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好奇 自己会把这一生 过成什么样呢?

楼主:树树树河树 时间:2021-01-16 07:03:18 点击:401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今天是我三十岁生日. 昨天晚上问小鸥 你看我像几岁?他说 7岁.. 感觉自己被嘲笑了.
  明面上总是不在乎生日的 但心里暗暗还是觉得是特别的一天 得做点特别的事 虽然一年年的过去了 除了偶尔给自己做个蛋糕 或偶尔有人给个惊喜 什么特别的事也不曾做过.
  小鸥又问 你生日有什么想生的没?嗯..这倒是个新颖的问题 我一下就有了答案 我想要土 在craigslist已经相中了的土. 不过大概只能做到跟那卖土的人联系一下. 今天就运过来 也是不大现实.

  早上被手机震醒 讨厌的钓鱼电话. 稍微看了下手机就起来了. 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看见窗台上牛油果种子的根悬在干燥的空气中 一下着急了起来. 根须的末梢都变成了深褐色 可能是被水里的铁锈的 但忍不住怕它是干的 就立即出去给它接水. 这里的水是井水 据说铁含量很高 所以家里水龙头里出来的水 是加了盐调和的. 植物不喜欢那盐 所以给植物的水 要在外面取.
  我打开门 光着脚就往下跑. 外面温暖的空气扑面而来 让我感觉快乐. 我一边感受着自己脚底落在那红漆木质台阶上的触觉 一边强烈地萌生了想来写点什么的想法. 想写下这一刻. 这非常微不足道的普通的一刻. 这微不足道的普通的一天. 甚至今后很多普通的日子. 一边想着 一边身体里升起一股鲜活的力量.

  于是我收拾好了被铺 就搬着我的小桌子小椅子和笔记本 下了楼. 现在我坐在楼下被大树环绕的小块草地上 码着字.

  昨天夜里突然醒了 听见小鸥窸窸窣窣洗漱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被他吵醒的 就有些恼怒 想着明天要告诉他 我半夜醒了 听见你准备去睡觉. 然后突然意识到 我这是在干啥? 要让他内疚吗?怎么这么小心眼儿?我慢慢听着他故意放轻的动作 心里渐渐温暖起来 很感恩他对我的照顾.
  他去睡了 可我还是睡不着. 房间里的暖气噗在我脸上 鼻腔内有风 让我很不舒服. 我翻来覆去一会儿 把枕头换到了另一头. 很神奇 在另一头躺下的时候 突然有种恰到好处的舒适感 原来这头才是对的方向啊!想想这头是朝东 好像确实有睡觉应该朝东的说法?不过暖气的风依然在我鼻子前面绕 真是厉害了..
  一不小心我陷入了漫长的瞎想. 想到了最近的实习申请.

  稍微说一下 -- 我博士还没毕业 剩下最后一年全职实习 从去年十月份就开始申请. 这个一年一次的全国性申请流程很严格很繁琐. 我一共申了十一个地方,拿了五个面试. 各种面试和了解下来 现在觉得还算想去的 大概只有两个. 二月初的时候 我需要把这个五个地方按自己想去的程度排序 对方也会把他们所有面试过的人排序 然后系统会自动匹配.)

  这个过程带给我的挣扎很多 各种情绪一波一波出现. 昨晚躺在那儿 突然想起的是 我想去的只有两个 虽然其中一个明确跟我表示过对我的喜爱 但最近那次聊天是不是聊得有些过于尖锐了?人家会不会被我吓着了?另一个地方 完全看不出他们态度... 这情况 很容易就没地方去了呀. 要真是没地方去 我必定是直接退学了 那退学了 我干嘛呢?
  关于退学该干嘛的问题我已经想了三年多了 想到现在已经没了脾气 虽然没什么具体计划 但也不怕 甚至有点兴奋. 但昨天夜里想起 却感觉是无法接受的 心里一阵害怕. 从小就觉得干啥都没啥意思也没啥意义 不知道坚持做一件事的原因是啥 于是就啥也没坚持下来. 唯一会点的 就是心理咨询 但心理咨询 适用范围也有限 我还不是什么大师 只能算入了门 心里是很虚的.
  接着我又不小心想起了有四个我比较喜欢的地方都没给我面试 这个数字又在黑夜中扎了我的心 对自己的怀疑和随之而来的无力感又侵袭了我一波.
  我是有意识的 知道自己又陷入这熟悉的情绪 知道自己的身体又僵硬地蜷缩在了一起 于是也就知道 其实我并不是非得这样的.
  我起来去上厕所 看了看镜子里脸很浮肿的自己 回到房间 打开灯 很暖 很亮 我感受了一会儿那种明亮又温暖的感觉 就又关上灯.
  依然感受到焦灼 自己这么没用得赶紧做些什么的焦灼. 然后大脑里各种搜索能做的事 最后啥也没搜索出来 没任何事是可以立竿见影的.

  于是另一种意识慢慢浮了上来 那种更开阔 更敞开的意识..
  这样或那样 又如何呢?要发生什么事 不也只能任它发生嘛?以后的岁月中 会发生些什么样的事呢?我又会如何应对呢?
  在这种好奇中... 我滑出了意识的边界.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5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老猫批八字 时间:2021-01-16 07:43:05
  早!
楼主树树树河树 时间:2021-01-16 11:09:39
  回复 @老猫批八字: 谢谢前辈鼓励!拜读过前辈的贴 哈哈久仰了!
作者:240399071 时间:2021-01-16 12:31:31
  笃定了自己来自何处,就不会再好奇将要去向何方.
我要评论
作者:北方的灰太郎 时间:2021-01-16 14:30:04
  随便一写,写的真好。
我要评论
作者:秋水无忌 时间:2021-01-16 14:58:58
  楼主好文采
我要评论
楼主树树树河树 时间:2021-01-17 08:34:49
  没想到 昨天余下的时光 保持了令人舒适的温和.

  确实给卖土的人打了电话 然后深思熟虑一番 又做了一番功课 却头晕脑胀起来 闹不清怎样配土才最肥沃最经济. 小鸥便拉我给他叔叔打电话.
  坐下之前 我冲去拿了个火龙果 跑回来 无辜地剥了起来.
  我一边美滋滋地挖着这多汁的紫心火龙果 叔叔一边问了我个俗套又意外的问题 -- A-F的尺度上 你给过去的一年打几分?
  ”这是什么鬼问题?问这干嘛?” 我嚷嚷起来.
  “别用问题来回答我的问题." 他居然是认真的.
  我可真不喜欢这个问题 人生的可能性 是线 可不是线段啊!可不是ABCDEF可以标记的!
  “C吧" 我勉强给了个中不溜秋的答案.
  ”为什么?为什么是C而不是B?”
  “其实我一开始想说B的 但感觉我人生上升的空间挺大的 一格可不够.”
  他们听了我这个乐观的角度和简洁的答案 像是松了口气. 他们想必也是没准备好认真地倾听我生活中点点滴滴的苦楚.
  等我吃完 对土的讨论才开始. 石头也在. 他们一起给了些很不错的主意. 果然大家懂得都比我多!

  后面做了什么 都记不太清了. 残留了如下一些印象:
  穿两条裤子的笨重感 以及脱下一条裤子后的轻盈感
  篮球砸向地面和撞上篮筐的声音
  雨点落在身上 凉凉的触觉
  Peia Luzzi直冲上我天灵盖的歌声
  红龙果皮泡在水里的漂亮色泽
  小鸥夸赞我做的花菇吃起来很「亲密」, 以及他一本正经的 "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小鸥烤的紫包菜入口时带来的惊为天人的味道
  房间里葡萄柚的气味
  纪录片里同时播出的两个声道 两种语言

  噢!当我再次尝试使用月亮杯的时候 想起自己第一次例假 也是生日呢!
  当时的自己 拒绝接受这一现实 坚持不肯垫卫生巾.. 好像只要自己不相信 它就不会真的发生. 后果 当然是 很惨烈.

  晚上很长一段时间里 我的双手都在垂垂的微凉的布料间游走
  我很仔细地想把一块亚麻色的布料和一块黄芥末色的布料缝在一起
  花了很多心思确保我能缝出个直线
  于是最终坐下来穿针走线的时候 心里已经把握十足 故而感觉十分得服帖和自在
  一边缝 一边时不时匀出心思来看看自己的状态 总会发现自己身体哪里紧绷了 精神也有些过度集中了
  就在这样紧一会儿松一下的循环中 缝到了困倦

  很感恩 能有这样平静又温暖的一天
楼主树树树河树 时间:2021-01-23 10:03:30
  早上起来 推开门 感受到空气湿润的质地. 让人镇静.
  是个阴天 但很温暖. 很适合去林间走走.

  现在住的这个地方 在一大片森林公园的边缘.
  怎么个边缘法呢 就是花个五分钟穿过我们自家的小森林 就直接进入了国家森林公园的地界. 无缝衔接.
  我很喜欢清晨的时候去走走. 可能是我本身阳气不足的缘故吧 清晨的气息和天光 总让我感觉最舒服.
  今天多云 带来了更加清醒内敛的感觉
  满目的绿色也格外的柔和 均匀
  没有太阳强势发散的白光 可以尽情地看 尽情地沉浸.

  从未在这条小道上遇见过任何人. 今天也是一样 感觉天地间都是我的.
  有时候会跑跑跳跳 再一阵乱舞 今天却是有了叫唤几下的兴致.
  但我也不会叫呀 唱了会儿歌 觉得不过瘾
  想要更有穿透力的声音 最好能在四下回荡一番
  想起北欧那边人呼唤动物的叫声 就试了试..
  哈哈 稍微有那么点意思 把手拢在嘴巴叫的时候 确实会有点回声.

  总体来说 今天我走得比较安分 没有到处蹦跶.
  身体有下坠的感觉 胳膊酸酸的.
  昨天晚上那一觉 睡得很奇怪 这酸酸的胳膊 感觉是睡眠里带出来的触觉.

  说来辛酸 前天入睡后 被耳边的老鼠吵醒 妥妥地受到了惊吓.
  其实之前夜里醒来就有听见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劝自己不要太疑神疑鬼 就硬是不管接着睡了
  谁知做了被各种虫和动物缠身的梦 早上楞是从梦里挣脱醒了
  醒了第一反应就是去找昨晚吃剩的苹果核
  嗯..确实是不见了

  那时以为老鼠是从门缝里钻进来的 于是晚上睡觉都注意把门缝堵上
  殊不知 他们是从洗衣机那儿的暗道过来的
  于是 昨晚便不敢在自己房里睡了 改去客厅
  虽然客厅连着厨房 也有老鼠 但至少空间很大 老鼠们犯不着非凑我跟前.
  在我那么小的房间里打地铺 想必只有被老鼠围着转的命运了.

  昨儿我把客厅和厨房都加倍清理了一下 确保没有一丝食物的残渣 然后打地铺睡了.
  躺下以后 看着窗外的一轮明月 感觉还挺美.
  可我根本睡不着.
  不知是不是白天静坐太久的缘故 躺下后像是进入了静坐的状态 全身感觉不自觉地下沉 且有贯通全身的酥麻感.
  一般情况下 这样入睡 是很舒服的. 但昨晚 有些难受.
  尤其是周围哪怕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我的身体都会立即捕捉到 像过电一样 整个一颤.
  无数次在意识的边界 都被生生颤醒了
  而且 不知道是不是触觉太过敏锐 身上还时不时觉得这儿痒那儿痒的 搅得我不得安生
  这静坐的剂量 是不是太大了? 我怕不是给自己坐坏了吧?
  诶..恐怕还是感觉不安吧 害怕老鼠 又担忧小鸥弄出什么动静把我吵醒 便对各种动静都高度警惕起来

  其实最近静坐 也是时常不安稳的
  我爱在室外坐 有微风 有鸟叫 很惬意
  但是 室外也有很多小生物 在我旁边飞来飞去 往我脸上蹭 很亲人
  一开始我是不太管的 直到有一天 一个嗡嗡嗡的小生物直朝我飞来
  我当时十分笃定地相信 只要我不惹它 它也不会对我做什么
  于是我坐得安如磐石 稳如泰山
  谁知下一秒 它就在我眼睛下方狠狠蛰了下去 一阵刺痛席卷而来
  从那以后 我的信念就被动摇了 我感受到它们靠近 我就开始害怕 想要躲闪了
  静坐的时候 我的戒备心也强了起来
  跟昨晚那一边意识笼罩全身 一边对周围充满戒备的状态 也算是一脉相承了

  想跟自然界的动植物亲近 却又如此害怕它们
  我在林间叫唤的时候 也是有些怕的 怕真的唤来什么大型动物..我还没有准备好呢

  我跟着刷在树上的橘黄色标记 拐上一个之前没去过的小道
  眼前的景致一下就变了
  绿 变多了 变青翠了 也变得离我更近了 将我严实包裹起来

  这里的气候很干燥 土壤是沙质的 树也都是一副干巴巴的模样
  树叶硬 脆生生的 落到地上 掷地有声
  常见的树只有三种. 高耸的的松树. 亭亭如盖的冬青栎. 以及子孙遍地的芭蕉.
  这条小道上 满是半人高的小芭蕉苗 铺满了稀疏的松树间的所有空隙
  我本是很爱冬青栎的树干的 粗壮蜿蜒 给人一种原始而古老的感觉
  平日在楼下 我很爱坐在冬青栎下 仰头看着它们
  但是在这小道上 我一下爱上了芭蕉苗 爱他们的苍翠茂密
  一眼望去 都是年轻的蓬勃的充满热带气息的绿

  走着 小河和那座传说中的木桥突然跃入眼帘
  是很古朴陈旧的小木桥 一看就让人心生欢喜
  跟周围的一切自然融为一景 嗯 可真是美呀
  我一下就走不动路了 有些不知所措
  那小河几乎是黑色的 也几乎是静止的 有不少腐木从河中直直地伸出来
  站在桥上向下看 盯一会儿 心中不免生出些恐惧
  未知的深渊
  但那纯然的黑色 衬着绿色的浮萍 和周围的绿树 很美
  浓郁的荫庇 清泠的天光 给我带来一股清凉 以及被清凉包裹的安稳

  这隐蔽的 不为人知的所在 这样展露于我眼前
  何其幸运

  谢谢你们 存在于此
  谢谢你们 允许我站在你们中间
  谢谢你们 如此庇护着我
  谢谢天地 将我引领到此地
楼主树树树河树 时间:2021-01-23 11:14:44
  从我卧室醒来 看到的就是这般光景 现在不敢去睡了 有点可惜
  
楼主树树树河树 时间:2021-01-25 02:58:32
  捕到一只小鼠

  前天买了六个捕鼠器 只捕不杀的那种
  昨晚上在每个里面都放上花生酱 哈哈 真的是非常香了
  小鸥难得愿意早睡 我可真是太高兴了 可以跟他睡在他那完全不被老鼠侵扰的房间了!
  安眠一整晚 好久没睡得这样放松了

  早上一醒 我就跑去查看
  看见了一只小小的深灰色老鼠 静静地待在厨房橱柜下面的那个捕鼠器里
  看它那么安静 有点意外 该不会是死了吧?
  我一下有点承受不了 只是瞄了一眼 就跑去洗漱 想等小鸥起来再去处理它
  坐在马桶上 我想着它 觉得自己这么逃避也不是个事
  应该好好去了解它 跟它培养培养感情 以后就不会那么怕了
  于是拉完屎 我重整旗鼓 去靠近了仔细看
  嗯 有在动 还活着
  想着他在里面可能空气不太好 就鼓起勇气 把它拿出门外 至少空气更流通一些
  一出门 周围一亮一开阔 他明显活跃起来 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害怕

  放在外面 也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
  它那么小 真是人畜无害的样子
  不过一双大大的球形眼睛 有些呆 也有些冷漠
  面相实在是不大可爱
  他吃完了所有的食物 拉了很多屎 真的是很多啊!

  小鸥起来以后 想到它在里面恐怕很不舒服 就决定立即动身去放掉它
  小鸥觉得放到我们旁边的池塘对面就差不多了
  我比较谨慎 想放得远一些 最好放去家斜对面的森林里
  于是我们就出了门 小欧一路上捧着它 很宠爱的样子
  走在大路上 有车经过 它明显感觉受到惊吓 会转过身 对着小鸥的肚皮
  大概从来没见过汽车吧
  不过即使是我 走在路边有车经过 身体也会不自觉紧张起来 何况是那么小的小鼠呢

  我们很快找到森林小道 又往里走了一些 找了棵比较有标志性的大树
  小鸥说 以后再捉到 也要到这里放 这样他们一家人可能还可以团聚
  小鸥随身还带了瓶花生酱 找到快树皮 在上面放了一些
  他怕小鼠一下子不适应 找不到食物
  诶 他可真是太暖了

  我们拉开门 小鼠迟疑了一下 完全没管树皮上的花生酱 一下就窜进了树丛里
  小鸥说: 没事 它等会儿会回来吃的
  他想了一下 又说: 可能 小鼠现在很害怕花生酱的味道了 我应该带点别的来的

  一路护送它 看着他有些不安的样子 还有可爱的小爪子
  又感受着小鸥对它无限的爱意 感觉被治愈了
  其实也不知道这样做有多大意义
  不知道它能不能在野外活下去 不知道附近有没有它的天敌
  或许 他很快又会找到个人家
  但我心里很感激 有机会这样跟它相处 让我对它们的恐惧 被慈悲心驱散了一些
  也很感激小鸥 用他的温柔 感染了我

  回去路过邻居家的时候 他们家的鸡都跑到跟前来
  这家人 真是心很大 一切都赤裸裸地敞开着 没有任何栅栏
  鸡也毫无戒备之心 不但凑过来 还一路跟着我们
  等我们快到家了 他们还是没有回头的意思 这倒是有些麻烦了
  于是我们又回头 把他们带回家
  小鸥去敲主人的门 想让主人看住这些鸡
  但主人非常风轻云淡地说 没事 它们就这样 别管它们 它们自己会回来的
  无奈之下 小鸥说 算了 我们跑吧 然后一溜烟地跑了
  我也跟上他
  回头看 鸡们 确实没反应过来
  哈哈哈
楼主树树树河树 时间:2021-01-29 23:43:08
  不经意间的剧烈变化 (一)

  有时候 突然暗下决心 要痛改前非
  气势如虹 好像人生从此会走向新境界
  然而不出三天 原形毕露

  而有时 一些稀疏平常的时刻 却牵引出深不可测的变化
  日后回头看 不禁唏嘘
  当初以为只是个小波动 小念头 只是无数常心血来潮中的一场
  却不想…

  最近似乎就有了些这样的小瞬间带来的大变化
  其中之一 是我跟小鸥的关系

  之前我们的关系遇到了很大的问题 且起起伏伏 持续了很久
  要说是什么时候开始出问题的 我也不清楚
  毕竟 转折点 总是发生在很细微的事情上

  我只记得 去年上半年的一个晚上 我们在外散步
  我破天荒地对他说了一堆丧气话
  最核心的一句是 “I feel we are living separate lives”
  当时的我并没想到 这句话 后来就一直活在了我们的日常中 像魔咒一样
  当时的我 以为那只是常短暂的情绪崩溃

  一开始 我只是厌倦了每天催他吃完饭 提议分开吃饭
  后来 我厌倦了每天催他睡觉 提议分开睡觉
  通过一次次的沟通和讨论 一次次地尝试
  渐渐各自回归了自己的节奏
  当时 我完全没有想到 最后是自己 接受不了这种失调

  事情迂回发展 最后到了无法收拾的局面
  搬家那几天 因为我俩都专注于搬家 步调比较一致 也就难得地一起入睡
  有天晚上睡前 他看着我 看了很久
  我也想好好回应他的目光 但眼睛根本没法在他脸上对焦
  他看着我那样 表情一下子痛苦得扭作一团
  他默默躺回去 看着天花板 叹了口气
  他告诉我 他很伤心
  我看着他 听着他 无动于衷

  我平静地对他说: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 我大概是丢了魄 心门紧闭 啥也感受不到
  跟自己的觉知也解离了 完全没法停留在当下 无法感受到自己的身体 脑子里一直在瞎转

  他一听 神情一下就变得温柔起来 是开始心疼我了
  不由分说就开始对我身体各种拍打扭扯 帮我恢复对自己的知觉
  我被他一拉扯 觉得疼了 就抱着他哇哇大哭起来
  他拉扯了我好半天 我就紧紧抱着他大哭了好半天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啥哭 就是有东西要出来
  那晚上之后 我突然就好了 整个人都活了回来 对他也是喜欢得不得了

  未完..
楼主树树树河树 时间:2021-01-30 02:44:10
  不经意间的剧烈变化 (一)

  续...

  不过没多久 我就被打回原形
  想着我俩生活方式不同 步调不一致 无法共同创造
  就觉得伤心 也有些生闷气
  他说 我们就全力支持对方做自己 不好吗?
  从一开始 他就是这样说 也一直是这样做的
  是我不知何时开始贪心起来
  我决意放下这份贪念 却难免有些赌气的味道 身体还是诚实地疏离着

  而他 也像是被我传染了
  那两天 他一直待在房间里埋头工作 避着我
  我在异常的寂静中感到一丝恐怖

  而转机 就在一个平凡的下午 飘然而至

  我正在楼下看书 见他来玩篮球 对他招了招手
  他瞄了我一眼 没怎么理我
  回去之前 他来我这儿说了句话 表情也很淡漠

  我突然心慌起来
  他是终于对我失去耐心了吧
  是呀 何苦总用热脸贴我冷屁股呢

  拿起手边的小本子 写下:
  封闭 依旧是自己的常态吗?
  终究 还是在原地转圈吗?
  还是对最坏的可能性上瘾吗?
  太多不看好我跟小鸥关系的念头了
  几乎是准备好将它推下深渊的架势
  他沉迷工作 多半也跟我这不好相处的样子有关吧
  很有些厌倦自己这副受害者的模样
  对一切都无力的模样
  在怪罪他的同时 我是有多么不愿意承担责任呢?
  我 难道没能力创造我想要的一切吗?
  难道只能靠别人施舍吗?
  难道我不是自己的创造者吗?

  很神奇
  写罢这寥寥几语 身体里就升起一股力量 创造的力量
  有了力量 似乎也想要去爱了
  他对我 可是一直很好的
  而我也很想去爱
  他就在身边 不好好去爱他 还去爱谁呢?

  我跑上楼 他看我进门 对我一笑 我松了口气
  问他晚上要不要吃咖喱 他很开心地说要的要的
  我动手做起来 他时不时凑过来帮忙 工作竟也不管了
  久违了的开心和融洽
  果然境随心转

  当时的我 并没料到 这个小小转念的效力 竟稳定地持续了下去

  像是瞬间学会了用奉献的心做好自己
  做饭 是自己想吃才做的 顺便跟他分享
  收拾整理 是为了自己舒服才做的 顺便请他享受
  有需求 就直接表达 请求帮助
  每个决定 根据自己内心的愿望去做 照顾好自己 他在干嘛 也就无所谓了

  对他的期待和随之而来的失望 当然还是会冒头
  出去散步 遇见美好的景致 想跟他分享 却想起他根本不会来一起散步 就失望起来
  不过 如果不是他 我也欣赏不到这般美景吧
  而且 我也没表示过想一起来呀 如果事先邀请 他也是会找空来的吧
  我这样凭空失望起来 算个什么事儿?

  去外面采购 回家快八点了 看见他还在工作 也没做个饭啥的 又失望起来
  不过 如果真想让他做饭 早些就应该说呀 自己怎么就暗自失望起来了?

  摸熟了自己内心戏的常用套路后 就很难被唬住了
  有了那么点善护念的意思

  他也真是很容易取悦 很懂感恩的人
  我开心 他就很开心 都写在脸上 让人轻松
  对他的好 他也都放在心里 都会想办法回馈 从不会觉得理所应当
  这样一来 对他好似乎也成了回报多多 让人上瘾的事情

  其实我们还是各过各的 生活方式和步调依然迥异
  但这却不再是个问题了
  之前悲观的怨忿的感受 再没有了藏身之地
  只剩下感恩
  感恩他把他的一切分享给我 为我创造出安全宽敞充满希望的环境

  即使对自己的生活有不满之处 又跟他有什么关系?
  我的感受 我的命运 不都是掌握在我手中的吗?
楼主树树树河树 时间:2021-02-03 03:19:59
  刚才感觉一阵口渴 想去拿个橙子吃
  一下看见一系列程序——切、处理厨余、洗、收拾,怎么也能弄上个15分钟。
  算了 不吃了吧 喝点水就好
  心一下感觉清净了

  瞬间感觉窥见了心是如何造作的
  以及放下欲望能带来多少清净
作者:野生老爸 时间:2021-02-15 12:31:26
  又一个理想主义者!
作者:heheokno 时间:2021-02-17 11:03:44
  @树树树河树 2021-02-03 03:19:59
  刚才感觉一阵口渴 想去拿个橙子吃
  一下看见一系列程序——切、处理厨余、洗、收拾,怎么也能弄上个15分钟。
  算了 不吃了吧 喝点水就好
  心一下感觉清净了
  瞬间感觉窥见了心是如何造作的
  以及放下欲望能带来多少清净
  --------------------------
  为啥我吃一个橙子只需要一两分钟? 手工剥皮大概1分钟之内,几口就吃完了。
楼主树树树河树 时间:2021-02-19 12:12:55
  明天是Match Day 实习配对的结果就要公布了
  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这两天想起这事儿 都会害怕一下.
  会忆起当年知道高考成绩时那五雷轰顶心脏停跳的感觉
  还有作为我们专业史上唯一配对失败的人的羞耻感
  不过也就只有一下.

  直感上是很魔幻的事
  一个瞬间 就把下面一年去哪做什么遇见什么人都决定了
  但稍稍一想 就觉得去哪关系都不大
  毕竟只是完成一份工作. 自己生活的真正进程 完全在另一条线上

  最害怕的 其实是如果没人要 就得继续第二轮第三轮的申请 一连串麻烦事
  以及这个过程中对自己为什么要坚持读完博的又一轮怀疑
  想起来简直痛苦得要爆炸
  但若真正发生了 也只是把本来就有的矛盾催化吧?
  被迫面对自己 也会让质变/崩溃/新生 都来得更快一点吧?

  塞翁失马 焉知非福

  许我个好觉
楼主树树树河树 时间:2021-02-20 06:24:50
  一夜酣睡 早上苏醒的时候 一下想起实习 全身一阵紧张 起床后 也就好了
  照常洗漱 再下楼侍弄侍弄菜
  早上比较清凉 空气中不少湿气 很舒服 很静谧
  虽然一天中的其他时候 也并没什么噪音 却总觉得 是远不如早上安静的
  安静到似乎虫也不会来打扰我
  没一会儿 光线变暗 云聚集在一起 雨点落下来 便回家

  回家看了看手机上的世界 看到邮件的提示 标题里有 Match Restult的字眼
  心一下狂跳起来
  戳进去 却什么也没显示
  大概是被转发到我新邮箱里了 得去新邮箱才能看见
  算了 才九点多 可能只是个预热的邮件 还是先静坐吧

  今天静坐的状态是不错的 但时不时就会半主动地想想实习
  一想 就感觉从胸口到小腹一溜发紧发酸 心跳也乱起来
  一开始还能立即放松 平静下来 到最后 已经无法控制了
  看那架势 我也就放弃了 下坐 打开了电脑 心砰砰砰地要跳出来

  邮箱的页面一显示 就看见“Oregon!" "Congratulation"躺在标题列表里
  昭然若揭
  从看见标题到chua chua chua把邮件都点开扫过 不过两秒
  就这样尘埃落定了

  原来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结果八点零九分就出了 导师们早早发来了只有一个字的贺电
  正式的通知邮件 也是言简意赅 只有我实习点的名字 加粗 加大

  几乎没什么情绪 就是淡淡的感恩
  感恩它可以顺利结束
  感恩我可以立即恢复自己的日常 丝毫不被打扰

  而且是我的第一志愿 唯一早已心中当做自己下家的地方
  填志愿前彼此都明显示好过 但谁知道是不是场面话呢?
  很感恩他们都是真心的 说喜欢我 就真的把我要去了

  根本没有去叫醒小鸥的冲动
  只有足够的兴致坐在原地 给几个亲朋好友默默发信息

  跟同学简单聊了一下 不同于往年 这次并没有人人都拿到第一/二志愿
  便更加感激了起来
  我的结果 虽说没有十足的把握 也可说是没有悬念
  最合适 花了最多心思 聊得最好 联系最深的地方 唯一的一个地方 就录了
  干净利落
  好像我想要什么 就会有什么

  最近两三年 真的想什么 就会来什么
  连最夸张最隐秘的愿望 都以神奇的方式被一一实现

  十一点的时候 Training Director打来电话 说过一个小时 大家视频庆祝一下
  然后就看见了大家 一眼看去白人挺多的 让我有点小忧心
  但那里的大家看着都挺快乐的 很亲切
  TD也很慈眉善目
  能这样随便说聚一下就聚一下的文化 也真是教人喜欢

  但并没有开心兴奋 小鸥也没有
  只是在我那得以轻易继续的日常中 微微 感到一些开阔 一些轻松
  空间 似乎变得更大了

  谢谢对我好的一切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