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从亲身经历的灵异怪事开始!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18 15:40:42 点击:14248 回复:42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5 16:35:57
  这时,突然响起敲门声,David先生感到十分奇怪,这大雪纷飞的夜晚,会是谁呢,于是他让太太去开门,打开门后,屋外的雪片夹杂着阵阵寒风涌进屋来,他们看到一位穿黑色风衣的高个男人,他看上去十分消瘦,苍白的脸色映上深深的眼涡,让人感觉不是很健康的样子。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5 16:36:13
  那位高个男人说,他叫Samuel,来自巴塞尔,为赶时间而走夜路,结果遇到这场大风雪,能否留宿一晚。David先生从来都不是吝啬之人,他忙叫太太为客人准备房间,如果客人愿意,他还可以提供简单的食物。
  高个男人走进别墅,看到两个可爱的小姑娘正坐在地毯上玩,他脱下风衣,微笑地坐在离她们不远的沙发上,并向David夫妇表示感谢。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5 16:37:59
  这时,Anna,那个大一点的小女孩看到了这个陌生的男人,她马上大哭起来,并用手指着他,呜呜地说着什么,随后Chiara也大哭了起来,两个孩子发疯般地撕扯着嗓子,别墅里顿时消失了宁静,David夫妇马上赶了过来,一人一个抱起两个年幼的孩子,可无论怎么哄抱,她们就是停止不了哭泣和喊叫。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5 16:38:13
  为了不影响客人,David夫妇把两个孩子抱进了楼上她们自己的房间,两个孩子顿时停止了哭声,他们诧异不已,但也没当回事。
  走下楼,客人正站在那里,为自己突然的到访而吓到孩子深表歉意,David夫妇马上说是孩子太小不懂事,让客人不要在意。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5 16:38:26
  他们和客人聊了一会儿天,还谈到了滑雪,高个男人说他也是滑雪高手,David先生非常高兴,约他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来少女峰滑雪,晚上就住在他的这间别墅里。
  时钟已指向11点,一看时间不早,David太太让大家去休息,三人一起上了二楼。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5 16:39:24
  当走到孩子们的房间时,David夫妇听到两个小姑娘玩闹的声音,David太太马上打开了房门,让两个小姑娘马上上床睡觉。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5 16:40:06
  两个孩子看向门口,死死地盯着那个高个男人,突然哇地一起大叫起来,然后又是没命地哭喊,任两个家长无论如何也安抚不了,她们边哭喊着,边指向那个高个男人,嘴里喊道,叔叔的后面……叔叔的后面……
  这次,就算是抱到其它房间,两个孩子也安静不下来了,她们要么死死地盯着那个高个男人,要么死死地盯着房门,长久的哭喊让她们的嗓子听上去都有些哑了。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5 16:40:22
  那个高个男人十分难堪,他匆忙拿起大衣,再次向David夫妇表示感谢后便离去了。
  当他一走,两个孩子马上停止了哭闹,David夫妇面面相觑,但一天的劳顿和刚刚的安抚已让他俩筋疲力尽,安顿好孩子后便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大雪停了,太阳照得房间暖暖的。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5 16:40:47
  的事仿佛没有发生过一样。
  David先生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用责怪的语气问Anna那个年长一些的孩子,为什么昨晚大哭大闹,把客人都吓走了。Anna马上怯怯地放下餐具,用惊恐的眼神望向父亲,Chiara也停止了用餐,睁大眼睛看着父亲。
  David太太觉得他的丈夫吓到了两个可爱的小宝贝,忍不住责怪他太过严厉,要知道两个孩子才不过三四岁。
  她温和地问两个孩子,昨天怎么会吓成那样。Anna很认真地说道,昨天那个叔叔的后面,有个可怕的阿姨。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5 16:41:10
  David夫妇大笑起来,说一定是因为昨天她们玩得太累了,以至于出现了幻象。
  Chiara用奶声奶气的声音告诉两个正在大笑的父母,那个阿姨长得非常可怕,她露出带血的舌头,正在对着她们笑。
  David夫妇停止了笑声,他们没再说什么,只是让孩子们快吃饭,不要再想昨晚的事情。早餐就在这样沉闷的气氛中度过了。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5 16:41:23
  这一天,很平静,没有人再去提昨晚的事情。两个孩子像是没有经历过一样,坐在地毯上玩得不亦乐乎,全家人围坐在炉火前静静地享受着冬日夜晚的宁静。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5 16:41:37
  David先生看着报纸,突然,他睁大了眼睛,指着报纸上的内容用结巴的声音呼唤妻子,David太太奇怪地走到丈夫的身边,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随即也睁大了眼睛,并用手捂住嘴巴,阻止自己大叫出来的冲动。
  报纸上写着:少女峰惊现杀人魔鬼,一少女惨死魔鬼爪下。昨晚来投宿的那个穿黑色风衣的高个男人的照片,大大地印在旁边。
作者:南掌柜 时间:2019-09-25 18:26:02
  见识太少了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37:57
  第14章 夜行之物——水妖的故事


  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还住在公司附近的时候,直到我离开了那里,我才敢向你讲述这件诡异的经历。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38:17
  2008年的新年一过人们就已经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春节做准备了。年底的工作不多,我的心也早就飞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乡,整天盘算着回家过年的行程和计划。每天的日子还是按部就班的过着,时间丝毫没有因为我的归心似箭而加快脚步。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38:36
  我心里厌烦的边嘟囔边来到了公司。刚到办公室就看到两个同事在议论着什么。我随意的问道:“怎么了?一大早的就聊起来了啊。”一个同事小声的对我说:“你还不知道呢啊?咱们会计的婆婆今天凌晨过世了。听说昨晚还好好的,一觉睡过去就这一天早上,我一出门就看到了外面下起了大雾。大雾在这边也算是常见了,没有醒过来。刚才我上班路过的时候看他们正准备后世呢。”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又接着说:“你应该见过的,就是住在你后面那个小屋子里面的老太太。”我心里猛然一惊,原来是她!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38:58
  这个老太太我确实见过,但却不知道是我们会计的婆婆。我住的周围都是两层或三层的小洋楼,家家窗明几净的赛着干净漂亮。唯独我窗户东面的路边有一个又矮又破的小屋。破旧的木质门窗又低又小,从外面一看就知道这个小房子有很长的年头了。小屋子里面有一个老头和一个老太太相依为命,平时也没见过有人过来探望他们,只是在天气好的时候经常见到他们搬个小板凳坐在屋前晒太阳。虽然他们两个只是那么静静的坐着,谁也不说一句话,但每次我看到的时候都会感觉到暖暖的亲情围绕在他们身边。我会想起两个字“默契”。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39:15
  我一直以为两位老人已经没有了亲人,原来住着他们旁边的洋房里的竟然都是他们的儿女。我在为过世的老婆婆感到惋惜的时候,心里还有一种对世态炎凉的厌恶。“这下只剩一个老头子了,以后的日子可就更寂寞了”当我正想的出神的时候上班铃声响了,我们也就各自回到了座位上,开始了工作。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39:30
  这次雾下的可真大,中午还没有散去。饭后大家回到办公室就开始闲聊,今天的话题当然围绕着会计的婆婆。一个本地的同事说起了这里的一些发丧出殡的习俗礼节时说:“按照习俗,今天晚上要请一班道士过来超度呢。”我忙问:“怎么超度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些个东西呢。”他看我还挺好奇就笑道:“你啊,还是先别那么新鲜了。今天晚上可就有你受的了。”我心里纳闷,说:“怎么还扯上我了啊?和我有什么关系?”。同事笑着说:“你不知道,这里的道士超度的时候是要敲木鱼的。这第一天可是要敲上整整一夜呢。你房间就在那边斜对面,恐怕你今夜要伴着木鱼声入眠了。”我笑道:“我是脑袋挨枕头就能睡着。这点声音不算什么”。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39:45
  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下班后直接和几个朋友到附近的镇上去玩。等回来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本来是计划好晚上要洗头的,所以没有换衣服就直接拎了两个暖壶出去打热水。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40:02
  那天的夜特别黑,虽然大雾已经散去,但天上没有一点月光。说来那天也怪,连周围住家的灯光都十分稀少(以前的故事说过,我住的村里是没有路灯的。热水要到一个小的锅炉房去买,一角钱一壶)。一条窄窄的小路上只有那个小屋子发出些许的亮光。我远远的就已经听到了敲木鱼的声音从那个小屋子里传出来。等我走进的时候从窄小的窗户看进去,里面有几个穿道士服装的中年人坐在一起边敲着木鱼边嘴里哼哼唧唧的念着什么。狭窄的屋里被几个花圈纸人纸马占据的大部分空间,几乎没有了立足的地方。那些纸人在惨淡的灯光下显得更加的?人,白色的脸上画着血红的嘴唇,大大的眼睛无神的盯着前面,好像也在看着窗外的我。就在我感到后背发凉的一刻,突然一个纸人的眼睛动了一下!这一下吓的我不轻,差点把手里提的暖壶扔了。我哆哆嗦嗦的定睛再看的时候才看清,原来是一个大个的甲虫刚才趴在纸人眼睛的位置动了一下。我心里暗暗的骂道:“这该死的虫子,差点吓死我。这里也怪,大冬天的虫子也不老实的冬眠。竟然出来吓人。”我赶紧惊魂未定的继续往前走,不想再在这里耽搁时间。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40:33
  去打水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多分钟的路程,可是我却走的特别的别扭。一来是一路上竟然没有一家人亮灯,二来是我越走越感到后背莫名的发凉,就好像被冷风吹的感觉,可我明明穿着羽绒服呢啊。“可能是刚才吓了一跳的缘故吧”我心里安慰着自己。打水回来后我不愿在走路过那个小房子的路了。绕另一条远路回了家。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40:48
  回家洗漱完毕后我就躺在了床上无聊的看着电视。十一点多的时候就钻进被窝看电子书小说了,这可是我每天入睡前的必修课。就在我看的迷迷糊糊准备要关机入睡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对啊,外面的木鱼声什么时候停止?我看了看手机,已经十二点了。”我想了想就笑了:“看来道士们也是应付差事啊,过了十二点也就休息睡觉了。白天他们还说要敲一夜呢,看来只是危言耸听罢了。”我起来上个厕所,然后准备回来睡觉。走到窗前的时候我好奇心起,把窗帘掀开了一角想看看下面做法事的人是否也关灯睡觉了(我住二楼)。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41:03
  我用窗帘擦了擦窗户上的水汽,看到下面小房子还亮着灯。就在我将要放下窗帘回床睡觉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小房子旁边的路上立着一个穿着白衣的人!这个人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因为光线比较暗,再加上隔着层湿玻璃,我无法看清这个人的面目和穿着。过了一会,这个人突然开始往我这边走了过来。我总觉得这里用这个“走”字不是很确切,因为我看到它是像个影子似的飘飘悠悠的晃过来的。虽然我看不清这个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我敢肯定它不是一个人!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41:28
  就这样,它来到了我窗户对面的那家二层楼房前立住不动了。我不知道它到底要干什么,就依然躲在窗帘后面看着。这个时候,我的手心里已经满是汗水了。就在这时,从我对面那家门里又漂出来一个同样的东西。也是全身上下的白色,就像个白色的影子。看到这里我再也不敢看下去了。我赶紧钻回被窝,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我的浑身已经被冻的冰凉。暖暖的被窝重新给了我一点安全感。我心里想着,刚才看到的绝对不是梦啊,那那些东西会是什么呢?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41:51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我半睡半醒的时候又听到了木鱼声。就在这“嘟、嘟”的节奏声中我进入了梦乡。在梦里,我来到了那个小屋前,我看到了两个老婆婆坐在板凳上说笑。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42:19
  第二天醒来一看已经快到上班时间了,我赶紧穿好衣服就朝公司跑去。还好住的近,差一点就迟到。我刚一到办公室,一个住在我隔壁的同事跑过来问我:“昨晚你也没睡好吧。我被木鱼声吵的一晚上也没睡好觉!”我听了之后心里觉得奇怪,就说:“还好啊。昨晚十二点人家就不敲了,还挺为邻居们着想的。后来敲没敲我睡着了就记不太清楚了。”那个同事一脸惊讶的看着我说:“不是吧,你耳朵是不是有毛病啊?明明是敲了一夜的,我一晚上也没有睡踏实。你看,我这眼圈还黑着呢。”我听了之后心里有种隐隐的感觉,莫非十二点的时候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42:36
  那个同事喝了口水接着说:“你听说没有,咱们后面那家的老太太昨晚也过世了。今天早上我出去买早饭的时候路过听说的。咳,这都快过年了,阎王爷开始收人喽!”我听到这心里不由的一惊,忙问:“你说什么?咱们后面的那家老太太也过世了?”同事点头说:“是啊。听说这个老太太和咱们会计的婆婆还是干姐妹,这下也好,两个人一起上路互相还有个伴啊。。。。。。。”后面他还说了什么我已经听不进去了,只是感觉到心里有好多的东西缠在一起,令人觉得匪夷所思、怪诞惊奇!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07:42:53
  过完年后我搬家到了市区,离开了这个住了一年多的地方。不过这里发生过的事情会留在我的心底,让我永远也无法忘记。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14:22:16
  第15章 哭泣的狗——水妖的故事
  这个故事发生在今年的年初,是我们公司的门卫王师傅告诉我的。
  王师傅老家是安徽人,四十多岁,来上海已经十多年了。他在门卫值24小时班。他整天没什么事情,我有时也会去找他聊天。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14:31:23
  一天吃过午饭,我来到门卫室和王师傅闲聊。聊着、聊着就说起了狗的事情。王师傅家里的大狗下了四个小狗。因为不想养那么多,他就把其中两只小狗放到河里淹死了。我听着心里不忍,就告诉他,以后再有的话给我,不要再害死了。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14:39:08
  说到这里,王师傅突然神秘的问我:“这几天没看到老板来啊?出差了吗?”我对他说:“没有。听说老板病了,好像是腰椎的问题,还挺严重的,要做手术。”王师傅听了默默的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不再说话。我感觉不对,就问他:“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王师傅小声的说:“从前一段时间开始,“丁丁”每天晚上十二点之后都会怪叫。那声音呜呜咽咽的就像人的哭声一样。听起来别提多?人了。刚开始我还以为有什么事情,赶紧穿衣服出去看看。结果你猜怎么着?一个人都没有,就“丁丁”自己站在那里叫。它眼睛里还真流着泪呢!”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14:40:01
  前面说过,“丁丁”是我们公司的一条雪橇狗的名字。老板家里以前被偷过两次,所以就想买条狗来看。于是就花了四千块买了这个“丁丁”。还真别说,养了它之后家里一次小偷也没来过了。“丁丁”小的时候一点点,长大后放到家里就不好养了。老板就把它送到公司里和狼狗“小黑”一起看门。王师傅接着说:“我们老家有个说法,家里的狗哭,说明主人有大凶啊。这事情我谁也没敢告诉。这几天没看到老板来,看来真出事了。”我听了这事也觉得惊奇不已,难倒狗真的能预知这种事情?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14:47:14
  又过了几天,王师傅偷偷告诉我:“这几天晚上“丁丁”不那么怪叫了,看来事情可能要过去了。”我心里暗暗记下王师傅的话。果然,又过了两天,老板就来公司了。虽然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可是已经没有大碍了,再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6 14:48:09
  我心里想着王师傅给我讲的事情,觉得这件事情确实比较神奇诡异。可能狗真的能感知到一些人类无法察觉的东西吧
作者:夜猫月影 时间:2019-09-26 17:23:59
  翻页了
我要评论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46:30
  第16章 龙王庙里的蛇——書泩的故事
  1997年大旱,我们山西是重灾区中的重灾区。那时候,我住在村里的奶奶家,当时非常缺水,就连村里面两个从来没干过的大池塘也干涸见了底。
  当时村里有个龙王庙,在村子的最东头。因为村里人认为四海龙王以东海为最,而人们又有紫气东来之说,所以把庙建在了东边。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46:53
  这大旱之年,土地干裂,寸草不生,政府再怎样救济也是杯水车薪,一时间远水解不了近渴,无奈中村民想到了最古老的办法——求龙王降雨,愿这个能呼风唤雨的神灵,在这灾难之年能保全一方水土。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47:30
  那年我10岁,奶奶家离龙王庙不到50米。年少爱玩的我,常常跑到庙前看着村里的男女老少齐跪在龙王像前上香,虔诚地献上供品。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48:28
  但奶奶看到我这个样子后便告诫我 ,千万不能打龙王供品的主意,龙王他老人家脾气不好,要是惹怒了龙王,他就会在晚上跑到你家里来闹。我哪会相信这样的鬼话,只是敷衍地向奶奶点点头罢了。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49:49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约了同村的几个好友商量着要去龙王庙里讨些供品吃吃。因为晚上都有人在庙前守着,所以我们不敢名目张胆地进去。我们悄悄地趴在离庙前有一定距离的一片草地里,想着怎么把守庙人打发掉。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50:11
  守庙的是个老汉,他的老伴身体不好,经常咳嗽得很厉害,于是我们就商量,让一个人去跟老汉说假话,说他老伴咳嗽得不行,让他赶快回去看看。这一招真灵,老汉风急火燎地奔回家去了。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50:43
  我们见他离去,便一拥而上蹿了进去,因为当时我比较胖,所以跑得最慢,他们都进去了我才进去,当我一进去时就看到了龙王的那尊塑像,因为胆小的缘故吧,顿时感到不寒而栗。突然,我好像看到了什么,“等一等”,我叫道,他们都停了下来,看着我问怎么了?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51:02
  我说你们看!龙王头上是不是有三条什么东西在爬?!庙里的烛光太过暗淡,我们都看不清楚那是什么?这时有个胆大的蹭地就爬到龙王像上去看。“哎呀妈呀”,他大喊一声就掉了下来,我们赶紧把他扶起来问看见什么了?他哆哆嗦嗦地说,那是三条蛇呀……我们一听就炸了窝,供品也顾不上了,疯了似地往家跑。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51:52
  跑回家我一头扎进被窝里不敢出来,心跳声咚咚咚的,自己都听得见。
  奶奶问我怎么了,我也没敢说,躺在床上稀里糊涂地就睡着了,不知睡到半夜几时,天空好像突然响了一个大炸雷把我给惊醒了。我感到尿急,模模糊糊地拉开灯,穿上鞋就出去了。农村的院子大大的,到处都是土地,随便哪里都可以方便。我刚尿完,突然意识到,咦?院里的狗怎么一直在哆嗦,还有鸡突然乱叫个不停,我不知道是怎回事,就把院里的灯拉开了,这时我看到了让我震惊的一幕——前半夜,在龙王庙里模模糊糊看到的三条蛇,此刻就在我家院子里!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52:16
  我顿时吓得连叫奶奶也不会了,就那么愣愣地站在那里。奶奶可能被院里乱叫的鸡吵醒了,披着衣服走了出来,这时她也看到了院子里的三条蛇。奶奶年纪大经历多,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她好像轻轻呵斥了我一声,让我回过神来,当我反应过来时,看到了奶奶,这才想到哭这个词,一下子就哇哇大哭起来。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52:47
  奶奶赶忙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哭着一五一十地跟奶奶讲了,奶奶听完后,赶忙让我跪下,对着三条蛇磕了三个响头。奶奶说,这是谢罪头。
  当我磕完头之后,奶奶从屋里放爷爷遗像的香案前取了三支香,点好后插在正门口前,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念了大约两三分钟后,我听到她说“四方赦灵速速而去”,然后奶奶也不让我看,拉起我就回屋,紧关房门,让我睡觉。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53:10
  我在担心和惊吓中,模模糊糊地便睡着了,第二天一大早,我被外面嘈杂的人声吵醒,我赶忙起身跑到外面,只见我家院子里三圈外三圈地围了好些人,我挤到里面一看,好家伙,那三条蛇还在呢。
  这时我才看清楚那三条蛇长什么样子,一条黑的、一条白的、一条好像是棕黄也好像是彩色的,大概都有一米多长。
  这时,二舅拿了一把平头铁楸轻轻地一点一点地把那三条蛇圈上,慢慢地放到了一个草筐里。说也奇怪,那三条蛇根本就没有反抗,任由人把它们放进草筐。然后,二舅火速奔到龙王庙前把草筐放下,轻轻扣下草筐,那三条蛇鱼贯而出,朝庙里爬去,不一会儿,有几个胆大的村民就进去看,找了半天,哪里还有什么蛇的影子。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7 18:53:32
  后来,我问奶奶,龙是不是就是蛇呀,奶奶笑而不答,我脑子里充满好奇,又跑去问邻居刘奶奶,刘奶奶说,那根本不是什么龙,常说龙有九子,各有不同,她猜想可能是龙王的几个公子偷着出来游玩罢了。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32:50
  第17章 撬坟——老树的故事
  我的大学是在本地读的,星期五能回家去,到星期天晚上来。我们学校当时坐落于本地著名的龙泉湖公园后边,文笔塔下,一座学校直接立在了半山腰,进门就是一段很长很宽的石阶,在门口往上看,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从上边往下看,可以俯视龙泉湖和整个城市,是块难得的宝地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33:21
  但宿舍则要从大门进去后绕过升旗广场再折回山脚,很是麻烦,经过多次在校园内的无聊溜达后,终于发现了一条小路,(说是小路,可能也只是修围墙及宿舍的工匠们用脚踩出来的)可以不经学校大门直接到达宿舍,从山脚起只需10分钟,节省了20多分钟,从宿舍到教室也能省不少时间,更可以在晚上学校关大门后依然从小路进来,虽然难走得很,路上也因为常年没人走而显得阴森森,不过我们已经很高兴了。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34:13
  我们宿舍8个人(啊波、水牛、啊花、小维、啊茶、老刘、永清和我),在大学学习的时间里,无聊的事做过不少,比如去隔壁村子偷个鸡,旁边人家摸个狗什么的。好歹不做什么大恶之事,只是图个高兴,倒也相安无事。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34:21
  直到一天早上……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34:51
  那天早上的第二节课下了之后,小维第三节课的课本忘带了,偏偏又是以严厉著称的系主任的课,他只好跑回宿舍去取。回来的时候就见他脸色怪怪的,大家都以为是跑得急了,也没管他。但后面的两节课他都在那发呆,大家觉得不对劲,吃饭的时候问他,他一直不肯说,问急了扔出一句:“你们知道会后悔的!”
  人就是那么好奇,越是不知道的就越想知道,而且也没听过什么事情听了就后悔的。大家更来了兴趣,在再三追问下,他妥协了。
  “跟我来吧!”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35:27
  大家跟着他来到了我们天天走的小路上,在学校围墙和山体接触的地方(那里有个3米多高很陡的小坡,就因为这样,围墙不能全围住,才在这里留下了一个缺口,只能把墙砌进去一段,被人多走走就成了“几字形”路口,只有30公分左右宽,旁边三面是长满灌木杂草的土坡,几字中间是墙,人在这段路只能一个一个排队走,是到宿舍的必经之处。土坡上的灌木及墙体都被一些藤蔓植物爬满,哪怕是中午的阳光都洒不进来,我们一个人走这的时候都差不多是跑过去的)。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36:16
  笑话!快说!”“废话真多!”……
  他不再说什么,用手扒开了“几字”顶部一边长长的杂草……
  沉默……很长时间的沉默……
  我们终于知道什么事是最好不要知道的了:在杂草后边,赫然出现了一座断坟,后边半座还在上边半米处,只有墓碑及碑心部分下边,可能被土压得严重变形了, “你们真的不后悔?”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36:44
  “从中间断开,掉落了下来,墓碑部分有些裂开,露出几条拇指宽的大裂缝,像对着我们坏笑。尾部则成了一个乱石堆,好像随便一扒就能看到棺木,中间散落的些石头把它们若有若无地连在一起,并被植物爬满着,有些还直接从石头缝中长了出来。
  “我今天跑到这不小心把书掉进去了,一找书就看见……”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37:02
  这可是我们每天的必经之地,有几次还一个人在这走过夜路,现在想想,大家都觉得头皮发麻,背后凉飕飕的。
  大家都不敢单独走小路了,有几次晚上跑出去high到很晚,只能走小路的时候,也都是你牵我,我牵你,唱着歌走过去的。这可害苦了大家,特别是有女朋友的几个哥们,以前每次都要约会很晚才回来,现在都是学校关大门的时候就回来,郁闷到极点。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39:28
  就这样提心吊胆地过了一个月,那天大家在学校外的小酒吧都喝得高兴了。
  阿波:“那王八坟,天天在那杵着谁受得了,大家有点什么建议没有?”
  全场没人说话。
  阿波:“我是受不了了,要没人有好的建议听我的怎么样?”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39:59
  大家都聚过来了。
  阿波:“老是怕它也不是个事,要不就来个狠的。跟它拼了,撬了它,免得在 那戳眼睛。我们人那么多,怕他个鸟!”
  阿波向来是我们宿舍最胆大敢做的,也是宿舍里默认的老大了,他的话我们一向都听。加上酒精作用,一说出来,大家都兴奋起来。
  “对,撬……”“怕什么!不敢的说?现在自己滚蛋!”……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40:17
  互相打气之后,趁着酒劲我们就跑回教室找来了镰刀、电筒、锄头、斧子,还跑到食堂借来了撬棍和铲子,一群人浩浩荡荡就冲小路去了,不知怎的,我觉得那晚的月亮特别的白,像一只眼睛在窥视着我们。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断坟,小维在宿舍也是和阿波胆大齐名的,他麻利地割掉面前的杂草,整座坟都显现出来了,在充电电筒的照耀下,墓碑白森森地露着,说实在的大家虽然都喝了酒,可现在还是很害怕,谁也不敢先动第一下。
  突然风一下大了起来,吹得树叶“哗啦啦”的,扫过山头时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许多人,有的在哭、有的在笑,叫的欢的虫子们仿佛一下子全没了声息。杂草在风的带动下左摇右晃,像是女人的头发,断掉了几根随风飞了过来,扑到我们脸上。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40:37
  “怕它娘的,上!”啊波带头一锄头就挖了下去,敲到了石头上,火星四溅,大家的情绪一下被带动了起来,全部带着家伙冲了上去,我因为身体单薄,被安排负责打两个手电。因为地方狭窄都被挤到墙头上去了,坐在墙头,但总觉得旁边有人向我吹气,扭头看见远处白森森的文笔塔,更是心慌得很。
  墓碑部分很快就见底了,下边还是土,估计本来坟是在上边的,后来碑心和墓碑断裂自己掉了下来。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40:53
  我把光打在墓碑下边的土上,突然发现泥土里有东西在拱,赶紧大喊,大家全都吓了一跳,捏紧手中的家伙集体后退,死死地盯着这个地方。啊花用撬棍胡乱捅了几下,居然把那东西捅了出来,拇指粗,2寸长、浑身通红,我从没见过那么大的蜈蚣。它居然不怕人,向阿波径直爬了过去,速度很快,感觉它更像是在土里游动,啊波一个激灵,一锄头就下去了。断成两截的蜈蚣不停地扭动,又被大家一顿暴砸,都扁了居然还不烂,过了一会儿才没了生气。
  大家都被吓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风已经停了,一片静谧,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41:11
  “唉……”一声低沉的哀叹响起,很轻很小,就像是谁在身旁轻轻地叹了口气,可这一声叹息大伙都听得真切,仿佛那人就在身边。
  “谁叫的?你么?还是你?”阿波愤怒地质问,可没有人出声,阿波虽然大吼大叫,可他自己的声音都显得底气不足,大家心里七上八下的,这时候月光突然暗了下来,周围变得黑起来,连文笔塔都只剩下一个黑色的轮廓,兀自矗立在那里。
  “呜……”风声大作。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41:27
  “跑啊!”底线终于崩溃,全部朝宿舍冲去。我急忙从墙上跳下,可还是落在了最后,后边什么情况谁都不敢看,手电光随着我的手晃动,把大家的影子拖得左右乱窜,像许多人在我们周围。
  大家没命地跑进宿舍,我一进去就把门关上了,大家直接跑到里间(我们的宿舍因为住房紧张,而学校刚刚盖起了新的职工宿舍,所以我们就搬到老职工宿舍去了,两室一厅,比八人间舒服多了^^,而且我们在一楼,管理员在二楼,非常自由),开灯,谁也没说话,只听见彼此的深呼吸……
  “谁叫的跑?”谁都没承认,因为大家都说自己没叫过,冷汗直冒,第一次在夏天感觉那么冷。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41:44
  “开~~~~~门~~~~~”窗口一个声音想起,大家后背发麻,再看过去,差点晕倒:一个黑色的人形轮廓正直直的站在窗外,因为我们是一楼,所以每个窗户都有装有防盗架,那阴影的感觉就像监狱里的犯人抓着铁条往外看一样。
  大家吓傻了,就那么直直地看着窗户,没人动,没人说话。我感觉我们快要死了。
  “我~~~~~是~~~~~阿~~~~~茶~~~~~”声音再次响起。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42:07
  大家过了好一会才回过来,一点人数,阿茶还真没有进来,啊波壮着胆子凑到窗户看了看,“真的是阿茶,开门。”
  阿茶是全身颤抖被我们扶进来的,回了一会儿神就开始暴骂:“你们这群不讲义气的,怎么把我一个人扔在后边?还把门关了,我在外边怎么吼都不开。妈的!”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42:23
  怎么可能!我明明记得我是最后一个,我后边一直都没人,我关门的时候余光还扫了外边一眼,确实没人,脚步声也没有,大家也更没听到什么敲门声和叫喊声。想到此,大家都脑门冒汗,八个人挤到最里间的三张床上,身上有护身符的都取下来挂在了四周的墙上,啊茶更是直接给他套了一个在脖子上。大家抖抖瑟瑟地直到天边发白才缓过神来。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8 18:42:39
  第二天我们去找落下的工具时,那两截蜈蚣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坟头依然在,阿波锄那的印记也在。大家在那大声地咒骂一阵之后,都各怀心事地离开了。后来也没出什么不顺的事,只是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愿从那过了。那天的蜈蚣、叹息,以及被忽略的阿茶,都成了我们谁也说不清楚的记忆,后来问阿茶,他也说他没叫过“跑啊!”,那么那声到底是谁叫的,谁也不知道。至于他后来那拖长声音的恐怖的叫门声,却是惊吓过度说话发抖造成的。
  老树亲历之撬坟就到这里了,这样的事还有很多以后会慢慢道来,至于大家关心的我们云南特有的瘴气毒物及蛊术,以后也会给大家一点了解。
作者:怎样走以后的路 时间:2019-09-29 14:05:38
  楼主文采不错,写的又恐怖又好笑,赞
我要评论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2:34
  第18章 守灵——老树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人死了之后是不能马上下葬的,要在家里停几天才能入土。有的地方是七天,有的地方是三天。我们这地方因为天气炎热,一般三天后就下葬了,这三天灵堂24小时都要有人看守,白天自不必说,而晚上都是成年男子负责,妇女和小孩在0点以后6点以前是不能留在灵堂的。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2:51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一个灵堂中,是我母亲口告诉我的……
  上个世纪60年代,中国最困难的时期,那时候的灵堂不像现在这样灯火通明,十几人吆三喝五狂饮酒的、打牌的、打麻将的,还有宵夜可吃,累了还能在旁边临时的床上睡会,一直闹到天空发白时有人还会依依不舍。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3:23
  当时日子不好过,也没那么多闲人来守,就是来了主人家也没什么能力招待,能借到一副扑克牌提供消遣的已经算不错的了。所以守灵是件很苦的差事,除了至亲的几家亲戚,别的人都叫不来。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3:49
  街尾有个孤寡老人陈伯,性格孤僻,平时靠捡点破烂、乞讨过活,有一天在家不小心摔了一跤,便不能再动弹了,他家又不常来人,老人喊的声音又小,过了几天,竟给活活饿死了。等发现的时候,人都已经开始腐烂,背向上,等翻过来一看,饿得眼睛都凹进去了,活像一副骷髅,嘴里塞满了稻草,估计饿极的时候连嘴边的稻草都没放过,甚是恐怖,在场的人都受不了地呕吐。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4:09
  由于家里没别的亲人,街道办事处只好从本街的街坊里找人守灵,可谁都不愿意来,最后只好拿出麻将一副给守夜的当消遣,(麻将在当时可算是极稀罕的奢侈品,平时都难得一见),还承诺每人每夜开2角钱的公分(那时的工资本来低,一人一天的公分也就5角钱),可以彻夜玩还有钱拿,有几个人受不住诱惑便答应了下来。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4:27
  灵堂设在一个废旧的小仓库里,那时的电灯还不普及,这间房子更不会有,除了棺木前后的长明灯(我们这的灵堂都要在棺材头部和尾端用一小碗菜油加上麻绳点两盏灯,从死人入棺以后到抬棺之前灯都不能灭掉,有镇邪引路之意,称为长明)和供桌上的两根蜡烛,就只有一盏煤油灯以供照明。除了那副在四个青色光晕中的棺椁,2米之外就只看得到黑糊糊的一片,一大个仓库惟一看得到的就是一副黑漆漆的薄木棺材,是人都觉得头皮发麻。
  过了11点,帮忙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只剩下四个守夜的人。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4:50
  其中大明从小不务正业,游手好闲,他天天到处蹭吃蹭喝不干正事。这次来这就是他约了几个平日的好赌之徒一起过来的。
  小二:胆量极小,不是因为上次赌钱欠大明5角,被大明硬拖过来,他是打死也不会来的。
  老赖:大明的铁哥们儿,和大明一样不务正业,大明在哪他就在哪。
  王伯:陈伯生前经常受到他的接济,虽然王伯自己也不宽裕,可每月还是会从自家的不多口粮里挤出一小部分。陈伯就是在他送粮的时候发现的,他是真心想送送这位可怜的老伙计。
  其他人刚走,大明就兴致勃勃地把麻将拿了出来。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5:04
  “来来来!2分钱一炮,可以买点!速度玩起。”
  老赖和小二一下就凑了过来,王伯则是被他们拖拖搡搡硬拉上桌子的。
  由于光源有限,所以桌子不得不搬到了棺头正前方的供桌前面,煤油灯则挂在正对供桌的桌子后边,两个光源来前后围住桌子。大明率先就跳到了挨近棺椁的一面,因为这面背对棺椁,心里要舒服些,老赖和小二也迅速霸占了左右的位置,剩下王伯只好坐到了大明的对面,一抬头就是陈伯的棺椁,好在他自己心里没鬼,也坐得安心。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5:20
  四人刚刚垒好牌,正要摸,突然一阵风兀得就吹了进来“呜……”大家心里一惊,都静了下来,谁知风也跟着停了下来,仓库一下就静悄悄的,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都七上八下的。风又起了,只是微风,但足够吹的蜡烛和长明灯左右摇晃,随时要灭了一般,破旧的窗户也被风带得一开一关,发出“吱咯吱咯”的声音。突然,风一下子大了起来,两扇窗户被狠狠地砸在一起。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5:36
  “嘭!”
  一声巨响,大家都跳了起来,头上冷汗直冒。4人就那么傻傻地站着,还是王伯回过神来,走过去把窗户关好。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5:51
  “继续继续,吹个风就把你们吓的!”大明擦擦头上的冷汗,一屁股率先坐了下去。其他两人也慢慢回过神来,颤颤巍巍地回到了座位上。王伯摇摇头,也跟着坐了下去。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6:46
  玩了几把后,各人渐入佳境,刚刚的事也抛到了脑后,开始全心投入到筒条万字的厮杀里。
  王伯本来就不善此道,最多也就知道个碰、吃、糊之类的基本规矩,加之心不在焉,输得很惨。大明最厉害,连糊数把,高兴得头都晕了,嫌光线太暗,一把抄过长明灯,放到离桌子最近的供桌边上。王伯大惊,连声呵斥,可3人都玩红了眼,谁也没听他的,还笑他封建迷信。王伯无奈,再也没兴致玩下去了。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7:04
  这时,王伯的肚子突然痛了起来,半夜上茅房,害怕也顾不得了。他急忙起身向厕所跑去,连煤油灯都来不及带。剩下的3人则“3丁拐”继续玩,时不时的还拿王伯打趣一下,谁都没发现,蜡烛的火苗已慢慢变成了青色……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7:19
  四周更黑了,小二的耳朵很灵,他似乎听到了“呲呲”的声音,就像有动物在抓木板,可麻将的声音太大,根本听不清楚,加之思想集中,也没在意。几个人热火朝天地又干了几圈,完全忘记王伯已经出去很长时间了。又过了一会,一些声音又传入了小二的耳朵“吱~吱~咯~咯~”这次他是真的听到了,本能使他转过去看窗户,可窗户都被王伯锁好了,根本不可能出声的。可能是错觉吧,小二把头转了回来。不对!刚刚眼睛扫过时好像看到了什么,小二寻着刚刚的方向看过去,霎时脸色发白,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本来钉好的棺盖,居然朝旁边移动了一点点。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7:35
  “喂!你快摸牌啊,发什么呆呢?”大明吼叫起来,“嗯嗯,好好。”小二的心现在已经完全不在麻将上了,他一边应付着大明,一边不停地望向棺材。
  棺盖继续缓慢地移动,口越开越大了,一只骨瘦如柴的手正慢慢从里面伸出来,抓住了棺盖往旁边推着,小二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7:48
  “我~也~肚子痛,哎呦……”小二不等大明他们答应就飞似的跑出去了。
  只剩下2个人是没法玩了,“懒牛懒马屎尿多……”大明很不高兴“本来可以赢更多的……”老赖看向大明,准备打个圆场,话到嘴边,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大明背后的棺材已经打开了大半,里边的人僵直地坐了起来,半截身子露在外边,背对着桌子。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8:10
  “我~~去~~看看~他们~怎么~还不~回来,催~~~他们一下~~”
  “去吧!叫他们速度快点。”话还没说完,老赖已经看不见了。“妈的,怎么打个麻将都那么多事!”大明喝了口茶,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皱巴巴的自制卷烟,点上火吸了起来。
  “饿……”
  一声苍老的声音从大明背后响起,大明感觉自己的背后都凉了,他壮着胆子向后看去——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8:26
  青紫的脸、眼睛深凹、皮下没半点肉,咧着一张瘪嘴,里边稀稀疏疏有几颗黄牙,就在大明脸前几公分的地方,眼睛大大地瞪着他,“饿……啊……”
  …………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8:56
  第二天,人们在灵堂附近找到了王伯,具他所说,当晚他上完茅厕就怎么也走不回去了。后来走着走着,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没什么大碍,只是染了点风寒,在家养两天就没事了,一直活到94岁才无疾而终。
  小二则是当晚自己跑回去的,不停地说着“手……手……开了……开了……”到现在都还是神神颠颠的。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09-29 14:19:32
  老赖在第二天一早就到别的地方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而大明,就像蒸发了一样,再也没人见过……
  由于没人再愿意守,第二天就抬棺了,抬的时候棺木异常沉重,打开一看,陈伯的尸体已经发泡得厉害,就像一只干瘪的蛇皮口袋一下子被塞满了一样,人们不想多看,盖好棺盖飞快地抬上山去埋了……
  老树亲历之守灵也就讲完了,至于大明去哪了,大家到现在都在猜测。
  你~~~~~~知道他去哪了么?
作者:怎样走以后的路 时间:2019-09-30 13:14:17
  奇怪,为什么他们都自己跑了,没人跟大明说呢
我要评论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10-04 08:32:26
  咋回事?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10-04 13:24:30
  正常了吗?
作者:ty_141291952 时间:2019-10-06 22:54:35
  他说,别人都跑了,没人喊最后一个背对着的人
楼主易卜童子 时间:2019-10-09 17:04:16
  正常了吗?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