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红网百姓呼声栏目常宁片区编辑勾结常宁市科工信局暗箱操作

楼主:千里目2020 时间:2020-07-01 03:00:16 点击:170314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湖南红网百姓呼声栏目常宁片区编辑勾结常宁市科工信局暗箱操作
  自2020年6月26日以来,红网常宁片区编辑勾结常宁市科工信局屏蔽我在红网的投诉,并且已经锁定了我在红网的投诉账号。常宁市科工信局黑手的淫威正在伸向湖南红网,湖南红网百姓呼声栏目投诉平台可能就此变得形同虚设!
  常宁市科工信局对省委省政府下达的三份文件阳奉阴违、设卡刁难
  从2009年以来,湖南省委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为切实解决全省未参保人员应保尽保的历史遗留问题,为维护广大劳动者的养老保险权益,为实现老有所养的目标,贯彻执行了《湖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解决未参保人员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有关问题的通知》(湘政办发〔2009〕4号)文件。之后,为解决该(湘政办发〔2009〕4号)文件执行期内,部分人员未及时缴纳的遗留问题,又实施了《关于妥善处理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费缴纳有关问题的通知[湘人社发]103号》文件和《湖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关于贯彻落实湘人社发[2017]103号文件的通知》,
  湖南省常宁市科工信局对这三份文件不仅不立足维护职工养老权益,给与贯彻落实,甚至上下串通,费尽心机、不择手段、三番五次设卡刁难:
  从2020年元月1日我正式上访要求常宁市第二水泥厂为家母办退休以来,已经进行了六个月,作为市第二水泥厂的主管单位市科工信局除了弄虚作假、设卡刁难,就是推三阻四、拒不受理,
  2020年元月10日,市科工信局副局长邓勇军召集我们参加信访协调会。会上,市科工信局信访办主任吴建南毫不避讳向我们透露:
  当年在国企常宁市第二水泥厂,如果想要拥有好福利,如果想要早转正,最主要的是要与厂长处理好关系,要多送礼、多巴结厂长,关系处理得好,有些工作一两个月就转了正,关系没处理好,有些工作七八年,甚至十多年也难转正。后来,市科工信局副局长邓勇军眼见我们不接受他们提出的"不了了之"的处理方式,当场恼羞成怒恐吓我们,并扬言:如果我们继续上访,我日后的工作也会有麻烦。(有录音为证)。
  常宁市科工信局局长副局长邓勇军和信访办主任吴建南如此明目张胆宣扬官僚主义,并且恐吓上访人、阻挠市民上访维权,此为市科工信局对省委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下达的这三份文件阳奉阴违、设卡刁难之一。
  2020年元月19日,市科工信局信访办主任吴建南和科员何小为竟然弄虚作假————伪造我的签名签收了市科工信局出具的第一份“准备不了了之、草草结案”的答复意见书(伪造签名的落款时间2020年元月17日),并且市科工信局信访办欺上瞒下————连续多次将伪造的签收凭证上传到省信访平台。此为市科工信局对省委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下达的这三份文件阳奉阴违、设卡刁难之二。
  市科工信局信访办伪造上访人签名的违法违纪行为至今未见市纪委监委任何正式的处理文书。同时,市科工信局这第一份答复意见书中的说辞,主要就是元月10日那次会上用来推卸责任的说辞,让人难以接受。
  市科工信局信访办伪造上访人签名被揭穿后,2020年元月23日,市信访办主任吴建南主持、科员何小为记录,作为市科工信局下属单位市第二水泥厂的书记周国成伙同雷桂成、陈德礼、邓昌明、唐传芝、刘佑成联合作伪证。他们无中生有、公然作伪证,污蔑家母是因为在1981年4月之前生育了第三胎,被市第二水泥厂开除。
  事实胜过雄辩,他们公然作伪证迟早丢人现眼,我们有当地派出所户籍证明:我姐生于1980年2月,我生于1981年3月,我妹是家母被中止上班近一年后,到1982年才出生。
  这份作伪证的调查报告被市科工信局发在了省信访平台上。尤其作伪证被揭穿后,市科工信局竟以一句:“时间久达四十年,时间节点把握不准确”试图开脱丑行。此为市科工信局对省委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下达的这三份文件阳奉阴违、设卡刁难之三。
  这份作伪证的调查报告完成后,市科工信局迫不及待的依据这份调查报告,于元月25日给我们下达了第二份答复意见书。在这第二份答复意见书中,市科工信局先是为信访办伪造上访人签名开脱丑行,将他们伪造签名行为定性为:“送达程序没有到位”,之后依据市第二水泥厂书记周国城等五人联合作伪证的调查报告,一口咬定家母是因为1981年4月违反计划生育超生第三胎而被市第二水泥厂开除。
  市科工信局依据那份显而易见的伪证,不加任何调查核实,不顾上访人合法权益,不顾社会影响,就草率给我们下达了第二份答复意见书,此为市科工信局对省委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下达的这三份文件阳奉阴违、设卡刁难之四。
  2020年3月2日,市科工信局给我们下达了第三份答复意见书。在这第三份答复意见书中,围绕我们提到的三个问题,市科工信局继续狡辩、自圆其说:
  1.市科工信局继续认定家母是因为1981年4月违反计划生育超生而被市第二水泥厂开除。
  2.市科工信局声称信访办伪造上访人签名一事正在接受常宁市纪监委调查处理。事实上,直到2020年5月20日,上访人都未见到市纪委监委针对信访办伪造上访人签名一事的任何正式的处理文书。
  3.针对市科工信局信访办在2020年元月23日调查取证的那份伪证————调查报告,市科工信局为信访办吴建南和何小为开脱共犯、串供嫌疑。
  市科工信局在这第三份答复意见书中,提到的这三个问题,在我们看来任何一个都没有切实解决,反倒给人感觉他们这是欲盖弥彰。至于其他那些欲加之罪和片面之词自然不攻自破。
  这第三份根本不切实际、只为推卸责任的答复意见书,既然经过市科工信局局长邓清华审批、送发出来,此为市科工信局对省委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下达的这三份文件阳奉阴违、设卡刁难之五。
  可能他们自己也意识到这第三份答复意见书的荒唐之处,这才有了接下来万众瞩目的第四份答复意见书。
  2020年5月7日,市科工信局易凤生和邓红华送发市科工信局直接下发的第四份答复意见书时,先不说这份答复意见书的具体内容,他们二人把这第四份答复意见书直接扔在地上,然后扬长而去,态度极其恶劣、毫无职业道德,他们用这种态度对待上访群众,确实有损常宁机关单位的形象。此为市科工信局对省委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下达的这三份文件阳奉阴违、设卡刁难之六。
  2020年5月7日,市科工信局送达的第四份答复意见书,终于在地面上和世人见面了,其中内容明显自相矛盾、而且欲盖弥彰。在这第四份答复意见书中,市科工信局又捏造出了一个新结论:说家母在1981年3月(注意他们这次说的是1981年3月)因计划生育问题被解除合同。年纪稍长的人们都知道在1981年之时如果头一胎是生女儿的农村家庭,可以再生一胎,当时这种情况,并没有强制性的只准生一胎,而且当时有两个孩子而没被开除的家庭占绝大多数。至于我妹是被中止上班近一年后才出生,与家母被终止上班的原因无关。而且,照他们所言的话,1981年阳历3月,当时我这第二个孩子都尚未降生,当时家母只有一个女儿,哪来的违法计划生育?如何因此被解除用工合同?此为市科工信局对省委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下达的这三份文件阳奉阴违、设卡刁难之七。
  常宁市科工信局对省委省政府及相关部门下达的这三份文件阳奉阴违、设卡刁难。迄今为止,市科工信局已经针对我上访维权,先后下达了四份答复意见书,而且他们还上下串通、做了四个见不得人的小动作。他们除了弄虚作假、设卡刁难,就是推三阻四、拒不受理。
  试问常宁市科工信局和市第二水泥厂良心何在,意欲何为?

  详情请见:http://bbs.tianya.cn/post-free-6147625-1.shtml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剑拔弓张 时间:2020-07-01 06:01:40
  杂谈卖三无假酒@滚河酒匠 马甲@晕晕道 被人揭穿后恼羞成怒,满嘴脏话,到处辱骂网友,心理扭曲,厚颜无耻,不知羞耻,三无产品坑大家!
作者:南山必输客 时间:2020-07-02 10:02:22
  深圳南山法院因为跟腾讯的关系不清不楚,腾讯在该法院打官司,每打必胜,因此,腾讯被称为南山必胜客,而南山区法院被称为南山腾讯法院。其实,南山区何止罩着腾讯,他还罩着当地的一众P2P诈骗平台。深圳P2P诈骗案频发,其实跟包括深圳南山区法院在内的深圳法院的罩护有莫大功劳。相对的,其他人就成了南山必输客,权益无从主张。
  我2017年1月投了深圳南山区的立业贷,就投了一次,24月的标,还没到期,该平台就于2019年清明宣布不还款了。我遂于2019年5月向广州市的法院起诉立业贷,立业贷立即提起管辖权异议,经一审、二审,广州中院(2019)粤01民辖终1995号裁定,被告异议成立,黄埔区人民法院遂于2019年10月底移交给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管辖。11月底,本人电话联系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立案庭(0755-86608105),一位自称杨姓女法官确认收到移交管辖。由于一直没南山区法院立案通知,12月18日联系该女法官,说要退回给黄埔区人民法院,问退回的理由,没理由,反正就是退回。12月26日再次联系,说已经通过机密局退回了。黄埔区人民法院到2020年3月初才收到,退回的卷宗附了张手写的纸条,说这是三不案件。由于无根无据无公章,黄埔区人民法院没法受理,又退回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退回南山区人民法院后,杨姓女法官还想退回给黄埔区人民法院的情况下,还要本人再寄材料,故意折腾本人,在本人寄材料后,又连同材料于2020年5月寄回给广州黄埔区人民法院。现在,一起法院已经立案移交管辖的案子,就成了皮球,给南山区人民币法院踢来踢去,时不时捉弄一下受害人。
  我打电话给深圳中院的12368,说他们深圳受领导指示就是不受理P2P案件。我问哪个领导,不肯说,我说,这不是领导干部公然干涉司法审判么?12368吭吭哧哧,说她只是个接线的,这些管不了。
  我起诉了几家P2P平台,有两家是深圳的,其它城市的平台,不会太在意管辖权,反正也不出庭,只要是深圳的,就死争管辖权。另一家深圳平台,管辖权异议不成立,就去上诉,上诉失败,开庭时,第一句话就是:“这种P2P案子,在深圳是不受理的”,看来,广州法院真是多事,立了P2P案子。所以,如果深圳经侦、金融办不立案,深圳法院又不受理的话,受害人的钱就这样在深圳政府和法院的包庇下,打了水漂,深圳就这样成了P2P诈骗分子的天堂。
  我起诉深圳立业贷的这个案子,就这样搁置起来了,快一年了,还未开庭。深圳市南山区腾讯法院公然违反民事诉讼法,深圳市委市政府公然干涉司法审判,要把众多P2P难民逼上梁上的节奏。
作者:ty_彭大 时间:2020-07-04 08:13:47
  我们怀念毛 时代清廉的党风。在那个时代,谁想腐败?谁能腐败?谁会腐败?谁敢腐败?毛 一句“谁要是搞腐败,我毛泽东就割谁的脑袋。如果我毛泽东搞腐败,人民就割我毛泽东的脑袋”荡气回肠的誓言,就足以令贪官魂飞魄散。建国后,毛 只是砍了刘青山、张子善两个贪官的头,就创造了20多年官场清廉的奇迹!这才是真正的奇迹。这样的奇迹,怎不令世人惊叹?怎不令国人怀念?怎不令历史铭记?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