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移动公司少数人太“高明”太“精明”了! 多个假证据?!

楼主:倡德 时间:2020-12-07 11:29:08 点击:2441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今年6年月10日,移动有人擅自开了流量包扣了我的钱,才发短信通知我,更让人气愤的是,今年于7月21日,又有坏人窃取我刚刚才修改的服务密码,在未经我本人手机验证的情况下,又擅自开通了什么快手定向流量包在未经我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扣了18元。这二次我均对移动的所谓解决办法非常不满意。


  
  
  
  
  
  
  
  
  
  
  
  
  
  我向省通管局反映后,云南移动提供给省通管局多个假证据:
  1, 移动说我“订购”快手还有使用记录,使用记录是7月21号10点17分59秒,到7月31号23:00。这是我和通管局□□通话时□□讲的,但通管局□□和我通电话的时间,是7月30日9:46—10:04 ,时间还没有到到7月31号,怎么会有7月31号的使用记录?而且在7月30日之前,我已经通过10086关闭了上网功能,(我有证据)怎么会有使用流量包的记录。(我和□□通话的时间我有证据,需要可出示。)我有通话录音,16.4M的MP3音频。

  2,移动说“阿里包”和“快手定向流量包”都是我通过猎豹安全大师APP手机“订购”的。但是,猎豹安全大师是个杀毒软件,它没有让用户联接网络的功能,不能连接到移动办理业务的官网上,开通什么流量包。我询问了开发制造猎豹安全大师APP(猎豹移动公司官网上说,此软件原名金山手机毒霸)的金山公司,公司官网回答说:猎豹安全大师手机APP,目前没有连网、连接运营商、开通流量包的功能。就是说,不能通过猎豹安全大师开通流量包。我有网上询问截屏,


  3.移动公司负责投诉的人多次和我通话,但是,对于未经充许私自开通流量包扣钱事,对我讲的和对通管局的完全不同,完全是两种说法。对我讲的是:(录音)移动:我们处理方案,目的的一个是你这次没有享受到(流量包),这个给你退费,但你要求的这个(签防止再次出现本人未同意就开通流量包的协议)很抱歉,无法满足
  移动:你这次没有使用到业务,我们为你申请退费,这个流量包,你没有使用,用的也不多,那我们这边为你申请作单倍退费,但你要求的这个协议,很抱歉无法满足。
  (通话有MP3格式录音。括号内文字是个解释性的,录音无。如果听了完整的录音,就知道解释是符合整个录音内容的。因为单是这几句话,无解释就不明白是指什么。)

  但移动对通管局讲的是:他自己订购的流量包,订购后他就使用了,我们提供他订购和使用的时间和发给他的验证短信证据 。提供发给我的验证短信本身就是一个骗局,央视《焦点访谈》早就揭露过,现这个骗局又用到我手机上。见我提供的央视《焦点访谈》截屏6—10,对这个骗局的说明,有人说:移动绝对不会做这种违规的事,那请看移动公司的一位区域经理对中央电视台记者讲的真话。见截屏3—5。。

  《焦点访谈》的主持人说:“你看,不管你愿意不愿意,知道不知道,反正是扣你没商量,原来,好多不明不白的手机扣费就是这样来的!这不光让人生气还让人觉得害怕!怕的是,这费说扣就扣咱们可是防不胜防。本应为消费者服务的企业,却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和技术之长,给消费者下套骗取钱财!而且这还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个别行为,居然已经成了业内公开的秘密!消费者遇到这样的事就会想,这种行为和偷钱抢钱在本质上有什么区别呢?如果小偷偷钱被发现,肯定要被绳之以法,那么手机运营商的这种行为,又该如何界定如何处理呢?”上面的话,如果不是由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的主持人讲出来,可能个别人会抵死不相信移动有人会这样做。央视报道的是某几个地方的移动公司,但《焦点访谈》的主持人说:“全国各地许多移动用户都表示有过类似经历。”

  我两次被移动某员工或外包商私自开通流量包,就和央视报道的相同:移动某员工或外包商先把我的短信功能关闭,让我收不到问我是否同意使用的验证短信,用免密工号(不需要输入用户服务密码就可打开用户帐户,开通业务,这是违规行为),开通一个流量包,然后,又打开我的短信功能,让我收到“开通扣话费的流量包已成功”的短信,我马上投诉,但当月扣的流量包钱不退还。私自开通流量包的目的—偷当月不退的钱,就达到了。关闭和开通短信见截屏6—10,央视焦点访谈报道,每开通10个流量包,私自开通者就得奖100元,见截屏11--12,但这是以前的“行情”了。(完不成“任务”扣分,完成有奖。)

  接下来,“有的用户会投诉,但绝大多数用户不会追究。”(这句话是《焦点访谈》主持人讲的。相关人员讲了绝大多数用户不追究不投诉的原因。)客户不投诉那就“相安无事”了,见截屏13—14。但如果有人投诉,而被私自开通的用户又没有使用流量包,某员工或外包商照样有办法,就是要用到央视《焦点访谈》所报道的“客户资料修改”了,见截屏15。对系统上记录的客户的相关资料进行改动,
  可见,违反法规!弄虚作假!央视《焦点访谈》报道后,移动收敛了一段时间,现在,移动少数人又“旧病复发”了。

  由于移动讲话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只有我、移动公司通管局三方面都在场,三对面,并各自出示证据,才能查出真相,但是移动不同意调解,不同意调解的原因是不敢在通管局和我面对面的谈!
  移动接到通管局我的申诉后,由相关人员“调查”,竟然“调查”出上面的三个假证据提供给省通管局,应不应该对这个“调查”的人本身进行调查,他是怎么调查的?!

  下面是我申诉时提的,防止以后再出现这类事的关键的诉求,
  这类私自开通收费业务扣钱事不停止,是移动刻意要让这事继续下去,损害更多用户的合法权益吗?有一个事实表示:是的!这个事实就是:
  我对移动讲,为防止再次出现这事,移动和我应签一个协议,今后对我(不包括其他用户。)开流量包和其他任何收费业务的验证不用短信,直接打电话给我,用我亲自讲话的方式来验证。这可有效防止以后再次出现,(为防止他人冒充我的语音,我讲话的时间不少于30秒。)但移动坚决不同意,(我有录音证据。)因为用了这个方法,就断了移动极少数人私自开通流量包偷话费的财路了,移动当然不同意,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改动就可防止了,但坚决不同意,就表示,移动以后很可能还要这样做!这也是表示移动有人私自开流量包的一个旁证,如果真如移动讲的,根本没有私自给用户开流量包的事,那这个协议就不会起任何作用,只是一张废纸,签了既可表示自己不会做,也可让用户放心,就会签,就敢大胆的签。为什么会不敢签?越是坚决不敢签,越表示现在和以后,云南移动实际上就是有:未经允许私自开流量包扣钱偷话费,又当月扣钱不退的事!

  因为移动极少数人偷钱的关键:就是不让用户验证,和当月扣的钱不退这两点!又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和技术之长伪装成已经验证了,把责任全部推给用户,说是用户自己定购的,这是很恶的,让人很气愤。在少数违规员工或外包商这样做的情况下,用户反而有理成无理,反而成了自己开通(移动对这个的专用名词是“定购”),自己“定购”又不承认,被违规开通各种收费业务的用户,反而成了“自己‘定购’又自己投诉”,反而成了无理取闹的人。所以,只有把验证设为:只能由用户本人亲自讲话,所谓已经发了验证短信的偷钱法就行不通。移动愿意不愿意这样做,就是判断移动以后还做不做的试金石!如果不愿意,又拒绝讲不愿意这样做的理由,只有一种解释,以后还要继续偷钱!


  □□说移动不同意调解,(如你不同意移动的做法)就去法院起诉。我到法院问了起诉的事,法院说,你这个就是简易程序也至少要三个月时间,你这个金额少,(二十多元)最好是由移动的主管部门认真调查解决。我说移动拒绝调解,我发现了移动的三个假证据,回答说由移动的行政主管部门通知他来接受调查,他无权拒绝,你有移动的证据,调查时你拿出来就是了。

  省通管局在2016年和2019年两次对云南移动的错误行为作出行政处罚,行政处罚体现了省通管局的公平公正,是行政有作为的,我希望省通管局公平公正的办理我这个事。
  我认为,由于移动涉嫌向通管局提供多个假证据,已经不适用调解了,(而且移动也拒绝调解。)适用调查处理,省通管局领导已责成业务部门调查。

  未经客户同意擅自开通流量包等收费业务和“客户资料修改”,一般员工是无法做的,要有相当高的权限才能做,但免密工号就给了员工这个权限。而且,有更高权限的相关人员,能对移动系统的相关设置和相关功能作出改动,(有些改动是必要的正常的调整。)其他某种,也只要有很高权限,就能对相关设置和相关功能作出改动。移动少数人为了掩盖错误,有几个“办法”,一是拖延时间,从7月到现在,已拖了四个多月,二,可能可能在一般人认为不可能的,在技术上,系统上,系统的权限上作文章,目的是为少数员工的违规行为找借口,三,否定免密工号或淡化免密工号的负面影响。如果调查结果声称,移动系统或其他如何如何,就是实际上已经和7月30日以前的状态不同,就是相关证据有改动,证据一改动就是虚假的,根本不能作为证据。如果对改动认可,就是不公平不公正的,而且还不只是…。从开始调查起,已经将近两个月了,要这么长的时间吗?但愿不会这样,但愿是公平的。我再重复一次,2020年7月30日以前的状态。

  如果不承认有免密工号,那敢和中央电视台打官司吗?中央电视台多次公开向全国揭露播出后,免密工号已经不是某省移动自己说无就无的了。任何机构,如果用“客户资料修改”和在技术上,系统上,系统的权限上作文章的方式来否定某省移动2020年7月30日以前的状态,,迟早要负责任的!
  一句话,不要欺软怕硬!为什么对一个60多岁的老人一次又是一次的偷话费?一次投诉后二次还要偷?为了掩盖免密工号,也可能可能换了个说法,不叫免密工号了,但本质完全一样。换说法后,名称上的免密工号没有了,直接查免密工号查不出来了,实际上的免密工号仍然存在,而且更隐蔽了!!免密工号(或者换汤不换药的其他名称。)是个人行为?还是某省移动某部门的部门行为?如果还要设法掩盖,找借口,不处分而是继续包庇个别员工,只会弄巧成拙,成了某省移动公司的省公司行为。

  在央视调查播出之前,免密工号事已经被一些人知道,各地已有人向当地通管局投诉,但调查结果是三句话:经查,一,移动没有偷话费,二,没有免密工号,三,移动个别人服务上有不足,已要求改进。这是典型的避重就轻。央视调查后,真相出来了:偷话费有!免密工号有!格式化的三句话是假的,被否定了!
  过了一段时间后,这事在某省移动又出现了,用户投诉,调查结果又是格式化的三句话:经查,一,移动没有偷话费,二,没有免密工号,三,移动个别人服务上有不足,已要求改进。这就太怪了。但也有某省通管局查出来了,对移动行政处罚。希望通管局不要又是格式化的三句话!
  央视调查后,多次在焦点访谈播出,这个事实是无人能否定的,现在技术更先进了,个别人偷话费也更“高明”了,更隐蔽了。如果调查结论又是上面格式化的三句话,总有一天要负责任的!

  因为手机的计费系统,完全掌握在移动手里,专业性强,用户根本不能看到后台实际的业务开通及计费的设备和操作人员。有人投诉后,也是由移动自己的人去“查”,查的时候,用户无法在场,更没有第三方的和移动公司没有利害关系的公正的具有专业技术的部门参预。这个查不是老子查儿子,可能还有点表面上的公平,而直接就是儿子自己查自己,移动自己查自己,不公平不客观。

  举个例子,比如公办的省或市、县、区人民医院产生医疗事故,不能由人民医院自己查自己,要由第三方和公办人民医院无利害关系的公办法医鉴定机构来查。但移动就是关起门来,自己查自己,完全是一面之词,何况还有多个假证据。

  可能有人说,云南移动不是私人小企业,不会未经用户允许,私自开通流量包扣钱,那么,央视曾经两次报道过的移动的真相让你不得不相信。见我提供的央视《焦点访谈》的截屏3--10。如果需要我提供央视两次报道移动私自开流量包偷话费的完整《焦点访谈》视频,我可以提供。

  免密工号(或者更改名称后,换汤不换药的其他名称。)就是移动少数人为少数违规员工或外包商设置的一把大保护伞。在这把大的保护伞下,极少数违规员工或外包商的一根毫毛也没有碰到,可能还在背地里笑着说:“你去投诉吧,有公司的这把大保护伞,以后我还要给你开通流量包,扣你当月的钱不退,气死你。”
  少数违规员工或外包商,是被违规开通各种收费业务的用户的当事人,主要责任人,是用户想见到要面对的人,在移动少数人的大保护伞下,始终不出面!可见保护得太好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开发定制 时间:2021-01-09 20:08:35
  提供技术开发,系统二次开发,代运维,安全解决方案。
  联系方式:
  wx: St67865
  电话:130-2882-9779

  简介:
  技术全栈,擅长架构设计,API 网关,高并发,网路安全,链路优化,多个千万级DAU+ 经验;
  擅长产品技术0 到1,具有云计算/虚拟化,教育,金融,运动,电商,区块链等行业经验;
  熟悉Java/Android/iOS/JavaScript/NodeJs/Golang/Python/Php/C/C++/Flutter 等语言;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