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真有趣

楼主:风七岁 时间:2020-10-19 00:01:35 点击:1808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
  高俅是水浒里的大反派,一个努力的人,努力的想学很多东西,努力的想让自己升值。尽管家庭到他这一代已经破败,可他没有放弃。
  同时高俅也是一个聪明的人,只有聪明的人才能在一个环境不是很好的家庭里,学习这么多的科目,诗词歌赋,棍棒枪械,基本都会。
  可这些当不了敲门砖,只有精通一样才可以。
  而高俅恰恰厉害的这项技能为他带来了好运。那就是蹴鞠,也就是踢球。
  既然高俅会的科目这么多,而且又很聪明,为什么不考取功名呢?也好光耀门楣呢?
  家庭有破败,就有辉煌的时候。在高俅小时候形成价值观的时候,家庭条件突然走下坡路。父母没有好好做引导,从而导致信念的偏差。
  比如说,孩子在叛逆期时,有时候一句话就会引起孩子的逆反心理。从而让孩子破罐子破摔,反正也不学好,那就进行到底。
  在孩子成为街溜子的时候,应该及时制止,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
  如果任其发展,最后只能是街溜子之王,什么都会,学的也快,可就是不学好,高俅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高俅这么发展下去,只能在街边混吃等死。今天偷之鸡,明天跟泼皮打个架。估计也就了此残生,而且是默默无闻那种。
  可命运之神不会放过高俅的,你想舒舒服服的偷鸡摸狗,那是不可能滴。
  怎么回事呢?
  高俅唆使铁公鸡王员外的儿子花钱。每天风花雪月,残柳败巷,总之一句话,不干啥好事。
  这种事,如果两个朋友之间很正常。你是地主儿子,你有钱,你花呗。可坏就坏在,王员外的钱有数。
  这有数的钱如果动了,可不得了。
  轻则伤筋动骨,重则小命都没了。
  铁公鸡可不是白叫的,尽管钱是铁公鸡儿子花的,可那些不重要。高俅跟着花就不行,这钱如果铁公鸡儿子一个人花绝对没问题。两个人花,对不起,只能找人修理你。
  所以说如果朋友花钱大手大脚,你跟着蹭吃蹭喝,也要看看对方父母的人品。小心眼或者铁公鸡的,你要注意了,说不定这些花销就会算到你的头上。唆使一个无知少年是跑不了的,可两个都是少年,总不能花没有钱人的钱吧。
  这是个悖论,我跟你儿子同吃同玩,逗他开心,没要陪护费就不错了,最后还没落好。
  看看高俅陪玩的结果,高俅断了二十脊杖,迭配出界发放。
  板子挨了,按理说也就差不多了,没想到连家都不让回了,直接送出界了,出城后你自生自灭,想干嘛干嘛。
  高俅心里有一个问题,为什么陪玩会产生这么严重的后果?
  打板子属于正常,而被撵出东京城,这个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只是跟朋友吃吃喝喝,王员外儿子估计也不是傻子,也不能说让他干啥就干啥,而且这点事也不至于。花钱的时候也有员外儿子的一部分主观意识在里面,而只有我受到责罚。
  有两点原因,一,高俅是破落户,父母兄弟都不管他。王员外的心里就是打了就打了,反正你也是社会最底层,一个街溜子,还能拿我这个地主怎么样。我儿子花钱就是你的错,我儿子玩乐也是你的错,反正就是你的错。
  第二,从一句话里能看出,东京城里人民不许容他在家宿食。
  东京人估计烦高俅烦的透透的。不学好,成天偷鸡摸狗,打架斗殴。
  估计老百姓也是盼着这一天呢,开封府那也是挂了号的,府尹估计也是暗暗心喜,终于有机会甩掉这个祸害了。
  所以顺水推舟,直接判了个撵出东京城,而且在家吃饭都不行,直接走,抓紧走,赶快走,一分钟别耽误。
  就这样高俅被撵出来了,连个送别的人都没有。
  心里有太多的迷茫,有太多的不甘心,有太多的无奈。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风七岁 时间:2020-10-19 05:48:07
  2
  破落户,怎么都不会改变自己的命运。夕阳下,高俅走在大路上,心里的信念就是生活的磨难一定会过去。
  没有过不去的坎,走一步算一步。
  高俅决定投奔开赌坊的柳大郎,做的什么工作,赌场打手。
  为什么高俅从东京城出来,柳大郎是第一站呢?
  要从两个方面来说,首先,高俅这些年没干别的,旁门左道没少干,结交的自然就是这些旁门左道之人。柳大郎的身份与高俅的身份相当,柳大郎也是来者不拒,只要是有名气的,不管见没见过,认不认识,都会接纳,这样的话,高俅也不至于饿死在外地。
  再一个,也是为日后崛起做一个铺垫,人从最卑微的烂泥里出来,才能越洗越白,最后才能登上大雅之堂,与白藕一个意思。
  这高俅也是真能待,一待就是三年。这柳大郎是真能养,一养就是三年。如果不出意外,高俅就在这养老了,但是高俅这些年没白住,学会了一样东西,为他日后崛起奠定了基础。
  那就是沉稳,高俅再也不是从前的高俅,他变了,变成一个想学好的人。在这三年,高俅没有再做坏事。
  因为他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自己的前途渺茫,几乎看不到什么希望。再不学好,就来不及了。
  可自己做个好人很难,老天会不会再给他一次机会。
  机会从来都是在命运里凑巧而已,大部分都是等来的,只有极少数是自己创造的。
  终于,一个关键事件来到改变了高俅的命运。
  宋哲宗大赦天下。这个消息如一道晴天霹雳,砸开了高俅的心扉,砸活了高俅的心里。能不能回东京城,这里再好,也不过是临时的栖身之地。
  我有理由相信在三年的夜里,高俅一定是想念家乡的,想念那个成长的地方。有太多的回忆,回去哪怕做一个小厮,做一个跟随,自己都愿意,自己只想做一个好人。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既然决定了,那么就走吧,可高俅毕竟在这里待了三年,柳大郎对高俅又不错。怎么开口呢?
  这时候看出来柳大郎是个秒人了,他看出了高俅的心思。
  他知道自己毕竟干的是外八门,上不了台面。自己的这位兄弟只是暂时落难。总有东山再起的时候,而且高俅回到东京城,自己在东京城多了一个去处。落难的时候也好投奔,正所谓投之以桃,报之以理。
  自己本身就是开赌场的,不能再给兄弟推荐这些不入流的地方。
  正好东京城金梁桥下开药铺的董将士是自己的亲戚。
  写好书信,推荐到那。第一,能学一门手艺,本本分分做个好人。
  第二,知道高俅是个聪明伶俐的人,去那自己也安心,最起码没亏负这个朋友。
  好了,上路吧,高俅,大展宏图的时候到了。
  首先要到东京城,来的时候高俅被赶出来,走路才到临淮州,那么这次高俅要坐着马车回去。
  到了东京城,见到董将士,给了书信。
  董将士的反应惊讶应该大于惊喜。好不容易柳大郎开封书信,居然是推荐这个人。
  董将士知道高俅有案底,而且自己家里人口不少。如果教坏孩子怎么办?当个伙计没问题,只是有些顾虑。而高俅知道这些,不好说什么,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到东京城。至于能不能做成好人,那就看老天给不给这个机会了。
  如果董将士留下高俅,当了药店伙计。第一,高俅的球技就没用了。第二,高俅高概率会成为一名大夫,悬壶济世。
  现在高俅的人生命运掌握在董将士手里,董将士做了一个错误决定。
  赶高俅走。
  而意思很明确,我是个本分人,开了一个本分的药铺,你有前科,我不信你。我不知道你在柳大郎那里变成什么样,留下你试错成本很高。
楼主风七岁 时间:2020-10-19 05:48:28
  3
  董将士是个老实人,不想得罪高俅,又不想留下他,只能想招。
  首先,来了就是客,好吃好喝招待着,就这样吃喝了十几天,一点不耐烦的情绪都没有。
  其次,就是自己与小苏学士有些交情,厚着脸皮写封信,把高俅打发就是了。
  那么说高俅知不知道自己的处境。答案是,当然知道了。
  从来到董将士的家里,没给高俅安排活,高俅就明白了。这是看不起自己,又不好明说。毕竟是亲戚介绍来的,不能直接拒之门外。高俅只能装糊涂,静观其变。
  果然,董将士给自己个台阶下,写封推荐信,是去小苏学士府上当差。高俅明白,这是自己高攀了,小苏学士的才学自己早有耳闻,即使在他府上当个打杂的,那不也是学士府打杂的吗?说出来有面子。比起以前可是好上千倍。
  况且自己志不在学医,整天都是中药味实在无趣。自己只好舞文弄墨,诗词歌赋,踢球棍棒到会些。
  董将士的这个推荐,高俅非常满意。
  看看两个人的对话。
  董将士:小人家庙太小,你很有志向。在我这里没有出息,我写封信,推荐你到小苏学士那,也好混个出身。
  高俅点头暗喜:你这不留我更好,学士府那正好适合我。
  俗话说,想的很美,可现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高俅到学士府,小苏学士出来看到了高俅,又看看推荐信。知道这位在东京城里挂了号,也不想收留高俅。又不好拨了朋友面子,怎么办呢?
  还是小苏学士脑袋转的快,要不说知识分子不好惹呢。
  直接再写封推荐信,而且省下了几顿饭,让高俅去驸马王晋卿府里。
  这就能看出来两者的区别,同样是写推荐信,读书人直接能看到事情的本质,只能说开药店的董将士是个实惠人。
  那么高俅当时有没有什么不满呢?
  肯定会有的,好不容易进学士府。然而小苏学士没看上自己,只让待了一晚上。
  高俅又转念一想,小王都太尉。自己早有耳闻,也是个风流人物。
  去那更好,做不成读书人的小厮,做个驸马跟班也不错。
  高俅此刻心里是非常高兴的,尽管有些不快,但是不方便表露出来。自己本来被踢出东京城,再回来也没想要混的多好,只求有个安身的地方就行。
  连续两次都被拒之门,但是去的地方一次比一次强。起码比赌场,药铺,都强上百倍。
  第二天高俅又开启了求职之路,这一次还真没让他失望。
  直接通过了。
  原来这位驸马天生爱结交一些三教九流的人物。高俅虽然不出名,但不妨碍他的才华。通过几天接触,驸马了解了高俅,直接当了一名亲随。
  鱼找鱼,虾找虾,说的一点没错。
  驸马太尉,宋哲宗妹夫,宋神宗驸马,是一个很富贵的人,风流潇洒,而且特别喜欢一些有特殊才能的人,比如高俅的球技。
  高俅至从有了固定工作,他格外珍惜,每次办差都是小心谨慎。
  有一个成语,叫做,日久生情。当然他俩有的只是友情。
  驸马太尉真拿高俅当朋友,而高俅也是个伶俐人,所有交代的事都办的妥妥当当的。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如果不出意外,高俅当个大管家顶天了。再娶妻生子,这辈子也就到头了。
  没想到一场富贵正在悄悄来临,而且高俅完全是被动接受的,你说气人不?
  就像打牌一样,我本不想赢。非要给我一副天牌,想打败我都不可能。
  运气这种东西,虚无缥缈,却又清晰可见。
  你说它虚无缥缈吧,根本没有头绪,没有迹象。想要的时候不来,不想要的时候偏偏降临。
  要说它清晰可见,你在有生之年,一定会实实在在的感受几次。
  感受之后会感叹一句,运气真好,走了狗屎运了。
楼主风七岁 时间:2020-10-19 05:49:51
  4
  驸马太尉过生日,请了很多很多重要的人。但只有一位身份最为贵重,端王。
  这位端王就是日后的宋徽宗,宋神宗十一子,宋哲宗御弟。琴棋书画,无所不通,踢球打弹,无一不精,总结起来一个词可以形容他,玩主。
  这里的几个人可以用一条线穿起来,什么线,兴趣线。
  高俅,擅长踢球,此刻正在端茶倒水。
  驸马太尉,擅长挖掘玩乐的人才。与端王关系最好,有共同爱好。
  端王,历史上有名的玩主,最后把自己玩脱了。
  所以说有共同爱好的人,很容易在一起。
  在职场也是这个规律,有共同话题,共同爱好的人更容易走到一起。
  兴趣是老师,虽然教的学生,品行不一样,性格不一样,背景不一样,但是一定会物以类聚。
  走过一个地方,一群人聚在一起。不用看,围观的人,一定是喜欢看热闹的。而那些喜欢清净的人,一定是溜边再溜边。
  既然请了端王,那么规格不能太低,仙音飘飘,妙舞蝶出。能拿的出手的节目,美酒佳肴,美姬歌舞都给我上,反正就是做到让你满意为止。
  问题来了,太尉这么费工夫,专请端王,真的就这么简单吗?
  当然不,哲宗皇帝无子,本来有一个儿子,两个月大不幸夭折。
  女儿倒是不少,有四位。可没用,继承皇位还是需要儿子。
  这就涉及了继承皇位,只能从一群弟弟里选。
  人选有很多位,怎么也不会轮到端王。
  简王与宋哲宗同母,当权的向太后不同意。下一位申王是位盲人,大宋不可能让盲人当皇帝。再下一个,就是端王了。
  所以说,在当时有很大概率,端王会胜出。那么没当皇帝之前的投资才叫投资。即使是亲戚,不常走动也没啥大用。
  可以参考身边的亲戚朋友,有时候很近的亲戚,真不如上下楼的邻居处的关系好。
  你品品。
  说完驸马太尉,再说说端王。平时就是爱玩的主,自然喜欢王都尉的安排。但是时间长了有些累了,就这么溜达到书院歇息。
  屋子里有很多宝贝,不过这些平时在宫里经常见,不是什么稀罕玩意。
  但是有一样东西,端王看着稀奇,拿在手里把玩了一阵,看的有些心动。想要又觉得不好意思,把玩的时候长了,就看王都尉的态度了。
  它就是一对羊脂玉碾成的镇纸狮子。
  要说端王没见过世面那不可能,皇家宝库里什么没有。这对狮子做工一定很精巧,而材料在帝王家里,只能说一般。
  那么这对狮子会不会到端王手里呢?
  答案是肯定的,王都尉太会做人了。
  端王只说了一个好字。
  王都尉明白了,这是看上了。
  那么这里出现了两种可能。
  第一种可能,既然能摆在台面上的,又请端王到书院歇息。那么就是想让他看到这些珍玩。说白了就是想送给端王,但是要找个由头。就看看端王瞧上哪件,然后以最快速度打包,装袋,送货。
  第二种可能,端王累了,无意间请端王来到这里。而端王看上的一对狮子是王都尉的心爱之物。在这个场合只能顺着说话,而且不能露出丁点不满。
  那么究竟是哪种呢?
  第一种的概率远远高于第二种。因为王都尉说,还有一个玉龙笔架,出自同一个匠人,不在手头。等明天到手,一并送去。
  所以说,不管当时王都尉是肉疼,还是无所谓,此刻只能满脸堆笑。
  而端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关键还有王都尉的态度。
  在别的帝王来说,态度比东西重要,对于端王来说,东西比态度重要。
  所以端王回了一句,谢谢,那个笔架,估计更好。
  王都尉又追说了一句,明日一并送去。
  端王又回谢了一句。
  对话到此结束,两个人都到了想要的东西,得到了自己认为最宝贵的东西。
  宾主尽欢,继续玩乐,关系铁铁的了。
楼主风七岁 时间:2020-10-19 14:50:58
  5.
  第二日,王都尉取出玉龙笔架和两个镇纸玉狮子。
  好吧,为什么不昨夜直接拿出来,而是到第二天很轻松的拿出来。
  大家细品品。
  有没有似成相识的感觉,一个成语应该可以形容这个现象。
  那就是,欲擒故纵。
  为了增加物品的仪式感,装在小金盒里,用黄罗包袱包着,写了一封信。
  然后挑选一个人送去。
  对,没错,高俅。
  只凭一面之缘就平步青云,高俅算一个。
  那么高俅说了哪些话,做了哪些事呢?慢慢来一件件说。
  首先到端王宫投书信。不大一会,院公出来,问,你哪的?
  高俅答,驸马王都尉府的,送玉器与端王爷。
  院公说,殿下在庭院里跟小黄门踢球呢。你自己去说吧。
  高俅答,请您引见。
  从这段对话可看出,端王平时除了吃,基本就是在玩。而玩的东西正符合高俅的所怀的绝技。
  好了,高俅真正的运气来了。
  从被撵出东京城,再到各个地方没人收留。难道一个人的运气真的这么差,只能做一个小厮,当一辈子的小厮吗?就没有一个平台适合自己。让自己当一名合格的球员吗?
  答案是否定的,记得某位名人说过。站在风口上,猪都会飞起来。
  在高俅没有接到那幸运一球时,我们来看看端王的状态。
  头戴软巾,身穿紫袍,足蹬飞凤靴。正在与小黄门们踢球。好一派热闹景象,好一位风流王爷。如果不是生在帝王家,端王会是一名合格的玩家,画家,书法家。
  历史假设的东西太多,唯独一样东西无法假设。
  那就是人的脾气秉性。
  他发的脾气得罪了某人,某人性格狭隘,就会报复。
  他救济的穷人,穷人性格宽厚,那么以后就是拼了命也会还这段人情。
  这就是唯一不常变的东西,非大喜大悲无以改情。
  踢了这么长时间的球,突然一个球向高俅飞来。此刻怎么办?接还是不接。
  老实人,会躲开,因为这是端王在踢球,一个小厮没有资格接球。
  别忘了,高俅的性格。一个在东京城里偷鸡摸狗的主,尽管这些年变的越来越沉稳,可骨子里的性格,不是那么好改的。
  所以一瞬间,高俅鼓足了勇气,选择了接球。而且使出了成名绝技,鸳鸯拐。
  鸳鸯拐,一种踢球动作。难度系数8.0。首先用左右外脚踝,做出连续踢球的花样动作。 然后把球再踢回来,让接球的人能够轻松接住。
  自己踢很容易,难就难接球。
  怎么接,多少力度,角度是不是刚刚好。
  接球的人球技怎么样,处在什么阶段,擅长接哪种球,高球还是低球,内旋球还是外旋球。有没有什么忌讳,今天的脚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大腿内侧拉伤。
  难,真的很难,喂球真的很难。计算着喂球真的很难。
  不要怪我们的裹足,因为他们真的尽力了。
  你们懂的。
  好了,终于与端王接上头了,前天喝酒的时候,根本没有高俅的位置。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不要说插嘴,在端王面前走过去,都是一种罪,惊王驾。
  端王问了一句,你是什么人?
  高俅很利索的跪下,说:小人是王都尉亲随,受东家指派,来给您进献玉玩,并且有书信给您。
  端王听了,很高兴。姐夫很上道,不错不错。
  打开盒子,看了一眼这些珍玩。交予随从。
  交接完了,没事了。事情发展到这,没什么事了,高俅你可以回去了,回去跟王都尉说一声,整个差事就办完了。
  可是,但可是。好不容易接上头了,能轻易这么就错过吗?
  千年修得同船渡,万年修得共枕。
  端王与高俅注定今生要相遇,即使不是在王府,那么在别的地方也会见面的,历史有它的必然性。
  今生高俅唯一飞黄腾达的机会,终于被端王抓住了。
  没错,端王送给高俅的机会,是高俅自己抓住的。
  这句话很绕,但是你记住了,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高俅出绝技,端王看到了,印在脑子里。
  就像一个职员,你在公司工作,很平庸。没什么突出技能,领导怎么会想起你。领导只会想起与他有关联的人或者事,或者有特殊才能的人。
  所以说不要什么都学,什么都学等于没学。要突出一点,精通一点,才能走的更远,走进领导的心里。
楼主风七岁 时间:2020-10-19 15:10:43
  6.
  好了,开始进入正轨。
  在端王的脑子里,玉器哪都有,随时都可以得到。
  但是好的陪玩可不多见,于是他问了高俅一句,你会踢球?
  高俅如果自吹自擂,估计在端王的字典里就会把他划去,没有领导喜欢吹嘘的属下。
  领导的意思就是,我不在的时候,你随便吹,我在的时候,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你,要吹我。
  高俅答道,小人名叫高俅,会踢球,但只是胡闹着玩。
  端王说了一个字,好。
  别看只有轻轻一个字,在端王的心里印象分,最少是九十分。回答得体,不骄不躁,是个伶俐人。
  端王接着又说,你下来踢一场,如何?
  这是端王的投石问路,意思就是胡乱踢也好,会踢也罢。下来溜一溜,是骡子是马溜溜。
  如果有真才实学,那么一场富贵会等着你。
  这里的一个疑问句,是我加的。正常的是一句肯定的话,但端王是用疑问的语气,说出来的。
  此刻高俅心里一定是翻江倒海的,一定是。
  高俅知道端王愿意玩,愿意踢球,而自己刚才露的绝技,已经引起了端王的注意。
  可自己只是送货,还让送货员露一下炒菜的绝技吗?
  那么自己怎么做?
  大大咧咧上场,球技是没问题。可端王只是让一让,万一只是说一句客套话呢?
  先暂时避一下,于是高俅又推辞了一次,小的是什么人?怎么敢跟端王您一起踢球。球场无眼,万一踢伤了,怎么办?那不是死罪吗?
  要不怎么说是命中注定两个人相遇呢?
  既然高俅不愿意上场,放在一般的王爷身上,请你两回你都推辞,万无再请的道理。
  既然高俅这么说了,没必要强人所难,也就算了。
  可是,但可是,端王讲出了一个理由,高俅只能从命。
  什么理由?
  这是齐云社,名为天下圆,又有什么关系呢?
  意思就是这里是踢足球,没有王爷,没有小厮,没有亲随。有的只是球员。你踢伤我没有关系的,球场上难免磕磕碰碰,吃饭还有可能咬着舌头呢。
  古有三顾茅庐,而今有三请高俅。
  到这里,王爷给高俅的面子是足足的了。王爷对于玩乐,也是充满斗志,充满了兴趣,不遗余力地追求着。
  王爷让踢球就踢吧,于是高俅解膝下场。
  正式的表演赛终于开始了,高俅终于一只脚迈入大宋顶级的圈子了。
  做好领导身边的小厮,要会几个技能。会接球,会踢球,会谦虚,会谨慎,会慎言,会技能。
  以上几点都会,那就是小厮极品,会两样,勉勉强强,会三点,如鱼得水。
  至于哪几点,客官自己慢慢体会。如果问我,我也在体会中。
  高俅的踢球绝技确实棒,只踢了几脚,端王喝彩,侧面也反应了,在柳大郎家的三年,高俅绝对没有只是当打手那么简单,球技也在不断磨练中。
  再一点,从一个王爷的捧场程度来看,高俅确实有点真本领,世界足球先生是跑不了了。
  而高俅呢?估计前半生所练的球技绝招,都拿出来了。
  只有一个目的,让端王高兴。
  果然,端王找到了人生中的顶级陪玩,那里肯放高俅回府,直接留宫中过了一夜。
  宫里除了太监就是侍卫,都有自己的职责。而直接留人过夜,看出来端王真的喜欢上了高俅的球技。
  一个爱才的人遇到一个有才的人,只能是干材雷火。
  但是无故留人,总要给一个说法。大宋也是讲究法律的年代,即使是姐夫的小厮也得说明一下情况。
  其实找个人通报一声也就是了,但是怕姐夫有想法。
楼主风七岁 时间:2020-10-19 15:28:55
  7.
  于是次日安排宴会,请王都尉宫中赴宴。
  这次赴宴有二点原因。
  第一,表示对姐夫前几天的款待之情,毕竟礼尚往来才是为人之道。
  不能今天你请我,连着请我一个月,然后我装着没事人一样,那么这种关系好不了。
  除了父母以外,没有人欠你什么。
  第二,对于高俅的一种尊重,一封书信,派一个人过去说一声,都可以把人要过来。
  而这种摆宴席,在吃喝的时候提出来,是表示对姐夫的重视。
  那么高俅一夜未归,王都尉知道什么情况吗?
  答案是,肯定知道。
  王都尉什么心情?
  说实话不太好。
  一个辛辛苦苦培养的跟班,而且是一个溜须拍马.吃喝玩乐无一不精的跟班,而且是一个懂的自己心思的跟班。办什么事都安排的明明白白的跟班。
  那么容易培养吗?那么容易碰到的吗?那么容易放下吗?
  为什么说高俅是一个香饽饽了呢?
  答案是中国历史上,只要是贪图玩乐的帝王,他高俅都是香饽饽。
  好了,王都尉来了,带着不甘的心情来了,那么现在可以开始吃喝了。
  端王:高俅球技了得,本王想要此人做个亲随,怎么样?
  王都尉此刻只能是望杯兴叹了,但是脸上可不能有任何情绪流露出来,只能是心里带着苦涩,脸上带着微笑。
  王都尉:好的,殿下。这个人你要用,那就留在你处听用吧。
  事已至此,无法挽回。而端王高兴,拿着酒杯称谢。
  事情告一段落。
  如果不出意外,高俅做到王府大管家,一点问题都没有,娶妻生子,日子过的也是美滋滋。
  那么高俅跟随端王以后,是一个什么状态呢?
  用一词语形容很贴切,形影不离。
  你到哪,我就在哪,你去哪,我就去哪。真的是寸步不离,估计上厕所,在外面放哨的都是高俅。
  那么这么亲密的关系会带来什么好处呢?
  大大的好处,可以说是天大的好处。
  见世面,好升迁。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有好事先想着你。
  果然机会来了,哲宗宴驾,册立端王为天子,立帝号为宋徽宗。
  而高俅呢?又升了一级,皇帝的跟班。
  到了此时,高俅无论如何想不到,估计以前做梦都想不到。
  那个东京城的破落户,被人撵,被人赶,被人瞧不起,被人呼来喝去的人,在无数个夜晚,高俅只想求一块栖身的地方,而如今有了顶尖的身份。
  那么高俅有没有可能,只是皇帝的一个跟班,就到头了呢!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皇帝是高俅的朋友。
  两个人相处仅仅两个多月,端王没拿高俅当外人,而高俅呢,也没辜负希望。说白了,就是换着花样讨端王欢心。
  当奴才能做到这个境界,可以说很成功了。
  但是真心拿跟班当朋友的不多,宋徽宗算一个。
  历史上有很多的跟班,小厮,奴才,下人。只要主人愿意,随时可以舍弃。
  比如,乾隆给和珅留的那封信。
  大事以定,某一日,宋徽宗赵佶把高俅叫到面前,说,朕想提拔你,可你的学历太低,又没有军功,不好办呢?
  这样,你先去枢密院上个名,在边军转一圈。
  最后抬举高俅做了殿帅太尉一职。
  高俅当时都蒙了,以为自己顶天是个皇家府库总管,没想到还能当军事主官。
  那么为什么让高俅当这个主官呢?宋徽宗赵洁到底是怎么想的?
  答案是,军事主官只能安排自己人,我放心。
楼主风七岁 时间:2020-10-19 15:43:26
  8.
  大宋自太祖杯酒释兵权以来,就对殿帅府太尉这个军事主官非常重视。
  不是信任的人,不是非常信任的人根本当不上。
  殿帅府主管军事机密事务、边地防务、并兼禁军。
  高俅,你当什么皇家府库管家,兵权交到你手里,我放心。
  你的能力我不管,你的过往我不追究,你的一切都是过去式,我只要你的一样东西。
  答案是,忠心。
  看到了吧,一个公司。能力排在忠心以后,业绩排在忠心以后,你的缺点排在忠心以后,你的优点排在忠心以后。
  所以说,办公室的斗争永远都是站队,站对了,就对了。站错了,对不起,只能送你一双鞋子,小号的。
  斗争是残酷的,那么有没有人能置身事外呢?
  没有人,因为天地以万物为绉狗。只要你生活在天地间,只能当一名你不愿意的角色。
  都是别人的棋子,没有棋手。有的只是你自认为的棋手,而本质还是棋子。
  而高俅呢?当了军事主官,又会做哪些事呢?
  历史的画卷已经缓缓展开,各位英雄好汉很快都会粉墨登场。
  高俅挑了个良辰吉日,准备上任。
  所有的公吏都军都来参拜,换新领导了,新人新气象。每个部门的领头人开始点名,然后汇总到高俅这。只缺了一位,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
  那么这么重要的场合,王进怎么没有来?
  禁军主官回报,半个月前,有病在身。现在病还没有好,所以没来上班。
  好吧,新官上任,所有人都到了,只有王进没有来。
  王进知不知道新官是高俅。
  王进:知道。
  为什么不来?
  王进:不想来。
  理由是什么?
  王进:半个月前有病了。
  作者:理由不太充分。
  这个理由太合理,我有病,不想来。
  难道高俅不会向身边,打听你的身体状态吗?肯定知道你是什么病,别忘了你俩是有恩怨的,明知道这种场合会被人抓到把柄,为什么还这么做?
  答案是,王进是一个正直的人。
  不想与高俅接触,不想面对这种小人,不想面对这种毫无底蕴的人。
  什么军事都不懂,却做了殿帅府太尉。
  并且两个人有过节,高俅清楚,王进同样清楚。
  但是王进忘记了,打人不打脸,有些事面子一定要给。
  去殿帅府点名有几点需要说明一下。
  殿帅府点名,是你的职责,尽管在宋朝里,禁军教头官不大。可这种场合一定要去,不去是扫了高俅面子。
  假如殿帅府里不是高俅,而是其他人。你不去,太尉换了谁都不会高兴。第一把火,肯定烧到你的头上。嘴里不说,心里也会记下的。
  再一个,有些事情只要主动见面了,总会有个说法。如果是被动见面那就真的被动了。见面三分情,以前有过节,你主动来见面,有些事也是能说开的。
  那么王进没有主动见面,看看高俅怎么说。
  高俅:瞎说,既然在花名册上,是不是他看不起我,糊弄你们。此人在家装病,赶快将他捉来。
  随后他就派人到王进家,要拿他。
  到这里,王进的退路没了。
  意思就是太不给面子了,还装病。即使你真病了,那也是装病。
  • 水边曲度: 举报  2020-10-19 16:00:22  评论

    高俅说的话,都不容置疑。如:“胡说!既有手本呈来,却不是那厮抗拒官府,搪塞下官。此人即系推病在家,快与我拿来!”高俅脊杖四十,是水浒传特例!
  • 野蘑菇2020: 举报  2020-10-25 08:18:57  评论

    被你写得挺有趣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