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自述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0-19 13:18:12 点击:881 回复:2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来说说,我怎样因为被怀疑上访,从一个正常人被一步步制造成精神病,被一次次非法拘禁的!

打赏

7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0-19 13:43:17
  一 2013年,被选举出来的精神病。非法拘禁一个月
  2013年农历正月十六,我骑着自行车,正行驶在乡镇公路上,被安徽省东至县张溪镇领导倪某带领的派出所干警和村干部追及。他们没事找事:“你说头痛,我们带你看医生。”我坚持不去,一两个小时之后,众人久劝之下,焦躁起来,倪某大手果断一挥,我被两个警察别着胳膊塞进汽车内。车子驶向安庆市第六人民医院。到了门诊,我才知道被送进了精神病院。我和医师辩驳起来:“我目光清澈,言词便给,你们凭什么说我是精神病人?”医生焦躁起来,大手果断一挥,两个护工别住我的胳膊,拖到一张病床上,将我仰面绑定在床上。这一绑,就是一动不动的二十四小时。这种遭际,我是平生仅有。我惭愧,不能威武不能屈,二十四小时之后,不由得驯服起来。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0-19 14:35:44
  我和上百人被封闭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像一条条罐头沙丁鱼。这期间,我见到了很多被关押的上访者,有人甚至说自己被关了一两年了。时常有警察送来一些流浪汉。每天两次的吃药时间,护工有个套语:“流浪汉们快来,吃药了”。说明流浪汉在精神病院是个特殊群体。我记得有个又脏又瘦的流浪汉被扭进来时,像我当初一样吆喝:“你们这是侵犯我的人权,我要告你们!”送他的警察哈哈大笑,我们和护工一起哄笑起来。我承认,因为流浪汉的狼狈相,我对他没有一点物伤其类的同情,倒是对他的迂腐有一丝轻蔑。然后那流浪汉被剥得精光,被护工搓洗得鬼哭狼嚎——我们不管有病没病,一被送进来,就失去人身自由通信自由等,被拘禁起来,与世隔绝;一天两次吃起镇静药物(不吃的会被捆绑惩戒),出去时一纸诊断,统统成了精神病人!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0-19 15:04:19
  我期间数次提出出院,医生说:“是谁送进来的,就要征得谁同意。你是公安送来的,自然要公安同意才行!”过了一个月,大概是公安同意了,老父亲来接我出院,我才能走出病房,重见天日。
  这时候,我的“诊断”出来了:我的“病”叫“精神分裂症”。我以为,这是倪领导于大街之上万千人之中独具慧眼,先发现我有“病”,然后进安庆第六人民医院被医生“分裂”成的。后来听到这样一个笑话:我被送精神病院前几天,我村两委开会,当时的村支书发言:“张剑锋又不稳了,想往北京跑啊!领导的意思是把他搞成精神病人,控制起来。但这是本村人,我也不想得罪人。所以大家表决一下,同意搞的举手”——我的“精神病”竟是村民代表选举出来的,是民主的结果。倪领导和精神病院的英明神武因此大打折扣了!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0-19 16:25:07
  二 2017年,千里囚运“精神病人”。非法拘禁五个多月。
  2017年5月12日,我正在北京市的一家小旅馆边优哉游哉,被四个便装青年抬手抬脚,绑架到面包车里。车驶半小时左右之后,他们把我移交给东至县的综治人员手中。这些综治人员有我认识的东至县张溪镇派出所警官张某某、一个貌似镇政府官员的中年人、两个健壮的携着写有“特警”二字的包包的穿便衣的青年(后来在精神病院,被人认出是特警)。一路上,我被两个特警挟持在中间,期间,因为和镇政府官员争辩,还被戴上了一段时间“约束带”。连夜驱车十多个小时后,我又被送到安庆市第六人民医院中,进病房前,我无力地"威胁"他们:"能不能不住院,不然,我出来后会投诉你们!”遭遇到冷笑后,我才自知渺小。我又被惯例地在病床上捆绑了二十四小时,像从前那样“治疗”起精神病来。历时五个多月,至10月30日,才得以释放。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0-19 16:57:38
  记得在出院时,他们试图让我自己付“住院费”,这是在非法拘禁之后,我还要自掏开支——如同被人捅刀子,还要我为他付买刀钱一样,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官员还是流氓!我当然予以拒绝!但后来在出院单据中看到,他们还是为我申请扶贫医疗补助填了这个窟窿,而且开示出来,这算是国家给了我一万多扶贫款,算他们扶贫的成绩!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0-19 17:16:39
  三 坐实我是“精神病人”,能不能推卸掉非法拘禁的罪责?
  回家后,不久,医院的结账单等到了,不知为什么,住院日期变成了6月12日,我仍然是“精神分裂症”,诊断书上还写着我“精神病史七年”(完全是信口雌黄了);村里的赤脚医生经常过来为我做“心理疏导”,还主动请缨为我去办“慢性病诊疗卡”,诊疗卡办来后,我发现那上面写着我患有“严重的精神病”;慢慢地,连我的父母亲也动辄说我“精神不好了”。除了我自己还没有承认是精神病人——少时看见书上说:“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在这样一个文明时代,我快要由一个正常人被变成“鬼”了,这是我的悲哀,这还是谁的悲哀!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0-19 18:15:36
  他们造作“精神病人”,大概不是为了增加政绩吧(精神病人造得越多,政绩越大?)那么就是造出“精神病人”,便于托词“强制医疗”,以推卸非法绑架拘禁的罪责了。但是按照法律,这罪责是推卸不了的——
  刑事诉讼法规定“强制医疗”的适用条件:实施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经法定程序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可以予以强制医疗。我两次被抓,那次不是在正常生活,而是在实施暴力行为中?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0-19 18:33:05
  刑事诉讼法规定强制医疗的决定程序:对精神病人强制医疗,由人民法院决定。我的两次送精神病院,那次是走司法程序,由人民法院决定?
  安庆市第六人民医院是个黑精神病院,枉顾医德,枉顾律条,配合非法拘禁,陷大批正常人为精神病人,应予彻查整顿!
  安徽省东至县张溪镇政府和派出所的一些官员枉顾官德,枉顾法律,多次实施非法拘禁,逼正常人做 精神病人,应负担相关法律责任!
  他们沆瀣一气,想造出一个什么样的悲惨世界来!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0-19 19:03:47
  那个机构,能彻查地方政府一年“送治”多少不是精神病的精神病人?
  那个机构,能彻查安徽省安庆市第六人民医院一年“收治”多少不是精神病的精神病人?
作者:多多小白2015 时间:2019-10-19 20:23:30
  只能劝你一句话,离开老家,到新地方开始新生活。
我要评论
作者:ty_鱼128 时间:2019-10-19 22:55:32
  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 张剑锋120141562: 举报  2019-10-27 13:36:02  评论

    是,有!有的黑暗就在阳光之下,而且面积很大,很多司空见惯的称之为“阳光下的阴影!”
我要评论
作者:威斯顿的终结者 时间:2019-10-20 01:14:36
  这是真的吗?
我要评论
作者:白清风2019 时间:2019-10-20 02:00:16
  唉!社会如此黑暗……我也是被人陷害过……
作者:蓝色的秋天11 时间:2019-10-25 02:29:59
  时不时对发现你病的那个干部说你很想送他去其他地方玩,看看他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0-27 13:29:00
  想起帮我认出特警的县城青年小朱,他是因为打架被送进来的,就此被毁了一辈子——谁敢给精神病人一份工作?谁敢嫁给精神病人?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0-27 13:32:06
  想起本县泥溪镇的胖大汉子,他无论如何也不肯和比他弱小很多的其他人发生肢体冲突,这样的自制,是精神病人?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1-02 13:33:59
  2019年8月10日,我在最高检的网上投诉平台投诉,后来查询投诉结果,显示“已转往安徽省检察院”,一直到现在,都是阒无消息。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1-02 14:03:42
  2019年10月28日,在国家信访局网上投诉平台投诉。29日,信访单位即转给安庆市及池州市。安庆市转给安庆市卫生健康委员会,30日安庆卫健委即给出告知:不属于信访业务受理范围,你去法院起诉去!告知得神速,一脸惫懒相中,有漠视民瘼的镇静;池州市转给东至信访,东至信访转给张溪镇信访——我必须期待张溪镇领导挥刀自宫,自己处理自己了!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1-02 14:12:48
  2017年,从精神病院回家后,我嗜睡,性功能低下,这是在精神病院长期服食镇静药物的恶果。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1-02 14:17:32
  政府漠视的一个群体:上访者,他们回到地方,被任意侵害人身权利和民主权利,或者被造为精神病人,甚至被构陷判刑——但从我的网上投诉经历可以看出,不上访,他们怎么能保护自己的个人权利不受侵害?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1-03 12:40:59
  前几天,放在家中抽屉里的精神病院的出院单不见了——这出院单写着对我的“诊断”,本是他们制造精神病人的手段之一,而我,把它看成是对我非法侵害的罪证的,他们拱手呈上的自己的罪证!似乎从此他们的侵害死无对证了!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1-03 12:50:41
  扫黑,是现在的大形势。但有谁关注体制内的黑暗——什么样的黑势力敢于将一个共和国公民非法拘禁达数月之久?什么样的黑势力能将地方打造得像一个黑牢笼!什么样的黑势力在你一再投诉,甚至曝光到媒体时,依然镇静自若,岿然不动!
楼主张剑锋120141562 时间:2019-11-09 12:46:23
  我投诉的是张溪镇政府,信访交付张溪镇政府处理——如同影片《审死官》,控告的是常威,却交给常威来处理,是希望常威削鸡赔罪?张溪镇政府是真无耻,竟然受理一起控告自己的案件,然后若无其事地说,这不属于信访受理范围,然后就算办结了!流氓曹操都知道割发代首,他们连叼毛都不掉一根就解决了问题,真是一伙超级流氓!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