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提莫的「B计划」

楼主:吴怼怼文娱 时间:2019-12-21 01:10:53 点击:315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9的尾声,红人们都有了各自的新故事。

  李子柒引发了一场文化输出的讨论;李佳琦上了吐槽大会还出了自己的语音导航;papi酱常驻网综跟何炅录起了新综艺,实现了从红人、CEO到明星的三级跳;张大奕继纳斯达克敲钟人后,再回淘宝开直播。

  而冯提莫,则告别了「斗鱼一姐」的称号,奔向B站,蓄势待发要写新故事。

  红人的故事和知识分子詹青云的没什么两样,从贵州到哈佛,辗转腾挪,用实力证明自己。「我考上哈佛,出来做律师,就变得自由了很多,大家就会简单地恭喜你,而不是教你该怎么做人」。

  在翻江倒海的大时代里,冯提莫们不断拓宽赛道,奋力突起,撕掉标签,扩展职业与个人身份的维度。

  01

  从斗鱼一姐到B站萌新

  时间要追溯到五年前的秋天。

  那时正是直播行业的淘金年代, 资本触手在前,平台跃跃欲试,普通人在见证了直播行业一个又一个小人物逆袭的故事后,无不满怀憧憬。

  23岁的冯亚男也想试一试。

  2014年9月,冯亚男在斗鱼英雄联盟专区开播,ID名为「冯提莫」。

  彼时,斗鱼从A站独立不足一年,战旗刚刚成立,YY直播更名虎牙TV。直播界的头部玩家们四处挖掘新人主播,要为自己囤积狙击流量的「黄金」弹药。

  斗鱼游戏区主播冯提莫因为唱歌好听,从一众秀操作的游戏主播中脱颖而出。

  平台喜闻乐见,粉丝热情高涨,双重流量加持下,冯提莫就这样被裹挟着走向了直播行业的风口。

  但命运可能早已埋下伏笔,从直播伊始她就困于两种标签之间。游戏区主播靠唱歌出圈,爱听她唱歌的粉丝们不在乎,但路过直播间,想要看绝杀操作的路人网友却认为这有几分蹭游戏热度。

  争议从那时就悄悄跟上了冯提莫。粉丝们看见她在直播间唱歌,一唱就是不停歇的四小时,想着,这是个多努力的姑娘,但路人只觉得她在游戏区划水。

  2015年,是直播行业风起之年,资本准备就绪,大鱼小虾们都毫不犹豫奔向漩涡中心。据不完全统计,从2015到2016,有超过700家网络直播平台异军突起,市场规模由90亿膨胀到218亿。

  稍有声名的主播在此时都会面临来自不同平台的挖角诱惑,冯提莫所在的斗鱼,就是遭受围攻的重点之一,彼时,数十位斗鱼游戏主播转投龙珠,接而与冯提莫齐名的主播,周二珂、大表姐也相继转投熊猫TV。

  但冯提莫没走,因此,这一年,也成为她命运转折之年。时运使然,此时,她距离「斗鱼一姐」之位仅一步之遥。

  千播大战很快到来,陈一发与冯提莫的「斗鱼一姐」之争沸沸扬扬,但此时斗鱼的两位门面主播都不约而同绯闻缠身,陈一发被扒出调侃历史事件,不到一周便凉凉,冯提莫深陷会计门,谁都觉得她翻身无望。

  但谁也没想到,一番坦荡回应后,冯提莫挺过了职业生涯中的至暗时刻。

  此后两年,冯提莫的人生轨迹与斗鱼彻底绑定,「斗鱼一姐」成为她身上最鲜明的标签。

  但对她来说,这个标签镌刻的越深,她向前迈的可能就越小。她的人生被「网红」这两个字密密实实覆盖住。

  2018年一整年,她参加了很多电视综艺,《蒙面唱将》里和萧敬腾、巫启贤这样根正苗红的歌手同台,《异口同声》中和OST女王张碧晨,民谣音乐人陈粒合作。

  但同台、合作都不代表什么,娱乐圈声称不看出身,但从来做不到众生皆平等。

  冯提莫这样天然带「网红」标签的嘉宾,就是一尾吸引流量的大鱼,没人关心她的歌唱的好不好,她的台风怎么样,人们一眼望去,只会盯着「斗鱼一姐」的名头,只会觉得这是个网红,而非歌手。

  这一年,她陷入进退两难之地,既不能往前一步,彻底奔向娱乐圈,丢掉主播的基本盘,又不能缩回直播间,继续在斗鱼当「吉祥物」。

  变化发生在2019 下半年。

  10月8日,冯提莫发布微博,宣布与斗鱼直播合约到期,但并未透露下家是谁。

  粉丝从虎牙猜到快手,从抖音猜到酷狗,甚至怀疑她要转型做歌手,奔向娱乐圈,两个半月的时间里,粉丝们心焦不已,怕她离开斗鱼是一场双输。

  2019年12月19日晚上9点50分,谜底揭开,冯提莫最终奔向了B站。

  她在置顶微博里写到:亲爱的蘑菇们,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直播已有两个月没有营业,那就在生日来宣布新的开始吧。

  微博还显示,B站给她的房间号是:1314。

  路人疑惑不解,觉得斗鱼才是她的归宿,老老实实做个主播,安安心心收着打赏不好吗?

  但她的粉丝们却欢欣鼓舞,他们无比期待「B站萌新」这个身份能带给标签固化的冯提莫一点新意。

  评论区里,人人互道:提莫,直播间见,哔哩哔哩乾杯~

  02

  为什么说B站是唯一选择?

  为什么是B站?很多人这样想。

  这个ACG集中地、鬼畜文化区、Z世代大本营,它几乎是所有流量偶像的噩梦,老学究与严肃者的坠落之地,网红冯提莫到B站水土会服吗?

  事实上,对于冯提莫来说,继续留在斗鱼才是一场双输,奔向B站或许能「浴火重生」。

  冯提莫与B站早有渊源。

  她的成名曲,《小鸡哔哔》在B站被很多UP翻唱,甚至远渡南韩,被无数主播模仿,B站用户们将这些翻唱视频一个一个往回搬运。混B站的,谁都看过那些主播口齿不清,发声系统崩溃的名场面。而后,《佛系少女》一度成为UP主二创重要素材。

  这些都将成为冯提莫入驻B站的原始资本。B站不同于直播平台,要靠持续不断地累加直播时长获得曝光,B站产品的底层逻辑是由直播与视频内容共同决定的,优质的直播内容将成为后续视频内容的重要素材,能达成二次传播的效果。

  此外,B站的社区调性也是冯提莫当前阶段所亟需的。她需要完成一个身份的转变,需要一个能让她从直播小屏走向电视大屏的过渡地带。

  在此之前,很多主播都想走明星化的路子,但真正走通这条路的并不多。从斗鱼这样的垂直直播平台突然跳向电视屏幕,只会加大两种身份的对比,使得原标签更固化。

  这也是为什么她去年上了一圈综艺,到头来还是撕不掉网红标签的原因。

  仔细想想,对冯提莫来说,去虎牙或者其他直播平台,和留在斗鱼没什么两样,依然是做主播,依然要靠堆直播时长来保持地位。

  而B站的社区生态很奇异,它能承接多栖艺人,主播也好、明星也好、素人也好,在B站都能开辟出一个生长空间。

  欧阳娜娜靠在B站发布vlog成功洗白鹿小葵,成为娱乐圈新晋小花,流量明星蔡徐坤、吴亦凡登顶出圈离不开UP主们奇思妙想的剪辑,甚至检验明星影视作品成功与否都要看它在B站有没有cut。

  从这个角度来看,B站正在成为一个无比接近主流娱乐圈与大众媒体的平台,而入驻B站,可能是目前摆在冯提莫面前所有选项中的最优解。

  而B站用户们虽然挑剔,但其实有一个很明显的群体特征,他们奉认才艺至上,对技术流不吝赞美。对B站用户来说,冯提莫是网红,但如果歌唱的好,未尝不能称作歌手。

  并且,B站的弹幕生态,一直被认为是中文互联网中粉丝质量最高的,而直播氛围比起野蛮生长的垂直直播平台又更显轻松、活跃。虎鱼平台上的主播,在直播内容上容错率很低,直播内容必须牢牢围绕自身的定位,但B站的UP主跨界直播其实是常事。

  总结来看,冯提莫选择B站无非两个原因,一是在斗鱼,冯提莫已经进无可进了,但B站对冯提莫来说,却仍有触顶空间。二则与她自身的职业规划有关,从近年来她密集的上歌唱节目、综艺来看,明星化不是趋势,而是她的目标,但留在斗鱼这样的直播平台就不得不面临更现实的问题。

  这样来看的话,似乎也只能是B站。

  03

  冯提莫能在B站写什么故事?

  没人会将B站签下冯提莫当做一个偶然事件。

  包括冯提莫自己以及错失一姐的斗鱼、观望至今的虎牙,甚至是嘴上说对冯提莫「不感兴趣」的抖音。

  因为谁都能看出B站要大力搞直播的野心。

  2019年12月,有媒体报道,B站力压竞争对手斗鱼、虎牙、快手等多个直播平台,拍下LOL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未来三年的独家直播权。

  在此之前,B站也曾投资参与大量电竞直播赛事,2017年成立电竞俱乐部bilibili gaming,策划了很多场游戏比赛,2018年,则直接成立了电竞公司。

  彼时,在大众看来,B站也许是想大力搞游戏。ACG社区,G就是game,那么B站做游戏其实是基本盘,但其实,并不仅仅是要做游戏,直播也是要做的,先做游戏直播,再切入泛娱乐直播。

  从目前B站的社区构成来看,光分区就有15个,二次元以外,有音乐、数码、时尚、电影、漫画、科技等等。尤其是这些内容分区还不是传统视频网站那种无人问津的分区,每个分区都以UP主为核心,在各自圈层里勃勃生长。

  当这些分区里的内容快速涌动时,又会带来粉丝的活跃,UP主与粉丝之间一来一往互动极强,而B站的中心推荐制则又通过算法将隔离的圈层联系起来。

  这已经是一个很自然的生态系统了,UGC的正向循环是内容社区的永动机。而B站搞直播可打透的圈层将比直播平台要多很多。

  拿下英雄联盟未来三年的独家直播权是切入游戏直播的信号,而签下冯提莫则是扶植泛娱乐直播的信号。

  B站很幸运,此前十年在商业化上的克制虽然也失去了很多,但赢得了更多,只要有用户,变现是迟早。直播,就是不早不晚地来了。

  冯提莫也很幸运,她成为B站正式试水直播行业的一个样本。这就意味着,冯提莫的这场「赌博」一定有很丰厚的彩头。

  这场交易,或许只是一个开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盯着贞子唱情歌 时间:2020-01-07 17:19:33
  我都懒得看,直接托下面找评论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