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诉控告状

楼主:赵宝武 时间:2020-04-03 00:00:43 点击:27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申诉控告状

  申控人:赵宝武,男,满族,1965年2月23日生,居住地:鞍山市铁东区山南街61号—100,公民身份证号码:210302196502230638,联系电话:13704201011.

  被申控人:鞍山市公安局刑侦局副局长孙敬邦.
  被申控人:原鞍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公路政委;洪岩。
  联系电话:13904129088,17741155555
  被申控人:鞍山市东方表行,法定代表人:张永强.
  被申控人:鞍山市四海酒店经理:王雷.
  被申控人:鞍山市四海酒店工作人员,刘福存。
  被申控人:原鞍山市四海酒店工作人员,李亮。
  被申控人:原鞍山市四海酒店工作人员,尹戈.
  申控请求:
  1,要求有权机关追究徇私枉法的鞍山市公安局刑侦局副局长孙敬邦等人的党纪、政纪、法纪责任。
  2,要求追究对其他被申控人对申控人侵占财产的违法犯罪责任。
  3,要求追究和鞍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公路政委洪岩
  一起向申控人开枪射杀的同案犯李军和另一男子的法律责任。
  事实和理由:
  申控人对以下叙述的事实真实性负责,全部承担法律责任作为担保。
  在叙述下列事实前有必要介绍一下洪岩,这个洪岩现在是鞍山市四海酒店的老板,洪岩原是原鞍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公路政委,洪岩有个父亲在鞍山市,本溪市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是曾经任鞍山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副局长,鞍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本溪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的洪巨仁。洪岩在其父亲的包庇袒护下,犯下了累累罪行,罄竹难书,下面就洪岩犯罪事实掀开冰山一角;
  申控人在开歌厅的时候认识了洪岩,本来申控人想通过认识洪岩攀龙附凤能为自己的歌厅和往后的生意带来风生水起的经济收入,可是洪岩带给申控人的是最后倾家荡产的噩梦。
  一、夜半枪声,申控人血溅鞍山“蓝山哥伦比亚”咖啡厅
  2019年11月1日22点左右,申控人给被申控人洪岩被叫电话13904129088打电话索要投资款,被申控人洪岩让申控人到鞍山市铁东区山南街“蓝山哥伦比亚”咖啡厅大厅内等他,申控人等了一个多小时后,被申控人洪岩和他的司机李军,还有一个男子气势汹汹的进来,在咖啡厅,在经理郭大明,吧台几个服务员,还有一个交通警察三个左右客人消费在场的情况下,被申控人洪岩端起一把口径步枪众目睽睽之下先向申控人头部射击,一声枪响后,子弹射偏,看到申控人没有倒下,跑向一边有交通警察作为客人的桌旁,洪岩三步两步冲到申控人的身边用一把随身携带的卡簧刀刺向申控人的胸部,申控人胸腔血液溅出喷射在咖啡厅内,申控人逃出咖啡厅外带伤跑到属地的鞍山市公安局铁东分局山南派出所报案,值班民警因为该案件不属于本派出所管辖将申控人送到先送到市中心医院急救,申控人病情稳定进入病房后属地的鞍山市公安局胜利派出所办案警察韩忠群和另个警察来到申控人面前,做出的申控人的第一份询问笔录,后因为该案件因为涉枪犯罪,案情重大被移送到了现鞍山市公安局刑侦局副局长孙敬邦的手里。案件到了孙敬邦手里后,孙敬邦在医院也给申控人做了一份笔录,随后孙敬邦带领申控人在2009年11月25日来到鞍山市立山医院司法鉴定所进行伤害鉴定。于2009年11月26日,鞍山市鞍山市立山医院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赵宝武胸部损伤,属轻伤”。(血气胸鉴定为轻伤应该是鉴定机构和有关人员勾兑的结果)
  可是这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案件,一直到今天,尽管申控人不断找公安机关要求对此案处理,至今没有得到结果,被申控人也就是该案的犯罪嫌疑人洪岩至今还是逍遥法外。被申控人洪岩为什么痛下决心要对申控人狠下毒手,杀人灭口,这里的缘由是这样的.......。
  二、合伙经营四海酒店,申控人25%股份被恶意侵占,被申控人罪迹败露,杀人灭口
  被申控人洪岩为何要杀人灭口,是事出有因的,申控人和被申控人洪岩认识的时候是无话不谈,形影不离。当时是2003年左右,洪岩当时是鞍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公路大队政委。洪岩当时就胆大妄为的使用高速公路大队的小金库的人民币20多万元由被申控人出面给买了一台帕萨特牌轿车。当时在鞍山市铁西区四方台路洪岩自己的房子,作为一个办公室,楼下洪岩自己肆无忌惮的挖了百米大小的一个地下室。这个办公室成为了申控人和被申控人洪岩,原鞍山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车辆科副科长,现鞍山市公安局森林公安局副局长陈松石,被申控人鞍山市东方表行法定代表人张荣强共计四人成立了四海酒店筹备办公室,当时被申控人洪岩在职的时候和张荣强,第三人陈松石一起通过拍卖的形式购买了鞍山市高温元件厂,并成立了鞍山市项连房产开发有限公司,洪巨仁的朋友杨永泉成了名义法人,事后开发过程中本来是盖的是民宅,后来施工过程中变更了规划改成了现在的酒店,原先拍卖得到的土地使用面积仅1万多平方米,现在改建成了四海酒店,增加使用面积为了3万多平方米,可见被申控人洪岩的本事是如此巨大。在筹备四海酒店的过程中,被申控人洪岩让申控人进入四海酒店的未来经营,让申控人将来成立四海酒店后当经理,法人。让申控人拿钱入股,当时成立公司后,把四海酒店作为100万元注册资金,拆分股份100万份,申控人和被申控人洪岩,张荣强,第三人陈松石每人股份25%,被申控人洪岩让申控人出资装修酒店,申控人于是拿出现金人民币300万元,到中国人民银行实名贷款250万元,申控人又找了20人(有名单为证)在被申控人王雷的带领下到银行贷款了800多万元钱。后来申控人和被申控人洪岩交恶,四海酒店竣工使用后的扩大面积增值部分远远超过申控人投资款项的数十倍,当时四海酒店生意兴隆,申控人洪岩开始心生诡计找到申控人,要求申控人退股,离开四海酒店理应遭到申控人的拒绝,被申控人洪岩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找到申控人说:你退出,交出25%股份,你投资四海酒店的款项300w+250w+800w共计1350万元,除了返还上述投资款,申控人再给你1350万元。申控人无奈答应了,前提是钱到位,申控人就退出。被申控人洪岩先用三处房产,即铁西一处商业网点房产折和150万元,鞍山市铁东区园林十二条处两处房产;一处是139平方米,一处是160平方米左右折合105万元,还有一台宝马跑车折合90万,还有四海酒店消费卡18万元,还有100多万现金,共计给申控人500多万元后,被申控人洪岩开始违约拒绝将他承诺的款项支付申控人,尽管申控人多次索要,也声明不给钱完毕就拒绝退股,被申控人洪岩于是恼羞成怒对申控人开始枪击射杀,杀人灭口。被申控人洪岩早在2005年6月10日就私自伪造鞍山市四海假日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参与人有被申控人张荣强,王雷,刘福存,尹戈,李亮等人,他们共同伪造赵宝武的签名和股东会议决议,将申控人25%的股份内部转让新增的股东尹戈,该新增股东尹戈申控人从来都没有见过。被申控人洪岩等人通过私下伪造股东会决议,变更工商登记进而侵占申控人的大量财产,涉嫌职务侵占罪无疑。四海酒店从净资产看3万平方米的使用面积,价值3亿元都绰绰有余。被申控人洪岩侵占申控人多少财产一目了然。
  三、枪响以后的回音;人民警察里勾外联让申控人撤案,徇私枉法,肆无忌惮
  申控人被被申控人洪岩枪击后,在2009年11月2日,被申控人洪岩和他的媳妇张月粉墨登场来到病房,向申控人赔礼道歉,2009年11月3日左右,被申控人洪岩的父亲洪巨仁委托鞍山市四海酒店的现任经理王雷和一个鞍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一个警察来到申控人的病房前,转达洪巨仁对申控人的问候,并给申控人送来人民币1万元钱。又在当年11月中旬,洪巨仁又找本溪市的社会人,外号叫“老扁”,找到在沈阳市金碧辉煌歌厅的法人刘利(现因为涉黑被判处刑罚)说情,刘利来到病房前,让申控人不要追究被申控人洪岩公开开枪射杀申控人的的问题,刘利表态说:“如果不向公安机关追究被申控人洪岩开枪的问题,一切都可以解决”。被申控人洪岩又找到鞍山市的名人李祖亮撮合这件事情,前后两次一次在申控人被被申控人洪岩枪击后的不长时间,在鞍山市铁东区园林一户民宅内,李祖亮作为中间人让申控人把使用的20个人贷款800万元的人员悉数找到被申控人洪岩面前,一起来到公证处说将来给这些人办理房产证,过户给洪岩,名义是民宅实际是酒店的偷梁换柱手法将威严的四海酒店耸立在人民面前,洪家的本事如此之大让人瞠目结舌。
  李祖亮介入后还做了以下工作;让申控人对被申控人洪岩开枪射杀申控人的事实予以放弃法律追究,将上述被申控人答应申控人的全部1050余万元的退股钱予以给付。在屋檐下,申控人答应了,于是写出了和解协议,并在王雷的带领下来到鞍山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找到孙敬邦,但是办案人改变了,是两个年轻人,申控人将和解协议和要求撤案的文书交给了办案人。但是事情却峰回路转在申控人去到四海酒店,在财务那里取回了32万元后,申控人再去四海酒店取款遭到拒绝,给被申控人洪岩打电话得到黑名单的报复。被申控人的做法,至今没有得到法律制裁理应是被申控人鞍山市公安局刑侦局副局长孙敬邦等人徇私枉法的结果。

  四,再次举报控告,扫黑办办案人员李希等人欺世盗名,胡说八道仍然在继承包庇被申控人洪岩等人,扫黑除恶任重道远
  对被申控人洪岩等人的倒行逆施,孙靖帮等人的徇私枉法,申控人再次在当下扫黑除恶的形势下,为了惩恶扬善,为了鞍山大地上和谐美丽,申控人向扫黑除恶办公室继续揭发了被孙靖邦等人尘封的被申控人洪岩等人的滔滔罪行;其中10年前,被申控人洪岩在职期间,被申控人洪岩在已经判刑的张家成斡旋下承包了营口监狱的办公楼,申控人给借用的塔吊,因为事故塔吊倒下,将施工人员四人砸成重伤的重大责任事故,但是被申控人洪岩能够将此事摆平,丝毫未损,真是洪家手眼通天,外市的事情一样能摆平不在话下。枪杀申控人一介草民岂不是区区小事一桩。还有申控人带领一些施工人员对四海酒店进行装修施工,到现在为止,这些施工人员劳动工钱,尽管有合同,工程早就验收使用,但是工程款,劳务费,被申控人洪岩还在拒绝支付中,他们是;李培江尚被被申控人欠人工费11万,吴云富被被申控人欠人工费40余万元,梁台盛被被申控人欠大理石加工劳务费26万元,黄卫国被被申控人欠设计费50余万元。
  可笑的是,日历翻到了2019年12月15日,扫黑除恶办公室的办案人员李希领着申控人到了上海华东鉴定研究所对申控人2009年11月1日被被申控人伤害的身体又进行鉴定,理应得到了拒绝,10年前的鉴定结论今天去推翻是不是太荒唐了,尽管新的鉴定标准出台,但是对十年前的鉴定结论不去处理,移送起诉,等到十年后重新鉴定,对渎职人员的行为让申控人买单,而对渎职人员不做出处理,简直天理难容。扫黑人员继承孙敬邦的说法,枪击事件无法证明,在此,申控人要说明一点,被申控人洪岩射杀申控人的时候是光天化日之下,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申控人洪岩的枪已经响了,清脆的枪声回荡在鞍山“蓝山哥伦比亚”咖啡大厅中。子弹没有射中申控人,但是子弹镶嵌在咖啡厅的某一角落。李希的先入为主的讲话,不做调查的讲话,你的说法是得到谁的授意,申控人对上述事实的叙述都是真实的,都有书证予以证明,办案人李希你的说法让申控人匪夷所思。最后申控人得知李希也是海城借调到鞍山市公安局刑侦局扫黑办,和孙靖邦原来是一伙的,一个单位的。
  综上所述,申控人强烈要求有权机关能够担起责任,让扫黑除恶能够不留死角,对被申控人的违法犯罪行为一查到底,挽回申控人的损失,让和煦的阳光照在鞍山大地。


  申控人:赵宝武


  2020年4月2日

  公务员法》明文禁止公务员在职期间经商或者参加其他营利性活动。对于娱乐场所的经营,文化主管部门和公安郁闷有关的公务员甚至连家属也不能开办娱乐场所或者参与娱乐场所的经营活动。   《公务员法》第五十三条规定,公务员不得有下列行为:   (十四)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   《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第五十五条规定,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开办娱乐场所,参与或者变相参与娱乐场所经营活动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撤职或者开除的行政处分。   文化主管部门、公安部门的工作人员明知其亲属开办娱乐场所或者发现其亲属参与、变相参与娱乐场所的经营活动,不予制止或者制止不力的,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情节严重的,依法给予撤职或者开除的行政处分。   《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