了六个班。1989年高中入学,被分在了一班,每个班有六七十人,密密地挤在一个教室里。斌哥坐在伊丽前面,一开始是剑拔弩张的犯冲,慢慢就变成了前后桌的好基友。
  高一的时候斌哥喜欢上了同班的亚妮同学,是个小脸杏眼安静的漂亮妹纸,斌哥天天跟伊丽唠叨亚妮咋样咋样温柔恬静了,然后非要表白。写了一封信,给伊丽看了一遍,眼巴巴地看着伊丽问有啥要修改的吗?伊丽说改不改人家都不会理你的!斌哥白了一眼抢回去了,下课的时候塞在了亚妮的课桌里。
  第二天伊丽就看见斌哥蔫蔫的,问他啥回应啊?说是人家义正言辞地退回来了,说要安心学习,不会考虑这个。
  哈哈哈哈,伊丽毫不留情地大笑了好一阵子。
  高一的时候还是气氛轻松,混班后的同学都慢慢互相熟悉,一堆一堆变成各自的小圈子好朋友。
  斌哥是校内围棋高手,天天看棋谱,闲极无聊教伊丽下棋。一上课就徒手画好棋盘格,转过身面对着伊丽坐好开始教伊丽下棋。老师见这俩话痨上课不讲小话,不影响别人,只是安静地下棋,也就听之任之了。
  一开始都是斌哥让九个子,很快伊丽就步步紧逼,越让越少,而且斌哥也会凝神思索才开始落子,不再轻松。伊丽只是觉得好玩,没觉得自己棋力渐长。直到有一次跟(四)班的东坡下棋的时候发现不多久就轻松取胜,才知道天天跟斌哥拆棋进步这么快。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19-12-29 16:18:16
  高二的时候斌哥忽然又说看上了一个高一外校入学的姑娘,漂亮可爱,因为初见面时穿一条黑白相间的条纹裤,斌哥和兄弟们就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做斑马,进而引申为朵朵,因为家乡话里面小马朵朵就是形容可爱的活泼乱窜的马儿的。大小休息都会跟哥们儿去高一班级附近瞅瞅心爱的朵朵。
  伊丽一直听说过朵朵,没怎么见过。有一天午休的时候,伊丽在教学楼下面迎面看到一个女生,圆脸圆眼镜长头发白皮肤,和自己有八九分想象。伊丽觉得又意外又有趣,马上跟旁边一起的同学说:“你看你看,我的分身我的分身!”旁边的同学瞅了一眼就说:“你不知道她是谁?”伊丽说谁啊?你认识?同学回答说:“这就是朵朵啊,你不认识啊!”
  ……
  后来热闹了一阵子之后也没有下文了,再后来听说朵朵喜欢的男生是伊丽的邻居家的小儿子,小名叫做小小的男生。小时候斯斯文文秀秀气气的,长大了倒是清秀型书卷气十足。
  斌哥消停了一阵子。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19-12-29 16:38:17
  1991年初夏,高二下学期还没结束的某一天,斌哥突然没头没脑地对伊丽说:“六班的学霸给你写了一封信。”伊丽纳闷,:“谁?为啥给我写信?”斌哥说:“就是那个永远考第一的学霸同学啊,我怎么知道他为啥给你写信,情书吧。”说完掏出一封信出来递给伊丽。伊丽退一大步,皱着眉头说:“我才不要呢,你拿走,我干嘛要看信,我都不认识他!”斌哥说:“没什么的,你收下吧。”伊丽惊异道:“你怎么知道没什么?"
  斌哥迟疑了一下,尴尬地说:”你知道学霸和我还有周盛是初中同班同学对吗?“伊丽点点头,斌哥接着说:”学霸同学写了一封信让周盛给你,周盛好奇死了,用水把信封口浸湿了打开都看过了,也给我看过了,我们几个都看过了。“伊丽:”……“斌哥接着小心翼翼地说:”真的没什么,你看看吧!“伊丽气结,说:”我不看,你给我退回去。“说罢扭头就走了。
  斌哥没法,只得把信退回去了,过了几天,信就出现在学校传达室门口。伊丽已经知道是份怎样的信,没去理。
  结果同班的樱子不明真相,帮伊丽把信拿回了教室,放在了伊丽的课桌上。
  拆还是不拆呢?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20-01-02 14:55:49
  最后还是没顶住好奇心,犹豫了半响,打开了信。
  学霸同学写得一笔好字,清秀齐整,笔触幽美传达了心意而又不亢不卑,一气读完颇为震撼。伊丽凝神……
  斌哥旁边瞄一瞄伊丽,喃喃地像自言自语一般:“我初中入学考试的时候还是东区第一名呢,比学霸考分还高,学号都是男生第一个,他在我后面呢!我的申请志愿书填的市一中,只是大写的一字有一点点手滑像是个二,被二中抢过来的……”
  伊丽完全没在意,还在呆呆地想着信。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20-01-06 08:50:42
  高中生涯永远是沉闷和热血交替,还有青春期一堆的好奇悸动不知所措和青涩。伊丽平静单纯的生活被一份信丢出波澜,就像石头丢进平静的湖面,一圈一圈涟漪越来越大越来越淡。
  偶尔学校里远远碰见学霸同学,视力绝佳的伊丽迅速就会往另外一条路溜走,远远地避开高瘦白衬衣的清秀的男生。也有躲避不及迎面遇上的的时候,学霸同学永远都是满脸的静气,黑又亮的眼睛看牢伊丽。伊丽的好朋友在六班,偶尔去六班找她们的时候,伊丽也会偷瞄到学霸同学,他很少在看书学习,不是百无聊赖地伸长了胳臂头枕在上面,就是全神贯注地在看闲书,修长的手指仔细爱惜地翻过一页,对外界一切置若罔闻。伊丽满心的困惑,有时候呆呆地也会跟不经意抬头的学霸对上眼神,两个人也就这么对视一眼,在默默地起身离开。没有说过一句话。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20-01-08 10:19:54
  伊丽心仪的男生在四班,是个体育明星,微黑的皮肤略凹地眼珠挺直的鼻子,是校运会的明星,大多数女生们脸红尖叫的对象。他有一个出双入对的高一个年级的同是校队的女朋友,长相略微寡淡刻薄的小脸,身材却是一级棒高挑苗条。当年的学校为了让他们体育特长生出更好的成绩为校争光,都会让他们留一级下来。体育明星就是这样变成了伊丽他们同一届的同学,可是年龄就大两岁了。大两岁的体育明星个性随和谦虚,运动场上英姿勃发,伊丽很是迷他。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20-01-08 10:49:53
  斌哥还是如影随形的好基友,闲时就会作弄伊丽,伸出一个拳头让伊丽猜手里抓的是什么?伊丽猜了很多样都没中,随后让伊丽闭眼睛放到她手里。伊丽睁开眼一看,斌哥拳头下方露出一条动物小尾巴来,是一条小蛇……伊丽立马脸色苍白,尖叫一声跳起来,从教室里一直跑到了操场上面去。远远地不让斌哥靠近,哪怕他双手摊开也不行。大大地真生气了一回,眼眶都红了,斌哥也知道真的惹恼了伊丽,都不敢吭气儿。
  过几日又开始各种地逗伊丽说话,伊丽总是不耐烦地回怼。斌哥说:“你总是有办法一句话就把我说到贴到墙壁上去。”哈哈哈哈,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乐此不疲周而复始。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20-01-09 10:59:29
  东坡在四班,也是体育特长生,妈妈是学校的老师,家里也住在学校的家属房。唐老师对所有的同学都很好。斌哥总是去东坡家吃晚饭,有时候会主动对伊丽说:“我妈妈今天又没空回来煮饭……”然后有一点落寞的看一眼伊丽,伊丽不明所以地不以为然。直到有一次东坡说斌哥的爸爸妈妈离婚了,他现在跟妈妈住在工业街,妈妈忙起来也没空照顾他。东坡说工业街就是很多中小型厂矿企业集中的地方,90年代很多企业改制,很多企业的员工“下岗”了。工业街变成了无业的中青年们聚集的地方,也成了滋生打架斗殴吸毒赌博的聚集地。东坡说有一次去斌哥家,打开门里面都是人,烟雾缭绕的闷不透气,斌哥就在那样的环境里,怎么可能继续学习。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20-01-09 15:51:17
  伊丽在打开的桌肚里又发现一封情书,这次是本班的物理学霸了,奥赛的奖牌获得者,平日里都不怎么跟人说话,有一段时间坐在伊丽前排,考物理的时候一大早就做完所有的题目,然后侧过身给后排的伊丽看答案,伊丽一直都认为他是个学习很好的雷锋。收到信的时候伊丽叹了一口气:“唉,又少了一个可以抄答案的哥们儿,就不能把这点心事藏在心里么?伊丽都不知道应该摆出什么表情,只好默默地把信收起来,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只是再也不问奥赛学霸抄作业对答案了。斌哥照旧笑话伊丽:”你可真是学霸杀手!“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20-01-10 10:09:50
  伊丽和五班的雅子是初中同学也是要好的朋友,五班的班主任是个和善的老头,笑眯眯把同学们都当成自己的孩子,不像六班的瘦高个物理老师,看到伊丽就会瞪着,好像是个破坏捣乱王一样的。伊丽就常常去五班。雅子有个班草笔友,也是个体育明星,擅长中长跑和标枪啥的,长得很像杨洋。雅子只说跟“杨洋”是笔友,有什么心事都会写成或短或长的文字彼此解读。可恶的是五班有个伊丽特别不喜欢的姑娘波波,老爸是区里面的一个领导,波波自小就很会察言观色兼颇有心计。凡是同学里面家境好的或者是长得帅的,她都会施展一番。好死不死她就也看上了“杨洋”,也投其所好开始成为笔友,说是要学习长跑什么的,拜“杨洋”为师,后面就干脆称他师傅。干瘦苍白的雅子也不认输,暗地里也较着劲儿不放手。伊丽跟雅子是死党,所以特别讨厌心机女波波,想着法子帮雅子。1991年的春节下了一场大雪,伊丽和雅子“杨洋”还有三个同学一起去了城南公园,彪哥带了当时时髦的傻瓜相机,留下了最青春的回忆。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20-01-15 10:18:59
  波波还看中了一班坐在伊丽身后的长子,因为个子高取的外号,是个寡言沉稳的学习很好的高个子,波波的老爸给她搞了一个保送师专的名额,长子也是保送生,所以他们一堆保送生不需要参加该死的高考,在高中毕业会考结束以后,基本就处于小团体放羊状态。保送生当中都是成绩很好+家境有背景的,前者是当时的认知,后者则是是十年之后的顿悟。保送生们每天也来学校,上完基本课之后,大家都在刷题和复习,他们在学校旁边的小卖部集聚聊天玩耍。波波也就是在那里跟长子他们熟悉起来的,过几天又开始逢人就暗示谁谁谁都喜欢她。其余的同学按照文科/理科/史地/生化分成了四个类别,这一年是改革试点的第一年。所有的班级又打乱重新分配。开始沉闷压抑无比的高三。没有人在意保送生的人生。体育明星也是保送生,除了这个,伊丽没有关注任何人。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20-01-16 15:06:55
  那一场折磨人的考试结束之后,所有曾经一个教室的同学迅速被分层。那些家境类似的好朋友,一直还生活在彼此的世界里,很多人就匆忙再也未见。
  学霸们都碰巧去了同一所知名大学。
  伊丽去了医学院。
  斌哥没有考上。
  医学院是另一段人生,也和高中的同学们有着不多的交集。更多的是和固定的好友们继续。
  医学院毕业之后回了当地最大的三甲医院。慢慢听说斌哥染上了不良嗜好,甩之不脱。问大多数同学都借过钱,因数额都不大,所以大家都会给他,然后就再也不见他。
  很长时间都没找过伊丽。直到终于有一天,斌哥打电话给伊丽了,说是要去广东打工,需要400元的路费,伊丽默默地瞅了他一眼,给了他。斌哥略犹豫了一下,像是有话想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走了……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20-01-17 11:28:42
  2019年夏天,伊丽去美国了,到东坡的湘菜馆吃饭聊天,不知怎么的就聊起了斌哥。东坡说当年他体院毕业之后留在省会的体育大学任教,斌哥成瘾之后越发不成样子。东坡他们几个就把斌哥关起来在东坡买的小房子里,门锁上,每天给他送吃的,断绝和外界的一切联系。一段时间之后似乎已经戒断了,可是一出去回到熟悉的环境,之前的“朋友们”就又像嗜血者一样盯上来,直到重蹈覆辙。三番两次之后,东坡也慢慢绝望地断了心思,后来他全家又去了美国,更是没法再继续。
  东坡跟伊丽说,你知道当年斌哥最喜欢的人就是你吗?
  伊丽没说话,约莫三十年前的故事,回想起来的,都是明晃晃热辣辣的大太阳,运动会热火朝天的场面,冬天里突下一场大雪大家在操场里打雪仗……还有那些单纯热烈的信,没有署名的小卡片,走廊偶遇时的小匆忙和慌张,诺不开眼的凝视……
  这就是我们的青春!
楼主Lily周的胡想病院 时间:2020-03-01 11:56:34
  @Lily周的胡想病院 2020-01-15 10:18:59
  波波还看中了一班坐在伊丽身后的长子,因为个子高取的外号,是个寡言沉稳的学习很好的高个子,波波的老爸给她搞了一个保送师专的名额,长子也是保送生,所以他们一堆保送生不需要参加该死的高考,在高中毕业会考结束以后,基本就处于小团体放羊状态。保送生当中都是成绩很好+家境有背景的,前者是当时的认知,后者则是是十年之后的顿悟。保送生们每天也来学校,上完基本课之后,大家都在刷题和复习,他们在学校旁边的小卖部......
  -----------------------------
  长子在北方那所著名的大学念书毕业之后就留在了北京工作。
  过了很多年的某一个冬天,伊丽跟Asia去北京玩,正好P哥也在,长子一下班就赶过来跟大家会和。在城中心的俏江南吃饭。那一年大家都有点心事,见面了还是很嗨,喝了一瓶青花瓷之后气氛越发松弛,P哥和Asia开始突然发问:“长子,问你一个二十年前的世纪之谜,只有你知道答案。你当年到底喜欢的是伊丽还是波波?“伊丽一惊,马上说:”我们可是好兄弟,你们想啥呢?“没料到平日里寡言沉稳的长子突然说:”当然是伊丽,怎么可能是波波!“然后又接着说:”喜欢就是喜欢,可是错过就是错过了……“一时间颇为荡气回肠,大家都感动得沉默了。然后气氛更嗨,喝了三四斤的青花瓷。十点多在服务员的白眼加催促下才离开,又跑去三里屯接着喝。半夜两三点还打电话给不同城市的死党们,一个一个叫他们起床听我们讲故事,我们知道了一个大秘密,你们想听吗?就不告诉你……
  凌晨在寒冷异常的街头告别,长子没忍住,走过来和伊丽拥抱,再转身大步离开。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