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建局长蒙冤三十多年,法院只发生活补助不平反冤案

楼主:ty_142899490 时间:2020-08-02 12:11:31 点击:130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实名控诉:安庆文 身份证:152101194206262116 电话:18548207311
  安庆文声明为本文真实性和所有控诉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30年前,安庆文是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新巴尔虎右旗的城建局长,只因为他得罪了时任新巴尔虎右旗检察院的副检察长毕力格,和新巴尔虎右旗法院院长呼尔乐,不给这两个人非法建筑办理审批手续,副检察长毕力格与法院院长呼尔乐就绞尽脑汁要将安庆文制造罪名打造成罪犯。
  三十多年过去了,安庆文一家走在上访控告的路上,法院认定这是一个冤案,但只每月发放5000元生活费形式不要安庆文夫妇上访控告。
  有错必纠,为什么安庆文喊冤了数十年,从黑发喊到了白发,新巴尔虎右旗法院为何有冤不纠呢?

  副检察长与法院院长公报私仇两次制造冤案将安庆文判刑

  安庆文毕业于华中理工大学,土木建筑系专业。
  1985年,安庆文任职新巴尔虎右旗城建局局长,当时是右旗检察院副检察长毕力格与法院院长呼尔乐要安庆文给批一块地皮私建房宅。
  安庆文到了现场查看,他们选址地方严重影响了城市规划。安庆文一旦满足了抹脸的非法要求,必将成为右旗城市规划的千古罪人。
  站在城市发展的大局上,安庆文顶住压力,没有满足毕力格与呼尔乐的非法要求。没有得到批地许可的毕力格与呼尔乐两人怀恨在心,呼尔乐指着安庆文的鼻子骂说:你等着我非要你的命。
  安庆文不按照右旗检察院副检察长毕力格和法院院长呼尔乐的旨意办事,恼羞成怒的副检察长毕力格就要动用一切手段将安庆文送进监狱。
  安庆文的灾难也是从1985年开始的,新巴尔虎右旗副检察长毕力格与法院院长呼尔乐要如何将时任城建局长安庆文送进了牢房呢?
  新巴尔虎右旗副检察长毕力格要动用检察院的权利将城建局长安庆文送进监狱,他唯一的手段就是通过反贪的名义来进行,竭尽全力在安庆文的身上找出经济问题之后,之后的问题就交给法院院长呼尔乐来做。
  为了陷害安庆文,新巴尔虎右旗副检察长毕力格伙同贾振华把工程队的柴树贵,马长发抓起来严刑逼供20多天,逼着他们承认向安庆文行贿。
  柴树贵和马长发这两个人誓死不从,毕力格无奈只能将其释放。一计没成又施一计,毕力格又以诈骗罪陷害安庆文。
  所谓的诈骗罪发生在1974年,那年的安庆文在新巴尔虎右旗城建局做技术员,城建局副局长付长瑞委派安庆文与刘文涛去北京、河北等地为新巴尔虎右旗政府招聘工人。
  时任新巴尔虎右旗副检察长的毕力格用招工旅差费和给工人买劳保的两千六百多块钱拿来做文章。
  面对副检察长又要再次制造冤案,城建局副局长付长瑞、会计杜连福、测量员戴大起、兰继红,都出面写材料证明安庆文清白,这些证明材料至今安庆文都保存着。
  毕力格实在没办法了,又把写证明材料证明安庆文无罪的戴大起,兰继红抓起来严刑拷打,逼着他作伪证陷害安庆文。
  重刑之下,两个人为了保命,只能按着检察长毕力格的要求违心的做了伪证,至使安庆文含冤三十载。

  法院不纠错只是每月发5000元的生活补助

  安庆文在狱中多次惨遭毒打险些丧命黄泉,有一次一个死刑犯叫沙力呼,拿着棍棒打安庆文的头,几棒下去,安庆文没死,质问他:我跟你没有冤仇大恨你为什么这样置我死地?
  沙力呼的回答是:检察院的的贾振华让我把你打死,这样才能给我减刑,
  安庆文告诉沙力呼:如果你打死我,你死的更快。
  沙力呼放过了安庆文,没几天就被提前执行枪决了。
  安庆文刑满释放后,他们夫妇老到处上访喊冤,从市里到旗里,从自治区到北京。没有钱就爬火车,在零下40多度冬天中,安庆文夫妇俩披着一块破毯子,差点没冻死在拉煤车厢里,
  三十多年的上访之路,安庆文夫妇经历过了无尽的辛酸,扔下年幼的孩子们,不管多难都坚持不懈走。
  安庆文夫妇坚信总有一天会他们会沉冤得雪的,本着这个信念一次次去找政府,找新巴尔虎右旗法院,要求纠错还其清白。
  安庆文夫妇在三十多年的喊冤中,上访材料都能装下一汽车了,他们等到的结果是:从2018年四月份开始,走法律援助,法院每月给安庆文发五千块钱的生活补助。
  办理司法救助的手续时,有人还威胁安庆文夫妇以后不准上访,如果发生了上访就停发工资。
  安庆文誓死不同意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都是年近八旬的老人了,已经没有劳动能力了,孩子还有尿毒症,实在无法生存了,安庆文老泪纵横颤抖的手已经拿不起笔了,是老伴崔淑青委屈求全的在协议上签字。

  有错必纠不能说在嘴上落实不到行动上

  也从2018年4月开始,新巴尔虎右旗法院按时打钱给安庆文,领到每月5000元钱,安庆文还是不明白了:如果安庆文不是被陷害冤枉的,为什么每个月给开工资?如果该法院认定是冤案,为什么不给我们平反?
  呼伦贝尔市法院的叫孙梅和朱传胡法官说过:不能给你平反,如果给你平反了那得牵连多少人进去,国家得损失多少钱!
  听她们这样一说,安庆文无语了:我很茫然,过去还有个黑包工,现在是法制社会,可包公呢???
  国家提出让老百姓告得起状有案必纠,可安庆文老两口真的告不起了,只能通过网络将真实真相公布给大家,安庆文坚信上级领导一定能听到他的声音。
  安庆文老两口不想给国家添麻烦,只求组织给他一个公道,还他清白已告后人,让他们的子孙从阴影中走出来,不然死不瞑目!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可北可西 时间:2020-08-02 17:22:10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