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社】装神弄鬼的义和团撑不起爱国的招牌

楼主:逆行斋主 时间:2019-12-08 10:43:10 点击:545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对1900庚子年发生的义和团运动的评价,随着不同历史时期的政治现实和当政者的政治倾向,而显得复杂多变。1949年之前,传统的看法是全部否定,史书称之为“拳匪”、“匪乱”。49年之后,随着农民起义成为中国史学领域的显学,义和团运动摇身一变,成了“伟大的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
  既然被称之“伟大的反帝反封建的爱国运动”,那么就来分析分析这句话。
  一、“反帝”
  “反帝”,这确实存在,“扶清灭洋”嘛,“一概洋鬼子全杀尽,大清一统庆升平”。这也是义和团运动到现在也被有些人推崇的主要原因。
  义和团的“反帝”,其实就是“灭洋”,而且不单单是“灭洋人”,大凡和“洋”沾点边的人和物都在灭之列。义和团把传教士称为“毛子”,教民称为“二毛子”,“通洋学”、“谙洋语”、“用洋货”……者依次被称为“三毛子”、“四毛子”……直到“十毛子”,统统在严厉打击之列。他们经常随便找一家大户人家,指其“里通外国”,然后冲入家中洗劫一空。义和团仇视一切与洋人有关的东西,有用洋物者“必杀无赦”,甚至有“一家有一枚火柴,而八口同戮者”。
  1900年6月,义和团大规模进京,情形更为恐怖,当时有这样的说法:男练义和团,女练红灯照。毁了电线杆,扒了火车道,烧了毛子楼,灭了耶稣教。
  为什么义和团和洋人、洋物有这么大的仇恨?
  政治经济学的解释是洋货的输入破坏了中国的手工业,导致农村经济破产,手工业者失业。这种解释太过牵强。中国农村自给自足经济保持了很长时期,洋货对中国经济的实质影响或对农村手工业的损害可能要等到二十世纪以后了。至于洋人建铁路伤了沿途风水惊了中国人的祖坟之说,也是无稽之谈。除了少数官宦富户,一般贫户的祖坟没有那么多的讲究。另外铁路影响沿线有限地区,无法激起数省几十万人的狂潮。
  在笔者看来,义和团的“灭洋”口号,恰好是这场运动愚昧落后的体现。众所周知,在义和团时代,代表先进生产力和先进社会发展方向的正是义和团口里所说的“洋人”。 排外与反排外之争实质上就是封建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之争。这种排外主义的落后性,是非常明显的,是一种历史的惰性力量,是封建蒙昧主义在义和团运动中的突出表现。
  二、“反封建”?
  这就有点不尴不尬了。众所周知,义和团的口号前期是“反清灭洋”,后来演变成“扶清灭洋”。你总不能说,一个主张“扶清”的义和团是反封建的吧。
  义和团源自白莲教和秘密结社相结合,作为一个民间社团,骨子里就有天然的反清复明的基因,加之舞枪弄棒,横行乡里,所以不但被官方压制,也不受乡绅阶层甚至普通乡民的待见。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古老的中华大地发生了一系列从来没有过的变化,其中重要之一就是乡民和传教士、教民的冲突。聪明的义和团的领袖们,凭着中国农民天生的狡黠和聪明,开始介入一系列教案,加入与教会教民的争斗中,并敢于善于在争斗中大打出手,获得一片叫好声。尤其是乡绅阶层,义和团干了他们想干而不敢干的事,所以不惜曲身就附,与义和团形成统一战线。而义和团也获得乡绅阶层代表正统意识形态的背书和认可,极大的提升了他们的社会地位。
  义和团的转折点是1899年山东巡抚毓贤的扶植。毓贤极度仇洋,却不敢用官兵杀洋人。但他发现义和团暴民是十分理想的武器,既可杀洋人,又可不承担责任。不久,清廷也觉得暴民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利用,来解决当时太后为主的保守派和皇帝为主的维新派的矛盾,并阻吓列强的介入。这使暴民突然发现自己的罪恶有了爱国的光环和官府的支持,顿时成灾。
  义和团的头领们也不傻。他们五大三粗,未必识多少字,但都是乡村里的人精。他们敏感地察觉到清廷要利用义和团与洋人斗,他们有了被利用的价值。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从拳坛变团练,就可由草民进入体制,至少是半体制。他们急切地向未来的东家展示其刀枪不入的独门绝技,并不失时机地把旗帜上的灭清换成扶清,向清廷表忠心:“洋鬼子,尽除完,大清一统靖江山”。到庚子年,他们已华丽蜕地从义和拳变为义和团。请不要小看这一字之差,这是身份的转变,如同农转非。义和团翻身的日子到了。1900年,当时中国北方地区村村有拳坛,山东、直隶等地的大街小巷,到处都是红布包头、手持大刀的义和团拳民。
  三、“爱国”
  这是最有争议的。
  义和团真的如他们虽说的那样爱国吗?他们的爱国方式,对他们所爱的祖国,究竟是有益还是有害?
  看看义和团的所作所为。运动的早期,义和团在山东和直隶杀了241外国人,传教士及其家属,包含50多儿童,还杀了两万三千的中国教徒(全国前后共三万二千)。教民大多是弱势乡民,抱团互助,与其他乡民也不乏鸡毛蒜皮的矛盾,但义和团哪来的如此深仇大恨?对这些妇、老、病、弱的邻里乡亲,刀枪棍棒相加,尸横乡野,血流漂杵,何毒于此!(应该说并非所有的拳民都下到了手,只有几分之一是凶徒,大部分人是围观和趁火打劫。)
  如此杀人狂潮的爆发,客观因素有四。
  一,无危险,被害者手无寸铁,无力反抗;
  二,无责任,法不责众,官方纵容;
  三,政治正确,排外,反洋人永远是道德制高点;
  四,抢掠遗产,被害者的任何东西,一谷一粟都会被瓜分殆尽。
  满清侵入中原对汉族来说是侵略者,吴三桂是公认的汉奸。到1900年,尽管已统治了两百多年,在文化上和统治方法上也部分汉化,但满清朝廷是满人的政权,满人是主子,汉人是奴才,这个性质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所以毋庸置疑,满清政权是异族侵略者,异族压迫者,这也是之所以义和团的早期口号是反清灭洋的缘故。但当义和团变口号为扶清,并甘为驱使以谋己之利益时,就是卖身投靠。如果说,这也未可厚非,毕竟为生活所迫。最不可宽恕的是他们大规模的屠杀手无寸铁的乡亲。如此滥杀无辜,只是为了表示效忠,给嫉恨洋人洋教的满清朝廷呈上一份蘸着两三万死难同胞鲜血写的投名状。
  结论:装神弄鬼的义和团撑不起爱国的招牌
  人们都说慈禧太后忽悠利用了义和团,笔者倒以为义和团耍了慈禧太后。据说,在讨论向列强宣战的御前会议上,有大臣说义和团的神神鬼鬼不靠谱。慈禧太后怒道,法力不可持,难道民心也不可持吗?义和团嘴上扶清灭洋,信誓旦旦,但实际上出工不出力,糊弄她老人家。这个民心是神马浮云,不可持也。
  八国联军一路攻入北京,清军略有抵抗,义和团不见踪影。在清军与联军恶战的时日,大致都是这种情况:“攻击洋人时,皆系官兵在前”,团民“在后相随,不敢前进”;“或招摇过市,以示威武”;或“匿伏民居中,肆意抢掠”;或“每声张临敌,率皆绕城而行,去敌尚远,群伏屋角篱根,须臾肃队而归,辄喧呼曰‘大得全胜’。”
  城破之时,义和团的首领和绝大部分团众,扔掉刀枪和红头巾,除少数行动迟缓者或流连忘返者,一哄而散,涌出北京城门,两三天就逃回直隶家乡。“前所谓义和团者,早已鼠窜兽散矣。” 义和团著名的大师兄张德成、曹福田都是被乡民所杀。
  义和团充分显示了他们的高度智慧:见了羊是狼;见了狼是羊,但并不坐等着变羊肉串被人烧烤,而是跑回羊圈躲了起来。
  冯骥才的《神鞭》对此有生动的描写:
  走到香案前对着神牌先叩三个头。这些木头做的神牌上,用墨笔写着神仙的姓名,却都是戏里的人物。有关羽、姜太公、诸葛亮、张天师、周仓、孙行者、黄天霸、黄三太、窦尔墩、杨六郎、武松、秦叔宝等等。
  大个子师兄问团民:“何人下山?”这团民尖声答道:“我乃悟空,刀枪不入也。不信就拿刀来试一试!”师兄操起一柄开了刃的九环大刀,朝这团民哗哗响举起来。这团民并不怕,拉开衣裤,一运气,肚子鼓得像扣上去的一个小盆儿。师兄一刀砍在肚子上,但听“卡”一响,居然皮肉不伤,刀刃砍过之处,只有一道白印,渐渐变红。这一来,团民愈发神气,对师兄叫道:“你拿洋枪来,我也不怕!”师兄就从香案下取出一支洋枪。这洋枪里没上子弹,而是塞满掺了砂子的火药,抬起来,枪口对着团民。这场面可够惊心动魄,谁料这小子胆大包天,非但不避,反而把肚子凑近枪口,带着股刚烈气息,尖声叫得刺耳:“来呀,毛子们来呀!”只听轰一响,硝烟飞过,这小子毫无损伤!他像掸尘土那样,把打在肚皮上的沙子用手都拂下去。众人看得说不出话来。
  毛子吃了大亏,忽然脱开肉搏,退到土岗子后边放一排枪。傻二头一次与毛子们交战,这洋枪子儿比戴奎一的泥球神得多,连声音都听不见,辫子自然也毫无举动,身后的团民却一个个倒下去。待他们冲上土岗子,毛子们连影儿也没了。傻二见倒在身边一个团民,胸口给洋枪子儿穿三个洞,鲜血直冒,心里犯起嘀咕,还有几个年少的团民看着发怔,似乎也对“刀枪不入”起了疑惑。
  他爬上坑边一看,满地都是死人,有毛子,也有团民,衣服给小雨淋得颜色深了,伤口的血却被雨水冲淡,一片片浅红濡染尸体与草地。
  装神弄鬼的义和团,不仅撑不起爱国的招牌,还会给国家带来严重的危害!
  当国者岂可不察不慎乎?

  公众号:夜读社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逆行斋主 时间:2019-12-08 10:45:17
楼主逆行斋主 时间:2019-12-08 10:45:30

  
我要评论
楼主逆行斋主 时间:2019-12-08 10:45:59
楼主逆行斋主 时间:2019-12-08 10:46:10
作者:一介草莽abc 时间:2019-12-08 13:43:09
  我们爱共产党领导下的走社会主义道路,正在实现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制的伟大中国。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一介草莽abc 时间:2019-12-08 16:22:16


  评论 一介草莽abc: 装B,好像你多爱国似的。
  --------------------------------------------------------------
  我爱现在的中国,你说我装B,那你不装B你谈谈看。
  现在的中国已经取得巨大的进步,但也不讳言还存在一些问题,但对这些问题的态度能检验一个人是真爱国还是真恨国!
  • 一介草莽abc: 举报  2019-12-08 16:26:27  评论

    有的人是从爱护的角度提出问题,希望中国变得更好更强大。
  • 一介草莽abc: 举报  2019-12-08 16:29:58  评论

    而有的人却是一贯挖苦,攻击,抹黑中国的一切,恨不得搞乱中国,就像香港一样乱,来达到自己阴暗的路人皆知的目的!
我要评论
作者:土木工程好 时间:2019-12-08 19:01:22
  义和团和拳匪,都在官府的一念之差
楼主逆行斋主 时间:2019-12-08 19:53:38
  生而为人,自甘为狗

  题记:狗、太监、奴才,是三种脾气秉性很相像的物种。
  一说狗
  笔者小时候家在农村,每天晚上,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只要有一只狗叫唤,左邻右舍的狗都跟着叫,真是犬吠汪汪。这种情景每晚都会发生好几次。
  要是有人懂狗语,去问问旁边的狗为什么叫,那条狗一定会说,我也不知道,我听见别的狗叫,也就跟着叫。
  据动物专家讲,狗是很聪明的,其智商和三四岁的孩童差不多,很聪明,很善解人意。笔者家里就养了一条小狗,闲暇之余经常和狗玩耍。时间久了,发现这狗真是很聪明。比如,它能分清家里谁是老大,谁是老二。别看妻子常常喂它、遛它,可我和妻子一起叫它,它肯定摇头摆尾地跑向我。妻子气得够呛,直骂狗眼看人低。据说这源自狗的基因遗传,感觉敏锐的狗能在人们不知不觉中为自己定位。它们清楚地知道谁是家里面的老大,谁是自己的玩伴,谁的话该听,谁的话可以不听。国外有个心理学实验,也验证了这一点。
  不过,据专家研究说,狗并非始终不二地对主人服从,如果有机会,它也想尝尝当老大的滋味。一旦几次纵容它,任其反抗,它就会认为人比自己弱,而逐渐失去服从性,可见狗就是狗,纵容不得。
  狗还特别会察言观色。如果主人高兴,狗就会围在你身边撒欢,又蹦又跳,变着法地讨你欢心。如果那天主人被老板骂了,被小偷偷了,一脸严肃地回家,狗肯定远远躲在一边,一声不吭,就连上厕所也是蹑手蹑脚,偶尔偷偷看你两眼,是否还再不高兴。一旦主人露出笑模样,狗立马也就活泼起来。有人说,狗的天性就是觉得自己不是狗是人,喜欢人超过喜欢同类,此话使然。
  人们还用狗仗人势这样一句话来描述狗,这也真是千真万确。我家那只小玩意,只要和我在一起,无论遇上体型多大的狗,它也敢和人家较量较量,呲牙咧嘴,用力跺四脚,身体僵直,披毛竖立,尾巴陡伸,一副好斗的样子。可一旦看不见我,立马尾巴下垂,夹在两腿间,耳朵向后伸,两眼圆睁,浑身颤抖,呆立不动,有时还吓得尿裤子。
  其实,狗的这些特性,在大千世界还真不是独有的。起码,有两个品种,本性和狗就差不多,其中一个是太监,另一个就是奴才。

  次说太监
  大家对太监都很熟悉了,许多文学作品里面都有描写。这些说话公鸭嗓的家伙,在中国历史上可是占有重要一页的。从秦朝的赵高,到晚清的李莲英,无一不是风云一时的人物。这些人身无长物,无一技之长,只能百般献媚主子,以此求得谋生之道,进而操控权柄,作威作福。像大家熟知的李莲英,就是因为梳头梳得好,讨得太后老佛爷的喜欢,从而成为当朝红人;而同时的另一个太监小安子,则是因为掏耳屎有绝活,受到青睐。
  别看太监在皇帝老儿面前装的像三孙子似的,可只要离开皇帝身边,立刻摆出老大的架子,任你王孙贵族,将军宰相,照样不屌,魏忠贤不就自号九千岁,比皇帝万岁只差一千岁,遑论其他。
  太监因为被人去了势,不能行人道,心里扭曲,变态,特别阴暗,卑劣,所以说话办事都异于常人,一旦大权在握,必然违逆人伦物理,结果当然是祸国殃民。赵高指鹿为马,秦朝因此而亡;东汉“党锢之祸”,十常侍专权乱政,遂成汉末天下大乱;明朝前有王振、刘瑾,后有魏忠贤,所以有明一代,特务猖獗,政治特别黑暗。

  三说奴才
  太监是身体被阉割了,而奴才则是精神被阉割了,所以二者都挺不起来。
  看清朝鞭子戏,大家会发现,里面的大臣,有的自称“臣”,有的自称“奴才”。原来清朝规定,给皇帝上奏章,如果是满臣,便要自称“奴才”;如果是汉臣,则要自称“臣”。汉臣如果自称为“奴才”就算是“ 冒称”。
  当“臣”低下,当“奴才”高贵,一般人想当“奴才”都不行,这样的奴性,放在全世界也该出类拔萃了吧。
  奴才的最大特点,就是奴性。鲁迅在《聪明人和傻子和奴才》中用寓言的手法,把奴才的奴性描述的淋漓尽致。
  奴才的奴性,具体表现在两方面。面对主子,面对权贵阶层,奴才总会流露出不加掩饰的谄媚和拍马,暴露出穷酸、无耻和下作。那怕这个权贵和它毫无瓜葛,也不能给它带来丝毫好处。面对底层民众,又总是掩饰不住它发自内心的蔑视和高高在上的自得;对底层民众总是百般诋毁、千般仇视,必欲致至死地而后快。
  这难道就是鲁迅所抨击的“见了穷人就狂吠,见了富人就驯良”的奴才狗,当狗当惯了,让它作人反倒不习惯?下跪下惯了,站着反而周身不自在?我觉得,最大可能是护主心切产生了幻觉,凡是针对主子或感觉针对主子的,它都觉得它有责任冲上去,就像一条狗那样。
  狗讨好主子,是源自动物的本性;太监讨好主子,大半是被生活所迫,不得已;奴才讨好主子,却是心甘情愿,自觉而为。从这个意义上说,太监不如狗,奴才不如太监,更不如狗。

  结语:教尔分人狗

  当年陈毅曾赋诗一首给军阀郝鹏举,现送给可爱的奴才:
  教尔做人不做人,
  教你不苟竟狗苟。
  而今俯首尔就擒,
  仍自教尔分人狗。

作者:意大利法王脑电炮 时间:2019-12-08 21:37:22
  真相只有一个,但永远不会在屁民手上
作者:萧秋水007 时间:2019-12-08 21:59:05
  那么对于洋人的欺凌,义和团们该如何“不愚昧”的反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