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情人节

楼主:什不全 时间:2020-03-02 11:18:23 点击:2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今天是二月十四日.

  嗯,知道。二月份,每人自行隔离十四天。



  年前排了一小时队买来的稻香村点心匣子,本是串门儿用的礼物。自行隔离期间,全都被儿子自行消灭了。



  从初五就一直在上班。

  每天,每天。

  每隔一天还要值一个夜班。

  “加班费不少挣吧?”群里朋友戏谑。

  看着这个问题,我只有轻轻的放下手机。

  解释些什么呢?加班费?

  每天上班唯一的福利,就是可以领两枚一次性口罩。

  这是真事。你信吗?

  算了,爱信不信吧。



  没有休息,没有福利,没有保护,甚至不被理解。

  在这种情况下,不敢奢求得到什么奖励,我只希望这事赶紧过去。我不想等我回家时候,像小品里演的那样,孩子已经大了。

  甚至,我更怕,每天面对陌生人的排查工作中,被不幸感染病毒。那我可能就回不了家了。



  今天是情人节,这个节从来跟我没什么关系。

  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来的中国,它来了很久后才发现,每年春节前后,总有一波鲜花和旅馆紧俏的行情。



  今天的工作依旧是看大门。已经半个月了。

  上学时候不好好学习,大人总会吓唬小孩:“你不好好学习,长大了去看大门都没人要你。”

  如今,我有着两个大学文凭,妈妈。我终于可以骄傲地告诉你:“我看上大门了。”



  ‘看大门的’这个称号太不正式了,很有些贬义的意味。正式称呼应该是‘门卫’吧。天气好的时候,其实坐在小区门口看着人来人往,与街里街坊打着招呼感觉还是不错的。

  遗憾的是,我入职门卫这半个月,天气有点糟。

  半个月,北京下了两场雪。晴天时的的西北风,虽然吹不走交通委强力谴责的尾气雾霾,不过想吹透我的羽绒服还是绰绰有余的。



  今天,情人节,雨夹雪。

  遮阳伞的设计实在不太科学。偌大的底座牢牢占据着中间最干燥的地方。我挨挨蹭蹭的被挤在边上。唯有羡慕的看着它。



  知道吗?口罩戴久了,里面的水气会凝结成水流进脖子。

  知道吗?每种口罩的绳子勒在耳朵上,疼是不一样的。

  知道吗?戴口罩时,如果你把嘴闭严了,眼镜上就不太容易起哈气。

  知道吗?口罩戴久了,不张嘴呼吸,会感到头晕。

  诸如种种心得,都是我最近的心得。



  宅在家里憋烦了,群里朋友在抓狂。

  我建言,去自己家小区门口当会儿志愿者去。

  既有了事干,也知道了现在忙的人在忙什么。还能在家门口混个脸熟。多好的事。

  果然,冷场。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感谢他们,作为朋友。他们并没嘲笑我。



  我只是一个点,固定在门卫上的螺丝钉。我见到的每个同事都很辛苦。从春节前就一直工作到此刻的人,大有人在。

  我不感动,我累得麻木了。麻木到我不明白这一切的意义。

  千万别为我加油,把勇气留给自己吧。我们已经用身体站在第一线,证明了自己的勇气。

  我想保留的,唯有我骂街的权利。

  可我每次张开嘴,却总是发不出声音。

  是不是口罩太厚,堵上了我的嘴?

  还是该死的哈气模糊了我的视线?

  也许全怪天气。嗯,一定都是天气太冷造成的。等暖和了,紫外线充足了。一切就都会好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