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遭到强拆,被黑恶势力恐吓、殴打,所以我们全家都在逃难,事情发生在

楼主:清风主编 时间:2019-10-20 23:34:38 点击:1246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今年以来,中纪委、最高检和民政部等都已经明确表示,要出重拳,严厉整治村霸和宗族黑恶势力。暗中操控,把持农村权力,垄断侵夺农村集体资源的村霸、强拆农民房屋。依法严厉打击黑恶势力,坚决维护群众合法权益!但少数地区基层干部仍顶风违法、一意孤行。

  江苏省启东市汇龙镇有这样一位副镇长在群众中臭名昭著,在网上流传他的事情很多,但都是负面影响,他是赫赫有名的暴力拆迁农民房屋的指挥家,横眉怒对群众、靠强拆指挥他人殴打群众、用不择手段挨家强拆村民房屋。曾经担任汇龙镇城东村支部书记及汇龙镇副镇长负责城市拆迁、拆违控违、城乡规划、村镇建设管理、分管村镇拆迁指挥部日常工作期间带领所谓的拆迁队,实际上就是黑恶势力,强行拆迁农民住宅,侵占农民财产,残暴地指挥殴打村民,甚至造成流血事件,以极其卑鄙无耻残忍的手段挨家清理,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在当地老百姓中说到李雷兵就咬牙切齿,至今给老百姓留下了许多阴影,使一些老百姓妻离子散、无家可归,甚至血债累累。李雷兵拆迁名言:非法拆你又怎么样?有本事就举报去,我只是贪了一点点,我关进去了,启东就会乱,有人会保护我的,意思是我有靠山。

  2016年5月26日,拆迁黑恶势力在李雷兵的指挥下拆到启东市汇龙镇汇东村村民蔡兵宅地,因蔡兵见黑恶势力人多势众,吓得胆战心惊,不愿意协商,黑恶势力对蔡兵拳打脚踢,被他们打伤后,去启东市人民医院治疗,这帮人追到医院,用摇病床、泼水等手段不给蔡兵休息,轮流看守。蔡兵亲戚知道这样下去要弄出人命,连夜逃出启东,为保性命,至今逃难在外地。

  最终房屋于2018年6月10日,在蔡兵上访期间,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黑恶势力对蔡兵的房屋进行了强制拆除。

  2018年6月7日镇长李雷兵再次带领70-80人到蔡志飞家进行半夜敲门、断水断电、控制人身自由三天,蔡志飞本身重病在身,老太有严重心脏病,在2018年6月11号晚上蔡志飞神志不清,他们还不让我们去医院被逼无奈,我们只好以跳楼方式逃出,把蔡志飞送到人民医院,到了医院李雷兵镇长把70-80人带到医院监视我们、进行人身威胁。

  2018年6月9日村民宋英,和陆雪昌在李雷兵带领的黑恶势力的威胁下也逃离家园。这是我向社会简单地反映的几起事件,其实全村,包括全镇村民受遭殃的人数数不胜数。

  李雷兵靠强拆和指挥殴打辱骂村民起家,所谓的战功赫赫,当上了一镇之长。实在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一名共产党员、基层干部,如此狂妄还被重用,是当地政府不作为还是官官相互,群众怨声载道,投诉无门,苍天啊,为我们做主吧!

  近年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农村基层党风廉政建设,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措施,使农村基层党员干部违纪违法高发的势头得到有效扼制,但仍有像李雷兵这样的基层官员让老百姓大跌眼镜,他们蛮横、霸道,无所畏惧,对上糊弄,对下欺负,损公肥私,坑害集体利益、村民利益,对普通村民,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肆无忌惮欺压百姓,人民群众深恶痛绝。透过现象看本质,李雷兵欺贫贪欲所犯下的人民群众不可饶恕的恶行应该受到舆论的谴责和法律的惩治。也不得不引起政府领导的沉重反思,他们给启东经济发展,新农村建设带来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希望上级政府彻底查清李雷兵事件的事实真相,不要让这些一小撮的社会蛀虫影响我们启东的人民形象。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金轮法王鄂 时间:2019-10-21 18:35:03
  顶
作者:29235037 时间:2019-10-21 22:10:45
  一年
  上船已经整整一年了,经历了多少阳光的洗礼,忍受了多少刻薄的要求。两个月后我将要完成我的实习生生涯。把我最真实的感受写下来,以纪念我这艰苦的一年。并和师弟们一起分享我的经历!
  2008年7月24号,在加拿大圣约翰登上了maritime jewel,飞机降落到圣约翰时候是凌晨3点,来接我的是个大胖子,他把我接上车去了宾馆。在宾馆他们给了我一点简单的点心,我到我的住室,这是一间很华丽的房间,地板是地毯的,洗漱间很干净。还有那足够3个人睡下的大床。我当时想:要是这辈子能拥有这样的房子多好啊!由于第一次上船,过于激动,当晚没有睡着,想象着上船的情景:就我一个中国人怎么和那么外国船员相处呢?船上都是什么样子呢?
  早上七点时候,我去用我的充电器给电子词典的电池充电,怎么插都充不上电。当时把我急坏了,身上一美元都没有,怎么买充电器啊?那样我电子词典也没法用,可就麻烦了,我想我上船最主要的工具就是这个电子词典了。我拿着我的充电器去问酒店服务员充电器的英语解释,她告诉我是 battery charger,我想打电话给当地代理让他帮我买,我请服务员给我接通他的电话,接通电话之后,那个代理不想帮我买。我当时特着急,就用酒店里的电脑给我在国内的代理公司北京****** 发邮件请他们给当地代理施压,让他们帮我买个充电器。现在想起来当时真傻,两个都是喝我们血的中介机构,他们能命令加拿大当地中介?由于当时不可能收到回信,我就去我宿舍想要用电话打北京的电话,当时英语太差,没看懂说明书就拨打了911···· 等了一会儿有人敲我门,我打开门一看是一个又肥又大的穿着印有police制服的人。我当时就蒙了:没把电话打给国内,倒把911叫来了!他问我有什么事情报警,我当时不知所措,就用蹩脚的英语告诉他我打错了电话。他看我英语那么差,也干不出来什么坏事,就走了。并且告诉我不要胡乱按911号码········
  吃完早饭,我就去外面逛逛。外面全是英文。我就拿起剩下不多电的电子词典一个一个的查,现在还记得我在加拿大学会的第一个单词是 lobby(大厅)。在外面整整转了一天,也只是绕着酒店转圈,要是走远了。丢了咋办?丢了不要紧,关键是丢了我,我的QQ号谁来管啊???
  晚上接到通知说明天凌晨4点上船并且他们帮我买了充电器,晚上又是一番激动。在熬到了凌晨零点,我终于有点困了。凌晨三点我就醒了。等着代理来接我。四点半我坐上了去港口的车,和我一起上船的是一个印度船长,一个印度服务生,不过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点:两个秃子!船员这个行业对头发就没什么要求么?
  小船在海上漂了2个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远方是一个长332米宽58米的超级油轮!当时风力5级,天气雾蒙蒙的。我们从gangway上船。迎接我们的是一个小胖子,后来才知道是保加利亚人,我的第一个大副,一个让我终身难忘并且感激的人!
  第一条船的前两个月
  -深深的感谢并怀念我的好朋友shterv-dian
  上船后得知迎接我们的小胖子,就是我的直接领导-shterv-dian。我上船后被一个印度实习生引着到了一个房间,当时那个人正在睡觉。他被叫醒之后,我就进他屋了,我用英文给他打招呼,又马上发现他长的像中国人。他也是先用英语,后来旋即改了语言,这时我才知道船上还有另外一个中国人。他是轮机实习生,已经上船整整一年了。叫孙**,大连海事大学毕业。
  我在他屋里坐了下来。他告诉我让我等会赶快出去帮忙。因为现在大副特别特别忙,如果我来就休息的话,他对我印象会不好的。一个小时后,他领着我去吃早饭。服务生是印度人,这个家伙见我是新来的,在给我端上炒鸡蛋时候给我说:这个两美元。我当时一愣,好像船上东西都不要钱的嘛!孙哥忙给我说:船上东西都不要钱的,他开玩笑呢!孙哥吃完后赶快上班去了。餐厅里来了一个俄罗斯人,我给他打招呼。然后习惯性的我问起了他的国籍,这个家伙说:My country upon your country。我就是听不懂,他连续说了5遍。见我实在不懂,就恶狠狠的指着餐桌旁边的世界地图,敲打着俄罗斯的版图。妈的!直接说是俄罗斯人不就行了,卖弄!
  刚吃完饭,我就被一个万丛黑中一点白的老黑叫了去,他年龄并不大。他告诉我以后我就是他搭档,他对我很热情。把我领到船员吸烟室。这是个比较大的屋子,我刚进去,里面坐满了人。他一个一个的给我介绍,坐在最前面的就是那个小胖子,对我很友好的笑了笑,并且站起来和我握手。第一印象是这个大副没架子,很好。我刚在船员休息室坐了一会,人们就都散去了。只剩下老黑和我。老黑的名字叫路易,南非人。一个学院的在读生,刚刚上了学院一年就来实习来了。刚刚二十岁。英语说的很棒。后来我才知道:英语是他的母语,他也就会说这一种语言,可能当英国殖民地太长时间了吧!
  船上此时正在卸货,确实很忙。老黑和我说了一会也出去忙了。我自己傻乎乎的坐在船员吸烟室,发呆·····发呆到了吃中午饭时候,我去吃饭。路易问我是不是代理帮我买了一个充电器,我做了肯定的回答。他说船上把钱给代理了,37美元!我操!当时我就郁闷了,一个充电器在国内顶多37块钱。郁闷!在后来我用充电器时候,我在无意中发现后面有一行小字:made in china。我无语了······我不远万里来到加拿大,花了二百多块买了一个中国制造的充电器!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当天晚上我就住在了孙哥那里。聊了一会天,他很累,很早就睡了。我怎么也睡不着,就又去船员室。路易也在,他在值班。他见我英语太差,就教我英语,并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说我们实习生只听四个人的话:船长,大副 ,水手长,泵匠。现在回忆起来真想把路易给劈了!他根本就不懂,实际上在船上实习生只听两个人的话--船长,大副。那是我上船的第一个晚上,路易对我还可以,那个晚上我学习了很多英语单词和发音。感觉一点也不累。路易一个词一个词的矫正我的发音,对我很好。
  第二天早上,孙哥吃饭时见我还在吸烟室。就对我说:渊,你可以和大副说一下住进那个明天就走的印度实习生的宿舍。现在路易可能还没给大副说他要住进印度实习生的宿舍,你可以先下手。我当时一愣,孙哥要赶我走?我当时英语很差,甚至和大副说话的勇气都很少,哪里会给他说这些事?后来在孙哥的一直催促下,我就先问路易:如果可能,我可以住进印度实习生的宿舍么?(我当时是试探性的问,毕竟刚来就和我的搭档抢宿舍是很不道德的)。他当时就一脸的不高兴。我就给他解释说是孙哥想让我问问大副,但我觉得先给你打声招呼比较好(现在还觉得把孙哥出卖了,我敢写出来,就准备好了被谴责)。中午吃饭时,路易直接找到孙哥,和他一番交涉。我没听懂什么意思,但是通过他们的交往过程我知道:我把两个人都得罪了·····
  晚上时候,货卸完了。大副让路易通知我明天早上4点我上驾驶台值班。听到这个消息,我很紧张,又很高兴。这将是我第一次去驾驶台值班。第二天凌晨三点多我起来了。我上驾驶台后,dian主动给我打招呼,然后给我说话,但他感觉到我听的费力,就找了watch-keeping 这本书让我看。我一手拿着我刚买的电子词典,一手拿着那本书,刚开始看特别费力,几乎每五个字就要查一下字典。当时那个累。读的也很慢。三个多小时时间,我也就读了一页多。大副让我下去吃饭,然后和路易一起干活。我下去时刚好碰见孙哥,他再一次催促我找一个宿舍,这次我是真的意识到他在赶我了,当时心里特难受,船上就两个中国人他还要赶我走。(后来我一直闹不明白为什么他从刚上船就不愿我住在他宿舍,现在想想,可能他有洁癖吧)。
  这是我第一次干活,我跟着路易下了泵舱,泵舱有三十多米深,货油泵压载水泵都在里面。在卸货时我曾经下泵舱清洁过滴油,当时那里面噪音特别大,有点天崩地裂的感觉,因为从来没有进入这么大的噪音空间里,我当时有点怕,想象着忽然油泵坏了,油溢了出来把我埋在这里怎么办?(货油泵在船舶的底部,当时船舶吃水有十来米,我在货油泵旁工作,实际上是在水地下工作,想起来就怕)。这一次我们进泵舱是把一些污水提上来,路易和我拿着水桶就下去了。他下污水舱用勺子把污水取出来然后放到桶里。然后让我把桶提到泵舱门口倒掉,污水舱也在船底部,它到泵舱门口也要三十多米高,我提起水桶就上去了。就这样我们一直干到中午,我当时都快累爬下了。太累了,三十多米高还要提着二十千克的水爬楼梯
  中午,大副让路易告诉我,让我搬到艇甲板上引航员的宿舍住。我收拾了东西,路易带着我去引航员的宿舍。把我安顿下,路易给我说:这个房子我以前住,挺好的,有冰箱还很干净。他把那个宿舍好好的表扬了一番,其实我心里明白,如果这个宿舍那么好,你为何还要去印度实习生的宿舍?为了那个宿舍竟然和孙哥理论那么长时间?这个黑人真傻!后来种种迹象表明我的判断是多么准确,以至于现在我每次见到黑人,都要从心里鄙视他们一下:这些笨蛋们!
  搬到了新宿舍,也安定了下来,接下来几天一样的程序。每天早上三点多起来看书,早上八点去甲板干活,下午六点结束工作。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泵舱工作,有时清洁一下污油。很脏,很累。那些天我一直跟着路易,他经常吼我,虽然他年龄比我小。就给我蹦出一个词:leave!他说话时那个不屑。当时真想拿砖把他劈了,很显然,因为孙哥给我出的入住宿舍的主意惹恼了他,他在报复!就这样慢慢的过了几天,我很讨厌他,我又得跟着他干活。很郁闷。
  期间我也到孙哥宿舍找他聊过天,喝过两次啤酒(孙哥比较大方,每次喝酒都是他出钱),他一直安慰我,让我看开点,在船上的日子还长。
  七天后,我能说那么一点英语了。在驾驶台时候和dian说话,每次他给我说话,见我听不懂就拿出笔来,认认真真的给我写,我当时学习特努力,每天下午六点下班后,我吃过晚饭还要背单词,看书。在驾驶台经常问dian问题,他每次都给我耐心的讲,有一次,我在驾驶台看书,累了,我看见旁边一个沙发,我就过去做了下来。
  (驾驶台除了船长外,任何人都不能坐的)。dian去海图室时候没看见我,就问值班水手我在哪里。水手一指那边的沙发。笑着说:这家伙躲在这里偷懒呢!我当时赶快站了起来,dian也看到我从沙发是站了起来。他认真的对我说:渊 ,这个只有船长和引航员能坐,我也不能坐那里的啊!我低下了头,在从此的一年多时间里我从来没有在驾驶台坐着工作过
  Dian 是一个很黄的人。我刚上船时候,就对我说:渊啊,我看你这两天精神不好,不要光saer saer(手淫),他边说还边给我做手淫的手势。我当时想这个家伙也太黄了吧。其实后来他黄的程度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
  我在驾驶台看书时候,身体刚好堵住抽屉。一次dian要从抽屉里拿东西,他看见我刚好挡住了抽屉,问我:yuan,you know what is ball?我当时想:ball 不就是圆球嘛!然后我就用手势给他比划了一下球。他指着我的裤裆说:你里面也两个圆的。我才猛然想起他的意思,然后他对我说:小心你的蛋!我赶快闪开了,妈呀!这东西可不多,碰坏了就不能再长了!从此之后,每当他开抽屉时候总给我来这一句。以至于后来还没等他开抽屉我就急忙闪开。当时在和这个大副在船上感觉很幸福,有这么一个爱开玩笑又关心我的大副!
  刚上船我学习特别努力,我知道我在四年学了什么。除了学会玩网游和喝酒之外,什么都没有。我想在那段时间好好补一下。每次吃过晚饭后,我就上驾驶台和dian聊天,再问他很多航海知识。那时求知欲望很强。由于我的问题太多,以至于我每次上驾驶台dian基本上都在解答我的问题。有时dian对我说:"渊,咱们今晚不学习,聊天怎样?"
  Dian曾经三次当着我的面给水手长说:这个小伙以后必定是出色的驾驶员!我当时特别感到激励。(现在我们船上又上来了一个大连海大的甲板实习生,他第一次上船,我尽我最大的力量帮他 教他 鼓励他。我知道我当时是怎么过来的,我会争取像dian对待我一样对待他。)
  他经常给我讲他的实习生经历:他当实习生时,印度大副根本不让他上驾驶台,每天都是在闷热的泵舱(平均温度35度),噪音特大。每天都是清洁泵舱,他曾经泪流满面的对大副说:先生,能让我上驾驶台么?我想学习。得到的回答是:驾驶台特别简单。然后他在泵舱整整待了十个月,当中不知道流过多少汗,流过多少泪。我当时听了感觉很难受。难道我也会有这样的经历么?他给我讲他的疯狂的老婆,调皮的孩子,讲到孩子的时候,眼里的温馨我是能看到的。他说他上了八年船,在家就过了两次圣诞节。
  Dian非常关心我的个人生活。他和我在一起吃饭时,总是对我说船上饭可能没家里做的好吃,让我尽量的适应。他还主动教我如何给朋友发邮件。让我买电话卡给家里打电话。我在上船一个月后,第一次给家里打电话,当小妹接到我电话时,看到那么陌生的来电号码,还没说一句话就挂了。我又再次打了过去,父亲接到了电话,他很激动。一个月了从来没有我的消息,怎么能不担心?都怪我没想到家人的感受啊!(所以对刚上船的这个中国实习生,我一直劝他给家里尽快打电话。当他给家里打电话时,他才感觉到父母的担心!儿行千里母担忧啊!无论走多远,都不要忘记你的家!)
  随着我和dian关系的进一步友好,他总是邀请我去他宿舍看电影,给我一些糖果。后来,他给我买的一箱饮料直接让路易搬到我宿舍。那时我以为谁把饮料放错宿舍了呢!(船上的饮料是要花钱买的)
  他知道实习生的工资太低,为了增加我的外块。他帮我写安全卡得了五十美金。虽然仅仅是五十美金但让我一直怀念他那份情谊。
  当他要走的时候(他在我上船将近两个月就走了)。我翻遍了我所有的行李,找到唯一一个可以送人的礼物--英雄钢笔。我把我祝福的字用小刀刻在上面,送给了他。
  记得从甲板上踏上直升飞机的那一刻,我哭了!
  Dian是一个脾气特好的人,基本上没给我发过火。能作为我上船的第一个大副。他对我的帮助我将终身难忘!dian 你还好么???
  船上宿舍二十四小时有空调,比较舒适。吃的饭大都是肉类和一些耐放蔬菜,譬如:猪肉、羊肉、牛肉、鱼肉、鸡肉、兔肉、虾;土豆、洋葱、花菜、白菜;肉多菜少。总的饭食还是可以的。
  我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早上四点到下午四点。因为刚上船下午我不知道规矩,总是工作到六点。特别的累。
  我早上四点起来后,主要是看书。有时遇到一些船的话,dian会让我过去给我分析避让的情况。
  甲板上的主要工作就是敲锈和刷漆。我是刚上船的新手,这两样也不内行。大副给我的主要工作是清洁,有时敲锈。记得在我们船经过赤道的时候,水手长要我用敲锈锤子敲锈,每天下午一点到下午四点。敲锈一开始,我的汗水就顺着头盔一直往下滴。那时KB的闷热至今让我记忆犹新。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天。我每天头被太阳晒的很疼。那时起床后就有一种KB的情绪,今天还让我去敲锈么?
  因为是实习生,我也经常下泵舱。帮着泵匠拿一些东西,一些最简单的东西我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以至于泵匠用笔给我画了图让我去泵匠室去找。找了三次还是没找到。泵匠最后终于向我投降了:他自己去找他想要的工具去了······也有很多时候我去泵舱搞清洁,或者把泵舱里面的污水掂出来。
  船上有时会开party,多长时间开一次取决于船长。有的比较好的船长半个月开一次,有的两三个月开一次。每次开party厨师都会做好多好吃的,啤酒和饮料都是免费的(平常这些东西都要自己买的),我们会准备一些影像设备。一般的话都是船长先做个开场白,然后吃饭。吃完饭后做点搞笑的游戏,然后像我们这些小青年们就去跳舞了。一般放的都是印度歌曲,我也听不懂,就胡乱跳,反正大家都不会,玩的高兴是最重要的!昨天晚上我们船上开了party,我从晚上七点玩的晚上十点半,太累了就休息去了。可能十一二点晚会结束吧。今天早上九点起来,哎!生活原来可以更美的!
  船上有健身房,如果大船还会有篮球场,甚至于游泳池(这个我们见过,只听说过)。跑步机 乒乓球台 杠铃 都能在健身房里找到。我特的把我们船上的健身房照片找了下来,这里共同分享。我是个爱的乒乓球的人,现在经常去打球。当然了一般中国人在的地方,乒乓球肯定要打过其他国家的人了!
  作为第一次上船要带的东西,我个人认为有以下(以六个月来计算):
  1. 很好的英汉电子词典,尤其是上外派船的。
  2. 七双质量很好的袜子和三角(四角)裤头;带上三个牙刷三大盒牙膏和两大瓶洗发膏。
  3. 三个表和手机(在离岸很近的时候有信号)。
  4. 必要的专业书籍,在船上还是有用的。
  5. 家人和女朋友的照片。
  6. 如果有条件的话,可以买个笔记本上去。船上的枯燥是你无法想象的:没有手机信号,打卫星电话七块钱一分钟。没有电视,没有网络连接,没有女人,远离家乡。在你的笔记本上下载大量的电影和图片,还可以下载一些学习有用的文档。
  7. 你喜欢的食物可以带一些,这里要强调的是木糖醇,我这次上船买了上百块钱的木糖醇。它可以缓解你的压力,在你无聊或者工作的时候都可以吃一些。
  8. 一些常用的药物。
  9. 好用的笔,船上虽然提供笔,但是一般质量都比较差。
  10. 拖鞋。
  11. 你计算好你下船的时间,如果是冬天的话,最好带一些比较厚的衣服。
  不用带很多的人民币现金,二三百就够了,以免丢了。不要像我这次又把钱丢了·······
  我和路易
  自从那次宿舍事件之后,路易对我一直存在偏见。每次我问他问题他都爱理不理。由于dian的照顾,我在开头的两个星期内,基本上都是跟着路易干活的。
  路易刷漆,我在旁边看他怎样刷漆。很多时候我是争着帮他忙的,但是他丝毫不领情,好像我一直欠他些什么。在每次我们工作时候,他经常吼我:wait!我当时听不清,以为他在说:do it!我就继续做。每次都把他气的受不了,其实当时我真不是故意的。在我上船半个多月后,我觉得路易对我意见实在太大,我找他单独谈话,意思是我想和他交个朋友。不想成为敌人。他听懂我的意思也接受了我的意见。但是好景仅仅维持了一天,第二天他还是照常吼我。
  有一件事令我现在还记忆犹新,当时是一个月发一次手套。其实在其他船上都是半个月发一次。仓库的钥匙在大副的抽屉里。我的手套在一个星期内就弄坏了。我问路易要,他不给(其实我可以拿钥匙去仓库取手套的,当时我不知道罢了)。并且对手套管的相当严格。以至于后来的泵匠看我实在没手套,在他的仓库里给我拿了新手套,当时有一个心愿:手套坏了能随时有新的用多好啊!(这个愿望在路易下船后便实现了)
  更为可恶的是有次我的手套忘在了甲板上,路易捡到了,不还我。我问他要,他说是他的。我就又没了手套。刚好当天我们有演习,我的任务就是把系着救生艇的钢丝绳给松开,而做这个很重,必须要用手套的。演习开始,我没手套,而我在演习中有三项任务。我干脆我先和其他人做另外两个工作吧。要是我去松开钢丝绳,可能我又要用手把那个挂钩敲开。演习开始,我没有到指定的地方去松开钢丝缆绳。我们新来的大副yodano(新来的大副,以后要重点提及的超级畜生)狠狠的骂了我一顿,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我上船一个多月后,我们又要卸货。路易给我说是让我半夜十二点起来,大副让我到那时候我在八点睡下后,十二点起来。去货控室,值班二副见我来了,很纳闷,就让我去船员吸烟室去等着,当时实在太困。我在船员吸烟室睡着了。等到我醒来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我慌张的跑到货控室,dian当时真的很生气,他问我在哪里,他打电话到我宿舍没人接。我说我十二点就起来了,在船员室待命。Dian问我谁让我十二点就起来的,我说是路易。他没再说话,也没吵我。后来我才知道,dian是让我一直睡觉,等他有事再叫我,路易故意传的假消息。后来我当面和路易提起这件事,他死也不承认!他说他从来没有让我十二点起来过。还有一次,我们的水手长(土耳其人,特好)要回家。接他的小船是晚上十点的。我从早上4点工作到晚上六点后,路易给我说要我晚上十点起来送他。我当时特听话。在十点时候起来,可是实在太累了,我十点五分才到甲板,这时水手长已经在迎接他的小船上了,我问路易他已经走了,为什么要在十点要我起来!他默不作声。并且送水手长时,甲板上已经有5个人了。绝对用不上我的!当时我那个气啊,我回到宿舍怎么也睡不着,孙哥当时和我一个宿舍(我住引航员的宿舍,引航员要上船时我就要搬到孙哥的宿舍)。我给他说我特生气,他就劝我。一人喝了两杯啤酒,他让我去睡。他去上班(他零点到4点的班)。我躺在床上,心中淤积已久的气实在是释放不了,怎么也睡不着。越想越气!于是我做了一个我一直承认很卑鄙的事。我在零点下床穿衣,轻手轻脚的跑到路易的房门前,用聚集已久的怨气,狠狠的敲他的门,刚开始敲了两下,里面没动静。我就又狠狠的敲了两下,直到听到里面有人说话我才一溜烟的跑到宿舍睡觉。虽然把路易叫醒了,我解了一点气,但我还是睡不着。一个字:气!两个字:特气!我在凌晨两点时候再一次下床,跑到船员室,用电话给路易宿舍打电话,我一直打到他拿起电话说话,我才回去睡了个出了气的好觉!后来我给孙哥说了这件事,孙哥说我不该那样做,影响不好。我点了头,但是依我的性格不可能就这样每次被路易欺负。从那以后,那个软蛋,他看到我敢报复并且不怕他,就再也不敢吼我了。
  在路易临走前的几天里,我当着其他人的面,和他狠狠的吵了一架(那时我的英语已经达到吵架的水平了)。作为他临走时我给他的礼物!我知道他恨我,他不知道我有多恨他!对于一个弱者,他不是关爱与容忍,他有的只是嘲笑与欺负,我不会原谅他。他不值得被原谅!至今我对黑人都有偏见,与路易有极大的关系。
  在一个星期前,我们船上上来的新中国实习生,我给他无微不至的关怀,我知道我是怎么走过来的,我把我一年所有学到的知识尽快教给他,
  让人家不嘲笑他,让他有一个快乐的初始船员生活。我尽力了,我无悔。
  我和菲律宾船员
  菲律宾是一个被很多国家侵占过的国家,就像一个被很多人上过一样的妓 女一样!她的人民会说:菲律宾语、英语、法语、西班牙语、马来西亚语。与她们长期被外国家统治不无关系。
  如果有上外派船员的师弟,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我自己观察到的菲律宾人的种族特性。这些特性也得到我同事的赞同,现列举如下:
  1:菲律宾人是脾气很温和的人种,这从那么多国家侵占可见一斑。
  2:菲律宾人是特别隔绝的人种,你绝对不可能与菲律宾人成为真正的朋友,他们的戒心很强,很警惕。
  3:菲律宾人是一个特小气的人种。
  4:菲律宾人是一个爱欺负弱者的人种。
  我刚上船时,菲律宾人看起来都是比较热情的。尤其是一个叫jiefuri的甲板实习生(以后能升职到-二水-一水-水手长)。他们是船上地位最低的人,他们看到我的英语那么差,就觉得我是个可以欺负的对象。经常对我指手划脚。
  在一次刷漆时候,我和他一起工作。他忽然叫住我,然后把鸡巴露出来,我当时就又蒙又火,我指着他就大骂。他赶快把衣服穿上来。他是一个在中国青岛呆过半年的人,他会说一点汉语。有一次我碰到他,他忽然给我来了一句:cao *ma。我当时听不明白,也没在意是什么。在我们都休息时候,他又给我来了这一句。当时我是一点也没惹他的。这次我听懂了,我指着他说:我警告你,绝不允许你再给我说这句话!他不不以为然,在过了十分钟后,又给我说这个。这句中国千年的绝骂是任何一个中国人都受不了的,我火冒三丈。我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指着他用中文和英语骂他:fuck your mother!骂完,我以为他要过来和我争吵,然后我就和他打架,然后就都回家。没想到的是在休息室的十几个人都哄堂大笑。他也红着脸笑了起来。很猥琐的笑!
  休息后(公司规定上午和下午都有30分钟的休息时间),我继续上甲板工作,和我一起工作的菲律宾水手就劝我消消气,不要打架。我点了点头。晚饭后,我上驾驶台给dian说了这件事。Dian很生气,对我说:只要我在这里就没有人敢欺负你!我等会和水手长说一下管好他的水手。
  从那以后,他们看我脾气并不好,也没怎么招惹我。当然后来我还和菲律宾人吵了几架。一直到现在我都很鄙视那些菲律宾船员,虽然他们中有一些像kiko(菲律宾人,我第三条船遇见的水手)那么好的人

























作者:梓潼小妞 时间:2019-10-22 15:44:07
  群肉强食的社会,有本事就绊倒他,没本事就忍了,息事宁人。
作者:ty_我行我素55 时间:2019-10-22 17:46:49
  江苏省启东市汇龙镇人民政府请黑社会强拆,逼老百姓白纸上签字,不签就打,强行拆除合法住房,南通开发区人民法院判决镇政府强拆违法[(2018)苏0691行初365号],判决生效已经超过七个月,在扫黑除恶的大环境中责任人仍逍遥法外,政府违法如何才能追究责任人的法律责任?民告官告赢了不知为什么也不追究当官的责任?难道法律只是当官的用来镇压老百姓的工具?难道依法治国是忽悠老百姓的?难道这里不是共产党领导的?
作者:倾城其故 时间:2019-10-22 21:18:03
  只能帮你顶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